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82章 诛强敌,遁虚空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大殿中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岂会在乎这些。

  此刻,星空剑溢散出灿烂光辉,吃掉了一柄八大神兵,星空剑好像极其的亢奋。

  而变故,不止如此。

  这一刻,李皓甚至感受到了一些东西,他甚至在这一刻,看到了只能在银城看到的虚空八卦图,有那么一瞬间,李皓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  虚空,八卦,星门。

  是的,他在这,在遗迹中,居然看到了这一切。。

  ……

  不止如此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银月。

  一座古城,忽然微微震荡了起来,城中,也浮现出一尊尊黄金铠甲,巨大的守护妖植甚至都开始颤动起来。

  城主府中,一尊金色铠甲悬浮在空,喃喃道:“破神锤碎了……”

  洪家的传承神兵碎了!

  谁做的?

  谁能做到?

  下一刻,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喃喃道:“李家的传人吗?用星空剑破碎了破神锤……为什么?”

  八家守护银月,八家一体。

  星门,唯有八家神兵才能开启,而今破碎了破神锤,这是不想开启星门了吗?

  虽说,传说中星空剑就可开启……可那是建立在,星空剑在剑尊手中,剑尊是什么实力?

  剑尊不在,唯有八家联手才能开启的。

  “为什么……”

  不解,疑惑,还有些悲伤。

  没了破神锤,洪家的传承地就彻底封闭了。

  哪怕洪家还有传人在,再也没希望进入洪家传承之地了,没了洪家传承,没了新生代崛起,哪怕洪家主城复苏了,在这个新时代,还有机会吗?

  ……

  银城。

  虚空震荡。

  伴随着洪家神锤破碎,八卦图上,其中一角,好像有些颤动,有些衰弱下来,八条血线,七条连接了映红月,一条连接着李皓。

  此刻,其中一条血线剧烈颤动,有些崩断的迹象。

  在古老的时代。

  八大家守护银月。

  星空剑为主,一旦破碎八大家之一的神兵,代表李家剔除了八大家之一的守护职责,这是默认成规的规矩,并非特定的规矩。

  此刻,李皓用李家神剑破碎了洪家神锤,也代表他剔除了洪家守护之责。

  ……

  天地一阵颤动。

  这一刻,这一方天地,好像有些雀跃的样子。

  能量都开始波动。

  二次复苏还没开始,可这时候,天地之间,随着洪家神锤破碎,好像有点复苏的迹象,能量迅速增强,就连银月大地,都浮现出了一道道能量,迅速被人吞噬。

  ……

  大殿之中。

  鸿图手持镜子,看向李皓,带着不可思议,也带着一些愤怒: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星门是银月世界和主世界的通道所在,一旦彻底尘封,主世界和银月世界就会彻底失去联系,你失去的不仅仅只是自由,还有无限的未来!”

  哪怕执掌了小世界,不代表可以打开星门。

  而无法打开星门,哪怕知道主世界就在附近,你可能一辈子也抵达不了。

  那是人王,那是帝尊,那是铸神帝尊锻造出来的虚空通道,不会迷失在天地之间,否则,别说他,就是他祖辈,那位风云道人,也许也会迷失在虚空之中。

  宇宙无垠,又没任何标志,有时候,你知道在某个方向,真朝那个方向走,差一点,就是天差地别,一辈子迷失在天地宇宙混沌之中。

  昔年,铸神帝尊这些顶级存在,一起联手,顺着主世界过来的,从小世界反推回去,除非他能达到人王那个地步。

  可……有可能吗?

  鸿图有些愤怒,“李皓,你在断绝这方世界的未来!”

  李皓却是笑了,摇头:“不不不,我是在断绝你的未来!鸿图,你说,你没事招惹我做什么?现在……我要杀你了!”

  轰!

  一剑杀出!

  这一剑,比以往都要强大许多,轰隆一声巨响,镜子上浮现出一道微弱的裂痕,虽然迅速愈合,可大量能量被抽取。

  鸿图脸色一白!

  这镜子,毕竟和他没有当年那么贴合了,每一次动用消耗都很大,一旦破碎,消耗起来更大,瞬间抽取了他体内大量能量。

  鸿图脸色变幻之下,陡然冷哼一声,也是一剑杀出,剑芒耀射天地。

  剑意!

  或者说,剑势。

  只是,没有李皓那么明显,对方的剑势,也许被神通遮掩了,可能看出来,对方出剑,剑很强!

  新武时代,天下剑客,最强的有数位,长生剑客只是其一,另外镇星李家那位冥王剑,也就是《破空剑诀》的创造者,剑意也是天下罕见。

  可要说真正的剑道强者,在长生剑客之前,还有一人,名扬天地之间,巧的是,对方也被誉为魔剑。

  魔剑执掌至强神兵,诛天剑!

  诛天剑出,天地动荡。

  而对方的剑,学自风云道人第二子,鸿家的二皇子,也是四皇第一,这位不以剑意扬名,可全天下都知道,此人剑道极强,强到可怕。

  此刻,鸿图也是被逼急了,一剑杀出,李皓眼前一花。

  双剑碰撞!

  对方的剑,好像充满了魔性,杀意,真正的魔道之剑!

