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36章 斩地耀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玉山镇遗迹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再次进入。

  这一次进入,地耀脸色微变,看了李皓一眼,微微蹙眉。

  之前那种浓郁的红月之力,好像又无法联系了。

  为何会如此?

  哪怕星空剑,李家血脉,都能消除影响,也不至于瞬间就给弄没了。

  他脸色有些变幻。

  看了一眼李皓,再看看张安,愈加觉得有些不妥。。

  而此刻,李皓面带笑容:“前辈……最后一场切磋,切磋之后,我会将之前答应前辈的好处,都会奉送到位。”

  他一步步走向地耀。

  不得不说,地耀……真是个好人,没有他,李皓只能冒险,冒很大的险,去开启那些道脉。

  可现在……也许不需要冒险那么大了。

  这是圣人。

  多次下来,李皓都没有伤到对方,给李皓的压力很大,打击也很大。

  此刻,他想试试,自己到底能不能伤到对方?

  至于击杀……李皓没把握。

  一位圣人,还是肉身存在的圣人,没那么好杀的。

  手中,星空剑微微颤动。

  地耀脸色变幻,轻声道:“看来……李都督又变强了,倒是让我有些不可思议,一场战斗下来,哪怕临阵突破……也没都督提升的多。”

  “多谢前辈帮衬!”

  话落,李皓笑道:“前辈,来吧!”

  说完,一剑撕碎天地!

  剑光耀射四方!

  四方,瞬间化为了混沌。

  地耀面色微变,再次瞬间消失,可这一次,剑芒速度太快,咔嚓一声,地耀一甩手,衣袖瞬间破碎,他有些惊讶,转手一拳。

  混沌破碎,可剑芒再次杀来,万道剑光,笼罩全身。

  地耀轻喝一声:“结!”

  轰!

  面前好像浮现出一道道光盾,和无数剑芒碰撞,纷纷破碎。

  而李皓,忽然闭目。

  再次睁眼,眼中剑芒闪烁,此刻,他眼中的地耀不再是一个人,而是无数能量团,有强大的地方,也有薄弱的地方。

  剑眼!

  没有再耍什么招式,唯有针对薄弱处出剑,这一刻,他知道,剑尊出剑,为何有些了无痕迹了,因为剑尊并不是用什么特定的剑招。

  而是……专攻弱点!

  剑出!

  无声!

  咔嚓一声,一剑刺穿了光盾,对方瞬间消失,李皓看到了,但是反应还是稍微慢了一拍,李皓瞬间扭头,砰地一声,耳边传来炸裂声。

  虚空爆碎!

  空间裂缝,切割的李皓耳朵都破碎了,这一刻,李皓却是笑了。

  感知到了!

  是,反应速度好像是慢了一点,但是现在,他可以感知到对方的行动轨迹了。

  砰!

  又是一声巨响,李皓再次侧头,避开了对方的一拳。

  “咦?”

  地耀有些惊讶,居然被避开了,这李皓,虽然反应速度还是慢一些,可好像有些预判的征兆了。

  他瞬间打出无数拳,虚空化为混沌。

  李皓也不是一直躲避,星空剑环绕自身,不断防御,一拳接连一拳,李皓却是不再出手,而是防守!

  是的,防守。

  此刻的李皓,用了剑法,地覆剑。

  防守四方。

  他默默无声,眼睛一直扫向四方,他知道,自己反应、精神都比对方差一些,所以……他只有等,等到判断出对方下一次的出现地点,爆发一剑。

  那时候,也许就是必杀!

  砰砰砰!

  星空剑不断颤抖,被一位圣人打的不断颤动,李皓也嘴角溢血,却是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,剑光刺目,不断环绕四方,挡住了对方的拳。

  防御力,比之前强大了许多许多。

  而此刻,地耀只能感受到,李皓比之前强大了,可这样的李皓……想对付他这位圣人,还是有些痴心妄想,对方压根打不中自己。

  就算能,也只是擦边而过。

  他只是惊叹,这家伙的韧性很强,还有……红月之力好像真的消散了,到底什么情况?

  一拳接连一拳。

  李皓从头到尾,都在挨打,哪怕防守,也导致自己身上伤势越来越多。

  ……

  不远处。

  张安默默看着,微微凝眉。

  李皓其实比一开始强大了许多。

  虽然感觉还是日月五重,开脉数量没变,可一开始的李皓,撑死了不朽中后期的战力,可现在的李皓,居然能在一位圣人的攻击下,不断防住对方的杀招。

  这样的进步……超乎想象。

  此刻的李皓,不遇到圣人,不朽层次,恐怕也没人能轻易奈何他了。

  很快很快了!

