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37章 放手一战!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当众人回到银城,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三日后,五方会谈,汇聚大荒。

  按照对方的时间,也就是后日。

  此刻的李皓,尽管不知对方具体情况,但是也没耽误什么,反而不断加快进度。

  地耀,是意外之喜。

  本来李皓是准备学习剑意,强行破开道脉,再去冒险一搏的,而地耀的出现,给了李皓很大的帮助。

  ……

  银城。。

  各地的人手,陆续到来。

  对面的大离,压力开始增加。

  坐镇大离的姜离,很紧张,因为李皓这边,人手再次汇聚而来,他知道李皓一方的强大,大离可不是西方神国,没那么多神灵的。

  整个大离,如今能匹敌那些银月武师,能抵挡李皓的,只有他和大离王。

  其他人,哪怕几位神卫统领也没这个实力。

  就在姜离紧张无比的时候,他松了口气,有人回来了,大离王。

  是的,大离王回来了。

  军营外。

  大离王浮空而行,朝银城看了一眼,微微皱眉。

  通讯,断掉了。

  尽管之前,大离就无法和银月传讯,可一旦跨过苍山,还是可以传讯的,可现在,他已经无法联系到任何人,包括私底下建立的一些情报体系,都断掉了通讯传播。

  那边,气息纵横,显然,李皓就在对面。

  关键在于,李皓那愚蠢的肉身,被那位自称红尘的强者分身杀了。

  若是李皓找茬,也是个麻烦事。

  “大王!”

  “陛下!”

  不少人看到了他,纷纷行礼,对这位强悍无比的大离王,各大部落,都很尊敬,也很畏惧。

  只是,大离这一次进入银月,在这驻扎多天,和对面的银月鏖战多日,尽管没有大规模的爆发全面之战,可也一直在战斗……

  可两边强者,都好像不在乎一般。

  李皓跑了,大离王跑了,然后又都回来了,彼此之间,好像达成了什么默契,这让不少人心忧不已。

  ……

  军帐中。

  大离王回归,几位神卫统领,很快抵达。

  姜离也快抵达。

  大离王看了他一眼,微微点头,开口道:“本王这几日离开,你和李皓他们一起去了西方,将情况说一遍。”

  姜离也不多说,迅速将一路跟着李皓他们的情况,都复述了一遍。

  大离王微微皱眉。

  圣阶强者都出现了。

  圣人,那可是超越目前阶段的极限了,好在,多少都还是有一些限制的,在外面,就算可以出手,也不可能肆无忌惮,挡住一击,也许就问题不大了。

  西方神国,倒是不弱。

  或者说,很强。

  大荒有荒兽,水云太后居然也是一位高手,甚至整个水云国,都依靠这位太后,倒是有些出乎预料。

  李皓这边,也拉拢了一些新武强者,不过……好像和新武也没完全达成一致。

  他忽然笑了笑:“有意思……幸好,我们没成为各方目标,如今,李皓一方战力不弱,可惜……”

  摇头。

  稍显可惜。

  李皓一方,已经成为众矢之的,哪怕他,和李皓也只是短暂的和平,大离不可能和李皓站在一方的,因为李皓一方需要面临的东西太多了。

  很是麻烦!

  何况,李皓一方,目前也没什么胜算,大离也是独立王朝,岂会轻易靠拢李皓,那才是真的取死之道。

  至于上次,李皓说攻打古城算他一个,大离王也没在意。

  现阶段,小遗迹可以,八大主城,别想太多。

  都有圣人坐镇!

  李皓一方也有一位,但是……听姜离话中的意思,对方更多的还是站在新武一方,而不是李皓一方,如此一来,倒是无法威胁到主城。

  他心中想着,又想到了什么,开口道:“后日,各方会在大荒汇合,此地距离大荒不算太远,但是也需要半日时间,明日,我们便启程去大荒!”

  姜离一愣:“大王……去大荒?”

  “对。”

  大离王点头:“和我们合作的那家伙,分身出来了,自称红尘,很可怕的一个家伙,本王怀疑,此人哪怕不是帝尊,也是天王层次的存在!只是一道分身,给本王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……李皓的分身,也被他击杀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姜离有些震动,急忙道:“这……”

  难怪感觉这两日,气氛不太对。

  李皓那边,有些剑拔弩张的感觉,不会……要出事吧?