  无孔不入的杀气,瞬间侵入李皓体内。

  李皓原本就残破的肉身,瞬间裂开一道道血痕,被杀意吞噬。

  鸿图闷哼一声,低骂一声!

  比剑,你家的长生剑,也不如鸿家的剑,不止鸿家二皇子,昔年的风云道人,也是用剑的强者,一柄人皇剑,翻转天地。

  哪怕他学到的不多,也亲自见过,不比李皓感悟的差。

  “杀道之剑!”

  李皓咳嗽一声,身体残破,忽然眼神雪亮,眼中红光闪烁:“这才有意思,你神通太弱,非要学什么神通,看不出你的真本事,光看到你这镜子强大了……”

  话落,随手一丢,星空剑朝镜子撞击而去。

  “神兵对神兵,你我都是剑客,来一场剑客之战好了!”

  “神经……”

  鸿图骂了一声,能用神兵镇压你,为何不用?

  当然,此刻神兵被对方的星空剑镇压了,李皓抛弃了锋利无比的星空剑……这疯子,很好!

  他手持细剑,一剑朝李皓杀来!

  此刻的他,情况可比李皓好多了。

  李皓想拼剑,那就来!

  咔嚓!

  一剑杀出,虚空裂开,他迅速消失,再出现,已经一剑刺向李皓头颅。

  而李皓,手中神文汇聚成剑,一剑杀出,猛虎咆哮!

  轰!

  猛虎被鸿图一剑击穿,鸿图轻哼一声,比剑,你也不是对手,他只是记忆稍显混乱,如今李皓和他交手,倒是让他的记忆愈加清晰起来。

  鸿图不但没有虚弱,反而越战越强!

  李皓的天地大势也好,神通也好,神文也罢,剑意也罢……

  遭遇对方的杀道之剑,纷纷溃散。

  李皓越战越是虚弱!

  不远处,星空剑倒是压制了那面镜子,可李皓却是被鸿图压制的死死的。

  鸿图手持细剑,冷漠无比地看着李皓,一剑接连一剑,他只是想更轻松地解决李皓罢了,既然不行……那他也不会怕了李皓。

  李皓,还不值得他去惧怕。

  这混蛋,粉碎了洪家之锤,他很愤怒,下起手来,也是一剑比一剑更狠。

  咔嚓一声!

  一剑扫出,李皓手中的神文之剑断裂开!

  噗嗤一声!

  鸿图一剑刺入他的咽喉,李皓咽喉迅速出现一道血痕,鸿图却是并未罢休,一股强悍的杀道之力,涌入李皓体内,想将李皓彻底粉碎!

  就在这时候,李皓破碎的神文重聚,手上浮现出五道光芒,一把握住了长剑,他看向对方,充满了好奇:“你是神通,为何剑意还这么强悍?”

  鸿图微微皱眉,长剑嘎吱一声,震荡起来,震荡的李皓双臂都直接撕裂开,血液溅射,鸿图冷笑:“谁说神通就不能用剑意?能量一道,都是我先祖开创,神通不过是能量一道变种罢了!”

  能量一道,虽非风云道人一开始开创的,却是在他儿子手中壮大的。

  神通和能量一道,本就差距不大。

  李皓心中有所悟,点头,任由喉咙破碎,血液溅射,依旧死死握住了对方的长剑,剧烈的震荡,震的他手臂血液不断溅射而出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“剑意是剑意,剑势是剑势,意由心生,有心便有意,势是道,意是心……”

 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!

  下一刻,鸿图刚想再次震荡长剑,陡然变色,李皓口中忽然喷出一口血剑,那血剑杀意浓郁到了极致!

  “原来……这就是意剑!”

  轰!

  剑意贯穿天地,“无生!”

  噗嗤一声!

  鸿图厉吼一声,迅速倒退,咔嚓一声,无生剑意贯穿他的手臂,直接穿透了臂膀,鸿图闷哼一声,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李皓。

  李皓……天赋太强了!

  是的,天赋。

  他第一次感受到,原来还有人的天赋强到了这个地步,说一遍,对方居然就会了。

  也许是厚积薄发,也许是真的天赋强悍到了极致。

  李皓是真的懂了。

  剑势是剑势,剑意是剑意。

  不一样的!

  洪一堂这些人说千万遍,也不如实战感悟一次强。

  这一刻的李皓,露出了笑容,“剑客交手……很有味道,银月的剑客,都不愿意和我真正的生死交战,我跨入七系之后,自认天下无敌,除了新武时代的那些强者,无人能值得我出剑了……没想到,遇到了你!”

  鸿图冷哼一声:“李皓,你以为如此,便可吓到我?”

  “不不不……我希望你更强!”

  李皓舔了舔嘴唇:“我好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,我想,也许只有映红月可以给我这种威胁了,如今遇到了你,我很开心!”

  鸿图眼神变幻,这家伙,好像真的开心!

  “杀!!”

  李皓一声低喝,这一刻,天地之间,好像都是剑,万物皆是剑。

  火剑,木剑,地剑,水剑……

  五行之剑!

  隐约间,还有雷霆之剑浮现,风剑浮现,甚至还有光明之剑,黑暗之剑!

  万物皆是剑!

