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81章 交战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眼前的鸿图,骄狂自大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其实很疑惑,为何会如此?

  复生,存在问题吗?

  可王署长好像也没太大变化,难道是因为复活的方式不同,可古文明的强者,比如圆平武科大学的那位圣人,对精神力复生其实充满了排斥和不屑。

  那鸿图,为何会选择这种方式呢?

  这人的情况,给李皓的感觉,和雨明有些类似,有些精神力混杂的情况在其中。

  李皓能感受到,对方相当强大。

  此刻,两人已经进入了大殿,李皓一眼看到了那面铜镜,很大,就伫立在大殿中,并未被对方收入体内或者储物戒中。

  鸿图一脸笑容:“看到了吗?这就是你想找到的东西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要找这个?”

  “你一直盯着风云阁,不就是为了此物吗?”

  鸿图冷笑:“当然,盯着这东西的不止你一人,很多人都想要,可是……也不想想,你们有资格掌管风云副鉴吗?”

  副鉴?

  说明的确是风云宝鉴的仿制品,李皓也不算太过意外,只是还有些不解:“你带我来,就是为了看这个?”

  “不止如此。。”

  鸿图笑了一声,看向李皓:“你不是新武人族!”

  废话!

  鸿图又笑了:“你有李家血脉,不是新武人族,那你便是新生代的强者,我发现你没那么怕我,应该有些把握,也许我这七系,你也不惧丝毫,对吗?”

  “我看你队伍中,还有两尊傀儡……有些类似新武傀儡,可能是圆平武科大学中的……所以你觉得,外面的八部众,未必能拿下他们,对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扬眉,骄傲自大的鸿图,好像又清醒了。

  鸿图笑了笑:“我这脑子,时常清醒,又时常有些不太清醒,当你敢进入此地,我就知道,你不简单,我发现,也许你还带来了其他强者,那个顶在最前面的家伙,我好像有些眼熟,也许是我们一个时代的人物……不记得是谁了,也许只是个小人物,也许实力不一般……但是白尊在,一时半会的没问题。”

  李皓倒退了几步,鸿图挥了挥手,大殿门瞬间关闭。

  他看向李皓,轻笑一声:“刚刚让你来,你不是很自信,就这么跟我来了吗?怕什么?风云副鉴就在这,你想拿走,尽管拿!”

  李皓晃了晃脑袋,微微皱眉,忽然道:“看到你,不知为何……我觉得你和我很像,你说奇怪不奇怪?”

  “不奇怪。”

  鸿图却是笑了:“一点不奇怪,你知道我当年为何没有选择保留精神力,而是直接选择了重生吗?难道我不知道,其中问题很多吗?我没那么愚蠢……但是我还是如此选择……你说有没有意思?”

  李皓不断倒退,此刻,总觉得有些不安。

  刚刚和对方一起来这,也是一种下意识地举动。

  看到鸿图,他好像看到了自己。

  是的,骄傲,自大……

  其实,他本心并不这么觉得。

  他之前一直很谨慎,按理说,更应该直接让王署长下手,直接弄死这家伙完事,而不是孤身一人,进入此地,和此人单独在一起。

  对方好歹也是七系,甚至更强。

  李皓此刻有些不自在,有些后怕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?

  鸿图却是一脸淡然,直接走上了大殿宝座,叹息一声:“我原以为,二次复苏后,我一旦出去,这天地,也许就是我的了!”

  “可看到了你,我便知道……我之前的担心是对的,你猜,我为何一直针对你?”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,体内,五系能量旋转,天地大势已经被隔绝,他用五势包裹了自己,此刻,才感觉有些清醒。

  是的,之前的自己,好像不太清醒。

  当遇到了这位和自己有些类似的家伙,性格上的类似,李皓忽然觉得有些放松,有些不把天下人放在眼中的感觉。

  此刻,听到鸿图的话,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李皓深吸一口气:“天地意识?不对……或者说,你转生而不是复生,是为了成为这方天地新主人,是吗?”

