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89章 自杀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跟着三位有些怪异的残留强者,李皓一路朝前走去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心中,却是不断思考。

  这一次来剑城,别的不说,捋顺了很多东西,如今的银月,对李皓而言,几乎不再有秘密,当然,还有一些小小的疑惑没能得到答案。

  不过,这不影响大局。

  总体来说,如今被封印的这位帝尊,后手最少,手段也是最少的,当然,实力是最强的。

  毕竟人家进来的突兀。

  原本是准备一举攻破,可没那么多心思,来了五位以上的帝尊,对付两位帝尊……结果看样子不太乐观,可能其他几位都被干掉了。。

  星门之外,大概率还是新武一方胜了。

  若是红月赢了,早就该杀进来,反攻新武本土了。

  唯有新武赢了,可能前线需要剑尊支援,剑尊离去了。

  当然,这一切,只是自己的推断罢了。

  外界的战争,也许早就结束了也不一定。

  怕就怕……这些人还在外界打!

  这不可怕,可怕的是,就在星门外打……

  都说混沌时间流速不一样,若是这里过去了十万年,外界才过去几天……那些帝尊还在干架……这要是冲出去,外面一群帝尊正在狂殴……那就出大事了!

  李皓晃了晃脑袋,自己都想笑。

  笑自己杞人忧天!

  而今,银月内部的麻烦还多着呢,自己居然去考虑外面的事了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剑树化身的女人,有些疑惑,这么危险的时候,你还在笑?

  这人,怕不是个疯子吧?

  就一点不担心?

  它有些凝重道:“那把剑,必然有灵!我们仨和对方斗了很多年,正如你所言,对方越来越强大,我们……却是越来越虚弱!这把剑,不需要人来操控,就有天王之力!甚至……更强大!”

  它凝重无比:“按照你的说法,也许只是故意让我们几位打磨它,那它会更强大!具备了灵性的神兵……其实可以当成正宗的修士来看了!比如王家的玄龟盾,你应该见过,圣道层次!对方昔年只是圣兵……那这把剑,你觉得,是天王兵,还是半帝兵?”

  不具备灵性的兵器,没有主人操控,其实很弱小。

  哪怕天王兵,甚至帝兵,比如血帝尊的那把刀,没有主人,又没诞生灵,那只是帝兵,只是有人操控,会很强大,无人操控……真正单独爆发威力不算太强。

  天王应该有希望直接拿下!

  可是……若是具备了灵性,如老乌龟那种完全成灵的,天王兵就是天王战力,圣兵就是圣人战力,帝兵也是如此……可能比同阶人族要弱一些。

  但是,天王打圣人,那是绝对没问题的!

  有了灵,完全可以当成真正的修士看待。

  没有灵,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兵器,需要主人操控。

  李皓点头。

  的确,若是真的只有兵器在这……代表李道恒很自信,没人可以夺走这兵器,这么自信,这把剑,起码也有天王之力,这是低估对方。

  天王中期,后期,甚至巅峰……也不是没可能。

  而今的李皓,差不多完成合道三重,108脉,三大循环的修炼了,大体上也就圣人后期到巅峰的层次,当然,作为新道修士,再加上多少有点手段,他对付一位伪天王还是可以的。

  所以,之前对付天王,都是一对一解决的。

  这就是李皓的战斗力。

  天王初期的样子。

  越阶能力,不算太厉害。

  比起一些妖孽,李皓越阶而战的能力……一直都不咋样,据说古人王,跨越数个层次战斗都没问题,还能击杀强敌。

  而李皓……其实很少跨阶段而战,圣人后期巅峰层次,也就找几个初期天王打打罢了。

  而这一点,其实继承了老师当初说的……只要我境界高,没必要非要跨阶而战。

  只要我谋划的好……我的对手永远都是同阶。

  或者更低阶!

  境界上就能碾压你!