  此刻的李皓,很是欢喜,也许对方可以助自己风雷剑成。

  他遗忘了一切,不去想其他的,不去想外面的战斗如何,也不管这家伙什么来头,他就一个念头,作为剑客,用剑杀死对手,给对方一个体面的死法。

  这是老师说的,剑是君子之兵,所谓君子,就是让对方死的干脆一点,给对方一个君子般的死法!

  是的,他老师告诉他的。

  无影剑出,柳絮剑出。

  下一刻,一声厉吼,天旋地转,甚至世界都在倒转,天翻地覆剑!

  这一刻的鸿图,只觉得自己遇到了剑疯子,无数的剑不断在变化,他厉吼连连,手持长剑,不断破碎那些各种奇怪的剑招。

  两人杀的浑身浴血,鸿图越战越是愤怒。

  “李皓……”

  轰!

  刚吼了一声,一柄滔天之剑浮现,如霸王归来,如帝尊巡查天下。

  轰!

  鸿图直接被一剑重重砸下,轰隆一声,砸的骨骼寸断,不断吐血,他带着一些恼火,看向李皓,此刻的李皓,身上没有一块好的血肉,甚至有肉末挂在身上,随风掉落。

  可李皓的剑势,却是越来越强悍!

  而李皓身边,陡然,浮现出了一枚神文。

  雷!

  是的,雷霆神文。

  刚刚如同雷霆,如同帝尊巡查的剑,夹杂着雷霆之力,此刻,雷霆神文天然浮现,李皓露出了一些笑容,正儿八经的第六枚神文出现了。

  至于剑势化成的“灭”字,那只是大杂烩,随便弄个字装一下风雷罢了。

  “我现在,六系了!”

  他的话,让鸿图有些不解,狗屁的六系,你数学没学过?

  怎么还少了!

  明明早就七系了,还六系个屁啊。

  而在李皓看来,此刻的他,才是真正的六系,五行和雷系,都化为神通了,唯有风系化为神通文字,才是真正的七系。

  他化为微风,瞬间消失,再出现,一剑杀出!

  鸿图也是厉吼一声,一剑朝李皓杀去,这一剑,更是充满了杀意!

  李皓这家伙,越战越强大了,让他咬牙切齿,也许,这才是真正的天眷之人,而自己,只是想夺取罢了。

  轰!

  双剑碰撞,李皓再次消失。

  下一刻,追风靴亮起,瞬间浮现,再次刺杀而下。

  砰砰砰!

  当当当!

  一连串的火光迸发而出,两人速度都极快,越是交手,李皓越是欣喜,纸上得来终觉浅,还是实践才能出真知!

  许久,咔嚓一声……鸿图的剑上,居然浮现出了裂痕。

  鸿图脸色微变,迅速倒退。

  避开了李皓的剑,剧烈喘息着,咬着牙,冷冷看着李皓,“你自找的!”

  就在这一刻,鸿图忽然身边浮现一样东西,那是一颗水晶般的珠子。

  一股淡淡的威压,溢散而出。

  好像带着圣人之威!

  李皓是见过圣人的,圆平武科大学就有一位,这时候,对方的身边浮现的那珠子,就带着一股圣人的威压,不是圣兵的那种,而是好像活人。

  作为鸿家人,作为圣人转生,鸿图的底牌,超乎想象的多。

  只是,此刻的他,也有些犹豫。

  这是他本尊,或者说,真正的鸿图留下来的精神力,此刻的他,若是选择融合了这枚珠子,代表了放弃了新身份,完全恢复所有记忆。

  再次成为鸿图!

  他其实早就知道,转生的自己不太对,但是他觉得,这就是新生的自己,没必要非要和以前的鸿图放在一起对比。

  可融合了这枚珠子,他便又是那个鸿图了。

  鸿图有些纠结,可李皓越战越强,这种人,若是不尽快杀了对方……那会出现大麻烦的,这一点,鸿图还是有数的。

  一咬牙,反正都是自己,有什么不可以的?

  他一口将珠子吞下!

  大不了,自己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,也许白尊他们会欣喜,会觉得,真正的少主回来了吧,鸿图心中自嘲一笑,大概那些家伙,都觉得自己不如以前的鸿图吧?

  不过,只要吞了这枚珠子,自己就有把握斩杀李皓了。

  斩杀这个讨人嫌的家伙!

  “玛德,不按规矩来!”

  就在这一刻,刚刚还风淡云轻的李皓,忽然有些怒了,我和你单挑,你一再作弊就算了,现在还搞出了圣人威压的珠子出来。

  不用猜都知道,绝对很危险!

  这家伙,不按套路来。

  向来只有自己作弊的,哪有敌人作弊的。

  有个强大的家族了不起吗?

  看不起谁呢?

  就在鸿图想着,这家伙能如何的时候,李皓手中忽然浮现出一枚枚炮弹一样的玩意,下一刻,李皓身上浮现出残破的黄金铠甲。

  这还不够,就在此刻,李皓六枚神文将自己笼罩,六股势瞬间爆发!

