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92章 落子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剑城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再次被磨灭。

  这一次,久久没有重生,哪怕剑意被汲取,也没有复苏。

  剑树颤动不已。

  此刻,三大强者,因为汲取剑意,恢复了许多,可这一刻,却是无比的惶恐。

  尽管李皓说,这是分身……

  可是,分身若是没了,李皓是不是就变弱了?

  还有,这真的是分身吗?

  它们的智慧,相对来说是低一点,可三日一次的死亡,每一次死亡,长河出现,从时光中逆转而归,这样的李皓,真的是分身吗?

  若是分身都有这样的能耐,本尊岂不是真的不死不灭了?

  这一次,为何久久未归?

  三位圣人,都紧张无比。

  一言不发。。

  气氛凝滞到了极致。

  李皓……死了?

  就在它们忐忑无比的时候,忽然,剑树激动了,没有哪一刻,如此刻激动。

  如潺潺流水!

  虚空中,好像有水声哗啦啦传荡而来,一条混沌河流,从虚空中浮现,一道身影,孱弱而又高大,如此的复杂,如此的矛盾。

  河流穿梭而来,李皓身影浮现。

  声音平和而又虚弱:“过去多久了?”

  “很长时间了……”

  剑树激动,李皓身影浮现,轻声道:“我是说,具体时间。”

  “30秒!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,轻声道:“30秒,极致了!再过片刻,我可能就要彻底被磨灭了,逆转道体,极限便是如此!”

  当日,帝尊一掌拍死自己,到剑城逃走,看似时间很长,实际上,前后不过10秒左右,那是最长的一次。

  今日……李皓再次尝试,以极限为期。

  30秒后,逆转而归。

  可30秒,消耗的寿元,可能高达万年!

  越长,付出的代价越大。

  剑树急切道:“你这一次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归?”

  那姿态……仿佛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一般……当然,对一棵树,李皓可没任何心思,剑树显然也不是如此,更像是宠物等待主人的回归。

  李皓笑了笑:“试试看,到底能撑多久,才能回归……30秒,已经超乎想象了。”

  强者之战,瞬息万变!

  能假死30秒,也许可以改变很多东西,当然,前提是对方没有磨灭掉你的一切,否则,你就真死了。

  假死,也不是太安全。

  剑树也没再说这个,而是急切道:“这一次有感悟吗?”

  这是李皓假死的第31次,从一开始的三天一次,到现在,两天左右就可以汲取到足够的剑意,杀死李皓自己,完成一次剑意的完整爆发。

  必须要杀死!

  否则,重伤李皓,杀不死李皓,就没那种效果了。

  31次的死亡,李皓,到底有没有收获?

  剑树它们不知道。

  只知道,李皓好像比以前苍老了许多,沧桑了许多,它们大概也知道,这是消耗寿元的,31次下来,也许李皓已经耗费了数万年寿元。

  再强的存在,也会老死的。

  哪怕宇宙,也有毁灭的一天。

  如今看起来没什么,可真到了快死的那一日,也许就会觉得,今日浪费如此多的寿元,何其不智。

  李皓微微点头:“有些感悟,长生剑意,真的无与伦比!”

  李皓惊叹道:“我之所学,在这上面,都能看到影子!我学的无影剑,碧光剑,柳木剑……凡是剑意,皆能看到影子!天纵奇才!剑尊博学,无法想象,真正的融万道为一剑……自我编织组合万道,剑尊之剑,天下第一!”

  剑树无奈,我们知道。

  我们不需要你说这些,你就直接说,你感悟了什么完事?

  你实力,到底有没有进步?

  我们想知道这个!

  剑尊多强,我们比你清楚。

  真头疼啊!

  李皓又笑道:“多少还是有些感悟的,不是实力方面,是见识,是对道的理解,不是单纯的境界,明白吗?”

  “不明白!”

