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458章 杀胚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,星门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火行山。

  火光四起,天地变色。

  一股宏大无比的威压,溢散四方,震慑天地。

  虚空中,隐约间浮现出一尊道人,却是模糊无比,此刻,虚空中好像隐约有大道之音传荡,动人心弦。

  大道之音!

  仿佛有顶级强者,正在隔空传道。

  道,是真道。

  人,未必是真人。

  一年前,李皓曾在此地穿梭时光,学了道法,今日含含糊糊,也在说火行之道,道的确是真道,一尊来自七阶强者的道理。

  赤云人还未至,听到了几句道音,脸色顿时大变。

  作为火行一道修士,真道还是假道,他一听便知。

  他自己就是六阶修士,距离七阶,其实只是一阶之差,可也是天壤之别。

  一听,便能知晓,这是一尊真正的高阶帝尊,还是火系帝尊,正在传道。

  据说,此地的火行修士,好像是昔年天方大世界的五行使者,火行使火衍道人修道之地。

  七阶帝尊!

  赤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不敢置信。

  怎会?

  真的是自己的到来,诱发了此地的道蕴?

  否则……怎会这么巧?

  这样的机缘,这样的运气,让他兴奋激动之余,也有些忐忑。

  七阶修士!

  其实云霄世界是有的,可是,云霄世界,并无七阶的火行修士,而且就算是云霄世界的高阶帝尊,也不敢说自己比天方世界的高阶帝尊更懂道法。

  这一刻,赤云只觉得自己的机缘来了。

  也许……七阶机缘,就在天方了。。

  他速度加快,第一个抵达了火行山。

  这时候的火行山中,火光溢散天地,虚空中火焰组成了一个人形,正是李皓看到的那火衍道人,惟妙惟肖,不过仔细看去,又会发现,少了一丝神韵。

  尽管如此,对赤云而言,也够唬人了。

  他战立在巨人之下,有些激动,有些抓耳挠腮的感觉,道音他听到了,但是听的不太清晰,有些地方,忽然就含糊而过。

  却是又不敢乱来,怕破了这道蕴,那就麻烦了。

  这时候,身后,一位位帝尊抵达。

  赤云心中有些不快。

  这些混蛋!

  他低喝一声:“不要靠近道蕴!”

  这些混蛋,若是靠近虚影,导致火衍道人的道蕴之音消散,杀了他们都不够赔的!

  他自己都小心翼翼的,这些家伙,一个个大大咧咧的,还有人想冲入道蕴之中,赤云若非忍耐了一下,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
  就算探查道蕴,也不是现在。

  起码要等一会,等自己听完了火衍对火行之道的阐述才行,这样的七阶帝尊,还是古老的九阶世界的七阶帝尊,说的道,绝对有借鉴作用的。

  身边,一位位帝尊,迅速熄声,不敢说话。

  一个个眼神火热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是默默倾听。

  这道蕴,和往日的道蕴有些不同。

  往日,可没有这种大道之音,只是自己去感悟,他们也曾遇到过道蕴爆发,可只是一些朦胧的感觉,需要你自己进入其中,去默默感悟,大家感悟到的东西不一样。

  可今日,居然直接是有古强者直接传道!

  这就不可思议了!

  火行山,居然还能爆发出这样的道蕴?

  相当于一尊高阶帝尊,亲自在你面前传道了,这样的机缘,他们这些低阶帝尊,一辈子都很难得到。

  ……

  而这时候,那火衍道人虚影内部,却是伫立着一人,正是李皓。

  正大光明地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  可此刻,却是无人发现,无人敢乱来。

  大道之音是真,传道也是真。

  越是强者,越是能了解,这七阶之道,多么的真,多么的古老,多么的有用。

  既然如此,谁敢攻击虚影?

  没人敢!

  哪怕不修炼火行之道,也会想着听一听,哪怕同为七阶帝尊,此刻在这,听一听其他七阶帝尊对道的阐述,也是好事。

  所以,藏身虚影中的李皓,压根不怕这些人一来就冲进来干自己,发现自己。

  只要我藏的好,谁也不敢发现我,不能发现我。

  是的,不敢。

  看看赤云的状态,此刻,谁敢闯入,谁敢破坏了虚影……他能杀人!

  火衍道人的虚影,有些摇晃。

  好像在说,你碰我一下,我就要溃散……这情况,谁还敢闯入,谁敢探查进来?

  不怕探查一下,导致虚影溃散,大世界的六阶帝尊发飙吗?

  ……

  虚影中。

  李皓声音宏大,却是断断续续,让人总觉得有些听不真切,有些难受,一到关键地方,声音就好像小了许多。

  此刻,赤云有些难受。

  好像一到高潮的地方,就断了,那种感觉……恨不得击碎了虚影。

  他小心翼翼,挪移了一下,靠近了一下虚影。

  发现好像听起来更真切一些,顿时一喜。

  刚要更靠近一些,虚影颤动了一下,好像要崩碎,吓得他急忙止步,动作小了许多,一点点地缓慢靠近,发现虚影不再动荡,这才安心了一些。

  他一边倾听,一边靠近,动作很慢,小心翼翼的,伺候云霄之主都没这么小心。

  云霄之主,乃是八阶帝尊,比眼前这位在的时候都强一些。

  可是……云霄之主又不是火行修士。

  何况,云霄之主,也不会没事就传道,到了他们那个地步,其实很少会传道了。

  ……

  下方的那些修士,不敢靠近,此刻,一个个的也是侧耳倾听,陶醉其中,有些欣喜。

  不过,有一人倒是有些疑惑。

  玉辰!