  并非为了杀人,而是为了防御。

  几块镜子碎片,也纷纷浮现,遮挡住了全身。

  鸿图脸色微变。

  下一刻,怒吼一声:“你要做什么?你这疯子,此地是封闭的,能源炮弹炸开,巨大的爆炸力,会让你我都死掉的…………”

  是的,能源炸弹。

  军中用品。

  李皓获得了1200枚,此刻,足足上百枚被他取出,这是当年攻城用的,每一枚炸开的威力,不下于六系全力一击,单独一枚,其实不算什么。

  可是……上百枚,这是超过七系之力的。

  李皓咬牙切齿:“老子和你玩剑,你要玩阴的,老子和你玩神兵,你也玩阴的……那就玩更刺激的!”

  下一刻,在鸿图还没来得及吸收珠子的瞬间,李皓引爆了其中一枚炸弹。

  一瞬间,轰!

  巨响声响彻天地!

  轰隆!

  一股能量爆炸余波,席卷天地,在整个大殿中横扫,所有一切,纷纷破碎,唯有星空剑和镜子还能保存,其他东西,纷纷破碎开。

  爆炸声不断响起!

  李皓体表外,几块镜子碎片,直接被炸的四散而开,六枚神文纷纷破碎,李皓不断吞噬大量生命之泉,却是依旧难以阻挡爆炸威力。

  身上血肉,刚恢复,瞬间炸裂,刚恢复,瞬间消失……

  对面,鸿图厉吼一声,想召唤镜子回归,却是被星空剑阻拦。

  他一咬牙,不得不吐出珠子,珠子瞬间化为一层防御罩,瞬间炸裂,迅速恢复。

  强大的精神力,和能量炸弹余波,席卷到了一起,互相泯灭。

  此刻,鸿图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沮丧。

  想恢复成以前的鸿图,此刻都没希望了,留下的后手,被李皓直接炸掉了。

  这个疯狂的家伙!

  他难道不知,这么炸下去,只会是两败俱伤,而且李皓只会更糟糕,鸿图朝对面看去,李皓身上血肉已经蒸发一空,甚至恢复之后,都不再有血液溅射了。

  只有刚恢复的肉身,再次被撕裂。

  每一次撕裂,李皓都虚弱一分。

  此刻,唯有几枚破碎的神文,在一头伤痕累累的老虎保护下,垂死挣扎,勉强保护李皓不被彻底炸死!

  ……

  外界。

  轰隆声不绝于耳,那巨大的大殿,都在震荡。

  余波并未扩散出来,而是困在了大殿之中,炸裂声不断,连带着整个大殿拔地而起,在不断翻滚,轰隆隆砸穿了整个古城!

  正在战斗的外界众人,都看呆了。

  这是怎么了?

  王署长呆呆地看着那翻滚的大殿,喃喃道:“怎么感觉有座矿炸掉了……”

  是的,就是那种感觉。

  可他知道,大概率不是矿脉。

  而是……能源炮弹!

  这玩意,一旦爆炸,威力也不小,而想引起这么大的动静,甚至连神兵大殿都被炸成这样子,没有百八十枚别想。

  而他知道,李皓之前,才在战天城获得了大量的能源炮弹,这是新编师配备的战略性兵器。

  而白树,一直被对方压着打,此刻也是变色。

  “少主……”

  爆炸威力这么大,哪怕是李皓自杀,鸿图遭遇这种爆炸,又不是巅峰时期,恐怕不好受。

  可这个大殿,是当年风云阁在此地的总部。

  除了鸿图,谁也打不开。

  而鸿图如今想打开,也需要一点时间,因为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鸿图,神兵和他都有些不匹配,所以当时李皓进去的时候,鸿图说了很多废话,就是为了拖延一点时间,关闭大殿。

  现在,鸿图还有时间打开吗?

  ……

  大殿内。

  炸裂声不断!

  许久,鸿图咳血,体表外,那些精神力几乎消散一空,鸿图有些怅然若失,李皓这混蛋,此刻,他不知道该感谢好,还是该痛恨。

  他又破坏了自己的计划!

  鸿图伤势不算太重,只是被震荡的五脏六腑有些破碎,而对面,已经看不到李皓的影子了。

  死了吗?

  这么强悍的爆炸余波,对于巅峰期的鸿图而言,不值一提,可现在,双方都只有七系之力,还是完全密封的场地,这样的爆炸威力,两人都是逃无可逃。

  李皓……死了吗?

  他若非圣人精神护体,大概真要被炸死了。

  李皓虽然也用了神兵,神文各种宝物护体,可此刻,那些镜面碎片跌落在地,一动不动,一点光泽都没了。

  而神文……好像还有一些碎片留下。

  李皓……被自己炸死了?

  鸿图忽然嘲讽一下:“疯子!”

  明知道是找死的举动,这疯子非要尝试一下,阻拦了自己又如何?

  如今,倒是该感谢李皓,让自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。

  而就在这一刻,大殿中,好像刮起了风。

  一股清风拂过。

  风?

  这地方,密封的,哪来的风。

  鸿图刚想着,一股微风拂过,他面色一变,忽然脸上出现了一道道血痕,下一刻,虚空中,无数能量汇聚,眨眼间形成了一枚神文――风!

  而这枚神文,瞬间壮大,迎风而涨,眨眼间,化为了李皓。

  一丝不挂的李皓!

