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91章 内外之变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剑城之上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轻吐一口气,一切顺利,只是……还是暴露了一点东西,别人不说,那红月帝尊,大概可能是感知了点什么。

  死而复生!

  从帝尊手中复活。

  李皓心中想着,又思考这股时光之力,他判断了一下,只要这股力量还在,长河不断,自己就有希望逆转时光……这是错误的,其实是逆转自己身上发生的一点东西。

  并非逆转其他人!

  真到了那地步……就不是李皓能做到的了,而且每一次,都会消耗一些寿元,这东西其实不能乱用。

  “李道恒……真是个人才啊!”

  李皓忽然感慨一声:“半帝分身,剑道分身,新道到底是分身还是本尊?这家伙,这些年,是不是觉得自己无法进入帝级,精神力增长太快,没事就切割自己玩?”

  分身,也不是说切就切出来的。

  李道恒随意切割,代表一点,他卡在了半帝,一直未能跨入帝尊层次,或者觉得,此刻晋级帝尊太弱,需要更强大。。

  所以,他不断切割精神力,不断制造各种分身。

  都极其强悍!

  这把剑,若非遭受了帝尊一击,又被李皓切断了和剑城的联系,这把剑最少天王巅峰战力。

  而之前出现,直接硬接帝尊一拳的那位,大概率也是分身。

  半帝分身!

  此刻,新道分身不知道强弱,但是,起码也是圣人层次,或者更强,只是目前,对方未必能出大道宇宙。

  除了这些……还有吗?

  一个十万年前的天王,绝世天才,迟迟没能跨入帝尊层次,鬼知道到底制造了多少分身出来。

  够恶心人的!

  “李皓!”

  这时候,剑树迅速赶来。

  肩膀上,左边石头,右边大印,愈发残缺不全。

  剑树虚影颤动:“你……赢了吗?”

  李皓笑呵呵的,“我站在这,前辈觉得呢?”

  剑树还是恍惚:“就这样赢了?”

  没什么感觉啊!

  总觉得,赢的有些不可思议,那可是李道恒制造的,而且……它们刚刚是不是去了帝尊的地盘?

  它忍不住道:“我们刚刚是不是被帝尊一掌拍到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剑树喃喃道:“被帝尊一掌拍中了,我们……只是圣人……还是这个时代的圣人,并非本源圣人,还能活下来?”

  帝尊啊!

  强悍的不可思议的存在,在任何时代,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在这银月世界,更是只有一尊存在。

  可现在,它们被帝尊一掌拍死了,却是又活了。

  这……什么和什么啊?

  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树,跟着剑尊,见过很多顶级存在,现在这位红月帝尊……其实在帝尊中不算什么,可是,那也是帝尊啊!

  它不解,那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,可以让大家复活。

  哪怕它亲自经历了,它也没看懂。

  当然,此刻,它顾不得细问了,又看向消失的剑城,这一刻,他们就在一柄巨大无比的长剑之上,这才是剑城的本来样子,一把剑!

  巨大无比,蔓延上百里的长剑!

  “这才是星空剑……”

  剑树呢喃道:“我还从未见过真正的星空剑呢。”

  剑城存在之后,它才被栽种在了剑城。

  李皓心中微动:“你的意思是,你其实很年轻,在妖植中算是后代,不是新武前期的存在?”

  剑树点了点头,它本来就没那么老。

  “嗯,否则,我一直感悟剑尊之道……若是新武前期就有我,好歹也是个天王了!”

  小看谁呢!

  李皓失笑,又看了看不远处那座还存在的院子,这也是目前为止,整个剑城,唯一一座还保存完好的建筑。

  安平居!

  人王的字,尽管没什么大道韵味,可就这几个字在,加上剑城之利,那位帝尊一拳下去,又没完全覆盖到这座小院,倒是一点没受损。

  当然,其实还有一个可能,红月帝尊……担心打破了这院子,会不会冒出一个人王虚影?

  可能性不大。

  剑尊人在外面,院子真没了,人王还活着,也未必有心思搭理,可若是真冒出来了……红月帝尊必然心虚的。

  那可不是一般的帝尊,那是人王。

  新武世界,在混沌宇宙中,对外也有名字,阴阳大世界。

  阴阳大世界,人王名气其实不算太大……可别的不说,光是这个世界的一位非世界之主,阳神,初武第一强者,遨游混沌,敢和世界之主交手,曾和红月之主交手不死,顺利逃回新武。

  就冲这,在混沌之中,阴阳世界,也非籍籍无名之辈。

  阳神,在混沌中还是有几分名气的,纵然不如一些强大的世界之主,可一些稍弱一些的世界之主,居然还不敌他!

