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88章 银月之秘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魔武分院,后苑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三位剑城遗留强者,一言不发,都在等着什么。

  李皓悠闲自在,好像也不着急。

  就这样维持了一会。

  剑树还是没能熬赢李皓,因为此刻,它们可能比李皓更着急。

  “十万年前,红月大世界和阳神遭遇,红月的世界之主,击伤了阳神……阳神实力之强,无与伦比!能击伤阳神,红月世界等级极高!”

  剑树没说剑城,而是从新武时代的冲突开始说起。

  “剑尊坐镇银月,收到了消息,人王要主动攻伐红月,剑尊率军千万,征召银月大军,无数强者跟随,出星门战苍穹,欲灭红月!”

  “剑尊刚离去……帝尊入侵!其实不止一位……星门之外,也有战斗爆发,应该多位帝尊袭击了银月大军,我曾银月看到,有帝尊陨落!”

  剑树冷笑,“当日虽然只有剑尊和方校长两位帝尊出战,来敌恐怕不下于五位帝尊……可剑尊攻伐无双,战力强悍无比……来袭强敌,必然损失惨重!”

  “只是……毕竟来人突兀,最终,还是有一位帝尊,也许也是最弱的那位,进入了银月世界,当时,星门瞬间封闭,是八大主城中,有人启动了阵法,封闭了星门……外界情况无法知晓,但是很可能……”

  它停顿了片刻:“很可能是,战斗太过激烈,也许……将银月世界撞击的远离了新武!”

  李皓一怔,是银月世界远离了新武,而不是外界之人放弃了银月?

  剑树继续道:“银月彻底脱离新武,大概率是因为和主世界实在是分割的太远了!导致无法再次联系上,混沌太大,大千宇宙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!所以导致,哪怕剑尊击溃了来敌,也没能找回银月世界。。”

  “只是数位帝尊来袭,应该是无法奈何剑尊的!”

  “之后,李道恒证道天王,以天王之力,在这危难之际,接管了剑城,启动了乾坤八卦阵,封锁了世界壁垒,以银月本尊、星门、剑城为阵法三大核心,又以八大主城原本镇压天地之基,将这位帝尊镇压!”

  说到这,剑树停顿了一会。

  好像在回忆什么。

  许久,又道:“那时候,剑城强者不少,只是不敌帝尊……李道恒便提议,号召八大家,动用八大神兵,启动八大主城印,切开和新武联系,强行脱离新武,他欲吞天地,斩帝尊,灭红月,打开星门,助战剑尊……”

  李皓默默倾听。

  在那个时刻,有人能站出来,并且想到了办法,解决帝尊的威胁,甚至还能打开星门,助战剑尊……按理说,在那个时代,应该成功了才对。

  显然,中间一定出现了什么变故。

  否则,十万年前,按照剑树的说法,也许那时候,李道恒就能成功了,为何……没成功呢?

  李皓有些疑惑。

  这些人,显然一开始都被李道恒忽悠了才对。

  “失败了?”

  李皓开口:“被你们发现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一声轻叹,剑树开口:“他很有天赋,也很有魅力,是一个很有领导力的强者,其实有领袖之姿!加上当时他是天下唯一一位天王……或者说剑城唯一一位天王,又很年轻,大家都相信他!”

  “可最终,在合并的过程中,出现了麻烦……他没法动用星空剑!”

  李皓一怔。

  剑树也有些无奈:“这样的意外,谁也没想到!当时……能用星空剑的其实有,李家一些人,其实都能用!可是……可是偏偏他用不了……大家忽然觉得,是不是有问题?”

  李皓愣了一下:“唯独他用不了?”

  “对!”

  剑树点头:“八大神兵,星空剑为首,也是最关键的!八大神兵,八大主城,八分天下,阵法核心……可以说,银月世界的一切,都和八大神兵有关,都和星空剑有关!”

  “他这样的李家天才,没道理用不了……不要说什么非剑尊后裔,李家都不是剑尊嫡传后裔,可其他人是能用的,唯独到了他手中,星空剑不听话了,不愿意听令!”

  李皓看了一眼手中的星空剑,说的是这个吗?

  还是说……剑城?