  剑树有些郁闷:“我们希望知道,你实力是不是有进步?你……进入天王层次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位都有些崩溃,你都被杀了31次,还没有任何进步吗?

  你本就是顶级圣人了!

  李皓又道:“我是新道修士,想入天王,起码完成开脉144条,并且形成四个循环,而今,我只开脉122条,距离144条道脉,还足足有22条的差距,就算开启了22条,还要完成一次循环才行,所以距离天王层次……还有一段距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位沮丧无比。

  李皓却是笑道:“境界不是唯一,理顺了路,未来才好走!一日千里,而今,是奠基的一个过程,对剑意的了解,我已感悟到长生剑意中的188道剑意分布……当然,还没完全领悟,这才是进步。”

  剑树不想听这个,直接道:“你现在可以杀天王中期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战场上才能见真章,纸上谈兵没用的!”

  说到这,轻声道:“修炼,分两种,我如今修的,其实都是实道,说的是道脉!而剑意……其实算虚道!”

  李皓也不管它们懂不懂,喃喃道:“虚实相间……阴阳调和!剑意或者各种意境,才是虚道!也许,需要开另外一地,容纳这些虚道……不入虚道宇宙,暂且寄存体内,等到虚道宇宙开启,我以万道剑意,直杀虚道宇宙……决一生死!”

  “那李道恒,必开实道,也许……也不曾入实道宇宙,等有朝一日,一日聚万星,摧毁我的星河……”

  他说的复杂,几人没听懂。

  李皓也不在意。

  其实也简单,剑意算是虚道,精神之道,只是如今,他不敢入虚道宇宙,不敢以剑意凝聚星辰。

  同样的,体内道脉,算是实道,而李道恒也许也凝聚了不少实道道脉,却是也不敢入实道宇宙,大家各有想法,等到能够一举攻破,一日凝聚万星!

  “脑域昔年能容新武三焦之门,脑域最为复杂……开脑域,开脑域之海,容纳剑意,暂作栖居之地,无虚道宇宙,暂造临时虚道宇宙……以实道宇宙为模……”

  剑树头大无比:“李皓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听不懂你说的意思,你一个圣人,非要装帝尊干嘛?

  李皓见状,笑了笑,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现在无法进入另外一个宇宙……精神的宇宙!所以,我想在我自己的脑袋里,制造一个假宇宙!暂时作为各种剑意的存储之地……免得放在体内,和其他道脉产生了冲突!”

  “再简单一点来说,我要开一个精神宇宙,容纳万剑,容纳我的皓月之剑!道脉强我身躯,道剑强我精神,待到有朝一日,双道合一,我必能一步登天!”

  道剑……

  微微一怔,李皓也没在意,倒是想到了人间道剑,不过自己说的道剑,乃是大道之剑意。

  他简单说了几句,又有些皱眉:“当然,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难!如何开精神宇宙呢?真是个复杂的题目……哎!”

  石门闷闷不乐:“李皓,你就直接说,你这样做,实力会变强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哦,那就好!”

  石头表示赞同,若是不变强,你折腾这些干嘛!

  剑树这些时日,对新道也有些了解,忍不住道:“你对实道感悟很深,为何不专心开道脉,你若是不分散心思,也许早就成为合道四重的天王层次强者了!”

  你一会修炼这个,一会修炼那个,干嘛呢?

  李皓笑了:“非也!不是不专心,单纯的开脉,也许是可以很快,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,开脉快了,也没太大好处,而且……我开脉太多,导致大道宇宙越来越稳固,天地也会越来越稳固!我若是跨入了天王层次……不说半帝,也许一些天王后期、巅峰修士都能走出来了,很麻烦的!”

  “而现在,我虚实同修,一日合并,瞬息万变,也许有希望一日登临半帝之境……那时候,敌人再出,我必能杀之!”

