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79章 东风已至(明天请假,扛不住了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(9天25万多字,光平铺了,感觉没写出激情,写的有些不太舒服,最近肠胃也很难受,明天请假一天,调整一下吧,不单独开单章说了,放在前面免得大家看不到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转道回了天星城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一处遗迹当中。

  黑暗笼罩大地,一抹光华从城中浮现,照亮了城池。

  城市不小。

  此刻,城中央,那巨大的大厅当中,一抹黑色浮现,带着一些抑郁和不快,声音低沉:“银月那群人,还在附近徘徊吗?”

  “回禀阁主,还在!”

  很快,黑暗中有声音传来:“不止如此,对方也许已经锁定了我们的位置,最近几日,他们搜索的范围,距离我们风云楼入口越来越近了!”

  “废物!”

  黑影低骂一声。

  真的是废物!

  很丢人。。

  刚正式露面,就出师不利,风云榜出了问题,紧接着,李皓这群人就迅速锁定了他们的位置,外界的那些探子,一个个被迅速拔除。

  风云阁沉寂多年,原想着出世便是天下惊。

  哪知道,遭遇了李皓,接着迅速被这条疯狗缠上了。

  是的,疯狗。

  在他看来,李皓就是疯狗,闻到了一点味道,就缠着不放,九司也不管了,皇室也不管了,三大组织都不管了,映红月和他仇深似海,他也不管了。

  最近半个月,他就盯着风云阁。

  从上面的暗子被拔除,他就知道,这家伙一直都在追踪他们,没想到这么快,对方就锁定了范围。

  若非他们身处遗迹,恐怕早就被人挖出来了。

  “疯狗!”

  黑影低骂一声,一抹光华从外照耀而来,对方露出了真容,显得有些苍白,久不见阳光,便是如此,哪怕遗迹中也有光明。

  面容显得很年轻,此刻,却是微微蹙眉,显得有些烦躁。

  风云阁……风云榜。

  昔年,风云榜出,天下闻风而动,手持风云榜的风云道人,更是举世无敌,一门四皇,自己原以为风云榜一出,也能延续辉煌……

  可出师未捷身先死!

  真晦气!

  心中骂着,脸上浮现出一些不满:“李皓一再纠缠,真以为奈何不得他吗?八部众何在?”

  “在!”

  大殿之外,一群强者低声呼喝,数量足有数百。

  “那些人,若是还敢在附近徘徊……都给杀了!”

  “诺!”

  众人应声。

  此刻,大殿中,一位黑袍老人走出,轻声道:“阁主……是否考虑一二?银月武师不弱,李皓也不弱,虽然风云阁不惧天下人,可此刻和对方厮杀,便宜了其他人,尤其是红月,红月背后,力量不弱,风云阁的未来敌人也许是李皓,可现在最大的敌人是红月……”

  “不不不,左护法,你错了!”

  年轻的阁主摇头:“现在最大的敌人其实是李皓,红月是未来的敌人,红月背后有人,我知道,所以他们背后的人,二次复苏后再做计较。而李皓,此人才是最大的麻烦,他不会等到二次复苏,毕竟银月那边复苏强者太少……他会在二次复苏前,给所有人制造大麻烦!”

  风云阁主判断的很准确,对于左护法的说法,并不认同。

  风云阁,三大护法,左右两位护法,还有一位中庭护法,都是强者,可他们不了解李皓的情况。

  此刻,一位老妪走出,白发苍苍,声音略显尖锐:“我倒是觉得,阁主杀鸡儆猴没错,那银月武师,不过一群初入神通的家伙,并不可惧……”

  两位护法,态度不一。

  大殿中,一些人看向中庭护法,那位年纪看起来也很年轻,还是个女人的强者。

  见风云阁主也看来,黑袍女人轻声道:“阁主定夺便是!在这之前,我们应该再次启动风云宝鉴,判定一下银月诸强的实力……”

  风云阁主微微皱眉:“距离上次,过去了20天罢了。”