  当然,他没深问。

  剑树又道:“也正因为如此,大家多了一些疑惑,也多了一点防范意识,回想了一下,他证道天王的时机太过巧合,加上当时帝尊被封印,大家还有时间,便有人提议,先出封印,想办法联手其他七大主城强者,再想办法……”

  “这时候,李道恒多次动用星空剑,希望能操控,始终都没法成功,加上大家都要出去……之后,便爆发了剑城内战!”

  李皓点头,对李道恒而言,出去了……那就没意义了,一切都暴露了,不如杀光李家人算了。

  只是,他还是有些不解:“若是李家人都用不了,我可以理解!可李家人很多人能用,唯独他不能用,这其中原因,你们知道吗?为何会如此?”

  李家血脉,剑尊甚至亲自传授过剑道。

  难不成,那时候星空剑还会挑人?

  可那时候,星空剑大概率没有什么灵性,也没有什么意识,不该如此才对。

  剑树想了想才道:“具体原因,我们也不清楚……只是,李道恒屠杀剑城的时候,曾说过……剑尊……剑尊故意不让他执掌剑城!如今想来,也许是剑尊提前料到他不是个好东西,可能在星空剑上做了一些手脚,让他无法掌控。”

  李皓却是摇头:“不至于……剑尊若是真知道他不是好东西,早就一剑杀了,何须算计他?你这个假设不成立!”

  剑树冷哼:“我不比你了解剑尊?”

  “你不了解剑客!或者说,真正的剑客!”

  李皓还是摇头:“别看你和剑尊熟悉,但是从我了解的只言片语来看,剑尊杀伐果断,若是真知道李道恒不是好人,早就一剑宰了!李道恒也不可能在剑尊面前表现出他的背叛之心,也许有野心,也许有头脑,聪慧,天赋……这些,剑尊不会在意!可心不正,剑尊必然能看出来,他隐藏的很好,所以,在这之前,李道恒不会表露出什么的,剑尊也不会发现了还不管,反而在星空剑上留下手脚的!”

  这些人……或者这些妖,不懂剑尊心态。

  李皓懂!

  当然,他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理解的,若是自己,绝对不会这样做,你心不正,我直接一剑杀了你算了,有野心什么的其实没什么。

  故意留下一点手脚……实力相当还有可能,实力差距巨大,何必如此?

  比如乾无亮这些人……有野心,有想法,有脑子。

  李皓不会故意留下什么手脚,去特意针对他们。

  若是真发现了不妥……直接杀了。

  就这么简单!

  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星空剑,李皓开口道:“他杀完了李家人,便带走了星空剑,带出了外界,也许是寄希望……日后有人可以开启星空剑,甚至特意不用李家血脉,而是外来血脉,他想尝试一下,为何他用不了?”

  “我再想想……也许……这个过程中,不止我家一脉拥有过星空剑!也许,他拿过很多人做实验……想找到其中的共同点!”

  至于对方为何不能用星空剑……谁知道呢。

  其实自己一开始也不能的。

  五禽秘术才可以!

  五禽秘术,又关系到了新道……

  这么说,和新道有关?

  可是……之前李家一些人,是可以用的,也没掌握新道。

  想到这,李皓忽然道:“之前能用星空剑的李家人,有什么特征吗?”

  “特征?”

  剑树一怔,“都是李家人,有什么特征?都是用剑的……”

  废话!

  李皓开口道:“我的意思是,这些李家人,用星空剑,你所谓的用,到底是什么用法?”

  剑树又愣了:“就是正常使用!”

  什么什么用法?

  李皓皱眉,只好说的更清楚一点,妖植的智商,都不算太高:“我的意思是,他们用星空剑,发挥出了无比强大的战斗力了吗?”

  “没有!星空剑其实只是一个象征……”

  “扯淡!”

  李皓说话不客气!

  直接道:“帝尊的佩剑,不仅仅只是象征,而是强大才对!也对,真能使用,我觉得,不至于斗不过李道恒,这么看来,所谓的使用,其实只是剑尊赋予了一部分人启动星空剑的权限,这些人可以用,应该是剑尊赋予的,而不是他们自己可以用!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如此说来,这些能用的人,应该都是那种占据核心位置的人,关键时刻,应该是需要发号施令的李家人才对!是吗?”

  剑树回想了一下,点头:“是!”

  “这就对了!其实,任何人都无法使用星空剑,除了剑尊本人……当然,除了他本人之外,还有一种人可以用,新道!”