  和这几位,倒是多聊了几句,此地还算安全。

  另外,这几位,其实很纯粹。

  它们经历的少,它们想法也少,很单纯,很纯粹的修士,或者说,纯粹的吉祥物,剑尊和他们,其实不是李皓和黑豹的关系,而是李皓和如今自己不太在意的,家里的装饰品的那种关系。

  剑尊,从未指望过它们成为强者。

  也不会特意给它们灌输什么理念,这几位,都算是白纸。

  所以,和它们说一些东西,也不怕它们多想什么。

  果然,剑树很快不再在意这些,急忙道:“现在过去有几个月了,你还要继续死亡吗?”

  “不……一直死亡,也没任何意义,而且,我感悟了很多剑意,却是没办法凝聚出来,或者说,缺乏精神宇宙,让我去存放这一切……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,否则,我只能冒险尝试进入虚道宇宙了!”

  凝聚大星,是对境界的一种稳固,你可以不去凝聚大道星辰,可那样一来,你就很难做到力量无限强大,会出现一种停滞。

  如今既然不敢入虚道宇宙……那就自己制造一个假冒的,先用着!

  “虚道,精神之道,势之道,意之道!”

  “一一区分,太难……不如造海!海纳百川,以海洋囊括,一如万道星河……先混沌,再清晰……”

  李皓盘坐而下,自言自语。

  三位圣人,如同好奇宝宝,也都在他身边坐下。

  石头化为一个壮汉,很是憨厚。

  大印化为一位国字脸中年,很是威严。

  剑树依旧妖娆,显得极其丰满。

  今日之三圣,这些时日,恢复了许多,比往日要凝固的多,躯体要更清晰。

  三位都默默听着,好奇地看着李皓。

  李皓继续道:“新武人有三焦之门,三焦之门容纳无数力量,作为一条通道,直通本源宇宙……夹杂在本源宇宙和现实空间之间,相当于本源宇宙的世界壁垒,对吗?”

  三位你看我,我看你,摇头。

  不知道!

  我们只负责修炼,不负责深入研究这些,大家怎么修炼,我们怎么修炼。

  “所以,我现在要制造一片海域,精神海洋,附着在我和虚道宇宙的壁垒之间,随时可以攻打虚道宇宙,还能借大道宇宙之雄伟,稳固我的精神海洋!”

  李皓轻声道:“只是……我对虚道宇宙,还是不够了解,不好附着壁垒,除非李道恒,在我面前,撕裂虚道宇宙,给我再看看,再观察一下……”

  剑树吸气:“你不会想引出他吧?他很强大!会死的!”

  别闹了!

  李皓笑道:“试试又何妨呢?只是……的确很危险!”

  “但是,若是成功了,我应该可以制造出来,完成自己的百道之剑!百道剑出,不敢说匹敌半帝,可天王层次,我李皓,任何一人,也敢一战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位头大如斗,你为何如此优秀呢?

  要不,你还是一点点按部就班地修炼算了?

  “怎么引出那家伙呢?”

  李皓想着,忽然笑道:“有办法了!我去破坏八卦封印,他必会出现阻拦我!必然会再次出现……否则,我若是放出帝尊,他该发火了!而今,他想来,也唯有撕裂虚道宇宙了……当然,他出现,必然会对我下毒手……但是他不敢久留,久留,帝尊锁定了他的虚道宇宙位置,他就该头疼了!”

  “去打帝尊?”

  三位呆滞,还来?

  李皓摇头:“不是打帝尊,是去放了帝尊!破坏封印!打李道恒!李道恒必然会来阻拦我的,而我需要借此机会,加深对虚道宇宙的了解!”

  “红月那位帝尊,是我和他博弈的关键点……简单来说,这位帝尊,就是我和他的棋子……虽然说的很自大,可事实就是如此!”

  李皓笑容灿烂,以强者为棋子,如此下棋,才有乐趣。

  以弱御强!

  强者以弱者下棋……何其无趣。

  以弱御强,生死一线,这才是江湖客!