  主要是,消耗有点大。

  每一次,探索四方,消耗起码以百万计算,神能石虽然不少,可每一次消耗,都是巨大无比的数字,这一次还没到一个月。

  这么多天都忍耐下来了,他想隔几天,到了快月底的时候,再探查一次。

  中庭护法也不多说,此事阁主做主就好。

  她知道自家这位阁主的性格,左护法反对他的决定,不是什么好选择。

  阁主一心想要成为第二位风云道人,起码在银月大陆上成为风云道人那样的存在,主宰世界,并不喜欢被人限制,也不喜欢被人挑衅。

  李皓,已经惹怒他了。

  此刻拒绝阁主的提议,也不是太好的决定。

  风云阁主见女人不再开口,微微点头,看向下方众人,缓缓道:“我风云阁,有三大护法,八部真君率八部众,神通无数,一出世,定当天下惊!那李皓,不知好歹,本想出风云榜,杀杀他的锐气,让红月、九司这些组织,去找他麻烦……却不想,他不知好歹,非要挑衅……”

  “既如此……那便杀鸡儆猴,让天下人知道,风云阁才是真正的古老传承,强悍无边!”

  “阁主所言极是!”

  众人纷纷附和。

  风云阁主也不多言,一挥手,门外,八部众迅速消失,击杀附近银月武师。

  至于暴露……不出手也是暴露,出手也是暴露,暴露了又如何?

  也就在外面,李皓那群人,若是敢来遗迹,来多少死多少。

  可恨!

  若非二次复苏还没开始,轮得到他李皓嚣张?

  风云阁主心中想着,挥退了众人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,风云阁主走到了府邸后院。

  一株参天大树,通体雪白。

  和其他妖植金黄色不同,这棵树,雪白色的。

  “阁主。”

  大树微微弯曲了一下巨大的树干,好像是在行礼,当日巡夜人分部部长曾说,这里的妖植,对待风云阁主的态度不一样,曾怀疑此人乃是古人。

  而今,这大树的确如此,李皓若是见到了,恐怕也很惊讶,妖植对人族行礼,很少见的。

  风云阁主皱眉,也不在意大树的姿态,沉声道:“这李皓,一日一个进步,白尊,你觉得,此人有没有可能,是强者转生?”

  白树精神微微波动:“应该不会吧,若是强者转生,当和阁主一样,一直生活在遗迹之中,20年前,才有希望复苏……”

  白树刚说到这,风云阁主不太满意道:“不要拿我和他比!他配吗?”

  白树不语。

  心中哀叹,失去了主世界阴阳两界的变化,在附属世界中实现转生,果然很不妥当。

  眼前的阁主,新武时代,还算英明睿智。

  而今,却是有些自大,骄狂。

  沉睡无数岁月,而今苏醒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

  风云阁主也没再说这个,皱眉道:“风云宝鉴的仿制品,为何我到现在动用,消耗还是如此巨大,我记忆中告诉我,以前消耗极小……”

  白树轻声道:“阁主……风云宝鉴的仿制品,也是有主的。”

  “主人不就是我吗?”

  风云阁主有些恼火。

  白树不语,沉默一会,才缓缓道:“毕竟转生了一次,还需要一点时间去磨合……”

  “哼!”

  风云阁主有些不满,我的东西,虽然是以前的我,可那也是我的,如今自己再次动用,却是消耗极大,这让他很是烦躁。

  否则,每天都探查一遍,才符合他的心思。

  现在动不动就是消耗数百万神能石,城中储备都快用完了,他又皱眉道:“我准备出去……最好能去一趟天星镇,城中能源储备快用完了,那些废物,这些年光会消耗,我想去一趟矿脉那边,抽取一些能源回来……”

  白树有些无言,怎么又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呢?

  “阁主,最好不要,现在空间不稳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,但是有风云宝鉴在,区区空间切割,岂能伤到本座?”

  白树苦口婆心:“阁主,宝鉴如今和阁主还没那么契合……”

  “又是这话!”

  风云阁主很烦,没那么契合!

  我自己的宝物,和我自己没那么契合,传出去都成了笑话。

  白树见状,又道:“阁主不要着急,等天地空间稳固,阁主实力会有一次爆发期,那时候,什么李皓,什么红月,都不足为惧。”

  “这银月大陆,除了那圆平武科大学少数几人,谁也没有阁主身份高贵……”

  白树的话再次被打断,青年有些恼火:“他们也配和我比吗?他们的家族,有我家族强大吗?我乃鸿家人,一门四皇,哪怕镇星李家,也不如我鸿家!就连方家,若非我鸿家相助,他方家也成不了世界之主……”

  “阁主慎言!”

  白树微微有些战栗。

  “怕什么?”

  风云阁主也有些畏惧,可想到了什么,冷笑一声:“如今又不是新武了,你有什么好怕的,何况,我说的不是事实吗?”

