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86章 李皓的霸道(求月票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李皓并不着急出手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此刻,一股股淡淡的能量波动,这代表城中的阵法正在开启,城中也没太大的波动,所以他不着急。

  另外,这一次还有数位妖植也没出手。

  也要防着这些妖植捣乱。

  起码,巡检司的妖植就没有参与进去。

  巡检司,财政司,内务司……这几家,也许都没参与这一次的夺矿之行。

  这些后患,也要解决掉。。

  至于解决了它们,中部能量过多……过多个屁,没看自己这边一群饿死鬼投胎吗?

  这一次,宰了它们,毫无问题。

  别的不说,光是风云楼的八位妖植,就能将所有溢散的能量全部吸的一干二净,都快饿死了,还怕能量溢散的太多?

  许久,忽然地面一阵震动。

  王署长陡然睁眼:“阵法开启了!”

  这是第二套阵法。

  军阵!

  第一套是妖植的守护之阵,之前已经开启了,现在开启的是第二道大阵,李皓也是瞬间睁眼。

  此刻,一股淡淡的能量光圈,从四面八方浮现。

  渐渐地,开始笼罩天星镇一侧。

  王署长迅速道:“阵法一开,隔绝天地!本来是为了保护城内居民的,可以笼罩整个天星镇,但是现在不如当年,只能笼罩一片地方,妖植之阵不具备任何攻击力,只有守护作用。而军阵,具备攻击力……一攻一守,这些家伙准备围剿那位副帅了,顺带着也阻拦其他妖植参与此战。”

  荆棘玫瑰也是精明无比,岂能不担心被人摘了桃子?

  妖植之阵,就是为了笼罩矿山,防止其他几位妖植进入其中的。

  而江辰开启的军方大阵,是为了困杀那位副帅的。

  李皓扬眉:“防御力强大吗?”

  “很强!”

  王署长点头:“不过那是当年,现在不好说,不确定城内积蓄了多少能量,这是其一,第二,现在妖植不配合,哪怕参与的几位妖植配合,也未必可以发挥出全部能力。”

  说到这,看向李皓:“不过放心好了,我们应该可以攻入其中,师叔在这呢。”

  黑铠沉寂无声。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,“现阶段,还有几位妖植在外,也许也都在关注,我们要做一点……内外一起行动,先将这几位妖植解决掉,而且不让消息传播进去。”

  为了以防万一,李皓还是很谨慎的。

  “现在,巡检司这几家,确定没有参与进去……但是可能一直都在关注,若是对方有军方铠甲,很容易在城内进行通讯,暴露我们的存在,所以,需要以雷霆之势,瞬间解决这些家伙!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外界不宜直接拿下九司,一旦拿下,很容易引起天下动荡……”

  他沉吟了一会,迅速道:“诸位稍等片刻,我要先明确哪几家妖植还在留守,另外……我要出去一趟,办点事。”

  “现在?”

  “就现在!”

  李皓点头:“他们没那么快成功的,若是那么容易就成功了,何必等到现在,就趁着现在他们启动了阵法,自己困住了自己,做点事,才不会引起太大的波动。”

  说到这,李皓看向黑铠:“前辈,此地混乱本源,需要前辈破开,前辈前往巡检司妖植所在方向,王署长前往内务司妖植所在方向……”

  又看向其他妖植,思考一番道:“你们就地等待我的安排,我先上去确定,各家妖植所在方位,以及哪些妖植留守……实际上,对方若是离开了,混乱本源可能已经被破开,但是还是要先确定一下……”

  他迅速安排着,众人和妖植都没说什么。

  这一次,是李皓邀请他们参与,付出了价钱的,李皓说怎么办就怎么办,出了事,那也是李皓自己负责。

  ……

  李皓迅速走出了遗迹。

  铠甲通讯开启。

  片刻后,一道道身影,迅速破空而来,一位位强者,迅速聚集,就连坐镇巡夜人的姚四,都迅速破空而来。

  这一举动,顿时让城内有些悸动。

  天星都督府刚剿灭了风云阁,这是又要做什么吗?

  就在此刻,李皓声音响彻天地,一面面大屏幕在天星城中浮现,浮现出李皓的身影,李皓面色冷峻:“据情报显示,三大组织成员,混入天星城中,欲要颠覆王朝!”

  “天星都督府责无旁贷,即刻起,进行封城,城内所有超能,迅速前往中央广场登记造册!”

  “天星猎魔军、巡夜人、四方都督府,全面出动,搜索一切不去登记之超能!八司、皇室、王府、勋贵之地,皆有巡夜人登门拜访,亲自造册!”

  “任何人,不得阻拦!胆若反抗……便是谋逆!还请各方配合,完成天星城超凡登记,任何隐匿者,皆以谋逆罪论处!”

  声音一出,四方震荡。

  ……

  “放肆!”

  这一刻,皇宫中,哪怕天星王也坐不住了,彻底怒了。

  “谁给你的胆子?”

  李皓这混蛋!

  谁给他的胆子?

  他居然要封城,清查各方超能数量,这对许多人或者势力而言,是最无法容忍,无法接受的。

  何况……皇室也在其中。

  李皓疯了吗?

  还是说,他知道多位强者进入了遗迹中,所以故意这么做,一方面为了激怒各方,让强者出来,一方面也是为了确定,那些人是否真的进入了遗迹?

  一瞬间,天星王脑海中浮现出无数念头。

  此刻,一位位皇子皇女,也迅速赶到,有人进门就怒道:“父皇,这李皓真把自己当皇上了吗?天星都督府,不过一都督,哪来的权力,要搜查皇宫!”

  那些皇子皇女,都很愤怒。

  这是挑衅!