  鸿图笑了:“你很聪明!或者说,潜意识告诉你的。”

  他点了点头:“没错!这方天地,其实是主世界剥离出来的一方小天地,和主世界息息相关,当年人王并未灭绝这方天地,因为他想赠送给你李家先祖。”

  “无数年前,人王将主世界一分为三,他一份,苍帝一份,世间诸强一份,三分天下,所以,哪怕世间诸强联手,最多也只能和人王堪堪持平。”

  李皓心中震动!

  鸿图又道:“所以,后世人,几乎不可能超越人王的,可是……一切很快有了变数,那就是银月世界!”

  “这是人王赠送给你先祖的,可你先祖不知是何想法,或者无法吞噬,或者不愿吞噬,又或者骄傲心作祟,银月存在数千年,依旧还是银月……直到变故发生,剑尊离去,银月封闭,成了无主之物,再也没人镇压这方世界了。”

  鸿图笑道:“我原本没动这心思,也不敢动这心思,可直到星门封闭的那一刻……我知道,我的机会来了!”

  李皓看着他,眼神变幻不定。

  机会来了!

  “吞噬世界?”

  “对啊!”

  鸿图笑呵呵地点头:“不复生,那是新武人的骄傲,其实我也对复生没兴趣,这孱弱的身体,这虚弱的精神,比起当年的我,差的太多了!”

  “可是……当天地能量灭绝,我便知道,迟早会复苏的,天地会复苏的,泯灭关于新武的一切,一切从头开始,无数年的寂灭,会让天地重生!排除掉新武的影响,一切从零开始,那时候,就是机会了!”

  李皓这一刻听懂了,他看向鸿图,微微皱眉:“机会……你说的机会,是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?”

  “嗯!”

  鸿图点头:“你不懂,其实世界是无知的,尤其是这种新生的世界,更是懵懂的,这时候,若是天地之中,出现符合其道统的天才,那这样的人,很容易掌控世界,取代世界意识,成为世界之主。哪怕是小世界的主人,那也是世界之主,而小世界关联主世界,若是主世界那边出事了,人王和苍帝都没了……那主世界和小世界息息相关,你甚至可以取代人王他们,成为真正的世界之主!”

  李皓轻轻吐了口气,他想到了当日看到的一幕,血帝尊到底是对世界说话,还是对自己说话?

  还有,这方世界,是人王赏赐给李家的。

  而自己之前在外,也算融入了天地大势之中。

  种种念头浮现,他知道,为何看到这鸿图之后,就有些不太自在,有些不爽,甚至看到了自己一样。

  李皓明白了!

  “所以,这些年,你转生,其实就是为了成为新时代的人族,彻底融入其中,在新时代崛起,想要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,称霸天下,吞噬天地,对吗?”

  鸿图点头,笑道:“是啊,可是……其实你崛起的时候,我就觉得不妥,老一辈的新武人再强大,其实无所谓,再强大又如何?可我最担心新生代的崛起,比如你,崛起的太快了,让我想到了一人……人王!”

  他看向李皓:“所以,我想看看,你到底是新武人复生,还是真的现代人族,结果我看到了,你就是现代人族。”

  有些遗憾,摇头:“当看到你的那一刻,我知道我最近为何一直不太安心了,甚至有些动摇,也知道,我为何隐约觉得,我无法融入世界,成为天眷之人了。”

  “因为……这个世界有了新的选择!”

  鸿图无奈笑道:“你就是新世界,那懵懂无知的世界意识的新选择,因为你做了一些什么,让对方觉得,你比我更适合,这可不行,这样的话,我当年的复生,就真成了笑话。我为此付出了太多,否则,我是有希望离开银月之地的,而不是一直在这当囚徒……”

  李皓皱眉不语。

  环顾四周,眼中神光浮现。

  他知道,自己进入此地,也许是对方故意装傻引诱自己来的。

  大殿中,那面镜子,给他的感觉很危险。

  鸿图坐在椅子上,看着李皓,许久,忽然道:“你跨入七系了吧?”