  他忍不住想到第一次见到李皓的时候,这些人,对付一位七系神通都难,别说七系,那时候,强大的六系,山海六重,都能拿下李皓。

  这才多久?

  从山海六重,到了日月五重,可实际战力,已经超越了日月六重,甚至超过了日月七重。

  不可思议!

  当然,张安知道,圣人比李皓想象的还要强大,眼前的地耀,并未全力以赴,一直都在留手,也是为了防御自己。

  这地耀,应该是圣人初期。

  不过肉身存在,没经历虚弱期,这样的圣人,不是太阳神、先知那种,都很虚弱。

  也不是张安这样的,目前只有精神力,肉身不存。

  张安有把握杀死对方……但是,也需要一些时间,甚至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,若是肉身存在,杀死这样的圣人,其实不难。

  有肉身,他是准天王,没肉身,能量也没存多少,他也只是圣人初中阶段。

  加上本源消失,一些本源大道的能耐无法使用,也进一步让他们的差距缩小了。

  “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  张安心中想着,这样状态的李皓,若是遇到一位未复苏的圣人,不敢说必胜,起码没那么危险了,也许能保命了。

  当然,杀圣人……那是难如登天!

  他不断看着,此刻的李皓,一心防守,好像想靠着防守,耗死对方。

  张安却是觉得不太妥当。

  弱者和强者比消耗……弱者肯定耗不过强者的。

  不过,张安又想,这样已经不错了,难道还真奢望李皓能击败对方不成?

  想到这,他自己都笑了。

  越阶而战,到了这个层次,谁还不是个天才?

  天才之间,越阶而战……难如登天。

  何况,李皓本质上只是日月五重而已,圣人,其实已经不算是日月境了,而是日月境之后,李皓36脉全开,也许还能真正意义上对抗一位圣人。

  ……

  砰砰砰!

  一拳接连一拳,快的看不清。

  李皓只能防守。

  眼中,却是没有任何焦躁之意,只有凝重,神光闪烁,一次次观察对方的出手轨迹。

  每个人出招,都有自己的一套逻辑。

  固定的逻辑。

  也许出手看似天马行空,可最终,对方还会重复这个逻辑。

  在巡检司一年,李皓看了许多卷宗。

  看过许多案件,看过许多凶手,他们不管是冲动杀人,激情杀人,预谋杀人……最终,其实都有一个固定逻辑的,也许需要很长时间去循环,可最后,几乎都会完成一个无序化为有序的循环。

  李皓心中浮现出无数念头。

  此刻,已经和对方交手多次,他心中想着,回想着对方之前所有的招式,下一刻,视线落在左侧一方,心中默念:“这里!”

  轰!

  果不其然,就在这一刻,一拳破碎了虚空,李皓并未避让,而是出剑防守。

  视线再次转动,看向另外一处,“这里!”

  砰!

  虚空再次炸裂。

  李皓一个趔趄,自己被打中,眼中却是露出一抹笑意,只要我不更改出招的逻辑,对方就会顺着之前的逻辑,继续进行。

  每一次重复,不是一会,而是经历许久,对方才会完成一次重复。

  圣人,无法琢磨。

  可是……谁说一定无法琢磨?

  他习惯了那样的战斗方式,无数岁月了,不容易更改的。

  此刻,李皓不再去看,而是沿着自己的逻辑,继续防守。

  一招,十招,一百招……

  他被打的遍体鳞伤!

  而地耀,也不敢贸然杀他,只是觉得,李皓这一次防守能力比之前强大了许多,微微有些凝重,这家伙……难怪是这个时代的领袖之一。

  还是有几把刷子的。

  他虽然没出全力,可按理说,李皓也该撑不住了。

  稍显不耐烦。

  李皓其实伤不到他,对方和他的差距,最大的地方在于,李皓无法捕捉到他,哪怕战力不弱,也毫无作用,弱者对付强者,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反应速度。

  而这,是李皓的天然缺陷。

  此刻,李皓开始收敛力量,蓄势,身上一个个窍穴被点燃,愈发光辉璀璨。

  地耀语气依旧柔和:“都督果然是当代天骄,绝世人杰,只是……切磋到了现在,都督消耗不小,不如就此罢手把?”

  他依旧保持世外高人的形象。

  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。

  你又打不过我,打不中我,你就算蓄势……打空气有啥用?

