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78章 万事俱备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帝宫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对小树,李皓那是很客气的。

  一股股本源之力涌现,小树本尊不断吞噬,此刻,小树只觉得活在天堂。

  舒服!

  我的天,好舒服啊。

  巨大的树冠,不断摇曳。

  小树只觉得自己宛如梦中,最近啥也没干,起码本尊没干啥事,也就培育一点粮食罢了,可最近却是不断吸收本源之力,它都有些不踏实了。

  在银月这片大地,它太稚嫩了,也许它是新武时代之后,第一尊新妖植。。

  比起其他妖植,它弱小,可怜,吸收能量都吸收不过别人。

  若非20年前爆发了一次,它吸收了一点,搞不好早就死了。

  就算如此,李皓当初刚来的时候,这位连金枪都打不过,也就吓唬吓唬金枪,那时候的金枪,也就旭光之力。

  可如今,分身吸收了大量本源之力,本体再次吸收。

  小树觉得,自己都能恢复到父亲那个时代的力量了。

  当然,它知道,这是错觉。

  可是小树还是很兴奋。

  舒服!

  此刻,李皓也笑了起来,“树前辈,你有名字吗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名字。”

  李皓开口道:“如今复苏的妖植太多了,总不能一直叫树前辈。”

  小树有些怔神,名字?

  它只是上一代帝宫守卫死亡后诞生的妖植,哪来的名字。

  李皓又道:“不如我给前辈取一个吧,叫帝卫如何?大帝的守卫。”

  小树也没太多的意见,对它而言,叫什么都没关系。

  “随你。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,“帝卫前辈,有兴趣出去看看吗?”

  “出去?”

  “对,大帝的行宫现在很安全,也没人敢贸然来这,前辈一直在这待着,也没力量去守卫帝宫,趁着其他妖植还没完全复苏,出去了才有机会。否则……就前辈这实力,如何守卫帝宫?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:“不朽一堆,圣人不少,前辈只是绝巅,如何和它们比?不趁着大家没复苏,赶快出去提升,恐怕难有机会了。”

  小树有些迟疑。

  “我分身在外……”

  “分身只是分身,战力不强,堪堪绝巅,如何能和本尊比?”

  小树依旧迟疑,后方帝宫还在,出去吗?

  要是以前,它没这个想法。

  可如今,李皓这边,机会很多。

  正如李皓所言,没有实力,如何守护呢?

  想法,也和之前不一样了。

  许久,小树开口:“那我若是走了,你还培育粮食吗?”

  如今,它培育了不少粮食。

  李皓笑道:“这个不难,我支付一些神能石,让战天城帮着培育就行,比起槐将军,我觉得,还是和帝卫前辈更亲近一些,它就不用跟我走了。”

  是吗?

  小树有些欢喜。

  这……好像不错的样子。

  “那……那帝宫这边……”

  小树有些怀念,许久,开口道:“那我用父亲残躯,封闭此地,帝宫,我还会回来的。”

  它心中想着,我出去,只是为了更强大,为了更好地守卫帝宫,不是玩忽职守。

  父亲,等我强大了,再次回归,帝宫就不会被人入侵了。

  如今的实力,太弱了。

  正如李皓所言,如今活下来的不是不朽就是大圣,我一个绝巅,如何去守卫帝宫?

  虽然帝宫已被废弃,可这是大帝所在,岂能容他人践踏。

  带着种种念头,小树不舍万分,最终还是决定和李皓一起离去。

  而李皓,也露出了笑容。

  银月这边,越来越多的强者,被他拐骗走了……不对,是带出去强大自身了。

  身边可用之人,也越来越多了。

  可是……关键还是看自己的实力啊。

  若是我能匹敌不朽,匹敌大圣,何须如此?

  李皓心中想着,最近忙忙碌碌,都没时间去提升自己了,虽然最近在感悟五行之势,完善五行领域,战斗也是提升,可依旧不能让李皓满意。

  距离风云榜出现,都有十多天了。

  而自己的实力,提升的却是不大。

  也就老师来了之后,给自己阐述了一下领域之说,自己才有了些许提升,半个月下来,实力长进很小。

  “关键……还是自己!”

  “剩下的这些生命之泉,不能浪费了,起码要给自己使用一些,让我实力更强大才行。”

  心中想着这些,李皓和小树打了个招呼,等自己走的时候,再带大家一起走,李皓都担心,这次走的人太多,自己的领域能不能撑住?

