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87章 长生剑意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(早起好痛苦,天天被封印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剑城中可能不止一位活物。

  这一点,李皓有些猜测,但是没管,很快,直奔城西而去。

  断崖。

  剑尊修炼之地。

  一路飞驰,直到出了城,李皓四处探查,很快,发现了一片悬崖峭壁之地。

  一座断裂的悬崖,很是明显。

  李皓飞驰而上。。

  悬崖之上,有股淡淡的剑意,十万年不灭,笼罩了整个悬崖。

  只是……和想象中的圣地不同。

  很简单。

  很朴素。

  就是一座断掉的悬崖峭壁……除了多一些淡淡的剑意,仿佛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  李皓走了上去,默默感知了一下空中弥漫的剑意,和自己以前感悟到的剑尊之意,没太大区别的样子。

  “剑树让我来这……就是为了观摩一下剑尊残留的一点点剑意?”

  仿佛又白来了一次。

  李皓露出浅浅的笑容,这大树,看样子的确不信任自己,随便找个地方糊弄自己,把自己打发走就行。

  既来之则安之。

  剑树也许还要和别人商量商量,如何应对自己。

  城内现在一片狼藉,既如此……先感悟一下便是。

  他盘膝而坐,闭目,任由那股淡淡的剑意冲刷肉身,有些凌厉的剑意,刺激的毛孔都在收缩。

  可经历过血帝尊佩刀的压制,这点剑意……并不能让李皓感受到压力。

  “剑尊修炼……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……”

  心中想着,李皓想到了什么,心中微动,忽然,身上溢散出一股淡淡的能量,极其特殊,外人不可见。

 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。

  时间的力量!

  李皓只是掌握了一丝浅浅的时间之能,这一刻,突然想到,此地还有剑意留存,这是剑尊修炼时爆发出来的,经久不衰。

  那若是时间回流,能否回溯当年剑尊修炼之时的景象呢?

  当然,那肯定是在10万年前了。

  时间回流10万年……别说李皓,就是大道宇宙的那颗星辰也做不到,时间是无法回流的,这一点,李皓觉得没有质疑。

  时间可以凝固,其实凝固的也只是这一片区域的时间,除非将整个大千宇宙全部凝固,否则,没被覆盖的区域,还是存在时间流逝的。

  时间回溯,更是不可能。

  然而,可以用时间的力量,捕捉一些过去存在的残影。

  一些顶级强者,其实是可以通过一些手段,去回溯一些曾发生过的往事的,这样的强者,都有通天彻地之能,尤其是在时间还没被人掌握的时代,更是真正的至强者才有可能做到。

  李皓是做不到的。

  但是,他想尝试一下,能否利用剑尊溢散的剑意,作为媒介,捕捉一些剑尊当年修炼的景象。

  时光的力量,覆盖在剑意之上。

  流动的剑意,瞬间停滞了下来。

  只是一瞬,再次开始流淌。

  李皓如今能将圣人固定几秒,将天王固定一瞬,可这剑意……哪怕不强大,固定难度居然不比天王弱,可见,帝尊的剑意,哪怕只是一点点,凝固的难度也超乎想象。

  遇到真正的帝尊,李皓那点微弱的时间之力……恐怕是一点作用也没有。

  李皓也不沮丧。

  他继续尝试,尝试着将剑意一点点去回流,能否捕捉到一些残影,甚至是影像,他也不知道,闲着也是闲着,就当熟练时间之力了。

  血帝尊的刀,他不敢这么做,太强大了!

  可这一点点剑意……倒是可以承受。

  剑意流动,很快,再次凝固。

  李皓每次动用这股力量,持续的时间很短,动用一次,也需要一点点时间去恢复,并非无限释放,真能无限释放,那就不得了了!

  一次又一次的尝试。

  剑意凝固,剑意流动,凝固和流动不断交替。

  反正也感悟不到什么东西,拿剑尊的剑意当试验品好了,在外面,李皓可不敢乱尝试。

  ……

  魔武分院。

  后园。

  一树、一石、一印,正在彼此交流着。

  很快,交流好像结束了。

  剑树化为的人影,朝城西看去,“他还在那边没过来,要不要喊他过来?”