  李皓木然无语。

  “你居然可以在外界平稳地生存下去,一定有其独特之处,李皓,这样如何,你将你所做的一切,全都告诉我,我不会杀你,你是天眷之人……”

  李皓看着他,忽然笑了,摇头:“不,我不是天眷之人!鸿图,也许你想法很多,可你搞错了一件事,所有的眷顾,都是自己争取来的,而不是指望天上掉馅饼!我有今日,都是我自己争取到的,而不是坐等所谓的天地眷顾,从这一点上来说,其实……你真不咋样!”

  鸿图冷冷看着他,许久,笑了:“不识抬举,这不是什么好事!”

  “你指望外面人解决了白尊他们,来救你?我既然带你来,你就别想出去了!”

  话落,鸿图不再和李皓多说什么,一拳朝李皓打来!

  不是古武金身,不是本源大道,而是神通之力。

  可对方的神通,和其他人不同,这一拳打出,好像穿破了空间,隐身,暗系,各种神通爆发,鸿图一拳打出的同时,李皓消失在原地。

  可就在此刻,镜子忽然爆发出一股淡淡的光辉!

  一瞬间,漆黑的大殿中,一抹光束将李皓笼罩,直接逼出了李皓。

  “你猜,我为何在这杀你?”

  这一刻,四面八方,浮现出一面面镜子,镜子中只有一人,便是李皓。

  而鸿图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有声音传荡而来。

  “李皓,你一定很想杀我,看到我的那一刻,也许你也感受到了类似的感觉,因为……我也在侵吞天地,想成为这方天地的主人。”

  “谢谢你,若非你出现,也许我会被这方天地慢慢腐蚀,最终化为无意识的一抹天地意识……”

  鸿图笑声传荡而来。

  一瞬间,无数镜子中出现了一双拳头,纷纷朝李皓打去!

  轰!

  李皓身上的黄金铠甲,瞬间崩碎,李皓想跃空而走,却是根本无路可走。

  这一刻,李皓还在不断摇晃脑袋。

  总觉得不妥!

  有些不太对劲,自己有些浑浑噩噩的感觉,进入此地之后,一直如此,头脑都不太清醒了。

  镜面中,无数的李皓浮现。

  而下一刻,所有镜面中的李皓,同时被攻击,轰!

  李皓身上铠甲被打碎,露出了虚弱的身体,被一击打中,血流如注。

  李皓一剑荡出!

  砰地一声巨响,一面镜子瞬间粉碎,可很快,更多的镜子浮现。

  “李皓,不要挣扎了!区区七系之力,在风云副鉴之中,根本不可能逃离,你进入风云楼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你要死亡!这是天意,苍天都在犹豫,谁才是它选择的那人,所以让你我都受到了干扰。”

  李皓不断躲避,闪烁在大殿之中,避开一次次的镜面照耀,可是毫无作用。

  世界意志干扰?

  二选一?

  李皓忽然冷笑:“狗屁的干扰,苍天算个屁?”

  “李皓……你果然狂妄!”

  鸿图声音再次传出,带着一些笑意:“那你……就去死吧!”

  一瞬间,鸿图浮现,一掌拍出!

  轰隆!

  一声巨响,世界好像炸裂开一般,李皓陡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一瞬间,鲜血照耀天地,溢散出刀芒,轰隆一声,将鸿图击退!

  一抹刀意,纵横天地之间。

  鸿图传出一声惊疑不定的声音,“刀意……你不是剑修吗?”

  李皓闭目,想到了那一日看到的一幕。

  哪怕苍天,也怕血帝尊。

  那一日,自己看到了血帝尊一刀切开了天地,当时不解,为何会看到这一幕,今日……倒是有些明悟了。

  苍天不可惧!

  不过是浑浑噩噩无意识的存在罢了,人力可胜天。

  血帝尊其实是在告诉后来者,告诉看到那一幕的人,告诉他们,不要惧怕什么所谓的苍天,世界意识这东西,其实不算什么。

  刀光耀射!

  李皓以剑为刀,一剑斩出!

