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85章 请大神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(明天周六一更放在晚上吧,最近状态一直不好,要不然请假一天得多更一章才对,现在支撑不住了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天星都督府。

  李皓走出了遗迹,皱眉,看向远处的皇宫和九司。

  说实话,若非情况紧急,他其实不想现在对付九司和皇室。

  接连的战斗,让他疲惫不堪,而且……很多东西都来不及消化,而且超过强度的战斗,让大家收获不大。

  循序渐进,也许更好。

  可世事不能尽如人意。

  敌人也不可能一直站在原地等着你变强,所以,九司和皇室还是迅速出动了,没给李皓休息的时间,消化的时间。。

  “这个阶段出手,我根本无法对付他们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。

  所以,这个阶段,他只能寻找救兵。

  想稳稳压制对手,也许需要一位大圣来帮忙,李皓其实向来不喜欢求人,至于王署长,那不算求,那是利益交换,李皓为战天城输送利益。

  小树也一样。

  银月武师,之前是主动帮忙,现在李皓提供帮助,大家互帮互助。

  可寻找一位大圣……

  也许,他需要去找教务处长。

  可这位,不欠李皓的。

  恰恰相反,李皓还欠了一些罚款,这位也从不会让李皓去帮着复苏什么的,就希望李皓不去打扰他。

  李皓对这位,一开始观感不算太好。

  后来发现,其实还行,就是性格和自己不太一样,双方彼此有些看不惯罢了。

  此刻,站在天星都督府,李皓有些迟疑。

  拐骗两位傀儡出来,还能说,给她们出来透口气。

  可那位……一直不想出来。

  自己能让对方出山吗?

  这是其一。

  第二,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行呢?

  战天城那边教给了李皓一个道理,等价交换,付出多少收获多少,你不能凭空获得好处。

  王署长,这是李皓用大量的能量,大量的妖植本尊换来的。

  这一点,李皓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。

  可教务处长呢?

  对方好像无欲无求,除了……想回家。

  可是,李皓根本给不了对方这样的承诺。

  李皓虽然喜欢给人画大饼,可那是周署长教他的,而李皓,向来也不画那些无法完成的大饼,起码近期内,还是有希望做到的,他才会说。

  而就算李皓可以打开星门,那能联系到主世界吗?

  能送他们回去吗?

  一个个念头,在李皓脑海中浮现,可他知道,若是不去找这位……这一次天星镇遗迹,很难有太多的收获。

  至于战天城,槐树也是圣人,可对方本体太大,距离此地太远,哪怕李皓现在七系领域,也未必能支撑对方走这么远。

  何况,槐树是战天城守护妖植,未必能走,对方还蕴养着足足31位妖植,难道一起带来?

  李皓领域大概瞬间崩溃。

  老乌龟,更是源神兵,对方大概是战天城的核心。

  还有一点……李皓不希望全是战天城的人参与。

  不是不放心,而是为了让不必要的麻烦消失。

  否则,夺取了巨矿,一旦战天城要走了……李皓能拒绝吗?

  先小人,后君子。

  到时候,若是为了巨矿,彼此翻脸了,反而不好。

  “拿下天星镇的话,也要低调一段时间了,否则……全是老古董参战……对我而言,纵然靠着老古董打赢了,也毫无意义!”

  李皓皱眉。

  天星镇遗迹,九司不动的话,李皓也许也未必会马上动手。

  心中想法万千,可事到如今……他也没办法了。

  轻吐一口气,李皓迅速朝西郊飞去。

  两位傀儡,也迅速跟着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九司这边,不少人一直都在盯着李皓,李皓两头跑,也不知道做什么。

  就在此刻,一声冷哼,响彻天地!

  “给脸不要脸是吧?再敢窥探我,宰了你们!”

  一声冷喝,响彻四方!

  李皓悬空而立,朝皇宫看了一眼,面色冰冷,一声冷哼,夹杂着剑意,溢散四方,这一刻,皇宫中,正在窥探的现任天星王,忽然闷哼一声。

  一口鲜血溢散而出。

  “父皇!”

  下方几位皇子皇女,纷纷变色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天星王脸色变了,朝外看去,再看看镜子碎片,此刻,碎片忽然出现一道道裂痕,他脸色彻底变了。

  李皓!

  这家伙,到底多强了?

  自己通过碎片窥探,居然被李皓发现了,不止如此,对方居然破碎了他的镜子,怎么可能!

  几位皇子皇女,一脸的担忧。

  天星王摆摆手,轻声道:“没事。”

  眼中,却是有些愠怒和震撼。

  李皓……六系巅峰吗?

