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87章 信任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天星镇遗迹中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众人迅速汇合,而八位风云楼妖植,却是没有过来,此刻,八位妖植,分别在之前四大妖植所在的区域驻扎了下来。

  开始汲取能量,之前断开了一瞬间,此刻再次恢复对能量的汲取,城中能量波动再次开启。

  这时候,李皓面前,四位妖植的尸体都在。

  还有不少生命之泉流淌。

  李皓将所有生命之泉收起,接着看向小树:“帝卫,你吞噬三尊妖植的躯干,汲取三分之一的本源之力。枣树前辈吞噬一株妖植躯干,外加三分之一的本源之力,剩下的本源之力,红杉前辈吞噬了。。”

  此话一出,帝卫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“那个……我……”

  李皓开口道:“帝卫前辈的帝宫虚影,有大作用,何况……前辈本来等级较低,吞噬了这些才有希望进入不朽。红杉前辈他们都是不朽,吞了也进不了圣人境,资源最大程度利用。”

  红杉也急忙道:“都督说的不错!”

  它已经算是满足了。

  三分之一的本源之力,也超过一尊妖植的本源之力了,总比八位投降的妖植强吧?

  人家很可怜的,现在也只能去汲取一些能量。

  何况,严格来说,这些多出来的也不是它的战利品,它和枣树分到的,已经超过它们杀的那位妖植所有的战利品了。

  帝卫闻言,不再多说什么,它也知道,自己实力终究还是弱了一点。

  很快,巨大的躯干浮现,树枝探出,将三尊不朽的尸体吞噬。

  不过消化所得,还需要一点时间。

  小枣树也是偷着乐,心中雀跃。

  它之前恢复的不多,但是的确是一尊不朽,现在一旦吞噬一尊不朽妖植的躯干,外加大量本源之力,它能恢复许多,甚至恢复到巅峰。

  纵然不如红杉强大,但是,也不会比之前的向日葵更差。

  枣树心中欢喜,果然,跟着李皓还是有前途的。

  哪像那个天剑,简直不可理喻。

  李皓也不多说,将一些妖植的果实取走,都是好东西,但是此刻他也顾不得去用了,将收取来的生命之泉,分给了王署长一些,又看了看黑铠。

  黑铠还需要吗?

  黑铠倒是没说什么,他之前消耗不算太大。

  此刻,几人都朝城内一个区域看去,那边,一个巨大的光团浮现,那是城中阵法包裹导致,里面有些能量波动动荡而出。

  也许已经爆发了战斗,但是应该还没结束。

  李皓什么也不说,取出了一面镜子。

  看向黑铠:“我若是此刻用此物探查他们,他们能否察觉到什么?”

  强者,感知力都很强悍的。

  “风云宝鉴的仿制品?”

  黑铠看了一眼,很快认出了镜子。

  思考一番,开口道:“不能,因为现在内部正在战斗,能量波动太过强烈,就算感知到了什么,也会以为是对手探查,平时的话,弱者感知不到,到了不朽,肯定能感知到一二。”

  李皓了然。

  果然,镜子还是有些局限的。

  正想着,黑铠又道:“主要是你太弱,若是我来执掌,探查天王,对方也未必能感知到,这东西和个人实力有关。”

  好吧。

  这时候又被打击了一下,李皓也不是太在意。

  他朝那边看去,还是希望能彻底探查清楚这些家伙的实力的,免得出现问题。

  虽然现在他这边实力相当强悍,可黑铠实力到底如何,李皓还不清楚,再说了,黑铠只能算是一次性消耗品,肉身不在的他,一旦体内汲取的能量消耗一空,其实战斗力没那么强大。

  而且,矿脉中,是否就这些强者,李皓也是不知。

  想到这,李皓不再犹豫,镜子浮空,大量神能石涌入,镜子瞬间爆发出一股光芒,扩散到了虚空之中,眨眼间消失不见。

  片刻后,镜子上出现一道道涟漪。

  密密麻麻的光点浮现。

  映射出一尊尊强者的样子,第一瞬间,众人都看向镜子中的一尊黄金铠战士。

  那光芒,如同炙阳。

  李皓皱眉,比他弱的,他还能判断出生命力大概能对比的实力层次,可这人显然比自己强大的多,一时间,他都不好去判断。

  但是有个好处,身边几人也在探查范围内。

  王署长的身影浮现,一对比,比对方差了许多,而黑铠……却是几乎没有光点,李皓看向黑铠,黑铠淡淡道:“我是精神力留存,你这玩意只能探查生命力,我生命力并不浓郁,探查是不准的。”