  新武时代,是他鸿家一门四皇,一起赴死,这才造就了新武辉煌,否则,哪有什么新武辉煌时代。

  至于什么镇星李家,蒋家,在他眼中,都不过如此罢了。

  白树不语。

  此刻,它愈发觉得,阁主……也许转生出了点问题,就不该转生,哪怕残留精神力,也不至于如此,而今,却是有些变了。

  这也许就是弊端所在。

  转生之后,虽然有好处,可现在看来,问题很严重,阁主居然………居然敢公开嘲讽人王。

  这简直……就是作死!

  新武会灭吗?

  白树觉得不会。

  也许天地隔离,如今难以感知,但是,一旦天地开放,这番话,也许就能被感知到,那时候,阁主死没关系,也许连鸿家都要受到牵扯。

  那位人王,真不是随便可以招惹的,别说你只是鸿家后辈,就是鸿家之主,你当面骂还未必有事,背后骂,也要小心一点。

  惹毛了对方,什么四皇五皇,全给你斩了!

  当然,应该不至于如此,可这话被鸿家知道了,也得斩了你!

  白树愈加无奈了。

  可有些话,不好说。

  这位,才是此地真正的主人,而它只是此城的守护,而第一任务,就是保护这位,并非其他。

  好在,风云阁主也有些忌惮,没敢再提及这些。

  嘴上说着不怕,实际上,说完了就有些后悔。

  他有些烦躁不安,最近一直如此,也懒得再和白树商讨,不太耐烦道:“白尊,给我1000滴生命精华,我哦修炼几日!”

  “阁主……”

  “快点,回头我打下了巨矿,自然会补偿你!”

  “是。”

  白树心中叹息,没再说什么,一滴滴生命之泉凝聚而出,体内,已经有些干涸。

  城内的储备,快用完了。

  阁主消耗太大,有时候有些胡乱挥霍,以前是以前,以前,阁主麾下,大圣妖植都有多位,大圣之下妖植无数,谁不给三分颜面?

  可现在不一样了!

  还是如此挥霍,有时候光是赏赐,动不动就是几十上百滴,能不挥霍一空吗?

  风云阁主走了。

  白色大树浮现出一张苍老的面庞,环顾四周,有些唏嘘,这些年下来,其他老友,都快被掏空了,如今沉寂不出,自己这么下去,也快了。

  入不敷出!

  可是,还无法拒绝。

  真希望阁主早点恢复过来,否则……就这情况,如何成功?

  那费尽心思转生,就有些得不偿失了。

  ……

  风云阁中,白树期盼着阁主成熟起来。

  天星城中。

  李皓微微皱眉,眼睛扫过四方,有些古怪,之前军法司也好,行政司也好,都有些压迫感,距离天星都督府也不远。

  这一次回来,这些人倒是还在。

  但是,若隐若现的,好像一会从遗迹中出来,一会进去的,干嘛呢这是?

  不止如此,他还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。

  有人在大量使用生命之泉!

  天星都督府中。

  王署长美滋滋地躺在椅子上,左手拿着鸡,右手拿着鸭,李皓皱眉看着他,这位……真是……没话说了。

  而此刻,还有两尊傀儡,有些馋得慌,也在旁边看着。

  很是羡慕的样子!

  而王署长一脸笑容:“没想到是你们二位,真是太久没见了,二位父母可还好?想吃吗?想吃让李皓准备一些,味道真不错……”

  蒋盈李好像抽了抽鼻子,傀儡的鼻子自然没动,可李皓好像听到了吸气声。

  “好香!”

  “香吧?吃不了,闻闻味道也好。”

  王署长吃的满嘴流油,笑呵呵的,“你们教务处长还好吧?”

  “挺好的!”