  至于城西断崖,李皓能否感悟到什么……感悟个屁。

  剑尊是在那边修炼过,可剑尊修炼的地方多了,若是每一个修炼的地方,都能有所感悟,那天下强者就有无数了。

  剑城这边,不知道多少人去过断崖……屁用没有,除了一点点剑意,什么都没有。

  除了感受到一些强大,就没有其他了。

  让李皓去那,也是为了让这家伙先离开主城。

  石头中,传来了闷闷声:“等他自己来!此人……目前还难说立场,城西断崖,虽无太多好处,可停留久了,受剑尊剑意覆盖,剑意有诛魔驱邪之效,也许能判断一二,此人心性好坏……”

  “真正的强者,不会轻易被剑意影响的。”

  “他还不算真正的强者……纵然如他所言,诛杀过天王,也不过昔日圣境!”

  昔年的圣人,是强者,但是不算顶级存在。

  几位都是见多识广之辈,不觉得这就是顶级强者。

  基于此,这三位残破之躯,都没有呼唤李皓回来。

  ……

  而城西断崖上。

  李皓玩的不亦乐乎,也不算玩,这也是一种修炼,修炼并非苦大仇深,修炼源于心,源于热爱,单纯的修炼,其实是很枯燥的。

  他发现,自己没有回溯到剑尊修炼的场景……很正常,就是一个想法,并非真的一定要如此才行。

  可此刻,李皓也有了一些意外收获。

  这些溢散的剑意,被他不断凝固,流动,凝固,流动……

  到了此刻,原本稀薄的剑意,居然浓郁了起来。

  这里的剑意,原本好像是恒定的。

  可是,随着李皓不断凝固流动,剑意却是越来越浓郁了,开始汇聚,一开始只是有些刺痛皮肤,此刻,这流动的剑意,居然可以刺破皮肤了!

  “这也行?”

  李皓喃喃一声:“那若是我无限循环这个过程,不断累积剑意,岂不是最后可以还原出剑尊一剑?”

  当然,到了那时候,自己也许被剑意干掉了!

  可是……李皓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
  若是我不断汇聚剑意,是否可以汇聚出能执掌的,一道超强剑意……以如今自己的实力,若是以星空剑承载,是否能够汲取一道,一剑诛杀天王中后期的剑意出来?

  前提是……此地的剑意,是真的可以不断变强,而不是很快就消耗一空了!

  “若是这剑意,绵绵不断,就有希望……怕就怕,等我汇聚了一段时间,剑意彻底消散了,那就没得玩了!”

  剑尊的剑意,到底在这弥漫多少?

  十万年下来,还剩下多少?

  不知道。

  但是可以试试,前提是,星空剑或者自己的肉身,可以容纳,要不然,只会给自己招惹麻烦。

  想到这,李皓取出了星空剑,缓缓接触那股剑意。

  星空剑微微有些颤动,好像有些兴奋。

  熟悉的剑意!

  长剑接触到了这股剑意,剑意也没针对性的爆发,而是缓缓流淌,宛如灵气小龙,环绕长剑,好像也有些熟悉,渐渐地,在星空剑上绕动起来。

  李皓眼神一亮!

  果然可以!

  毕竟是剑尊佩剑,熟悉剑尊的剑意,还是可以容纳的,若是其他兵器,大概率是做不到这一点的。

  李皓欣喜之下,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
  若是剑尊剑意可以……那……血帝尊的刀意呢?

  当然,血帝尊的刀意更强,主要是因为对方的兵器很强大,一直都在溢散威压,兵器拿不走,也没东西承载……不对,战天二字啊!

  这一瞬间,李皓想到了什么。

  也许,回去后可以试试看。

  “居然可以不断汇聚力量……有意思了,时间的力量,还可以这么用的吗?”