  此刻,他有些奇怪,不是奇怪道蕴,道蕴看情况是真的,这也没办法造假,看这情况,除非七阶帝尊造假,否则不会让赤云如此抓耳挠腮。

  他奇怪的是,之前,白光帝尊几人一直在这边修炼,今日道蕴出现了,几人倒是不见了,古怪。

  按理说,出现道蕴,这几人应该第一时间出现才对。

  还是说,感受到了赤云的气息,因为担心害怕,所以逃走了?

  他有些疑惑,但是此刻大家没人在意这一点,也不在乎这一点。

  这里,有一位六阶的大世界帝尊。

  至于什么三阶二阶的,就算藏在附近,就算有什么想法……有什么用?

  一点用也没!

  倒是有人传音了一句:“道蕴出现,要通知空寂帝尊吗?”

  “白痴,找死吗?空寂乃是光明神子,赤云帝尊是何人?云霄的帝尊!”

  有人传音骂了一句。

  换成平日里,哪怕回龙帝尊在这,都得犹豫一下,要不要通知空寂,可既然是大世界的六阶帝尊在这,还是光明神界的敌对者……不去干掉空寂,那是惹不起。

  还喊人来听道?

  赤云知道了,不得宰了你,人家不敢杀光明神子,还不敢杀你一个低阶帝尊?

  “也是……”

  之前那人有些讪讪,只是有些想要讨好空寂,毕竟对方身份很高,可很快也回神了,回龙观可是云霄大世界支持的,通知空寂,那不是和对头媾和吗?

  没再多想,而是安心听道。

  机会难得!

  看这大道之音,也许持续不了太久,多听听,哪怕不懂也可以先记下再说。

  而赤云帝尊,还在不断靠近。

  他也发现了,只要动作小一点,不会影响到虚影的,而且每一次靠近,都能听的更清晰一点,他愈加欣喜,不单单是听的更清晰。

  他甚至有些感觉……在这虚影之中,仿佛隐藏着一方宇宙,大道的宇宙。

  不可思议的感觉!

  可此刻,他不敢贸然去探查,只觉得,这地方神奇无比,作为一名大世界的帝尊,还是六阶帝尊,他见识很广,深知大道宇宙的玄妙。

  那种朦胧的大道之感,和他平时感悟云霄之道,一模一样!

  他心中甚至升起了一个想法……难道说……天方的大道宇宙要复苏了?

  就在此刻此地复苏?

  我的天!

  哪怕到了六阶,他也欣喜若狂,若是如此,自己七阶不难了。

  想从六阶跨入七阶,何其难也。

  偌大的云霄大世界,存在时间无数年,云霄之地最少也在百万岁以上了,还未必是第一代云霄之主,反正赤云不清楚百万年前的事。

  可到了今日,云霄大世界,高阶帝尊只有五位。

  云霄之主是八阶,剩下四位七阶,都是正儿八经的老牌帝尊,和云霄之主几乎是一个年代的,都超过了百万年。

  后来者,最近百万年,云霄都没诞生高阶帝尊了。

  可见高阶帝尊之难!

  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,因为云霄之主没晋级九阶,再诞生七阶,云霄大道宇宙有些无法容纳了。

  百万年都没诞生高阶帝尊啊!

  今日,自己是否有机会,在这晋级高阶呢?

  又想到了一个传说,在天方晋级高阶帝尊,是有希望成为天方之主的,只是前提是,非大道宇宙帝尊,当然,这只是传说,大道宇宙的帝尊,在这晋级就不可以吗?

  真发现了天方大道,我脱离云霄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!

  赤云一瞬间浮现出无数念头。

  耳边虽然还听着大道之音,可此刻,有些心思浮现,此地的帝尊太多了,一旦待会真的出现了大道宇宙,这些人虽然弱小,可会不会联手和我争夺?

  帝尊为了机缘,什么不敢干的?

  16位帝尊啊!

  哪怕都是初阶帝尊,可自己毕竟不是高阶帝尊,真要联手杀来了,自己也难受,一旦战斗动静太大,导致其他域的帝尊也跑来了,更麻烦。

  这一刻,他甚至起了一点杀心。

  而这一切,也有李皓作怪。

  一方微弱的大道宇宙在虚影内部浮现,隐约间,浮现出一张人脸,乾无亮!

  大道之音中,夹杂着一点点微弱无比的蛊惑之力。

  蛊惑人心!

  若是赤云被蛊惑了,那是最好的,直接斩杀了其他帝尊,多少受伤一些,那时候,对付起来更简单一些。

  若是没被蛊惑……也没关系。

  一步步引诱对方靠近,强者之战,对方极其的靠近,也是一种速杀的机会。

  李皓继续传道!