  “破!”

  轰!

  一声巨响之下,大量镜面碎裂,鸿图却是意外无比,下一刻,更多的镜面浮现,继续锁定了李皓,而他还是无影无踪。

  “李皓,挣扎也只是徒劳罢了!”

  就在此刻,所有镜面中,都走出一个李皓。

  而李皓一剑斩出的同时,忽然,这无数李皓,也同时朝他杀来,一样的剑意,一样的刀意,好像复制了无数个李皓。

  “你只是一人,而此刻,这无数李皓,都是你……人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,李皓,你也许可以战胜一个自己,那无数个呢?”

  鸿图笑声再次传荡而来。

  “这就是鸿家的底蕴,哪怕无数年后,也不是你一个新人可以取代的!”

  此刻的李皓,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。

  大殿之外,好像也传来了惨叫声。

  外界,好像也爆发了战斗。

  镜面上,忽然浮现出外界的一幕,南拳被一棵大树,瞬间穿透,直接死亡!

  李皓脸色微变。

  下一刻,镜面一变,王署长一拳打出,天崩地裂,可一棵大树,却是化为一位老人,白发白须,轻飘飘的一掌打出,王署长瞬间倒退,肉身龟裂。

  “你指望的便是此人吧?”

  “可你错了,李皓,白尊乃是圣人,而此人……不过不朽罢了!”

  “只要你愿意交出一切,包括这些特殊的文字,我不会杀你,能为鸿家效力,是你的荣耀……”

  李皓看着镜面,这时候,四面八方的“李皓”再次朝他杀来。

  这鸿图,在干扰自己。

  看着镜面上一位位银月武师死亡,李皓忽然心中极其的烦躁,下一刻,厉吼一声,在鸿图有些没回神的刹那,李皓身上,忽然爆发出一道道血芒!

  无数道超能锁浮现了出来!

  这一刻,起码同时破碎了十多道超能锁。

  “一切都是虚妄!你当我真的白痴吗?”

  李皓一声厉喝,身上气息瞬间暴涨,肉身开始龟裂,可一瞬间,李皓被无数生命之泉笼罩,整个人都浸泡在生命之泉中。

  “你怕了,你从一开始就怕了,你想破我武道之心?”

  李皓冷笑一声:“一个伪武师,非要装!”

  这一瞬间,他直接破开了头颅深处的一道超能锁,整个人好像炸裂了一般!

  不过他不在意,这也是他早就预料到的。

  若是遇到危险,直接破开超能锁,他可不会犹豫什么。

  头颅超能锁破开的瞬间,李皓的气息暴涨,一股特殊的神意爆发而出,这一刻,李皓好像看到了星空!

  面前的镜面碎片,一道道破碎!

  星空剑,一剑斩出!

  轰!

  一声巨响之下,一面镜子直接被李皓斩飞,砰地一声,鸿图手持镜子,倒飞而出,口溢鲜血,带着一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皓。

  怎么可能!

  “不可能!”

  鸿图有些不敢置信,李皓剧烈喘息着,无数的生命之泉笼罩着自己,修补着身上不断出现的伤口,双眼充血。

  李皓看向对方,笑了:“原来如此!”

  从头到尾,自己都落入了对方制造的幻境之中,对方的精神力很强悍,通过这面镜子,好像将自己捕捉到了其中。

  可现在,自己破开了!

  这面镜子,有些暗淡。

  显然,消耗也不小,鸿图脸色愈加苍白起来,轻吐一口气,“倒是小看你了!”

  “你小看的多了!”

  李皓不再多说,瞬间浮现出一枚枚神文,眨眼间,神文化为一柄长剑,一剑斩出!

  轰!

  镜子上浮现出一道光芒,轰隆一声将神文攻击击溃!

  李皓瞬间消失,鸿图手持镜面,急忙朝镜子中看去,便看到李皓悬浮在自己头顶,鸿图反手一拳朝头顶打去!

  轰!