  就银月这样的小世界,完全被人吞了,一丝不留,大概都达不到阳神那个层次。

  当然,新道宇宙出现,一切都有可能。

  ……

  李皓没心思想这些,此刻,手持星空剑。

  星空剑颤动,有些流光溢彩。

  吞噬了无生剑,李皓手中的星空剑,这一次赚大了,不止如此,甚至还吞了一些特殊的时光之力,更是非同小可。

  这时候的星空剑,好像在吸收消化,沉眠之中。

  李皓喃喃道:“有了真正的星空剑……你也叫星空剑,就不太合适了!”

  这把剑,也许该有个新名字了。

  而此刻,剑树不由道:“你……真的要吞掉剑城吗?”

  李皓摇头,剑树松了口气,李皓忽然道:“我怀疑……八大神兵,是不是八大主城?”

  “啊?”

  李皓开口道:“我说,真正的八大神兵……到底是现在那些,还是八大主城,才是真正的八大神兵?”

  剑树茫然道:“不会吧?八大主城……剑尊的剑成为剑城还有可能,其他几座主城,怎么会是神兵呢?”

  “可八大主城,能抵御天地压缩,半帝都难,你们不曾想过这一点吗?”

  “那是……那是……”

  剑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而李皓,陷入了沉思,半晌才道:“也许,八大主城才是真正的八大神兵!只是,外人未必知晓,甚至八大家都未必知晓……八大主城镇压天地,这明显是强大无比的神兵!我之前吞噬的一些八大神兵,都只是一些圣阶神兵……连天王层次的都没有。”

  太弱了!

  这不符合八大神兵的重要性。

  剑树疑惑道:“可是……当年各大主城的家主,都只是圣人……”

  “对啊,那他们怎么制造出了主城这样强大的利器?所以……他们自己也未必知道,而外界流传的八大神兵,其实都只是他们以为的罢了,也许在剑尊他们眼中,真正的八大神兵,就是八大主城呢!”

  “主城如此强大,圣人才能勉强操控,每一次操控都能镇压天地,关键还有一点,八大主城,联系到了整个天地,能吞噬天地的力量……”

  说到这,李皓笑道:“大概率是血帝尊的手笔,他的刀,在八分天下的中心点,八大主城坐镇八边……有些明白了,汲取八大主城溢散气血,八大主城地面都有吞噬能量的作用。”

  “人死了,都会被吞噬,溢散的气血,溢散的能量,都会被吞噬……”

  李皓彻底看明白了,摇头道:“倒是煞费苦心了!八大主城镇压天地,这是其一!第二,就是为了复苏是刀中之物了,血帝尊……为何如此费心费力地复活一只猫?”

  之前的话,它们没听到。

  此刻,剑树一怔:“一只猫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在血帝尊佩刀之中?”

  “是。”

  李皓疑惑:“你们知道,是苍帝?”

  “不是!”

  剑树迅速摇头:“苍帝活的好好的,比谁都好,血帝尊自己死了苍帝都没死……咳咳,不是这意思,我的意思是……算了,反正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此刻,剑树好像想到了什么,许久才道:“我大概知道……血帝尊要复活谁了。”

  它有些感慨,有些唏嘘,也有些羡慕的样子。

  倒是石头和大印好像也不清楚。

  石头闷闷道:“血帝尊复活一只猫……剑树,你认识?”

  “不认识……但是曾经听闻过!剑尊曾经提及过……这只猫,很特殊……算了,不多说这些。”

  李皓失笑:“不能说?”

  “不是不能说。”

  剑树叹息道:“那只猫,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……还有,血帝尊要复活这只猫……其实很复杂,那只猫……我不好怎么解释,反正……和苍帝关系很大!我以为……以为彻底消散了,没想到还存在!当然,我没经历过那个时代,若说了解,必然有人比我还要了解,至尊之孙不是在银月吗?他比我更了解这些情况,你想知道,自己问他便是,他肯定比我知道更多的内情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“也就是说,血帝尊做这么多事,复活对方……在你们看来,也算正常?”

  “正常!”

  剑树点头:“血帝尊也好,还是他的前世身战天帝也好,都是有情有义之辈!真正意义上的儒雅帝尊,人王崛起,一方面是战天帝死后布局,一方面便是血帝尊前期引导……其实,人王接触武道,是血帝尊引导的,对方只比人王大一岁罢了,却是一直为他领路……”

  这个李皓倒是不知。

  此刻,想了想道:“所以,为了复活这只猫,血帝尊留下了自己的佩刀,甚至留下了其他几柄强大的神兵,八分天下,制造大阵,汲取天下溢散能量、气血、信仰,在你看来,都是正常的,不存在其他目的?”

  剑树笑了:“正常的!其他目的?背叛新武吗?你想太多了!何况,在血帝尊眼中,其实……若非银月世界是剑尊的,拿一个银月换这只猫复活,他也不会眨眼!”

  李皓多了几分了解,点点头。

  又道:“那血帝尊,和初武时代的哪些强者关系不错?”

  “这个……我就不清楚了!”

  剑树摇头:“其实初武强者和他关系都很好,因为他前世身是战天帝……而战天帝,是初武本源时代的领袖之一!所以……活下来的初武强者,其实都在朝这几位靠拢!”