  而赤云,继续靠近。

  连带着后方的那些帝尊,也小心翼翼地靠近,赤云面色有些变幻,仿佛有些不快,但是没有表现出来,这些家伙,真该死!

  这七阶之道,是你们该听的吗?

  你们听了,能懂吗?

  浪费机缘!

  而且,也许此地的道蕴,可能会因为这些人,而减少,这些责任,这些混蛋能负担的起码?

  越想越气!

  真想干掉他们算了!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南方界门。

  一群守卫还在无聊地留守着。

  在混沌中,有时候数月甚至数年都没人来往,是很正常的一件事。

  随着回龙帝尊他们离去,南界门这附近,最近一直没来人了。

  很是安静!

  几位留守,都在修炼,无聊地等待着下一人的到来。

  他们在这的任务就一个,不是为了阻拦谁,而是为了发现一些可以拉拢的帝尊,就如李皓第一次到来,巨螯便热情招待,希望对方能加入回龙观。

  就在此刻,传送阵法,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  几位留守回头看了一眼,也不是太在乎。

  在天方,传送阵法是可以随意用的,只要你不故意打破就行,阵法那边,也有几位帝尊之下坐镇,并非帝尊,帝尊没那么清闲,也没那么廉价。

  守门,坐镇这些事,都不是帝尊的义务。

  任何一位帝尊,不管低阶与否,在天方,都是主人,没有主人来看门的。

  几位留守侧头一看,看到了熟人。

  有人看到了巨螯,笑了起来。

  “巨螯,你来这做什么?”

  又一位守卫打趣了一声:“难道说,准备跑路了?巨螯,此地外面便是混沌,你一个非帝尊,还是老实在天方待着,跑路,只有死路一条了!对了,不是说你接了一个任务,伺候几位从浮光域来的帝尊吗?还有时间乱跑?”

  来人正是巨螯。

  此刻,巨螯扫了一圈,附近守卫不算多,也都充当向导作用,走一位补充一位,日常情况下,这里会有六位守卫坐镇。

  自己也曾在这坐镇许多年。

  这六位,按照新武说法,都是天王层次,有强有弱。

  按照银月说法,都在合道四重以上,强大的甚至有合道八重,只是很少有合道九重,那就是天王巅峰了,都在冲着帝尊努力。

  巨螯看了他们一眼,又朝混沌之外看去。

  李皓给他的任务是,当混沌中若是隐约浮现出乌云,他就杀死守卫,关闭界门。

  此刻,乌云还没浮现。

  巨螯看了一眼几人,露出一些笑容:“来这看看,那位白光前辈说,他可能还有同伴可能要来,让我在这守几天,若是人来了,一起领过去。”

  这话一出,几人暗骂一声。

  好些天都没遇到帝尊了,来了,你还得领走,真晦气。

  不过一想到,这一批帝尊未必是什么好东西,否则玉辰帝尊不会将人交给巨螯的,众人也就安心了,多几个帝尊,你早点去死算了!

  大家都算竞争关系,巨螯实力不弱,否则上次也抢不到接待李皓的机会。

  这种人,对守卫而言,都是竞争者。

  少一个,下一次来帝尊,他们接待帝尊的机会就更大。

  这时候,巨螯看向混沌之外,一朵乌云,凭空在混沌中开始浮现,几位守卫有些疑惑,也朝远处看去,那是什么?

  巨螯一看,就知道李皓那边可能行动了。

  他有些战栗。

  杀了这些守卫……相当于正式叛变回龙观了。

  可是……谁在乎呢?

  回龙观招惹了这位,能否存在都是问题。

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巨螯喊了一声,原本还有人没在意,此刻,也迅速朝远处看去,有人看到了乌云,有些奇怪:“这是……这……不会是混沌雷劫吧?”

  混沌中,除了混沌雷劫,好像也没啥玩意了。

  可是……怎么会出现在这?

  当然,之前倒是听说,银月王所在的地方,经常会出现,可银月王距离此地无数远,现在指不定是不是和回龙帝尊他们产生了战斗,当然不会在这。

  那这玩意……哪来的?

  几位守卫有些疑惑。

  “快去通知观中,就说混沌中出现了异变……”

  有人反应了过来,先通知回龙观的帝尊再说。

  正说着,有人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,回头一看,下一刻,目眦欲裂!

  一只巨大的螃蟹,出现在了他眼前。

  而后方两位守卫,不知何时,无声无息地被那巨大的钳子,直接夹断了!

  死的无声无息!

  巨螯,已经无限接近半帝层次了,按照银月说法,已经超越合道九重了,或者是虚实两道结合的合道九重……和半帝几乎没太大差别了。

  而此地,都只是一群天王层次的存在,弱小的,堪堪跨入天王领域罢了。

  “巨螯!”

  一位守卫大惊,巨螯做什么?

  轰!

  巨大的钳子,再次将一尊天王夹爆!