  仿佛发现了新大陆,李皓不断开始尝试,此刻,甚至遗忘了剑树。

  来此,就是为了强大自己的。

  至于是剑树帮忙,还是自己想到了办法……目的都是一样的,此地既然有可能汇聚出强大一剑,甚至完整的剑尊一剑,自己不管是使用,还是感悟,都是一种机缘!

  于是,李皓不断凝固剑意,凝固期间,只是一小片区域,而其他区域好像继续诞生剑意,继续汇合而来……

  就这样,在星空剑中环绕的剑意,越来越强大了!

  ……

  魔武分院。

  三位残兵,就这样……心情复杂地等待着。

  石头声音闷闷:“欲擒故纵!”

  大印回应:“考验彼此耐心罢了,大概是觉得欲速则不达,可也不想想,我们十万年都等过来了,他一个年轻人,如何熬得过我们?”

  剑树思索一番,点头:“不急,才一天罢了,断崖之处,根本没有什么机缘可言……他愿意和我们熬,那就彼此熬下去,不能主动去找他,否则……我们反而显得不够耐心了!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。

  李皓还是没有来。

  石门有些烦躁:“无趣!我乃石头所化,一坐就是沧海桑田,区区一两日时光……谁会在意?”

  大印附和:“他比我们更急!”

  剑树迟疑:“两天了,要不……算了,再等等!”

  ……

  第三天。

  石头不说话了。

  大印开口:“他会不会感悟到了什么?”

  剑树纠结:“那里什么都没,若是那里都有机缘,我剑城早就诞生无数强者了!昔年剑尊自己都说过,强者修炼之地无数,真正有机缘的地方,不是修炼之地,而是悟道之地!悟道期间,溢散道意,才有真正的大道余韵残留……那才是所谓的道场!否则,一位强者,随意修炼,岂不是处处都是圣地?断崖只是招式、剑意残留,对不朽之上,几乎毫无作用……只是一个参照之物罢了!”

  一个没啥用的地方,你待三天了!

  那地方,绝对没机缘,它保证!

  剑尊亲口说的,难道人家自己都不知道,还能被你给发现了机缘,那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?

  “石头,你去探查一下……”

  “我?”

  “你天生地养,气息内敛,远远看看,他是不是还在那……”

  “肯定在那!”

  “让你去就去!”

  剑树发火,石头无奈,一闪而逝,消失在原地。

  西城门。

  石头出现,眺望一番,看到了远处,一处断崖之上,一个年轻人盘膝而坐,一动不动……暗暗吐槽,装模作样!

  看谁熬的过谁!

  我们不着急!

  十万年都等了,急这几天?

  一点不急!

  下一刻,石头消失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断崖之上,李皓兴奋无比,星空剑不断颤动,一股渐渐浓郁的剑意,在剑身内不断游荡,星空剑颤动,好像格外的兴奋!

  而李皓,也是脸色惨白,不断动用这股能量,李皓此刻才发现……好像略有一些弊端。

  动用的太多了,这些剑意,也许需要耗费三五年,甚至十年二十年才能汇聚这么多……可此刻,三天内汇聚到了这么多,而期间省去的时间……好像反馈到了李皓身上。

  简而言之……这汇聚的十年二十年,消耗的居然是李皓自己的寿命!

  相当于他在这,等待了十年二十年!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李皓喃喃一声,心中愈发欢喜,这才正常。

  否则,这种力量,真的掌握到了极致,那太可怕了,无限制的使用,岂不是想将人凝固万年就凝固万年,可将人凝固万年……也许,自身会受到极其严重的反噬。

  “还好……区区十年二十年的寿元罢了……”

  如今,李皓能活多久,他自己都不清楚。

  本尊入长河,长河能活多久,他能活多久。

  具体是多久……不被人杀死,谁能知道呢?

  寿元不敢说无限,可李皓觉得,他绝对能熬得死那些圣人,人家圣人熬十万年都不死,我能死?