  好吧!

  那位初武之神,还是无法判断出身份来。

  李皓看了看剑城,想了想道:“如果八大主城,都是神兵,八大神兵……便是这些主城的话,那剑城倒是不着急。”

  他又看了看那小院:“我可以进这院子中,修炼一段时间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剑树点头,有些迟疑道: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你闯入此地,已经被帝尊知晓,你想离开,也许还要走封印那边,对方知道你进入了……”

  走不掉了。

  李皓却是没在意,怎么会走不掉呢?

  大道宇宙就可以走!

  只是,不愿意在这开启太多次罢了。

  走肯定是走得掉的!

  关键在于……为何要急着走呢?

  这一次,他也有一些感悟和收获,而且,属于他自己的剑道,也正式开启了。

  皓月之剑!

  当然,目前来说,只是起步阶段,可关键在于,十道剑,勉强成型了,而且还是时光之意为主剑道,对李皓而言,此刻,在这修炼,用时光之力,汇聚一些剑尊的长生之剑,彼此印证一下,对自己的剑道,必然大有裨益!

  他不急着离开这里。

  这里有剑尊最原始的剑意,还有一块磨剑石,还有一位一直跟着剑尊的剑树……急着走干嘛?

  至于那位帝尊……也许也能当成磨剑之物。

  前提是……不被对方打死。

  回去没用,此刻回去,又得落入郑宇、李道恒这些家伙的算计之中。

  李皓很清楚,此刻的自己,还没有实力和这两个家伙抗衡。

  至于帝尊……被封印的帝尊不如狗。

  反正那家伙又出不了八卦阵!

  真出来了,第一时间着急的是郑宇和李道恒,又不是我。

  想通了这些,李皓很愉快地,邀请三位和自己一起入住小院。

  反客为主,李皓向来拿手。

  何况,此刻的剑城,几乎被帝尊一拳摧毁了,啥也没有,不住小院,只能住在残破无比的剑身之上了。

  ……

  安平居。

  李皓安心修炼着,也在磨练自己的剑道。

  汲取一丝丝长生剑意。

  这里的长生剑意,比断崖要浓郁的多,很容易汲取。

  他也在分析长生剑意,长生剑意也非同小可,是剑尊汇聚万道之力,融合而成,并非单独的一种剑道,以前没见识,如今越是强大,越是容易体会,这其中的强悍之处!

  一缕缕淡淡的时光之力,围绕着李皓旋转。

  一道道剑意,不断汇聚。

  此地,还是剑城的核心地,在这,还能牵引一些剑城的力量。

  修炼,是一件让人沉迷的事。

  三位残圣是急切的不行,可是李皓不慌不忙……

  一连修炼了多日……

  忽然,这一日,一股剑意爆发,三人迅速出现,一下子刺激的本尊都在战栗,它们看到了什么?

  它们看到了,一股长生剑意爆发,直接在李皓体内爆发,瞬间将李皓炸的死无全尸!

  “李皓!”

  剑树尖叫!

  死了?

  这疯子,怎么敢!

  他怎么敢用长生剑意自杀?

  是的,就是自杀。

  它亲眼看到,李皓好奇无比地用一缕长生剑意爆发,好像希望用这玩意淬炼自己……结果直接爆开了!

  这就是个疯子!

  而这一刻,一股淡淡的时光之力,环绕四周,一条浅浅的长河,在波动,可是,好像在纠缠不休,一抹淡淡的剑意,在镇压,甚至在磨灭这缕时光之力。

  剑树瞬间明悟了什么,痛苦无比:“这疯子……这是剑尊的剑意,不是那半残帝尊的一掌……”

  剑尊,能杀帝尊的存在啊!

  他的剑意,从本质上来说,比那位红月帝尊要强大许多。

  巅峰时期的红月帝尊,也是远不如剑尊的。

  你用什么自杀不好,用剑尊的长生剑意自杀?

  它尖叫一声,下一刻,化为本体,一棵残破无比的剑形大树,下一刻,一些断裂的枝条爆发,将那一抹正在磨灭李皓的剑意汲取!

  它习惯了长生剑意,倒是可以汲取一些。

  直到那可怕的长生剑意被它汲取掉,长河才微微颤动,一道虚幻的人影走出,带着一些苍白,有些激动和兴奋,“厉害,好厉害!”

  时光之力太弱了,差点被就被剑意彻底磨灭掉了!

  他看向剑树:“多谢了!”

  剑树再次化为妇人,有些愤怒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  尽管大家认识不久,可它们,都把李皓当成希望了。

  将希望寄托在了这个家伙身上!

  它们,有些习惯了依靠别人,昔年依靠剑尊,剑尊走后,无所依靠,战斗了十万年,结果是为敌人铸剑,三位都很心虚,也很惶恐。

  如今,李皓一来,瞬间解决了一些麻烦,让它们觉得,希望就在李皓这。

  可李皓……差一点就把自己给玩死了!