  “走吧,去那边看看……哪怕被他杀死了,只要不磨灭我的时光之力,也没关系,30秒的极限,我必可活!他不敢停留30秒的……这么长时间,足够帝尊锁定他了!”

  剑树忐忑道:“那……若是被磨灭了呢?”

  你不是死了吗?

  李皓笑道:“没事,他没那么简单做到的……除非,他的剑意,能比得上剑尊了,否则……想彻底杀死我,等他本尊出来再说吧!”

  几位忐忑不安,可此刻,也无可奈何!

  ……

  帝尊封印地。

  红月帝尊皱眉,有些不快,剑城……再次飞来了。

  红月帝尊声音响彻宇宙,带着一些冰寒:“李皓,你还活着?”

  远处,李皓浮现,微微点头:“多谢帝尊帮忙,铲除了李道恒的无生剑!今日李皓来此,还有一个目的,引诱李道恒出现,帝尊帮我斩之,如何?”

  红月帝尊淡漠无比:“你要利用我杀他?”

  “不,互惠互利,我问帝尊,如今,我,郑宇,李道恒,帝尊最忌惮谁?”

  红月帝尊不语。

  李皓又道:“我最弱,别看我掌大道宇宙,实际上,我掌握的大道宇宙,只是其中一部分,之前帝尊也看到了,李道恒,才真正掌握了核心!李道恒想杀我,想夺我掌握的这部分……我也想杀他,夺他掌握的那部分!”

  “红月帝尊,你虽强大,可此刻,你有限制,我和他,限制更小!”

  红月帝尊冷冷看着李皓,李皓从容不迫:“我以破坏封印为计划,引他上钩,他必来杀我!若是不来,我就赌上一切,释放帝尊出封印!若是他真不来,帝尊百利而无一害……”

  “你破不了封印!”

  红月帝尊平静无比:“你真以为,你可以破开封印吗?此封印,乃是一位顶级帝尊所布,并非剑尊,你的星空剑……就算是剑城,也只能压制一二,并不能真正破坏!”

  李皓点头,下一刻,头悬两个大字,一股特殊波动传荡。

  战天!

  轰!

  八卦阵微微颤动,红月帝尊脸色微变。

  李皓轻声道:“此阵,乃是血帝尊所布!而我头顶二字,来自战天城,正是血帝尊亲手所写,我以这两字为核心,必能震荡封印!帝尊伟力,封印震荡,必能冲破一二!”

  红月帝尊眼神微动: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

  真的很大很大!

  李皓依旧从容:“非我胆大,我若有把握击杀帝尊,若有把握击杀李道恒,我何须冒险?冒险者,都是一群赌徒,输红了眼!我若是有亿万家财,何须去赌?红了眼,还在乎多输一点吗?”

  红月帝尊笑了。

  有意思!

  他发现,此人的出现,对自己而言,真不算坏事,其实,最近封印比以往要松动许多了。

  李皓和人斗法……其实每一次,也是在帮他。

  包括对付映红月,虽然他会付出不少红月之力,可也让他对映红月,多了一些掌控力。

  如今,为了对付李道恒,此人更是要主动帮自己破封印!

  真是……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啊!

  红月帝尊轻笑一声:“你若是不怕,随意便是!若是李道恒真来阻拦,正如你所言,此乃帮我破封,我自会对付他,保你不死!你若死了,岂不是耽误我破封时间?当然,为了安全……我建议你进入封印破坏,而非外围,否则,他从外围出现,我难破封出力,你若是被杀……我难护你周全!”

  进入封印中破坏封印!

  此话一出,三圣脸色大变,万万不可!

  那真是厕所打灯笼,找死了!

  李皓笑道:“帝尊说笑,帝威强悍,我岂敢冒犯帝威,就在外围吧,若是李道恒真出现了,帝尊试试能否渗透那么一点力量出来,以帝尊之力,一点点力量,也足够对方喝一壶了!”