  恢复肉身的王署长,小树本尊,还有五尊复苏的辅助将军……

  当然,他不用一直带着。

  包括王署长,李皓大概率也只会带一段时间,不会一直带着他们的。

  ……

  李皓很忙。

  处理完了小树这边,马不停蹄地赶往银月军。

  军营中。

  黄羽看到李皓的时候,有些意外,前几天李皓才回来过,他是知道的,赵署长还见过对方。

  结果……这家伙怎么还在?

  一直没走吗?

  “你最近不忙吗?”

  黄羽都没忍住,“怎么一直留在银月?”

  天星城没事了?

  不是说,最近你在打风云阁吗?

  也不打了?

  李皓笑了起来,“羽帅,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  “杀谁?风云阁?”

  “不是,超能之城。”

  黄羽微微凝眉,有些郑重:“不好对付!十二世家坐镇,神通近百,林红玉实力强悍,世家还有神兵坐镇,超能之城的情况我有些了解,不太容易对付,而且动静太大,很容易引起其他各方联手围攻!打风云阁,那是因为对方神秘,大家都希望你去探探底,所以问题不大……你不要总是想一出是一出。”

  “我也不想的。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,黄羽沉声道:“那就放弃!”

  李皓无奈摇头:“怎么放弃啊?现在十一家被我灭了,散修神通被我杀光了,林红玉投降了,连带着她身后的妖植都投降了,百万超能唾手可得,怎么放弃啊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黄羽呆滞地看着他。

  李皓叹息一声:“我也不想现在接手的,真没办法,现在巡检司投靠了我,陈中天一直缠着我,让我迅速接手巡检司,我还没来得及处理,超能之城这边,林红玉开阁老会议,顺带着将那些参会的人全给杀了,非要把超能之城送给我,让我安排人去接手……我是真找不到人了,只能找羽帅了,帮我坐镇超能之城,以防百万超能动荡。”

  黄羽呆呆地看着他。

  超能之城投降了?

  我为何一点不知道。

  巡检司这边,倒是有些预料,毕竟上次杀黄金榈,他也参与了,陈中天那人,选择投降,其实很正常。

  可超能之城,真的毫无预料啊。

  坐镇超能之城,防止百万超能暴动。

  他有些愣神。

  李皓皱眉:“羽帅,银月不能一直固守,御敌于外,这不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目标吗?在银月固守,就算三十万银月军都成了武师,都成了精锐,那也不如镇压百万超能来的有功劳……”

  黄羽许久才道:“会不会是阴谋?”

  “怎么会,人都是我们亲手杀的,连带着妖植都杀了五尊……”

  黄羽的嘴巴张大,看了一眼李皓。

  许久,喃喃道:“林红玉疯了吗?”

  为什么投降啊?

  对方实力不弱,超能之城神通近百,这样的实力,说投降就投降了,三天之内,被李皓给收编了,这一点,全天下大概都没想到吧。

  李皓笑了:“为何不可以?我之前在路上遇到了她,差点杀了她,她知道自己难以匹敌我,聪明人选择投降,笨蛋才会负隅顽抗,不是吗?”

  好吧!

  黄羽有些无力,沉默一会才道:“银月军这边,其他人还能掌控,倒也没什么,可是老赵那边,现在孔洁不回来了,侯霄尘走了,周川也走了,我再走……”

  他都不好意思了。

  大家都走,合适吗?

  当初说好的银月四守,大家守护银月呢。

  好家伙,才几个月,人快走完了。

  老一辈武师走了一批,银月武林强者走了一大批,现在连他也要走了……

  是的,他决定了,走。

  镇压百万超能!

  稳固天下大势!

  说实话,对于他而言,这的确比固守银月要强的多。

  百万超能一旦扩散开,有多麻烦,他很清楚。

  只是……感觉有些对不起老赵。

  老赵在银月做了很多准备,这要是……要是李皓没通过他的那些准备,把强敌全部覆灭在了银月之外怎么办?

  那不是白准备多年了?

  多不好啊!

  可是,要是战争不打到银月本土,好像也不错啊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了出来。

  过了一会,黄羽咳嗽一声:“那……去和老赵说一声?要告诉他这些吗?”

  “不用!”