  还是说,更强?

  可空间不是不足以支撑更强者吗?

  ……

  财政司。

  刘云清也是闷哼一声,身旁,他父亲,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,此刻闭目淡淡道:“小心点,别没事就窥探他,此人没那么好招惹,第一次杀不死对方……你就该明白,此人……只会给大家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!”

  “父亲。”

  刘云清微微凝眉,“如今皇室和军法司、行政司联手,准备探索巨矿,我们……”

  “没那么简单,要是真那么容易,早些年我们就做了,为何一直没做?不单单是皇室威胁大,还有一点,守矿的那位,太强了!”

  刘云清有些凝重:“可一旦成功了,九司这边,对方摒弃了我们,那岂不是……”

  “成功?”

  老人笑了,摇头:“真的没那么容易,何况,真要成功了……那些妖植,也无法和平相处,还有的斗!只要我们不下遗迹,它们就威胁不到我们,最终胜利者,还不知道是谁呢。你以为其他没参与的妖植,心中没数吗?”

  现在,只有皇室那位,和其他四位妖植联手探索。

  而九司,还有五家没参与进去。

  内务司,财政司,巡检司,刑法司,商务司都没参与进去,商务司是老司长死了,刑法司是都死了,其他三司也被摒弃在外,这几家的妖植能答应?

  何况,妖植是妖植,九司是九司。

  总之,纵然这次夺矿成功,也很难分出胜负。

  刘云清微微点头,思考一番,又道:“李皓知道这事吗?”

  李皓知道吗?

  若是知道,会不会横插一手?

  李皓今天来回跑,先是剿灭了风云阁,回来后,一直四处奔波,不知道忙些什么,可能是对付风云阁损失不小,受伤不轻,每一次都会背几位银月武师回来。

  可是……这家伙知不知道,遗迹中发生的事?

  老人看向他:“你……想做什么?”

  “告诉他,如何?”

  刘云清忽然笑了:“军法司他们排除了我们……那就让他们狗咬狗去!李皓能诛杀风云阁的妖植,手底下还是有点实力的,就算没办法制造大麻烦……也许也可以看个热闹。”

  老人却是看着他,许久才道:“你的目标是什么?就是为了看热闹?做任何事之前,都有一个目标,一个明确的目的!不是为了得罪人,也不是为了恶心谁,而是为了达成目标,达成目的,获得利益。无端端地得罪人,是一个很愚蠢的做法。”

  刘云清一怔。

  老人又道:“你最近蛰伏,我以为你想做点什么,结果……只是为了看热闹吗?”

  刘云清不语。

  老人叹息一声:“刘家商贾起家,当年九司成立,我选了财政司,主管天下金融,商人是圆滑的,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,得罪人了,对方有了起头冒头的趋势,那就折腰下拜,让对方忘记仇怨,哪怕低头,哪怕不要脸,无所谓的事。”

  “你一不去找李皓赔礼道歉,二不和军法、行政两司沟通,三不去勾连其他边缘化的几司,四不去和三大组织勾结,五不去找八大主城,六不去培植势力……就为了看戏?就为了看热闹?”

 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有些无奈。

  儿大不由爹。

  一代不如一代。

  这一代的几位,也就军法司和行政司的两位还算可以,其他人……都一般。

  自己的儿子,最近这些天,浪费了许多时间,什么也不做。

  他也不知道儿子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结果。

  还在为李皓灭杀四海商会而发怒?

  还在为九司分割刘家权利而愤怒?

  若是如此……城府太浅薄了!

  刘云清沉默许久,缓缓道:“其实……我比较看好李皓,但是……父亲,说实话,我看好李皓是没错,可是……背后势力……或者说,古文明的问题,让我很难下定决心,李皓背后是战天城,可古文明,不只是一个战天城!”

  “现阶段,以天星镇、银月为两个阵营,论起实力,自然是银月更强,可银月没有复苏……”

  老人懂他的意思了。

  儿子看好李皓,但是不愿意去投靠,是因为不看好二次复苏之后的李皓,所以,他选择了旁观。

  倒也没什么问题。

  的确,目前阶段来说,天星城所在的中部,复苏的妖植很多,而且一直还能吸收能量恢复,可整个银月,目前复苏的妖植有10位吗?

  纵然这些妖植都支持李皓,又能如何?