  大离王轻叹一声:“他死定了。”

  “大王……”

  “不管是我,还是其他人,目前而言,最大的威胁有两个,一个是李皓,一个是西方神国。”

  大离王开口道:“但是西方神国,目前也有些弊端,和新武是绝对的敌对!李皓虽然没能拉拢新武,但是和新武一方,还能维持平衡的,而且对方也愿意支持一些,比如战天城。”

  “如此一来,李皓一方的威胁,反而比西方神国更大,哪怕二次复苏……李皓也能和新武合作,西方神国却是只能维持目前的局面。”

  大离王叹息道:“所以……占据了中央的李皓,必须要死!还有,天星大矿,所有人都需要,我们需要,其他三方都需要,再加上那边的红尘一方……所以,只能对付他。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当然,还是先按兵不动,等待这次会议结束,看看能否达成一些条件。看看各方愿意出力多少,最后如何分配……”

  姜离却是一再皱眉:“大王……李皓可不好对付!在外,他不一定是无敌的存在,但是能留下他的,没有几人了。”

  “还有,对方还有那张安支持,尽管张安在外,实力也有些限制,可目前阶段……除非西方神国几位强大的神灵,愿意付出巨大无比的代价击杀他……”

  “试试好了,谈谈看,再说了,红尘一方,不可能一点没准备的。”

  他看向姜离:“你好像……有点怕?”

  大离王微微皱眉:“主祭,你害怕了?应该不至于如此吧?李皓虽然强大,可要说让你惧怕,本王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了,他是不弱,可主祭动用初武之骨,也未必真的会输给他。”

  姜离欲言又止。

  李皓一方,说很强,强的可怕,让人绝望……那也不至于。

  而且,当日还输给了西方神国。

  第二次不算,第一次,李皓是败给了西方女王的。

  可当日,那些人回来疗伤,一番笑谈,他又觉得,这群人……没那么容易被打垮。

  想了想,还是开口说道:“大王,现在你也不看好李皓一方能翻盘,是吗?”

  大离王思索一番:“只要克制了张安,他就没有翻盘的希望!此次会谈,关键一点便是张安,不管哪一方,只要有办法将张安拿下,那么……李皓和银月武师,各家联手,绝对可以对付!”

  毫无疑问!

  最强的李皓,还不如西方女王呢。

  其他银月武师,在几位王者手中,都难以逃脱,军队方面,更是击溃天星轻而易举,如此一来,李皓怎么翻盘?

  大离王都想不到李皓,还有什么机会。

  疯狂杀戮?

  李皓一旦开启疯狂杀戮模式,二次复苏开始,红尘一方第一个出来杀死李皓,那是必然的。

  谁让他是李家人呢!

  二次复苏,大离和其他几国,还能妥协,李皓……恐怕难了。

  到了今日,李皓已经无路了。

  他想到这,又道:“暂时不要表露出来什么敌意,军队也不用撤离……等会谈结束,有了决定,我们再做安排。”

  姜离还是想说话。

  大离王微微皱眉,挥了挥手:“其他人下去,主祭留下。”

  其他人迅速离开。

  等人走了,大离王皱眉:“主祭还有事情?”

  姜离沉默一会,缓缓道:“大王之前也想压下古城,进行当世强者的对决,为何……此刻改变了心思,要联手各方,围剿李皓?”

  大离王叹息一声:“顺势而行!大离若是选择和李皓媾和,大离底蕴还没李皓那边深厚,恐怕会成为第一个灭亡的国家!初武之神再强,现在也有限制,而且,红尘一方,现在看似柔和,本王若是拒绝……大离,也许会成为尸山血海!”

  对方现在没屠戮,那是因为和四方合作,至于中部,那是因为李皓一方都在。

  可大离一旦拒绝,大离王承受不了这样的代价,红尘带人屠戮大离,谁能救援?

  谁也不行!

  其他各方,都不会肆无忌惮地乱杀人,唯独红尘一方,会的。

  对付这群人,目前,只能先合作。

  “可是,真杀光了李皓一方,对方也会复苏!”

  姜离皱眉道:“对方杀李皓,和四国合作,最终的目的,都是为了复苏天地,让他们提前出来,就算我们真灭了李皓,最终,这些人也会走出来,而目前来看,其他没复苏的主城也好,还是其他人……都无法匹敌这群人!”

  到了那时候,不还是麻烦吗?

  姜离轻叹一声:“所以……最好的结果,还是各方克制杀戮,不要让二次复苏提前开始,养精蓄锐,找到这背叛的古城,镇压他们,起码不能让他们的分身走出来……这才是目前阶段,最好的办法。”

  姜离这一次,比上一次理智了许多,又道:“大王之前的心思,也是克制对方……可是……难道对方真的如此可怕?”