  与此同时,一股股强悍无比的气息,从四面八方升腾而起。

  姚四的声音也响彻四方:“巡夜人,全面出动,封锁四门,擅闯者,杀无赦!”

  不止如此,下一刻,一道声音响起:“巡检司协同天星都督府,配合调查,安定城内治安,任何人不得制造骚乱!”

  此话一出,天星王脸色一变,下一刻,如同咆哮的狮子,怒吼一声:“混账!”

  巡检司!

  巡检司居然也参与了进来,此刻发话,岂不是说,巡检司……已经有心投靠李皓了?

  该死!

  幸好这一次没让巡检司那老家伙进入,否则,指不定要出大麻烦。

  该死的!

  “父皇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

  此刻,天星王暴怒,打断了儿女们的话,他默默感知着,脸色一变再变,就在这一瞬间,起码七八道神通气息浮现,就在皇宫附近。

  银月强者!

  他迅速走出皇宫大殿,宫墙之外,南拳浮空,身后还跟着地覆剑、天剑两位顶级强者,上千位猎魔军。

  南拳面色有些复杂,还是高声喝道:“天星都督府,追剿邪道超能,为天星王朝安定保驾护航,贼人也许躲入皇宫之内,还请天星王许可,让猎魔军进入皇宫,清查超凡,以防贼人对天星王不利!”

  南拳暴喝一声:“所做一切,皆为王朝,皆为皇室!天下安定,人人有责,贺某今日冒犯,翌日必将负荆请罪,还请天星王开启皇宫正门,命令宫内所有超凡,聚集天星殿外广场,造册登记!”

  天星王还没开口,有人怒斥一声:“南拳,你要造反吗?”

  一道身影浮空而来,怒不可遏。

  这么多年了,九司都不敢贸入皇宫,而今日,南拳却是带人要闯皇宫。

  该杀!

  南拳脸色冷漠:“律法如此,人人就当遵守。何况,我们所做一切,也是为了天星王朝,为了天星皇室,为了天下,若是连天星皇室都不遵守,如何服众?”

  他大手一挥,身后浮现出一道光幕,淡淡道:“明王爷,现在整个天星城城民都在看着我们,皇室若是不遵守,如何指望其他各家遵守呢?贺勇也是为了大家好,若是真被贼人潜入皇宫,一旦伤到了天星王,如何和天下交代?”

  皇室九王,死了两位,如今还有七位。

  此刻,这位明王脸色难看。

  南拳,还搞起了全城直播。

  还有,什么时候,天星城这么多光幕了?

  到处都是!

  这一刻,城内密密麻麻的,到处都是光幕,不止一方,这一刻,许多地方,都有强者汇聚。

  ……

  军法司。

  袁硕亲自来的,身后也跟着许多猎魔军,还有一部分巡夜人,袁硕看向军法司中那个中年,面色冷漠:“开放军法司,协助天星都督府协查!齐定海,齐大司长,你是军人,那就做点军人该做的事,至于你让我徒弟挡在前面……是不是觉得,我会退走,还是如何?惹怒了我,后果自负!”

  袁兴武一言不发,低着头,不敢看自己的老师。

  齐定海叹息一声,踏空而上,“何必呢?如此一来……”

  袁硕气息陡然暴涨,厉喝道:“如此一来,军法司要如何?造反吗?别说齐平江不在这,就是今天在这,你让他造反试试看?”

  齐定海默默看着他,许久,笑了笑:“好,你们查!军法司不怕查……可此次,的确过分了。”

  “哼!”

  袁硕不理,一挥手,喝道:“入驻军法司,所有超凡,汇聚一处,一刻钟内,超凡不至,当诛!”

  齐定海一言不发。

  军法司大门被开启,一队队巡夜人入驻其中,有人激动,有人忐忑。

  这一日……来的太快。

  天星都督府,今日居然要清查九司皇室,简直……不可思议。

  可作为其中一员,这些巡夜人,也是激动无比。

  何时,他们居然能如此堂而皇之地进入军法司,直接搜查超凡了?

  这……太不敢置信了。

  ……

  财政司。

  周署长亲自坐镇,语气平和:“刘司长,还希望能好好配合,只是登记造册,并无他意。”

  刘云清笑了笑,点头:“当然会配合的,周署长放心便是,财政司并无任何意见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周署长也笑了起来,刘家是商人起家,商人嘛……好好说话,刘家也不会当出头鸟的,财政司虽然新老司长都在,可是,对他而言,这地方倒是更容易解决。

  ……

  内务司这边,新老司长也都在。

  而此地来的是姚四和侯霄尘,两位强者带队,坐镇此地,慕海一脸平静,任由对方派人入驻,也不阻拦,只是有些恍惚。

  ……

  考功司、商务司、礼外司。

  这三司,唯有商务司现任司长还活着,钱万豪的儿子冷着脸,他这边,来的是北拳。

  不远处的考功司,坐镇的是霸刀。

  更远处的礼外司,坐镇的是光明剑。

  那两司,老司长下了遗迹,现任司长之前都被李皓斩杀了,司内的副司长压根不敢反抗,何况坐镇的还是银月知名武师,更是不敢贸然出头了。

  ……

  四面八方,都有银月强者坐镇。

  巡检司这边,却是空无一人。

  正当巡检司众人疑惑的时候,陈耀出现,咳嗽一声:“巡检司超凡,总部内超凡汇聚此地,协同登记!总部之外超凡,配合天星都督府,做好城内登记工作!”

  这一下子,不少人惊呆了。

  之前还能说,只是巡检司的职责所在,配合对方。

  可现在……天星都督府派人去了其他地方,唯独巡检司,一个人没来,陈耀自己做起了自检自查……这算什么?

