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455章 回转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黑暗混沌中。

  一只巨大无比的猫,懒洋洋地遨游虚空。

  此刻,猫中世界,巨大无比的世界,容纳了无数修士,无数强者。

  一位看起来斯文的老人,忽然睁眼,脸上露出一些笑意。

  “银月王!”

  果然,银月新诞生的王者,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银月失联五十多年,才开启一年多,而这位银月王,居然斩杀了数位中阶帝尊了。

  当然,其实对比人王,也不算什么。

  昔年,人王走出混沌的时候,还没如今的李皓大,那时候,人王已经击杀了六阶的天帝。

  可是……得看世界基础。

  新武世界,在天帝时代,就是大世界了,本源世界呈现,尽管还不是太完善,可天帝作为大道之主,其实已经有了六阶之力。

  世界的极限,很高。

  而银月,极限太低了,如此情况下,那银月新王短短时间,能格杀中阶帝尊,还是很厉害的,虽然老人知道,必然和那时光之力有些关系。

  “好是好,只是……”

  老人微微皱了皱眉头,只是,这银月王的出现,出名,可能会稍微打乱一些他的计划。

  希望那位,还是低调一些。

  第一是不安全,实力在那,很容易被红月击杀。

  第二,银月王搞出来的动静太大,就容易触动一些新武的计划,导致红月这边将精力被他牵扯过去,那新武的一些猎杀计划,可能会出现一些弊端。

  天极和槐王已经过去了,原本只是想猎杀一些强者,现在的话……可能会有些麻烦,容易引起红月的强者关注,甚至是高阶帝尊的关注!

  红月大世界本土高阶帝尊不算太多,关键是,最近红月域,不少大世界朝那边迁徙,和红月达成了一些协议,一旦这些大世界之主出动,就很麻烦了。

  “银月王……”

  思索一阵,老人闭目。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混沌另外一处。

  一位头发稍显花白的老人,眼神犀利,正在游走,忽然,耳边响起了先前那位老人,也就是新武至尊的声音:“还好,你没走远。”

  老人沉声道:“你让我少招惹是非,我最近可没乱跑。”

  “没乱跑吗?”

  至尊笑了,没乱跑,你又杀了一位中等世界之主?

  当然,他也不多说,而是迅速道:“混沌联系不易,闲话少说一些,银月世界出现,银月诞生了新王,这些你都清楚。另外一点……银月应该是诞生了新的大道宇宙……”

  “必然的!”

  老人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:“早些年,就有这样的征兆了,银月自封多年,断绝和本源联系,没了本源宇宙的压制,诞生新道宇宙很正常。”

  “你果然知道。”

  至尊声音有些异样:“所以,五十多年前,银月失联,是你故意的?”

  “不算是。”

  老人微微皱眉,“那时候我忙着对付几位红月帝尊,我虽擅攻,却是不擅防守,带着银月太麻烦了,你不要给我乱塞罪名。”

  “没人说你丢了银月是罪。”

  至尊又说了一句,“虽然我孙子就在其中,可不是还活着吗?死了,我再治罪你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老人懒得回应,迅速道:“有话就说!”

  “银月王出现了,猎杀了两位中阶帝尊,引起了红月之主的注意,如今消息开始在一些大世界流传,银月新王如此强悍,纵然没想到更多……可银月诞生了大道宇宙的事,应该难以瞒住一些大世界之主!接下来,这位银月王,恐怕不太平了。”

  “惹麻烦倒是有一手。”老人忽然笑了:“不过……这么短时间,能猎杀中阶帝尊,的确有一手!”

  说到这,微微皱眉:“昔年进入过一尊红月帝尊,再加上银月诞生了大道宇宙,再加上内部遗留的一些新武传承,还有银月世界本身……银月王进入中阶……应该也不算太难。”

  这其实也是银月内部,当初李道恒他们的心思。

  吞噬一切!

  最终,连大道宇宙都给吞噬了,成为中阶帝尊其实还是有把握的,只是……如此一来,银月的潜力就没了。

  当然,那时候李道恒他们还不清楚,什么叫中阶帝尊。

  他们只知道,若是成功了,会成为仅次于人王他们这个层次的顶级帝尊强者。

  “未必如此!”