  爆发力,不是一切。

  到了这层次,爆发力强大,有个屁用。

  除非,真的能做到,光是余波就能震死我,否则……再强的爆发力,打不中敌人,也毫无作用的。

  李皓没说话,一个个窍穴,迅速点燃。

  身上的气息,越来越是强悍。

  这下子,地耀都有些凝重了,甚至在想,要不要……想办法瞬间杀死李皓,此人,威胁还是很大的,看他蓄势待发的样子,爆发力绝对不弱。

  就在这一瞬间,李皓点亮了身上所有窍穴。

  体内,形成了一个剑形道脉循环。

  一瞬间,星空剑上溢散出强悍无比的气息。

  不远处,张安都是脸色一动,迅速朝这边看来,做好了出手准备,李皓要爆发了,大概率打不中敌人,但是一定会虚弱,小心被地耀反杀。

  他这么想,地耀也心中微微一动,按照固有思维,稍微避退了一步,消失在原地,李皓要爆发了吗?

  避开就行!

  而就在这一刻,李皓陡然一声厉吼,气势爆发,剑意瞬间暴涨到了极致,朝着虚空无人之地,一剑斩出!

  等待多时,就是为了这一剑!

  若是地耀避开,或者没有按照固有逻辑出现在此地……这一剑,他耗空了力量,那此战,毫无疑问,他输的一塌糊涂!

  李皓眼神冷厉,要在这,一定在这,地耀,一定会出现在这!

  一定!

  天地好像被这一剑切割开了!

  这一刻的李皓,好像成为了剑尊,这一剑,无声,却是猛烈无比,一剑从天而降,张安一怔,打错了啊!

  杀错了方向!

  下一秒,却是脸上露出一些震撼之色。

  不止他,这一刻,地耀刚从虚空浮现,脸色陡然一变,有些不可思议,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出现在哪,他也不会特意沿着固定招式去走。

  为何……李皓知道?

  预知未来?

  怎么可能!

  神灵中的先知神?

  这一个念头,在脑海中浮现,此刻,眼前只有一柄剑,一柄强悍无比的剑,朝他斩来,再改变地方,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他也顾不得许多,李皓忽然一剑斩中了他出现的地方,他也震撼。

  下一刻,厉吼一声,一拳打出!

  轰!

  剑落!

  一切就在瞬间发生,剑芒瞬间爆发,摧毁了眼前一切,李皓体内力量耗空,整个人朝下坠落,而长剑,砰地一声,直接将对方的拳头斩碎。

  地耀脸色剧变,体内爆发出更强悍的力量,可无意落入李皓全力一剑中,哪怕他是圣人,肉身强悍,力量强大,也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砰砰砰!

  炸裂声不断,双拳直接粉碎,能量炸开。

  这一刻,好像一个大宇宙压迫而来,砰砰砰,双臂蔓延,剑光粉碎一切,沿着双臂粉碎而来,地耀怒吼一声:“破!”

  轰!

  身上一股强悍的红色血月之力爆发,轰隆隆,和剑芒撞击,咔嚓……好像虚空破碎。

  这一刻的地耀,也是震撼无比。

  不是李皓的力量,李皓再强,撑死了堪堪达到了圣人层次,他震撼的是……李皓是无意中击中了他,还是通过其他本事?

  为何,之前没有展露出来?

  轰隆一声巨响!

  他肉身都炸碎了半个,地耀浑身浴血,脸色发白,却是再次怒吼一声,力量喷涌而出,轰隆隆,将所有剑芒,全部泯灭!

  这一刻的他,气息衰弱无比。

  眼中还带着一些骇然,却是冷笑一声,下一刻,残缺的半个身子,瞬间消失,直奔李皓而去。

  他知道……一直都知道,李皓带着张安来,切磋只是迷惑自己的话语。

  他是想杀自己的!

  只是没想到……最后一刻,居然被李皓一剑斩中了,这比预期中的要差许多,可李皓想靠这一剑,杀死一位全盛状态的圣人……不可能!

  就在此刻,张安也是瞬间浮现,眼中也带着一些震撼。

  李皓没能杀死地耀,可是,一剑下去,将一尊圣人斩的肉身破碎,这……简直不可思议,李皓若是还能斩出一剑,也许真能杀死一位圣人。

  这太不可思议了!

  “镇!”