  大离王沉默一会,还是点头:“很可怕!不单单是他,还有那映红月,此刻,映红月也许还在大离没有走,本王不能乱来,和李皓一起做什么,那就是用国运去赌!至于二次复苏开始,这些人出来了……出来,我大离大不了撤兵,也只是边陲小国,对方的目标,不会在我们身上。”

  “大王怕了?”

  大离王有些失笑:“怕了?”

  他倒是不怕,可是还是摇头:“不是我怕不怕,是大离国,承受不了这样的代价,主祭应该和我的角色反过来才对,若是我决定主张和李皓合作,你主张五方会谈,这才对,今天倒是有趣了!”

  他笑了起来。

  今日,两人的观点和平时恰恰相反。

  当然,和两人遭遇有关。

  他遇到了红尘和映红月,而姜离,则是跟着李皓他们行动,双方都觉得,另外一方很难招惹,所以,观点也和平时截然不同。

  大离王笑了一阵,忽然,门外有人低沉道:“陛下,天星都督府,有人来访!”

  大离王脸色微动:“让他进来!”

  “遵令!”

  很快,军帐打开,一人走入。

  来人进门就笑容灿烂:“大离王陛下回归,可喜可贺!”

  “你是谁?”

  “吾乃都督府使者乾无亮……大王金安!”

  乾无亮一脸笑容,而大离王,却是微微凝眉。

  乾无亮,不算知名。

  无名之辈罢了!

  可是……此人……很强!

  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他感受到了一些,此人,也许达到了日月中期,是感觉错误吗?

  怎么可能!

  目前阶段,姜离不用初武之神骨,整个大离,就他一人达到了这个层次,对方一个无名之辈,也能和自己平齐?

  “李皓?”

  乾无亮一愣,很快笑道:“大王误会了,都督正在银城开都督府会议,没有时间前来,特令小人,前来拜访大王,也想问一问……都督分身,为何未归,是否有一些意外变故?”

  乾无亮轻声道:“都督想问,分身是死在映红月手中,还是死于背叛古城强者手中,大王可否告知?”

  大离王微微皱眉。

  不是李皓分身?

  他都怀疑对方是李皓分身了。

  心中沉吟一会,缓缓道:“死在了背叛古城之主手中,对方自称红尘。”

  乾无亮不动声色,看了大离王一眼,没说假话。

  他又道:“都督让我来问,若是背叛古城之主出现了……四国和对方,何时会进行会谈?”

  大离王心中微动。

  看了一眼乾无亮:“会谈?”

  乾无亮轻笑一声:“如今,我天星都督府实力强大,武师众多,万众一心,任何一方想对付我们,都难如登天,唯有联手……可四国多年不曾联系,唯有通过古城牵线,那自然会有一次会谈,不是吗?”

  多简单的事。

  肯定会有的。

  乾无亮笑道:“若是大王不方便回答,也没关系,都督只是问一问。”

  他已经确定,对方一定会进行会谈。

  只是……什么时候,什么地点?

  他也没多问,又道:“都督还有话让我带来,都督想问,大离王……何去何从?”

  大离王威严道:“此话何意?”

  乾无亮收起了卑躬屈膝,正色道:“大离王是要和他们一条道走到黑,还是选择继续和都督合作?若是一条道走到黑……那都督也无意见!都督说,人各有志,可我既然代表都督出使,还是希望大离王三思而后行!”

  乾无亮正色道:“若是大离王觉得,天星都督府不堪一击……五方联盟就可击溃,那太小看都督府了!都督如今,为了天下,为了各方,为了民众,不愿多造杀戮,否则……大离百万军,早就覆灭!”

  “可笑!”

  大离王冷冷道:“威胁本王?李皓,敢杀吗?”

  乾无亮笑了:“为何不敢?杀了,天地二次复苏吗?可是……非要全部斩杀吗?大离王一死,也许,大离军直接便归降了!就算不归降,也未必没有其他办法,比如,带入古城斩杀,复苏古城,也不复苏天地!方法,还是有的,只是如此一来,生灵涂炭!”

  “都督不愿天下百姓受苦,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棋子,都督若是愿意,和新武妥协,不说其他,战天城、武林盟,很多古城,都愿支持都督!只是,都督希望,建立一个属于银月人的时代罢了!”

  他看着大离王,感受到了对方的徘徊。

  这位王者,也许也和李皓一样,顾虑重重。

  此刻,心情也很复杂。

  乾无亮眼神微动,又道:“大离王若是有想法……今晚,大离王、姜主祭,可来银城,面见都督!”

  大离王微微皱眉,“何意?”

  “愿意,就来,不愿意……便作罢!”