  所以,李皓的战斗,向来都是顺利无比,至今最危险的一战,还是那时候日月层次斗圣人,攻打无边城一战,那时候是谋无可谋。

  今日……对手最少是天王初期。

  不过,自己手中,如今倒是多了一个杀手锏,一把蕴含了一些真正的长生剑意的剑!

  只是……这一剑,能否解决另外一把剑,不太好说。

  “剑尊到底住哪?”

  李皓问了一句。

  剑树看向前方,前方一片狼藉,都是一些废墟,开口道:“剑尊的住所,在阵法之内!因为怕被人打扰……加上很多人想拜见剑尊,所以用阵法遮掩了住所。”

  “而住所这边……联通了真正的剑城核心……”

  “剑城的确是星空剑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剑树摇头,此刻也并非刻意隐瞒,解释道:“剑尊其实很久不用剑了,新武后期,没太多的战斗,剑尊平日也不会用剑,就算用……用的也是你手中的这一柄!但是一般情况下,最多用来指点一些后辈,而不会用来对敌!所以你问我,剑城是不是真正的星空剑,我无法给你回答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不用剑了。

  到了这个层次,的确,剑反而是一种束缚了。

  万物皆可为剑!

  但是李皓断定,剑城,大概率就是真正的星空剑。

  李皓想着事情,三位特殊生物,其实都在观察他。

  对李皓,充满了好奇。

  之前虽然很绝望……觉得给仇人打工十万年,想死的心都有了,可此人劝慰了几句,加上到了现在,此人也是淡然无比,甚至刚刚还笑了……忽然又觉得,其实也没什么。

  这家伙,居然这么淡定。

  李皓的实力强大吗?

  它们刚刚和李皓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手……不算太强,起码在它们看来,境界上和它们相当,实力大概也相当,稍微强一丢丢罢了。

  这家伙……真不紧张吗?

  剑树倒是没问,那石头却是声音不小,始终沉闷闷的,“你叫李皓对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还没请教三位道友名讳?”

  “叫我石头就行!”

  “我叫剑印!”

  “大家都喊我剑树……名称都无所谓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,笑道:“看得开,名字的确只是一个称谓。”

  石头接过话茬:“你……是这个时代,最厉害的人族吗?”

  “应该是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也许……有一个家伙之前可以和我比肩,现在不行了,不算那些老家伙,我应该是最强的!”

  至于女王……没当对手。

  至于大离王……吸收了骸骨再说,就算吸收了,也没当成对手。

  同境界也好,稍微强一点也好……只要不是文武双全,总有被自己算计到的时候。

  “剑树说你才修炼一年?”

  “对。”

  李皓点头,又道:“不过,不用按照时间来算,按照时间来算,前面10万年,天地沉寂,大道寂灭……这10万年,其实可以剔除掉,作用不大!有些人,承运而起!时间不是唯一……”

  虽然修炼时间短,但是李皓也没兴趣用这个去做对比,只是一些人不相信自己的时候,增加一些筹码罢了。

  所谓的修炼时间……如今一年,可能抵得上过去十万年!

  这个时代,就是破记录的时代。

  天地复苏,万道初开,人人都是先天道体,基本条件太雄厚了。

  十万年的天地累积,开始反扑,非同小可。

  石头又道:“你……到底有没有把握?没把握的话,咱们要不要商量一下如何应对?现在直接就去吗?”

  一点都没计划的!

  上去就干吗?

  我都被你说的有点紧张了。

  李皓依旧面带笑容:“先看看,不着急!对方还没打磨成功,加上我境界不高,上来就爆发干掉我们的可能性不大,大不了重伤,只要不死,随时可以再商量。”

  这叫什么话?

  而李皓的想法是,纸上谈兵没意义,大体上知道对方什么情况就行,何况……你们三位,真的了解那把剑吗?