  此刻,剑中剑意愈发强大了!

  李皓眼神雪亮!

  值了!

  什么都不说,发现了一点点时间之力的作用,这就是巨大无比的收获,而汇聚而来的剑意,此刻,给李皓的感觉,也许比自己全力一击还要更强!

  而且还极其的纯粹,甚至夹杂着一些剑尊之威!

  这样的一剑,杀死一个伪天王,也许都有希望……指的是雷霆城中那些天王。

  才三天时间而已!

  我若是继续汇聚呢?

  只是,诞生的剑意,好像稀薄了一些,看样子,此地的剑意,并非无穷无尽的,剑尊在这修炼过,可是,未必修炼了很久。

  也许,找到剑尊下一个修炼之地,才能更快地汇聚剑意。

  不过……先把这里的汇聚完了再说。

  李皓也不管剑树,继续开始。

  ……

  眨眼间,七天时间过去了。

  西城门。

  一石,一树,一印,同时浮现。

  石头闷闷道:“他是石头!”

  我不是。

  我都来回跑了七八趟了,那人一次没动。

  其实,它们很耐心,很能熬……可前提是,李皓没来过此地,当这座城死寂的时候,它们不熬也没办法,只能慢慢熬着。

  可李皓来了,而且……还说出合作,帮它们诛杀大敌。

  嘴上拒绝,其实心中还是动了心思的。

  结果,某个男人,如同渣男一般,给你表白了,求婚了,你说考虑一下,人家……没消息了!

  那种痛苦,外人无法言表。

  你又不能主动上门去问,你说求婚,我答应了,你咋不来了?

  此刻,这三位,就如同这样的女人。

  李皓表白完了,求婚完了……然后就不管它们了,让它们煎熬的无以复加,你若是不表白,我们岂会动心?

  可你这渣男,都求完婚了,装什么圣人呢!

  三位残破之兵,都是愤怒无比。

  该死的混蛋!

  欲擒故纵!

  装模作样!

  水性杨花……我呸!

  熬就熬,看谁熬的过谁。

  ……

  七天。

  李皓比七天前,显得有些枯槁,眼中带着一些疲倦之意,精神却是极好。

  此刻,星空剑颤动不已。

  四周溢散的剑意,好像全部被汇聚了,被抽取了。

  以前剑意不散,十万年不灭,是因为一直循环流动。

  可此刻……循环断了,被人抽取了。

  七天下来,相当于李皓缓缓抽取了几十上百年。

  毕竟只是剑尊修炼的地方,而不是剑尊本身……此刻,四周断崖,几乎毫无剑意诞生了。

  而星空剑中,那一抹剑意,格外的犀利。

  到底多强?

  李皓没尝试,但是感知了一番,精神刚探入星空剑,就感受到了无匹的强大,星空剑甚至有些压制不住,而李皓,也只能强行镇压这一剑。

  他感觉……这一剑杀出,比之前以往任何一次爆发都要更强大!

  就如那一日,帝尊精血爆发!

  一位天王层次的强者,瞬间被摧毁的那种感觉!

  月神,当日出现,本尊都在,绝对不比天王弱,可是,被瞬间摧毁,若非李道恒出手,恐怕直接就被击杀了。

  这一次……也有点这样的感觉。

  李皓欣喜若狂!

  虽然本身实力没提升多少,可多了一个杀手锏,这是其一,第二,毫无陷阱,这就是剑尊纯粹的剑意,自己还能感悟一二。

  自己也是剑客,之前稀薄的剑意,自己感悟不到什么,可现在……李皓已经感受到了剑意中蕴含的各种道意,有毁灭、重生、破坏……太过复杂了!

  他觉得,自己需要自己研究,再用《圆平记事》中的组合法,用新道取代其中的各种剑意,组合成这一剑,形成真正的剑尊之意!

  也许,这样才能还原出来剑尊的剑意到底什么样的。

  欣喜若狂之下,李皓刚要收手。

  忽然……

  咔嚓一声!