  好吧。

  他看向王署长,王署长看向镜子,开口道:“这家伙……真的跨入圣境了!初入圣境的那种……”

  说完,又看向另外一个光团,浮现出一株玫瑰,他皱眉道:“从生命力层次来看,荆棘玫瑰比他稍微弱一些,但是差距不算太大……大概率也跨入圣境了。”

  说到这,他有些皱眉:“别的妖植都在虚弱,这荆棘玫瑰却是变强了,古怪的很!”

  妖植这么多年来,因为没有能量吸收,连维持自身都难。

  可现在……对方却是更强大了。

  这就很让人疑惑了。

  那位副帅还算正常,人家就在矿脉中,比当年强大是正常的,可溢散出去的能量,是不足以让荆棘玫瑰更进一步的。

  说着,又看向其他几个光团,继续道:“还有四位妖植,其中两位接近不朽巅峰了,另外两位也就和刚刚被杀的几位相当。”

  又看了一眼其他光团,微微扬眉:“这矿脉守卫军,还有强者,这几位银铠团长,总共六人,五位都接近不朽了,其中一位干脆就是不朽!看来,都还活着。”

  说着,皱了皱眉。

  六位银铠和一位金铠,都还活着。

  是的,活着,代表肉身和精神力都在,对方有矿脉滋养,反而比当年更强大了,也有一位不朽层次的银铠存在,还有五位接近不朽的强者。

  再之外,那些铜铠和黑铠,都只是一闪而逝,并没有什么生命力呈现,代表这些人的肉身,是真的没了。

  昔年没到绝巅,这些年没能跨入这个层次,哪怕金身,一直有能量蕴养,也支持不了数万年岁月。

  下一刻,又呈现出几道人影。

  李皓认出了一人,齐平江。

  此刻的齐平江,从生命力程度上看,居然不比李皓差,其他几位,也相差不多,唯有考功、礼外司两位老司长,生命力弱小许多。

  “齐平江、赵天阳、江辰都是七系之力?”

  李皓看了一眼,有些意外。

  不过很快释然,也差不多,齐平江之前随意一击,都有六系巅峰之力了。

  只是……

  李皓微微皱眉:“他们跨入七系,是不准备出去了吗?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现在七系的现代人族,大概率能在外生存了,最近天地稳固了许多,他们大概率感知到了,感受到了,还要多谢你才对。”

  李皓心中微微一动,“您的意思是,神文导致的?”

  “大概是。”

  黑铠平静道:“天意也感知到了,新世界大道正在形成,虽然只是雏形,但是也放开了一些限制,加上对现代人族偏袒一些,所以,现代人族,此刻进入所谓的七系,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
  李皓点头。

  镜子还在不断吸收能量,呈现出一位位强者。

  两位圣境,五位不朽,8位绝巅和七系,还有大量黑铠、铜铠以及两位司长还有许多黑甲军强者。

  这样的实力,放出去,也是顶级了。

  李皓探查了一下实力,正要收起镜子。

  镜子忽然颤动了一下,一道红影若隐若现,瞬间消失,而镜子也瞬间颤动了一下,好像受到了反震之力,瞬间黯淡下来。

  李皓脸色微变。

  黑铠也是瞬间看向远处,忽然低沉道:“收起镜子,矿脉不太对劲,矿脉深处,也许有类似我的存在!”