  乾无亮笑了一声:“都督要我说的话,已经全部带到,此次……也许决定了很多东西。”

  说罢,又道:“无亮告辞!”

  转身便走。

  大离王微微皱眉,忽然探手朝他抓去。

  此人,是真的强大,还是唬人的?

  探手一抓之下,乾无亮却是瞬间避开,下一刻,一股特殊波动溢散而出,整个大离军,忽然有些暴动起来,一瞬间,有数人冲入军帐,眼神通红,有些发狂的趋势。

  纷纷奋不顾身地挡在了大离王面前,如同野兽咆哮,拦住了大离王的手臂。

  而乾无亮,头也不回,笑声依旧:“大离王,大离百万军,对我而言……不过提线木偶罢了,若是愿意……无亮随时可以让大离军叛变。”

  “哼!”

  一声冷哼,震荡天地。

  轰!

  一股气息,瞬间消散,天意汇聚而来,威压盖世。

  之前动荡的军营,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  乾无亮却是已经消失,军帐中,几位神卫,都有些惶恐,有些震撼,刚刚,他们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居然拦下了大离王!

  这……

  “属下该死!”

  几位神卫面色惨白,而大离王微微皱眉:“好好修炼,你们几人,意志太过脆弱!”

  神卫那么多,就这几人,瞬间被人操控,这也说明,这几位意志不强。

  只是……

  他看向远处离去的乾无亮,脸色微微变幻,李皓麾下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,居然……居然如此强大,轻易操控了自己的神卫,甚至让军队出现了暴动。

  这是什么能力?

  此刻,姜离忽然道:“此人名为乾无亮,是李皓在超能之城收拢的部下,当日在超能之城,一日间收拢上千超能,被李皓抓捕,前两日,代表李皓,出使各大古城,只是……只是此人,当日被李皓擒拿,只是旭光,之前也只是山海层次……”

  他微微皱眉:“怎么会……忽然进步这么多?”

  说着又道:“此人据说擅长观察人心,察言观色,不为银月武师所喜,是个十足的小人……”

  他和乾无亮,也就几天没见面。

  怎么会忽然变的这么强大?

  举手投足之间,居然能操控神卫反抗大离王,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这若是操控大军……不说全部,数万人反叛,那百万大军,也许就会迎来灭顶之灾!

  太可怕了!

  这比你一拳打死上万人,都要可怕。

  大离王也是面色变幻不定:“此人能力特殊,瞬间让大家失控,至于实力,目前来看,恐怕真的跨入了日月四重,但是……没被天地针对……”

  他微微皱眉:“天地极限,好像又提升了一些,是复苏了一些吗?”

  最近,天地好像又稳固了一点。

  这速度,越来越快了。

  日月四重,都能轻易出现了。

  而他自己,也只是这个层次,当然,他相信真要交手,这家伙不是自己对手。

  姜离也是微微皱眉,按照天星的境界,他只是日月三重而已。

  动用神骨,倒是能达到四重。

  这么说……这乾无亮,居然超过了自己?

  “他提升的有些虚浮……也许是刚提升上去的。”

谷</span>  大离王又说了一句,接着,轻声道:“李皓知道!”

  知道会谈的事。

  只是不知道时间和地点罢了,但是,很轻易就猜到了红尘的心思,倒是感觉敏锐。

  这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。

  “大王,那……”

  今晚去吗?

  大离王沉默一会:“再看!”

  姜离心情复杂,也没再说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银城,巡检司。

  李皓语气平静:“所有人,现在开始,不得离开此地,不得传讯外界!”

  “今晚,深夜,奔赴无边城,剿灭无边城!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心中大惊。

  南拳已经赶回,有些失色:“无边城,郑家古城?不是说郑家家主背叛了吗?甚至跨入了天王层次,都督,这……不妥啊!”

  王署长也是脸色微变,这一次会议,他也列席。

  李皓平静道:“郑家,九成九是叛徒。”

  他看向王署长,又看了看蒋盈李几人,开口道:“孙鑫也好,歌诀也好,都在说,郑家是叛徒!当然,也许你们会说,郑家被人陷害了……但是不管真假,目前阶段,最大的可能,还是郑家!我不管是不是被人陷害了,对方目前嫌疑最大,所以,我要打下郑家古城!”

  李皓平静道:“若是非背叛古城,我尽量不斩断他们本源大道,星门开启的那一日,他们还有复活的机会!若是背叛的古城……那就剿灭!是不是背叛了,其实很容易知晓,战天城槐将军,算是强大了,加上我的帮助,对方也只是复苏了一点……而郑家,若是有圣人层次的完整战力……这就是不寻常!”