  若非它还能汲取一点剑意,李皓就被彻底磨灭了。

  这是个疯子吗?

  李皓从虚空走出,脸色很苍白,头发也变的花白,不过一瞬间,长河震荡了一下,他又恢复了年轻,消耗了一些寿元而已。

  融身长河的他,不说活个百万年,几十万年还是要活的吧?

  刚刚剑意磨灭,消耗了千年寿元?

  大概差不多吧!

  无伤大雅的事。

  李皓承认错误:“是我太好奇了,忍不住尝试了一下……只是没料到,长生剑意本质上,远超红月之力!或者说,红月帝尊学艺不精,单纯从磨灭程度来看,远不如剑尊厉害!”

  李皓吸气:“这么看来……我还真不是不死不灭的存在,一旦李道恒这些人爆发出这样的攻击,能坏了我的这股能量,我还是会被磨灭掉的!”

  他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而剑树,再也忍不住了:“你清醒点,你现在只是一位圣人……哪怕巅峰圣人,也只是圣人!你和帝尊,之间还隔着天王初期、中期、后期、巅峰,甚至包括半帝这个层次存在!而半帝和帝尊,差距也极大……你此刻去尝试帝尊的攻击力,你不是自己找死吗?”

  李皓点头,又有些不死心,问道:“帝尊和半帝,差距很大吗?”

  剑树无奈道:“看什么样的帝尊……哪怕再弱的帝尊……在新武时代,再弱的帝尊,打三个半帝也没问题!所以,红月这位帝尊在银月,的确是无敌的存在!哪怕你说李道恒强大……可除非他有很多半帝分身,否则,也不如帝尊的!”

  李皓点点头,那的确很强。

  自己此刻,这具肉身,开脉刚刚108条,和对方差距很远。

  李皓轻轻揉了揉脑袋,再看看还在溢散出来的长生剑意,感慨道:“剑尊的剑意,等级很高!我想拆分,很难……唯有经历过,才能感悟一丝……剑树,帮我一个忙好吗?”

  “什么忙?”

  剑树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  李皓轻声道: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!我就算汲取一些长生剑意,我也不了解,不能深入感悟,我想……被它杀死,杀死一次又一次!但是我又担心,会出现刚刚的情况……”

  “你别做梦!”

  剑树有些愤怒:“这是找死!一次不慎,就是彻底磨灭!被剑尊杀死的人,甚至无法复活!你能复活,我已经觉得不可思议,当然,也和剑意很弱有关,可一次接连一次……只要有一次出现失误,你就死定了!”

  说完又道:“而且,我现在只是残破之躯,根本汲取不了太多的剑意!”

  它哼了一声,很是不满!

  遇到了一个神经病!

  哪有这么感悟剑意的?

  “置之死地而后生!”

  李皓诚恳道:“而且我发现,汲取一些长生剑意,对三位而言……其实都有恢复自己的作用,你们和剑尊关系亲密,他的剑意,对其他人而言,是杀伤性剑意,对你们三位而言……却是滋补品!石头本就是打磨剑意而来的,剑印也是联通剑城而来,你更是剑尊平日修炼之地扎根的,剑尊溢散的剑意,都是靠你抽走的……”

  “有三位帮忙,我才有机会,否则,任何人来了,都难磨灭掉长生剑意!”

  这是机会!

  他想试试看。

  一次次地被杀,一次次地去感悟这股剑意,剑尊的剑意太高端了,他现在的实力,只有用这种极端的方式,在破灭中感悟!

  如此,才能不断汲取其中的精华。

  否则,他能用,但是一辈子也难以追上剑尊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!

  也唯有如此,才有希望,在剑道上进步。

  完成自己的百道剑,千道剑,万道剑!

  想杀死帝尊,也许真的需要万道之剑,可指望自己,哪怕一天感悟一道剑意,这样的速度,可以说,妖孽到了极致,万道之剑,还得需要30年!

  可30年……黄花菜都凉了!

  人王三年证道成帝,我如今距离正式跨入武道,也有一年多了。

  别说证道成帝了……天王都没跨入。

  人王三年能打死顶级帝尊天帝,而我如今面对的,其实只是一位最弱的帝尊,还是被封印十万年的帝尊……我都挡不住人家一招。

  这一对比……李皓觉得,自己很废。

  不说比肩新武人王,那也不能差太远吧,小世界诞生的天才,那也是天才,不是吗?

  剑树皱眉。

  它忍不住道:“剑尊的长生剑意,听起来好听,实际上,是天地之间,破坏力,杀伤力,最强悍的一种力量!每一次杀戮,都是……都是痛苦到根源的!你被杀多了,就算能复活……那种死亡之间的恐惧,那种痛苦,也会让你崩溃!”

  作为一棵剑道之树,跟随剑尊多年,它很清楚其中的一切,又不忍心李皓用这样的方式去修炼,这样的修炼,太过危险,也太过残忍!

  “李皓,你修炼了新道,甚至获得了一些特殊的能力……你……你可以缓一缓的!”

