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447章 瞬杀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大道到底是什么?

  这东西,李皓说不清,其他人其实也说不清。

  是一种感悟?

  是一种能量的运用方式?

  是一种认知?

  谁也说不清楚具体的,每个人对道的感悟,其实都不一样,在李皓眼中,道,就是一种力量的运用方式,一种自身感知,自身能力的具体运用手段。

  这个手段,可以分成生死,分成阴阳,分成时光,分成各种不同的体系大道。

  这个过程,对能量的认知,对天地的认知,便是悟道。

  如何将有限的能量,运用到极致。

  这是道的一种,但是不是全部。

  如同化学反应,一种大道,平时不起眼,和另外一种大道配合之下,也许可以爆发出难以想象的能量,这就是一种道的提升和融合。

  至于悟道晋级,道的境界,在李皓看来,便是认知上的一种提升。

  如同化学反应,你做对了,化学式是对的,你就能完成这个提升,完成这个实验,但是你若是化学式错了……那你就提升不了。

  这就是境界。

  也许,一次就可以完成,可以提升上去。

  也许,试验了千万次,你还是失败,代表你对这个化学反应,是不熟悉的,陌生的,无法完成这个转变,那就只能重头再来。

  这些,是李皓自我认知的道。

  而其他人,也许和他认知的并不一样。

  讲道,也只是阐述一些自己的理念,至于其他人认可不认可,那是别人的事,当然,大道相通,如同化学反应式,可能就是唯一的。

  这就是道的共同点!

  但是,过程可能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李皓,一直以来便是如此,听道,也只是听一些不同的过程,看看能否得到一致的结果,这就是他听道的收获。

  而今日,这大道棋盘,相当于给李皓提供了一个巨大无比,巨长无比的化学反应式,最终得到一个大道的结果。。

  未必就是唯一的!

  但是,对李皓而言,以前是不曾听闻的,不曾见过的,此刻的他,相当于在验算这个化学反应,一步步地验算,看看能否化为己用。

  《圆平记事》也好,《张家教育录》也好,其实也是一些基础的化学方程式,可的确很基础,这其中的道,其实是对一些未成帝的强者提供的。

  相当于初级的反应式,而此刻,李皓一个高中生,虽然还能用,但是有些跟不上时代了。

  现在,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大学化学专业的高级反应式,极长的反应式……他其实也无法全部验证验算,但是,可以开拓他的视野,增强他的见识。

  这就是道!

  而这个反应式的结果,其实就是万道合一,正儿八经的合一。

  而所有强者,都在追求这个合一。

  李皓如此,人王如此,剑尊如此,至尊如此……大道书也好,内天地也好,长生剑也罢,所有人,其实都在追求一个结果,道的合一!

  而大道棋盘,就是大道合一的结果。

  当然,这其实也是最简单的一个高级反应式,再复杂一些……李皓就看不懂了。

  他不需要太过高深莫测,眼前这一切,就足够了。

  李皓如饥似渴,他恨不得瞬间走遍9999格。

  可是,他知道,自己的认知还很浅显,哪怕是三级帝尊了,还是不够。

  他需要一点点地感悟,去尝试,去试验,不能直接去看,否则,他还是看不懂,他必须按部就班地,一点点地,跟着这个反应式去做,再去记下每一步的步骤。

  等到自己熟练的时候,也许可以不用如此,可显然,现在不行。

  所以,哪怕一旁的巽旱,疯狂过关,李皓看也不看,一点也不着急,一点点去尝试,去融合,去排列,去做自己该做的。

  至于结果如何,不重要。

  他只要记住了这些,对他而言,这一次进入暗魔岭,就是最大的成功。

  不过,现在李皓也遇到了一些难题。

  这一关的道,他没感悟,没领悟,没融入长河,甚至没有接触过。

  所以,他卡在了这一步。

  这是什么道?

  李皓不好去说,就如同实验过程中,遇到了不认识的元素,他无法提供这种元素,试验过程,到了这个阶段,忽然卡住了一般!

  “分裂还是复制?或者镜面?或者映射?反弹?”

  这个格子中,出现了一个一样的李皓,不断攻击李皓。

  但是李皓无法判断,这到底是什么道。

  分裂复制镜面映射都有可能,偏偏……这些他都没感悟过,所以显得有些无知。

  李皓不断皱眉。

  许久,决定强行闯过,先记住这一关,记住这个不认识的道,记住这个不认识的元素和化学物,过了这个阶段,再去找,再去试。

  不影响后续的实验反应。

  有些无奈,这9999格,他一定会遇到不少类似于这种情况的道,他只能一一去记下,不可能全部都会的。

  李皓记下了这一处,很快,以蛮力击溃了类似于分身的存在,进入了下一个方格。

  这也是李皓,第一次强行击溃。

  到了这个阶段,他几乎没消耗。

  而此刻,李皓只是走过了一百多格,而隔壁的巽旱,都点亮了七百多格了。

  那边的巽旱,疯狂冲击之下,此刻,也停留了一下,朝隔壁看了一眼……眼中闪烁一些冷意,皓月帝尊,好像不咋样。

  自己走了七百多格,对方一百多,自己是他的五倍。

  这说明,这家伙很可能真的只是三阶帝尊,而不是自己预期中的中阶帝尊。

  若是如此……不管至暗大世界其他几位帝尊如何死的,都要算在此人头上了!