  李皓瞬间浮现,轰隆一声,砸在了屋顶上,吐了口血,微微皱眉,看向鸿图。

  这镜子存在,自己藏匿也好,遁空也好,居然都无法避开。

  为什么?

  心中思绪万千,想到了什么,生命力!

  是的,李皓看懂了。

  因为自己还是活物,只要自己活的,这东西就能捕捉到自己。

  尤其是现在,生命之泉众多,一直在修补自己肉身,更加明显,所以呈现在镜子上的影子更加清晰。

  鸿图本身的实力好像不太强,但是对方精神力很强,加上这面镜子在,李皓压根贴近不了对方,只要靠近,瞬间就会被发现。

  此刻,李皓忽然倒退了几步,下一刻,鸿图一拳打出,虚空破碎。

  鸿图有些意外,不过也没在意,笑了笑:“李皓,投降吧!”

  李皓皱眉,“风云阁出现的那一日,你就在引诱我进入此地吗?”

  他忽然想知道,这家伙是故意招惹自己来报复他,还是说,只是顺其自然,自己主动找来了。

  鸿图笑了笑:“那倒没有,只是觉得你有可能是新生代存在,进步太快,做了一些安排罢了,最近这几年,其实我有些浑浑噩噩,倒是没想那么多,这一切,只能说是天意。”

  天意?

  狗屁的天意!

  李皓心中骂了一句,眼前这家伙,很难缠,自己破碎了超能锁,可这些超能锁都很弱小,破碎的情况下,给自己的帮助也不算太大。

  这么下去,自己迟早会落入下风。

  “生命力太强……所以对方一直可以看到自己,找到自己……甚至锁定我!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眼前这家伙,肉身其实也不强。

  若是能靠近他,贴近他,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。

  这一瞬间,李皓忽然散去了附近的生命之泉,眨眼间,肉身开始崩碎,李皓一瞬间运转起了五禽吐纳术,五枚神文汇聚到了一起,眨眼间,形成了另外一个李皓!

 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,一时间,两个李皓出现!

  “嗯?”

  鸿图有些意外,镜子中只有一个李皓,他看了一眼两个李皓,而此刻,两个李皓同时消失。

  鸿图继续看向镜子,看到了其中一个李皓朝自己杀来,另外一个却是无影无踪,他也不停留,一拳打出,一股神通能量爆发!

  轰!

  如同雷霆炸裂,虚空颤动了一下,一个李皓浮现,倒退了一步,不断流血。

  “有意思,很特殊的手段……”

  刚说着,一道剑意在耳边爆发,轰!

  镜子和星空剑碰撞,鸿图举起镜子,挡住了这一击,砰地一声巨响,镜子再次暗淡了一些,鸿图不断倒退,迅速看向镜子,却是没看到李皓。

  此刻,鸿图顿时变色!

  怎么会?

  这个才是真的?

  两个李皓,到底谁是真的?

  风云副鉴,能捕捉生命力,呈现出来的,一定是有生命的那位,可为何用剑的李皓无法捕捉到?

  正想着,又是一剑朝他杀来!

  无声无息!

  仿佛黑暗中的刺客,鸿图厉喝一声,手中浮现出一柄细剑,一剑朝五行李皓杀去,不管谁是真的,杀掉一个,另外一个李皓一定会重创。

  五行李皓,此刻也化为猛虎,咆哮声震荡天地,一爪朝他抓来!

  ……

  大殿内,两人斗个不停。

  可在大殿外,众人却是没听到任何动静,此刻,双方强者并未出手,只是一群银月武师和对方的八部众在战斗厮杀。

  虚空中,白色大树不断朝后方看去。

  而王署长,也一直锁定着对方,两尊傀儡,则是盯上了几位护法,黑豹和周署长也悄无声息地锁定着这几位。

  王署长一直皱眉看着白树,忽然开口:“你是风云楼守护妖植,当年跟着鸿图楼主的那位妖植,对吗?”

  白树有些意外,看了一眼王署长,化为人形,微微点头:“老朽眼拙,不知……是哪位新武将军?”