  七大神山背后,都有妖植和妖兽,三大组织也必然都有,可支持的不是李皓,三大国公府也有,支持的也不是李皓。

  超能之城更是一堆,支持的还不是李皓。

  显然,儿子看的很多,很透彻。

  也因此,更加徘徊。

  许久,叹息一声:“你能看透,那就自己做主吧!”

  刘云清点头,“其实父亲提醒的也对,一直如此下去……二次复苏一旦开始,刘家就很难做了,这时候,一方是李皓,代表了银月!我现在想的是,谁能代表天星镇这个范围?或者说……刘家有没有希望,代表天星镇所有古妖植?”

  老人沉默一会,片刻后才道:“真正有把握对付李皓的,还是三大组织……红月!”

  “为何这么说?”

  刘云清有些意外,老人笑了笑,许久才道:“对方……背后也有主城。”

  刘云清一怔:“主城?主城不都是在银月吗?”

  “是,可是你忘了,映红月不是银月人吗?”

  老人笑道:“在八大主城眼中,李皓和映红月有区别吗?都是八大家血脉,都是银月人,都是天才,都是强者,都是现代人……那支持谁,对他们而言,有太大的区别吗?”

  “映红月能迅速崛起,离不开背后的势力……甚至不止一股!”

  刘云清微微皱眉,一直以来,他都没猜到,映红月背后是谁,红月金主多倒是真的。

  可主城……这一点,他还真没想过。

  “父亲的意思是,皇室和行政司,都不行吗?”

  说罢,问道:“那超能之城呢?超能之城,十二家古世家,家家都有妖植,足足12位……”

  老人笑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  我觉得?

  我觉得……希望不大。

  刘云清叹息一声,没再说话。

  此刻,他也不知道,自己该如何抉择,另外还有一点……李皓这人,不好结交,也不好惹。

  无他,李皓是个江湖人。

  眼中,揉不得沙子。

  他其实很早开始,从第一次失利开始,就觉得李皓会成为威胁,也曾想过找李皓合作,可四海商会也好,还是其他,其实都有一个重要要害……和海盗勾结过。

  而据说,李皓对海盗……那是极其的厌恶。

  李皓要是政客,那一切不是问题。

  关键是,这家伙不是。

  也许,从一开始,双方就走不到一起去,他心中明白这一点,父亲也明白,所以父亲说,映红月!

  此刻,提出了映红月。

  他知道父亲的意思。

  九司既然将刘家排除在外,李皓投靠不得,那就……选择映红月。

  然而,刘云清觉得,映红月这人,想法太多了,这种人,其实不好相处,哪怕映红月不在乎一切,可刘家选择他,也许会很糟糕。

  见儿子不出声,老人笑了笑:“若是觉得不妥,那就退出!交出财政大权,交出刘家多年的财富,交出刘家的私兵,找个地方,安心养老,也许……能得善终!自古以来,君王最忌掌军者,掌权者,而掌财者,只要交出财富……哪怕李皓这种揉不得沙子的人,也会选择原谅,只要你不再犯错!”

  “如今,天下动荡,刘家多年来,掌握了许多财富,也许对修炼者不值一提,可对有心天下者,绝对是宝物。”

  他看向儿子:“你好好选择吧!”

  至于刘家本身,很难了。

  掌财者,本就难以成就霸业。

  熟读历史便能知晓,这种情况下,作为富甲天下的刘家,最好的选择,还是选择一位值得投靠的霸主,哪怕失去财富,能得善终,也算是不错的选择了。

  至于他自己,倒是有些想法……可最终,还是看儿子的。

  刘云清闭目不语。

  这一刻,他在犹豫迟疑。

  不止他,这一刻,内务司也是如此。

  而巡检司,则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  陈耀看着父亲,有些疑惑:“李皓一直搞来搞去,搞出什么结果来了吗?他知不知道,皇室那边和行政司达成一致了,还到处乱跑什么呢?”

  陈中天乐呵呵的,也不理会。

  见儿子不耐烦了,这才抬头道:“急什么!没点耐心!别看人家年纪小,一切办的都很有章法……”

  他说了一阵,想了想道:“最近你别闲着,去下面一趟,巡查中部各地巡检司,该杀的杀,该斩的斩,该贬的贬,该升的升!强硬一点!一旦这次能成功……天下,半个都姓李了!”

  陈耀脸色微动:“这么快?”

  这才几天?

  半边天姓李了?

  陈中天笑呵呵道:“快吗?成就王图霸业,就是这么快,一旦慢了,那就难了!席卷天下,什么叫席卷天下,一旦风起,迅速席卷天下,这才叫王图霸业笑谈中,一夜春风笑开怀!”