  巨螯那巨大的眼睛,稍显森冷。

  上次,李皓让他多修炼一下钳子,多修炼一些混沌之道,不要担心以后大道混杂的问题,所以,他也肆无忌惮地开始修炼,不管大道杂乱不杂乱,起码现阶段,他实力增强的很快。

  至于未来,大道无法梳理清晰,无法进入帝尊……李皓答应过的,会帮他一次。

  这就够了!

  实力,超越眼前这些人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一瞬间,六位守卫被杀了三位。

  剩下的三位都回神了,又惊又惧。

  “你疯了!”

  “你背叛回龙观?”

  轰!

  巨大的空间爆炸声响起,钳子再次夹出,将第四位守卫击杀,剩下两位大惊之下,纷纷开始反击,哪还顾得上什么乌云。

  巨螯疯了,要杀了他们!

  得赶快自救,回禀帝尊,让帝尊诛杀此人!

  回龙观不缺帝尊,帝尊很多。

  而且,巨螯就算遁逃,进入混沌,速度也会很慢,很容易被帝尊追上,他死定了。

  一位守卫怒吼:“你杀我们,自己找死!你就算逃入了混沌,你一个非帝尊,能逃多远?”

  巨螯充耳不闻。

  逃?

  为何要逃呢?

  巨大的钳子,再次爆发出璀璨的混沌之道,杂乱无比,那守卫也是一惊,这家伙疯了,不单单疯了,连大道都不在乎了。

  修炼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,虽然强大,可杂乱无比,这家伙一辈子也别想成帝了!

  可现实是,他没机会想太多了。

  人家现在强大就够了。

  轰!

  巨响声再次传出,血液溅射四方,第五位天王被巨螯迅速击杀,此刻,最后一位守卫脸色剧变,迅速朝混沌中遁逃。

  混沌无垠,非帝尊进入,都很危险。

  很可能会迷失。

  一些弱者,进入混沌,甚至会瞬间陷入黑暗,无法看清前路。

  这也是很多非帝尊不敢自己进入的混沌的原因。

  那位天王,迅速钻入了混沌之中,可是,下一刻,在巨螯眼中,这人在混沌中停滞,就一动不动了,好像陷入了死寂一般。

  巨螯心中一凝。

  他们都知道,混沌危险,可平日见帝尊们行走轻松,也没太过在意,只是帝尊一再嘱咐,非帝尊不要贸然进入混沌,大家不敢违令。

  可今日,亲眼看到一位天王,进入混沌瞬间,好像彻底迷失,失去了方向,失去了生机,还是让人惊惧。

  巨螯不敢进入混沌,只是隔空一击。

  强大的一击,打入混沌,显得有些孱弱。

  可那守卫一动不动,还是被这一击打的四分五裂,一瞬间,血肉被混沌消融,混沌好像在净化环境,这些杂乱的东西,很快就被整个混沌消融掉了。

  化为一缕混沌之力,壮大整个混沌。

  巨螯心中再次一惊,也不敢多看,迅速回身,朝一个方向跑去,他在这里坐镇多年,知道哪里是关键核心,界门是可以关闭的……当然,界门关闭,只是防一些弱者,真正的强者想进入,关闭也没用。

  他进入一处地方,迅速启动了一些东西,很快,原本如同天门一般的巨大门户,开始缓缓封闭。

  而门外,开始浮现出大量的乌云。

  乌云,开始汇聚。

  巨螯不敢多留,只是一看乌云,就很心悸。

  银月王每一次出手,好像都会引出这玩意……真是让人不解,也让人心惊胆战的,这混沌雷劫,常人根本见不到,在李皓这,倒是常态了,隔三差五地就能见到。

  巨螯迅速离开,按照李皓的说法,他此刻得回回龙观中,若是李皓那边无法渡劫成功,还得喊出空寂帝尊才行。

  至于如何判断他无法渡劫成功,李皓也提过,只要动静大到回龙观都能感知到了,那就代表,他正在朝回龙观遁逃,这时候喊人就没毛病了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火行山。

  赤云帝尊愈发欣喜,此刻,他好像感受到了一些不同,何止是他,其他帝尊也是眼神异样,此刻,虚空中好像浮现出一股真正的七阶帝尊威压!

  实际上,这是李皓在沟通时光。

  正在引出火行使者的过去之力。

  可因为引出来的力量,就是火行使者的,在其他人眼中,这就是道蕴增强的表现。

  甚至比之前更真实,更清晰!

  因为,之前是假的,除了大道之音是真的,其他都是假的,可到了此刻,连力量、威压都是真的了。

  ……

  火衍虚影内部核心。

  李皓召唤了过去之力。

  时光星辰再次浮现,贯穿了古今未来,李皓渐渐开始苍老起来,上次借用六阶之力,就有些难以承受,不过上次他是一阶,今日是三阶大圆满。

  倒也和上次差距不大。

  一股浩瀚的力量,火焰之力浮现在长河之中,一尊道人,隐约浮现。

  那道人,仿佛认识李皓。

  也许是因为第二次见面的原因,也许是因为,李皓四周,浮现出了一股熟悉的道蕴原因,那道人只是默默看着李皓,什么话都没说,却是带着无边的威压。

  强悍无比!

  这也是李皓第一次真正意义上,去接触七阶帝尊之力,正儿八经的高阶帝尊之力,哪怕极其的虚幻。

  这就是时光的力量!