  两位傀儡都很敷衍,好不好的,谁知道呢。

  反正老师也不说。

  至于眼前这位王署长,她们不算太熟,但是见过面,此刻倒是比见那些妖植热情一些。

  王署长一边吃,一边笑道:“那就要多配合配合李皓,多杀一点妖植,多弄一点能量了,也许可以复苏你们老师,到时候,想吃什么都有了。”

  “老师很强,和王署长不一样,王署长太弱,容易复苏,老师很难的……”

  李胜张那是干脆无比,一下子把王署长噎的半死。

  可人家说的也是实话。

  他很无奈,咳嗽一声,“那也不一定,我记得你们老师最终也没能跨入天王层次吧?那就好办……”

  炫耀什么啊。

  年纪比我们大不少,算老一辈人物了,大圣又咋了。

  有人王妹妹罩着,还没混到天王……

  刚想着,蒋盈李就道:“这话和我们说没用,你在老师面前说他没跨入天王……他肯定会收拾你的,小心被老师抓住罚你扫厕所一百年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无言以对。

  王署长闷头开吃,这也是他不去见见那位的原因,不太想去,而且……去见了也没啥用,双方地位其实不对等,当年是王家老祖去碰面的,可不是他。

  他在王家算是出类拔萃的旁系,所以能成为警卫署长,可真到了那位面前,也没资格说什么,也就趁着对方没复活,这才嚣张点。

  一旁,李皓默默看着,也懒得去管。

  此刻,王署长也吃完了,随意擦了擦手,看向李皓:“你在看什么呢?”

  “看隔壁几家。”

  “哦!”

  王署长也朝隔壁看去,片刻后开口道:“谁说外界生命之泉值钱的?隔壁那家伙,那么弱,生命之泉当水喝……浪费!”

  “署长感知到了?”

  “那当然!”

  王署长笑呵呵道:“只要我愿意,什么能瞒得住我?”

  如今的自己,天下第一不为过吧?

  李皓有些奇怪,他也感知到了,应该是齐平江的儿子在使用生命之泉,那位军法司现任司长,上次感知,大概是四系神通之力。

  自己才出去没几天,对方现在大概都五系了,这是要往六系干?

  真浪费啊!

  花了多少生命之泉了?

  行政司那边,隐约也有点这样的感受,现任行政司司长,赵怀民,好像也在强化自己。

  都真有钱!

  李皓心中腹诽,这时候,心中微动,迅速道:“我先出去一下,王署长和我一起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废话,你走了,我怎么办?

  李皓迅速起身,朝后院走去。

  王署长只好急忙跟上,有些郁闷,就这点很不爽。

  此刻,两位傀儡也急忙跟了上来,她们看到了同时代的人,还是很开心的,虽然这家伙吃东西引诱她们,她们大人有大量,也不和他一般计较了。

  一行几人,跟着李皓一起,进入了后院。

  李皓直接开启了遗迹,进入其中,急的王署长急忙跟上。

  ……

  遗迹中。

  小树摇曳身姿,好像感知到了什么,王署长身上,一棵小树迅速飞出,一眨眼,两尊小树融合到了一起,很是自然,一股气息升腾而起。

  眨眼间,比之前强大了许多。

  一瞬间,分身本尊融合,得知了各自的经历。

  王署长看了一眼,点点头:“运气不错,看样子,有希望进入不朽,也许也快了,弄点不灭物质尝尝,大概就有希望跨入了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不是给你吃了吗?没办法,要不然,帝卫就晋级了。”

  说着,没有理会,而是看向不远处的袁硕。

  此刻,袁硕好像被光团包裹住了。

  李皓也是刚回来,都没来得及进来,王署长就非要吵着弄点吃的,刚刚也是感知到了一点东西,加上小树呼唤,这才进入其中。

  此刻,李皓看着自己老师被包裹住了,微微皱眉:“帝卫前辈,我老师这是怎么了?”

  好像被光团包裹住了。

  小树迅速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你的老师之前修炼的好好的,我也一直在输出一些生命之泉,供给他修炼,可是……就昨日,他忽然身上溢散出许多能量,接着就开始结茧了。刚刚感知到了你们回来,我便通知你过来了。”

  李皓皱眉看向老师,这是什么情况?

  “老师……”

  他刚喊了一声,王署长摆摆手,上前查看了一下,低头看了一会,又看了看李皓,思索一番才道:“不是坏事,不过……是不是好事不清楚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李皓没听懂,你什么意思?

  王署长蹲下身子,仔细观察了一下,不太确定道:“这种茧,好像是一种特殊力量,你老师可能进入了深层次的修炼中,具体是什么能量,我现在不好动他,不太好判断,但是感觉的出来,你的老师可能处于一个蜕变阶段了。”

  蜕变?

  李皓有些疑惑,看了一眼老师,沉声道:“有危险吗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

  李皓郁闷,你可是不朽,你这都看不出来?

  还有,自己老师怎么成了蚕茧了?