  扯什么玩意!

  陈耀心中暗骂一声,狗屁不通。

  陈中天见儿子不信,笑了笑,意味深长道:“放心吧,很快的,如今天下三分,李皓和银月一份,九司和皇室一份,三大组织、三大国公府加上各地霸主才一份!”

  一旦这一次能成功解决那几位,那九司和皇室的这一份……也许也要归李皓了。

  “天下一统,只是开始,肃清天下那些古文明残留,或降服或击杀或流放……那时候,拿下四方国度,银月归一,便是再复辉煌的时候了!”

  陈中天感慨一声,又道:“四方国度……有些不稳了,数百年的安静也要被打破了,现阶段,天星内讧的太过厉害,李皓能迅速席卷天下,才有足够的精力去应对,否则……天星必然残破!四方国度,也没那么好惹,不管是大离也好,还是神国,都不是好惹的。”

  陈耀不管这些,他只是有些沉重道:“四方国度,能威胁天星?”

  “为何不能?天星斗争的太厉害了!四国虽小,可强者不少,军队不少,越是困难,越是团结,天星中原大国,却是大厦将倾,为何不能逐鹿中原?”

  陈耀皱眉,没再说什么。

  对边境四国,他并不是太在意,可老父亲这么说,也许安插了一些探子,九司也许都有,只是,陈耀一直没太在意天星之外的情况罢了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圆平武科大学。

  黑铠有些怒了。

  “李皓!”

  不得李皓开口,他瞬间浮现,怒道:“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?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没日没夜地骚扰,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?”

  烦死了!

  他就想安安静静地思考一下人生,安安静静地回忆一下过去,安安静静地当一个安静的美少年……

  结果,这混蛋一再进入此地。

  他要剥夺对方的学员身份了!

  李皓叹息一声,“前辈,我也不想的,可是……局势变化的太快了,我遭遇了圣级强者……”

  “关我何事!”

  黑铠哼了一声。

  “我是学校学员。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

  “教务处长,不管学员死活的吗?”

  “那是新武,现在不是!”

  好吧。

  李皓笑了一声,“行吧,前辈,咱就不讨论这个,前辈不想回归故乡吗?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指望你吗?”

  “对!”

  “呵呵!”

  嘲讽的笑。

  李皓也不在意,想了想道:“打开星门是其一,第二,应对星门内外可能存在的强者或敌人,第三,主世界也许消失了,需要去寻找……解决了这三点,就有希望回归了!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这三点,你说,你能做到哪一点?”

  李皓笑了:“我若是成为小世界之主,星门能打开,是必然的!至于第二……我有了小世界之主的实力,敌人还是能应对的。至于第三……若是主世界都不敌,消失了……想找到,的确很难……但是,起码比一点完成不了要强,起码还有点希望。”

  李皓看向黑铠:“战天城都在努力,前辈为何一点不抱希望呢?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因为我知道其中的难处。”

  “可当年新武也很难,不也成就了辉煌吗?”

  “你当你是人王吗?”

  李皓笑了:“前辈,人是要有梦想的,我又不是胡思乱想,我20岁而已,接触武道没多久……”

  黑铠微微一怔。

  这话,有些耳熟。

  他好像记起了什么,很久很久以前……有人也喜欢这么说。

  我还年轻,我这么年轻,有了这么高的成就,未来,谁能预料呢?

  他闭上了眼睛,也不说话。

  李皓又道:“我知道前辈为新武骄傲,觉得如今的人族不堪,也不强,可若是我能肉身强悍到极致,神文凝聚万枚,前辈能预知我未来如何吗?”

  黑铠平静道:“世界的上限,决定了你的上限,哪怕你真成了世界之主,你的上限……在这!”

  李皓却是皱眉:“不,世界的上限绝不是限制人的上限的关键!若是这个世界不够强,那我就突破这个世界,若是突破的世界还不够强,那天地就是世界,宇宙就是世界,混沌就是世界!心之所想,世界就在我脚下!”

  他皱眉看着黑铠:“前辈……难道你觉得,银月的上限,就是人族的上限吗?人体,才是最大的宝藏!作为一名修士,武道修心,心有多广,天地就有多广!”

  他认真道:“我不认为我能做到,但是我不觉得,世界上限就是修士的上限,我能不能做到不重要,重要的是,前辈连想都不敢想……难怪只是圣人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黑铠愣了一下。

  难怪只是圣人!