  红月帝尊也不再劝。

  李皓不愿意进来正常,进来了……那真不正常了,胆子大破天了。

  而李皓,深吸一口气,忽然化为万丈巨人,陡然浮现在宇宙之中,一把抓住了剑城,那巨大的星空剑,被他抓住,居然比他这万丈巨人还要大的多。

  李皓龇牙一笑:“帝尊,我以真正星空剑,附着战天二字,强攻封印!李道恒出现,帝尊甚至无需做什么,锁定他出现的宇宙坐标即可……此人必不敢久留……我李皓,也想试试半帝之力,到底如何!”

  “好魄力!”

  那帝尊脸色微动,真的好魄力!

  这李皓,若是久战不死,必是一方人物。

  区区圣境之力,敢战半帝。

  当然,更关键的是,此人之前连自己都敢挑衅,被自己一掌拍死,又复活了,他朝李皓多看了几眼,隐约间,感受到了一些特殊之力。

  也许……李皓依仗的便是这股特殊力量。

  这是什么力量?

  死而复生!

  被帝尊杀死,还能复活,这可不简单。

  李皓好像看出来了他所想,也不隐瞒,笑道:“帝尊疑我为何可以死而复生?其实不是真的死而复生,只是……我将我的性命,连于大道之中,以万道编织混沌长河,以生命星辰为核心,大道不灭,而我不死,以生死星辰为道心,死而复生,便是如此!”

  生死?

  混沌长河?

谷</span>  帝尊心中微动,开口道:“李皓,为何和我说这些?”

  李皓笑道:“帝尊伟岸,隐瞒有用吗?既然如此……不如敞开天窗说亮话!也免得帝尊猜忌。何况……大道宇宙,由我执掌,帝尊想杀我,还得锁定我大道宇宙位置,我只要不开……帝尊如何锁定?”

  帝尊笑而不语。

  你们,总是喜欢小看一位帝尊。

  李皓不再多说什么,手持长剑,通天长剑,仰望星空,笑了一声,“那我开始了,很希望……李道恒能与我一战!”

  话落,长剑爆发,一股滔天剑意浮现,一剑斩向八卦一角!

  轰!

  一声滔天巨响,响彻宇宙!

  这一瞬间,八卦阵法,剧烈震荡。

  被李皓斩中的那一角,正是洪家对应的那一角,忽然,一声闷哼传来,一声有些痛苦的叫声传出,那居然是映红月的声音。

  八卦一角,原本有一道虚影,代表了八大家之一的洪家先祖,此刻,忽然化为映红月的样子,瞬间出现,看到了那撼天之剑!

  下一刻,看到了万丈巨人李皓,带着不可思议,不敢置信,带着愤怒,崩溃,绝望,怒吼一声:“李皓,你在破坏封印?”

  疯了!

  真的彻底疯了!

  他要释放帝尊!

  这不是疯了吗?

  李皓声如雷霆:“凡是不让我好过的,我必不让他好过!映红月,祈祷你自己能活下来,我要让你活的还不如一条狗!”

  轰!

  大剑斩下!

  ……

  这一刻,银月世界。

  银城。

  空中原本不可见的封印,陡然浮现了出来,飓风城瞬间浮现,不止如此,星河城也瞬间浮现,正在逃亡的女王,也瞬间浮现……

  一个个强者,抬头看天。

  那八卦大阵,其中一角,正在被一把巨大无比的长剑轰杀,一尊万丈巨人,好像悬浮在空。

  这一刻,郑宇陡然浮现在飓风城上空,抬头看天,喃喃道:“你有了妻子,有了一直扶持你的师叔,都活着……你还要作死吗?”

  我原以为,你不会再作死了!

  现在看来,你真的疯了!

  星河城。

  张安脸色凝重,甚至是沉重,李皓……去了封印之中,这不算什么,他在破坏封印,破坏血帝尊留下的大阵,要释放帝尊!

  这绝对不是什么试探,这是真正的破坏!