  掌握了时光之力,才有这样的机会,否则,如今的李皓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见识七阶帝尊之力,除非新武那边,否则,其他人见到了……未必就是好事了。

  李皓声音如大道,传荡在长河深处:“后生小辈,银月李皓,上次借前辈大道之感一次,今日欲借前辈过去之力一用!”

  上一次,也是这位提醒李皓,你今日借走了多少,来日可能需要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。

  这话,这虚影,仿佛记得一般。

  那有些虚幻的眼神,看向李皓,眼中,这一刻好像充斥着一些惋惜。

  一次次借用过去未来之力,借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,超过了自己的负荷……这一刻,这虚影甚至都在想,未来,还能见到这位时光道修士吗?

  时光一道,真的只有李皓一人在修吗?

  古今未来,就没有第二位时光修士?

  可为何……从未有人见过!

  也许,都和李皓一样,修炼了时光,一次次地耗尽余力,也许其他时光修士还不如李皓,没修生死,也许早就在借用超出负荷之力,一次就死了。

  李皓,其实也死了三次了。

  三死三生!

  若是算上当日被雷劫劈死的那一次,那一次因为银月未开,所以动用时光,没有招惹来混沌雷劫,否则,都已经死了四次了。

  其他时光道修士,若是没能感悟生死,一次就死了。

  哪还有那么多机会去一次次尝试借用力量。

  这位火衍道人,应该在七阶中也算强大的,此刻,冥冥中好像有声音传荡而来:“我若是记忆没错,你可能欠下了我一次人情……一次,你也未必能偿还,第二次……我甚至不抱希望了。”

  “时光一道,毫无节制,一次次超过自身极限……时光道的修士,你的未来,我不看好。”

  李皓微微凝眉,没说话。

  也许是以前的顺利,让他觉得,时光修士,是所有人都看好的。

  可今日,这位火衍道人,第二次见面,告诉他,他不看好了。

  李皓没说话,只是沉默。

  也许……他是对的吧。

  一次次的借用超过了自身极限的力量,甚至以三阶之力,去借用七阶之力……未来,我会付出多大的代价?

  这一次,能否安全渡劫?

  若是不能,我可能就要第四次死亡了。

  纵然能九死九生……这样的生死轮回,到最后,生死都会废掉的。

  火衍其实说的不错。

  李皓也没觉得对方说错了,只是,他还是传出了大道之声:“前辈的过去之力,还是来了,此刻退走,也浪费了,不如就博一次吧!前辈既然愿意来,愿意接受召唤……那就搏我在见到前辈之前,还活着!”

  来都来了!

  真无意借力,都不会来,来,代表在那个时代,在某个节点,这位强者,将力量传递了过来。

  “也对……每一位修士,都是赌徒啊!”

  那火衍道人好像也笑了。

  是的,来都来了,说是说不看好李皓未来,可是……若是真不愿意,那何必来呢?

  不就是博一次吗?

  赌眼前这位时光道的修士,有未来。

  只要赌赢了,那就是赚。

  赌输了,未来自己还活着,大不了当时受伤,反正没死,不是吗?

  这一刻,一股强悍的火行之力,融入了李皓体内。

  最后一刻,火衍道人的声音还是在李皓脑海中传荡开了:“我不修因果,不知道你承受多少因果,但是我知道,生死也避不开因果……你好像修了生死,无用的!这么下去,你迟早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,再也借不来一丝力量,你的因果太大,真正的强者,也许可以感知到,不会再愿意借力给你!”

  不是李皓不能借,而是下一次,再借强者之力,强者若是探查到一些东西,发现他承担的太多,也许不会愿意去搏一次机会了。

  没必要!

  因为强者可能觉得,李皓死定了,不存在未来,既然如此,为何要借力给他?

  李皓心中一震!

  借不来力量了吗?

  这一次,火衍道人都有些不太愿意的感觉了,下一次……也许真的难了。

  可是,他还想再借一次,去杀回龙他们呢。

  也许,只能找盘龙井那位了。

  因为人家投资了!

  投资了一次,若是收不回去,就太亏了,只能咬着牙,投资第二次……盘龙井那位龙族道人,也许愿意借给自己第二次力量。

  这念头,一闪而逝。

  李皓顾不得去想了!

  这一刻,他觉得自己躯体都在爆炸,三阶大圆满的肉身,这时候居然有些被焚烧殆尽的感觉。

  一股浩瀚无比,超乎李皓想象的力量,正在体内升腾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整个天方世界,好像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  天空中,仿佛浮现出了亿万星辰。

  这一刻,无数人朝天空看去,就连赤云帝尊都愣了一下,朝空中看去,眼中,带着一些震撼和不可思议。

  身后,一位位帝尊也顾不得那不断增强的火行之力了。

  一个个抬头看天,震撼莫名。

  空中,好像浮现出了一方宇宙。

  亿万星辰闪烁,但是都很遥远,其中,一颗火系星辰,好像闪烁着强烈的火焰之光,旁边,还有一颗小一点的水系星辰,也在闪烁着光芒。

  那是李皓上一次激发的水系之力。

  ……

  暗魔岭。

  道棋浮现,一人正在道棋之中悟道。

  而这时候,器灵正在观摩,忽然,器灵抬头,好像看穿了什么,喃喃一声:“作死啊!”