  “无圣人战力,可以轻易击溃,有圣人战力……就是叛徒之城,这没疑问吧?”

  王署长轻叹一声,轻声道:“无异议!只是……若是真的郑家之主背叛了,还在主城中,此次……就是送死!对方九成九成为了天王,天王……纵然没有本源大道之力,也强悍的不可思议!”

  说到这,他迟疑了一下,还是道:“可以请张处长……参与其中!以张处长的身份,强行对郑家进行一次探查,郑家许可,那最好不过,对方不许……也许就是问题所在!现在他们嫌疑最大,那就有必要被探查……”

  他看向李皓:“若是如此,一旦郑家有问题,可以让张处长加入其中,必然可以起到重大作用!”

  此刻,蒋盈李也开口道:“都督可以带上天王肉身,虽然残破了一些,还是有很强的战力的,老师可以独自前往……到时候,真有问题,肉身和老师精神力合一……哪怕真有天王在,也能拖延一阵。”

  说罢,又道:“郑家,镇星十三家之一,无边城,郑家传承!我也是镇星城之人,我可以陪同老师一同前往,郑家并无后人在圆平武科大学,否则,倒是可以一起前往……”

  李皓摇头。

  几人微微一怔,李皓看向他们,轻声道:“人各有志,还是这句话!张前辈若是有心,自然会主动提出,既然没有……代表不愿!蒋盈李,你应该很了解你的老师才对,无需逼迫对方做出选择。”

  蒋盈李欲言又止。

  王署长也是叹息一声。

  李皓笑了笑:“至于几位……这一次战斗,可以选择参与,也可以不参与。”

  蒋盈李深吸一口气:“参与!为何不参与?若是真是背叛主城,杀之无碍!若是非背叛主城,为了星门开启,灭其肉身,不断其道,星门一开,本源大道若是能蔓延,或者和主世界联系,自然可以复活!为了新武也好,为了银月也罢,没什么可犹豫的!只求都督一件事,若是对方真的没有背叛,斩其肉身,灭其精神即可,尽量……勿要斩断其道!”

  此话一出,哪怕南拳都忍不住哈哈大笑:“够爷们!这说的好,比你那老师强多了,婆婆妈妈……”

  蒋盈李冷冷看着他。

  不是因为对方说自己老师如何,而是……谁他么够爷们?

  此人,会说话吗?

  若是当年,老娘一巴掌拍死你!

  谁是爷们?

  我这骄人的身材,娇艳的相貌,你哪一点看出来,我是个爷们?

  南拳被人盯着,有些不太自在,没有再次开口,避开了对方的目光。

  李皓笑道:“这就好,若是真如你所言,非背叛者……我尽量保其大道不断,保留复活希望。”

  “多谢都督!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

  李皓看向其他人,最后,看向王署长:“王署长呢?”

  “我也参与。”

  王署长叹息一声,还是开口了,“我也想……亲自看一看!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说说郑家的无边城吧!郑家家主,是无边城城主,按照孙鑫所说,对方已经是天王了,名为郑宏远。郑宏远有三个儿子,分别是长子郑克,掌无边军!是无边军统帅,掌握百万大军,上将军衔!实力,也是圣人层次,圣道巅峰!不过,此人应该和无边军一起和剑尊出征了,统帅不可能不去的。“

  “郑家次子郑功,无边城副城主,不朽巅峰战力,有没有和剑尊一起出征,我不太清楚。”

  “郑家三子郑宇,当年年纪不算太大,没有担任正式职务,据说也跨入了不朽……”

  他简单说道:“另外,郑家无边城和战天城差不多,无边军除了一位统帅,还有三位副帅,还有10位军长,百位师长。”

  “但是,大部分都会离开,最多和战天城一样,留下守卫军拱卫,也就是,可能会有一位副帅,一位军长留下,副帅,大多都可能跨入圣阶,但是弱一些的,也许只是不朽巅峰。”

  “军长,也是不朽巅峰和圣阶之间,实力和副帅相当。”

  “军长之下,还有师长……李道宗是异数,不朽巅峰,一般的师长,也就不朽初期战力,李道宗是要升任军长的存在,不能算常态。”

  “另外,当年还会配置警卫署、教育署、农业署、政务署……大大小小,各大机构数十,一般情况下,署长都是绝巅到不朽初期。”

  “当年,军方人员,大部分都跟随出征了,但是非军方人员,一般会留下来。”

  他给李皓普及了一下情况,李皓有些疑惑:“那……战天城……为何只有警卫署长还活着?”