  巽旱嘴角微微扬起一些冷笑之意。

  道棋,是对大道感悟的验证,但是,也是对实力的一种验证,自己五阶帝尊的实力,道蕴强悍,哪怕横冲直撞,也能闯过七百多格。

  接下来,自己距离一千可不远了。

  过了一千,自己也许还会尝试一下两千,三千……当然,更多的就算了,此刻的他,也有些疲惫了。

  ……

  而一直关注他们的虚影,心中轻叹一声。

  强闯!

  这巽旱,一点收获都没啊。

  没收获就算了,还给自己留下了不少大道之伤,图什么?

  我让你们下道棋,不是让你们蛮力强行干!

  就你这情况,给你暗使的平日感悟,你也感悟不了什么,好歹也是五阶帝尊,至暗大世界也是一方大世界,这五阶帝尊,怎么感觉还不如一些寻常的低阶帝尊。

  白来一遭!

  此刻,虚影不再管他,而是专心盯着李皓看,走到现在,只有一格出现无法感悟的情况,眼前这人,只是三阶帝尊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  看样子,自身对道的感悟,也有不少,相当浓厚。

  只是……对方还是三阶。

  也没有出现类似于境界上的提升感悟,或者实力上的提升,哪怕李皓不断学习,不断改变,还是没有出现那种情况。

  虚影观察了一番,许久,有了结论。

  “有意思……认知障?”

  虚影呢喃一声,也许不是认知障,而是此人有一些心思,一些想法,觉得需要感悟另外一种强悍之道,进行融合,超越生死,才能晋级?

  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?

  正常情况下,任何道,都能直通九阶!

  生死,也不算弱道。

  走生死,直接成为九阶,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可李皓,好像产生了一种认知障,虚影可以感触到一些,此人,好像希望通过另外的手段去晋级,让自己的道,更完美。

  “他留下了一些空白……不去填充其他大道,而是一直留给了其他的道……”

  “好像……他的道果,早有结论?”

  虚影心中一动,奇怪。

  或者有些古怪!

  这位,好像对自己的道果,最终的结果,大道的结论,有了一个预期,并非随意提升的那种,他需要填充现在的一些空白,再去完成大道的完善。

  还有什么道,比生死这些道,更值得去期待的吗?

  若非如此,此人这一次在大道棋盘中,收获不小,多了不敢说,四阶应该不难才对。

  可李皓,却是依旧毫无境界上提升的意思。

  也就是说,这家伙,哪怕感悟再多,其实都无法晋级四阶。

  真是古怪!

  生死道,真的不差了。

  哪怕天方之主,走了空间一道,是空间一道上的道主,也不敢说自己就能看不起生死道主。

  同阶遭遇,谁胜谁败,还不一定呢。

  “他到底想感悟什么?”

  这是虚影此刻最大的疑惑。

  ……

  而此刻的李皓,很期待。

  期待什么?

  期待阴阳!

  是的,在他的计划中,下一步,应该去感悟阴阳。

  生死,阴阳,宇宙!

  这是李皓给自己定下的计划,三阶感悟生死,六阶感悟阴阳,九阶感悟宇宙,宇宙,是空间,也许也是时间。

  时空!

  在这个过程中,融合万道,完善他主修三道,然后最终汇聚大道,成就时光,那时候,他李皓,才算是货真价实的时光之主,时光道主!

  生死也好,阴阳也好,寂灭复苏也好……在李皓眼中,都不如时光。

  时光,才是修士毕生的追求。

  追求长生不死,追求容颜不老,追求时光不逝……

  所以,他没有认知障,他只是有自己的道心和坚持,我要完善其他的道,才能继续走下去,否则,我走到了四阶,错过了蜕变的机会,也许无法完成大道的融合,无法走上真正的时光之道。

  此刻的他,汲取了不少格子中的大道之力,他没有拿来参悟,而是用于搭建生死桥梁。

  之前,汲取的黑暗之力太多,他都有些不敢再汲取了。

  此刻,李皓却是开始汲取其他大道之力,继续完善自己的生死桥梁,这个阶段的李皓,是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的,虽然他很佩服,也很羡慕,这位炼制道棋的强者。

  可是,不代表他会和对方走一模一样的路。

  若是这主人是天方之主,李皓可以和他学习,可以模仿他,可以崇拜他,但是不能成为他。

  他有自己的最终目标。

  于是,在虚影眼中,李皓境界上并没有提升,只是记下了那些道的排序,感悟了那些道,却是又不汲取那些道中的大道至理。

  这些能量,被他同于搭建生死桥梁了……绝对的浪费。

  换一个三阶帝尊来了,此刻,也许能晋级四阶了。

  而李皓,却是自顾自地,完成自己的计划。

  生死桥梁,继续增加。

  此刻,从280道,已经增加到了290道,平均20格,几乎能增加一道桥梁的搭建。

  距离三阶圆满,还差70道桥梁。

  按照这个速度,以及后面提升越来越难,李皓也许要走过两千格左右,才能晋级三阶圆满。

  “阴阳……还没遇到。”

  此刻的李皓,也不失望,因为他遇到了光明!