  剑树劝道:“十万年都过来了……大不了,先避一段时间,李道恒、郑宇、红月帝尊,必有一争!哪怕封印真破了,他们也会起争锋,这时候,你还是有时间的!”

  李皓摇头:“不,没时间!他们……也许会先杀了我这个意外因素,就算不先杀了我,他们随意乱战,也许整个银月都会被毁灭!”

  他笑了笑:“三位前辈,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,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!”

  “不是……真的太危险了,我们无法保证每一次都能汲取剑意,只要一次差错,你就死了……真的不行!”

  三位都拒绝!

  其实不是对李皓的不相信,而是对它们自己的不自信。

  它们,其实一直都依靠在剑尊这棵大树之下。

  剑尊走后,它们独立过一段时间……以失败告终。

  现在,李皓几乎是将自己的生死,就交给了它们三位……一旦一次没能成功汲取呢?

  那李皓死了……它们和帝尊去斗?

  想到帝尊的强悍,它们就有些战栗。

  石头也闷闷道:“李皓,我们才认识不久……你将生死交托给我们……我们……我们很有压力,不止是你的问题,还有我们……承受这样的压力,一次失误,就是你死,我们也可能再也没有任何出路……决定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死,我们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!”

  李皓头疼。

  不是他怕死,而是这三位,怕他死了,也怕自己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。

  真是……无言以对。

  “三位都是剑尊身边之人……”

  石头闷闷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其实也没经历过什么战斗,我们进入银月的时代,银月又没什么战斗可言,我们不曾经历过真正的新武之战!银月世界这边,经历过大战的,没几位……也就张安这些人,还有……李道恒曾去主世界过,参与过几次对外作战!”

  李皓一怔:“新武还有战斗?”

  对外,对哪个?

  石头又道:“就是一些混沌荒兽,也有想要入侵主世界的,但是都不算太强……人王他们也不管,当成练兵之物,生于忧患死于安乐,这是人王他们常说的,所以……新武的战士,有些是参与过对外大战的。银月的主力军团,一部分也参与过……不过不是全部都参与过的。”

  “我们……我们那时候只是剑城的吉祥物……所以,你也不要用什么剑尊亲近之物来说了,我们……都只是吉祥物罢了,如何能和真正的战士比?”

  它贬低了一下自己,实际上情况就是这样。

  它们的经历,其实都不算太多。

  当然,这10万年来,它们一直和那把剑战斗,其实也不是真的如它所说,那么差劲,再差劲,战斗这么多年,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吉祥物了。

  李皓扬眉:“按照我的判断,多则三五年,少则一年半载,这封印必破!我现在,能对付一般的天王初期,更强的,我就难以对付了!三位不愿帮忙,恐怕……银月要没了!”

  三位也很纠结。

  剑树有些烦躁:“我们也想帮你……可你真死了怎么办?”

  李皓笑道:“真死了,那就代表,我没那个能力,成为你们的希望!这只是剑尊留下的一点剑意,我若是连一点剑意都无法承受,你们觉得,我能匹敌那几位吗?”

  “没别的办法吗?”

  李皓点头:“有,慢慢分析长生剑意,我自认不是弱者,不是白痴,给我一百年,我有把握拆分长生剑意,运气好,三五十年都有希望!”

  这的确,算是天赋绝顶了!

  三五十年……新武时代,后期的那些天才,谁有这个自信,说自己三五十年,能把长生剑意给研究透彻?

  剑尊,又不是当年的绝巅之下,人家可是顶级帝尊。

  剑树也是纠结,又道:“要不……你用这剑意杀我们!你来复活我们……我们死了就死了,本来就是将死之辈……”

  李皓愣了一下。

  这……这几位,说实话,他一直让对方帮一下自己,三位一直抗拒,他有些不耐烦了,觉得这三位,太胆小,太怯懦,太怕死……反正,都是不好的想法。

  结果,当剑树说,要不杀它们,它们给李皓当试验品……李皓怔神了一下。

  这……算什么?

  他有些走神,许久才道:“你们要知道,杀你们……我也许也很难汲取长生剑意,你们死的概率比我更大……”

  剑树颓然道:“那也没什么……我们又弱,又没天赋!本来,我们是留守剑城,留守银月的巅峰战力,结果……李家没了!银月没了!剑尊信任我们,我们却是丢了银月,害死了李家人……纵然再见到剑尊,如何交代?你若是能成功,我们死了就死了,天下又不缺一棵树,一块石头,一方大印……这些东西,随处都是,就是一块泥土,跟着剑尊千年,也能化为灵物!”

  石头也是闷声如雷:“就是!都没办法交代了!我们愚钝,智慧也不高,本质上不是什么灵性特别高的妖,只是灵性一般的物品成了特殊妖物,潜力、天赋、智慧都不行,否则,岂会被李道恒一把剑耍了十万年?”