  李皓极其的认真:“前辈,在新武那个时代,强者无数,圣人之上还有天王,天王之上有帝尊,帝尊之上有人王……这些,都是有过的!并非说没有,既然有过,为何不去追逐?当然,未必能成功,但是,总得有个梦想吧?难道前辈的梦想,就是在这老死为止?”

  他觉得黑铠心态不对。

  很不对。

  他认识的新武人,包括王署长他们,都比这位有追求,是的,哪怕他们弱一些,但是给李皓的感觉,对方都比这人有追求的多。

  这是……为何?

  作为圆平武科大学的教务处长,能成为人王妹妹的副手,难道……就这样吗?

  黑铠沉默不语。

  一直沉默。

  许久,忽然道:“梦想不能当饭吃,也许你认识的新武人,距离那些强者太遥远,而我……很近!当我距离他们很近的时候,我觉得,高山仰止……可远观,可当真的靠近了,你会很绝望的……你能明白吗?”

  李皓摇头:“不明白!为何会绝望?当初我很弱小的时候,人人都说,我老师是这个世界武道的天才,银月武林的天花板……可我当时想的就是,这个天花板……也许会是我!”

  “不一样的……”

  “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
  李皓说着,摇头道:“算了,有些人喜欢钻牛角尖,我不喜欢和这些人一直说下去,对牛弹琴,其实意义不大!何况前辈当年是圣人,我如今也只是七系,对前辈而言……我不算什么。但是前辈要知道一点,你是教务处长,我不管你想死想活,你的学生呢?作为新武人,你不会连自己的学生都不管了吧?我前不久才复苏了战天城的警卫署长,也许我可以复苏你的学生。”

  “傀儡是强,但是前辈应该有办法剥离精神力吧?那只要足够多的生命之泉和不灭物质,就可以复生他们,前辈难道也不愿意管吗?”

  他看向黑铠:“我不管前辈如何想的,作为他们的老师,前辈是决定不管,还是管?”

  李皓认真道:“若是你不管,那今后,圆平武科大学,我不会再来!但是……我也不会给圆平武科大学任何优待,若是二次复苏开始,前辈想出去,靠自己夺取好处,不惹我,我不管,惹我,祸乱天下,我就斩了前辈!”

  “你……斩我?”

  黑铠都乐了,都气笑了:“你要斩我?”

  李皓平静无比:“我说了,是前辈招惹我!我很快会一统天下,银月……便是我的!我不管前辈如何去想,那时候,我是银月的王!前辈若是胡乱杀戮,胡乱夺宝,我就斩了你!”

  “就凭你?”

  黑铠冷笑一声。

  李皓点头:“就凭我!就凭我今日杀了鸿图,就凭我今日斩了风云楼的白树,就凭我今日拿下了风云阁,就凭我复苏了战天城妖植和警卫署长……这些,够不够?而我做到这一切,花了半年!我会拖延二次复苏的时间,再给我半年一年,一尊圣人,很了不起吗?”

  他也不惧黑铠,就这么看着他,“还有,就凭我短短半年时间,此刻,已经收编妖植十几位,已经拿下了外界半壁江山,而这一切,只有半年,从零开始!你可以问问蒋盈李和李胜张,再给我半年,我能否做到我说的一切?”

  黑铠不开口,两位机器猫其实跟进来了,但是此刻也一言不发。

  关键时刻,还得听老师的。

  黑铠没说话,而是环顾四周,那些傀儡,此刻出现了不少,有人在偷听,有人在观望,但是都没开口说什么。

  若是他自己……他真的懒得搭理李皓。

  可是……他是老师。

  是的,他还是个老师。

  黑铠心中自嘲一笑,我还有几百学生呢。

  轻叹一声,看向李皓:“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

  “杀敌!”

  “敌人是谁?”

  “可能是妖植,可能是天星镇的副帅,可能是叛军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  黑铠沉声道:“天星镇副帅?”

  说到这,又皱眉道:“你能带我出去?”

  “可以试试,我之前带了不朽出去,没什么问题,若是圣人……我没尝试过,但是我比之前强大了,也许可以。”

  黑铠忽然笑道:“圆平武科大学的人,出手,都是明码标价的!这样,我出手一次,你负责帮我复苏10位学生,如何?”

  而此地,有傀儡400位。

  一次10位,不算多。

  但是,这些学生,弱的绝巅,强的不朽。

  不朽,按照王署长的消耗,上万滴生命之泉,五棵不朽妖植之木,光是这里的学生,全部复苏……那就是天文数字。

  李皓想到了什么:“那若是杀光了敌人,还不够怎么办?”