  李皓急忙收起镜子,脸色有些变化。

  黑铠声音也是有些凝重:“没能探查到生命力强度,也许……也是肉身腐朽,精神力长存,奇怪,矿脉深处还有强者?”

  而李皓,却是想到了那一抹红色,忽然皱眉道:“映红月背后好像也有类似这样的强者支持。”

  此话一出,王署长微微变色:“当年袭击天星镇的强者……谁的肉身没了,精神力在矿脉中蕴养?”

  他脸色变了。

  这代表了一点,那位副帅……有问题。

  之前,他想着,对方未必背叛了,也许只是当年失职了,这一次去,对方未必会对他们出手,可此刻……他顿时有些不安了。

  该死!

  若是那道精神力真是袭击天星镇的人一方留下来的,那这位副帅知道吗?

  若是知道……这代表……这家伙,当年背叛了!

  此刻,很多疑惑从心中升起。

  若是对方背叛了,这些年为何留下巨矿?

  巨矿在这,为何不带走?

  不挖掘掉?

  还有,这些妖植,当年到底如何活下来的?

  活下来了,是否代表投靠了对方,若是投靠了,那为何现在又翻脸了?

  一个个念头,在几人脑海中浮现。

  而黑铠则是沉声道:“刚刚的探查,其他人未必感知到了,但是这股精神力……很可能感知到了,倒是有些打草惊蛇了。”

  而李皓的眉毛,都快皱成一堆乱草了。

  巨矿的情况,比想象的还要复杂。

  强者也很多。

  圣境……他可是一点办法没有。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:“双方实力都很强大,我们严格来说,也就和一方相当,若是我们贸然过去,双方联手对付我们……我们恐怕难以应付,处长应该对付不了两位圣境吧?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也不是不行,只是你之前提供的神能石和生命之泉都太少了,加倍,两位圣境也不算什么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你当我没说。

  生命之泉倒是还有不少,可神能石,几乎耗空了。

  “走,先靠近再说。”

  李皓此刻也是升起无数想法,这些家伙,这么强大……若是不打起来,而是联手对付自己这边,那就麻烦了,他们到现在开战了吧?

  但是一个强者都没死,这就很过分了啊!

  自己这边都解决4位妖植了,这些人居然没打死几个,连那些黑甲军都还活着……搞什么呢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矿脉深处,一股红色能量,瞬间涌现,化为人形,朝外看去,好像皱起了眉头。

  沉默一会,没再去管。

  此刻,红色虚影附近,出现一个巨大的湖泊。

  湖泊中,一具肉身漂浮。

  金光闪闪,无数能量涌入其中。

  不止如此,一缕缕金色物质在飘荡,很快也被纳入其中,湖泊中,还有许多珍宝,都在悬浮,慢慢破碎,特殊能量涌入其中。

  湖泊中,肉身越来越强悍。

  红影默默看着,等待着。

  至于刚刚的波动,有些类似于风云宝鉴,鸿家人?

  不太清楚。

  红影没多管什么,这个时代,鸿家人也好,哪怕方家人也好,在这方被隔绝的小世界中,都不算什么。

  ……

  矿脉之外。

  轰隆声不断。

  荆棘玫瑰和金色铠甲,在虚空中不断交手,荆棘玫瑰化为一位妖娆女子,有些愤怒的样子,低沉道:“我要的只是矿脉中的一些能源,给我,我便退走!”