  那白炙的光明之道,和想象中的光明,和他认知中的光明,又有些差距。

  那种极致的光芒,那种明亮感,那种柔和感,让他有些迷失。

  这就是光明的力量?

  光明大妈的光明剑,他很熟悉,并未给他带来这种感受,光明大妈的剑,其实也是犀利的,可这里的光明,并没有那种犀利感。

  只有一种柔和,一种明亮,一种堂皇……

  “这才是光明?”

  “或者说,光明,其实也不一样,有很多种……黑暗中得见光明……”

  李皓呢喃一声,这和自己认知中的有些差距,此刻的他,也不断汲取这些感悟,此刻,自己感悟多一点,未来,他回到了银月世界,将今日所见所闻,全部融入大道宇宙之中,那时候,银月人都可以去大道中感悟……哪怕不学,当成参考,这也是一位顶级帝尊留下的一些对大道的感悟。

  李皓不学没关系,其他人学了,多少都是一些提升。

  “寂灭、复苏,这两道有吗?”

  李皓有些口干舌燥,可惜了,空寂好像没来这,没下道棋,否则,空寂应该对复苏之道,会有些感悟。

  他继续感悟着,不管其他。

  而一旁的巽旱,这时候,气喘吁吁,身体上,浮现出一些裂痕,却是咧嘴一笑。

  九百格了!

  距离成功,只有100格了。

  而李皓,走到现在,走了大概200格,和他差距太大了。

  我快成功了!

  他有些欣喜若狂。

  下一刻,顾不得恢复,继续闯入下一个格子中,格子中,爆发出剧烈的动静,五阶帝尊的强大,也在此刻展露无疑,901格中的强大道蕴,直接被他击破!

  巽旱一瞬间钻入下一个大道格子中,距离成功,也越来越近了。

  ……

  时间,也过去三天了。

  加上在外面耽误了几天,加上之前第一关耽误了几天,距离李皓他们进入此地,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了。

  这时候的李皓,走过了接近300格。

  速度没有减缓,几乎以每天100格的速度前进。

  不慌不忙,不急不慢。

  也没减速,当然,也没加速。

  而巽旱的速度,有些降低了下来,第一天巽旱几乎闯了700格,第二天闯到了900多格。

  而第三天结束,他走到了980多格。

  这一天下来,他只走了60多格。

  距离1000格,差距很小了。

  巽旱激动,但是也疲惫万分,他的道痕上,也留下了不少大道之伤,不过巽旱并不担心,大道之伤是麻烦,但是,只要他感悟了暗使的道蕴,能顺利进入六阶,晋级瞬间,大道伤痕都会恢复。

  这是他的打算。

  其实也没毛病。

  这些道伤,还不足以让他重伤,只是有些麻烦,晋级成功,就不是麻烦了。

  此刻的他,还是选择停留了一会,休息一会,恢复一会。

  他扭头朝隔壁看去,李皓倒是不算慢,此刻,也走到了300格,比预期中好一点,巽旱之前都觉得,这家伙可能后面走不动了。

  结果,还能走到300格,算不错了。

  而李皓的气息,好像比之前强大了一点……可在巽旱眼中,这样的一点点提升,微不足道。

  在他看来,这皓月帝尊,有些格局太小。

  为了汲取那些道格中的能量,居然如此浪费时间,要知道,此地也许随时会关闭的,这时候不争取迅速完成任务,而是去一点点汲取那些微不足道的能量,纵然让你到了三阶巅峰又如何呢?

  再抬头看了一眼虚影。

  那虚影,这几天,一直都没发话,安静无比。

  仿佛看到了巽旱看自己,虚影忽然出声:“至暗世界的道友,你道伤不轻,趁着现在还在道棋之中,可以稍作停留,此刻汲取一些道蕴之力,还是可以弥补伤势的。”

  巽旱笑了笑:“不用了,距离一千格快了,今天,我会完成这一关的!”

  这时候停留?

  我有病吗?

  “前辈,暗使的道蕴……真的还存在吗?”

  “存在。”

  虚影轻声道:“虽不如以前,可对你而言,也足够了。”

  那就好。

  当然,若是这虚影反悔,也是个麻烦。

  巽旱心中想着,再次扭头看了一眼李皓,那家伙在300格停留许久了,不管他,我先完成任务再说,若是可以,我还想完成两千格呢!

  于是,他又问了一句:“前辈,我若是完成了一千格,可否先感悟道蕴,然后……继续走道棋?”

  分开要奖励!