  李皓身体摇曳,好像随时会破碎。

  一股股生命之泉涌入,壮大着身体,李皓脸上露出虚弱的笑容,挑衅般地看着对方:“鸿图,我活的好好的,多谢你了,我之前就在想,如何感悟风的存在……现在我想到了,风,无处不在!爆炸是风,空气是风,一切都能化为微风……”

  鸿图看着他,面色冰冷!

  这都不死?

  虽然李皓看起来虚弱无比,可对方的确还活着。

  “李皓!”

  鸿图咬着牙:“这就是你的依仗吗?”

  这神通文字,到底是什么?

  为何破碎了,又能重聚?

  为何可以不断诞生新的文字!

  李皓脸色虚弱无比,苍白无比,一步步朝他走去,笑容灿烂:“没你的依仗强,你能靠祖宗,我祖宗没给我留下什么,只能靠自己了!”

  “不过……能源炸弹,效果不错,要不……我再给你来一点?”

  同为七系,李皓也是唏嘘。

  打一个同阶,底牌尽出,还差点把自己打死了,这鸿图,不愧是新武时代大家族的人,随便一点底牌,就折腾的自己欲生欲死。

  有个有钱的长辈就是不一样,自家先祖除了留下了一柄疯狂吃东西的星空剑,啥也没留下。

  关键是,星空剑真的太废了,就知道吃。

  看看人家,又是镜子,又是珠子,又是用不完的神能石,还有用不完的生命之泉……

  和鸿图一比,之前觉得自己很阔绰的李皓,忽然发现,我是真的穷!

  这就是二代的生活吗?

  李皓羡慕的很!

  若非生活所迫,谁愿意自己去奋斗呢?

  若是先祖还在,每天好吃好喝地给自己提供着,何必自己去努力呢?

  当个富二代武二代,也很幸福的。

  当然,据说先祖很穷,就算活着……也许自己也得出去打工挣钱?

  有这个可能!

  这一刻,李皓脑海中浮现出了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  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格外的虚弱,几乎就剩下一层皮了,还是生命之泉刚制造出来的皮,也就自己肉身本就不强,否则,恢复一层皮都难。

  肉身越强,恢复越难,这是李皓知道的。

  肉身虚弱,恢复起来,倒是简单一些,起码不需要什么不灭物质。

  对面,鸿图脸色难看:“李皓,你真不想活了?刚刚侥幸罢了,再来一次,我不好过,还有活命的机会,你……恐怕真的没任何机会了!”

  李皓的状态,他看在眼中,皮包骨了,能量也几乎耗费一空,神兵碎片也耗空了能量,黄金战甲几乎彻底破碎了。

  这样的李皓,拿什么和自己继续斗下去?

  靠同归于尽吗?

  “只要你教我如何凝练这些神通文字,李皓,我保证不会杀你……哪怕你不教,其实我也有一些想法了,李皓,待我成为这世界之主……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……”

  此刻,他被困在大殿,实在是不想继续和李皓来这种两败俱伤的自残方式了。

  李皓一脸古怪地看着他:“你好自信!”

  都到了这时候了,我损失如此惨重,你居然还要我教你,还给自己画大饼?

  你到底在想什么?

  自己身上上万滴生命之泉,前前后后,浪费的加上消耗的,都上千滴了,这是多么大的损失,能源炸弹少了百枚,黄金战甲几乎粉碎,洪家神锤也没了……

  可以说,这一战打到现在,别看时间不长,李皓损失太惨重了。

  神文也都残破不堪,哪怕修补,也不知道要花费多久。

  结果,人家说别打了,以后他发达了,会给自己好处的。

  开玩笑呢!

  鸿图冷冷看着他:“那你想如何?除了能源炸弹之外,你还能如何?可再来一次,先死的必然是你!”

  起码,他状态比李皓好的多。

  至于化为微风,第一次那是李皓有神兵保护,有时间抽离,抵御了大部分爆炸威力,再来一次,他化为微风也没用。

  李皓笑了起来:“我有一招,一直没用,也不敢用……你想试试吗?”

  鸿图脸色微变。

  还有杀手锏吗?

  而此刻,李皓身边,浮现出一头猛虎。

  伤痕累累,却是桀骜不驯,依旧昂首挺胸,冷冷注视着鸿图,李皓一步跨入,走进了猛虎体内,这一刻,他好像和猛虎化为一体。

  他就是猛虎,猛虎就是他。

  李皓叹息一声:“我不知道……我还能不能活下来,能不能回来了……可是……就算如此,我也要先弄死你才甘心!”

  说罢,一堆能源炸弹浮现,鸿图脸色剧变!

  这一次,比上一次还多。

  “李皓,有话好说,这只是一个小世界,大千宇宙,世界很多,大不了我放弃这个世界……李皓……你不要乱来……”

  李皓此刻已经进入猛虎体内,和猛虎化为一体,笑容灿烂:“人体据说有二重空间,我一直想着,若是我进入势中,能否进入二重空间……可我有点怕死,觉得太危险了,一旦出不来,我岂不是完蛋了?可现在……你这个二代,刺激到我了,谁让你作弊呢!”