  黑铠思考了一阵:“若是还不够……可以……可以选择精神力复苏法,虽然会削弱他们实力,可……也能活过来!”

  那样的话,消耗就会小很多了。

  李皓吐了口气,点头,笑道:“可以,那就成交,但是冒昧问一句……前辈如今复苏了多少实力?”

  黑铠平静道:“到了地方,再给我一万滴生命之泉,一亿你们口中的神能石,任何圣人,我都不惧!”

  好大的口气!

  任何圣人都不惧。

  没有肉身,就算给了他这么多宝物,对方大概也只是恢复一些能量,而不是复苏了肉身,对方不是圣人吗?

  敢说不惧任何圣人,那巅峰期……难道是天王?

  “太多了!”

  李皓摇头道:“生命之泉,我勉强可以凑足,但是……神能石掏空了我,也只有一半!”

  付出值得吗?

  只要拿下大矿,那就值得。

  大矿,绝对不止这么点神能石。

  生命之泉,也可以通过妖植转换而来。

  “那都给我。”

  黑铠平静无比:“只不过,那时候,对付一些残废圣人还行,真要是巅峰圣人……你就自求多福吧!”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。

  再次暗骂一声!

  他么的,都是吃能量的怪物,再多的钱,不够他们吃的。

  所有人都这样。

  这要是拿不下大矿,我没法活了。

  “好!”

  咬了咬牙,他还是答应了。

  盘算了一下,一万滴生命之泉,价值3000万神能石,加上5000万神能石复苏,足足8000万块。

  请了一尊大神回去帮忙。

  而且一次战斗,还得帮忙复苏10人,哪怕都是绝巅,复苏他们,一人消耗1000万绝对不为过吧?

  一亿八千万了!

  加上那些妖植若是也参战,也要好处……

  这是打仗吗?

  这是烧钱!

  若是不缴获三亿以上的神能石,李皓觉得,那就是血亏的买卖。

  “那前辈现在就跟我走吧,宜早不宜迟……免得那些家伙弄的乱七八糟,一旦大矿被弄的爆炸了……那就真的人财两空了。”

  黑铠好像有些迟疑,最终还是转身看向那些傀儡:“好好在这待着,不要乱跑!我去去就回……”

  他心中有些感慨。

  一时间,也很复杂。

  其实之前,他真不准备出去的。

  就在这安安静静地等死算了。

  可是……这些学生,还年轻,还不甘心。

  李皓笑道:“很快的,前辈,那我们动身吧!”

  黑铠也不多说什么,看着李皓张开了领域,将他包裹,他只是看了一下,便开口道:“你这东西,隔绝力有限,现在能带走我,但是我想回来,吸收了那些好处之后,那就难了!”

  李皓却是不以为意,笑呵呵道:“一场战斗下来,前辈消耗个七七八八,有什么难的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好家伙,合着你的意思是……战斗完了,消耗一空,然后……你就不给我补充了?

  是这意思吧?

  想了想,也有道理。

  算了,随意吧。

  反正他也不在乎。

  李皓张开了领域,黑铠眼看两位机器猫也要跟着,顿时不满道:“你们在这待着!”

  我去就行了,你们还跟去干嘛?

  蒋盈李急忙道:“老师,我们去打个杂也行,李皓的新道很有意思的,我们去观摩一下也好……”

  狗屁!

  黑铠心中暗骂一声,就是闲不住。

  他也没再说什么,很快,一行人出了遗迹。

  出去的瞬间,煌煌天威降临。

  空间剧烈动荡!

  李皓七系领域瞬间席卷大势,稳固空间,顿时皱眉,有些意外,这样状态的黑铠,居然比王署长还强?

  王署长那一次,他才五系,还带着小树本尊和五位沉眠的妖植呢。

  波动都没这一次强悍!

  而黑铠,抬头看天,忽然笑了:“果然换了新天了!空间不稳是一点,另外……天意不容吾等!这苍天,有点意识了,排斥新武人了。”

  有些感慨,一代天子一代臣。

  新武没了,连天都不容他们这些人了。

  李皓也抬头看了看,却是没看出什么,但是他知道,这片天地,也许真的有点自己的意识了。

  笑了笑,也不是太在意:“苍天之意,那也是散乱意识,不理会就行了。”

  黑铠有些意外,看了他一眼:“苍天有意识,对你们这代人,其实是有好处的,会偏袒你们一些……”

  可听李皓的意思,好像并不是太欢喜。

  李皓笑了起来:“我不需要苍天偏袒我,也不喜欢被人操控人生,生死不由命,富贵不在天!别弄到最后,大家都觉得,天意如此,我李皓才能成功……那我所付出的努力,付出的心血,就一句天意如此……岂不是否定了我的一切?”