  虚影考虑一番,居然点了点头:“可以!只是……你纵然走过了一千格,道伤必然不轻,感悟道蕴,强者的道蕴,其实对你而言,也会加重道伤,若是无法晋级,我劝你,最好不要继续走了。”

  “多谢前辈提醒!”

  巽旱笑了笑,只是谢谢提醒,并未接受虚影的建议。

  到时候再说。

  我若是走过两千格,我就要皓月帝尊的条件,领域、自封天地,我也想试试看。

  虚影不再吭声。

  也懒得再理会。

  再看吧!

  若是无法晋级,你能走完两千格,当我眼瞎。

  虚影再次看向李皓,这一次,李皓好像停留了有段时间了,那格子中的道,虚影其实知道是什么,只是很简单的剑道感悟,不知为何,此人停留了这么久?

  此人也擅剑道,按理说,瞬间可过才对。

  为何停留到了现在呢?

  ……

  而这时候的李皓,正在看剑。

  万剑呈现,杀伤力惊人。

  李皓只是避退,并不破坏,也不抵挡,更不击溃,只是默默观看着。

  眼中,好像带着一些好奇,一些古怪。

  剑!

  他很早很早之前,就开始用剑,他学过很多剑道,甚至强大无比的长生剑意,可此刻……李皓一直停在这一关,因为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剑。

  纯粹无比的剑!

  长生剑也好,其他的剑道也好,都好像带着属性,带着个人特色,带着一些特殊,唯独这一次,他见到了纯粹无比的剑!

  只是剑!

  不夹杂其他东西,只是带着剑道的基础,最基础的锋利,最基础的破坏杀伤。

  这……才是剑!

  这一刻,李皓有些明悟,原来,这才是真正的剑道。

  其他人的,不管是剑尊的还是自己的,其实都不纯粹,他们的剑,都是各种大道糅合,各种感悟融合,形成了剑道,而非这种本质上的剑道。

  此刻,李皓并未改变自己的剑道,而是看向手中的苍穹剑:“作为一把剑,一把本质上只是兵器的剑,你太杂了!”

  李皓嘀咕一声,这一关,对自己的感悟有一些,但是,更多的还是对兵器,对苍穹剑的一些感悟。

  苍穹剑,只是兵器。

  可现在,和自己一样,显得很杂,乱七八糟的。

  自己还好,还能自己去梳理。

  可苍穹剑,却是不会梳理。

  这么下去,这把剑,未来成就有限。

  自己再强大一些,这把剑,大概率是跟不上了。

  “返璞归真,回归本我,剑就是剑,无边的锋利,无边的坚固,其实就足够了……各种特殊的势,特殊的道,其实你不需要的!”

  李皓有些感触,这一次,他见到了真正的本质之剑。

  对他而言,也是一次提升,对苍穹剑而言,更是一次提升。

  “我应该剔除你体内那些杂七杂八的玩意,让你回归本我……最多留下一两个特色之道,而不是和我一样,万道齐全,你只是兵器,有些灵性,但是智慧不高!”

  “指望你去梳理万道,几乎不可能的事!”

  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,李皓走出了这一关,接下来,不单单自己去修炼搭桥,也不断帮着苍穹剑,去剔除一些不需要的杂乱之道。

  剑,锋利和坚固就够了。

  其他的,都是旁枝末节。

  纯粹一些,才是兵器。

  复杂一些,那是人。

  虚影看到这一幕,再次有些感慨,这个年轻人,眼光倒是不错,这把剑,跟着李皓,在虚影看来,其实也是一种机缘。

  其他兵器的主人,恨不得自己的兵器什么都会,什么道都会,遇到什么危机都能解决……而李皓,却是剔除了苍穹剑上,原本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。

  虽然看起来弱了,可实际上,剑的本质就是李皓保留的这些。

  对苍穹剑而言,这是去芜存菁。

  虚影还在想着,这边,忽然,一阵闷哼传来,下一刻,看起来有些残破的巽旱,从一个格子中钻出来了,浑身浴血,大道溢散,有些难受。

  却是面露喜色!

  “前辈,我过关了!”

  一千格!

  一格不少!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
  虚影看了他一眼,道伤相当严重了,用强大的实力,强行闯过了一千格,对五阶帝尊而言……不算简单,但是说难也不是太难。

  可是,道棋是这么用的吗?

  以八阶帝尊,暗使的实力,若是强行闯,什么兵器能挡住八阶帝尊?

  哪怕天王之主的兵器也不行!

  道棋,还不是瞬间通关了?

  可是,那样有意义吗?

  就图个痛快?

  没有对比也就罢了,有李皓在一旁认真感悟,这家伙横冲直撞的……虚影实在是欣赏不起来,换成平时,这种莽夫,其实虚影也不算太讨厌。

  既然感悟不行,那就强闯,好歹完成了任务,获得了好处,也算是一种自我认知。

  可人,就怕对比。

  一对比……虚影就很嫌弃!