  李皓微微一怔,侧头一看……

  下一刻,腾空而起。

  刚飞走,轰隆一声巨响。

  断崖瞬间炸裂!

  失去了剑意支撑,原本就经历过剑意循环,内外勉强维持平衡的悬崖,瞬间炸裂了,失去了平衡。

  轰!

  巨响声爆发,断崖彻底消失,形成了一个更大的悬崖。

  城西断崖,剑尊修炼之地……这一刻,被李皓无意中给摧毁了。

  ……

  西城门。

  三位还在抱怨渣男的无情无义……

  巨响声忽然传来。

  三位瞬间看去,下一刻,石头惊讶:“断崖怎么炸了?”

  那可是剑尊剑意溢散之地,怎么也不至于炸开吧?

  “该死!这混蛋做什么了?”

  “他不会感悟到了什么吧?”

  “感悟什么?就一点剑意……是不是他故意摧毁了断崖?”

  “没吧?以他的实力,想摧毁断崖,起码要全力爆发……并未感受到他的爆发……”

  “奇怪!难道真有收获?”

  一个大家都去过,毫无收获的地方,你一个新人,来了七天,你有感悟?

  你当大家都是傻子?

  就你聪明?

  李道恒聪明吧,这断崖之地,人家也不是没去过,一无所获,你来七天,你就有收获了?

  剑树断定道:“这混蛋,给我们下马威!故意摧毁了剑尊修炼之地,告诉我们,欺骗他,就是这个下场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骗了吗?

  只是让对方去断崖看看,又没说一定有机缘。

  大印威严无比:“可恨!不管是不是剑尊悟道之地,好歹也是剑尊修炼之地,居然如此摧毁……此人,胆大包天!”

  正说着,一印、一石,瞬间消失。

  下一刻,李皓破空而来。

  笑容灿烂无比,只是显得很是虚弱,精神却是旺盛到了一个极致,“剑树前辈,多谢指点!城西断崖,剑道圣地,名不虚传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剑树觉得他在嘲讽!

  可恶!

  此刻的李皓,却是一点没嘲讽,我认真的,让我自己找,我还不知道要多久,才能找到这处剑尊修炼之地,剑意又不是太强,城市也不小,哪能轻易找到。

  好人啊!

  不,好树啊!

  这一次收获不小,剑尊剑意其实只是其次,关键在于,李皓对于那股时光之力,有了更多的感悟,足足七天,他一直都在动用这股能量。

  熟练了许多!

  果然,人要出来走走,才能有所感悟,有所收获。

  “不过……抱歉了,因为感悟太多,收获太大,一时间忘了断崖的存在……结果导致断崖崩塌……”

  剑树化身的虚幻女人,声音冰冷:“无妨!你有本事破坏断崖,那是你的能耐!”

  在它看来,李皓就是嘲讽!

  就是示威!

  原本还想谈谈的,可此刻……忽然没了兴趣,冷冰冰道:“既然你有了收获,看来不需要我给你什么帮助了,你都能从断崖中感悟到什么,如此天赋,还需要他人帮忙?”

  此话,也带着一些嘲讽。

  你不是天赋无双吗?

  断崖之地,你都能收获……还需要别人给你帮助?

  李皓笑了:“前辈……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

  “没有误会什么!”

  “我是真有了一些收获……”

  剑树轻蔑一笑,“好事,恭喜!剑尊若是知道了,也会惊叹,后继有人!居然有人可以从断崖中感悟一些东西,剑尊也会欣慰无比!”

  李皓:“……”

  果然,女人啊……女树啊,不讲道理!

  女人也好,母树也好,怎么不听解释呢?

  你就不问问,是不是真有收获,就断定我没收获,故意搞破坏?

  这么一想……林红玉其实挺好,从来不会如此,不会找茬,不会故意顶牛。

  李皓也不多说,笑了一声,星空剑浮现,一剑轻轻杀出!

  事实胜于雄辩!

  辩解干嘛?

  手底下见真章!