  张安一声怒喝,之前破碎的大道书再次浮现,好像要镇压天地,虚空都在凝固,将地耀固定。

  不远处,李皓已经重重落地,砰地一声,砸的地面都在颤动。

  此刻,毫不紧张。

  只是盯着地耀看,一剑,全力以赴的一剑,以有意对无意,这一剑的威能,全部斩在了对方身上,然而……没能杀死一位圣人。

  只是重伤了对方。

  这只能代表一点……实力上的差距,生命力上的差距,这不是李皓其他方面的问题,不是反应速度,只是真正的攻击力不够。

  全力以赴的一剑,剑道神通初成,也只是斩碎了对方半个身子。

  李皓虽然有些预料,还是有些失望。

  圣人……真的太强了。

  就算出第二剑,也未必能杀死对方,需要三剑。

  是的,起码三剑。

  两剑斩杀对方肉身,一剑斩灭对方精神力,至于本源大道,不说有没有,就算有,对方精神力破碎,肉身破碎,本源被隔绝,断不断的,都不会再有反击之力了。

  “三剑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自己动用全身力量,可以斩出一剑,第二剑,可以强行破道脉,瞬间涌入能量,肉身破碎之前还能斩出第二剑。

  可第三剑呢?

  杀一位圣人,起码需要三剑。

  他迅速想着,也许古城的圣人,没有地耀复苏的多,守护妖植,也许刚复苏,未必有地耀强大,两剑,甚至一剑都可能杀死对方。

  可是……保险起见,能出三剑,才能保证杀死一位圣人。

  他甚至不去看张安和地耀的战斗。

  若是张安连一位残破的圣人,都无法拿下……那张安这个准天王,就太水了,太虚了。

  地耀,对李皓而言,也只是练手的目标罢了。

  在这,一个人,无法离开,注定了对方会死。

  “如何斩出第三剑?”

  李皓心中还在想,两剑没问题,此刻的他,不愿意再次出手罢了,再次出手,他强行破开一些道脉,会爆发出比之前还强大的一剑。

  “第三剑……皓星界!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也许……可以试试。

  于是,就在此刻,他将星空剑甩出,虚空破碎,皓星界好像降临天地。

  牵引剑道区域的力量,能隔空斩出一剑吗?

  不知道!

  可以试试。

  趁着张安在这,试试又何妨?

  “剑道汇我身!”

  李皓一声轻喝,皓星界中,“剑”道神文瞬间收拢四面八方的能量,好像在抽取大道之力,一股强悍的力量从皓星界中蔓延而出,沿着星空剑蔓延而来。

  李皓腾空而起,一把抓住了星空剑,此刻,星空剑剧烈颤动,李皓也有些难以掌控这些散乱的剑道之力。

  可是……斩出去就是了!

  那边,张安瞬间压制了对方,地耀厉喝一声:“李皓,张安,你们背信弃义,我帮你们提升,你们居然恩将仇报……”

  他有些绝望,再次狂吼一声,残破的肉身,陡然轰隆一声巨响,将张安炸的微微一个趔趄,大道书都有些破碎。

  而一股强悍的精神力,瞬间逃离,沾染了一些红色,朝李皓飞奔而去。

  张安见状,有些恼火,冷哼一声,大道书化为一柄大刀,他一刀朝对方斩去。

  残破的圣人,还要翻盘吗?

  而就在此刻,李皓也是一声怒吼,星空剑上,一头猛虎咆哮而出,一剑斩出,“道”字神文稳固溢散的那些剑道之力。

  轰!

  天地直接被劈碎!

  这一剑斩出,冲来的地耀,精神力有些颤动,有些惊恐,“怎么会……你还能出手……”

  轰!

  一剑斩下!

谷</span>  巨响声,爆炸声,咒骂声,全部化为一声巨响,一股澎湃的精神力,瞬间爆炸开!

  李皓七窍瞬间流血,猛虎瞬间残破不堪。

  星空剑好像也有些黯然失色。

  长剑,落入李皓手中。

  李皓精神极其的疲惫,却是默默看着那巨大的炸裂的能量团,一切好像烟消云散,对方,好像彻底死亡了,但是没有呈现出本源大道。

  这地耀,应该不是本源修士,而是地地道道的红月修士。

  死了!

  一位圣人,就这么死了。

  张安有些意外,有些惊讶,看了一眼李皓,李皓斩出了第二剑!

  第一剑,他已经震撼无比,这第二剑……不可思议。

  他刚想说什么,李皓声音传来:“我先出去,道字神文我先用着,前辈等会再走……”

  说完,人已消失。

  张安微微皱眉。

  ……

  而此刻,李皓瞬间浮现。

  气息紊乱无比。

  外面众人,纷纷朝他看来,急忙朝他走来。

  “都督……”

  李皓却是一言不发,一瞬间,强行打开了一些道脉,肉身崩碎,星空剑再次爆发璀璨光辉,一剑斩破苍穹,探手一抓,喝声响起:“不要动!”