  “王野,也许你不认识……”

  白树却是忽然道:“认识,战天城王家的那位天才,后来据说成了警卫署的署长,也有所耳闻,你复苏了?”

  王署长笑了:“倒是意外了,没想到还能入圣人之眼!只是……很奇怪,作为圣人,你……怎么看起来如此虚弱?甚至透支了本源一般,你这实力,和圣人可不相符。”

  说罢,朝它后方看去:“李皓这人,向来警惕,孤身一人,居然就跟着你们那位阁主走了,你们那位阁主明显有绝巅之力,这家伙怎么这么大胆了?”

  此刻,他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妥。

  忽然道:“他是鸿图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白树也不否认,王署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忽然道:“他居然转生了,在此地转生……这是找死……不,我有些明白,他想做什么了,倒是大胆,也有魄力,这可是人王给剑尊的领地,鸿图居然敢谋夺!”

  想到这,他微微变色。

  忽然知道,李皓为何跟着那家伙走了,那家伙一定也想成为世界之主,而李皓,也许已经得到了一些天地意识的认可,双方接触到了一起,大概都会产生解决对方的心思。

  没有外人干扰,单打独斗,也许是天地意识赋予李皓的一些潜意识!

  难怪向来警惕,巴不得有人保驾护航的李皓,忽然就跟着那个明显不弱的家伙走了。

  想到这,他脸色微变,下一刻,厉喝一声:“出手,杀了这些家伙!李皓恐怕有危险!”

  他有些恼火!

  自己第一次和李皓一起出任务,居然就出了岔子,之前被这大树给唬住了!

  这一瞬间,他陡然身上金光闪烁。

  也不用兵器,徒手撕裂空间,瞬间出现,一股不朽之力爆发而出,轰地一声,空间炸裂开。

  下方众人,都是心中一怔。

  下一刻,第一个行动的居然是黑豹,黑豹如同黑暗中的幽灵,瞬间化为金色,一爪子朝一位护法抓去,咔嚓一声,虚空好像都被抓裂了!

  几位护法心中微微一震!

  好强的一条狗!

  刚要爆发,两尊傀儡浮现,一人一位,拦下了另外两位护法,而周署长浑身金光爆发,轰隆一声,挡在了八部众大统领面前,暴喝一声:“别玩了,全力以赴,杀光他们!”

  轰!

  话音刚落,一道剑意爆发,天翻地覆,天翻地覆剑,两位剑客,再次联手,一剑之下,咔嚓一声,刚刚还平分秋色的一位统领,直接被一剑斩成两段!

  天剑有些疑惑:“李皓不是故意去的吗?”

  是的,按照他们的想法,李皓就是故意去的,擒贼先擒王,这也是他们对李皓的固有印象,那家伙没有十足把握,他会冒险?

  才怪了!

  大家都觉得,这家伙是有底气,能直接解决那位,所以才不着急,慢慢来,可现在这情况……也许不太对劲。

  王署长没时间说话了。

  轰!

  万千树枝,贯穿虚空,瞬间打中了他,可他身上金光闪烁,好像浮现了一面盾牌,好像一头乌龟,轰隆一声,金光闪烁,爆发出来,震荡天地!

  这一震荡,枝条破碎!

  白树倒退几步,带着一些意外:“你……你居然执掌了王家的玄龟盾!”

  虽然没有玄龟盾本体在,可此人身上携带着玄龟盾的本源之力,防御强悍无比。

  王署长冷哼一声:“我想起你的名字了,白常青,你敢造反!”

  白树微微变色:“非是造反,新武已经失去了联系,少主也只是为了开启星门,联系上新武……”

  “放屁!此乃李家领地,鸿图居然敢谋夺银月,你们都是叛逆之辈,今日,我便执行军法,斩了你!”

  王署长一声厉喝,身披大盾,一拳打出,天崩地裂!

  白树也是变色,这些年它消耗太大,一直也没机会恢复,此人又是王家天才,最擅防守,又获得玄龟盾加持,防御强悍无比!