  他扭头看向一旁的星空剑,笑了。

  心中默默念叨着:“小剑,记得接引我回来,知道吗?”

  下一刻,猛虎咆哮天地!

  吼!

  一瞬间,猛虎游走虚空,在鸿图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中,猛虎消失了,完全的消失,毫无任何生息,而此刻,那堆积如山的能源炸弹,却是开始点燃。

  鸿图脸色狂变!

  “开……”

  他怒吼一声,开啊,这该死的破殿,为何到现在还没开放。

  该死,该死啊!

  李皓这个畜生!

  他去哪了?

  鸿图此刻眼看着大殿就快开启了,下一刻,一股比之前还要强大的能量,瞬间爆炸开来!

  轰!

  天崩地裂,这一刻,大殿之上,出现一道道裂痕,镜子想回到鸿图身边,却是被星空剑纠缠,无法走脱,镜子上也被能量爆炸,炸出一道道裂痕!

  咔嚓……裂痕不断恢复,到最后,却是无法恢复了。

  而鸿图咆哮声不断,一枚枚宝物丢出来,却是眨眼间化为齑粉。

  他不断丢出宝物,一件件神兵被炸裂开。

  轰!

  他肉身炸裂开,惨叫一声,精神力却是依旧存留,朝镜子钻去,就在此刻,星空剑爆发出璀璨光辉,一剑斩出!

  鸿图怒吼一声!

  “不……我是鸿家人……”

  星空剑在没了主人的控制下,居然还要斩杀他的精神力,星空剑并不具备灵,这一点人尽皆知,为何还能继续自主战斗?

  鸿图不甘心!

  为了成为小世界的主人,他放弃了太多的东西,放弃了撤离,放弃了回归,放弃了圣人的实力,放弃了强悍的肉身,放弃了一切,从头开始。

  就是希望,自己能融入新时代,被天地接纳,以自己的意识,取代天地意识,成为新时代的世界之主。

  可是……为什么会这样?

  李皓崛起的时候,他就知道有问题,不管如何,他都想铲除李皓,在他看来,自己没道理会失败。

  李皓果然如自己所料,进了自己的地盘。

  这里有白尊,有七系实力的自己和多位护法统领,在这,自己有风云副鉴,有前世身留下来的强悍精神力,甚至一尊不朽来了,也许都会被自己击杀。

  李皓只是七系……和自己一样的七系,甚至还没自己稳固,没自己强大,为何会如此?

  所谓天之骄子,那是同阶不败的存在。

  他觉得,自己便是。

  可如今,遇到了李皓,却是诸事不顺,为何?

  他精神力幻化,忽然分裂开,好像出现了两个人,一模一样,气质却是相差很大,一人更加成熟,更加冷静,此刻,看了一眼斩来的星空剑,忽然叹息一声:“不是自己的,强求不得吗?可是……新武的精神不就是武道必争吗?我争取自己的未来,错了吗?”

  “鸿家一门四皇,生在这样的家族,太多的荣耀,太多的压力……我想走的更远一些,剑尊不要的东西,我要,难道也错了吗?”

  有些不甘心,有些愤怒!

  我错了吗?

  没有!

  要说错,也许就错在,自己还是太弱了,武道必争,自己看到了机会,不去争取,那才是最大的遗憾!

  嗡!

  长剑斩下,强大的精神力,瞬间被斩裂,另一位鸿图,此刻也是不甘心地凄厉嘶吼起来,自己的时代还没开始,就结束了吗?

  “李皓……你回不来的!”

  他陡然厉吼一声!

  我死了,你也别想回来。

  星空剑定位吗?

  定个屁!

  一声厉吼,精神力焚烧,这一刻,镜子忽然化为一个虚空,笼罩了天地,一瞬间,将整个星空剑笼罩在其中,包裹在其中。

  鸿图精神力开始粉碎,却是带着冷意,带着不屑:“想回来……做梦!我得不到的,你也别想得到!”

  轰!

  最后一丝残留的精神力,瞬间炸裂开。

  而这一刻,镜子包裹了星空剑,星空剑挣扎了一阵,爆发出一道道璀璨的剑气,却是瞬间被笼罩,消失的无影无踪,砰地一声,镜子落地,偌大的大殿,只留下了无数裂痕,外加一面残破的镜子,里面,好像有一把剑被封印了。

  这一刻,世界安静了!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大殿之外,还在战斗的众人,纷纷一怔,剧烈的爆炸声再次响起。

  这一刻,白树和王署长都无心战斗了,迅速冲向翻滚的大殿。

  此刻,大殿裂开了一道道缝隙。

  一人一树,迅速朝内看去,接着,都有些愣神。

  没了!

  什么都没了!

  偌大的大殿中,只有一面残破的镜子,剩下的,什么都没了。

  李皓没了,鸿图没了。

 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王署长不敢置信,而白树也是如此,怎么可能!

  它更惊讶!

  甚至是骇然!

  它是知道的,鸿图手段很多,镜子不说,他还保留了圣人鸿图的一些精神力,关键时刻,是可以恢复的,哪怕恢复不到圣人,也能恢复强大的实力。

  寻常七系,哪可能杀死他。

  所以,从一开始,李皓进入大殿,它就觉得,李皓死定了!