  它手持军刺一般的兵器,那是它自身本体上的倒刺所化,每一次出手,都撕裂了虚空,强悍无比。

  金色铠甲,也有些难受。

  强悍的玫瑰刺,每一次都能刺破虚空,甚至刺破金色铠甲。

  不远处,江辰几人,正在一处光团中,凝聚出一道道强悍的能量,化为各种兵器,正在强攻6位银铠,配合几位妖植,倒是压制的六位银铠都难以动弹。

  哪怕六位银铠配合默契,甚至形成了军阵,强悍无比,也难以承受四大妖植和军法阵法的围杀,此刻被杀的狼狈不堪。

  更远处,两股黑甲军不断碰撞。

  皇室的黑甲军,也都不弱,都是精锐。

  可对面的上千黑甲军,也都极其强悍,远不是战天城那些黑铠可比的,战天城太缺乏能量了,而此地,能量不缺。

  战斗已经爆发了一段时间。

  可双方几乎势均力敌,金色铠甲比荆棘玫瑰稍微强大一些,可四位妖植配合江辰开启的军阵,却是压制住了六位银铠。

  若非几位妖植恢复的不如人意,这六位银铠,也别想阻挡它们。

  光团之中。

  江辰不断操控阵法,形成一件件兵器,朝几位银铠杀去,脸上带着一些冷色:“吾乃江家后人,现任天星军第八师师长一职,尔等以下犯上,无视军规,看来,确定要背叛了!”

  那最强的一位银铠,冷冷回应:“大帅的后人,不会伙同妖植夺取矿脉,背叛的是你,你的师长一职,我们不认!”

  话落,低吼一声,一枪扫荡而出,打的一位妖植不断倒退,他怒吼一声:“你们这些叛徒!新武永不灭,新武回归之时,你们和你们背后的存在,都会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轰!

  战斗瞬间猛烈起来,江辰身体微微摇晃,回头看向齐平江他们,低沉道:“将我彻底解封,这时候了,你们还要限制我吗?”

  齐平江看了一眼赵天阳,赵天阳微微点头。

  话落,两道虚影从江辰身上浮现,瞬间消失,江辰气息大涨,一瞬间,阵法之力更强三分!

  轰!

  军阵凝聚出一尊人影,瞬间朝几位银铠扑杀而去!

  不远处,金色铠甲低吼一声:“结阵!”

  轰!

  上千黑铠,瞬间换了一种阵法,一股股强悍的能量涌现而出,瞬间击杀了大量黑甲军,江辰微微变色,看了一眼金铠。

  这阵法,和之前有些不同,江家获得的一些资料上,没有这样的军阵,是这位副帅更换了阵法吗?

  而这时候,荆棘玫瑰再次低喝一声:“我说了,我要的只是一些能源,你非要如此吗?”

  金铠冷漠道:“作为叛徒,没资格获得能源的支持!”

  “叛徒?”

  荆棘玫瑰冷笑一声,有些嘲讽:“这话,同样送给你自己,你才是最大的叛徒!”

  金铠冷漠:“任你如何去说,也动摇不了吾等!守卫矿脉,是我们的职责,玫瑰,死了这条心吧,只要我们还在,你想夺矿,不可能的!”

  “混蛋!”

  荆棘玫瑰大怒,愈加狂躁,强悍的力量席卷四方,怒吼道:“你们几个愚蠢的家伙,孙鑫才是最大的叛徒,你们为他卖命,你们的军团长若是还活着,早就被你们活活气死了,新武怎么会走出你们这些愚蠢的团长!”

  荆棘玫瑰怒骂一声,骂的正是那几位银铠。

  这几尊银铠,也相当强大。

  都是军方中人,又会军阵,肉身还在,实力虽然比几位妖植弱一些,但是这些人族本就比妖植强大,此刻联手之下,不但拦下了四大妖植,连江辰的军阵都难以压制他们,只是将他们限制住了而已。

  金铠副帅,也就是孙鑫,轻叹一声:“玫瑰,不要妖言惑众了,这些都是我多年的生死兄弟,我们是军人,守卫矿脉是我们的职责,付出生命也要守护的职责……任由你如何去说,我们都相信彼此!”

  “你真恶心!”

  荆棘玫瑰瞬间消失,无数利刺朝金铠杀去,杀的轰隆作响,咬牙切齿般吼道:“时至今日,还是如此虚伪,告诉你,只要我还活着……那些人,一个别想进入此地!这些年,他们来过,可都被我杀了,在新武时代,我为人族当奴仆,在新时代……我不愿了!我已成圣,这个时代,只要天地稳固,谁能奈我何?”

  轰!