  难怪战天城敢放此人出来。

  它枝条贯穿世界,却是被一拳打断无数根,王署长冷哼一声,“妖植就是妖植,不知天数,也不知天高地厚,你若是真圣,我还忌你三分,区区残破大圣之躯,也敢放肆!”

  话落,一拳打出,这一拳格外的不同,好像天道呈现,一条大道浮现出来,王署长一拳握住大道,当成棍子一般,直接劈下!

  白树有些震撼,“你……”

  “你什么你!”

  王署长冷哼一声,一棍扫荡而出,白树急忙避退,却是依旧被余波扫中,闷哼一声,一股本源之力溢散而出,虚空中,浮现出一条大道,此刻不断震荡!

  长棍破天,王署长此刻战力强悍无比,哪怕对方曾经是圣人,他也无惧丝毫。

  “李皓这白痴……居然上了一个垃圾的当,鸿家是强,可那鸿图,不过鸿家后代中较为废物的一个家伙……居然把李皓单独给骗走了……”

  王署长一边长棍破天,一边低骂!

  心中却是暗暗骂自己,之前被那家伙给糊弄到了,他也感觉那风云阁主,只是个跳梁小丑,没太在意。

  早知道对方是鸿图转生,压根不会离开李皓。

  这下麻烦大了!

  一尊残破的圣人,那也是圣人,他毕竟战力在这,虽说此刻压制了对方,实际上,只是看起来强悍罢了。

  而且,李皓跟着对方进入了那个大殿,那可能是鸿家的宝物,进去了,哪怕自己杀了这大树,也未必能打破,直接进入。

  该死的!

  自己出来的时候,可是很狂妄的,这要是李皓真被人干掉了,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回去?

  想到这,他愈发愤怒!

  下一刻,怒发冲冠,长棍瞬间消失,轰隆一声,扎根在了虚空中的白树大道之中,王署长冷喝一声:“今日打不死你,那就碎了这本源大道,妖植也敢叛变,找死!”

  话落,化为一道虚影,瞬间冲出,虚空中,长棍死死锁住了对方大道,白树本源大道震荡不停,不断轰击长棍,可王署长已经贴近对方,疯狂砸下!

  只攻不防!

  白树也是难受无比,它也没料到,此刻会遇到一位新武将军层次的强者,若是当年,一位不朽,它倒是可以轻易对付,可现在……力有不逮了。

  此刻,白树只能暗暗祈祷,少主快些解决那李皓。

  只要解决了那李皓,少主一定会得到更多的天地馈赠,成为真正的世界意志,当然,现在还早,但是,起码能占据更多的天地大势。

  而下方,那些银月武师,虽然个个强悍无比,可人数要少许多,两尊傀儡压着两位护法打,而黑豹和周署长,却是比七系稍弱一些,反而被对方给压制了。

  黑豹也没动用镇妖使投影,这东西动一次,它就无力了,要动,也该对付那位强大的妖植。

  黑豹也是急的乱叫!

  那是让众人迅速解决强敌,帮它解决眼前这位护法,如此一来,它才能腾出空,凝聚镇妖使投影,劈死那棵白树。

  ……

  外面打的热火朝天。

  大殿内。

  两尊李皓,不断出手,五行李皓被鸿图直接一剑击破,鸿图也被李皓本尊一剑刺穿了肩胛骨。

  鸿图打碎了五行李皓,陡然回头,冷笑一声:“有意思,神通文字,汇聚各种能量,这就是你获得天地意识青睐的关键吗?”

  李皓浮现出身影,探手一招,破碎的文字纷纷回归,他喘息一声,看向鸿图,再次皱眉。

  这家伙,打不死的小强。

  主要还是那面镜子!