  可现在,人呢?

  那残破的镜子,已经失去了一切气息。

  鸿图……死了!

  白树躯干震荡,有些不敢置信,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而王署长,更是无法接受,有些疯狂,怒吼一声:“玛德!艹!混蛋!老子第一次出来,第一次和他一起出任务,说好了,要帮战天城第一个复苏的……”

  现在李皓死了,不单单是没办法对战天城交代,对九师长交代,还有,他出不去了。

  不止如此,李皓死了,星门彻底无法打开了。

  星空剑都没了!

  李家血脉也没了!

  一切的一切都没了,只靠他们,能打开星门,回归主世界吗?

  不可能的!

  所以说……这个世界,彻底成为了囚笼,困住了他们所有人。

  希望……破碎了。

  彻底破碎了!

  这一刻,王署长怒了,彻底怒了,疯狂无比,他看向白树,怒吼一声:“玛德,你这叛逆的狗东西,老子付出再大的代价,也要宰了你!”

  反正都这样了,自己出不去,出去了也回不了主世界……不弄死这家伙,他不甘心!

  真以为昔年大圣了不起吗?

  之前只是想着,李皓手段多,未必会有事,才没付出大代价罢了!

  一瞬间,一股血气涌入天地之间,血刀诀!

  精气神合一!

  不止如此,这一刻,他探手一招,虚空中,一枚玄龟印浮现,玄龟印上,浮现出一行大字,好像是无敌强者书写!

  那大字,在无数血气的冲击下,瞬间浮现!

  “诛!”

  是的,诛!

  王署长怒吼一声,“新武有叛徒,妖植反叛,战天城警卫署长王野代行城主之职,以血气为祭,请张至尊神通显威,诛杀叛逆!”

  一声厉吼,大印之上,“诛”字愈加灿烂,吸收无数血气。

  此刻,白树身体剧烈颤动!

  带着一些惊恐不安!

  有些惶恐地辩解:“不……我未背叛,是……是尊从少主之令,我不曾背叛……”

  “诛魔!”

  一声厉吼,在无数人震撼的眼神中,一道淡淡的虚影浮现,手持木棍,也许是教鞭,虚影极其暗淡,带着一些冷漠,好像在审判什么。

  “当诛!”

  虚空中,浮现出淡淡的话语,这一瞬间,白树惊恐到了极致。

  这一刻,两尊傀儡也是惊恐无比,恨不得钻入地下。

  李胜张更是缩起了巨大的猫脑袋,害怕无比,好像生怕被虚影关注到。

  当诛两字一出,这个世界,好像变了,好像无数人在祭拜,在拜祭,整座城好像都活了一般,这一刻,城内,一些原本沉眠的妖植,纷纷苏醒。

  因为被鸿图抽空了生命之泉,不少妖植都陷入了沉眠中。

  这一刻,纷纷苏醒。

  下一刻,看到了天地之间那尊虚影,忽然,一株株苏醒的妖植,弯下了躯干,甚至是匍匐在地的姿态。

  惶恐,不安,恐惧!

  白树也是惊恐无比,慌乱无比,“不……至尊,小妖不曾背叛,从未有过如此想法……”

  这一刻,黑豹听到李皓不见了,身上要凝聚出来的镇妖使虚影都瞬间消失了,黑豹也是瑟瑟发抖,一动不敢动。

  整个天地,唯有那道虚影存在。

  “当诛!”

  还是这两个字,在虚空中震荡。

  轰!

  大印上,那血红色的“诛”字,瞬间伴随着大印落下,轰隆一声巨响,天空中,白树被长棍固定的大道,瞬间崩塌!

  白树惨叫一声,巨大的身躯浮现,却是下一刻,开始龟裂,破碎,“诛”字落下,轰隆一声,强悍无比的白树,一瞬间化为了碎片,直接炸裂开!

  一股精神力翻滚,涌现,带着一些悲哀和无奈:“小妖……真的不曾背叛新武……”

  真的!

  它不敢!

  可是,可是无从辩解,这只是城主印上留下的一些痕迹,对方不是真人,由一位代理城主,用血祭手段血祭而出的诛杀之力,这也是各大主城特有的东西。

  白树也没想到,这位居然带出来了城主印。

  “值得吗?”

  白树精神力投向脸色惨白的王署长,带着苦涩:“值得吗?这是至尊手段,这是主城诛杀天王,乃至更强者的手段……为了诛杀我……值得吗?”

  王署长脸色惨白一片,摇摇欲坠,咬牙切齿:“值得!玛德,混蛋!你断了我回归故乡的希望……不杀你,何以解恨!”

  轰!

  精神力爆炸开,瞬间席卷天地,王署长才不管那些,抓住一些碎片,疯狂吞噬,这手段不是随便可以用的,此刻的他,快挂掉了。

  他一位不朽,动用这种手段,运气差一点,自己都得完蛋。

  可刚刚,实在是太绝望,太愤怒了。

  早知道,哪怕不要命了,也该一开始就诛杀这白树,可一开始……哪能想到李皓就这么没了!

  天地一片安静,唯有王署长疯狂吞噬白树的声音。

  玄龟印失去了光泽,上面的文字好像也彻底黯淡了下来。

  可这一刻,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,不论敌我。

  这是什么?