  真的作死了!

  那家伙,是不是又动用了时光,借力了。

  借的还是火衍之力!

  七阶帝尊啊!

  时光道修士,也不能这么乱来,这么下去,迟早把自己坑死。

  那小子,看起来斯斯文文,这是彻底疯了,下一次,不会跑来找自己借八阶暗使之力吧?

  那样的话……不用借,他自己就死定了。

  八阶的混沌雷劫,不是他能接下来的。

  “借力,外来之力,强大自身,瞬间成为顶级强者,那种欲望,难以克制吗?”

  虚影心中想着。

  也许,李皓上瘾了?

  因为那种突然暴增的力量,可能会让他迷失,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这种情况很常见,就如银月那些超能修士,突然增长的能量,很容易让他们心态迷失。

  我无敌天下!

  虚影有些唏嘘,也有些感慨,一时间,又有些遗憾,这人若是无法克制心中欲望,迟早会死在欲望之下。

  太可惜了!

  时光道修士,难得一见。

  可惜,时光道修士,因为能力特殊,借力,往往就是早夭的开端。

  混沌宇宙,从未有过真正的时光道主。

  时光,其他强者不知道这玩意吗?

  可是,纵然有人真的机缘巧合,修炼了时光,也会和李皓一样,一次次的超出自身之力,结果,死在了自己手上。

  摇摇头,虚影不再多说什么。

  只是默默看向空寂,眼前这人,其实也不错。

  只是五阶帝尊,可短短时间,如今已经跨过了三千格,还在继续前行,相当轻松,上次那位五阶帝尊,走一千格,差点要了自己小命。

  和这位一比,就很废物了。

  时光道的修士,眼光倒是不错,介绍来的人还可以,上次对方没能进入第二关,也许是自己处于沉眠之中,没有发现,否则,此人上次倒是应该有资格进入第二关,走一次道棋。

  虚影不再去管那边。

  李皓如何选择,虚影管不着,这种人,也很难听进去别人的意见,能否醒悟,只能看他自己的抉择,能修炼时光的,谁不是绝世人杰?

  可最终,混沌宇宙,还是没有时光道主!

  ……

  火行山中。

  李皓只觉得力量膨胀到了极致。

  这一刻,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天下无敌,那种澎湃的力量,让他觉得,哪怕新武人王在这,他也能杀……也许只是错觉。

  借力……凭空浮现的力量,让他有些恍惚。

  太强了!

  这一刻,甚至脑海深处,浮现出一些暴躁的心思,火行,本就暴躁。

  他甚至有些被过去的火行之力干扰了。

  心中,陡然升起一些暴虐感。

  我很强大,我无所不能,我想杀谁都行,我甚至可以去借用一下天方之主的力量,九阶之力,杀死所有敌人!

  耳边,好像响起了什么声音。

  “侯爷!”

  那是乾无亮急切的声音,李皓借来了力量,却是一动不动,身上的火行之力,暴躁无比,隐约间有些炸裂的趋势,他不得不冒险去呼唤李皓。

  夹着动荡人心的大道之力,他有些忐忑不安。

  当李皓睁眼看来,一瞬间,乾无亮感受到了暴虐、疯狂、杀戮。

  他心中大惊!

  李皓,从来不是如此,若是说有,只有一次,他杀映红月的那一次,极其的暴虐,可平时,哪怕再危险,再艰难,李皓都没这样的暴虐感。

  当然,还有一次,他在复苏谁的时候,复苏失败,那一次,他也如此的暴虐。

  这是乾无亮,第三次看到李皓如此暴虐。

  杀映红月一次,复活某人失败一次,而今日,无缘无故地,出现了第三次!

  他心中剧震!

  李皓,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?

  “侯爷!袁教授还在天方世界闯荡,林总督正在冒险和新武接洽,银月世界还在二猫前辈体内,正在天方附近游荡……”

  乾无亮心惊胆战,急忙传音,此刻甚至顾不上外面那些强者了。

  李皓可不能失控啊!

  他懂人心,所以,此刻也在冒险,不断提醒着李皓。

  李皓眼神中的暴虐,渐渐消失。

  他看向乾无亮,没有吭声。

  这一刻,李皓第一次,真正感受到了一些危机,失控的危机!

  我,差点被七阶之力,影响到了失控的地步。

  上一次借用六阶水行之力,还没这么明显,水行本就没那么暴虐,可这一次,极其的明显。

  “若是借用八阶……我不说能否承受,我必失控!”

  这样的念头,瞬间浮现。

  而且七阶,也不能再贸然借了,否则,他很可能会出现不可测的结果。

  时光……

  这一刻,李皓心中有些念头,时光,不单单是对敌人,对自己,也是一种巨大无比的挑战,那种无所不能的掌控感,太容易让人迷失了!

  而此刻,他感知到了外界,赤云道人的震撼和迟疑。

  李皓抬头看去,他也看到了。

  好像有些虚幻的大道宇宙!