  你们给我的情报,未必靠谱呀。

  我真信了,那才是大麻烦。

  ……

  很快,几人……一人三灵到了一处略显空旷的地方,剑树开口:“这里就是阵法所在。”

  李皓剑眼开启,微微点头。

  他看到了。

  一个光罩笼罩了附近。

  径直走到光罩的一个透明处,指了指道:“这是入口?”

  三位看他眼冒金光,加上之前又展露出了长生剑意,此刻,心情复杂,这是剑尊标配,再加上李皓佩戴的星空剑……若是真说是剑尊转世,它们可能都信。

  剑眼,剑意,佩剑……

  “几位先进去!”

  原本还不怕的几位,此刻,剑树稍有扭捏:“它……真的很强吗?”

  以前都不怕的,现在,倒是有些担心了。

  李皓笑道:“剑者,一往无前!上吧!”

  三位一听,也没再犹豫,都这么说了……上吧!

  阵法开启,三大强者,瞬间融入阵法。

  而李皓,也紧随其后,跟了进去。

  没有什么天旋地转,这一次,很平稳,仿佛跨过了一面墙,很快,一处小空间映入眼帘,这里,也没什么奢华壮观,就是一所小院。

  有些古典韵味。

  小院不算太大,方方正正,院墙将四周隔开,小院上还有一块匾,上书三个大字――安平居!

  李皓心中微动,这名字……倒是不符合剑客争锋之态。

  而这三个大字下方,还隐约有一行小字,隐约浮现,却是又看不真切。

  剑眼浮现,才勉强看清楚。

  “不求剑无双,但求寿无疆――无敌者留!”

  无敌者?

  李皓一怔,这……好大的口气!

  下一刻,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心中一震!

  人王!

  猖狂不可一世的人王,这一定是人王亲笔所书!

  人王来过此地?

  对……好像天地初开,人王曾来过此地,想要收回这个世界,最终因为想要留给剑尊,所以放弃了。

  只是……这……好大的口气啊!

  当然,人王有这个资格。

  安平居!

  不求剑道如何,只求剑尊长寿无疆,落款乃是无敌者……任谁看到了这牌匾,其实只有一个想法,留名者在告诉看到的人,此人,你动不得!

  任凭你是谁,他背后站着一位无敌强者,你想对付此人,尽管来找我!

  那种霸道不可一世,猖狂不可一世,生怕天下人不知,此人乃是我极其看重之人,战力不重要,长寿才是关键!

  他若有事,杀你全家……

  对,就是这种感觉。

  哪怕对方没说,可就这一行字……足够了。

  李皓看的有些恍惚,没有什么大道韵味,也没有什么残影留下,只有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霸道无双,你敢动剑尊吗?

  李皓怔怔看着,一时间有些失神。

  你敢动我的老师吗?

  看到这牌匾的人,不杀了人王,敢动吗?

  未必敢!

  而我……其实也有老师的。

  可我的老师……死了。

  轰!

  前方战斗爆发,李皓却是没有去看,只是呆呆地看着这块牌匾,这一刻,忽然有些诛心般的难受。

  他原本……不太愿意去想。

  可此刻,忽然有些恍惚,有些走神。

  据说,剑尊和人王互相扶持,一路走来,历经磨难,曾经他在《南江传》中看到过,新武时期,南江之战,人王和剑尊一起下地窟,人王以命相博,救下了几乎必死的剑尊。

  而剑尊,后来为了保护人王,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,征战天下,身先士卒,敢对至尊拔剑!

  再后来,人王托孤……让剑尊护送自己的妹妹,前往另外一个宇宙避难,剑尊临危受命,带着张安这群人,带着人王的妹妹,远赴混沌他乡,孤独地守护着。

  两人一路走来,磕磕绊绊……可从始到终,剑尊好像都活着,不像至尊他们,其实都死过一次,最终被人王复活。

  整个新武时代,没死过的人很少。

  无数念头,这一刻涌入心中。

  大道无情……此无情,又非彼无情。

  我的老师……我就没能守护。

  只有他一直守护我,而我……却是庇护不了他。

  这一刻的李皓,就被这短短的一行字,刺激的有些恍惚,古人王……

  是条真汉子!