  这修炼的好好的,怎么把自己修炼成这样子了?

  他也上前查看了一番,也不敢贸然动他。

  此刻,小树也有些心虚:“我什么都没做,他自己就这样了……”

  它分身可是一直在这驻守的,结果李皓的老师出了问题,这要是牵扯到了自己,很难辩驳的。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:“没事,我老师就喜欢做点奇奇怪怪的事情。”

  说着,感知了一下,那蚕茧,好像能量很是繁杂。

  各种能量都有,还包含了一些势在其中。

  谁知道老师又在修炼什么,也许是改编五禽吐纳术?

  此刻,小树急忙道:“对了,之前那荆棘玫瑰来探查了一下,被我击退了。”

  李皓点头:“那就好!”

  王署长此刻也不再看袁硕了,虽然袁硕状态有些特殊,但是此刻,他更关心别的,他迅速走到了前面的敷衍,那是警卫署所在。

  李皓看了一眼老师,也跟了上去。

  而王署长也不多说,直奔府衙正厅。

  李皓也看过,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  此刻,王署长进入其中,走到了前方的办公桌旁,手中浮现出一枚印章,正是玄龟印,印章在桌子后面盖了几下,忽然,桌子挪动了一下,出现了一面暗阁。

  李皓有些惊讶,之前自己没看到,也没感知到呢。

  王署长倒是不以为然:“这是警卫署的暗阁配置,紧急时刻,若是有讯息留下,无法通过其他方式传播的话,就留在这,等待其他警卫署,上一级警卫署来寻找。”

  说罢,他推开了暗阁之门,只是……空荡荡的。

  李皓有些遗憾:“没有东西。”

  “不!”

  王署长很平静:“有东西,只是被人拿走了,而能拿走东西的,只有上一级的警卫署,手持警卫署之令和城主之令,才能拿走。”

  李皓皱眉:“为什么这么说,也许对方真的没留下东西呢?”

  “早有预防,这暗阁中,必备一样东西,留声符,现在没有了。而且每个警卫署都不一样,对方带走了原本的留声符,没有留下,说明对方知道这暗阁的存在……”

  说罢,笑了一声:“不打自招!”

  当然,不带走更麻烦。

  摇头,叹息一声:“其他七城,必有一城叛变了!”

  说罢,又走到了前面,前面,一层黑色屏障浮现。

  他直接探手抓入其中,一股混乱本源暴动。

  他身体微微颤动,身上浮现出一股黑色,王署长好像有些痛苦,很快,深吸一口气:“够狠!一口气全给杀了,一个不留,此地的警卫署长有不朽实力,初入的那种,和我相当。另外,配备了六位副署长,都是绝巅巅峰,还有警卫署成员,此地应该有300多位,也是军方配置,联手之下,组成大阵,寻常不朽巅峰难破!此地还有一尊护卫妖植,也是不朽……能瞬间击杀他们的,唯有大圣!有一尊大圣出手,瞬间击杀了他们!”

  说罢,看向远处:“这样的地方,有九处乃至于十多处,最少10位大圣出手了!”

  “还有天星军,统帅乃是真正的圣人实力的强者,配备十万大军,想灭了他们,不是天王出手,就是多位大圣出手……”

  “银月之地,除了剑尊之外,唯有八大主城城主接近天王……但是没达到天王层次,当然,有些人可能突破了,我不知道。”

  他眼神有些冰寒:“能瞬间覆灭此地……却是又留下了矿脉中的一支军队……”

  到底谁做的?

  他皱眉,看向天星城中央,看向李皓:“李皓,你确定那位副帅还活着?”

  “确定!当然,是妖植说的,我没去过。”

  “活着……”

  是忌惮大矿爆炸吗?

  还是说,对方没看清楚他们,结果天星镇就覆灭了?

  “我想去一趟大矿那边……”

  他这一次出来,任务有一个,查清楚情况。

  此刻,进入了天星镇遗迹,他想去看看。

  毕竟那位副帅可能还活着,不管如何,他都要去见见。

  这时候,蒋盈李直接道:“对方搞不好是叛徒留下来的,你去不是送死吗?对方哪怕当年只是不朽,可一直守着巨矿,就算还是不朽,起码也是巅峰了!甚至跨入圣人层次了!”

  “那也要去看看!”

  王署长皱眉,蒋盈李没好气道:“实力不够还逞强!”