  李皓忽然感慨一声:“我……有些明白了!也许,新道的诞生,真的和剑尊有关,他不吞噬银月,其实是有更大的想法,他想以万道归一之姿,蕴养新道!”

  “只是,那时候还没彻底成功,就面临战争!李道恒不是不能用,而是剑尊没有授予他这样的权限,但是,一旦有人感悟新道,也许就能使用了!”

  “这和天赋、血脉其实都没关系。”

  “李道恒……也许后来也发现了,但是时间应该是很久以后了,甚至是在我可以使用之后,他想到了这一点,知道了和五禽秘术有关,而五禽秘术……其实就已经涉及到了一些新道!”

  自己的老师,博采古今之道,融合归一,也有点剑尊万道归一的雏形……很稚嫩,但是无意中契合了万道归一,形成了五道归一!

  从而,推开了新道大门!

  五道归一,和剑尊比……萤火和日月争辉!

  可是,的确是一个雏形。

  这一刻,李皓理顺了很多东西,星空剑不是人人都能用的,那时候,老师应该是可以用的,后来自己学了五禽秘术,自己也能用!

  单独一道的修炼者,是无法使用的,必须要多道融合的那种!

  他如今能想到……那不出意外,李道恒若是一直在观察,他应该也看到了,感受到了!

  他甚至早早就知道了,但是,他需要时间,去修炼新道。

  一个个想法浮现,将以前的一些不解,全部串联了起来。

  剑尊……新道!

  新道宇宙,其实和剑尊有关,也许十万年前就开始诞生了,但是不完善,不圆满,甚至无法出现……因为和本源宇宙太近了,被压制了,无法展露出来。

  所以,剑尊无法开辟出来这样的大道宇宙!

  若是如此……剑尊的万道归一,一定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步,他也许比所有人猜测的都要强大,五位帝尊袭击他,应该是斗不过他的!

  只是,银月世界,可能是在战斗中,真的自己跑掉了,或者被撞击了出去,丢失了。

  而剑尊又要支援新武,也未必有时间去寻找。

  或者他觉得……银月出点事,不算大事,新武才更重要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,李皓眼神微变,若是李道恒知道了掌握星空剑的关键,为何一直不从自己这边取走星空剑呢?

  他忽然道:“剑城才是星空剑本体,对吗?我手中的星空剑,应该和真正的星空剑有很大关联……但是,未必是真的?”

  “效果也许相当,可实际上,威力完全不同,对吗?”

  李皓看向剑树,轻声道:“李道恒……我若是没猜错,这些年来,或者说,最近一年,李道恒可能来过剑城!”

  他看向剑树,沉声道:“我想想,他来的时候,也许……很弱小了,他开始修新道了!他甚至可能试验过,在剑城内尝试执掌剑城……剑城在这之前,应该爆发过几次剑气……剑城震荡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位强者,一言不发,只是有些骇然。

  “若是弱小,你们三个,居然没想办法杀他……这不对,那这么说,大概率李道恒有护道者,半帝!自己本身的肉身……”

  李皓猜测了一番,又道:“有些明白了!李道恒一定修炼了新道,但是将自己半帝之力,彻底炼成了一个傀儡,为他护道!此人已经明白关键,所以……剑城是他很重要的一环!”

  “剑城处于封印之中,一般人不可能抵达此地,抵达了,也带不走剑城!”

  李皓盘算了一下,又道:“不过……他那种算无遗策的人,不可能一点不管不问,剑城之中,必然还有他的后手,以防万一!”

  后手!

  李皓迅速盘算,思考,沉声道:“城中,一定有一个地方……关键的地方,剑城的核心之地,被他封印了,或者被他安插了什么东西……10万年来,你们不可能就恢复了这么一点点……我想想……也许你们三位,尝试过进入某地,结果被击退了,甚至遭受了重创!”

  “所以,哪怕无数年,你们也没能恢复多少!”

  三位一言不发,任由李皓去说,此刻,都是惊骇无比。

  而李皓,不断统合所有线索。

  许久,吐了口气:“时也命也,新道直到天地复苏才正式出现了!这期间,应该是一直在孕育……李道恒错过了这个时间,他没办法,又不甘心,只是成就一般的帝尊……所以,他一直都在等待!等待新道出现,这家伙,也许早就看明白了。”

  “可他毕竟对新道了解太少,直到我们发现了实道宇宙,他迅速反应了过来,想到了虚道宇宙……也许在我进入实道宇宙之后,他马上就开启了虚道宇宙!”