  至尊声音再起:“他的道,也许不是你想象中的道……”

  “不是剑道吗?”

  老人有些疑惑:“按照我的判断,他应该走剑道,是一位纯粹的剑道修士才对。”

  “可能和另外一种力量……时光有关。”

  “时光?”

  老人迟疑了一下,许久才道:“真的有人可以修炼时光?还是说……当年,新武流逝的那一部分力量,真的是战天帝留下的力量?战天帝……真的修炼过时光?”

  “我不清楚。”

  至尊声音轻微:“谁也不好说,不好判断,哪怕方平也不好去判断这些,只是……战的能量,的确流逝了出去,方平选择了成全,没有再次吸纳回来,本是想成全你的……让你成为下一个高阶帝尊……”

  “我不需要!”

  老人一脸漠然:“剑客,纯粹一些便行!”

  “你还是太倔……不过也算是你自己的道,自己的路,自己走,也许才更适合你!”

  至尊倒是没多说什么,有些人便是如此,坚定自己的信念,一心走自己的道路。

  一切外来之道,纵然再强,也不在意……这种人,要不一事无成,要不就能飞黄腾达。

  长生剑客能否后来居上,超越一些人,成为新武下一位七阶帝尊……谁也不好确定,也不能去否定。

  至尊不再多说这些,迅速道:“你去找天极他们。”

  “去见银月王?”

  “不需要……主要是铲除一些麻烦!”

  至尊开口:“不需要保护,也不需要庇护……人家也在走自己的道,无需我们插手!只是……适当铲除一些顶级存在,也是有必要的!”

  老人思考了一番,微微点头:“可以……不过,我有我的办法和手段,这事我知道了,你将天极他们的位置给我就行,剩下的不需要你管了!”

  至尊并未多说什么,只是老人身上闪烁出一抹光华,老人感知了一下,其中存在一个光点,应该就是天极他们的位置了。

  在混沌中,定位很难,传信很难。

  可新武至尊传讯也好,定位也好,好像都不算太难。

  这位至尊,亲自出战的次数其实很少,更多的还是人王他们出战,甚至阳神战斗的次数都比他多,他好像很多年,都一直待在新武。

  可所有人都明白,他就是新武的大脑。

  正在指挥着新武所有强者,一步步蚕食红月的势力,一点点壮大新武,将新武从最弱的六阶大世界,一步步地,用了千年时间,发展到了今日,和人王他们有关,和新武这位至尊也有关。

  他坐镇指挥,让新武从初生的大世界,很快崛起。

  到如今,整个红月域,也就红月大世界可堪一战。

  长生剑客,感知了一下位置,距离自己不算太远,当然,也是相对而言,他也不说什么,迅速调转方向,朝那个区域飞去。

  原本,至尊应该是有安排的,看样子现在是觉得不把稳了,觉得可能会遭遇更大的麻烦。

  对于老张的判断,长生剑还是相信的。

  看样子,这位银月新王,也不算善茬。

  倒也正常!

  若是善茬,那就不是银月诞生的新王了,走不出银月世界。

  ……

  新武世界。

  至尊睁开了眼睛,看向天空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

  许久,忽然开口:“来人,去喊地皇前辈来见我!”

  很快,门外有人应声。

  这一次,至尊并未直接传音,而是派了人去请。

  口中,也是喊着前辈。

  过了一会,一尊宛如田间老农的老人走了过来,带着一些书卷之气……或者说,慵懒的气息,走着潇洒的脚步,迈入了大殿。

  也不说什么,直接在至尊旁边坐下,端起茶杯便喝。

  至尊看了看老人,也不说什么。

  老人喝完了茶,这才道:“何事?”

  新武之前,九皇四帝称霸。

  其中,天帝统辖本源。

  在这之下,便是地皇算计无双,搅动风云,曾化身风云道人,搅乱天地,一门数皇,膝下三子,人人都是顶级强者,幼子黎渚,更是新武时代最大的敌人。

  新武的诞生,都和这一门关系极大。

  最终,击溃了天帝,和这一家关系极大。

  新武最后一战,一门赴死,为人王击杀天帝立下了大功,也因此,获得了人王认可,掌握阴界之后,逆转阴阳,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连这一大家子都给复活了。

  “前辈……黎渚何在?”