  而我呢?

  思绪涌动,有些寂寞,我……一路走来,其实弄丢了许多人,许多许多照顾我的人,他们都走了呢。

  人王,为何看到你的字……想到了我自己,觉得我很无能呢?

  有些苦涩!

  真是……让人羡慕嫉妒啊!

  微微恍惚瞬间,没再去看这行字……这行字不存在什么大道韵味,这就是留给敌人看的,他心中有数,能给敌人留东西吗?

  威慑别人用的罢了!

  谁能打到剑尊老巢,看到这行字,恐怕得三思。

  前方,三残战大剑!

  院子中,一柄长剑,和星空剑有些相似,但是又不完全相同,有些锋芒毕露,又有些诡异无端,这一刻,从四面八方,浮现无数长剑虚影,将三位强者,团团围住。

  噼里啪啦,每一剑,都和三残正面交锋!

  李皓默默看着。

  正面交锋!

  磨剑呢!

  双方剑意碰撞,那把剑……李皓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,这把剑,压根没用全力,果然,一直都在主动撞击三位强者,和三位强者的剑意互相碰撞打磨。

  这绝对是在磨剑!

  仿佛感受到了李皓的窥探,忽然,一道道剑芒,从院子中射出,直奔李皓而来。

  李皓避退。

  并未出手。

  剑影密布虚空,此地,不单单有这道剑意存在,还有一股熟悉的长生剑意弥漫,也正因为有这股剑意……这地方,哪怕几位圣人交手,也没能伤害丝毫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帝尊道场!

  加上那块牌匾在,甚至天王交战,都破坏不了此地的一切。

  剑影袭来。

  以一敌四!

  这完全已经是天王战力了。

  长剑破空,李皓晃动脚步,避开了无数剑影的袭杀,那长剑见李皓居然避开了,一瞬间,院子中射出更多的剑意,带着冷酷、疯狂、肃杀之意,直朝李皓杀来。

  封锁李皓四面八方!

  好像在发怒,为何不和它交锋?

谷</span>  院子中,三大强者,不断发出喝声,而这把剑,却是无声无息,丝毫没有任何声音传来,仿佛只是一把无灵之剑,能爆发剑意,只是因为阵法缘故。

  砰砰砰!

  一声声尖锐的响声,不断传出。

  院子外,李皓眼中精光闪烁,朝小院看去……这一刻,隐约间,看到了一把剑,呈现金色,居然伫立在一个蒲团之上!

  那把剑……仿佛一个人一般,也在修炼!

  李皓心中微微一震!

  就在这一刻,忽然,房屋中,蒲团上的一把剑,陡然睁眼一般,爆发出强悍的肃杀之气。

  此刻,好像感知到了李皓的窥探!

  李皓脸色微变,不对,这把剑……他么的,不会被李道恒炼化成另外一个分身了吧?

  “撤!”

  李皓一声低喝,探手一抓,虚空破碎。

  屋内,长剑斩出!

 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,要一剑斩杀李皓,一道剑芒强悍无边,李皓一瞬间抓住三位强者,此刻,一股特殊之力爆发,时光仿佛停滞了一瞬间。

  长剑刺破天地,李皓却是瞬间将三位强者抓住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  眨眼间,退出了阵法中。

  他刚消失刹那,轰!

  长剑斩出!

  这一剑斩出,强悍无边,哪怕稳固无比的小院,都微微颤动了一下,很快,长剑消失,下一刻,一位瘦弱的青年走出。

  长剑化灵!

  青年眼中剑芒如刺,朝外看去,默默想着什么。

  ……

  而阵法之法,李皓手臂上,瞬间冒出一道道血洞。

  血液爆射而出!