  王署长沉声道:“能量不够,不朽之下几乎都腐朽了!一般情况下,非重要署,都是绝巅担任署长,警卫署算是很重要的机构,所以我以不朽之身担任!当然,战天城并非只有我一位署长活了下来,只是……沉眠了!教育署署长还活着,还有其他几位……只是都没能量复苏,你没遇到罢了。”

  李皓了然。

  “那按照王署长所言,对方,起码有多位不朽署长还活着,还有起码10位不朽师长,一位不朽巅峰到圣人层次的军长,一位不朽巅峰到圣人层次的副帅,还有郑家家主,以及次子和三子?”

  王署长摇头:“不一定……若是郑家背叛,我觉得,不可能全部背叛,一部分人,可能被清理掉了!”

  他看向李皓:“如果都督确定郑家背叛了,那会少一些人,一部分人会被杀死,不可能出现全城背叛的,绝对不可能!”

  他摇头道:“没有人,会在新武时代,让数千万人,都去背叛!所以……这些人,也许会死了许多,但是,若是对方背叛了,那些人一直活着,不缺能量,也许……会更强大!比如绝巅层次,可能进入了不朽,甚至是圣人……一切皆有可能!但是数量,会少一些。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另外,对方的守护妖植,没有战天城多,战天城情况特殊一些,所以有37位守护妖植,无边城,当年是25位,24位辅助妖植,一位主要守护妖植,都隶属于桃木科。槐树一脉强大,桃树一脉要弱小许多,24位守护妖植,当年大多都是绝巅层次,不朽很少,三五位撑死了,倒是他们的主守护妖植,名为桃逍,圣人初阶。”

  “这些是巅峰战力配备。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另外就是城内的阵法……城内阵法很多,但是最关键的是妖植守护大阵,你在天星镇见到过,封锁一切,以防御为主!另外就是郑家自己建造的阵法……我无法知道全部。”

  “还有,主城这边,城池本身就是强大无比的兵器……但是需要城主印启动!”

  他看向李皓:“城主印,也有诛杀外敌之效,上次你没看到,但是我用此物,诛杀了一位残缺圣人,威力也很可怕,你要小心城主印上至尊留下的一些手段……但是可破!”

  李皓看向他,王署长纠结了一下,还是开口道:“用星空剑可破!”

  李皓扬眉,王署长有些纠结,但是说到这了,还是继续道:“星空剑,是剑尊的代表,剑尊是八大主城的上级,是银月之主,哪怕至尊权威,在这,也要受剑尊辖制!”

  “若是对方动用城主印,星空剑可抵消城主印的杀戮之力。”

  “还有,星空剑代表了很多东西……一些权威性的杀伤性武器,都有希望被抵消掉。”

  李皓有些意外:“星空剑……还有这么多作用?”

  “对!”

  王署长点头:“所以,八大神兵,星空剑最为重要!非李家后人,非嫡传,非剑尊许可,星空剑,几乎不可能被人认主,甚至……李家后人也不行!”

  他看向李皓,有些古怪:“剑尊不会随意将权柄乱放给李家后人的,这东西,用的好了,甚至能颠覆银月,你能使用……”

  这才是怪事呢!

  李皓笑了,星空剑其实认主时间不长,当然,这就没必要说了。

  这玩意,可能诞生了自己的灵,未必很聪明,但是一定有一点智慧,在剑尊手中的时候,大概率是没有灵的。

  李皓盘算了一下,最后道:“按照你的说法,最可怕的结果,就是军长、副帅、守护妖植都是圣阶,郑家次子,当年的不朽巅峰,也可能成为了圣阶,还有家主是天王。一位天王,四位圣阶……不朽层次,起码20人左右,绝巅,起码数十位妖植都可能还活着,加上一些署长……四五十位最少,对吗?”

  王署长点头:“你要是按照最可怕的后果来看……肯定如此!”

  “另外,城中一定还有大量无边军,少数没关系,多了……也很强悍的!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。

  此刻,其他人面色凝重。

  李皓又道:“不朽层次,介于日月四重到日月七重之间,日月八重九重,应该超过不朽了,但是未必能匹敌圣人。”

  “绝巅,介于山海七重到日月三重之间……”

  “若是按照王署长的说法,绝巅层次,我们未必输给他们,至于不朽层次……”

  真没多少。

  李皓轻声道:“我们的日月四重,很少!但是,对方若是没有全部复苏……没有完全复苏,那就不可怕!”