  “出去玩了吧,不太清楚。”

  至尊笑了笑,也不在意,“有件事,让他去做。”

  “你自己联系他!”

  “我和他关系不好……他向来不太理会我。”

  至尊再次笑了,他和那位,曾经交手多次,彼此算计彼此,斗计斗法,双方不和,人尽皆知。

  虽然新武至尊,名气极大……可那位,也不是太在乎,很少会留在新武世界。

  地皇笑了:“他不理你?他有这么大胆子?”

  至尊也懒得和他多说这个,再次开口:“而今,混沌中有些小道消息流传,寻常人做这事,我不太放心……让黎渚去做,我会放心一些,我想让他出使光明神界!”

  地皇瞬间坐直了身体,看向至尊,微微皱眉。

  “那个天方域的八阶大世界?”

  “对。”

  老人皱眉:“联盟?”

  “算是。”

  “不太靠谱。”

  “我知道……但是,哪怕只是一个名也行!天方的云霄,对我新武也是虎视眈眈,加上红月……一旦真爆发高阶帝尊之战,多了一方八阶大世界参与,新武岌岌可危!若是光明神界能帮我们牵制对方……那就有些把握了。”

  “这事不好办!”

  地皇直言不讳:“一张嘴,让一方八阶大世界联盟,难如登天!”

  “黎渚出使,纵然不能拉来……也不会轻易翻脸,不是吗?”

  地皇笑了:“你倒是信任他。”

  “前辈一家,都是人杰,不是吗?”

  这一日,至尊倒是客气许多。

  地皇又笑了:“行,我转达他,但是他现在不听话,对我这个老子,也是爱答不理。翅膀硬了,我也难管,也没什么资格管他,毕竟也没帮他什么。”

  至尊倒是不太在意,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  地皇谋划天地多年,对这个儿子……其实的确没怎么管过,人家不搭理他,其实也算正常。

  不过,好歹是爹,多少还是有几分作用的。

  此事让其他人去做,他不太放心,倒是那位老对手去做,还能安心一些。

  考虑一番,又道:“他若是距离银月不远……你让他顺便去看看那位银月王,判断一下,我要做一些评断。”

  地皇笑了:“银月王?怎么,培养出了一个方平,还想再次制造一位新王出来?”

  至尊也笑了:“那不是我能决定的,鞭长莫及,我只是判断一下,是否会成为新武的威胁。“

  “有那么夸张?”

  “不太好说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地皇起身,“就这事?没其他了吧?”

  “没有了。”

  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老人转身就走,等到快离开了,至尊忽然开口:“前辈有希望跨入七阶吗?昔年剩下的那些帝皇当中,我觉得前辈希望最大……这些年,前辈也很少出手了……”

  “没戏!”

  老人头也不回:“七阶哪有那么简单?何况,我死过一次!”

  “我也死过……”

  老人声音带着一些嗤笑:“你是死过,可方平逆转阴阳之时,为了你们这些亲近之人,用的方法一样吗?逆转你们,渡了混沌雷劫,对咱们,可没有这样,阴气太重,阳气太少,阴阳失衡,如何进入七阶?”

  至尊微微皱眉,点了点头,也没否认,只是又道:“他还未能跨入八阶,差一些,只要跨入八阶,再尝试一次逆转阴阳……应该可以弥补!而且,我们最近也在寻找附近的至阳属性大世界,若是能夺下,前辈七阶不难。”

  “至阳大世界?”

  老人没说什么,微微摇头。

  没那么简单的。

  现在,都没头绪的,到哪去找至阳大世界。

  何况,找到了,等着要分配的人也很多。

  阴阳逆转,终究还是有局限的,想到了什么,原本已经走远了,忽然回头道:“阴阳不和,生死道可以平衡吗?”

  至尊迟疑了一下,摇头:“不太清楚,我虽也修炼一些生死,可毕竟不是真正的生死之主……倒是今日的银月王,好像在修生死,具体我也不知。你可以转达一下黎渚,他也有些阴阳不和,尝试看看,能否从银月王那获知一些消息。”

  “这样吗?”