  李皓脸色微变,看向阵法之内,“低估他了!也不算低估……只是没想到,这家伙居然还在主动修炼,不单单只是被动修炼……剑,还能如此?”

  三残还有些茫然,刚刚一瞬间,三位忽然被李皓抓出来了,也感受到了李皓的可怕,可李皓忽然如此忌惮……

  剑树急忙道:“如何?”

  “很强!”

  李皓看了看阵法,又道:“居然没出来……”

  这阵法,不是阻拦敌人用的。

  只是简单的遮掩了住所罢了。

  这把剑,没出来。

  为何不出来?

  他还在思考,石头闷闷道:“很强大吗?”

  “很强大!”

  说到这,李皓心中微动,脸色再次变幻了一下:“不太妙的感觉……这把剑,不会正在吞噬星空剑吧?”

  这把剑为何没出来?

  这剑城……不会正在被对方吞噬吧?

  若是如此……麻烦了啊。

  比预期的还要麻烦!

  “最少天王中后期战力!甚至……天王巅峰!”

  此话一出,三残瞬间震动。

  有这么强?

  虽然李皓之前也如此猜测……可是,真这么强大吗?

  “那怎么办?”

  尽管认识李皓不到一天,可此刻三位都将李皓当成了主心骨……这是很有意思的转变,当然,这三位没注意这些,李皓也没在意,因为他已经习惯了。

  李皓迅速盘算着什么。

  这把剑,应该是在汲取剑城的力量。

  剑尊的住所,大概率真正关联到了剑城核心。

  住所内,还有剑尊剑意弥漫,可能也被对方汲取了许多。

  这把剑不单单是剑成灵了,十有八九,甚至能算李道恒的分身,因为可以自主修炼,神兵很难……或者说,李皓几乎没见过自主修炼的。

  包括老乌龟!

  老乌龟想变强,很难,唯有一个办法,重新铸造,材质固定了,想蜕变,最好找顶级的铸造师,给它重新铸造本体,更强大,再吞噬大量的本源之力或者其他力量,才有希望晋级。

  “好宝贝!”

  李皓喃喃一声:“一把能自主进化的神兵……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宝物!”

  三残都快急死了。

  你倒是想办法对付啊,不是夸奖对方,有用吗?

  能把对付夸死吗?

  李皓舔了舔嘴唇,笑了,笑的有些疯狂,“难对付,很难!我小看这家伙了……三位怕死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剑树急切道:“你说正事!”

  “对付它,很难……但是也很简单……只是……可能会死!”

  “你直说!”

  “镇压帝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懂了!

  三大强者,瞬间懵了一下。

  这一瞬间,三位都懂了,一时间,本体都在颤动,又疯了一个?

  李皓笑了:“试试帝尊的分量!这是其一,第二,这剑……难对付了!甚至可能和剑城融为一体了,我怀疑,都已经入侵剑城许多了……唯有重创这把剑,重创剑城……才有希望剥离!要快,它已经发现我来了,虽然我看起来很弱小……可是……为了以防万一,有可能会很快杀出来,找我麻烦!”

  李皓有些兴奋,有些激动,“咱们迅速商定……马上出手,我更好奇……真正的帝尊,哪怕封印了十万年,而今还具备什么样的实力?”

  “你疯了!”

  剑树忍不住咆哮:“会覆灭的!真正的帝尊……强悍的不可思议!若是那么容易对付,早就被杀了,还能等到今日?”

  李皓舔了舔嘴唇,“不,我要试试……不是疯狂,是试探一下,若是此物真是分身……那就有乐子看了,也许……某人会亲自赶来!”

  说到这,眼神闪烁:“之前,对他而言,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伤害,若是此剑被破坏,也许……他就真忍不住了!”

  说到这,迅速看向几位:“如何操控剑城,再次回归原本的地方?”

  三位灵,你看我,我看你,都痛苦无比。

  别闹了!

  帝尊啊!