  众人心中一惊,此刻,乾无亮、赵署长、林红玉几人却是蠢蠢欲动,孔洁也是身体摇晃,好像想要逃跑。

  可是,又好像强行忍耐了下来。

  而李皓,厉吼一声,大手遮天,将众人全部包裹。

  包括王署长、周署长也在其中。

  他吼声再次响起:“都不要动,谁动,杀谁!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心中一惊。

  下一刻,他们好像穿梭了宇宙,一瞬间,进入了皓星界。

  就在这一刻,忽然,几人变色,转身就要朝入口处逃离,不止一人,赵署长、乾无亮几人,眼中红色闪现,都怒吼一声,朝入口跑去!

  李皓冷哼一声:“死的时候,貌似绝望,却是少了几分感情,猜到你有想法了!”

  地耀知道这一次,李皓未必会放过他,张安也在这,对方岂会一点准备没有?

  进去的10人,看似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李皓也难分辨出来。

  可李皓知道,必然有人,被对方深入影响,甚至借体重生。

  只是没想到,不是一人,而是多人,乾无亮、赵署长、林红玉、孔洁,足足四人,都被对方彻底渗透了。

  就在李皓以为只有他们四人的时候,不远处,周署长陡然眼神泛红,忽然金身呈现,一拳打飞了旁边的袁硕,厉吼一声,瞬间穿梭,超越了其他几人。

  李皓心中一惊!

  周署长,没进去!

  他居然被影响了!

  10人中,其他几人还好说,周署长和王署长可是一直没进去的,这下子,连李皓都有些意外和惊讶。

  对方什么时候做的?

  怎么做到的?

  不可思议!

  就在此刻,王署长也是反应了过来,低吼一声,一拳打出,轰隆一声,打断了周署长逃离的前路。

  而李皓,却是冷笑一声:“在这……你们出的去吗?”

  “地耀,你跑得掉吗?”

  此刻,几人身上,都溢散出红光,都是地耀的声音,都带着愤怒和咆哮:“李皓,你要杀你自己人吗?他们已经和我融为一体,杀我,便是杀他们!”

  李皓什么话也不说,忽然,宇宙之间,无数雷霆汇聚。

  此刻,几人脸色同时变了!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“大道宇宙……居然针对红月之力……”

  几人都是喃喃一声,原来如此,怪不得李皓可以驱逐红月之力。

  他很快知道了危险,知道了真正的绝路即将到来,怒吼一声:“你送我出去,否则,我死,这几人都会死!”

  若非袁硕五行合一,势太强,夺舍袁硕容易出现大问题,他应该夺舍袁硕才对。

  可此刻,加上周署长,足足五人,都是李皓的核心力量。

  五人身上,都是红光闪烁,愈加感受到了大道宇宙的恐怖,几人同时怒吼:“放我们走!不,放走任何一人……其他四位,我会放了他们,李皓,你不要逼我!”

  几人身上,力量极其的不稳定,甚至有些要自爆的趋势。

  地耀愈发紧张!

  他知道这次很麻烦,所以,早就做好了放弃本尊的准备,只要这几人能走掉,走掉任何一人,他都可以复苏。

  可是,没想到李皓会拉着他们进入皓星界中。

  这时候,四面八方,无数大道之力汇聚而来,将几人团团围住,一道道天地雷霆,在虚空中诞生,但是没有第一时间杀来,因为此刻,一枚“道”字神文在阻拦。

  李皓脸色平静:“地耀,你觉得你能逃得掉?”

  五人同时开口:“放走一人,我放过其他四人,李皓,否则……纵然杀了我,你也不好受!”

  说完,极其警惕,五人身上,力量愈加暴动。

  随时会自爆!

  李皓沉默一会,点头:“好,你进入赵署长体内,我放你走……其他人,留下!”

  说罢,一剑斩出,虚空出现一道裂缝,外面,正是银月世界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此刻,五人同时开口,地耀声音响彻天地:“赵曙光有分身,当我不知吗?”

  他说着,看向四周,很快道:“我要乾无亮的肉身!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:“乾无亮实力最弱,赵署长最强,我给你机会,你别不珍惜……”

  地耀声音响彻四方:“不,本座只要他!”

  乾无亮的道脉,有些特殊,和他好像极其匹配。

  若是五选一,当然要选乾无亮。

  至于赵署长,虽然强大,可对方有一具同源肉身,反而极其的麻烦,很容易被对方的同源肉身锁定,随时都可能被李皓杀来。

  李皓皱眉,许久,点头:“好,速度一点……否则,你们几人都只能遭受雷霆洗礼,我阻拦不住。”

  “好,给你……”

  就在此刻,四人朝李皓飞去,身上溢散出强悍的力量,同时爆发全力一击,朝李皓众人打去,强悍的红色之力,映射天地,导致大道雷霆都在暴动。

  李皓的“道”字神文,都无法阻拦了。

  一瞬间,无数雷霆轰击而出。

  而夺舍了乾无亮的地耀,迅速钻出皓星界,眼中露出一抹冷色,大道宇宙,居然如此针对红月之力,这种情况,除非接触过两家大道宇宙的人,否则,无人知晓。

  后方,无数雷霆爆发,将所有人笼罩,地耀已经感受到了其他红月之力被迅速消灭,也不敢逗留,钻出皓星界瞬间就要逃离。

  就在此刻,忽然身体有些不受控制。

  原本被他完全侵袭,已经失去自我的乾无亮,忽然冒出来了,两股意识,在脑海中交错。

  “都督果然明智……只是……都督真看得起我!”