  地皇思索一番,点了点头。

  很快,消失在原地。

  等他走了,至尊再次陷入了沉思中,很快,闭目不去管了,这一次,既然传闻银月王和光明大世界有些联系……那也许可以拉来一位不算太靠谱的盟友。

  一切看情况再说。

  “生死,时光……”

  生死道,其实并未流传出去,哪怕红月那边,也只是说,修炼了一些容易触动混沌雷劫的能力,时光也能触动雷劫。

  至尊之所以如此判断,是基于对方多次出手,却是寥寥数次招惹了混沌雷劫,不是一直如此。

  这代表……那位大概散开了时光。

  散开了时光,接触过时光,银月王一般的道,应该看不上了,要不修生死,要不修阴阳,要不修空间,空间难专,阴阳他很清楚,缺乏契机。

  倒是生死,那人应该历经生死,这是最可能修炼的手段了。

  ……

  此刻,李皓虽然不清楚各方如何反应,但是也知道,之前红月之主说过,此次会让人缉杀他。

  显然,自己的一些消息,可能泄露出去了。

  包括那位逃走的六阶帝尊,也可能会将他的一些消息流传出去。

  而天极和槐王所在地,现在也许是很多强者关注的地方。

  这俩位,大概就是明灯。

  新武、红月,包括一些幕后强者,都将这两位视为鱼饵,由此而博弈,因为这两位是新武这边,少见的单独行动的低阶帝尊。

  目标很大!

  其他新武帝尊,都是行踪诡秘,唯独这两人,因为实力不强,而且可能消息被人泄露了,导致他们俩人处于一种万人瞩目之下。

  此刻,其他人的修炼,暂时到了一个瓶颈。

  李皓又将从空寂那边换来的无数资源,全部分发了下去,那么多黑暗道蕴结晶换来的宝物,那可是极多的,都是对帝尊之下有用的。

  有些宝物,李皓听都没听过。

  类似于什么强大肉身的,强大精神力的,还有一些专门修炼各种属性之道的……这些宝物,大白菜一般,从八阶的大世界运送到了空寂那边,换取那些黑暗道蕴结晶。

  对人提升到帝尊层次,没太大作用。

  可对于帝尊之下,都是至宝。

  一时间,整个银月,又开始了修炼的狂潮。

  ……

  黑豹背部。

  巨大的黑豹身上,有一处凹陷,如今的黑豹,越来越像狗了……这也是黑豹自己一直尝试转换弄出来的,本来夺舍的是一头牛,现在被它改造的和狗越来越像了。

  凹陷中,几位帝尊伫立,还有一些非帝尊。

  包括新加入的三位帝尊,此刻也都在。

  而此刻,他们才知道,才确定,这皓月帝尊,居然就是之前大家口中的那位银月新王,有些不可思议,可对方的确是银月新王,而且据说年轻的难以想象。

  “天极前辈!”

  天极看向李皓,李皓再次开口:“如今,不出意外,你的本尊所在地,可能是各方大世界关注的焦点……你我双方的汇合,恐怕没那么简单了。”

  “若是我不杀这些人,也许还不会引起一些顶级存在的关注,可我杀了明昊他们,红月之主的意志亲自开口击杀我,如今,红月大世界必然会关注!”

  之前,只是一群低阶帝尊的战斗,了不起涉及一些中阶帝尊。

  可这次,红月之主发现李皓都能杀中阶帝尊了,判断出银月诞生了新道宇宙……一座新道宇宙,大概率就是一位七阶帝尊,高阶帝尊的代名词!

  如此情况下,对方必然会付出更大的代价。

  绝对不会不管不问,任由李皓和对方汇合。

  天极虽懒,但是不傻,点头:“不错,关键是,我的本尊未必知道消息,现在还在朝我们汇聚,而且随着我进入二阶,本尊的速度果然加快了……”

  他也有些头疼:“本尊一直被人盯着,这是必然的!现在想逃,都难逃走了!”