  一剑出,风云变色!

  这一刻,整个剑城好像都微微颤动了一下,躲在暗中的石头和大印,纷纷一颤,下一刻,同时浮现,剑树更是身影剧烈颤动!

  一瞬间,三位残破的存在,同时浮现,抵挡剑意袭杀!

  轰!

  原本李皓只是证明一下,结果看到忽然冒出两个东西……一下子,加大了一些力量,剑意溢散,纯粹的剑道之气,轰隆一声,镇压天地!

  砰地一声巨响!

  一石、一印、一树,纷纷飞出,带着一些不可思议,带着一些震撼,剑树声音都有些尖锐:“长生剑意!”

  这是真正的长生剑意!

  这不可能!

  再像,再有天赋,再有能耐,你不可能和剑尊感悟的一模一样。

  别人难以分辨,可作为剑树,一直陪伴剑尊修炼,它太清楚真正的长生剑意是什么样的了。

  模仿也好,改造也好,总之,没人可以和剑尊一样,爆发出独属于剑尊的剑意!

  可此刻……它感受到了无边的纯粹!

  就是这种!

  何止如此,此刻,剑城都颤动了起来,好像极其的兴奋。

  而石头和大印,也是传来骇然声。

  长生剑意!

  十万年后,它们再次感受到了熟悉无比的长生剑意,怎么可能?

  剑尊?

  不,剑尊出去了!

  此人是谁?

  哪怕李家妖孽李道恒,也是剑道强者,可是……对方的剑意再强,再像长生剑意,可不是就不是,再像也不是!

  此人是剑尊转世?

  不可能的!

  剑尊强大无比,外人不知,它们却是知道,剑尊也许……解决了不持久的问题,也许,十万年前的剑尊,不弱于至尊那个层次的存在了。

  当然,只是它们心中想法罢了。

  毕竟,没有真正交手。

  可是……剑尊不会死,更不会转世,转世也不会来银月……所以,此人绝对不是剑尊转世!

  这一刻,三位强者,都彻底惊呆了。

  而李皓,此刻也迅速收剑。

  有些意外,看向三位。

  一树,一石,一印。

  印,大概率是城主印……只是好像很残破。

  石头……李皓仔细看了看,好像……好像……有些特殊,这是什么石头?

  镇纸?

  磨刀石?

  石头上,也是剑意纵横,其实三位都是剑意纵横,整个剑城,好像就是剑的海洋,大家都修剑道!

  而这三位,实力不弱。

  都很残破的情况下,三位可能都具备圣人战力。

  虚弱无比的情况下,能保持这样的战力,其实极其可怕了。

  果然,和帝尊扯上关系,都不是弱者。

  他有些震动,可对面三位,不单单是震动了,还有不敢置信,甚至有些癫狂。

  剑树声音尖锐无比:“你怎么会长生剑?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“你见过剑尊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连串的问话,李皓却是没有回应,只是默默感悟着什么,眼神闪烁了一下。

  剑城……刚刚颤动了一下。

  剑意爆发的瞬间,整个剑城居然颤动了一下。

  什么情况?

  李皓迅速思考,许久,看向激动的三位残兵,轻声道:“我说了,我在断崖上感悟了一些东西,你们不信,我只能给你们证明一下,现在……你们信了吗?”

  “那也不可能!”

  石头声如闷雷:“绝对不可能!那断崖……根本无法感悟到什么,纵然可以,也不可能感悟到完整的长生剑,几乎一样的长生剑意!你……你是谁?难道……难道……你是……”

  李皓笑了:“是什么?”

  “你是……剑尊分身?”

  只能这么想,没办法。

  剑尊不可能转世的!

  那就是分身?

  可是……不可能啊!

  剑树也有些迟疑:“你真在断崖上感悟到了长生剑意?可就算如此,感悟也是自己的感悟,谁能还原完整的长生剑呢?多少有些区别的……你不要欺骗我们,觉得我们不懂!”

  忽悠谁呢!