  只是一枚文字罢了,只是无数岁月前,留下的一点威能罢了,一位之前是圣人,现在还有不朽战力的强者,就这么一瞬间,被诛杀了!

  反抗都没法反抗,那一刻,哪怕到死,白树都没敢反抗,只是在悲嚎,它没有叛变。

  “咕隆!”

  有人咽了咽口水,下一刻,洪一堂几人纷纷变色,朝那破碎的大殿冲去。

  王署长忽然发疯,让他们都差点忘了,李皓好像出事了。

  几人迅速冲了过去,看向大殿裂缝,大殿中……一个鬼影都没!

  “汪汪汪!”

  黑豹也叫唤了几声,狗眼中满是茫然,李皓……没了?

  去哪了?

  城内,所有复苏的妖植,都极其虚弱,此刻,纷纷匍匐在地,没有任何妖植敢站起。

  王署长就这么疯狂地吞噬白树碎片,一口一片,咬牙切齿!

  冷冷看向那些还活着的八部众和几位护法,陡然,咬牙,冷笑一声:“都死了,都别活了,都跟我一样绝望好了……”

  轰!

  一掌拍下,一位护法想逃,却是被一瞬间拍成了碎片!

  王署长咬的牙齿都快断了!

  我他么就在这个遗迹等死了,不出去了,出去后,也没啥用,而且,九师长大概都想宰了自己,自己可是保护李皓的,自己没事,李皓没了。

  自己走的时候,可是带上了城主印!

  还有老乌龟的一缕本源!

  可以说,整个战天城,都在告诉自己,好东西你带出去,保护好李皓,自己太大意了,也失职了,之前一直没敢动用城主印,这是贪生怕死的表现。

  作为新武人,这是大忌!

  “啊啊!”

  王署长疯狂大吼,原本不屑于对弱者出手,此刻,却是疯狂击杀那些八部众和护法,眨眼间,杀的尸横遍野,他却是一点也不开心,沮丧到了极致!

  就在他有些癫狂的时候,一道人影忽然闯入了遗迹。

  杀红了眼的王署长,正想干掉来人。

  来人忽然吼道:“打架为何不喊我?该死的家伙,我说了,杀风云阁,要带我一起,为什么人都走了,就我不知道?”

  一人落地,袁硕愤怒无比!

  刚好看到王署长在杀人,也不认识这人,二话不说,一拳打出,对方红着眼看着自己,好像杀父仇人一般,不打他打谁!

  轰!

  一拳打出,袁硕自信满满,天下之大,谁能挡我一拳!

  我再次蜕变了!

  轰!

  巨大的反震力,震荡他不断倒退,手臂直接炸裂开,王署长也是一怔,他是见过袁硕的,只是袁硕不知道,那时候还是一个蚕茧。

  “误会,我是战天城中人!”

  袁硕倒退,正要取刀斩敌,微微一怔,看向对方,愣了一下,战天城中人?

  而这时候,地覆剑声音传来,带着一些急切:“袁硕,李皓……没了!”

  “嗯?”

  袁硕一怔,瞬间消失,下一刻出现在对方面前,左右扫了一眼,微微皱眉。

  没了?

  他微微抽动了一下鼻子,五势瞬间浮现,好像感知到了什么,脸色微变:“白痴,乱来!”

  下一刻,五禽吐纳术运转,天地好像都在波动!

  五种势,瞬间爆发!

  一股强悍的力量,瞬间浮现,不止如此,袁硕厉吼一声,一股股血液喷涌而出,探手一抓,忽然抓出了一把石刀!

  石刀之上,浮现出一道道璀璨光辉。

  在众人有些惊讶的眼神中,袁硕好像划破了虚空,一头猛虎浮现,并非李皓的,而是袁硕的,猛虎叼着石刀,忽然消失不见!

  紧接着,袁硕猛地一拍心脏,一口精华血液再次涌现,怒骂一声:“找他,拉回来!”

  轰!

  虚空波动,王署长都看的一愣一愣的,这是做什么?

  那猛虎,叼着张家的刀去哪了?

  这一刻,连他都没发现,猛虎去了哪里。

  而袁硕,骂骂咧咧的:“幸好老子来了,每次都是我来擦屁股,养个徒弟有屁用,这么多强者在,有个毛用,怎么还让他钻入了二次空间中?”

  “什么古人现代人,都是废物……打个风云阁,能把人打到二重空间中,也不知道李皓养着一群废物干嘛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他疯狂咒骂一阵,这一刻,却是没一人敢吭声,哪怕王署长,都尴尬的无以复加,小心翼翼道:“他……没死?”

  “呸,你死了他都死不了!”

  王署长被骂了一阵,没不开心,反而大大喘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眼中只有庆幸,李皓……没死!

  而这一刻,虚空中,好像隐约传来了一道声音:“我剑呢?”

  那声音,有些茫然。

  我剑去哪了?

  怎么定位不到了!

  不过好在关键时刻,又看到了一头老虎,叼着一把刀,锁定了虚空,话说……这老虎和这把刀,有些眼熟啊?

  而场中,所有人大喜过望!

  李皓的声音!

  他真活着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