  一旦被李皓斩碎了一角……要出大事的!

  他陡然看向远处的郑宇,脸色凝重:“郑宇,你要阻止他!若非你郑家人,杀了他师父,他不会如此!”

  郑宇苦笑。

  这也能怪到我郑家头上?

  真是……无法说理,我二哥,我父亲,都被这家伙杀了,我都没他这么生气,这么疯狂,一个师父,又不是你亲爹!

  到哪说理去?

  何况,还是你主动进攻无边城的好不好。

  “我如何阻止?他在封印内部,又不是外部,在外,还能尝试一下……”

  张安喝道:“你驾驭飓风城,入封印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去你的吧!

  郑宇都懒得搭理他,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?

  驾驭飓风城进入封印,然后……被帝尊追杀?

  “你入半帝之境,连封印帝尊都不敢一战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刺激谁呢!

  郑宇不理,只是默默看着,心中呓语,我为何要阻止?

  自然会有人想办法阻止的!

  若是真的无人阻止,封印真的被斩碎了……那……李道恒也会出现的吧?

  而就在这一刻,远处,一人疯狂无比,惨叫声传出。

  再也不复昔日风流倜傥!

  映红月捂着脑袋,不断咳血,怒吼一声:“李皓!”

  他凄厉惨叫!

  身上八脉之力浮现,红月之力浮现,疯狂涌现,不远处,飞剑仙再次浮现,瞬间抓住了映红月,带着映红月遁逃!

  后方,林红玉众人还在追杀他,此刻,也是微微变色。

  飞剑仙声音冷厉:“不要再追了!李皓在破坏封印帝尊的大阵!此刻,内外夹击,封印必破,这是你们要看到的结果吗?”

  她朝飓风城方向看去,厉声喝道:“真就无人阻止这些人吗?林红玉他们真杀了我们……你们会好过吗?这群人,都被李皓引入了歧途,都已经疯了!”

  无人阻拦。

  或者说,没办法阻拦。

  飞剑仙见状,不得不朝女王那边遁逃,而女王,脸色微变,暗骂一声!

  你来我这干嘛?

  虽然最近实力大涨,可是,一群新武圣人,最近都在追杀自己,自己日子也不好过,如今,眼看着李皓在封印内部,破坏封印……她也胆战心惊的。

  见这两人朝自己冲来,二话不说,瞬间遁走!

  一轮明月浮空,女王声音传荡而来:“林红玉,你们不要太过分了,本王并非怕了你们,本王而今,具天王之力,真要斗起来,你们占不了便宜!”

  后方,一位位圣人浮现,也没人说话,都在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。

  林红玉抬头看天,看向那隐约浮现的巨人,看向他剑斩封印,一声轻笑:“夫君要破封印,必有十足把握!我们助夫君一臂之力,斩映红月,内外夹击,破开封印,诸君……随我斩草除根!”

  话落,一位位圣人,破空而去!

  轰!

  战斗再次爆发,天崩地裂,而被飞剑仙抓在手中的映红月,气息散乱,此刻,眼中露出一抹愤恨和绝望!

  李皓!

  你们……真的不顾一切了吗?

  这一刻,心底深处,真的有些绝望了,李皓……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?

  让我如同丧家之犬一般,无路可逃!

  “李皓!”

  映红月凄厉怒吼一声:“你纵然杀了我,又能如何?”

  “你真以为……你杀了我,就报仇雪恨了吗?”

  他朝天空怒吼一声,仿佛在愤怒命运的不公!

  为了成功,他付出了太多。

  多到李皓根本想象不到!

  可如今……好像一切成空了。

  后方,林红玉一刀杀破虚空,清冷道:“狡兔三窟,映红月,不用装模作样!飞剑仙至今还是飞剑仙,你至今还没彻底展露一切……你真以为,我们会相信你?你卖惨也好,哭诉也罢,夫君曾说过,除非,你和飞剑仙死去一人,或者合一,才是你穷途末路的时候,你真以为,天底下你最聪明?”