  带着一些叹息,一些无奈:“每一次冒险,都看中了我,都督……真器重乾某!”

  地耀心中大惊!

  被红月之力入侵,甚至自己主意识都在这,怎么会出现翻盘。

  “红月之力牵动欲望……我……本来就是啊!”

  乾无亮的笑声传来,忽然,操控肉身,转身朝后方的虚空宇宙飞去,地耀大惊,只觉得不可思议,怒吼一声,迅速夺取对肉身的控制权!

  这一刻,两人意识拉扯,肉身一会朝前,一会朝后。

  地耀依旧觉得不敢置信!

  对方……居然无视了红月之力的影响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乾无亮声音再次响起,带着一些渴望:“别挣扎了,消灭了你的意识,你的力量留给我,我有希望进入日月四重,成为都督之下第一人……我渴望变强,地耀前辈……成全我吧!”

  那种渴望,那种欲望,那种贪婪……甚至比地耀只强不弱!

  地耀大恐!

  怎么会这样?

  此刻,乾无亮体内,几条道脉隐约浮现,充满了各种欲望,喜怒哀乐,贪婪,色欲,权利欲,变强,称霸……

  各种情绪,环绕地耀。

  “前辈……成全我吧!”

  乾无亮带着一些渴求,“求求前辈了,别挣扎了,成全我一次……等我变强了,我会好好安葬前辈的……给前辈立下衣冠冢!”

  “不……”

  地耀只觉得惊恐,还有人,比红月大世界的人更贪婪?

  怎么会!

  可那种贪婪,让他甚至无法自控,下一刻,乾无亮的贪婪欲望,战胜了他,拖着肉身,再次回归了大道宇宙。

  轰!

  无数雷霆,朝他轰击而来,地耀声音带着绝望不甘,带着无边的愤怒:“李皓……你在作茧自缚,此人比红月诸强都要贪婪……你迟早会被他杀死……”

  轰隆隆!

  大道雷霆爆发,诛杀红月之力,地耀意识都被打了出来,化为一道红影,此刻,乾无亮也在接受大道雷霆的洗礼,冲刷全身。

  地耀痛苦哀嚎,怒吼连连:“李皓……你会死的……”

  李皓面色平静,只是看着大道雷霆,袭击一个个强者,沉声道:“吸收大道之力,这是你们的机缘,冒险才有机缘!日月三重的,都尽量开启一些道脉,跨入四重!”

  轰隆隆!

  无数雷霆爆发,大道之力汇聚,众人纷纷吞噬起来,原本被控制的几人,也清醒了过来,后怕无比,赵署长更是哀怨无比,看了一眼李皓,也迅速开始吞噬。

  他清醒了,刚刚的事情可没忘记,李皓让地耀带走自己……

  虽然现在判断,可能是故意如此,可若是……人家真的带走了自己的肉身呢?

  不当人!

  李皓却是知道他的心思,笑了笑:“赵署长还有一具分身,真要出了事,主身意识消灭掉了,分身就是主身了,人还活着……冒险一试,彻底诛杀一位圣人……还是值得的!成功了,好处也很大,我断定,对方九成会选择乾无亮的。”

  赵署长无言以对。

  也不说话。

  那边,乾无亮痛苦地哀嚎,他受红月之力侵袭太多,此刻,大道之力席卷全身,好像要将他彻底粉碎,此刻,身上一条条道脉浮现。

  都是未曾发现的道脉!

  李皓心中微动,看向他,声音传来:“吸收大道之力,开启那些特殊道脉……那是你神通来源的根本……”

  说罢,李皓“道”字神文席卷天地,大量的大道之力朝他汇聚而去。

  乾无亮痛苦无比,面目狰狞,此刻依旧不忘礼仪:“多谢都督成全……”

  “不,你自己争取来的!”