  天意如此?

  李皓笑了一声,什么玩意。

  为了活命,为了走到今日,自己付出了多少心血,一句天意在我,就将我的一切否定了?

  没意思!

  黑铠若有所思,这一刻,才多看了李皓几眼,笑了笑道:“其实也对,天意不代表什么,新武时代的天意,是天帝,结果天帝也被杀了……后来,天意成就了秦帝尊,可是,也斗不过人王。所以你说的,其实没错,天意只能针对弱者,遇到了强者,也是唯唯诺诺!”

  李皓龇牙一笑,倒是有些兴趣了:“新武也有天意?”

  “那当然。”

  一边行走,黑铠一边道:“那时候,天意可比现在强大的多,这只是小世界,刚诞生天意罢了,新武时期,天意很强大的,操控世界……最后,被直接击杀了!后来,人王他们取代了天意……不过没兴趣当什么天意罢了。”

  李皓点头:“人王有魄力!自古以来,皇帝都称天子,我若是当了银月之王,我就让人叫我道主。”

  “道主?”

  “对,大道的主人,前辈觉得如何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黑铠不想说话。

  你毛都没长齐,胆子不小,口气也不小。

  李皓这家伙,有时候很有意思的。

  而李皓,也是笑呵呵的,撑着领域,带着黑铠朝天星都督府飞去,距离很近,虽然有点压力,但是还好,领域没破。

  他倒是想吓唬一下黑铠,结果黑铠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李皓也觉得无趣。

  这家伙……不好玩。

  九师长是外表冷漠,内心狂热,这位是外冷内也冷,一副爱死不死的样子,说实话,这种人……李皓觉得,相处起来很难受的。

  ……

  遗迹中。

  黑铠进入。

  当他进入的一瞬间,其他人倒是没什么,妖植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。

  可是……王署长却是脸色一变。

  他心中暗暗叫苦,急忙上前,低头俯身:“师叔!”

  黑铠平静异常,淡淡道:“差辈了,天下武大学子是一家,都是一辈人,我来自魔武,你来自京武,我也不曾在京武任职,喊我学长就可!”

  “不敢!”

  王署长满脸堆笑:“师叔还活着,真是让人欣喜……”

  “欣喜,也不见你来见我。”

  黑铠直接戳破他的谎言,淡淡道:“李道宗还活着吧?”

  “活着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

  黑铠微微点头:“活着就好,活着就好……可惜,活着也难受。”

  李道宗。

  李皓一怔,看向王署长,王署长传音道:“就是九师长!”

  李皓了然,只是有些古怪,李道宗……姓李,会剑,不会……是李家人吧?

  当然,新武李姓很多,用剑的也多。

  黑铠又道:“这是天星镇?”

  他四处看了看,直接无视了那些妖植,而妖植当中,好像有妖植认出了他,忽然浑身颤栗起来,黑铠也不在意这些,朝混乱本源外看了一眼,好像看透了混乱本源,感慨一声:“银月第一矿还在呢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”

  王署长急忙道:“还在,此次夺矿,还看师叔伟力。”

  “伟力?你笑话我吗?”

  “没……”

  王署长都快哭了,我怎么笑话你了?

  李皓愈加异样起来,看了一眼王署长,至于吗?

  这么怕?

  就算大一辈,以前是圣人,你之前还杀过圣人呢,那白树当年不也是圣人吗?

  这位复苏的程度,也许还不如白树呢。

  王署长却是懒得管李皓,也懒得理会,李皓懂啥!

  眼前这人……不一样的。

  能镇压无数帝尊后代的人,李皓也不想想,那些帝尊后代,哪个不是桀骜不驯,而教务处长是干嘛的?

  专门惩罚他们的!

  想打就打,想揍就揍,这活,是一般人能干的?

  实力强就行?

  实力强,直接找个天王更好,为何找个圣人来管这些学员?

  无他……人家家世也强!

  强到那些帝尊后裔,也不敢造次。

  一个个只能乖乖听话!