  天方的大道宇宙,再次被刺激到了,按照道棋说法,天方大道宇宙一直都在,只是力量被抽空了,没有同源的大道之力补充,所以沉寂了。

  而今日,他借来了过去的火行之力,再次刺激了一下天方的大道宇宙。

  李皓甚至看到了,亿万星辰中,有两颗,格外的璀璨。

  一颗水星,一颗火星。

  他没再去看,天方宇宙,没那么容易复苏,力量不够,能量不够。

  一瞬间,手中浮现出一把火行长剑。

  下一刻,一剑刺出,唯有无限的火行之力。

  虚影之外,还在看天的赤云,心中一惊,陡然低头,看向虚影,忽然看到一把火行之剑从虚影中浮现,骇然无比。

  高阶帝尊?

  火衍道人?

  怎么可能!

  对方不可能在天方的。

  什么情况?

  只是道蕴浮现,为何会出现七阶的杀招!

  来不及去想,这一瞬间,他也爆发出一股强悍无比的火行之力,和李皓的火行之力有些差距,更虚幻一些,有云霄宇宙的特色。

  两股浩瀚无比的火行之力,瞬间碰撞,爆发!

  轰!

  整个火行山,一瞬间爆发了,无数的火行之力溢散开,后方的一些低阶帝尊,一瞬间被两股力量冲击。

  轰隆隆!

  惨叫声传出,有低阶帝尊,直接在这一次爆发的冲击中被覆灭,七阶之力和六阶之力的融合,岂是他们可以抵挡的。

  16位帝尊中,一瞬间,因为无防备,起码死了数位帝尊。

  而赤云帝尊,也是大惊失色,身上浮现出火光,他一个火行修士,居然被火行之力烧伤了,火焰蔓延,手臂上浮现出焦黑之色。

  “火衍?”

  他震撼无比,第一时间想要逃离。

  七阶,他不可能匹敌的。

  哪怕他是大世界帝尊也没用,火衍的力量,来自九阶大世界,比他更高。

  这时候,一圈火行之力浮现。

  一枚“火”字神文浮现,化为领域,笼罩了整个火行山,一方大道宇宙覆盖下去,将那些低阶帝尊全部覆盖。

  赤云一怔,抬头一看。

  空中,还有一方大道宇宙,而此地也有……

  两方大道宇宙?

  怎么可能!

  天方不可能出现两方大道宇宙,大道宇宙是大世界的专属……一瞬间,想到了之前见过的一幕,心中大惊:“你是银月王?”

  他不是火衍,而是银月王!

  他居然在这!

  他居然变成了七阶帝尊,这不可能,到底为什么?

  借力?

  怎么能借来过去之人的力量,还是七阶之力……作为六阶帝尊,他好像明白了什么,再次骇然失色:“过去……时光之力!混沌雷劫……你是时光修士!”

  这一刻,他明白了。

  可是,也迟了。

  强悍的火行之力,覆盖了四面八方,强大的力量,震荡的那些被大道宇宙笼罩的低阶帝尊,一个个陨落。

  其中,一位帝尊临死之际,看向李皓,陡然惨叫一声:“你是……皓月……也是白光?”

  正是那玉辰帝尊!

  他只是一阶,此刻瞬间崩溃,带着一些懊恼和绝望,我居然没认出来。

  他就是皓月帝尊!

  也是银月王,还是之前见过的白光帝尊,该死,这个骗子,这个疯子,他居然跑回来了。

  还要灭杀整个回龙观帝尊!

  “猜对了!”

  李皓面色平静,将眼中的暴虐遮掩,七阶之力太强了,强大到,这些低阶帝尊,在他眼中,好像随意可杀。

  事实,也的确如此。

  他化出火行之剑,一剑朝那些低阶帝尊杀去,一瞬间,几位三阶帝尊爆发,都被他一剑斩杀,火焰焚烧,化为灰烬,能量融入了大道宇宙之中。

  而下一刻,李皓朝逃跑的赤云杀去!

  轰!

  两股强烈的火行之力,迅速爆发,赤云帝尊大惊之下,也是怒喝一声:“你这疯子,借来了过去火衍道人之力,必然迎来七阶的混沌雷劫!此刻和我厮杀,浪费太多力量,你能量虚幻,必然溃散许多,你无法度过混沌雷劫,你也必死无疑!”

  他眼光还是很毒的,加上之前见过李皓渡劫,一瞬间就猜到了结果。

  此刻,李皓和他厮杀,纵然他死了,李皓浪费了太多力量,也无余力渡劫了。

  李皓什么也不说。

  我借力,就是为了杀你们,既然都借来了,还会去考虑渡劫的事吗?

  火行之剑,覆盖天地。

  整个天地,化为火焰。

  一道道火焰,好像化为了真人,充满了灵性,这一刻,李皓有些感悟,七阶之力,居然有些像活的,连能量,都有些活过来的感觉。

  创生!

  李皓有些明悟,七阶帝尊,可能具备了创造生命的能力。

  这就很可怕了!