  有人已经意识到了什么,都有些惶恐不安。

  一时间,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  几位副司长也是咽了咽口水。

  没想到啊,咱们司长不声不响的……居然……真的投靠了李皓,我的天,这也太让人意外了吧。

  陈耀笑了一声:“好了,不要胡思乱想,巡检司和巡夜人本就是一家,天星都督府也是出自巡检司,同为一家人,此刻,要配合好天星都督府……大家不要乱!”

  没人敢吭声,一个个的,乖乖去了指定地点进行登记。

  而这时候,陈耀朝远处看去,那是行政司的地盘。

  九司第一司!

  此刻,赵天阳虽然不在,可他儿子在,现任司长赵怀民,也不是弱者。

  镇压行政司,才是关键。

  他不断朝那边看,谁会去镇压呢?

  李皓亲自去吗?

  没有强者坐镇,无法震慑对方,那很难成功的,也容易出现问题。

  他正想着,不远处,行政司那边,迅速来了一群人。

  陈耀下一刻差点惊掉了下巴。

  就见不远处,陈中天笑容灿烂,朗声道:“赵贤侄,行政司作为九司第一司,贤侄心怀天下,此刻当主动配合登记巡查。”

  陈耀真要下巴都惊掉了。

  我爹啥时候跑出去了?

  而且……还去镇压第一司了。

  这……这是真的代表和九司翻脸了啊,从九司中脱离了出去,陈中天的出现,意味着太多的东西了。

  他还在惊讶中,巡检司倒是来了一人,好像有些不情愿,不乐意,有些晦气的感觉。

  隔着老远,拱拱手:“银月巡检司孔洁,参见总司长!总司长,登记好了名单目录,交给我一份就行……”

  说着,转身离去,有些不情愿的样子。

  其他人都去镇压一方了,老子跑来和老东家打交道,真够不爽的。

  不用自己来,人家陈耀自己都在清查实力了,我能干啥?

  还不如去其他司看看热闹好了!

  ……

  行政司。

  赵怀民也是意外,有些震撼,许久,轻声道:“没想到陈叔叔居然……哎……陈叔叔也觉得,天星都督府比九司更有前途吗?”

  一声叹息,说不出的滋味。

  陈中天,虽然当年不如赵天阳和齐平江,可此人一直都稳居第三,九司的核心力量,如今,陈中天亲自出面,这代表的东西太多了。

  九司的信心都要被打没了。

  当年的九位老司长,死了两位,剩下的七位,四位去了地下,一位亲自来镇压他们,财政司、内务司两位压根不出面。

  赵怀民也莫名的有些悲伤。

  九司联盟……彻底破碎了。

  不止他,这一刻,凡是在关注的人,都沉默了下来。

  陈中天……陈家,彻底投靠了。

  那一面面大屏幕,将所有地方都呈现了出来。

  这一刻,哪怕皇宫那边,也升起了大屏幕,天星王抬头看着,默默无声,陈中天……九司内讧其实没什么,搁在以前,他还会笑话。

  可现在……排名前三的巡检司,居然不声不响的投靠了李皓。

  这其中,蕴含的信息太多了。

  皇宫这边,天剑、地剑和南拳,三位银月强者坐镇,天星王看向地覆剑,此刻,地覆剑气息强悍的无以复加,他有些心惊。

  这是……六系吗?

  进步太快了!

  天剑也是强大无比。

  何时起,天星都督府,居然有力量镇压四方了?

  尽管其他各司那边,强者不多,也就一两位,可是……这还是极其可怕的一件事,银月的武师们,跟着李皓,已经强大的可怕了。

  而这一刻,城内的一些王府,也有强者坐镇。

  六位老一辈银月武师,奔雷手这些人,纷纷前往各地,镇压四方,一道道气息,气血充沛,强悍无双,一股股势升腾而起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  既然还是武师,这些武师,为何气息如此强大?

  ……

  下一刻,一道人影浮现在光幕之上,声音平静:“即刻起,进行清查,所有人都必须登记造册,包括实力等级、所属超能体系、所属势力、年龄、身份……但凡造假者,一旦被查出,先下大狱,再观后续!”

  “登记期间,任何超凡不得离场!”

  “四方城门封闭,若有超凡遁逃,勿追,记录气息,清点完毕天星城,天星都督府会逐步清查天下,这些遁逃者,后果自负!就算逃往超能之城,迟早也会被抓住……”

  城内,一些超凡,心惊胆战。

  但是李皓这话,倒是提醒了他们。

  四方城门那边,强者不算太多。

  此刻,身份有些问题的超凡都想着……要不……逃去超能之城?

  据说,超能之城这边,阁老会议还在继续,近百神通汇聚,强悍无双,哪怕李皓,此刻也惹不得对方。

  要不……逃吧?

  三大组织的一些探子,各大势力的一些探子,都是心惊胆战,此刻,只想着迅速逃离。

  因为这时候,大量的巡夜人开始出动,几乎人手一具超能探查器。

  继续逗留下去,可能真的会被抓被杀。

  如今,皇室和九司好像没准备反抗,那此刻反抗李皓,就是真的找死了。

  而这些人不反抗,一方面是一些顶级强者不在。

  一方面也是不愿意此刻节外生枝!

  在他们看来,此刻的李皓,就是故意恶心他们,甚至巴不得他们召唤那些强者回归,要不然,就算清点超能,又能如何?

  知道各方实力,又能如何?

  李皓越是如此,他们越是不能将强者召唤回来,起码,现在的李皓还没这个魄力,直接和各方开战,只是威慑各方罢了。

  ……

  皇宫中。

  天星王深吸一口气,低沉道:“配合他们的调查。”

  “父皇!”

  “皇兄!”