  再看这剑城,李皓轻声道:“我手中的星空剑,大概率只是一个复制品……或者说,只是本体的一部分,并非全部!李道恒夺取还是不夺取,影响不大!关键还是剑城,剑城,应该就是剑尊的佩剑!”

  李皓想到这,又道:“所以,我手中的星空剑,也许是一把钥匙,开启真正星空剑的钥匙!还有一点,他也顺便让我帮他收集其他八大家神兵……连带着,帮他把八大主城都给收集一下!”

  “此人很骄傲!”

  李皓喃喃道:“整个银月,关键的部分,就在于八大主城,八大神兵,大道宇宙,红月帝尊,星门……这些东西,我和他,各自收集一部分,最终,他要做的很简单,击败我就行了!”

  “从而,整个银月,所有一切,全部归入他自身!这样一来,他的成就一定超越一些普通帝尊,寻常帝尊,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机缘……若是帝尊也分层次,他一旦成功,也许可以成为仅次于人王他们的顶级帝尊!”

  话都让他一个人给说完了!

  三大残兵,此刻呆呆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  李皓却是笑了,笑的有些无奈:“我就知道,之前我轻易算计到的李道恒,大概率不是本人!他唯一没算到的,也许就是……”

  时光!

  大概是的。

  想到这,李皓又道:“血帝尊是战天帝的转世身……先不要否认,血帝尊曾经来过银月,是否来见过剑尊?”

  “见……见过。”

  “血帝尊是否曾提过,想复活什么东西?”

  “这……不知道。”

  剑树有些不知所措,原本掌握了主动权,可此刻,只能被动回答,因为它想说的很多东西,被李皓给说完了!

  李皓想了想又道:“你们很早就在银月,那八分天地的时候,你们在不在?”

  “这个……在的,当时我们和剑尊一起刚来不久……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:“那是不是八分天地之后,银月出现了大离……或者不是大离,反正就是一位初武强者占据了北方。”

  “是的!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。

  这一刻,银月在他眼中,几乎没什么秘密了。

  果然,那位是为了刀中存在复活来的。

  血帝尊只是临时布局,并不是为了针对红月或者其他人,而是为了复活刀中的猫。

  借一方天地,采集一些信仰之力,以气血强悍无边的血刀蕴养,以八方天地,八大神兵气息,拱卫他的血刀!

  剑尊若是不吞天地,那就慢慢去养。

  剑尊若是吞了天地……吞并天地刹那,也许天地会爆发出强大伟力反扑,也许会趁机诞生大量机缘,也能让那猫复苏。

谷</span>  可是……什么样的存在,连帝尊都无法复苏?

  血帝尊和人王关系亲密,人王也无法复苏?

  非要到小世界才行?

  略显古怪!

  但是,现在可以看出,那把刀,并不是为了针对红月帝尊的,也不是为了对付李道恒的……人家压根不在乎这些人,血帝尊只是为了刀中之猫而来!

  而初武之神……此刻,李皓隐约也明白了,胆子之大,敢用霸天帝之名,敢用阳神之名……无外乎有人撑腰,剑尊是知道的,血帝尊也是知道的,甚至对方就是血帝尊请来的人!

  他的任务,也许只是为了保护这把刀,保护这把刀中的猫,安全复苏!

  至于其他……李皓微微皱眉,连银月差点灭了,这位居然都不管……也许真是初武之人,并非新武之人,眼中只有这把刀中的猫。

  “八大神兵……八家血脉……我想,可能只是借八大家之手,为他的刀,提供一些能源!不至于时间太久了,导致佩刀失去能量!”

  “难怪……八大家血脉,可以接近那把刀!”

  李皓感慨一声,又道:“李道恒也许狼子野心……连这把刀都想夺了,吞了,甚至包括其中的存在!”

  想到这,李皓还有一点疑惑没解开:“人王后来过此地吗?她为何留下佩剑呢?”

  霸天帝的拳套……有可能不是铁头帝尊来了,而是那位初武强者带来的。

  可人王后的佩剑……大概率是对方真的来过此地,那又是为了什么呢?