  巨大的轰鸣声再次响起,金铠叹息:“冥顽不灵!你……该杀!”

  话落,一柄长刀浮现,一刀斩下!

  虚空破碎,大阵动荡。

  两大圣境强者,杀的惊天动地,大道都在涌现,本源也在震荡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。

  李皓一群人赶到,光团笼罩天地,将这一片地方封锁了起来,这就是城内的妖植之阵。

  李皓眼中神光浮现,居然没能看穿阵法。

  黑铠淡淡道:“这是四象锁空阵,当年专门用来防御的,主要是为了防止强敌杀入城市,威胁民众安全,主要由妖植负责构建和启动,所以妖植,也被称之为守护妖植。”

  “能破吗?”

  李皓问了一句。

  黑铠点头:“可以!但是破开了……未必是好事,一旦破开了,双方都会发现我们的入侵,最好还是潜入其中……”

  他看了看大阵,又道:“这阵法,能潜入进去。”

  李皓看了他一眼,“潜入?这阵法密不透风,我看过了,几乎没有空隙留下……”

  “你不行,不代表我不行。”

  王署长也急忙道:“那是,师叔肯定能行,四象锁空阵,是师叔家传阵法,别人不知道如何潜入,师叔肯定知道!”

  李皓一怔,家传阵法?

  黑铠倒是没有理会这些,平静道:“错了,我爷爷不会教我这些,这些是校长研究出来的,爷爷岂会故意留下漏洞被人钻空子,哪怕自家人也不行!你说此话,是在羞辱他!”

  王署长尴尬无比。

  我拍个马屁而已,居然拍到了马腿上。

  校长研究出来的……好吧,这就更没法说什么了。

  黑铠仔细探查了一番,看了看大阵,又道:“这里是主战区,在这动手脚,动静太大,去侧方,另外……我建议,最好先去矿脉深处,而不是在这和这些家伙厮杀,矿脉深处……也许更麻烦!”

  一边说着,他一边走动,沿着一个方位前行,不断开口道:“矿脉核心处,一般都有一些伴生宝物,有些很珍贵!”

  “之前探查到的那道影子,也许就在其中,我不知道对方在里面待了多少年,但是……对方实力一定不弱!”

  “此地的矿脉核心,应该也有宝物,对方一直待在这,也许是为了这宝物,也许是其他……总之,我们最好迅速进入其中,还有,矿脉都有自爆机制,也在核心区域。”

  李皓不断点头,有些凝重:“那你说,这家伙藏在里面……是不是为了关键时刻将矿脉炸掉,开启二次复苏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

  黑铠也无法判断,只是好像笑了一声:“没关系,大矿也不是说,谁想爆就能爆的!昔年,人王就是靠爆矿起家的,也是为了防止敌人用同样的手段针对人族,针对人族城市,所以,有一些反制措施,只要对方在见到我们的第一时间没有现在爆掉,那就没有机会了!”

  反制?

  李皓有些疑惑,但是没多问,而是迅速道:“那我待会可以做点什么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黑铠也不客气:“你才是这次的发起人,你当然要做点什么!王野说,你曾进入过二重空间,我们想对付的人,也许不简单,哪怕我,也不能保证可以杀死对方!”

  “你的话……进入二重空间藏着,关键时刻,突然出现,给对方雷霆一击,用你的势就行,七系融合,配合上星空剑,关键时刻,有奇效!”

  李皓一愣,微微皱眉:“我可以进去,但是很难出来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他点了点头:“之前,据说是你师父拉扯你出来的……所以……你通知一声,让你师父迅速赶到,关键时刻,再拉你出来。”

  李皓脸色微变。

  他自己其实不在乎冒险,可这一次对付的敌人太强了,所以他没让袁硕他们进入,现在黑铠却是让自己喊袁硕进来。

  黑铠淡淡道:“你们这个时代的人,自己都不愿意为之奋斗,指望新武人为你们杀新武人,然后夺了好处给你们吗?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我付出了代价……”