  “还是要多谢都督……”

  李皓不说话。

  乾无亮危险最大,甚至主动夺回了身体掌控权,尽管李皓判断,有可能成功,可这……也还是不可思议。

  那边,地耀被无数雷霆轰击。

  圣道意识,依旧没有被彻底泯灭,带着一些绝望,忽然冷笑:“李皓……我……”

  还没说完,忽然,一瞬间,一剑斩灭苍穹!

  轰!

  红影被瞬间斩的粉碎,四分五裂,李皓探手一抓,抓入手中,无数雷霆轰击而来,李皓任由雷霆洗礼,将刚刚强行开启的一些窍穴,全部再次封闭。

  笑了一声:“不用说等着我,也不用说其他的了……你死了就死了,一个圣人死了,对一方大世界而言,什么都不是……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!”

  轰!

  最后一丝红色之力,被彻底诛杀,地耀声音彻底消散。

  而这一刻,包括周署长在内,都有一些大道之力涌入众人体内,李皓看了一眼周署长,心中微动,没有本源之力的周署长,无法接通本源大道,居然没被大道宇宙诛杀……倒是有意思。

  这也说明一点,除非具备本源之力,或者红月之力,否则,进入大道宇宙,也不会被刻意针对的。

  此刻,其他人都在汲取大道之力。

  哪怕王署长,都有些震撼:“我什么时候也被影响到了一些……真够可怕的!”

  刚刚,他身上居然也冒出了一点点红色之力。

  很少就是了,一瞬间被消灭掉了。

  可对方,无声无息地感染了他一些,还是很可怕的。

  而周署长,也睁开眼睛,有些叹息:“我大概是被老赵侵染到了,老赵之前和我说了几句话,我也没想到,还能人传人……”

  赵署长一边吸收能量,一边无奈道:“我也没想到,被对方掌控之前,我觉得我受到的影响不大……”

  说到这,有些凝重道:“你们说,他侵染的人,真的就我们这些吗?当年的映红月几人,是否都被彻底侵染了,若是如此……此人未必彻底死了,可能会在那几人身上复苏。”

  第一次复苏,可不止他一人在场。

  当然,当年大家都太弱了,后来大家也没进去,也没和这一次一样,任由对方改造,可地耀,真的彻底死亡了吗?

  也许,还有希望在其他人身上复苏。

  李皓笑了:“放心吧,他必然死定了,那边别忘了,还有个映红月!他会让身边几人,随时可能成为地耀,要了他性命?不出意外,早就诛杀了几人身上的红月之力,八大家血脉汇聚,诛杀一点点红月之力问题还是不大的。”

  他觉得,这些人没必要担心,就算真出事了,那也是映红月的事。

  而以映红月的奸诈,搞不好早就弄没了其他人身上的红月之力。

  此话一出,众人都是点头。

  映红月,也不容小觑。

  这是早早就接触红月之力,却还没被对方掌控的家伙,奸诈的很,昔年的银月三十六雄之一,创建了红月组织的存在,反杀了监视他的红袍。

  李皓这么说,大家觉得可能性很大。

  而这时候,众人气息,都在强化。

  所有人,都喜形于色。

  原本,大家都到了日月三重,但是一般也就16脉之力,日月三重,18脉才是巅峰。

  这时候,吸收了大道之力,众人几乎都跨入了18脉的层次。

  而关键是,乾无亮后来居上,此刻,因为吸收了太多红月之力,也就导致他附近大道之力更多,眨眼间,开完了18脉,又额外开了几个特殊道脉。

  真正意义上,跨入了日月四重!

  也是继赵署长之后,第二位进入日月四重的现代强者。

  至于王署长,早早开了18脉,这一次,也小有收获,又开了一脉,跨入了19脉日月四重,和他新武时代的不朽初期,实力相当了,不带本源的话,其实已经战力相当。

  众人都兴奋无比!

  这一次,大家都有了不小的收获。

  袁硕众人,几乎都跨入了18脉层次,距离日月四重,也不过一步之遥罢了。

  袁硕很是遗憾:“这家伙……我以为他会夺舍我,侵占我……他么的,居然没选我!”

  他很郁闷!

  他可是一去,就说了,我是李皓的老师,就想用这个身份,钓对方上钩呢。

  结果……地耀没选他!

  气死人了!

  他知道红月之力越多,收获越大,也想赌一把的,结果……没给他机会。

  人家选了五个人,有弱者孔洁,有强者赵曙光,有不是新体系的周署长,有匹配度很高的乾无亮,有唯一的女性林红玉……为啥就是不选我呢?