  一直削弱自己的伤害,让自己的伤害力不断削弱,真正杀入鸿图体内的能量反而不多。

  这么下去,自己消耗极大。

  而对方,依靠这面镜子,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,此刻的李皓,能量也在不断下滑,星空剑虽然一直在补充消耗,可对方的镜子,星空剑却是一直无法斩破。

  这还是李皓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,星空剑都无法留下任何伤痕。

  而鸿图,再次爆发,一股强悍的精神力席卷而来,李皓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各种幻象,无数的鸿图浮现,他一时间居然无法捕捉到对方真身所在。

  强悍的精神力,压制了李皓的神意,甚至五行之势都被压制了。

  “对方本就是新武强者,哪怕复生,精神力增长的也很快……难怪精神力如此强大……”

  念头浮现,李皓想到了什么,下一刻,精神中,一股刀意浮现!

  轰!

  仿佛开天辟地,一剑将一切斩爆!

  鸿图真身再次浮现,就在李皓面前,此刻一个趔趄,有些震撼:“血帝尊的刀意……难怪!”

  这一次,他认出来了。

  忽然,他笑了起来:“李皓,你越是强大,我越是兴奋,只有如此状态的你,才有资格获得天意青睐,倒也不枉我重视你!”

  李皓冷冷看着他,再看看他手中那面镜子。

 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家伙,哪怕不朽妖植,李皓的伤害,那也是实打实的,不像现在,全被这面镜子给拦截了。

  “天意?”

  李皓呢喃一声,你不是相信天意吗?

  那就让天意杀了你!

  一瞬间,虚空中,一股股势的波动浮现,再次浮现出一尊李皓,如同天地之主,鸿图顿时皱眉,这又是什么玩意?

  而李皓,此刻再次消失不见。

  下一刻,轰隆声不断!

  一柄长剑,无声无息地穿梭在虚空之中,李皓精气神和小剑彻底融合,一剑接连一剑,配合五行元素形成的天地大势,不断镇压对方!

  双方再次厮杀到了一起,李皓宛如不知疲倦的怪物,这一次,却是一直针对那面镜子轰击,他发现了,这镜子每一次被星空剑斩中,也会暗淡一些。

  消耗能量的!

  这鸿图,有多少能量可以消耗的?

  一边战斗着,李皓一边想着什么,星空剑复苏的还是不够多,感觉没有这镜子强悍,可星空剑,是可以吞噬一些东西的。

  下一刻,他手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大锤子。

  洪家神锤!

  这玩意,一直没用,也不算太强,石门李皓也没准备开启……八大家的神兵据说是钥匙,很关键……正常人,大概是不会去损毁,也无法损毁的。

  可是……李皓会在意吗?

  这东西,必然是大补品!

  星空剑吃了,一定会更强,压制下那面镜子。

  想到这,忽然,洪家神锤微微颤动了一下,好像知道了什么,感知到了什么,下一刻,李皓一剑刺中洪家神锤,李皓厉喝一声:“八家神兵,星空剑在就足够了,给我破开!”

  轰!

  一道道血箭喷涌而出,覆盖了洪家神锤,鸿图见状,脸色大变:“混蛋,那是开启星门的钥匙,你……”

  这东西破坏了,星门也许无法开启了。

  那样的话,也许一辈子都要被锁在银月之地了!

  而李皓,压根不理,关我屁事!

  银月,就是我故乡,真打不开就打不开好了,谁说一定要打开星门的?

  轰!

  洪家神锤剧烈颤动,可却是被星空剑压制了,好像天然的畏惧,下一刻,一声有些尖锐刺耳的声音传出:“连我你也吃……”

  咔嚓一声!

  锤子破碎了!

  星空剑好像万年没见过吃的一般,一瞬间,爆发出一股强悍无比的吞噬力,咔嚓一声,神锤破碎,碎片被直接吞噬!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外界。

  噗嗤一声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映红月一脸呆滞,看向远处,喃喃道:“你疯了……”

  李皓疯了吗?

  他做了什么?

  洪家神锤,好像被破碎了。

  八大家的神兵,哪怕圣兵也无法破碎,除非……星空剑!

  该死的!

  李皓,你这混蛋。

  你彻底疯了吗?

  你知道八大家神兵意味着什么吗?

  映红月有些不敢置信,有些恼火,咬牙,此刻,第一次展露出了一些不受控制的愤怒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