  杀人诛心!

  此刻,林红玉轻笑一声:“你八脉合一,此刻,夫君只是破一脉之门,你便如此凄惨……飞剑仙毫无异样,我很好奇,飞剑仙,到底对应那一角?要不,你让我们见识见识?”

  话落,数位圣人,瞬间杀出!

  映红月脸色难看,转头看向众人,眼神愈加冷厉,再次抬头看天,咬牙,瞬间抓着飞剑仙遁逃,这一次,是他抓着飞剑仙!

  果然!

  林红玉看都不看那天上的封印如何,厉喝一声:“继续追杀!映红月纵死,也不会破了封印,那飞剑仙,必是他关键依仗!郑宇心中很清楚这一切,很有可能,这飞剑仙代表了郑家一角……”

  远处,郑宇侧头看来,笑了笑,轻声道:“真是……什么都喜欢往我头上推呢!”

  轰!

  就在此刻,封印剧烈颤动,轰隆一声脆响,仿佛要彻底破碎了!

  飓风城、星河城都在剧烈颤动。

  郑宇还是不管不问,只是看着。

  张安也是面色愈加凝重,其他人,都是胆战心惊,帝尊要出现了吗?

  这可如何是好?

  ……

  封印内部。

  李皓一言不发,一剑接连一剑,封印剧烈颤动,属于洪家的那道虚影,正在剧烈颤动,仿佛随时要破碎了。

  而其他几道虚影,原本想过来,可随着剑身上“战天”二字爆发光芒,好像有些无法判断,这毕竟只是阵法,不是活人。

  不远处,星门之下,帝尊眼中闪过一道光芒,一道微弱无比的红月之力,开始朝四面八方渗透。

  心中,此刻居然也掀起了一丝涟漪。

  无人阻拦!

  今日……我可能真的可以破封而出。

  没想到啊!

  李道恒和郑宇这些人,居然无一人阻拦,而李皓,居然真的要破封印。

  咔嚓……

  八卦大阵,隐约间已经浮现出一道裂痕,原本帝尊还是希望李道恒出现的,出现,自己给他来一次狠的,可此刻,他却是极其不希望那家伙出现了。

  你们斗你们的!

  别出来!

  出来,李皓必然有陷阱,就是为了算计你的。

  别出来!

  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必可以破封而出,头顶星门,星光闪烁,好像也感知到了什么,疯狂溢散出星光之力,希望镇压住帝尊!

  可是……随着封印松动,眼看着就有些无力了。

  李皓还在继续!

  轰!

  属于洪家的虚影,被这一剑,直接击破!

  红月帝尊,哪怕是帝尊,此刻也是心都提到嗓子眼了!

  快了……

  咔嚓!

  虚空破碎。

  就在这一刻,虚空裂开了,一人浮现,背负长剑,面色冷漠,看向李皓,一剑杀出,也不言语,只是有些沉默!

  背剑男子走出!

  长剑一剑朝李皓斩去!

  李皓大笑:“我以为,你真的敢!你不敢!李道恒,你让我失望了!”

  轰!

  李皓手握星空大剑,一剑斩向苍穹,怒喝一声:“红月帝尊,还不出手?”

  那边,红月帝尊,暗暗骂了一声!

  来了!

  该死的家伙!

  什么也不说,抬手一拳,一拳打向虚空,背剑男子转身一剑,接下来,又是一剑和李皓手中星空剑碰撞!~

  轰!

  无边的杀意,覆盖了李皓,巨大的震荡力,震的李皓手臂瞬间粉碎,一路蔓延!

  背剑男子声音清冷:“李皓,闹够了吗?闹够了,就结束这闹剧!此人,此刻放不得,再等一些时日,无需你来放他,你我几人,自有人斩他!不要总拿这废物,摆出鱼死网破的姿态!”