  “是啊,可是不够,我说了,若是只有那两位,我也没说让你喊人进来,可现在……多了一位目标之外的存在,那这样一来,就很麻烦了。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你一个人,又无法及时出来,只有让你师父过来,关键时刻,瞬间将你拉扯出来了,对强者而言,关键时刻,忽然出现变数,雷霆一击之下,也许就足以要了对方的性命!否则,我不保证,这一次可以成功。”

  他扭头看向李皓:“时间还有一点,但是不会很多,一旦外面战斗结束,双方没有出现大规模死伤,当不了渔翁,我们杀的那些妖植都会暴露……那时候,他们只会联手对付我们,因为我们是变数,先杀掉第三方变数,是新武的共识!”

  他看向李皓,认真道:“不要想着联手一方,剿灭另外一方,不可能的!作为新武时代的存在,所有人,所有妖,都知道一个道理,先杀第三方!因为,他们是变数!只有如此,杀了第三方,他们才会拼死厮杀,你要相信人王对那个时代的影响,不信,你可以试试看!”

  王署长也点头:“李皓,是这个道理,你若是想要捡便宜,联手其中一方杀另外一方……不可能成功的。”

  这一刻,连红杉树、小枣树都同时应和了一声。

  是的。

  不可能成功的。

  新武时代,有太多这样的案例了,人王专杀第三方存在,不管对面的敌人多强,多可怕,多可恶,一旦出现第三方想捡便宜,哪怕便宜了敌人,人王也要先杀了第三方……

  久而久之,整个人族,整个新武,都知道一点,双方交战,先清场,一旦中途有第三方出现,那也先联手杀了第三方,不要妄图去和对方合作。

  此地的双方,都曾是新武体系中的存在,这一点默契,还是有的。

  所以,只要李皓他们出现,荆棘玫瑰和那位副帅一定会联手先杀了李皓他们,前提是他们都背叛了新武,要不然,黑铠和王署长在,那位副帅不会这么做的。

  李皓顿时皱眉。

  他开口道:“若是我留下一样宝物,也有希望自己找回来……”

  “那意外因素太多了,既然有成功的案例,何必此刻再次冒险,去追求更多的不确定因素?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你的老师,不愿意为你付出丝毫吗?”

  李皓暗骂一声!

  不是这个道理。

  和这家伙说不通。

  此地强者无数,圣人都有几位,自己老师虽然实力又有了进步,但是……李皓判断,撑死了六系神通之力,绝对没到七系。

  在这,就是炮灰!

  李皓其实不想任何人此刻来冒险,至于这些强者,那也是自己和他们互惠互利,花钱雇来的……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,李皓咬了咬牙:“我关键时刻出手,有决定性因素吗?”

  “你自己判断。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一个从未知深处突然出现的敌人,手持强悍的星空剑,也具备绝巅之力,起码这个时代,没有本源增幅的情况下,不管是绝巅还是不朽,或者圣人……差距没有想象的那么大!差距最大的地方,其实在于肉身强度,可对方只是精神力,所以对你而言,你对这种精神力存在,威胁力还是极其大的!”

  “而你的势,可以直接击伤击溃本源,这也是这个时代的不同之处,昔年,强者的本源,也唯有本源才能破坏,可你的势,无所谓这一切……”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,不再多说,残破的黄金铠浮现,迅速开始传讯。

  ……

  天星都督府遗迹。

  此刻,玉总管在内守卫,忽然收到了传讯,很快转身出了遗迹,迅速传讯出去。

  “都督有令,袁硕迅速回归,协助都督镇杀强敌!巡检司陈耀、孔洁,迅速前往军法司,镇压军法司一切异动!”

  ……

  巡检司。

  陈耀正在看热闹,忽然收到了孔洁传来的命令,与此同时,还有一副铜铠,孔洁沉声道:“上面有令,咱俩替代袁硕,镇压齐定海,有疑议吗?”

  陈耀愣了一下:“我……我们去?”

  “速度!”

  孔洁一副不客气的态度,下一刻,忽然笑了:“多好!”