  什么都懒得去说,一瞬间,地面上的蒲团,瞬间浮现,蒲团下方,好像还有什么,可却是瞬间昏暗,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唯有蒲团,浮现在虚影手中。

  “这就是暗使平日修炼所用蒲团,包含了一些他平日溢散的道蕴感悟,暗使修炼多年,都是用这蒲团……你拿去感悟便是!”

  话落,蒲团落入巽旱之手。

  巽旱一怔!

  他以为,这是虚影的本尊,这不是吗?

  是的话,这么轻松给了自己?

  他还以为需要多费一些可口舌,甚至……会以实力分个胜负,对方会赖账,结果居然没有。

  真的假的?

  他一时间有些迟疑。

  而虚影,愈加不耐烦。

  迟疑个屁!

  你既然来了,既然为了感悟而来,不管真假,你不得试试看?

  要不然,你图什么?

  何况,暗使的感悟的确就是这些,也没什么值得隐藏的,你能否感悟是你的能耐,还没听说,有谁能通过一位强者的感悟,没有其他自我的东西,能超越那位强者的。

  开玩笑呢!

  巽旱有些迟疑,片刻后,一咬牙,还是沉浸了进去。

  一瞬间,感受到了一股宏大的道蕴之意,瞬间惊喜无比,欣喜若狂,甚至有些疯狂,八阶帝尊的感悟,八阶帝尊的道蕴……居然是真的!

  好歹也是五阶帝尊,那种宏大,那种大道就在你眼前的感觉,那种让你不可自拔的感觉,这绝对不是假的。

  他疯狂了,甚至有些想要狂笑。

  这一次,我来的太值了!

  此地,就是为我准备的。

  这么多年了,还没听说有谁,直接感悟了暗使的道蕴,唯独我,第一次来,居然就获得了,太不可思议了!

  ……

  隔壁,李皓扭头看了一眼,也没太过在意。

  八阶帝尊的感悟?

  好东西!

  只是,是暗系的,他现在其实不太想感悟,这种高深的东西,说实话,感悟多了,容易迷失自己。

  还不如从基础做起,感悟一些其他大道。

  平衡一下!

  对暗使的感悟,他是真没太大兴趣……当然,若是换成能量,他会感兴趣的。

  此刻的他,生死桥梁,都已经有300座了!

  再来一些,自己就要成为三阶巅峰的强者了。

  李皓笑了笑,没再去管,我要看到阴阳,我才罢休,否则,这一次,我就耗在这了,至于浪费时间……悟道可不是浪费时间。

  至于天极和槐王……若是真错过了,这俩先自求多福吧,等我感悟到了一些东西,我再出去找你们去。

  ……

  时间,又是三天过去了。

  李皓,已经走到了600格。

  实际上,后面,他走的要更快一些。

  此刻的李皓,生死长河,和之前完全不同了,更有序一些,不止如此,他的生死桥梁,此刻搭建了足足310座了,和进入之前比,又多了30座。

  生死长河中,星辰还是那么多,可生死长河内部,那河水,好像更复杂了一些,更多的道,融入了其中。

  隔壁的巽旱,三天来,时而皱眉,时而疯狂,时而崩溃……

  李皓也不知道他感悟到了什么,也懒得去管。

  只是看到对方的肉身,都崩溃了几次,大道之痕,也有些裂痕呈现……这家伙,可别把自己感悟死了就好。

  当然,真死了也就死了。

  这家伙这么下去……李皓怀疑,黑暗神殿中,要多一个阴傀。

  五阶的阴傀!

  阴傀,就是这么形成的吧?

  而距离李皓进入此地,也快20天了。

  ……

  外界。

  空寂看向回龙殿方向,微微扬眉,这么多天了。

  上次他进去,总共花了五天。

  其实,他进入了黑暗神殿,当然,他没遇到蒲团,可他也和阴傀有过接触,甚至他也斩杀了一尊阴傀,夺取了黑暗道蕴结晶,感悟了一番黑暗之力。

  有些收获,还算不错。

  可是,五天足够了。

  这一次,李皓他们进去快20天了。

  正常情况下,一般人进入,五六天足够了,再多,也就是在那汲取一些黑暗之力,意义不算太大。

  “这是有收获了?”

  空寂默默想着。

  那家伙,这一次出来,会有什么变化呢?

  进入三阶吗?

  这不是没可能,李皓之前其实距离三阶不远,而三阶,不需要感悟太多东西,能量足够,其实就可以进阶,当然,对很多帝尊而言,进入三阶,就算不断汲取能量,也需要大量时间。

  心中想着这些,他瞬间消失。

  而这几日,回龙帝尊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  此刻,也闭目修炼,恢复之前两次留下的一些伤势,忽然睁眼,眼中露出一些不满,下一刻化为笑意:“空寂来了!”

  “观主。”

  空寂面色平静:“不知皓月他们,何时能走出?”

  “这个……不好说。”

  回龙帝尊笑道:“不过应该也快了,他们进入这么多天,可能进入了黑暗神殿,有些机缘。”

  “至暗大世界,有帝尊死了吗?”