  这个疑惑,李皓现在没能弄明白。

  他不明白,剑树倒是有些了解,见李皓总算有不明白的了,急忙道:“人王后也是剑道强者,而天下第一剑客,便是剑尊!昔年,人王后曾降临银月,和剑尊切磋剑道,剑尊也算是王后老师……那一次切磋之后,剑尊曾说过,剑道是剑道,剑道也不是剑道,剑为形而已,本为道!”

  “然后……王后就弃了自己佩剑……”

  李皓一怔,点头,喃喃道:“对,剑道是剑道,但是也不是!万道归一,何来单独剑道,剑为形,实为道!果然!新道就是和剑尊有关,万道归一,组合为剑,只是他习惯了剑……太可惜了,实在是太可惜了!”

  可惜什么?

  剑树它们此刻都懵了,而李皓却是喃喃道:“你们不懂……若是……若是再给剑尊一点时间,他可能,也能成为一位真正的世界之主,大道之主!真正意义上比肩,甚至超越人王他们!太可惜了……剑尊也许知道,但是他舍不得割裂新武……”

  这一刻,他隐约有些明悟了。

  剑尊,也许已经找到了开辟新道宇宙的方法,但是这个方法……大概率是割裂新武!

  剑尊没有选择!

  而剑树几位,再次面面相觑,说实话,它们相信剑尊强大无比,甚至可以匹敌至尊……可要说能匹敌人王,甚至超越,它们这些狂热的追随者也不敢这么去想!

  李皓……不是拍马屁吧?

  “我说呢,天意是剑,道脉是剑,星河是剑……因为,这可能就是剑尊之意孕育而出的!剑为形,岂能不是剑?”

  早就有过这样的猜测,而今,愈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!

  而眼前三位,都早就呆滞了。

  它们原本是想给李皓解惑,现在,它们没说啥,李皓什么都没问,现在……好像是李皓给它们解惑了,关键是,许多东西,它们其实没听懂!

  “整个银月,是两条线……一条是剑尊悟道,一条是血帝尊复活一只猫!彼此并不干扰……红月的出现,打乱了两人的计划,从而导致这两条线,都没能成功!”

  “红月宇宙,真是祸害啊!”

  李皓此刻好像很遗憾:“否则,剑尊悟道那一日,开大道宇宙那一日,血帝尊的计划大概就成功了……双方都能开心满足,完成一切计划!”

  摇摇头,红月大宇宙的入侵,导致这两位顶级存在,都功亏一篑了!

  李皓都替他们感到遗憾!

  尽管,如今新道宇宙,便宜了自己,可是……李皓觉得,若是剑尊自己开辟,也许更有意思,双方其实未必存在干扰,剑尊要的是自己开辟,并非现在自然孕育的那种。

  不过,剑尊感悟了这个地步……也许这些年,真的自己开辟了一个新道宇宙,也不一定!

  “映红月,对红月帝尊来说,是渗透银月的棋子!对李道恒而言,是削弱帝尊,同时也是为了夺取血帝尊佩刀、那只猫的棋子!那郑宇在这其中,扮演了什么角色?”

  又想到了昔日的歌谣,郑家的少爷拖后腿……

  郑家的少爷拖后腿……这歌谣,若是李道恒传出来的,必然不是简单的随便敷衍,也许,是真的有这样的意思,郑宇,拖了谁的后腿?

  八大家的?

  还是他李道恒的?

  还是其他人的?

  郑宇这位半帝……随着不断接触,只会让人觉得,很愚蠢!

  可愚蠢的半帝,能轻松成为半帝吗?

  能到现在,还稳固一方势力,实际上根本没被动摇吗?

  他甚至暗暗一直都在庇护映红月,纵容映红月,他知道镇星城下面的那把刀,他还是纵容映红月,飞剑仙出城救人的那一刻,是他放任的结果!

  他也许早就知道,飞剑仙也许就是映红月!

  李皓笑了,“虽然看透了很多,可是……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,我想知道,这位郑家少爷,到底拖了谁的后腿?”

  剑树憋不住了:“李皓……你……到底在说什么?”

  李皓回神,从自己的推断中清醒,露出一些笑容:“剑城是个好地方,我来此地,解开了很多之前不能理解的东西!多谢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去你的!

  我们压根没怎么说话!

  李皓笑道:“李道恒留下了什么?让你们三位如此狼狈不堪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剑树不想说话。

  此刻,倒是那石头,闷闷道:“我们没说,你就知道留下了什么?”