  李皓笑呵呵道:“就说最近我要对付风云阁,让赵署长放人。”

  黄羽沉默一会道:“你是不放心他吗?”

  “不算。”

  李皓思考了一下道:“是赵家背后的主城,我知道,八大主城,最少有一家背叛了,我不确定是哪一家,赵署长先入为主,就如我一样,我觉得战天城不是,他觉得赵家主城不是……既然如此,那就互不干涉。”

  黄羽欲言又止,可李皓说的也对。

  赵署长觉得肯定不是赵家主城背叛了,他怀疑战天城。

  而李皓怀疑他背后的主城……这是很正常的。

  黄羽想了想,点点头: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

  李皓笑了:“羽帅能理解就好,我对赵署长没有恶意,可是,对那些复苏的古文明存在,都抱着三分警惕之心。”

  “这是应该的!”

  黄羽点头:“作为现代人,对这些古人,可以佩服,可以崇拜,但是不能成为对方的傀儡,否则……那我们就是下一个新武,也许也会很快消失在这个大地之上。”

  新武很强,可依旧消失了。

  “那我就不去见赵署长了,羽帅自己和去赵署长说吧,另外……这一次,羽帅挑选一万精锐,全员佩甲,先藏身林家古堡,甚至是遗迹之中,林家的遗迹,那位妖植很强,辅助修炼,可以让大家迅速进步……一旦出现变故,这一万精锐,就是我们横扫中部的关键所在。”

  黄羽脸色微变:“出兵一万,动静太大了。”

  “没事,我有战舰,可以装载万人,速度快的话,很快可以抵达地方,藏身遗迹之中,趁着现在没人关注……”

  说到这,迟疑了一下:“但是银月军中少了这么多人,也许会引人注意。”

  黄羽点头,很快笑道:“没事,之前也有过,就说清剿海盗去了,问题不大。”

  “那就好!”

  黄羽有些好奇:“佩甲,佩的是什么甲?”

  “战天铠!”

  黄羽吸气,艹!

  哪来的上万副铠甲?

  这家伙,把战天城给洗劫一空了吧?

  上万铠甲,再进入遗迹修炼,这万人军团,一旦关键时刻出现,不说对付强者,可扫荡中部各省,很快就能攻入各大行省。

  皇室的黑甲军,数量也就堪堪万人。

  李皓那边,还有两千多的猎魔军呢。

  而且,实力都不弱。

  黄羽此刻也是眼神放光,看向李皓:“你真成师长了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李皓笑道:“除此之外,我还可以制造战甲,每天100副,数量不多,但是可以维修战甲,需要消耗一些神能石,这东西我交给羽帅,如此一来,就算出现缺员,也能迅速弥补。”

  黄羽咽了咽口水,生产线?

  忽然觉得自己这几十年白活了!

  “我知道这东西,主城都有,可是不对外出售,甚至你根本接触不到,这也是主城的兵工厂关键,你……”

  “我在战天城,现在可是统帅一级的人物!”

  李皓自得道:“战天城,现在我说了算!”

  去你的!

  黄羽尽管不信,还是很震撼,老赵在赵家那边厮混了这么多年,现在,也只是勉强弄了个城主府参赞的名义,就是城主府总管。

  实际上,不掌兵权,但是在那边稍微有些地位,还算不错。

  可和李皓一比,什么玩意!

  几十年下来,爬到了城主府参赞的位置,很牛吗?

  以前觉得不错,居然都能和城主府搭上话了,现在……我呸!

  幕僚都算不上!

  就是个名义,赵家主城那边,也想用这个身份,将老赵锁定在那边,也好互相交流一下。

  可这些年,老赵真没弄到多少好东西回来。

  古文明,其实都如此。

  很小气的!

  不是自己人,你想在他们那边捞好处,参考那些妖植,3000一滴的生命之泉,你去换,五六万是正常价,一开始甚至开价10万。

  不是一两位,是几乎都这样,哪怕彼此没交流,黑心的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全员黑心。

  “那我马上准备,什么时候动身?”

  “越快越好,最好今晚凌晨左右,夜里动身,引起关注的程度也小一些,羽帅能迅速解决吗?”

  “当然,区区万人罢了,给我半小时,绝对可以马上启程开拔!”

  李皓点头:“物资方面,现在储物戒不缺,这边应该也有准备,粮食之类的,我这边有许多,都是能量充裕的粮食,给军队用正好。进入遗迹的话,大家应该都有经验,携带什么,我就不参与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!”