  “若是换成剑尊他们在这,哪怕实力和我们一样,早就看穿了……我们仨,还傻乎乎地给敌人磨剑呢!”

  李皓笑了:“别这么说!天生万物,皆有灵!人族的智慧更高,是因为人族诞生了太多的强者,若是妖植诞生无数强者,石头诞生无数强者,印章诞生无数强者……一代更比一代强!所以啊,关键在于,你们的祖宗先辈不够强!”

  “我们没祖宗……”

  李皓咳嗽一声:“我是说,族类!族群!妖植,就是一个大族群,对不对?”

  他安慰了几位一阵,这几位,的确智慧不算太高!

  当然,不是和普通人比,而是和那些强者比,越强,精神力越强,其实智慧都不会差,同阶对比,这几位,的确要愚钝许多。

  “就说妖兽一族,妖兽本来也没智慧,可妖兽强者多,现在,我认识一位力覆海,其实我觉得,它的智慧,很高很高……”

  “银月镇海使吗?”

  剑树倒是知道,点头:“的确,水力家族,智慧都很高的!”

  李皓见状又道:“只要你族,诞生几位帝尊……帝尊出现,一族都会有蜕变的!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!这就是道……前提是,要得道!”

  聊了几句,李皓笑道:“所以,更应该去尝试一些不曾尝试的东西!万事开头难,开了头,就简单了!当你们不再惧怕,自信一点……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!剑尊的剑意,你们很熟悉,为何会惧怕出现差错呢?越怕,越容易出错!”

  李皓说着又道:“而且,我不会死的,实话告诉你们吧……这里,只是我的分身罢了,我的本尊不在这!”

  “分身?”

  “对。所以,死了也没关系的!”

  剑树几位微微一动,李皓又道:“当然,真死了,我会元气大伤,几位千万别太放松了,觉得死了也没事,反正,心态平和一点……真死了,那就损失一点,我还活着,也不错,不是吗?”

  这一刻,剑树好像放松了一点:“只是分身……那我们……可以试试,你……真的可以活过来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李皓点头,笑了一声。

  心中暗道……分身个屁。

  这肉身,的确算是分身。

  可是,长河都在体内好吧,否则,如何冲刷无生剑。

  安抚一下这几个家伙。

  至于这几位,真要出现了失误……死,其实不可怕,富贵险中求,明知道这么下去,斗不过那些家伙,自然要另辟蹊径!

  “那……试试看!”

  剑树这时候,倒是自信多了:“这剑意,也能帮我们恢复一些!你放心,我们尽量不会出现失误,导致你分身被磨灭的!”

  李皓又道:“尽量不要出现这种情况,否则……我本就追不上了,分身一破,就更难追了!”

  “行,我们知道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此刻,倒是轮到李皓担心了,我这么说,这几位,会不会放松过头了?

  算了,管他呢!

  只要折腾不死,那就往死里折腾!

  “那我先汲取长生剑意,此地剑意浓郁,三天就能汲取一次足以杀死我的剑意……几位,三天一次,能接受吧?”

  “可以!”

  “那行,我们就来!”

  李皓不再多说,开始继续汲取剑意,这些剑意,当成杀手锏来用,杀死天王都行。

  可外来的,终究是外来的!

  我要解析剑尊的道,解析长生剑意,化为自己的东西,这才是本质上的提升。

  ……

  这一日开始,三日时间,李皓便要自杀一次。

  用长生剑意自杀!

  在死亡中,寻找感悟,寻找机缘。

  每一次死亡,每一次复活,其实都是一次寿元的折损,可李皓,并不在意这些,失败了,大概最长活三年,三年后,封印必破!

  自己寿元很多,成功了,自己越强,寿元越足,谁在意这点损耗?

  ……

  就在李皓,开始体验死亡的同时。

  皓星大陆,距离李皓离开,足足有三个月了!

  夏去秋来,而今,已是秋季了。

  三个月,对皓星大陆而言,也是巨大无比的变化,数百上千万的超能,不断在开发整个皓星大陆,加上敌人几乎尽灭,银月世界,也迎来了最繁荣的时代。

  从没有哪个时代,有如此多的超能,如此多的武师,活跃在各个领域。

  距离李皓推出扫盲教育,也快一年时间了,这么长时间,足够大量的人口,脱离了文盲的行列,知识的汲取,让武道愈发繁荣,也让各行各业,愈发繁荣起来。

  ……

  天星都督府。

  天下核心之地。

  各路巨头,再次汇聚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上次李皓又获得了不少宝物,各种血神子,圣道的,天王层次的,大量不朽层次的,还有99颗天王层次的天香果……

  这些宝物,帮许多强者跨入了更高的层次。

  而今,三个月时间,合道层次修者,都多了几位,赵曙光、乾无亮都获得了天王层次的血神子,早在李皓离开一月后,两人就先后跨入了合道。

  比这两位稍迟的,不是银月武师,而是王署长。

  王野,这位新武时代的署长,第一个转换新道的新武修士,总算迎来了自己的收获,在这个时代,跨入了合道层次,堪比圣人层次的存在。

  为此,王署长兴奋的难以自拔,特意跑去找某位师长大战了数百回合,结果被人一剑剃了个光头,好些天都没出来见人。

  王野之后,李皓走后第三个月,也就是前几天,第四位合道诞生了。

  有些出人预料,不是大家看好的天剑霸刀,这些银月老牌的三十六雄。

  第四位合道,是昔日被誉为第一天才,之后却是一直低调无比的道剑。

  道剑何人也?