  此话一出,红月帝尊脸色瞬间变了!

  这一刻,他感受到了耻辱!

  显然,李道恒也好,李皓也好,都只是当他工具人!

  一拳打出!

  这一拳,甚至蔓延到了封印之外,这一拳,天地都在倾覆,宇宙都在破灭!

  背剑男子,转身,一剑斩破天地!

  苍穹裂开,无数星辰坠落!

  长剑和巨拳碰撞,轰!

  巨响声传荡,巨拳破碎,长剑断裂,背剑男子咳血,脸色依旧冷清,手中再次浮现一柄长剑,一剑杀出,轰!

  这一剑,贯穿天地!

  一瞬间,将万丈巨人的李皓,直接钉在虚空,长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杀伐之气,轰隆一声巨响,万丈巨人炸裂开!

  背剑男子看了一眼炸裂的李皓,微微皱眉。

  仿佛也感受到了一股特殊之力,手中再次浮现出一把长剑,后方,巨拳再次浮现,他脸色微变,转头再次一剑!

  轰!

  无与伦比的力量,再次碰撞,席卷四方,长剑破碎,巨拳消失。

  他抬头看了一眼撕裂的虚空,微微皱眉。

  不能久留!

  此地,一旦留久了,被这帝尊锁定位置,封印就彻底无用了,看了一眼李皓炸裂的地方,冷冷道:“玩火必自焚!好自为之!”

  显然,他也知道,李皓没死!

  甚至明白,李皓就是为了逼他出现。

  可是……能不出现吗?

  李皓,刚刚真要破开封印了。

  他瞬间钻入大道宇宙,与此同时,一抹剑光从大道宇宙中爆发而出,轰隆一声巨响,一道红月之力,原本隐秘无比,却是瞬间被击碎!

  红月帝尊面不改色,只是默默看着,看着大道宇宙消失。

  笑了笑,有些遗憾。

  可是,也很快恢复了平静,朝封印外李皓炸裂的地方看去,一把长剑,依旧悬浮在空,而李皓,已经消失不见。

  看了一会,忽然,他听到了一些潺潺水流声。

  片刻后,虚弱无比的李皓,浮现在虚空之中,下一刻,龇牙一笑,手握长剑,一剑斩出,轰!

  虚空炸裂!

  一抹红月之力,瞬间爆碎!

  红月帝尊微微扬眉,就在此刻,李皓瞬间开启大道宇宙,就在这一瞬间,万道雷霆轰杀而出,附近红月之力,眨眼间被清扫一空。

  红月帝尊脸色微变,张口欲言。

  李皓却是手握剑城,遁空而去,声音带着一些虚弱:“帝尊,我们的对手是李道恒……不要算计我了,我这么弱小,可怜可怜我,下次我再来找你!”

  瞬间遁入虚空,消失不见!

  红月帝尊微微皱眉,也没说话。

  反正他不亏就是了。

  只是……这李道恒也好,李皓也好,都不是个东西,用完了自己,这俩生怕自己逃出去了。

  不过……

  他又露出一些笑容,没有开口说什么,封印,又削弱了许多呢!

  看样子,自己出去的日子,不遥远了。

  再来几次……不需要他们再搞什么了,自己就可以直接强行破封而出了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林红玉瞬间停下脚步,顿了顿,忽然道:“撤!给映红月恢复一些实力,让他用八大家血脉,消耗红月之力,否则,帝尊就要入侵他了!”

  众人一怔,闹着玩呢?

  追杀了半天,怎么又要撤了?

  可林红玉这么说,大家也没多说什么,前方,映红月也瞬间感受到了对方停下了脚步,咬牙:“李皓!”

  他瞬间盘膝而坐,头顶八道血脉,瞬间震荡,一抹抹红月之力被他击溃,咬牙切齿,该死的李皓,你当我是什么了?

  是你的工具人吗?

  你真以为,你和李道恒,才是天下棋手吗?

  可恶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