  而在新武时代,能让帝尊都忌惮,都听话,都乖乖不敢动弹的人,太少了。

  那一群桀骜不驯的家伙,怕的人很少。

  能镇住他们的,太罕见了。

  黑铠却是不管他想些什么,又看了看四周,叹息一声:“瞬间死亡,混乱本源,八大家,谁背叛了?一直不愿意去想,现在不得不想了,不会是槐将军吧?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署长急忙道:“怎么会,师叔可别乱想……”

  “我就那么一说罢了。”

  黑铠忽然笑道:“只是你们那位镇守将军,祖辈……它祖辈还好,它祖辈的伴生帝尊,那位槐王,真是……无法说什么了。”

  李皓一怔,看向王署长,槐王?

  直呼其名了,这是帝尊吗?

  有事吗?

  王署长也没心思理会李皓,急忙道:“那都是新武初期的事了,后来不一样的,何况战天二字不一般……”

  “这倒也是!”

  黑铠点头:“那你说,会是谁背叛了?”

  “这个……我不好说。”

  黑铠叹息一声:“也是,在我看来,都不可能,可偏偏就发生了,你说这事,也是无法想象。难道是走了能量一道的赵家?”

  他自言自语道:“赵家先祖,赵大盟主,那也是一位顶天立地的汉子,后代不至于如此吧?”

  王署长苦兮兮的,你别说了。

  猜个屁啊!

  你能说,我可不能。

  黑铠也不再去猜,笑了笑道:“就是刚出来,多说几句,别怕,我说的,又不是你说的,你怕什么?”

  “那是那是……我没怕!”

  王署长干笑一声,黑铠看向李皓:“东西给我吧,我恢复一下,要不然,就现在这个实力,都未必能斗得过这家伙。”

  “师叔谦虚了……”

  黑铠却是不理他了。

  而王署长也不在意,李皓则是肉身无比地将自己几乎所有积蓄,全部交给了对方,心疼的想爆炸,死死捏着储物戒不撒手。

  黑铠就这么拿着一角,许久才道:“若是不愿意就算了。”

  “愿意!”

  李皓肉疼的不行,这可是我全部积蓄了,他叹息一声:“这一次拿不下天星巨矿,我就一头撞死在这,不出去了!”

  黑铠懒得理会,你撞死拉倒,倒是省了我事了。

  看他走了,去了一边恢复,李皓传音道:“王哥,啥情况,这么怕他干嘛,他老子是人王不成?”

  “别胡扯!”

  王署长也是无语。

  这家伙,瞎扯什么呢。

  “那你这么怕他?”

  “你不懂……算了,我简单说两句,你少招惹他,这位……反正不一般,是圆平武科大学校长的同学,人王的学弟,几乎算是同时代,你明白吗?不是咱们这种,隔着无数年,名义上的那种,是正儿八经的魔武同时期学员,就低了几届。关键这位的长辈,也是顶级大人物……”

  李皓倒是无所谓,“反正都没了。”

  “废话,你能不在乎,我能不在乎吗?”

  王署长无语至极。

  你不是哪个时代的人,你当然不在乎了,我能吗?

  不过很快又传音道:“你小子怎么把他请来了?这位……听说脾气不太好,而且比较……比较冷酷……”

  “花钱的事。”

  王署长彻底无语,这是花钱的事吗?

  不过,请来了这位,他倒是放心了许多。

  之前还有些担忧,现在倒是没了。

  而李皓,叹息一声,也不说话了,直接盘膝坐下,一瞬间,七种势在身上浮动,各种动植物浮现,眨眼间,他被势包裹住了。

  下一刻,一股特殊的能量,伴随着势的搬运,开始强化他。

  正在修复自己的黑铠,陡然朝李皓看来,忽然看向王署长,传音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二重空间的特殊能量吧?”

  “他……找到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黑铠有些意外,之前李皓其实提及过,但是,他想着哪怕猜到了,李皓想找,也会很难很难的,这就和第一个发现本源宇宙的人一样。

  谁发现了本源宇宙,谁就能占据绝对的先机。

  新武时代,第一个发现的,应该是天帝吧?

  而后来,天帝也成为了天地间最强者。

  黑铠一时间心思浮动,看向李皓,心稍微有些乱了。

  之前,李皓可没说,他已经发现二重空间了。

  王署长见他有些心不在焉,暗暗发笑,让你冷酷,现在也绷不住了吧!

  正想着,忽然见黑铠看来,急忙收敛一切思绪,这位……别不是偷偷窥探自己内心波动吧?

  我可是不朽,你窥探不了的。

  耳边,传来了黑铠冷淡声:“我曾研究过心理学,你那眼神,再朝我乱看,我会教你怎么做个好人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署长暗暗叫苦,急忙闭目,盘膝而坐,开始修炼,和这位在一起,真不舒服啊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