  当初,中部大陆,超凡无数,道剑是巡夜人体系中,第一天才,同时,也是整个天星,第一天才!

  道剑很低调,和他一起的,有大眼睛、长枪、战刀三人,四人当时是整个中部最顶级的天才,道剑严格来说,是真正意义上,第一位,修炼超能晋级神通的存在。

  他不是武师,没有武道基础,而是单纯从超能开始,第一个晋级神通层次的存在。

  神通,如今的山海。

  后来,却是随着姚四率众加入了天星都督府,这些天才,又被李皓压制了下去,银月武师纵横天下,他们这些纯粹的超能,混的好的,其实就一位……乾无亮!

  乾无亮也是纯粹的超能!

  不过,李皓一般分好处,也没忘记这些人,连只会拍马屁的胡青峰,那位当年差点被杀死在白月城的家伙,如今都是日月七重的修士。

  而道剑,后来居上,居然超越了天剑几人,一举跨入了合道层次!

  这也是林红玉、地覆剑、黑豹、赵曙光、乾无亮、王野,李皓麾下,新时代诞生的第七位合道层次强者。

  都督府。

  主位之上。

  林红玉默默看着道剑,君子如玉……也许说的便是道剑这种人,永远那么坦然,那么平静,李皓其实也有些这样的感觉,可有时候,李皓会给人一种疯狂的感觉,加上出身一般,还是有一些草莽气质的。

  而道剑,真正有些君子如玉的儒雅之风。

  他也一直都是如此,当初大眼睛他们看不惯李皓,唯独道剑,一直很是有风度,也从不和李皓争风。

  “姚部长若是还在……看到你有今日成就,必然会很开心!”

  林红玉开口,缓缓道:“姚部长生前,哪怕我和他接触不多,也能感受到,他对几位的关心和关切!侯爷也曾说过,当日愿意和他一起去超能之城的年轻人,都是未来的栋梁!”

  “道剑,你能跨入合道……不得不说,既出人预料,也理所当然!”

  林红玉夸赞了几句,露出了欣赏的目光,微微点头道:“你去过大道宇宙,你觉得……大道宇宙,于你而言,收获大吗?”

  “很大。”

  道剑声音不大不小,恰到好处,轻声道:“关键在于侯爷,修道而不敝道,此等胸怀,天下罕见!若非开放大道宇宙,任由我们进出,我也无法此刻晋级合道!”

  林红玉笑道:“这倒也是,天下如侯爷这般,开放大道宇宙者……自古以来,也许只有他一人!哪怕新武时代,本源宇宙,也是不对外开放的,有能耐者自己入,无能耐者……谁会特意为你开辟通道?”

  她笑了笑,又道:“你既入合道,如今,战力之强,甚至不弱于我等!道剑,合道之后,大道难修,我给你一些任务,如何?”

  “都督吩咐即可!”

  林红玉点点头:“是这样的,如今天意潜伏,难以探查!侯爷闭关之前,曾说过,天意青睐有天赋的年轻人……你天赋极强,如今新道也修炼到了一个极其强大的层次,我想让你探查天意潜伏之处,或者天意此刻青睐何人,这任务,一般人难以完成,我希望你去试试,你觉得如何?”

  道剑思索一番,点头道:“可以,我无意见!只是,我自身也算有些天赋,若是天意……寻到了我,我该如何自处?”

  林红玉笑道:“接纳便是!侯爷不怕自己这边有人被天意青睐,只要你不隐瞒就行,哪怕你修炼一日千里,都没问题!只要我们知道,就有办法应对!侯爷和天意之争,胜过一次,那就会胜第二次!”

  “那我没意见。”

  道剑应下了。

  林红玉点头:“其实,让你接下,就有让你引诱天意的意思……当然,天意无处不在,此地还算安全,出去后,不用再提!总之,天意潜伏是个威胁,若是不潜伏……那就不是威胁!”

  道剑再次点头,并未多说。

  “那就如此……道剑,你先去吧,另外,我会给你一份名单,是重点监察之人!”

  “明白。”

  道剑也不多说,起身,微微行礼,飘然离去。

  等他走了,大殿中,一些人看了看林红玉,乾无亮眼神微动道:“都督,道剑进步如此之快……您觉得……”

  林红玉笑道:“道剑坦荡,进步虽快,也在情理之中!若是隐瞒,我们也难知他跨入了合道,此刻迅速晋级合道,岂不是故意引起我们怀疑?猜疑大可不必!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林红玉又道:“当务之急,天意不是最关键的,最关键的还是映红月迟迟不死……当然,他也难死!另外就是西方女王,如今的天神,又在西方现身,有重聚信仰之意,她实力极强,之前我和洪师叔联手和她交战过一次,不敌她!”