  有些无奈。

  情况,比预期的更麻烦了。

  李皓杀死了那群人,若是消息不外泄,那还好一点,关键是,消息外泄了,他也有些头疼欲裂。

  关键是,现在银月,最强的李皓,没了借力的手段,五阶帝尊之躯也没了,很难对付中阶帝尊,至于高阶帝尊,遇到了直接送死算了。

  李皓什么也没说,此刻,面前呈现出一张巨大的地图。

  一颗颗星辰一样的存在,点缀着地图。

  北方,红月域。

  南方,天方域。

  一北一南,中间很少有世界存在,是一片混沌区域,红月世界和天方大世界,是两大域的边缘地带,以此隔开,天方大世界算是两者之间的隔离带。

  因为天方大世界,没有了高阶帝尊,所以不算什么威胁。

  西方,李皓没去过,据说此地叫赤阳域,域内最强的势力,是赤阳大世界,据说也是一座八阶大世界,只是很少和这边接触便是。

  东方,被称为龙域,这里,属于妖族的地盘,据说这地方有龙族大世界,还有其他妖族大世界,几乎都在东方汇聚,在混沌中,妖族也不是弱者。

  不少混沌巨兽,都在那边游荡,和妖族算是同源,实力极强。

  这就是这一片混沌区域的势力分布。

  每个域和域之间,都有一片空白地带,算是人为制造的分割地带,这些区域,几乎不会有世界伫立,除非刚诞生的一些小世界。

  大世界,都不会存在于这些隔离带范围内。

  而这时候,李皓点出了一个光点,“这是红月大世界!”

  那个光点,散发着一些红色。

  “我们在这!”

  李皓再次一点,在地图上看,距离很近,几乎就在光点旁边。

  “你本尊在这!”

  李皓根据天极分身的判断,点出了另外一处,在他们南方,不远的地方,那就是天极本尊所在地。

  距离也是极其近。

  此刻,一旁袁硕开口:“非要汇合吗?我们现在没能力参与这样的战争,一群帝尊之战,还涉及到了高阶帝尊……不是说见死不救,关键是新武应该有自己的打算,我们贸然接触他们,未必是好事!天极前辈分身在这,我也是这个意思,现在银月关键还是自保!”

  自保都难,可李皓的想法好像是非要和他们接触一下。

  这不是好事!

  太危险了。

  李皓击杀了那些强者,六阶帝尊逃离,现在他们算是逃离了敌人的监察范围,混沌很大,找个地方躲一躲,就算不能彻底躲开,也能给银月一段发展时间。

  李皓带回来的资源很多,全民都在加速修炼,其他人不说,两位大道之主,借着全民修炼的东方,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跨入三阶的。

  当然,四阶就太难了。

  袁硕又道:“我的想法是,我们先低调一些……天极前辈他们的本尊,自然有新武负责安全,我们不能做这些超出我们能力范围的事。”

  天极自己都点头:“我也这么觉得……现阶段,麻烦更大了!能不汇合,我也建议不去汇合!我只要避开本尊,本尊也不是白痴,自然知道,肯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,应该也会主动避开我们!”

  他看向李皓,有些唏嘘:“其实,不用管我本尊的。”

  李皓,真是个仗义之人啊!

  李皓失笑:“前辈,冒昧问一句,你本尊懂阴阳之道吗?”

  天极一怔,摇头:“不会。”

  那东西,太复杂,我怎么可能会。

  “那新武,懂阴阳的人多吗?”

  “不算太多……当然,也有一些,尤其是至阴之道,当年死去的人,大部分都会。”

  天极解释道:“昔年,新武不少人都战死过一次,后来被复活了,人王逆转阴阳……”

  “前辈没战死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天极看了看天空,没吭声。

  你猜!

  “槐王呢?”

  天极再次看天,你猜!

  李皓笑了笑,想了想道:“那其他帝尊呢?战死的多吗?”

  “当然多。”

  “至尊战死过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:“我未必要见前辈本尊,但是我想见见,一位懂阴阳之道的强者,至于至阴之道,那最好了!”

  他不是非要去找天极。

  关键是,新武,是他知道的,目前为止,对阴阳最了解的世界。

  他需要感悟一些至阴之道,融合至阳之道,阴阳融合,进入四阶。

  否则,三阶大圆满的他,只能换道了。

  换什么?

  寂灭复苏?

  关键是,对寂灭他有些了解,可复苏……人家空寂都不是太了解好吧。

  除了这,走五行吗?