  总算不用在这看热闹了。

  陈耀迟疑了一下,忽然也笑了:“是不错!”

  今日,看着银月武师镇压四方,威风八面,他其实也有些羡慕。

  只是……他寻思着,自己实力不算太强。

  可又一想,齐定海就比自己强大吗?

  自己也是第二代司长,还能怕了那齐定海?

  自己老爹一直说,自己不如齐定海,不如赵怀民……呸,自家那老头,就知道涨别人的威风。

  下一刻,两道人影,瞬间闪烁而出。

  军法司这边,袁硕微微皱眉,看了一眼身旁的碧光剑:“我要回去一趟,此地由陈耀和孔洁坐镇,你小心一些!”

  碧光剑微微点头。

  而袁硕,也不多说,迅速从遗迹附近走出,前方,齐定海一脸平静地看着他,袁硕也不理会,只是看向不远处的袁兴武,忽然道:“作为你的老师,给你一条活路的机会,现在离开此地,将城外八十万天星军收服,镇压,不要出现任何暴动,不要出现任何动荡……你有活下去的机会,否则……九司皇室一灭,天星军一旦动荡,那时候,血流成河!”

  说罢,转身就走。

  齐定海微微皱眉,有些低沉:“袁硕,你太高估天星都督府了,也高估银月了!”

  袁硕冷笑一声,忽然转身,一拳打出!

  猛虎咆哮天地!

  轰!

  一声巨响,齐定海直接倒飞而出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满眼的骇然。

  袁硕冷冷看着他:“你让你父亲来和我说这话,你还没资格!三十多年前,我来天星城,你父亲曾暗中狙杀我,被我师父击溃,你母亲和我交锋,被我一拳重伤,那时候的你……算个屁!”

  齐定海脸色微变。

  许久,沉声道:“三十多年前,是你……对我母亲出手的?”

  袁硕狂傲无比,冷笑一声:“不,是你齐家对我出手,被我击溃罢了!懒得和军方中人打交道,我来天星,只是为了寻道,没兴趣管你们的破事,若非后来赵天阳露面,那一日,我便会报复你齐家!”

  说罢,又是一声冷笑:“当年若非你们这群人的父辈仗着权势威慑我,天星武林,早就被我横扫!哪轮得到你们这些人嚣张跋扈?”

  说罢,不再理会,孔洁和陈耀已经抵达。

  袁硕毫不客气:“此人若是有任何异动,直接击毙,早就看这些家伙不爽!”

  说罢,腾空而起,迅速离去。

  而陈耀,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这话……说的好像我也在内。

  他笑了笑,个头不大的他,看向刚站起来的齐定海,笑容灿烂:“定海哥,别介意,此人太过跋扈,我没他那么狂,兄弟我来看看定海哥,别无他意,好好登记造册就完事了,我家那老家伙一直说我不如你,定海哥千万别激我,要不然……我想试试,我怎么就不如了?”

  齐定海冷冷看着他。

  作为九司第二代司长,九位司长儿时也是很好的玩伴,曾一起放浪形骸过,跋扈过,嚣张过,当年关系都很不错。

  不过,自从担任了第二代司长,这些人关系就彻底恶化了。

  此刻,看到陈耀小人得志的样子,齐定海冷冷道:“陈叔向来喜欢投机,这一次……希望不会失望!”

  陈耀笑呵呵的:“怎么会呢?定海哥,老朋友了,还曾一起嫖过的兄弟,对我客气点!”

  陈耀哈哈大笑,笑声传荡军法司:“别一直挑衅我啊,当年咱们干过的事情多了,非要我说出来,你也很没脸的!”

  齐定海面色变幻,不再理会他。

  陈耀和他父亲一样,没脸没皮的。

  年少轻狂时代,什么事都没当回事,老了,其他人也要面子不会说,这个不要脸的家伙,真的会四处宣扬的。

  此刻,他只是有些疑惑,袁硕……去哪?

  回天星都督府做什么?

  李皓呢?