  李皓解释道:“李道恒应该知道你们的存在,只是故意不杀你们罢了!你们三位,很关键,一个是剑尊一直修道所在的树,一个应该是磨剑石,一个是剑城关键的城主印……其实,他需要用你们来磨剑!你们仨这些年,大概一直都在攻伐他留下的东西……实际上,就是给他磨剑!”

  “你们三个联手……简直是打磨佩剑的天配!一把圣兵,给你们仨打磨十万年,都有希望成帝兵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位无法接受!

  剑树有些愤怒:“胡说八道!他根本不可能发现我们的存在,我们在他眼中,剑石是死物,城主印已经破碎,我大道都已断裂……根本不可能复活!”

  所以,它无法接受李皓的说法。

  我们仨,给李道恒打磨了十万年的剑!

  这不可能!

  李皓轻声道:“我想想……李道恒也许不想用别人的佩剑,他……也许在这藏了一把剑,属于他自己的剑!你们仨,打磨的是他的剑!本身的佩剑!原本哪怕只是天王之剑……现在被你们开光打磨,弄了十万年,一旦后期彻底吞噬八大神兵,吞噬八大主城……他不单单战力无双,还能制造一把属于自己的无双之剑!”

  “所以……你们仨,这些年战斗的,应该也是一把剑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位一言不发,剑树虚影震荡,一时间甚至有些溃散的趋势。

  显然,被李皓猜中了!

  而李皓,也不算猜测,看到这三位的瞬间,他就想着,这三位联手,简直是磨剑必备!

  李道恒若是不擅长铸造,或者觉得铸造出来的佩剑匠气十足,那用这三位强者,自然打磨一把剑,简直是天作之合!

  三位剑客,还不是人类,天生地养,都受剑尊之剑意熏陶……这样的存在,不用来磨剑,李皓都觉得可惜了!

  当然,太伤人了!

  可这是事实。

  要不然,全城都死了,这仨没死?

  真把李道恒当瞎子了!

  李皓迅速想着,又道:“什么地方适合磨剑呢……剑尊住所!感悟大道之地!他的佩剑,大概率放在了那里,那里,甚至可以直通剑城核心,也没有任何地方,比这个地方更适合磨剑了!所以,整个剑城,一定有剑尊的住所,必然有!可能不在表面上,而是更深层次……你们仨一定知道的!”

  “那里,还有剑尊道意熏陶……我的天,这把剑出世,若是能吞了剑城……我怀疑,比星空剑要强大的多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安静到了极致。

  这一刻,三大强者,好像都有些道心崩溃,无法自拔,石头甚至有些裂开,城主大印更是出现一道道裂纹,剑树留下的树桩好像也在开裂!

  李皓的话……真的刺痛了它们!

  我们努力挣扎了十万年……你来告诉我们,只是……给人家磨剑的!

  打磨一把天下第一剑!

  关键是,若是李皓和李道恒无关,都只是他的推测,那……代表此人一眼看穿了一切,而它们,懵懂无知,帮敌人磨了十万年的剑!

  这十万年,它们总觉得,自己可以破坏李道恒的一切计划,总觉得,自己付出了许多,都是为了削弱李道恒,为了杀死李道恒……

  可李皓告诉它们,都是个笑话罢了!

  这……岂能不坏道心?

  剑意溢散,一时间,三位重创的圣人,都有些摇摇欲坠感!

  一种信仰崩塌,支柱崩塌,支持它们十万年还在奋斗的信心崩塌的感觉。

  李皓叹息一声。

  其实他可以不说,可不说,这几位迟早也会明白的,真给对方铸成了宝剑,也许后果更严重。

  此刻,李皓轻吐一口气,声如洪钟,大道之音从口中传荡而出:“三位都是忠贞之士!修道修心,作为剑客,更该有一颗坚韧不拔之心!区区一些磨难,度过便是阳春!”

  “对方计划未成,若是破坏其计划,夺取他的佩剑,以其佩剑,斩杀其人,此乃作茧自缚!”

  “此刻,对方佩剑还在,十万年磨一剑,磨的可未必是他的剑!一柄还未确定归属的宝剑,三位居然就动摇了十万年的信念……剑尊若知,恐怕也会失望!”

  大道之音震荡!

  这一刻,三位有些清醒,剑树喃喃道:“也是……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此剑,还没磨成!也并非李道恒之物,夺了此剑,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!”