  李皓笑道:“我又没说我这是长生剑意,我只是将我感悟的,施展了出来,至于你们觉得一样,那是你们的事,对不对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位无言以对。

  心中还是无法置信,觉得不应该如此。

  你天赋再强,还能复制剑意不成?

  此刻,石头传音:“剑树,他是不是剑尊分身?”

  大印直接打断:“不可能,我怀疑……他是星空剑转世?”

  “放屁!

  “星空剑还转世……你扯淡!”

  “那你说,他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位强者,此刻都懵了。

  完全搞不懂为何会如此?

  而剑树倒是冷静了一些,传音道:“也有可能……可能是断崖上的剑意汇聚,被他捕捉到了,他手持……手持星空剑,融入了这道剑意……”

  “那不可能!断崖上的那点剑意,还能汇聚起来?区区七天时间,别说七天,七年,七十年,甚至七百年……他都做不到!”

  三位无法理解这一切。

  可此刻,心情也是复杂。

  不管如何,对方真的使用出了真正的长生剑,这下子,几位之前一些商量的事情,可能要作出一些改变了。

  而李皓,轻松自若。

  有趣!

  这三位,好像知道不少。

  这不重要!

  重要的是,这三位如此残破,若是恢复了巅峰,最少也是三位圣道巅峰吧?

  甚至……天王?

  这个时代的天王!

  带出去的话,好歹也是三位顶级战力啊!

  都是帝尊身边的存在,感悟了无数剑意,攻伐之力一定很强,对比一下……至尊的孙子,张安,好像也就一般。

  这三位恢复巅峰,未必就弱于张安。

  张安好惨的样子!

  人王同代,人族精锐,至尊孙子,怎么就这个实力呢?

  无法理解!

  怎么着,捞一个天王,也不为过吧?

  不过想到了大道书,想到了那杂乱无比,多如牛毛的大道,也许……这位张处长,未必和表现的一样那么淡然,也是个有大野心的?

  至尊的意,人王的意,血帝尊的意……无数顶级强者的意,都被他融入了大道书。

  此人,难道也想一步登天?

  谁知道呢!

  一本大道书,目前来看,实力一般,可潜力,还是有的,前提是,张安能将这些融合到一起,而不是分散开,分散开,他也就这实力了,能杀一些弱小的天王罢了。

  心中浮现出这样的念头,李皓露出笑容:“三位,可以聊聊吗?或者说……带我去真正的剑尊修炼之地,去坐坐?也好让长生剑再出世间!如今剑尊离去,一群宵小之辈,玷污剑尊威名,不如让我感悟更多的长生剑意,一剑斩灭一切敌,也给剑尊洗刷污名!”

  三位强者,一言不发。

  许久,剑树好像有些动摇,开口道:“你到底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探人秘密,不太好吧?”

  剑树无言。

  我知道不好,可我……真的太好奇了!

  因为李皓使用出了真正的长生剑意,剑树有些改变想法了,过了一会才道:“先回魔武分院吧,你好像有些特殊……也许,可以仔细聊聊!”

  李皓点点头,又看了看剑城,忽然笑道:“剑城好像也在欢呼,长生剑意再出世间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位没有理会。

  李皓若有所思,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星空剑,星空剑很强大,很厉害,可是……比起血帝尊的刀,差距还是有点大啊!

  虽说剑尊用剑,都是一次性的,可据说,星空剑是人王和铸造帝尊联手打造而成,送给剑尊,就是不希望他每次都要换剑呢!

  可自己手中的星空剑,好像有些孱弱了。

  当然,对比一些圣兵,甚至天王之兵,星空剑也不差什么。

  可是……那是帝尊佩剑啊!

  还不是一般的帝尊,而是号称攻伐第一的剑道帝尊!

  李皓什么也没说,跟着三位一起朝魔武分院飞去,此刻,前面三位,精神力不断颤动,显然也在交流什么。

  李皓笑了笑,看样子,用出长生剑意,这三位,又改变了一些想法呢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