  这话说的,太打击人了。

  王署长有些生闷气,李皓插话道:“不至于是圣人吧?若是圣人,那荆棘玫瑰它们还敢打主意,双方好像斗争过。”

  “人家说不定故意不管对方呢?毕竟妖植在,吸收能源,还能延缓巨矿膨胀爆炸的时间呢。”

  好吧,也有点道理。

  此刻李皓看了一眼王署长,你这刚出来,不会就要去送死吧?

  哪怕人家只是不朽巅峰,你也只是不朽初期。

  关键是,那人未必沉眠了,也许一直活着呢。

  这才可怕!

  至于是敌是友,现在最好当成敌人对待,要不然,后悔都没机会。

  王署长脸色略显难看。

  扎心了!

  李皓劝说道:“要不等等,等我们实力强大一点,我弄死了风云阁的人,杀了妖植,也许署长吸收一点不灭物质啥的,能更强大?”

  现在去啥去!

  就指望你出来帮我干点事呢,别啥事没干,被人杀了,那我不是亏大了?

  王署长倒是没多想,思考一番,微微点头:“也有道理……”

  当然,他不知道李皓的心思,要不然大概得气死。

  合着,你就料定我会被人干掉?

  正说着,他忽然朝屏障外看了一眼,忽然笑道:“有点意思了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好像感受到了一些东西……搞不好荆棘玫瑰想出手了。”

  李皓一怔,王署长闭目感知了一番,“有点这感觉,此地的统帅府,好像有些动静,可能是想启动什么大阵……算了,不管了,也许有热闹可以看。”

  李皓有些茫然。

  联想到什么,想到了之前那些人不断吞噬生命之泉,心中微动:“署长的意思是……荆棘玫瑰也许想夺矿?”

  王署长点点头:“一般人感知不到,但是启动阵法,我们还是可以感知到一二的,一般的城池,有两套阵法,或者三套。一套是军方启动,一套是城主府启动,一套是守护妖植启动……现在有点动静,你看地面就知道了。”

  李皓低头看去,啥也没看到。

  但是双眼浮现出血红色之后,李皓眼中微动,好像看到了一些能量纹路,这是……阵法?

  而王署长判断了一下,“能量不是太足,启动的话,需要时间,目前来看,守护妖植的这一套,大概能启动成功,但是统帅府那边……能启动吗?”

  “他们有个师长!”

  李皓想到了什么,急忙开口。

  “那就有机会了!”

  说到这,心中微动道:“那么说,那位副帅,真可能成为了大圣,否则,荆棘玫瑰其实不弱,加上其他妖植,还要启动阵法……这么小心,有意思。”

  说到这,笑了:“也是巧了,刚好我在这,要不然,还真没热闹可看。”

  李皓瞬间头大。

  这些人,要夺矿?

  可是……那是我预备的啊!

  这玩意,他一定要拿下才行的。

  李皓一时间有些纠结了,风云阁的位置被发现了,现在皇室和九司,好像要合作探索巨矿,我这边怎么办?

  李皓头大如斗。

  连忙问道:“署长,这阵法启动,需要多久?”

  “不好说,得看对方的那位师长,能不能找到阵法核心,以及能否启动阵法……没个几天,大概难,而且需要不少能源石才行。”

  说着又道:“师长……天星城还能诞生新的师长?古怪!”

  摇摇头,除非是当年的军方嫡传,要不然,很难成为师长的。

  当然,他也不是太在意这些。

  好像想到了什么,忽然笑道:“一般情况下,城内的阵法,需要各方配合才行,现在对方启动阵法……你要是想拖延点时间,其实也简单。”

  “怎么做?”

  “让帝卫疯狂吸收附近的能量,抽取能量,不让对方迅速完成阵法启动,对方为了启动阵法,只能不断填充能量,直到帝卫无法吸收干扰为止,吸他个几天,让他们大出血!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,可这样的话,小树就不能和自己一起行动了。

  算了,管他呢!

  至于矿脉,现在李皓其实不急,搞不好有大圣在,急什么,先把风云阁搞定了,拿到了宝物,自己探查一下实力,如此一来,才能百分百确定对方的实力,再做打算。

  真不行,尝试一下,能否将那位教务处长弄出来,要不然,李皓哪敢招惹大圣。

  他很清楚大圣的强大!