  “我斗不过它!”

  李皓实话实说:“若是天王初期,中期,哪怕后期……我都会一搏!可是,目前来看,对方刚刚只是牛刀小试,可能真的接近半帝了,不是我能匹敌的!能单独解决它,我不会冒险的!”

  剑树痛苦道:“只能如此吗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哎!”

  叹息一声,开口道:“目前,剑印还能操控剑城,只是……它会不会杀出来阻止我们?”

  李皓摇头:“大概率不会,当然,小概率会,这家伙……可能进入一个关键期了,吞噬剑城的关键期!”

  他不再多说,看向大印:“事不宜迟,快一点,咱们回到原本的地方……靠近那位帝尊,靠近之后……直接进入八卦阵范围,自杀式冲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印颤动了一下,下一刻,剑城忽然朝回飞!

  原本剑城因为李皓进入,一直朝宇宙深处去飞,远离了那位帝尊,可现在……再次返回。

  ……

  小院中。

  长剑青年仿佛感知到了,微微蹙眉。

  脚下,不断溢散出强悍的剑意。

  有心要走出去……可转头看了一眼小屋,又稍显迟疑,走出去,便是断了之前的用功,这么多年,总算是入侵到了核心……

  而且,剑城本身是在反抗的!

  该死!

  长剑化身的青年,不断思考,此人……是谁?

  刚刚阻拦自己瞬间的能量,是什么能量?

  一剑斩下,虽然不是全力,可绝对具备了天王之力,却是被对方轻易拦下了,感受到了空间的凝固。

  “剑城……居然来了新人。”

  喃喃一声,眼神变幻,此刻能来剑城的人……星空剑……他大概知道是谁了,但是,本尊上一次来,还是很久以前了,对外界消息,并不知晓。

  他知道,这应该是那个试验品……或者试验品家族诞生出来的新人。

  只是,对方居然真进入了剑城。

  “关键时刻,忽然来了这……这就是天地的反扑吗?还是说,来自剑尊余韵的反扑?”

  呓语一声,带着一些愤怒。

  这么多年都没事,就在他最关键的时候,对方来了,现在剑城开始移动,要去哪?

  这个地方,能去哪?

  那位帝尊的封印之地吗?

  会吗?

  若是真如此……要和我同归于尽?

  一个个念头,此刻不断闪烁,一把剑,如同真人一般,并不是智商低下。

  是走出去,斩杀这几个家伙,还是……继续留下,继续自己的计划,堵他们不会自杀?

  帝尊,银月最强者。

  剑城若是真的冲入其中,和帝尊交锋,可未必有什么好下场。

  若是完全吞噬了剑城,被封印的,半残的帝尊,也许还有希望……

  可是,很快,青年又想到一点。

  若是……借机重创剑城,是否会更容易吞噬?

  如今剑城反抗力极强!

  多年下来,只是入侵了一些,并未彻底掌控,否则,此刻剑城根本不会移动。

  念头闪烁之间,忽然笑了。

  笑容和李皓,倒是有些极其相似,有些疯狂,有些赌徒的癫狂……若是……真冲击,而不死,剑城遭受重创,那我是否可以趁机吞噬掉这把真正的星空剑?

  希望很大!

  当然,危机也很大!

  ……

  外面。

  李皓一直蠢蠢欲动,甚至手中的长剑,里面的剑意,一直都在环绕,做好了对方真走出来,阻拦自己,自己全力一击的打算。

  可是,等待了一阵,并无动静。

  李皓并无欣喜。

  许久,轻声道:“李道恒……你一个分身,都如此疯狂,赌性如此重吗?”

  他大概也知道了对方的心思。

  自己代入了一下,换成自己,此刻是中断炼化,还是去赌一把,帝尊重创了剑城,我顺利吞噬掉剑城呢?

  当然是赌后者了!