  空寂直言不讳。

  回龙帝尊笑了:“这个就不清楚了……可能……有吧?我不是太清楚。”

  “那就是有了?”

  空寂微微点头,既然他说不清楚,那就一定有了。

  他也没继续多说,很快又道:“这几日,我就在这停留,观主,可以吗?”

  回龙帝尊微微皱眉,片刻后点头:“自然可以……不过……有这个必要吗?”

  “等等看。”

  回龙帝尊见状,也不多说。

  这家伙,难道还怕自己对那皓月出手不成?

  再说了,皓月和那巽旱,都进入了黑暗神殿,这么多天下来,还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。

  他也没再说什么,只是陪着一起等待。

  20天,对他们而言,不算长。

  若非在暗魔岭中,在混沌中,20天,一闪而逝罢了。

  ……

  时间,还在不断过去。

  “噗!”

  巽旱再次喷血,眼神都一些发红了,不对,还是不对。

  为什么?

  他已经看到了暗使的道,也在学着暗使之道,一路前行,可为何……不说八阶,连六阶,都如此艰难?

  是不是假的?

  不,是真的,我感觉到,我有收获,我也感觉到,我沿着这条路走,我可以走到那个地步的,可为什么,每一次都会出问题?

  扭头朝隔壁看去,眼神有些冷厉。

  那皓月,不急不慢的,到今日,居然也走到了900多格了!

  该死!

  虽然比自己慢不少,可这家伙,生龙活虎的,一点没有自己这么狼狈。

  真该死啊!

  六阶,到底还存在什么问题?

  他忍不住抬头:“前辈,为何我一直无法晋级?”

  虚影平淡无比:“这个问题,你要问我?”

  “还请前辈指点!”

  “你再走一千格,我就告诉你,这也是好处。”

  巽旱脸色微变,有些难看。

  再走一千格?

  我还能继续走下去吗?

  此刻的他,也感受到了大道伤势的变化,越来越严重了,真是该死。

  八阶的道蕴感悟,对他而言,还有些撑得慌,而且本就有伤在身,愈加严重了。

  再走一千格,他担心自己会死。

  想到这,他眼神有些变化,忽然道:“前辈……那若是……皓月帝尊走过了一千格,可以换个问题吗?不去问其他,而是问我刚刚的问题,前辈愿意回答吗?”

  虚影一怔,很快笑道:“当然可以!”

  巽旱面色恢复了平静。

  此刻的他,看向隔壁的李皓。

  那边,李皓还沉浸在大道格子之中,距离一千格,不远了。

  李皓实际上都快忘了这茬了。

  而巽旱,却是有了心思。

  我既然没机会问了……那皓月帝尊帮我问呢?

  至于不帮……此刻的他,确定对方是三阶帝尊了!

  还有……他又想到了什么:“前辈,此地会禁止动手吗?”

  “动手?”

  “对,闯关者互相出手!”

  “不禁止。”

  虚影平静道:“这里,都是一些强者悟道论道之地,以武会道,也正常。”

  虚影知道此人的意思。

  只是,你大道伤势不轻,之前第一关也受伤不轻,又强行感悟八阶帝尊之道,此刻,你的实力,甚至不到五阶了,堪堪四阶的水平。

  而那家伙,三阶巅峰的生死帝尊……说实话,差距肯定有。

  可在虚影看来,这巽旱因为大道受伤,弱点很多,很容易被人针对,一旦和李皓真交手,胜负,还很难料。

  三阶到四阶,算是一个蜕变。

  帝尊的差距,相当大。

  可三阶巅峰的生死帝尊,可不好说这些的。

  巽旱没再问,只是沉默无比,看向一旁的李皓。

  他知道,此刻自己强行晋级,希望不大。

  一定存在一些问题!

  可这虚影不说,他不好判断对方实力,既然如此……只能拿这皓月开刀了。

  李皓,也快走到一千格了。

  ……

  这时候的李皓,已经搭建了330道的生死桥梁,距离圆满,还差一些。

  不过,生死长河,是真的强大了许多。

  天空中的星辰,也闪亮无比。

  李皓整个人的精气神,都有了极大的提升,这时候,眼中只有欣喜。

  收获太大了!

  不是现在,而是未来。

  对万道的感悟,对未来走到阴阳之道,或者其他大道,如何强大,如何填充,他都有一些感悟,这一次的收获,关键不在于现在,还是在于未来,在于基础!

  而这一刻,他进入了第一千格,下一刻,李皓面露喜色!

  阴阳!

  不,不是阴阳,是至阳之道!

  我遇到了!

  他欣喜若狂,走到了现在,我才遇到了阴阳,哪怕不是完整的,可遇到了阴阳双道中的一道,对李皓而言,也是值得欣喜的事了。

  万事开头难,只要自己继续走下去……很快,就可以找到至阴之道。

  这一次,李皓的生死长河,都有了一些波动。

  他开始认真感悟,认真参悟,甚至开始在长河之空,去尝试形成至阳星辰,而之前,其他大道,哪怕强大,他也没有尝试形成大道星辰。

  大道星辰多了,目前阶段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上空的虚影,此刻也看懂了,“阴阳……先生死,再阴阳吗?”