  黄羽笑了一声:“那我马上去一趟行政总署,今晚就可以开拔,随时都行!老赵那边……我就说……去剿匪了!”

  至于老赵信不信,那没办法了,李皓非要不让说,他也很为难。

  “好!”

  ……

  和黄羽说完,这一次回来的目的就完成了。

  李皓也是忙的够呛。

  回头还得携带大家一起去超能之城那边,来回奔波,此刻的李皓都快成运输机了。

  银月这边,也被他掏空了许多。

  ……

  一直到深夜时分,李皓再次回到了战天城。

  这一刻,他第一次看到了王署长的样子。

  黄金铠甲还在,但是王署长没再佩戴面具,而是露出了真容,不是想象中胖嘟嘟的样子,而是一位面容严肃的壮汉。

  显得有些威严!

  见李皓盯着自己看,王署长露出一些笑容:“怎么,和你预期的不一样?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感受着那股滔天的气息,有些骇然。

  “这……署长……气息好强!”

  “刚凝聚肉身,稍显不适,很快就可以收敛。”

  王署长笑了一声:“这么多年,一直习惯了生活在铠甲之中,有了肉身反而不太习惯了。”

  说罢,看了一眼城主府,有些留恋:“这一出去……无数年了,还真有些不太习惯,不太适应。”

  老乌龟身影浮现,露出笑容:“出去,也不是去享受的,出去后……注意安全。”

  “多谢守护关心!”

  王署长笑了一声,片刻后,和李皓一起离开了主城。

  城门口,数千黑铠,锤击胸膛。

  此刻,倒是有些肃穆庄严。

  九师长他们,也纷纷出现在城墙之上,目送他们离去。

  王署长回头,转身,轰隆一声,锤击胸膛,高声喝道:“此去,不坠新武之名,不坠战天之名!”

  “敬礼!”

  轰!

  铠甲锤击声,响彻云霄。

  王署长一脸肃穆,看的李皓都没好意思此刻说什么。

  说的好像去送死一样。

  只是,此刻大家都很严肃,他也不好多说什么,这一次出去,是去发财的,不是送死的,这感觉都是给咱们送行了。

  “诸君凯旋!”

  九师长声音穿透云霄,高声喝道:“当战必战!遇战不退!军令为先!服从命令!王野,不要丢了王家的人,记住,你是新武人!”

  “我谨记在心!”

  王署长暴喝一声,没再和这位斗嘴,转身离去。

  李皓迅速跟上,王署长好像有些凝重和悲伤,李皓也不好多说。

  很快,槐将军送上了五尊妖植,都很虚弱,只是一股淡淡的本源溢散而出,感觉还不如当初的小树。

  槐将军也是唏嘘无比:“我已经和它们打好招呼了,在外,都会听你的,李将军……好好……珍重!”

  “一定!”

  李皓不再多说,迅速带着人往外走去。

  遗迹开启,李皓五行领域迅速凝聚。

  王署长贴近李皓,微微皱眉,一股剧烈的波动,轰击着李皓,李皓也是微微皱眉,看了一眼王署长,这位引来的空间波动,甚至超过了红杉木。

  红杉木可是不朽巅峰,虽说现在不如当年,可本源还是很强大的。

  王署长倒是没多说什么,迅速浮现黄金铠甲,下一刻,一块玄龟印浮现,笼罩自身,这还不够,一声轻喝,一面巨盾浮现,将他笼罩。

  气息,也渐渐衰弱下去。

  王署长面色凝重道:“咱们一起行动的话,你是我的弱点所在,一旦你被人击破,或者你这所谓的领域被人击破……我麻烦就大了,当然,在遗迹中没关系,在外界……你出事,我就完了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,瞬间消失在入口处。

  王署长很严肃,李皓倒是有些不习惯。

  刚想着,看到后方遗迹消失,王署长忽然露出了笑容,笑的有些灿烂:“总算出来了,爽!那家伙,临走的时候还想威慑老子一把……真他么把自己当城主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愣了一下。

  王署长笑呵呵的,搭在他肩膀上,勾肩搭背的:“别看了,憋屈死了,城内复苏的几个家伙,老乌龟是守护,槐将军是守护,你们那九师长是个军人,老子又不是,老子只是警卫署的……成天对着几个王八蛋,烦都烦死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木然。

  王署长又笑呵呵地四处张望着,感慨一声:“外面变化很大啊,沧海桑田,真的不一样了!不过……生命的气息,我喜欢!小李啊,以后咱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,要好好合作,无数年没吃一口了,如今有没有什么美食,特色之类的,带我爽一把?”