  “当然,她畏惧侯爷,也不敢太过招摇……可也不能给她再次汇聚信仰的机会,我想联手诸位新武圣人,联手驱逐她……将她驱逐到大离境内,诸位觉得如何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无言,又是大离,真不怕大离那位发飙啊!

  不过她都这么说了,大家也不好反驳,都没说什么。

  林红玉见状,笑道:“那就和几位新武前辈协商……”

  将这些事情安排了下来,最后又道:“晋级合道的留下,其他人……先忙自己的去吧!”

  很快,其他人陆续离去。

  等人走完了,只剩下几位合道,林红玉开口道:“侯爷闭关不出,天下大小事,都是我们执掌,诸位能进入合道,都是侯爷呕心沥血,为诸位争取诸多好处,才能有今日……”

  “大小事务,不能都指望侯爷来做,我们……如今也有几分实力,该做点什么了。”

  众人纷纷看向她,做什么?

  现在飓风城不出,帝尊不出,李道恒不出,除了一个半残的映红月,一个大离,一个捣乱的女王,好像也没什么值得他们去做的了。

  “侯爷说,李道恒难缠,郑宇难缠……他也说,他希望我们能跟上他的步伐,不会掉队,可不能一直指望着侯爷带我们,这会让我们成为他的累赘,大家都不想如此!”

  林红玉轻声笑道:“我想……猎杀映红月!真正意义上的猎杀,他很难杀,但是还是有希望能杀死的……就算杀不死,我要夺取他体内的红月之力,越多越好,我要召唤大道雷霆,越多越好!唯有如此,才有希望不断晋级!”

  “侯爷没提,是担心我们斗不过他……可诸位,真就甘心他逍遥吗?”

  几人对视一眼,许久,洪一堂开口道:“我没意见,只是……”

  林红玉笑道:“他不会真的死……红月帝尊不让他死,郑宇不会,李道恒不会……但是,我们要以真正猎杀他的心思去杀他!也许,可以引出一些未知的后手!”

  众人都没再说,纷纷点头。

  见状,林红玉又道:“那就如此决定了,他体内的红月之力,会成为我们晋级的最好资源!”

  “大家回去准备一下……这一次,一定要抱着杀死他的心态,彻底解决他!”

  众人纷纷点头,各自离去。

  乾无亮刚想走,林红玉传音道:“你还有一个任务,给我监视道剑,道剑进步太快,当然,若是真有问题,你也难看出什么来!另外……侯爷仁义,有些事不方便去做,我们当代劳!此次猎杀映红月,你可以不参与,监视道剑是其一,第二,你和新武那些圣人沟通,将女王逼入大离境内!第三,让水云军、大荒军,驻扎苍山一带,随时做好战争准备!第四,趁着侯爷不在,迅速将各大古城的强军,融入整个军方体系之中……你去说,我代表侯爷,不方便开口!”

  乾无亮无奈,我就方便开口了?

  真是……不把人当人啊!

  这么一搞,我连新武都给得罪了,还有大离,还有道剑,还有水云,大荒……

  真是不怕人死啊!

  “事成之后……你好处少不了!对了……”

  乾无亮牙疼!

  别对了,还有事?

  “没事多去几趟圆平武科学院……现在的星河城,带上蒋盈李他们,就说去拜访老师同学……想办法将圆平武科大学的学员,都给拉拢来,包括其他几位圣人也是如此……不要耍什么小手段,总之,我希望这几位,在侯爷归来之前,会成为我天星都督府可以号令的圣人!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乾无亮头大如斗:“张处长那边……”

  “他不在意这些,放心吧!”

  你说的简单!

  乾无亮愈发觉得,自己虽然可以看透人心,这这女人……是黑了心,心都没有的人,哪能看透?

  李皓还算大气,几乎不会管这些。

  这位倒好……恨不得天下人,都只能听李皓的。

  “明白了,我会去做,只是我毕竟只有一人……”

  “尽力!”

  好吧,乾无亮无法推拒,只能硬着头皮接下,他觉得,迟早会被这对给坑死,这林红玉……比李皓都黑!

  很快,乾无亮也离开了。

  而林红玉,微微皱眉。

  这道剑有问题吗?

  可是……如此正大光明,难道是灯下黑?

  越是正大光明,越是不容易让人怀疑?

  她只能压下这些,先让乾无亮盯着看看,当然,乾无亮这人,也得盯紧点,李皓不管,她可得管,谁知道这些人,是不是对方的棋子。

  揉了揉太阳穴,又看向天空,看向北方,李皓……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

  三个月了,天下变化很大的。

  而自己,有些力不从心感,总觉得李皓不在,到处都是敌人的眼线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