  “好大的野心,好大的魄力!”

  生死也好,阴阳也好,都是至高大道。

  此人,居然以生死奠基,阴阳为核,接下来,难不成还要感悟宇宙混沌?

  啧啧!

  真是个野心勃勃的小家伙呢!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轰隆一声,李皓的生死长河上空,浮现出一颗不大的星辰,耀眼无比,光芒无限,强烈的阳刚之气,溢散长河,弥漫虚空,连长河中强烈的黑暗气息,都被消融了一部分。

  李皓欣喜若狂,从格子中走出,下意识地就要走到下一个格子中。

  却是听到虚影开口:“你走完一千格了!”

  这么快?

  李皓一怔,这么快就一千了吗?

  “不着急,我再等等……”

  李皓此刻可没兴趣去感悟什么领域,自我天地,这些不关键,我迟早也会,这时候,还是在道棋中继续感悟更重要。

  “皓月帝尊!”

  就在此刻,那巽旱忽然开口:“既然你不着急,不如帮我问一个问题如何?”

  李皓一怔,看向他。

  帮你?

  凭啥?

  你是觉得我傻,还是如何?

  “皓月道友,我距离六阶,一步之遥了!”

  巽旱诚恳道:“只是现在,好像遇到了一个关卡,遇到了一些难题,只要道友帮我问清楚,让前辈指点一二,我进入六阶后,必然会百倍回报道友!”

  他一脸的诚恳:“出去后,道友要大道结晶也好,甚至是小世界,我都会帮道友寻找到!”

  李皓摇头:“那些我不需要。”

  “道友……”

  “我要继续参悟道棋,巽旱道友,你自己解决便是,不行就再走一千格!”

  巽旱脸色微变,有些阴冷:“皓月道友,我很诚恳,也很有诚意的!另外……你也许不知道,此地,不禁止斗法!”

  李皓看向虚影,虚影点头:“不禁止,此地是论道之地,以武会友,我也很欢迎!”

  李皓吸气:“我要悟道!”

  多耽误时间啊!

  我还想出去,参与猎杀天极的活动呢。

  巽旱笑了:“皓月,帮我问一个问题,你可以继续悟你的道,你不是不着急吗?那你走到两千格,你再慢慢问你的问题,我进入六阶后,我也会继续走,若是到了两千格,我剩下的一次机会,便给你……也算是偿还了,而且,出去后,我的承诺依旧有效,你看如何?”

  强扭的瓜不甜。

  关键是,真杀了这家伙,这家伙死活不愿意问……那不是麻烦了?

  李皓却是摇头:“那不行,我的就是我的,我不愿意,你还能强迫我不成?再说了,巽旱道友,你现在伤势不轻,要我说,你不如先修炼一段时间,恢复一下伤势,否则……你现在恐怕没有五阶之力,四阶撑死了!”

  巽旱脸色有些阴冷:“四阶和三阶,也有不可逾越的鸿沟!皓月道友,你大概没和中阶帝尊交手过,到了中阶,不是初阶可比的!”

  李皓有些头疼。

  这年头……有人总喜欢找死。

  你若是五阶,嚣张一下也就算了,你不过四阶啊!

  你嚣张什么劲?

  四阶,我又不是没杀过!

  此地借力……太麻烦了,八阶帝尊的力量,我可不敢去借。

  只是,这孙子,大道之伤很严重啊。

  持续下去,甚至会出现大道崩塌。

  不怕死吗?

  我是时光帝尊啊!

  可不是简单的生死帝尊!

  不过,余光看了一眼那位虚影……关键是,要不要在这位面前暴露一些东西?

  这位,也未必是好人。

  李皓有些纠结。

  此刻,他有两个选择……无论怎么选择,都会暴露时光的。

  当然,真和对方干一架……他拖下去,未必就一定会输,好歹也是生死帝尊,可是,那也太浪费时间了,拖到这家伙大道崩溃……每个十天八天的,能行吗?

  那时候,人家都去猎杀天极了!

  虚影觉得,李皓拖延下去,是有机会的。

  而李皓,压根没想去拖延。

  他想悟道!

  十天八天的,也许够自己再走一两千格了。

  机会难得!

  为了一个巽旱,我值得浪费这次机缘吗?

  李皓头疼无比,下一刻,还是有了决定。

  暴露……就暴露好了!

  借力,是不会借力的。

  但是,时光,你们不懂。

  他瞬间浮现在道棋之外,看向巽旱,有些不耐烦:“出来!”

  巽旱一怔!

  下一刻,笑了,笑的有些癫狂:“你疯了!”

  他瞬间浮现在道棋之外,看向李皓,面露笑容,这家伙绝对疯了。

  而李皓,看着他,皱眉:“你是不是疯了?你的大道之伤,很是严重,可能十天八天的,可能一两天,你大道就可能崩溃,你这时候非要和我交手?”