  很快,李皓和小树说了一阵,小树听说可以无限制地吞噬能量,之前它也许吃不下了,可现在本尊合体,实力强大了,再吃一点,问题还是不大的。

  商量好了这些,李皓走出了遗迹。

  刚走出来,刘隆就匆匆赶到,急忙道:“天剑前辈发来了讯息,刚刚联系不上你,联系到了我这边,他说,南岳附近,出现了一群黑袍人,实力强悍,忽然对附近的银月武师出手,巡夜人都死了一些,那些人实力不弱,也许是风云阁的人,对方主动出来了!”

  李皓脸色微变,冷哼一声。

  主动出来了!

  这风云阁,胆子不是一般的大,幸好我让天剑他们去了那边,要不然还有些麻烦,不过天剑都说不弱,大概真不弱!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红月总部。

  消息迅速传入,映红月微微扬眉:“八种不同颜色的铠甲强者,有意思,八部众吗?”

  此刻,红色披风浮现,也有些了然:“居然是八部众!我知道对方的来历了,奇怪,怎么会呢?”

  映红月其实也有些了解,但是知道的没有红色披风多,闻言笑道:“哪里奇怪了?”

  “我若是没记错,当年风云楼在寂灭之前就消失了,我还以为离开了银月,怎么会再次出现呢?难道是留下来的一些遗址?可是……也不对,对方真要能探查到大家实力,也许真有风云宝鉴的复制品在……”

  红色披风有些不解,一时间弄不清楚情况。

  “是真的传承,还是意外获得了传承?若是真的传承,不至于如此,风风火火的,一点不冷静,提前跳出来招惹各方吧?”

  说到这,忽然笑道:“和李皓他们斗起来了,这倒是好事,有热闹可看了,你要参与一下吗?”

  映红月思考一番,笑道:“去看看,但是不参与,看情况决定!”

  红色披风点点头,“那也要小心一二,对方若是真有那宝物……一旦动用,你也很难隐藏行踪,只是……”

  算了,他还是疑惑无比。

  一时间也搞不清楚情况,若是真有风云宝鉴的复制品,外人可以动用吗?

  至于鸿家血脉……银月大陆没有吧?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皇宫。

  天星王忽然笑了:“风云阁出手了,一出手就是数十位神通强者,连天剑这些人都被缠住了,倒是有趣!难怪敢排榜,强者还真不少!”

  说着,他面前浮现出一尊小树,荆棘玫瑰的化身。

  此刻,荆棘玫瑰也笑了:“天助我也!你们一直担心他会找麻烦,现在他麻烦来了,通知其他人,趁着这时候,都进入遗迹,只要阵法启动成功,封锁巨矿,这一次一旦成功了……天下便是你江家的,我们的目标,并非银月大陆,明白了吗?”

  “知道!”

  天星王也笑了起来:“那李皓这边,要不要我们也掺和一手……”

  “不用,此刻插手,对方放弃了对付风云阁,你来负责吗?”

  荆棘玫瑰有些无语,这时候当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!

  还插手,你吃得消吗?

  贪心不足!

  能把大矿搞定了,比什么都强!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天星王笑了笑,也没说什么,心中想什么,也很快消散。

  那就先看看李皓他们如何应对。

  风云阁出手就是数十位神通……这实力可不弱,还没到掀底牌的时候呢,李皓这次惹到大麻烦了吧。

  ……

  而此刻的李皓,也是迅速传讯各方。

  “朝南岳、南斗方向靠近,附近强者迅速去援,我现在联系不上天剑前辈他们,转达一下,不要暴露实力,让巡夜人全部撤离!缠住对方,不要让对方撤离……”

  李皓说完,看向王署长:“署长,这一次可能得靠你了,对方遗迹中,一定存在强者,对方笃定我们不敢进入遗迹!”

  “放心吧!”

  王署长笑了:“如今,我复活了,天底下,我不敢招惹的不多,但是这风云阁,不在其列!”

  这就好!

  加上两位傀儡,就算对方强大,李皓也敢拼了。

  “那就动身!”

  李皓迅速启程,这一次连小树都没带,他也许还要参与战斗,能保护好王署长就不错了,这可不是赶路,一旦被人打破领域,那就麻烦了。

  不过李皓也不怕,真要是王署长也搞不定……自己随时出遗迹,搬救兵去,起码红杉木、小树都能搬动,至于五位妖植,现在复苏的不强,搬过去用处不大。

  带着这样的心思,李皓迅速带着人朝南岳那边赶去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