  不太符合他的预期。

  所以,能这时候见一面,那是最好的,希望能有所感悟。

  袁硕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,微微凝眉。

  涉及到了李皓晋级,那就算危险,也得去做才行。

  银月的底牌,底气,都来源于李皓。

  他思索一番,看了一眼众人,开口道:“还是要分开!分成两处,一处当成引子,去引诱一些人围杀追捕我们,一处暗中去接触天极前辈本尊!”

  “当然,大多数人,还在盯着天极前辈他们,不会贸然转移视线……”

  袁硕考虑一番道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还是用大道宇宙作为诱饵……天极前辈他们的诱惑力再大,也不如大道宇宙,现在大道宇宙也许暴露了,而红月未必会对外说,我们倒是不在乎了,红月知道了,还是全混沌知道了,差距不大。”

  “用此,置之死地而后生,才有可能转移开天极前辈他们身上的注意力!”

  一旁,乾无亮迟疑了一下也道:“不错!而且,我们现在最好做点事,袭击一处附属于红月大世界的小世界甚至是中等世界……引发一些动静!暴露出大道宇宙的事实!侯爷可以带着天极前辈分身,暗中离开,寻找和对方接触的契机……”

  那时候,银月自然是危险万分!

  可李皓这边,非要去接触,显然有他的道理,大家也不劝阻什么。

  李皓没说话,而是轻轻敲击了一下大腿。

  在银月,因为了解情况,他可以设一些陷阱或者局,到了混沌,他不了解混沌,而且混沌太大,有些事情做起来太难。

  现如今,太多人盯着银月和新武了。

  很麻烦!

  想脱离他们的视线,也很难。

  考虑再三,李皓开口:“我想回天方大世界!”

  众人一怔。

  回去?

  为何?

  李皓又道:“在混沌中,我底牌太少,我没办法应对一些强者,我要回天方,猎杀一些强者,比如回龙帝尊他们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旁,那三位知情的帝尊,都在吸气。

  卧槽!

  你疯了吧?

  六阶帝尊啊,你要猎杀对方?

  怎么想的!

  李皓继续道:“但是,我要接走天极前辈他们的本尊……不但如此,还要将他们隐藏起来,和银月一起,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之中!”

  众人不吭声了,都看向李皓,这任务,太难完成了。

  “我去天方,制造动静!”

  李皓开口:“你们去接人!”

  “黑豹和我一起,世界在我这,我本人也在这……在大家想法中,银月就在这!而乾无亮、洪师叔你们,去接人。”

  乾无亮欲言又止。

  李皓又道:“大世界的本源气息,有些重……在征得两位前辈的同意下,我希望将他们的大世界气息消散掉,也就是和本源脱离。”

  众人又是一怔,这可能吗?

  现在的银月大道宇宙,太弱了。

  人家能答应?

  倒是天极分身,摸了摸下巴没吭声,自己了解自己,说实话,让本尊加入银月宇宙,可能吗?

  可能性很大的!

  只要许诺,不用本尊参战了……本尊巴不得如此。

  反正,投靠银月不算背叛。

  “所以,需要两位大道之主去接人才行!”

  “当然,我不能确定,一定百分百将所有人的视线,全部吸引过来……毕竟我目前也只是三阶,除非,天方出现了异变大事,超越了大家对新武的关注度,比如……大道宇宙复苏!”

  众人又是一怔。

  李皓继续道:“可那难度太大了,几乎不可能……所以,可能需要两位大道之主分开……”

  李皓想了想补充了一句:“用我银月的大道宇宙,冒充天方复苏的大道宇宙,这也是机会,因为天方大道宇宙复苏会很弱小,而银月的大道宇宙刚好很弱小,这就符合复苏的情况,否则,太强大了,大家反而不信!”

  他看向两人:“冒充这种事,乾无亮擅长!乾无亮,要不你跟着我去天方,洪师叔去接人,只要天方的大道宇宙复苏,别说天极前辈他们,就是七阶爆发战斗,都能停下来,但是……很刺激,很危险!”

  他笑了起来:“刺激的你,一旦被抓到……一定会被人生吞活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乾无亮有些无奈。

  在一群帝尊眼皮子底下,冒充天方大道宇宙复苏,也许还会引诱来许多高阶帝尊……卧槽,这简直就是在阎王面前跳舞。

  太刺激了!