  说罢,黄金铠甲迅速消失,化为了一身运动装,长长的头发,瞬间消失,变成了大背头。

  在李皓目瞪口呆的眼神下,王署长迅速完成了变装。

  见李皓看着自己,他笑了一声:“出门在外,要融入当地,尊重当地的风土人情,奇装异服的,显得和人格格不入,对吧?”

  说罢,又看了看李皓:“有钱吗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钱啊,难道你们不用钱?吃饭要钱吧?住宿要钱吧?给我一点,我身无分文,出门在外,身上没钱,那怎么行?”

  王署长一脸郑重:“我可不是吃饭不给钱的人!”

  李皓彻底无语了!

  “那个……”

  “别这个那个了!出门在外,就算发工资,你也得发一点给我吧?”

  王署长又笑道:“对了,我最多离开你多远?”

  “百米之内。”

  “这有点小了。”

  王署长微微皱眉,如同社会大哥一般,拍了拍李皓的肩膀:“这可不行,好好努力,争取扩大领域,起码覆盖万米吧?百米太小,我上个厕所,你不都能看到了?”

  你需要上厕所吗?

  李皓无语!

  王署长又拍了拍他肩膀:“老弟啊,你不能这么想,生存和生活是不一样的,哪怕这时候,该吃吃,该喝喝,苦是一辈子,快乐也是一辈子,这些年,我在战天城早就想明白了,该享受的时候就享受。”

  说到这,感慨万千:“不要愁眉苦脸的,要开心一点,舒舒服服的杀敌,舒舒服服的弄死对手……这才是人生!”

  李皓忍不住道:“署长这……”

  “喊我王哥!”

  王署长笑呵呵道:“我都说了,里面太憋屈了,太沉闷了,不要这个那个了,出来了,咱们就是自由人,该爽就爽,明白了吗?”

  李皓翻白眼。

  你这变化也太大了,谁是你老弟,你都多大年纪了?

  说说闹闹的,李皓飞到了帝宫方向。

  直接带着王署长进入了帝宫范围,小树有些惊讶,王署长倒是不在乎,看了一眼小树背后的帝宫,感慨一声:“行宫不如当年了,物是人非,当年我还来过几次,没想到现在也残破了。”

  小树有些警惕,但是没吭声。

  李皓笑道:“帝卫前辈,不用理会,我们该走了,这地方,直接封存了吧!”

  小树不说什么,迅速化为一棵晶莹剔透的小树。

  王署长笑道:“你也要出去?行吧,来,落在我肩膀上,跟我一起,免得你被绞碎了!李老弟,你撑得住吧?”

  “勉强可以!”

  “那就好,要不然,现在谁把你干掉了,我,这帝宫守卫,还有五位辅助将军都得完蛋,一网打尽!”

  乌鸦嘴!

  李皓暗骂一声,谁能在地面干掉我?

  开玩笑!

  何况,你不是复苏了吗?

  这家伙,话怎么这么多。

  小树也是很别扭,早知道还有人跟着李皓一起走……我都不走了,总觉得这家伙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。

  王署长好像感知到了,笑呵呵道:“可惜,是棵杨树,不是果子树,要不然,还能弄点水果吃,当年战天城引入槐树,我就觉得不好……”

  李皓懒得接话,这位出来后,絮叨个没完。

  他带着小树,离开了此地。

  帝宫遗迹,微微颤动了一下,李皓隐约看到了一棵枯萎的大树,覆盖了整个帝宫,显然,小树用它父亲的残躯,将帝宫笼罩了。

  ……

  当李皓汇合了黄羽的时候,上万军队,已经穿上了铠甲,寂静无声。

  大校场上,安静的吓人。

  好像没有活人一般。

  当看到这上万铠甲战士,王署长微微一怔,这一刻,才显得有些正经,好像看到了什么,看到了当初的战天军,尽管实力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可这一支军队,军纪倒是森严的很。

  他看了黄羽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而黄羽,也只是看了一眼王署长,微微皱眉,也没说什么,他没认出来,也不可能认出来,只是觉得,李皓不知道从哪又捞了强者出来,感觉很强。

  真有点本事!