  下方,一群强者,纷纷憋屈无比,愤怒无比。

  天星王看着他们,冷冷道:“天要使其亡,必要让其狂!”

  今日的李皓,太过猖狂。

  以为剿灭了风云阁,就能无敌天下?

  如今,各方只是没反抗,若是真交手……李皓这边占不了任何好处,也没任何优势可言,当然,银月武师的强大,也有些出乎他们预料。

  而这一刻,李皓也很快得到了各方消息。

  军法司、行政司、考功司、礼外司,四司老司长都不在。

  这代表,这四家都去了遗迹,而妖植……大概率也都跟着一起去了。

  其他几家,妖植大概率还都在。

  “这么算来,也就留下了内务、财政、巡检、商务四司的妖植还在了……”

  天星都督府。

  李皓收集到了情报,再次通过铠甲传讯:“要盯着所有人,不得让任何超凡,靠近遗迹入口!哪怕撕破脸,也在所不惜,不需要惧怕什么!”

  封锁地面和地下的情报联系。

  这是李皓做的第一步。

  今日,人手不够,他甚至让巡检司都参与了进来,协同镇压四方。

  现在只有四位妖植在,那就好办了。

  王署长对付一位,黑铠对付一位,红杉树对付一位,剩下的,小树联手几位虚弱的妖植,配合两位傀儡,也能对付一位。

  只要顺利解决了这四位,再让风云楼投靠的八位妖植分别坐镇,以二代一,接下来,四司谁想下去,谁就死。

  巡检司这边,倒是可以提前打个招呼,免得他们派人下去送死。

  隔绝内外联系!

  至于其他几司,只要堵住了入口,上面的人下不去,下面没有妖植,那也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看向身边的玉罗刹,李皓开口道:“去遗迹,转达我的命令,随时等我命令,要不不出手,出手……就是必杀!要迅速击杀四位妖植,不要制造太大的动静出来,风云楼的八位妖植,要做好准备,随时续接能量吸收,不要让内部的人感受到异常!”

  “遵令!”

  玉总管也相当兴奋,今日的李皓,简直太霸气了,直接让天星都督府封锁天星城,这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不过,不得不说,天星都督府如今强者无数。

  在各家没做好殊死一搏的准备之下,还走了四位顶级的司长,的确没这个实力和李皓厮杀,只能选择妥协,起码现在只是查他们的实力,而不是直接剿灭他们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消息也是迅速传荡天下。

  飞天。

  大海中,一处悬浮的宫殿中,飞剑仙看了一眼传讯玉,感慨一声:“没想到啊,银月这边,真的迅速汇聚到了一起,银月武林,自古以来,很难有人完成一统……这李皓,倒是真有几分本事,加上巡检司也投靠了李皓……这清查实力,只是第一步罢了,接下来,也许就是判断能否全力攻击,剿灭他们了!”

  “仙主,这李皓真敢攻击皇室和九司?”

  “为何不敢?”

  飞剑仙笑了笑,很快道:“不过……目前和我们还没太大关系,不过,李皓正在逐步完成自己的宏图霸业,此人……越来越难对付了。”

  ……

  阎罗总部。

  一处深山之中。

  霸道的阎罗,此刻看着下方的几位十殿阎王,许久,闷闷哼道:“这李皓……倒是有胆!只是让本座更意外的是,九司和皇室的废物,居然就认命了,难道……那些强者不在?”

  他心中想着,微微皱眉。

  九司和皇室,还是有顶级强者的。

  比如江辰,比如齐平江,比如赵天阳,谁不是顶级强者?

  这些顶级强者,居然一声不吭,就这么认命了?

  古怪!

  这一刻,这位五大三粗的壮汉,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忽然冷笑一声:“别不是……真的都不在吧?”

  李皓,也许知道了什么。

  此举,倒是有些泄愤,趁机找茬的意思,难道说,那些家伙,去了天星镇遗迹?

  还真有这个可能!

  被李皓逼到了这个地步,也许……这些家伙,真的打起了天星巨矿的主意。

  “若是如此……一旦他们成功,李皓就麻烦大了,不知道李皓此举,能否逼迫他们回归,光是这样可不够,最好真的打起来,才有希望逼迫他们回来,否则……对方可未必会理会。”

  阎罗已经猜到了一切。

  此刻的他,忽然理解李皓了,也许李皓也急了,希望通过这种手段,将几位强者逼出来,至于逼出来,对方下一次会不会继续,这就不知道了。

  “让阎罗的人,都撤出来!不要给天星都督府添麻烦……”

  阎罗忽然笑了:“李皓愿意和他们斗下去,那就斗!我们的人,不要参与进去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很快有人领命而去。

  ……

  这一刻,红月这边,映红月也是第一时间猜到了原因。

  只是,他微微皱眉。

  看着面前的红色披风,低沉道:“李皓就算此刻将人逼出来了,也只是饮鸩止渴,我觉得他的目的不止那么简单,若是只是为了耀武扬威,只是为了逼迫对方放弃开矿的计划……那太幼稚了。”

  是的,幼稚。

  暴露了巡检司加入的情况,若是巡检司不暴露,其实大家就算怀疑,也不敢确定。

  这一次,李皓身边的实力,几乎暴露一空。

  这对李皓而言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红色披风微微颤动,许久,轻声道:“那红月首领觉得……李皓还有别的目标?”

  映红月思索一番,微微点头:“如此大张旗鼓地封锁天星城,逼迫九司和皇室,你觉得……会不会是为了打地下的主意?我不信李皓对天星巨矿没兴趣……此刻,将九司和皇室的注意力,都吸引到了地面上,他会不会在地下做点什么?”