  “圣人层次……现在最恶劣的结果,是有数位,甚至是有天王存在……但是我们判断,郑家家主,不可能留在此地,甚至会带走几位强者……唯独守护妖植,是百分百存在于此地的!”

  最少一位圣人,最多……没人能肯定。

  “有圣阶存在……我来对付!”

  李皓看向众人:“老师他们探查的结果是,对方可能伪装成了没有复苏的样子,那就代表……我们会有一个先机,对方不会相信,我们敢攻打有圣人坐镇的主城!所以……哪怕有两位圣人……只要我能先解决一位……剩下的,可以纠缠!”

  “关键还是不朽层次……所有日月三重及以上的,都要去对付不朽强者!”

  就算如此,也未必足够。

  李皓沉默一会,又道:“都要越阶战斗!对方多年未曾战斗,也没完全复苏的话,日月四重就要对付不朽中期甚至后期,日月五重,就要对付不朽后期和巅峰……”

  “我们一方,目前达到日月中期的人很少,王署长、乾无亮、赵署长,帝卫也愿参战,勉强算是达到了不朽层次。”

  太少了!

  至于其他人,比如老师他们,对付一些不朽初期,也许有希望,可更强的,很难了。

  何况,日月三重的存在也很少,就这么几位。

  从战力对比上而言,全面落入下风。

  每个人,也许都要越阶战斗。

  新武人,也不是弱者,现在,只能靠着对方多年不战斗,不复苏,没恢复完全这些优势,去越阶击溃他们。

  至于蒋盈李几人,都没恢复到巅峰战力,此刻,勉强山海七重到九重,跨入日月的,目前都没有呢。

  王署长和蒋盈李都欲言又止。

  也许……可以喊上战天城的一些人,喊上圆平武科大学其他人,如此一来,战力就能拉平了。

  可他们刚想开口,李皓就道:“若是大离王、姜离、水云太后几位愿意加入,都具备日月中期战力,他们又有一些特殊情况,战力极强,甚至能对付不朽后期乃至于巅峰存在……”

  这三人加入,帮助很大!

  前提是,他们会来。

  水云那边,李皓也传讯了过去,就一句话,今夜来银城,至于对方来不来……不好说,不确定,不来,就当没他们存在。

  “都督,他们……”

  玉罗刹忍不住道:“他们……不靠谱吧!”

  李皓笑了:“平时不靠谱,进去了,绝对会靠谱的!”

  进去了,不靠谱也没用。

  人家可不会管你们是不是和自己一伙的。

  好吧!

  洪一堂轻声道:“目前,最少一位圣人,若是两位,三位呢……就算不朽和绝巅拉扯平衡了,那圣人战力呢?你纵然可以对付一位……若是军长复苏了,或者副帅复苏了,那怎么办?”

  这才是此战的关键!

  至于打,李皓说打,众人也没意见,之前就讨论过,不愿意的没有。

  李皓笑道:“没有十全十美的事,若是能碾压古城,我们还博什么?直接碾压好了!就是打不过,才是博!我争取迅速击杀那位守护妖植,至于其他圣阶,没有最好,有的话……我看看能不能再拼!”

  哪有太大的把握!

  若是有……就直接杀进去了。

  他也想万全,也想稳胜,可是……能这样,我早就出手了,何苦等到现在呢?

  众人心情都很复杂,但是,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正如李皓所言,就是因为明知道斗不过,去拼,那才是博一线生机。

  李皓又道:“那此次,还是乾无亮带队,伪装使者,我们这些人……我先带你们进入皓星界,停留瞬间……乾无亮带上我的星空剑,我进行定位,准确降临,进行突袭!”

  藏在任何地方,都不把稳。

  唯独皓星界,对方感知不到,这才是最把稳的地方。

  突袭,必然能成!

  这也是主动进攻的先机。

  乾无亮急忙道:“定当完成任务!”

  他带队,进行星空剑定位,这可不是简单的事,需要做到精准定位,打消对方一切怀疑才行。

  “诸位,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  “有!”

  南拳直接开口:“还有多少超能炸弹?一个人分一点,干不过……就自爆加爆炸弹!弄死一个算一个……新武人喜欢自爆,咱也不虚他!”

  他龇牙一笑:“新武人,当年据说战胜了天帝,后期大量强者复活了……都督,咱们也不怕死,哪天都督执掌天地,掌握生死轮转,阴阳转换……咱们再回来!若是不能……那就早死早超生,18年后,咱也许还是好汉!”

  李皓心中咯噔一跳,没有吭声。

  此刻,袁硕开口:“也对……收集所有灭城弹,超能炸弹,速度快一点,一人分一批,新武人能爆,咱们也能!”