  李皓不说什么,很快,一艘空战舰艇出现,黄羽深吸一口气,低沉道:“上船!”

  上万将士,一言不发,迅速登船。

  王署长默默观察了一番,传音道:“弱是弱了点,但是军纪不错,穿上了战天军的铠甲……还算可以吧,要是太垃圾,我都看不过眼了。”

  “这是银月军,也是当今天下,最精锐的军队之一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王署长笑了笑,也没多说。

  最精锐的军队……就这样了吗?

  行吧。

  他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  空战舰还是很大的,这玩意,甚至可以穿梭虚空,一次千里,以往是为了对付绝巅用的,只是如今,也只能装装门面了。

  上万人进入,并不算太拥挤,内部还有些空间,别有乾坤。

  李皓上了舰艇,很快,连接了黄金铠甲,瞬间穿梭虚空,消失在原地,神能石大量燃烧,此刻李皓也不在乎了。

  ……

  一直等李皓他们离去许久,赵署长忽然出现,微微皱眉:“走的真快……混账东西,又是李皓?”

  刚刚他没靠近,但是黄羽说要走,他就知道,可能是李皓这个王八蛋又来挖墙脚了。

  “带走了军队……”

  他微微皱眉,对李皓而言,带走军队有何用?

  搞不懂!

  还有,刚刚虽然没靠近,可隐约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!

  什么情况?

  赵署长心中想着,叹息一声,人都走了,银月可是天下中心,你们都跑了,还守不守护银月了?

  ……

  有了空战舰穿梭,李皓速度很快。

  就是消耗有点大。

  不过现在他负荷太大,先尽快将五位妖植,全部放到那些死去妖植的地盘再说。

  虚空穿梭了一阵。

  巨大的舰艇,在黑暗中游荡。

  没多久,便抵达了超能之城附近。

  李皓没急着安顿黄羽他们,而是迅速带着五位妖植,一一开始安置,有了这五位补充,这附近的能量潮汐很快就没了。

  果不其然,当这五位进入遗迹,几乎是瞬间,之前有些浓郁的能量,眨眼间消失了。

  ……

  红杉木所在。

  红杉木瞬间惊醒,下一刻,忍不住低骂一声。

  饿死鬼来了?

  李皓把谁弄来了?

  刚刚一瞬间,之前还充裕的能量,眨眼间就消失了,虽然它最近不饿,可这新来的,好像没见过能量一样。

  该死的!

  正想着,忽然身体一动。

  下一刻,一艘巨大的舰艇,直接穿梭了进来。

  红杉木心中一惊,李皓?

  刚想着,心中响起了一声有些熟悉的声音:“这不是基站吗?这里以前好像有一棵红杉树吧?”

  红杉木心中一惊!

  下一刻,王署长浮现,此刻,不需要李皓笼罩了,就在红杉木心惊的一瞬间,感受到了一只手搭在了它的树身上:“哟,还在呢!”

  王署长笑了一声:“是你吧?”

  红杉树迅速化出人影,看向王署长,愣了好一会,有些不敢置信,磕磕巴巴道:“王……王署长?”

  “还认识我?”

  王署长笑呵呵的:“我还以为谁的地盘呢,原来是你的。”

  “王……署长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没死吗?”

  王署长笑了一声,四处看了看:“其他妖植都死了?”

  “这……死了。”

  此刻,红杉木心惊肉跳,哪怕对方实力其实比它弱。

  可是,当看到对方本尊出现的一刻,它还是震撼了,甚至恐惧了。

  王署长依旧带笑:“怎么死的?”

  “能量……枯竭……死的。”

  “尸体呢?”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  “你吃了?”

  红杉木心惊肉跳:“不……不是,是我太……太虚弱了,它们死后,直接腐化了,我……抽取能量的时候,它们自然崩溃了。”

  王署长平静道:“残杀同僚,你知道是什么罪过吗?当然,情况特殊,当年的事情不好查了,也不好追究了。现在,也不是新武了。但是,我若是没记错,你是军方统属,你好像也有少将军衔?”

  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
  “但是军中有令,遇到主城同阶,你们自动低半阶,对吧?”

  “是!”

  王署长皱眉道:“那为何李师长之前调动你,据说你心思多的很,是有这么回事吗?”