  没人会对天星巨矿没兴趣。

  这是银月世界,最大的一座矿。

  也是保存的最完整的一座矿。

  这座矿爆了,会直接掀起二次复苏。

  这座矿,足以支撑很多强者复苏。

  只是如今的外部空间,不足以让大量强者出现,否则,哪怕有多位妖植在,也早就被人席卷一空了。

  红色披风轻声道:“天星镇那边,我其实知道一些,如今,还有10尊妖植在,荆棘玫瑰接近圣人境,其他9位也都是不朽的存在,而且复苏的程度,比其他地方的妖植都要强一些。”

  “李皓就算打主意……你觉得,他能对付这些妖植?何况,这些妖植一直没能拿下天星镇巨矿,是因为那边的守卫,是当年天星镇的副帅,也是一位接近圣人的存在,甚至如今已经跨入圣人层次。”

  “李皓想对付他们……起码两位圣人!”

  红色披风笑道:“圣人……两位,还是外界进去的才行,否则,没有任何希望……当然,不排除李皓和其中一方联手,对付另外一方,这个倒是有可能。但是双方实力差距不大,否则早就分出胜负了,我不觉得李皓能做什么……”

  战天城有圣人,八大主城都有。

  关键问题在于……不说复苏没复苏,对方出不去。

  就这一点,李皓心思再多,想法再多,他想打巨矿的主意,也是毫无作用。

  红色披风又道:“目前阶段,最该考虑的是……会不会提前进行二次复苏?荆棘玫瑰也许真的出发,去对付那位副帅了,一旦双方真的杀红了眼,巨矿被毁,直接炸开,能量复苏,二次复苏开始……这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,如何占据先机。”

  李皓的举动,只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至于李皓能不能占便宜……红色披风觉得不可能。

  到哪弄两位圣人去!

  就算有,也去不了天星镇,越强越难出去。

  映红月微微皱眉道:“就没有任何办法,将一位圣人搬迁到天星镇中吗?”

 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  无他,李皓这家伙,越来越难揣测了。

  自从李皓破碎了洪家神锤,他就知道,李皓已经彻底失控了,再也不是那个随便他揉捏的家伙了。

  “没有!”

  红色披风直接摇头:“而且,越强越难!除非当代有人成圣了,否则……如今的银月,可能……有自己的天意了,反而会更加针对新武时代的强者,越强,越是被针对!”

  “如果说,绝巅可以用一些强悍的神器,保护自己,能勉强出现,不能全力出手……那圣人,一旦出现,定然会引发空间爆碎,甚至天意降临,直接诛杀!”

  “天意吗?”

  映红月若有所思,喃喃道:“你说,李皓是不是被天意眷顾了?”

  红色披风沉默一会:“这个不好说,其实……你希望才大,只是……你七脉真的还无法合一吗?”

  红色披风有些凝重:“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李皓越来越强,你的七脉合一问题若是还无法解决,那就麻烦了。”

  映红月摇头:“不行,之前是你们阻拦我,现在……我发现,不是你们阻拦的问题了,而是随着李皓强大,七脉也有些动荡,不太听话了。”

  “红月首领误会了,我们可从未阻拦过……”

  映红月笑而不语。

  之前是不是你们阻拦我,心中有数。

  此刻,他心中不断想着,甚至自己去代入李皓的视角,若是单纯为了阻拦各家探索天星镇,这一举动,只能说幼稚的可笑。

  今天不行,那就明天,明天不行,那就后天。

  你李皓除非决定,现在开战。

  否则,所有的小动作都是笑话。

  所以,李皓百分百,万分万地,一定在打巨矿的主意,只是,正如红色披风所言,若是打天星巨矿的主意,李皓实力不够,那只能选择和一方合作。

  荆棘玫瑰一方是不可能的,那只能是那位天星镇的副帅。

  想到这,他忽然道:“你说,李皓会不会和天星镇副帅达成了合作,他此举,只是为了逼迫荆棘玫瑰一方分心,内外合作,解决这些妖植?”

  这是最可能的!

  红色披风却是笑了,许久,幽幽笑道:“不会的,放心吧,就算李皓真的有三寸不烂之舌,真的见到了对方,真的忽悠到了对方……最终的结果,也不会是李皓得利。”

  映红月眼神微动:“为何?”

  他心中隐约明白了点什么。

  那位副帅……这位红色披风,也许……有点关联呢。

  红色披风笑了笑:“你迟早会知道的,现在不需要担心这些事。目前来说,还是希望你能迅速和一司达成一致,能够让红月的人入驻一司,掌控十处入口中的一处,否则,天星镇就彻底和外界隔绝了。”

  “是需要联系其中的强者吗?”

  映红月微微扬眉道:“这个不难吧?”

  “还是有些难度的。”

  红色披风笑了笑,映红月迅速判断了一下,联系妖植不难,都在入口处,但是想联系巨矿所在的那位副帅……那的确难,因为需要跨过妖植们的镇守之地。

  这么说……红色披风想要联系的是那位副帅了?

  加上之前的话语,此刻,映红月几乎能确定,这两者也许是一伙的。

  银月之地,最大的一座矿脉,一直能得到保存,至今还在,也和这群人有关,是吗?

  那如今的一次复苏,二次复苏……所有时间,都掌握在这群家伙手中,复苏……这些人早有安排,对吗?

  并非随意复苏!

  那为何没能掌握一处入口,是其中出现了变故,还是别的原因?

  一个个念头,在心中浮现。

  也许,妖植当中,也有他们的人,只是……可能后期叛变了,或者出现了其他变故?

  九司,甚至有一司也是他们扶持的?

  心中想着,他没再多问。

  只是,依旧有些不安。

  李皓……那么容易给人做嫁衣吗?