  否则,他一定可以跨入日月四重的。

  李皓笑道:“老师五行合一,五势合一,精神力强大,势强大,一般人夺舍,不会夺舍势太强的存在,容易引起太大的冲突,正常事。”

  袁硕无奈,叹息一声:“也是,我太强了,对方不敢……总比一些没点特色的人强。”

  比如地覆剑,比如天剑,比如陈中天,比如黄羽,比如侯霄尘……

  此刻,那五人都看向他。

  指桑骂槐的,拐弯抹角的,这袁老魔,越老越混不吝了!

  几人懒得搭理他。

  此刻,都忍不住看了一眼乾无亮,但是没人说话。

  这人……居然能抗衡对方的各种欲望之力,大家心中其实都很警惕,地耀说,这乾无亮……也许会杀死李皓,未必就是假话。

  李皓,一点不担心吗?

  而乾无亮,哪怕到了日月四重,此刻,也是一脸谦逊,见众人余光看来,心中微微一个咯噔,露出笑容:“都督神算,一位圣人,在都督面前,也不堪一击!”

  “困兽罢了。”

  李皓摇头:“出不来,逃不掉,还有张安前辈帮忙,他早就该知道,我们来了,他就无路可逃了!”

  没有接受对方的夸赞,李皓笑了起来:“关键是……这一次,赌对了!”

  说罢,开口道:“出去吧,张安前辈还等着我们呢!地耀只是开胃菜,一个被困住的圣人,没有任何依仗,不足为虑!”

  他杀死的圣人,地耀不是第一个,上次也杀了天星镇的红影,各种意外因素很多。

  此刻,李皓更开心的是,他……应该可以斩出第三剑!

  若是如此,对方只要没完全复苏,实力处于圣人初阶,他完全有把握杀死对方。

  一群人,走出了皓星宇宙。

  此刻的李皓,只要不是走太远,有星空剑作为破界兵器,随时可以出入皓星宇宙。

  很快,李皓接出了张安。

  此刻,张安心情复杂,看了一眼众人,三位日月四重!

  赵署长,王署长,乾无亮……

  他知道,刚刚,一定发生了什么,不止他们,其他人,实力都有了进步,都进入了日月三重巅峰。

  李皓……终究还是没和他说全部计划。

  那地耀,之前可能没有彻底死亡。

  而李皓自己……也许也能斩圣了。

  这一刻的张安,心情复杂到了极致,他知道,当李皓能斩圣的那一日,也许……就是彼此分道扬镳的时候了。

  有些复杂,没有说话。

  他其实有些选择了,但是……他还是老师,还有数百学员,并未作出选择,他不能丢下那些学员。

  所以,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越行越远。

  而李皓,这时候却是心情极好:“在大战之前,诸位能提升到这个层次……很好!赵署长,你分身早点出来,我给你融合融合,也许,你就能成为继我之后,第二位日月五重修士了,赵署长果然厉害!”

  赵署长无言,许久才道:“还是小觑了古人,那地耀……还是有些可怕的。”

  李皓点头,赵署长被对方影响了,却是不自知。

  只能说,这种红月之力,的确有些可怕。

  不过李皓也想到了什么,开口道:“等等吧,以后再开一些道脉,就没太大影响了,乾无亮立大功了,那几条道脉……无亮愿意分享出位置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乾无亮一脸正色:“都督对我恩重如山,从一介旭光,到今日的日月四重,都督和诸位对我毫无隐瞒,区区几条道脉位置,无亮还能遮掩?”

  众人都翻了个白眼,这家伙,时时刻刻,都不忘拍马屁,真恶心!

  可又想到了那几条特殊道脉,也是感慨,都没说什么。

  李皓也笑着点了点头:“那就劳烦了,一起完善大道,迟早,我们会创造伟大的辉煌!一处小世界,不应该成为我们毕生的目标!”

  众人纷纷点头,此刻,都有些情绪激动。

  日月三重,再进一步,就是日月四重,不朽层次了,如今,古城中存留的强者,也就这个层次,至于圣人,那是少数。

  到了今日,他们才算是真正和那些新武古人,走到了一个齐平的地步,是复苏的,完整复苏的不朽那种,可不是之前那些残破的不朽。

  而这一切,也没花费太久。

  这一刻,众人都看向前方的李皓,这一刻的李皓,尽管和平日一样,气息不显,显得很低调,可再看看身旁的张安,再看李皓……

  众人忽然觉得,李皓,未必就比现在的张安差了。

  哪怕王署长,也默默看了几眼李皓,再看看张安,有些唏嘘,张安,至尊的孙子,经历了新武初期大战的存在,可如今,也在渐渐散失往日的光环。

  是因为那些学员吗?

  他心中隐约明悟了一些,有些可惜,有些遗憾,张安,难道还要坚持到所有学员,都作出选择吗?

  那样的话,也许会迟了的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