  一个个念头升起,一个个疑惑浮现。

  而且,袁硕很强。

  肉身强悍无比!

  是的,他察觉到了,对方一拳击溃了自己,肉身很强大,比寻常武师强大的多,怎么做到的?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袁硕迅速回归,眨眼间进入遗迹,露出笑容。

  爽!

  关键时刻,李皓这孙子还不得找自己帮忙?

  果然,我才是他最信任的,也是最强大的,看看,周川、洪一堂这些人,不都在外坐镇吗?

  外面只是小打小闹,唯有里面,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手。

  而李皓一个没找,喊了我……袁硕感慨一声,以前打什么超能之城,打什么风云阁,那都是小事,只有现在,才是决定九司未来和天星都督府未来的大事。

  而我……来了!

  他速度极快,很快,朝远处那个光团飞去。

  片刻后,迅速落地。

  而李皓见了袁硕,也不耽误,迅速道:“老师的任务就一个,黑铠前辈让老师接引我出现的时候,老师马上拉我出来,其他时候,老师躲的远远的!”

  袁硕张嘴欲言。

  李皓不客气道:“是大圣级存在,老师太弱,一口气吹死,不要逞强,关键时刻拉我出来,老师就成功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艹!

  袁硕暗骂一声,害我激情澎湃了半天。

  结果,就这?

  混蛋玩意!

  心中骂骂咧咧了一阵,袁硕板着脸,冷冷道:“好!”

  那也是回答的干脆,之前的话全部咽回去了。

  大圣级存在……算了,你当我没想过。

  而黑铠等到了袁硕,笑了笑,他其实没见过袁硕,但是此刻看到袁硕,却是有些意味深长道:“天意不可能只青睐一人,融合五种势,掌天地大势,看样子时间很久了,比李皓要早,世界之主,也并非李皓不可……”

  袁硕瞥了他一眼,龇牙一笑,“前辈谬赞,我当然比我徒弟强,不过……世界之主算个屁,我更喜欢谁不服,一拳打死对方,甭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,都这样,有人说,我袁硕是独狼,天也降不住我!”

  黑铠一怔,没再继续说什么。

  独狼?

  也许吧!

  这种人,是带着一些魔性的,他想到了一人,独、自私、胆大、狂妄、下手也狠……昔年,新武时代的秦帝尊,也是如此。

  这一刻,稍显恍惚。

  没再多说什么,他一挥手,坚固的地面迅速融化,很快,浮现出一道光圈,他打出一道道手势,那阵法边缘,也渐渐融化。

  “进去吧,作为强者,打洞是必备技能……不会打洞的强者,不是个真强者!”

  黑铠的这话,和他平时的人设不符。

  李皓有些怔神,王署长却是很捧场,疯狂点头。

  没毛病!

  不会打洞的强者,不是个好强者,当年,京武的至尊,曾专门去魔武和人王学习打洞,一学多年,后来还在京武推广打洞技术,专打矿脉之洞,这可是多位帝尊推崇的技能。

  李皓恍恍惚惚,什么鬼?

  谁说强者就要会打洞的?

  没想到,一旁的师父也疯狂点头,这时候好像很赞成对方的话,见李皓看来,传音道:“没毛病,这家伙这次说对了,能打洞才是真强者!”

  哦!

  想起来了,师父,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盗墓头子,能不会吗?

  李皓哭笑不得,也不多说什么。

  好吧,你们是对的。

  当钻入地下的瞬间,李皓深吸一口气,一头猛虎浮现,他迅速钻入猛虎之中,看向老师,袁硕点头,传音道:“带上星空剑,我有石刀,回头以石刀铺路,五势为引,接你回来!”

  唯有绝对的信任,才会如此毫无准备地,再次进入那未知的空间,袁硕也是深吸一口气,吐出一口鲜血,金光闪闪,烙印在了李皓身上。

  “去吧!”

  李皓也没多说什么,迅速消失在原地,黑铠看了一眼,眼神闪烁,二重空间?

  这个时代的大道宇宙吗?

  真是……不可思议呢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