  ……

  天星镇。

  矿脉区域,一层光圈浮现,笼罩了四方,强大的防御力,甚至可以阻挡一些顶级不朽,哪怕圣人想攻破,也需要一点时间。

  光圈之外,原本是一圈黑雾笼罩,那是混乱本源所在。

  如今,一些地方的黑雾,却是消散了。

  而有几处,黑雾还在。

  这时候,一处黑雾之外,黑铠浮现,看向黑雾,黑雾内部,一株妖植正在吞吐能量,黑雾颤动,好像也希望破开黑雾,可外面没有荆棘玫瑰帮忙,还是有些危险的。

  黑铠眼中冒出一道金光,好像听到了什么,那内部的妖植,正在咒骂什么。

  “该死的荆棘玫瑰,混蛋,想独吞巨矿……还有那几个混蛋,愚蠢的家伙,我们九位不合作,最终只会给那家伙做了嫁衣,便宜了那家伙,那玫瑰花,是那么好惹的吗?”

  “愚蠢!”

  那是一位没能去参与的妖植,很是愤怒,九位妖植昔日达成了一致,联手对抗荆棘玫瑰,今日,却是有几位背叛了之前的联盟约定。

  简直可恨无比!

  骂了一阵荆棘玫瑰,又开始骂别人,“可恨的陈中天,废物一个,为何荆棘玫瑰和这些家伙达成了一致,而不是你,一定是你这废物和九司其他几家闹翻了……混蛋!”

  最近,陈中天也不来这了,也不给它提供神能石了,除了之前商量了一下还价的事,自己没答应之后,这混蛋就不出现了。

  真该死!

  没有我的扶持,你能走到今日吗?

  还讨价还价!

  咒骂一阵,好像感知到了什么,有些疑惑,看向黑雾对面,刚刚……有些心悸,发生了什么?

  ……

  另一处。

  王署长浮现身影,看向黑雾,有些感慨:“希望没复苏太多,要不然……不好杀啊!”

  若是全部复苏的话,对方也是不朽,倒是没那么好杀了。

  当然,只是不容易,不代表杀不了。

  作为主城人族强者,还不会怕了这些野妖。

  虽是当年的天星镇守护妖植,可传承散乱,这样的不朽,他一个打三个没难度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红杉树警告身边的小枣树:“你给我规矩点,咱们好好合作,知道吗?你也看到了,如今连那位大人都来投奔李都督了,若是这次成功了,你我都有好处,失败了……你知道后果的!”

  小枣树也不怕它,精神波动,冷笑连连:“不用你来警告我,再说了,一直都是你在针对我,有种去针对那帝卫。”

  针对你?

  红杉树暗骂一声,你分身当初做了什么,心中没数?

  老子还没说不干,你就给我上眼药,要李皓带着你本尊出来杀妖植,显得我很恶逆,你给我上眼药,我针对你不应该?

  至于帝卫……去你的吧!

  不说那是李皓一手扶持起来的妖植首领,关键是,对方掌握帝宫投影,这一点它是知道的,何况,帝宫守卫身份太高,谁不给三分颜面?

  没看王署长对它们爱答不理,对那位帝卫却是客气许多吗?

  哪怕新武没了,可大家都是新武遗留,还是要讲身份地位的。

  帝卫地位比它高,它是通讯塔守卫,地位又比这小枣树高,这多正常。

  当然,风云楼以前地位也好,可现在不行,现在对方是俘虏,地位比小枣树还要低一些了,这就是现实。

  红杉树心中想着,越看这小枣树越是不顺眼。

  这一次,它和对方联手,需要解决一位妖植。

  而帝卫,带着两位傀儡,八位虚弱的妖植,去对付最后一位,目前来看,就它这边实力最弱了,能不能拿下,它还真不能保证。

  一旦失败……那就真麻烦了。

  它正想着,一道身影浮现,红杉树心中一惊,李皓亲自来了。

  是的,这一刻,李皓亲自来了。

  他也不太放心这边,小树那边,好歹还有帝宫一角镇压,加上多位妖植拼命,对付一位还是有希望的,而这里,这红杉树心思圆滑,贪生怕死,小枣树不算强大,有些虚弱。

  这样的实力,能否拿下一位,真不好说。

  一旦出现了岔子,那就暴露了自己一方的实力和目的了。

  这时候,外面都暂时安顿好了。

  李皓亲自来这,还带来了黑豹,也是希望计划能顺利进行下去。

  黑豹凝聚血脉之力,实力也不弱。

  “这里是……内务司执掌的地盘。”

  李皓根据陈中天提供的一些情报,很快确定了此处目的地,这地方,以前是天星镇的能源管理部,也算是核心机构之一了。

  而这地方,驻扎的守护妖植是一株向日葵,昔年好像也是不朽初期的实力。

  内务司这边,为对方提供了神能石,倒是不好确定,对方恢复了多少,目前也不好确定,还有,内务司这边,在遗迹中是否安排了大量强者,也不能确定。

  但是内务司那边,慕家父子,都在上面,下面有没有强者……现在无法判断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。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,看向黑雾,又看向黑豹:“待会,你吃掉这些黑雾……吞噬掉,然后我们一起出手,速战速决,不留活口!”

  两位妖植,纷纷凛然,迅速应话。

  李皓等待了一会,有些残破的战甲浮现,迅速传递消息,王署长、黑铠都没问题,小树那边,李皓也给了小树黑铠,充当传讯玉用,应该也能收到消息。

  下一刻,李皓战甲中消息传递:“出手!”

  轰!

  消息刚出,远处,一股轰鸣声响起,一处屏障直接破碎,是黑铠所在区域。

  这边,李皓他们,也是瞬间出手。

  黑豹瞬间变身,金色大狗浮现,一口吞向黑雾。

  “谁?”