  跳舞的还不是美女,而是一块好吃的肉,谁看了都想吃的那种,不得吃下去才行?

  此刻,连刚加入的三位帝尊,都有些忍不住了。

  嫫小声道:“必须如此吗?这……是不是太疯狂了?我觉得,你若是希望接人,可以从长计议,为何非要如此做……那……那很容易成为更多人的目标……”

  总觉得李皓将事情闹的更大了!

  就为了接两位低阶帝尊,值得吗?

  感觉不值得啊!

  李皓解释道:“天方局势复杂,其实相对还要安全一点!可若是不搞出动静来,几乎不可能将大家的视线转移开,至于攻打小世界,中等世界……其实反而是欲盖弥彰,大家愈发确定,我们会和新武汇合!”

  “天方这边,只要做的警惕一些……反而不会太过危险!”

  说是这么说罢了。

  李皓又道:“在天方,我们可以做的更多!”

  而且在那,关键时刻,可以借力。

  在混沌宇宙,到哪借力去?

  现在很难做到了。

  五阶帝尊尸体都没了。

  李皓不再废话:“我,黑豹,乾无亮,去天方!其他人,去接天极前辈本尊!当然,记住了,一定要拿到至尊分身,或者和天极前辈背后的帝尊有一些沟通。”

  “我需要至阴之道的一些感悟……这就是我的目标!”

  李皓说到这,又道:“至于何时进行接触……红玉跟着你们,距离太远,我难以沟通你,那我会破坏一些你的生死星辰……你无故受伤的时候,就可以进行接触了,代表我这边动静极大……或者,你们也能感知一些。”

  众人都是皱眉。

  还是觉得太危险了!

  而此刻,袁硕忽然道:“天方有五行使?那带上我吧,我想去天方看看,感悟一下五行的力量,也许对我有些帮助。”

  李皓皱眉:“那边很危险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会怕?”

  袁硕嗤笑:“乾无亮、洪一堂这些家伙,都能成道主,我还会怕一些危险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位帝尊不吭声,这位也惹不起。

  李皓思索了一番,只好点头:“行!”

  他也不再说什么,不跟着自己,也得跟着黑豹,而黑豹也得跟着自己一起走,否则目标太大。

  实际上,老师会一直在自己身边的。

  众人都没反对李皓的计划。

  嫫这几人,都是欲哭无泪。

  疯了!

  这些人,胆子真肥,此刻不逃,非要回去搞事情……虽然按照李皓的说法,他们仨跟着洪一堂就行,可是也很危险的,谁知道天极他们那边的人会不会撤离?

  他们只想逃走!

  李皓又道:“事不宜迟,我要迅速赶回天方!开始筹备大道宇宙复苏的事……这一次,若是计划能成功,我们迅速汇合,拿到至阴之道的一些感悟,我可以带着大家一起躲避一段时间,避开一些追踪。”

  这就需要用到道棋了!

  而道棋,又需要能量开启,当然,在天方大世界内部可以不需要,但是李皓不可能在天方内部进入,否则,一定会被人知道,自己还在天方。

  他思索了很多东西,将一些未来的计划,都做了一个大概的布置。

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。

  能否成功,看运气就是。

  若是能成功,那就有希望进入中阶,还能找个地方,安全躲避一段时间了。

  这比直接接触新武要强的多!

  众人对视一眼,洪一堂也点了点头:“我这边倒是没意见,只是……我还要带一个人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张安前辈!”

  李皓笑了笑,看向张安,张安见状,也点点头:“可以,我去的话,遇到两位帝尊,倒是能沟通一下。”

  “那好!”

  李皓继续道:“你们都进入实道宇宙,进入道河……大道宇宙,其实本体还在银月世界,而非道河,但是道河在,也足够了!”

  “若是实在无法汇合……”

  李皓思索一阵道:“如果能弄到至阴之道,可以融入道河之中,道河的本体,大道宇宙就在银月,我可以尝试在银月去隔空感悟!”

  “汇合太难的话,就放弃汇合……以免被一网打尽!”

  隔空感悟,显然不如当面感悟。

  不过,汇合的确充满了风险,到了不得已的情况下,这样也可以试试看。

  此刻,林红玉开口道:“我若是汲取了至阴之道,可以通过生死之道传递回去吗?”