  赤云疯狂遁逃,却是被无数火行之力笼罩,强大的力量,镇压的他不断被焚烧,疯狂怒吼,头顶浮现了一方宇宙虚影,隐约间,有大道之力降临。

  云霄大道!

  此刻,大道震荡,他怒吼一声:“你这疯子,你杀了我,界主必知!你藏身此地,逃不走的,纵然你手段再多,也无用,逃不过八阶帝尊追杀,你已得罪了两位八阶帝尊!”

  上一次,红月之主就要追杀他了。

  这疯子,居然敢招惹两位八阶帝尊。

  李皓还是不语。

  这时候,他手中呈现出一条火龙,那火龙宛如活了过来,咆哮一声,疯狂无比,一声厉啸,天地变色,火行之力爆发。

  天地破碎!

  坚不可摧的九阶大世界,此刻空间都有些破碎,轰隆一声,赤云倒飞而出,血肉迸射而出。

  赤云不断遁走。

  而这时候,李皓再次化出一条条火龙,一条接连一条,下一刻,这些火龙化为猛虎,心中猛虎,火行之虎,早就被李皓融入了神文的势虎,这一刻居然出现了。

  仿佛从李皓心中走出,夹杂着无边的亢奋和疯狂,忽然一声咆哮,虎啸山林!

  整个天方,好像都被这一声厉啸震荡了。

  “吼!”

  巨虎咆哮声,响彻天地,轰!

  一爪拍下,火焰震荡,赤云如同破布娃娃,直接砸碎了空间,大道宇宙中,一些未死的低阶帝尊,也在这一刻,被这头猛虎瞬间划过,一个个身躯破碎。

  那头猛虎,仿佛李皓心中之魔。

  囚笼之虎!

  从银月走出,他好像再次陷入了囚笼之中,这一刻,借用了七阶之力,却是一点也没开心起来,他好像迷失了自己。

  囚笼之虎,若是心中囚笼已破,这虎……就该没了。

  可这虎,还在。

  好像再次被囚禁了!

  这代表,他的囚笼,还在啊!

  “可是……我也不想如此!”

  李皓看向赤云,好像对他说话,又好像不是,他露出一些笑容,有些自嘲的意味。

  我不借力……我能如何?

  我想安心论道,谁给我这个机会呢?

  我……又被囚住了。

  我,始终都是囚徒!

  我借不来靠山,我借不来强大的长辈,那我……只能透支我自己的未来了,起码,我还有未来可以透支,不是吗?

  我从未走出过囚笼!

  杀李道恒的那一日,我以为我走出来了,可是……没有呢。

  “杀!”

  虎啸山林,那猛虎疯狂到了极致,咆哮声响彻了天方!

  我欲破囚笼而出,可破开了星门,走了出来,混沌,却是更大的囚笼啊。

  谁愿意给我机会呢?

  李皓笑了,笑容惨淡,你以为,我喜欢一直被雷劈吗?

  你以为,我喜欢一直欠人情吗?

  可我,没办法呢。

  轰!

  巨大的猛虎,在这一刻,暴虐无比,疯狂无比,一爪撕裂了那位六阶帝尊,将其大道撕裂断开,整个天地都在颤动,这一刻,一尊大世界的六阶帝尊,被他彻底撕裂开了!

  苍穹,仿佛在颤动。

  远在无尽距离的一方大世界,仿佛也在颤动,仿佛有血雨降临。

  那是顶级帝尊陨落的征兆!

  ……

  这一瞬间。

  一方大世界中,宛如仙境一般。

  忽然,一尊年轻无比的修士,忽然看向天空,眼中呈现出大道宇宙,片刻后,面无表情道:“来人,让雾山帝尊去一趟天方,告诉他,赤云被杀了!”

  大道震荡不停。

  外界,有人心惊胆战。

  六阶的赤云,被人杀死了,谁这么疯狂?

  这是挑衅八阶大世界!

  要开战了吗?

  很快,世界之中,一尊强悍无边的存在,带着怒意,冲出了世界,一闪而逝,直奔天方而去,七阶帝尊出动了!

  而年轻修士,看向大道宇宙,看向那断裂的大道,粉碎的星辰,喃喃一声:“七阶火行之力……”

  天方,怎会有七阶修士,胆敢击杀赤云!

  哪个七阶帝尊,敢贸然杀我云霄修士?

  新武人王那个疯子,也不是火行修士,是谁做的?

  这个混沌,真要乱了吗?

  云霄,也许真要开始备战了!

  ……

  轰!

  这一刻,整个火行山彻底炸裂开,留存无数岁月的道蕴之地,这一次,彻底破碎了。

  而李皓,脸色有些苍白。

  他看向四方,没有急着去迎击混沌雷劫,而是感受着体内的力量,再看看一旁脸色惨白的乾无亮,忽然道:“我不杀人,避世可行吗?”

  乾无亮心中剧烈震动,这一刻的李皓,仿佛有些失控,他迅速道:“侯爷,世道如此,银月源于新武……新武之敌,我们得接!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这就对了!

  不是我错了,也不是我要招惹是非……新武人王他们的敌人太多,我只能背锅,没办法的事。

  新武人王这杀胚……真是惹祸精啊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