  一瞬间,黑雾对面,一棵向日葵迎风招展,有些警惕,是谁在破坏混乱本源?

  下一刻,混乱本源轰隆一声溃散开。

  浮现出几道身影。

  “你们……是谁?”

  向日葵大惊!

  不是荆棘玫瑰,不是自己熟悉的任何一位妖植,而是两位不熟悉的妖植,还有一条狗,一个人,这些人,从哪来的?

  向日葵附近,也有几道人影浮现,都有些震撼,下一秒,震撼无边:“李皓……”

  轰!

  一道剑光耀射天地,轰隆一声,几道人影直接破碎。

  此刻的李皓,可是丝毫不会留情。

  若是被这些人破坏了自己的计划,那才是损失惨重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声厉喝,红杉树也是拼了老命,瞬间浮现出大量树枝,贯穿天地,将天地四方封锁,小枣树更是万千枣子爆射而出,直接打穿了虚空!

  不止如此,两位妖植,那是没有丝毫犹豫,本源大道直接浮现,镇压四方。

  早在之前,因为红杉树舍不得,也不敢动用本源,被李皓骂过一次,这一次,倒是长记性了,出手就是全力以赴,本源大道瞬间浮现出来,镇压虚空!

  黑豹更是血液抽离,化为一尊金色独角虚影,雷霆之力在头颅独角上汇聚,一股雷霆之力迅速爆发,朝向日葵轰隆一声打去!

  “镇妖使……”

  向日葵大惊失色,它也没想到,对方出现就是全力死战,动用本源大道,在这个时代,其实用处不大,但是一旦动了,就代表一点……要断你大道,连你本源都不放过,这是死战的表现。

  它大惊失色之下,也是瞬间拼命。

  尽管意外无比,震撼无比,可这一刻,为了活命,那也是什么都顾不上了。

  “风来!”

  一声低喝,天地刮起了飓风,雷霆瞬间爆发。

  五行囚笼浮现,瞬间将对方笼罩在其中。

  向日葵喷射出无数葵花籽,击打在了五行领域之上,可是,领域波动,却是没有破碎,向日葵觉得自己一瞬间失去了和天地的联系。

  轰隆!

  李皓星空剑浮现,一剑斩下,与此同时,一面镜子也瞬间浮现,向日葵忽然精神恍惚,只看到四面八方,都是剑影。

  强者交手,这瞬间的恍惚,足以要了人命。

  红杉树那是急的不行,无数树枝贯穿四方,不止如此,甚至本尊化为人形,一拳朝对方打去,可不能让李皓小看了自己丝毫。

  以前觉得李皓需要自己,直到王署长出现,它觉得自己地位下降了。

  直到黑铠出现,它觉得自己无关紧要了,此刻,唯有抱紧大腿才行,否则,会被淘汰的。

  轰!

  各大强者,一起出手之下,黑豹的雷霆第一时间降临,咔嚓一声,金色的叶子瞬间破碎,出现了焦枯之色,向日葵惨叫一声,被一剑击中茎叶,一道剑痕浮现,主杆瞬间出现一道血痕,血液滴落而下。

  红杉木更是一拳打出,枝条锁定了对方,一拳打去,咔嚓一声,枝干上浮现出一颗心脏一样的东西。

  红杉木大喜!

  这一次,大功是我的。

  这是生命之心,它只是赌一把,果然在这。

  它刚要将其击破,忽然,一棵枣树瞬间浮现,本源之力疯狂涌现,不灭物质都直接炸裂开了,一道剑意从枣树上爆发而出!

  咔嚓!

  一声脆响,生命之心碎裂。

  红杉木大怒!

  混蛋!

  这小东西,居然抢功!

  可是,它也顾不得这些了,本源大道疯狂波动,虚空中,那向日葵的本源大道也瞬间浮现,带着一些绝望和不甘心,怒吼一声:“你们为何杀我……”

  刚一交手,本尊被击碎,生命之心被击破,此刻,它愤怒无比,也绝望无比。

  它还以为是荆棘玫瑰找自己来了呢。

  它想大吼几声,告诉附近那几位妖植,也许有人会来救自己。

  可下一刻,它愣住了。

  远处,一道残影浮现,本源大道剧烈颤动,一只拳头,无声无息,瞬间砸下,砰地一声闷响,那大道瞬间破碎。

  死了!

  比向日葵死的还快,向日葵愣住了。

  而远处,那黑铠一拳砸断了对方的本源大道,扭头看了一眼李皓这边,尽管距离很远,好像还是看到了这边的情况,见向日葵只剩下大道虚影了,也懒得再管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  他还有一个任务,作为此地最强者,诛杀了妖植之后,他要第一时间诛杀离开的妖植所在区域的一切人类。

  军法司、行政司这些机构,也许有人在下面活动。

  尽管此刻上面被李皓派人隔绝了,这些人想出去不容易,可李皓还是决定,诛杀他们。

  而李皓这边,也没管那边如何。

  黑铠强大,第一时间诛杀对方,也正常。

  李皓再次一声低吼,一股强悍的剑意浮现而出,一剑斩向虚空本源,对方的本源大道剧烈颤动,可这时候,两位妖植也是下了死力,都是本源爆发,纷纷出手,将其本源大道固定在了虚空中。

  星空剑比以前要强大的多,一剑斩下,咔嚓一声,大道崩断!

  向日葵彻底绝望,虚影崩塌,有些不甘心:“你们……不会有好下场的,吾等当年能活,也是对方故意为之,一城之强者,也许早就全部复苏……你们以为你们能赢吗?”