  后者,也许可以能给我节省无数的时间。

  李皓面色有些凝重,那就不好办了,这家伙不是没准备,而是准备好了,和李皓一个心思,这样的对手,难对付。

  “跟我走!”

  李皓开口,带走了三位强者,三灵迅速跟上,都很紧张。

  去哪?

  这可是剑城,我们最熟悉了,你带我们去哪?

  李皓左绕右绕,很快,带着三位,进入了一个区域。

  城主府!

  三位都是一怔,来这干嘛?

  李皓直奔大殿,三位急忙跟上,还是不解。

  李皓什么也不说,进入城主府大殿,关上了大殿殿门,开口道:“城主府,一般都是城市的中心,核心!对方若是出手,第一时间会进攻城主府……攻破城主府!”

  三灵颤动,我们知道!

  还用你说的?

  “帝尊一般都极其的高傲!”李皓轻声道:“三位前辈,愿不愿意陪我玩一次躲猫猫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躲起来,赌一把,赌帝尊一击击破城主府,而我们不死!我们不死,帝尊见剑城还在主动冲击……必然能发现那把剑所在……赌他……会全力对付那把剑!”

  一击不死?

  三灵颤动,剑树有些癫狂了:“你是不是李道恒派来杀我们的?剑城去镇压帝尊,也就罢了,你还要进入城主府,赌对方全力一击,打破城主府,而我们还能活下来?”

  你到底想什么呢?

  李皓轻声道:“帝尊一击,只是一位半残帝尊……咱们几个躲的好,未必会死的!别怕,我保护你们,只要不死,那把剑会主动进攻的……剑城半残之下,对方必逃!还是有希望逃出去的,一旦逃出去……就是我和它的战斗了,那时候,你们负责巩固剑城就行,驾驭剑城远离那个鬼地方……”

  三位半残的灵,此刻都是欲哭无泪。

 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?

  我们该不该信任他?

  为何他每句话说起来都那么轻松,可是给它们带来的,都是无边的胆战心惊呢?

  李皓轻声道:“三位,你们可以进入我的星空剑中……我活着,三位就没大事!”

  三灵彼此传音说着什么。

  许久,有了决定,剑树有些语气复杂:“我也不知道,为何就忽然被你一步步牵着走了,我甚至怀疑……你来这,就是为了用剑城给帝尊一击的……可现在,我们好像也没什么退路了,你确定不是来害人的?”

  惹事精啊!

  这么多年都安静无比,你一来,我们就一次次陪你冒险找死。

  这家伙,简直就是第二个人王嘛!

  “几位前辈对我稍有误会……没关系,此次之后,会解除误会的。”

  活着,那就解除了。

  死了……咱们谁也不知道情况了,自然也就解除了。

  三灵无可奈何……只能再次选择相信李皓,一步步到了这个地步,钻入了星空剑中,等待着未知的命运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还在闭目的帝尊,忽然睁眼,朝一个方向看去,之前飘走的剑城,再次回来了。

  他微微蹙眉。

  以前的剑城,也有一些骚动,但是很多年才会爆发一次,可最近,这剑城已经接连两次有些异常了,明明飘远了,又回来了!

  感觉……是有人在城中操控!

  他朝那边看去,也不出声,只是默默看着。

  这剑城,还要出什么幺蛾子吗?

  渐渐地,剑城越来越近了,甚至距离八卦阵都不远了。

  八卦阵,是他封印核心地。

  出了八卦阵,他会被阵法攻杀。

  只要不出,他就是无敌帝尊!

  随着剑城越来越近,他忽然笑了,有些玩味。

  有意思了!

  难道……这座城,这一次要进入阵法范围内?

  若是如此……那就有意思了,我可不会客气。

  早就想看看,这座城,到底是不是剑尊的佩剑,现在……难道有这个机会了?

  越来越近了!

  一直盘坐的帝尊,忽然站了起来,朝剑城方向看去,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看样子……是真要来,城中若是真有人,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?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