  “太远了!”

  李皓摇头:“我的生死长河,没有大道宇宙强大,构建也不够稳定,实际上不如大道宇宙的稳定性的。”

  林红玉点点头没再说什么。

  “那就这么定了!”

  李皓看向众人:“能否让银月屹立混沌……这一次很重要,希望诸位,包括我,都能成功!”

  他不再多说,也没有太过在意一次分别。

  很快,带着黑豹、乾无亮他们离去,回身朝天方赶去。

  这一次,他要在天方制造一些大动静出来。

  就如当日星门开启,新武人王灭杀大世界,制造出惊天动静,从而让银月摆脱了许多人的注意力,他这一招声东击西,也是学的新武人王。

  ……

  等李皓走了,洪一堂吐了口气。

  这一次,他们这群人就一个目标……弄到至阴之道的感悟,传递回去给李皓,关键还是在于新武这边,能否提供,还有,双方能否有接触的机会。

  至于汇合,大概很难了。

  距离太远了。

  他们实力不够,到时候都在逃亡,哪有足够的时间去汇合到一起。

  通过道河传递……还是很难的。

  而这时候,林红玉却是传音了一句:“不用担心,只要弄到了感悟……我来感悟,就有机会传递回去!”

  洪一堂一怔,看了她一眼。

  林红玉却是不多说,生死轮回,她如今知道了。

  我若是死了,就有可能在生死星辰中复苏……那时候,只要记忆保留,感悟保留,我自然可以传递回去了。

  ……

  这一刻,各方还在追踪银月,也在追踪天极本尊他们所在地。

  而这时候,谁都不相信,也没法去想,李皓居然回转,朝天方赶了过去。

  而没了黑豹这个大目标,其实想找到几位帝尊,还是有些难度的。

  黑豹带着银月世界,才是最难隐藏的存在。

  新武至尊那边,还在想办法营救李皓,而李皓,实际上压根不希望他们来救援自己,能给自己提供一些至阴之道感悟,这就是最大的帮助了。

  新武那些人一旦出手……到时候,也许会引起更大的麻烦。

  另外,在天方内部,找到合适的道蕴之地,也许还有不小的机会,反击一些强者,这一刻,李皓将天方当成了自己反击的大本营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一艘战舰之上,天极忽然微微皱眉:“分身偏离了方向,好像故意远离了我一些……”

  槐王若有所思:“大概遇到危险了,不希望马上碰面。”

  “对。”

  天极想了想,点点头,大概就是如此。

  “另外……分身二阶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槐王无言。

  卧槽!

  这么说,这银月必然诞生了大道宇宙啊,否则,哪来的这么多大道之力,果然,我猜对了。

  又过了一阵,天极忽然道:“分身的意思是,让我等。”

  “嗯?”

  槐王一怔,他和分身可不能直接沟通的,你怎么知道让你等?

  天极一脸唏嘘:“我的分身好像变聪明了,居然开始动脑子了,他行走的路线,随着感知的不同,我好像感知出来了,是一个字——等!”

  槐王心中微动,一个字?

  也就是说,这家伙的分身,正在混沌中进行骚操作,不断改变方位,改变方向,正在写字的那种,让天极去感知,从而得出结果?

  倒是个好办法……可混沌定位不太清晰,想完成一个字的书写,那个字,也得大到无法想象,看样子,一直懒散的天极,这次能跑断腿了。

  “前辈好手段!”

  槐王夸了一句,天极却是有些感慨:“是啊,手段不错……分身怎么变聪明了?你说,融合后,我要不要让分身意识做主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去你的!

  你这脑子,你真敢想。

  还没听说,谁愿意让分身意识取代自己的,虽说都是一人,可双方经历还是有些不同的。

  而天极,却是摸了摸下巴,有些思考。

  分身能干……要不给他干主身算了?

  老子最近都快烦死了!

  看看,分身多能干啊,想让自己感知出来一个字,那书写的范围可就大了,这么大范围的奔跑,分身都愿意干,看样子比我勤快多了。

  换成我,哪怕想到了,也许也懒得去干。

  想归想,也没继续多说。

  只是判断出,银月那边,也许有些动静了,希望去了银月,不会是麻烦的开始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