  巽旱冷笑:“解决你,需要那么久吗?皓月,你若是帮我问……我只会给你好处,绝对不会为难你,哪怕……你杀了其他几位,那也没关系!可若是不帮我问……到最后,你还是只能如此选择,否则,我必杀了你!”

  李皓见他说不通道理,非要自寻死路,有些无奈。

  也懒得再说什么。

  这一瞬间,长河之中,二猫瞬间清醒,体内的时光星辰,再次浮现出来。

  二猫撇嘴,又来了。

  这小子……明明是有资格,和这残废帝尊一战的,非要走捷径……当然,这么一来,倒是省时间了。

  下一刻,时光星辰再次汇聚。

  而虚影,忽然剧烈颤动起来。

  这是……什么?

  而巽旱,还在劝说,下一刻,脸色有些变化。

  就在此刻,李皓一剑斩出!

  速度极快!

  这一剑,无比的纯粹,什么力量都不附加,当然,唯独一种力量例外,时光的力量。

  对一位帝尊而言,过去几天,几十天,几十年……其实都没什么大不了的,又不会缺这几十年的寿元,催化一位五阶帝尊,消耗对方几十年的寿元,你自己可能会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,不值得!

  可当一位五阶帝尊,受损严重,大道之伤严重,少则两三天,多则十天半月,就会大道之伤爆发……这时候,付出一丝丝代价,那就没什么了。

  李皓也不想的。

  此刻的他,悟道关键时刻,哪有心思去对付巽旱,大不了一起出去好了,出去后,这家伙找茬,让空寂对付他好了。

  可这家伙,非要找茬!

  真是讨人厌!

  害我暴露了时光!

  一瞬间,时光催动,巽旱还没出手,忽然发现,自己大道之伤,迅速恶化,一口血液,直接喷涌而出,眼中带着骇然不可思议!

  怎么会?

  他之前还算稳定的大道之伤,瞬间就恶化了,好像到了极致。

  下一刻,大道之伤,瞬间爆发,轰!

  体内,无数的黑暗之力,瞬间动荡,大道的承载,瞬间开始崩塌!

  巽旱眼中唯有骇然!

  怎么会瞬间爆发了大道之伤?

  不可能!

  而李皓,这一次真没催动多少时光之力,只是简单催动了一瞬间,对方就出现了大道崩塌的迹象,他再次催动了一下。

  下一刻,时光之力消失。

  祈祷这瞬间,虚影没看到……虽然有些自欺欺人,可只是一会,只能这么祈祷。

  下一刻,长剑化生死。

  生机抽离,死气弥漫,寂灭之道覆盖,毁灭之力爆发!

  正在崩塌大道的巽旱,眼中唯有惊恐和不甘!

  不会的,我是五阶帝尊,我有判断,我的大道之伤,绝对不会此刻爆发,哪怕战斗,也能维持数天……怎么会是现在?

  不对……那是……时光催动吗?

  怎么可能!

  刚产生这样的念头,生机瞬间消散,死气覆盖全身,肉身开始寂灭,大道崩塌,毁灭之力摧毁大道的承载……

  他眼中,唯有骇然,唯有不敢置信!

  看着李皓,李皓却是一脸平静,一剑刺入他崩塌的大道之中,大道瞬间炸裂开。

  长剑中,生机被带走,死气彻底弥漫整个人。

  一尊五阶帝尊……此刻,唯有不敢置信。

  我巽旱,会这么死在这?

  会如此轻松,死在一位三阶帝尊手中?

  这不可能!

  这样的念头,刚浮现,一切寂灭,连思维都瞬间寂灭了。

  他甚至没机会出手,就因为大道之伤爆发,彻底崩塌了大道。

  瞬间被摧毁了一切生机!

  长河席卷,一位五阶帝尊,被李皓卷入了长河,这一次,李皓没有直接吞噬,而是镇压在长河之底,五阶帝尊……留着!

  等进入四阶以后再说,现阶段,他不差晋级三阶巅峰的能量。

  李皓丝毫不停留,瞬间钻入了道棋,继续他的下一步。

  而虚影,忽然伸手,想要阻拦……可下一刻,手臂缩了回去,此刻,一双眼睛中,唯有震动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虚影喃喃一声!

  原来如此!

  时光!

  生死,阴阳,这些,都是为了时光奠基。

  此人,最终目标居然是时光之道,不可思议,关键是,此刻,此人就执掌了一些时光之力,虽然很浅薄,可的确是时光之力。

  难怪有三使的气息,难怪瞬杀了一位受伤的五阶……

  原来如此!

  这一刻,虚影懂了,完全明白了。

  只觉得……不可思议。

  这个时代,居然出现了一位时光道的修士。

  天方之主一直寻找的时光道主……难道……是此人?

  当然,现在差的还远。

  可未来呢?

  难怪三使会留下一些痕迹!

  太不可思议了!

  这一刻,虚影都震动了。

  一时间,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