  说罢又道:“不需要说的那么夸张……若是神文能逃掉,尝试遁入道脉之后的皓星界,只要神文不灭……李皓日后将大道划分出来,也许……咱们也能回归!”

  他笑呵呵道:“神文,融势,融道,融生命力……神文若是能遁入皓星界,未必就真的死了,就和本源大道没灭一个样……咱们不怕死,但是,若是真没办法了,就试试……也许不用18年,也许几年后……咱又回来了呢?”

  他看向李皓,笑呵呵道:“你之前说,咱们迟早会成为一方道主,一道之主……若是谁完了,神文融入了某一个区域……你……分一点地方给咱们!也许……我们能从大道中复苏!”

  此话一出,大家大笑起来。

  南拳兴奋道:“对对对,我火行之拳,已经到了化境!若是我神文不灭,融入火行区域,那……拳道区域也行,反正,二选一,分一个给我!”

  天剑平静道:“剑道区域归我!”

  “就你一个人修剑?”

  “小贺,练拳的就你一个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忽然吵闹起来,这个说,他也练拳,那个说,他也练剑。

  争论不休!

  此刻,李皓一言不发。

  看着他们,你们……笃定我们会死吗?

  笃定我能活下来吗?

  还是说……只是安慰我一下呢。

  融入皓星宇宙,真的可以复活吗?

  李皓自己都不知道,他们只是凭着袁硕的几句话,就当真了,是真当真了……还是安慰自己,安慰大家呢?

  新武时代,是有人复活了。

  可是……这不是新武!

  皓星宇宙,也不是本源宇宙。

  生死轮转,真的有吗?

  这一刻的李皓,看着他们大笑,忽然心软了一下,那有些冰冷的心,忽然软了一下,他原本不在乎的,生如何,死又如何?

  是的,他其实……很无情的!

  他不是什么圣人!

  也不是热血少年!

  他只是,去做一些自己觉得可以做,能做,该做的事,其实……他想过,若是这一次失败,也许会死很多人……可死了,那就死了吧!

  然而这一刻,这些人争抢着,说要占据某一道,成为某道道主,他忽然有些冲动,有些挣扎,为何要打古城?

  为何非要这么做?

  大不了……任由二次复苏开始,咱们不拼了!

  咱们躲起来也好,藏起来也好,还是杀一些弱者也好,对付四国也好……为何非要去打古城,将自己置于最危险的地步,只为了博一次银月世界更安全?

  凭什么!

  李皓手掌握紧了座椅,捏的座椅边角化为了粉末,他默默看着众人。

  此刻,眼中流露出了一些本不该流露的情绪。

  他不知道,自己到底带着他们走向何方……是对是错?

  其实,我也不知道前路如何!

  我只是……在忽悠你们罢了!

  我哪知道,未来会如何?

  我哪知道,大道会如何?

  我哪知道,江湖会如何?

  我才21岁,我其实……只想报仇罢了!

  我说什么,你们就信什么吗?

  你们,如此愚蠢吗?

  一群没脑子的武夫!

  手掌,紧紧握起,他想站起来,大吼一声,不打了,散了吧!

  就在这一刻,耳边,传来了洪一堂的声音,带着笑意:“天下便是江湖,都督,江湖武师,从不惧怕死亡,不惧挑战,以弱胜强,群雄向往之!”

  “打,就打最强的!”

  这一刻,天剑一脸冷漠,打就打最厉害的!

  不远处,侯霄尘抬头,看向李皓,轻笑一声,“付出多少,收获多少,等价交换,拿了好处不干活的,那不是我们的作风,除了南拳。”

  南拳冷笑:“信不信一拳砸死你!”

  猥琐的霹雳腿,有些咽口水:“打赢了……能和林城主交个朋友吗?”

  林红玉一怔,看向他,笑了笑,眼神,有些冰寒。

  霹雳腿,一堆的老婆和孩子,在银月武师中,最为好色无耻!

  一旁,陈中天摸了摸胡须,有些感慨,真胆大,我都没敢提这话题。

  赵署长则是一声轻笑:“好了,说的那么可怕……区区一场战斗,银月武林,自古战斗不息,死在袁硕手中,还不如和古强者一较长短……也不错。”

  说罢,看向李皓:“都督,目标已定,便等都督……放手一战了!”

  放手一战!

  李皓眼神从复杂化为了坚定,低喝道:“既然诸位无惧……那就……放手一战!”

  “战!”

  低沉的喝声,响彻大厅。

  乌云压顶,天色已黑,毫无光亮,天黑了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