  “署长,这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行了,下不为例!”

  王署长瞥了它一眼,淡淡道:“不要觉得自己是不朽巅峰就如何,残破的不朽巅峰,还是妖植,在人族、妖兽、妖植三方之中,妖植最为弱小!下次胆敢再违令,直接斩了你!你觉得,我斩的了你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红杉木急忙躬身:“署长误会了,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行了!”

  王署长懒得和它废话,直接道:“一万战天军,驻扎此地!你好好辅助他们修炼,哪怕动用本源,也给我提升上去,你死了,他们都不能死!要不然,你别想活!”

  “另外……”

  王署长此刻那是威严无比:“其他八处基站位置,你一定知道,地图给我,现在身处何方,你们九位,九成九可以联系,不要说别的,明白了吗?”

  红杉木一句废话不敢说,迅速凝聚出一副地图交给了王署长。

  看的一旁李皓都惊呆了!

  一个不朽巅峰,一个不朽初期罢了。

  这也行?

  王署长却是微微点头:“还算你识趣,我复活的消息,不允许告诉任何人,消息泄露,你第一个死!”

  “诺!”

  红杉树迅速回应。

  王署长微微点头:“这还差不多,身上还有生命之泉吧?给我一千滴……”

  “署长,这……”

  “这什么这?战天城复苏之后,我会还你,现在紧急调用物资,这是军管时代,听明白了吗?”

  红杉木死了爹的表情,半晌,还是掏出了一大堆生命之泉。

  “别一副要死的表情,你吃了多少好处,当我没数?”

  王署长哼了一声:“私吞军姿,没找你麻烦你就偷着乐吧,还一副这表情,怎么,你要造反?”

  “不敢!”

  红杉木急忙回应,有些叫苦不迭。

  我的天!

  主城真有人复苏了,这日子还怎么过啊。

  “谅你也不敢!荆棘玫瑰反骨仔一个,你应该还没到这地步,这一次,我出来,就是为了清理掉这些家伙,等我宰了它,资源够了,还你生命之泉!”

  “诺!”

  红杉木再次应声,此刻,在王署长面前,那是真的毫无霸道可言。

  王署长也不管这些,说了一阵,又道:“你安心在这辅助他们,我就先撤了,另外,谦让一点,附近能量少吸收一点,槐将军的五位子孙在附近复苏,你照顾一二。”

  这下子,红杉木知道谁刚刚在疯狂汲取能量了。

  愈发的头疼!

  完了!

  槐将军……

  战天城,真要彻底复苏了吗?

  黄羽此刻也带着军队走了出来,这地方不算小,万人虽然有些拥挤,好歹还能待下。

  听到他们的对话,他也没说什么,看向红杉木,微微躬身:“银月军黄羽,驻扎此地,接下来要劳烦前辈了!”

  “不敢不敢!”

  红杉木这才松了口气,还好,这家伙没李皓跋扈,也没王署长那么张狂,可对那两位,它也没办法。

  此刻,只恨不得这俩人赶快滚蛋。

  而王署长,的确没兴趣多留。

  他刚从遗迹出来,可不喜欢这地方,马上道:“李师长,走了,这地方交给他们就行了!”

  李皓笑着点点头。

  两人一起走了出去,李皓也收起了战舰。

  等出了遗迹,王署长才传音道:“这些妖植,不要给它们留太多脸面,欺软怕硬的一群家伙罢了。”

  李皓点头。

  这个,他也看出来了。

  不过还是笑道:“还是署长有面子!”

  “多少有点。”

  王署长笑呵呵道:“好歹也是主城警卫署署长,这些家伙,就算实力比我强,也没我级别高。”

  再说了,谁强谁弱,谁知道呢。

  这个家伙敢和自己斗吗?

  李皓此刻也是心思浮动,没想到啊,只是不朽初期的王署长,居然把红杉树都给震慑住了,当年的新武人族,的确有点本事。

  李皓也不耽误,迅速去了一趟超能之城,和林红玉交流了一会,将黄羽的事情告知,很快就带着王署长他们朝天星城赶去。

  风云阁的位置,大体上锁定了,现在趁着王署长在,他该召集人手对付这些家伙了。

  要不然,对方再来一次实力探查,搞不好会暴露大家的实力,那就麻烦了。

  此刻的李皓,只能祈祷,那些家伙现在不会探查实力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