  李皓心中一动。

  刚想问话,对方惨笑一声,咔嚓……虚影彻底崩溃。

  李皓微微皱眉,也没去想。

  死就死了!

  至于这一城,到底是哪一城,又为何特意留下这些妖植,迟早会知道的。

  “去帮其他人!”

  李皓迅速道:“去帮帝卫它们!”

  两位妖植,二话不说,瞬间朝帝卫那边飞去。

  而远处,一道帝宫残影浮现,镇压一株蔷薇花,那是小树的本源大道,只是此刻,这些人镇压一位不朽,难度还有一些,主要是八位妖植比较废材,恢复的太少了。

  更远处,王署长一拳接连一拳,砸向虚空,低吼连连,有些恼火。

  黑铠第一时间击杀对手,不值得去说什么,李皓这边居然比他快……这就太伤自尊了!

  这一刻的他,身上浮现出一面大盾虚影,一头乌龟,若隐若现,完全无视了任何攻击,疯狂爆发之下,眨眼间,将一尊大柳树砸的四分五裂!

  对方大道浮现,王署长更是抛出城主印,虽然没有了诛杀大圣的威能,此刻,城主印浮现,也是瞬间将大道砸的残破不堪。

  王署长再次暴喝一声,接连打出数百拳,虚空都在暴动,眨眼间,轰隆一声,那大道瞬间残破,断裂,一声惨叫传出!

  四方战斗,眨眼间结束了三方。

  而黑铠,也瞬间浮现在各地,轻轻一掌,将一位位还没回神的人族拍死,速度快的无法想象,对方甚至根本没看到人影。

  几大机构,留下的人,也只是为了和外界联系,传讯用的,实力根本不强,真要是强者,早就带走了。

  一眨眼,被黑铠杀了个一干二净。

  帝卫那边,几位投降的妖植,也是疯狂了,甚至不惜本源溃散,一个个爆发起来,要趁着红杉木它们到来之前,诛杀对方!

  否则……这次真的惨了。

  在多位妖植拼命的情况下,在两位傀儡的协助下,小树也是不甘,也不想有人来救援,下一刻,帝宫颤动,轰隆一声,甚至在帝宫之上,浮现出一道淡淡的虚影,好像一只猫。

  咔嚓一声脆响,抵御它的那位妖植,大道瞬间被镇压住了,接着不断开始崩断!

  眨眼间,对方被诛杀当场。

  小树瞬间收起了帝宫虚影,有些虚弱,枝叶摇曳,朝后看去,看到了刚赶到的红杉木和小枣树,有些庆幸,幸好在它们赶来之前,诛杀了对方。

  否则……太丢树了。

  要知道,李皓可是让它成为妖植的队长的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外界。

  财政司这边,一位老人忽然皱眉,正是财政司老司长,他朝后院看去,刚刚……好像有股波动从遗迹中溢散而出。

  不过此刻,那边有人镇守,担心有人潜入遗迹之中,周署长亲自在那边坐镇。

  其他各处,也几乎都是如此。

  说是为了防止各家隐匿强者,防止三大组织渗透,这些坐镇的强者,几乎都在遗迹入口附近坐镇,各家也不是太担心,这些人找死,那就自己进去。

  可此刻……刘老司长有些不解,朝后看了一会,刚刚的波动……是妖植发出的吗?

  他迅速朝后方走去,没一会,看到了周署长,他笑了笑:“周署长,财政司会全力配合的,署长不如去大厅坐坐……”

  “不用!”

  周署长笑容灿烂:“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这一次,天星都督府要彻查四方,我可不能渎职,老司长不能害我,我在这守一会就好。”

  说罢,笑道:“老司长放心好了,我不会贸然进入你们的遗迹的,那不是找死吗?”

  “没这意思。”

  老司长也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,心中却是有些不安。

  不会……出什么事吧?

  ……

  而这一样的一幕,也发生在了巡检司、商务司、内务司几家。

  巡检司这边,陈耀瞥了一眼后方遗迹,懒得管,心中猜测……也许那家伙挂掉了,管它呢,谁让那家伙巨坑的。

  商务司这边,老司长死了,现任司长压根没感知到什么,只是觉得,后院那边,北拳那糟老头子,很讨人嫌,正在不断说着他自己的规矩。

  很烦人!

  ……

  内务司这边。

  姚四和侯霄尘坐镇,内务司老司长也朝后院看了一眼,微微皱眉,姚四在那边,而侯霄尘在大厅陪他们喝茶。

  现任司长慕海,见父亲朝后院看,笑了笑:“侯部长,冒昧问一句,我女儿也不是什么大罪,天星都督府,何时能放人?”

  说罢,意味深长道:“我老来得女,我父也喜欢这个孙女,若是李都督愿意放人,内务司……一切好说。”

  侯霄尘笑的开怀,“不急不急,快了,快了!”

  父子俩对视一眼,都有些不安。

  今日……真的只是为了清查各方超凡数量吗?

  后院,为何有些波动呢。

  ……

  死了妖植的几家,动静不小。

  没死妖植的几家,也有人坐镇遗迹入口,皇室这边,更是天剑和地覆剑同时坐镇,不许任何人出入,气的附近几位王爷,几位皇子都怒不可遏,恨不得斩杀了他们。

  何时有人敢如此对待皇室?

  “天剑,你们要查到什么时候?”

  有人怒喝连连。

  天剑则是极其的耿直:“查到李都督让我们撤离,那就不查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气的半死!

  这叫什么话?

  李皓要是让你们查一辈子,你们一辈子不走吗?

  此刻,大殿中传来了南拳的大笑声,正在和天星王相谈甚欢,也不知聊些什么。

  而谁也不知,这时候的天星镇,早就是异变无数。

  四大妖植,眨眼间被诛杀当场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