  下一刻,剑树声音有些尖锐:“如何夺取此剑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幽幽道:“我都没见到在哪,也没看到情况,一无所知,你们……问我?不是该我问你们吗?剑尊住所在哪?佩剑在哪?什么实力?是否有灵?”

  剑树忽然苦涩无比:“你……真的只是听我们说一些简单的话语,就猜测出来了这些?”

  “不是,因为我一直都在经历这一切……我知道很多你们不知道的情况!你们提供了一些关键线索,就能让我以前的一些猜测,都成为事实!明白了吗?”

  好吧!

  虽然依旧很伤人,可此话一出,也勉强让几位舒服了一点点。

  那石头依旧声如闷雷:“人类为何总是喜欢算计?明明很强大了,为何……还要如此算计呢?”

  李皓笑道:“因为实力不够!”

  “啊?”

  李皓笑道:“强者不算计,算计的不算强者!你看,李道恒算计来算计去,为什么?不够强!剑尊这些人,人王这些人,都懒得去算计什么……你有阴谋,我一剑一刀破之!红月要战,我便主动开战,歼敌于域外!这就是强者,而次一等的,如李道恒这些人,没有办法……实力并非顶级,又有无法奈何的强敌,不算计,怎么办?”

  “就说我,我若是有剑尊他们的实力……什么算计不算计,一剑一个,全部杀死,就结束了!”

  李皓轻笑道:“那我为何又要一点点去揣摩敌人的心思呢?很累的!其实,强者弱小的时候,也会去盘算这些的,但是强大之后,就不屑于如此了,费神费力,不如一招破之!”

  大印开口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只要够强大,就不用在意这一切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那强者,为何又会被弱者算计呢?”

  大印杠了一句:“强者那么强……弱者算计的又是强者,强者弱小也会算计,为何到了强大时候,又会被弱者算计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一怔,愣了半晌,好有道理啊!

  许久,苦笑道:“那大概是强者还不够强,加上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……觉得自己很强了,不需要在乎了,所以……有些人就会阴沟里翻了船!你们经历的多,应该明白,乱世出豪杰,为何?乱世,人人自危,就会想办法,就会动脑子,和平时代……为何很难出这样的人物?因为……你已经满足了!”

  三位勉强接受了这样的回应。

  剑树开口,有些叹息:“那我带你去剑尊住地。”

  “现在不怀疑了?”

  “还用怀疑吗?”

  剑树苦涩:“真若是如你所言,你和李道恒是一伙的,我们仨……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吗?我们又不是剑尊,做不到一力降十会……也许你才是对的,赌一把便是,赌赢了,一本万利!”

  李皓笑了,此刻,笑容灿烂:“这就对了!不过……”

  又有些凝重:“就算真遇到了对方的剑,恐怕也不好对付啊!我更担心一点,对方虽然被我困在了大道宇宙,外界不容,可若是对方真能走出来,进入封印之地……我就麻烦了!”

  此地,可不限制实力。

  否则,帝尊早就被困杀了!

  剑树这一刻好像找到了一点自信:“没事,以前他可以轻易进出,前不久,来了一个女人,把他进出的那个基地带走了,现在……他未必可以轻易进入,就算来,大概也是和你一样,很麻烦的!”

  李皓一怔,下一刻,忽然放声大笑!

  忘了这茬了!

  月亮本尊!

  被女王那白痴端走了啊!

  笑了一阵,他陡然神情一凝:“所以,那家伙可以随意进出那半个月亮?”

  “对!”

  李皓吐了口气,女王……你看起来安全,实际上,你比谁都危险啊!

  李道恒上次却是不展露丝毫……也许,这家伙想通过女王体内的道脉,进入我实道宇宙呢,这家伙,不安好心啊!

  自己应该能想到的,只是,当时想的是,月亮被女王带走了,也许离开了此地,就没了那样的作用了。

  看来,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。

  不过也是好事……对方算计了女王,却是丢了封印内部的基地,李皓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,愚蠢的女王,这一次好像误打误撞,又帮了自己一把!

  果然,敌人的猪队友,就是自己的神队友。

  女王,很好!

  也许,我该对她更客气一点……算了,我怕对她太客气,她会被感动,投靠了我,那我就完了。

  李皓微微摇头,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念头。

  女王……千万不要动投靠我的心思,我害怕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