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442章 各有盘算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暗魔岭。

  黑暗笼罩。

  回龙观。

  回龙帝尊住所,说是闭关的回龙帝尊,此刻面前浮现出一面光盘,上面浮现出了七个光点。

  而光点之外,还有一些黑色小点,不断闪烁。

  显然,回龙帝尊比外界想象的,对暗魔岭执掌的更多,了解的更深。

  这些光点,光芒不一样。

  强弱不一。

  他倒是看不到具体的,但是他可以判断一下,这些人的强弱,而这一次,他主要需要判断的是,这皓月帝尊,是否能够爆发?

  而爆发之下,封锁暗魔岭,对方是否会出现极度的衰弱?

  若是出现了这样的变化,那就代表一点……对方和大道宇宙有联系。

  就是如此简单!

  只要能证明这一点……空寂又如何?

  这一次,他就会亲自出手,拿下那皓月帝尊,也就是银月之王!

  回龙帝尊目不转睛地看着,很快,又看向其他那些黑点,微微皱眉。

  天方大世界的其他强者,道蕴之地其实没什么危险。

  唯独这暗使,他的暗魔岭,却是危险重重,也许和修炼暗系能力有关,这些黑点,其他人不知情况,他却是明白是什么。

  这些,都是一些消失的强者,或者进入其中的帝尊,化成的黑暗阴傀。

  也唯有在暗魔岭悟道,才有陨落的危机。

  很危险!

  而这些黑点,这些黑暗阴傀,有时候也会攻击那些进入的修士,很少有人能逃脱,因为这些黑暗阴傀,有些也很强大。

  回龙帝尊,甚至在一次探险中,曾遭遇了一位五阶甚至接近六阶实力的黑暗阴傀,差点阴沟翻了船。

  不过,一般情况下,这些阴傀倒是很少出动。

  他只是稍微观察了一下,也没太过在意。。

  此刻,看向那七个光点,看向其中一个,微微扬眉:“二阶吗?”

  这皓月帝尊,到底是二阶帝尊还是一阶?

  从自己的观察来看,好像是一阶帝尊。

  可从现在探查到的强度来看,又有些像二阶帝尊,不比其他两位二阶帝尊弱。

  若是一阶,是银月王的可能性还很大。

  可若是二阶……人家从银月出来才多久?

  这就二阶了?

  可能吗?

  此刻的他,也有些疑惑了。

  也许,自己判断失误了。

  ……

  暗魔岭。

  李皓微微皱了皱眉头,这地方,没什么生命可言,不过……隐约间有种窥探之感,他倒是没察觉到有人窥探自己,只是李皓相当的敏感。

  那种感觉,他以前也有过。

  后来发现,是来自红月组织的窥探。

  有人在监视我?

  不太像。

  那就是大范围的探查?

  谁知道呢。

  此刻的李皓,继续汲取那些黑暗之力,与此同时,他开始研究四周的空间,是的,他并未急着去做什么,也没急着去对付谁……那都是次要的。

  他在研究,这里,如何自成空间的。

  这种强者缔造的小空间,其实很值得去研究一下,因为这种小空间,更直观一些。

  还有一点……若是能研究出一点东西来,自己完全可以随意走出,而不是非要通过回龙观的那道门户。

  否则,门户一封闭,自己岂不是出不去了?

  “当初,血帝尊为了复活二猫,也制造了一个小空间,八方大陆汇聚而成的中心点,形成了一个小空间……”

  此刻,李皓传音了一句:“二猫前辈,你懂空间之道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正在呼呼大睡,做着美梦的二猫,有些不耐烦,当做没听到,翻了个身,继续睡觉。

  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!

  这李皓,问题太多,不像教书的,不需要问,人家什么都懂,只有自己问教书的,教书的几乎没问题问我,多舒服。

  “前辈……”

  “呼呼呼!”

  生死长河中,呼噜声响起。

  仿佛在告诉李皓,我睡着了,不要打扰我。

  我只是一只猫,还是一只投影猫,哪里知道什么东西。

  巨大的猫屁股,对着李皓这边,仿佛说,再问,一屁崩死你!

  李皓也是无奈。

  问问而已,这样干嘛?

  咱们好好交流一下不好吗?

  真是……不听话的猫。

  还是我家黑豹好,可惜,我家黑豹有点弱,倒是有些想念黑豹了,除了不会说话,让干啥都行。

  只是,往往都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。

  比如黑豹,若是有朝一日,成了顶级强者,而我消失了,黑豹在后代眼中,也是顶级强者,顶级前辈了,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。

  可惜,强者养宠物,往往也只能便宜了后辈,自己享受不到这种乐趣了。

  也很正常。

  若是自己苦修,苦悟,却是轻松被宠物追上了,这样的强者……也算不上强者了,黑豹哪怕夺舍了混沌巨兽,如今也只是二阶帝尊,和李皓一个层次。

  可未来……李皓相信,超越黑豹,用不了多久的。

  生死桥梁超过240道,自己应该就能跨入三阶了,不算太遥远。

  “小空间……”

  二猫不理会自己,李皓也不介意,蹲下身子,仔细研究了一下此地的构造。

  这也算是一种小天地。

  只是,依附在了大世界之中。

  这和开天辟地,其实也有一些相通之处。

  “或者说……领域!”

  李皓仔细观察了一下,又仔细体悟了一下其中的能量构造,有些感悟,这应该算是一种特殊领域,如同自己的神文领域。

  以领域,最终形成了一处特殊空间。

  “所以说……这地方,不单单只是道蕴,可能还存在一些特殊的东西,类似于我的神文,依附大道,或者存在一些大道根基,构造成了这个特殊的空间!”

  神文,其实是大道的呈现。

  神文,可以形成领域。

  比如李皓留下一枚神文,此刻还不行,但是他更强大一些,以后,一枚神文,可能就会形成一处空间,特殊的神文空间。

  比如“暗”字,他若是到了八阶,留下这枚神文,就可能形成类似于暗魔岭的特殊空间。

  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,李皓很快有了一些推断。

  这暗魔岭,算是一处特殊领域空间。

  “其中的黑暗之力,也许类似于神文自修,我的神文也可以运转功法,汲取能量,保持能量不会削弱,一枚神文,坐镇一个空间……”

  李皓再次有了一些判断。

  “可如此强大的空间,这若是类似于神文……八阶强者的神文,那得多强?”

  当然,如今人走了,主人不在。

  就算有类似于神文的东西存在,应该也没之前强大了。

  时光回溯,也许可以看到一些东西,但是这一次,李皓没有贸然使用,太麻烦了,而且,还有不小的后患,若是这位八阶强者,再给自己来一点因果……两位七阶的都够自己受的了,何况八阶的。

  “正常寻宝,正常悟道,不用时光!”

  李皓下定了决心,我就不信了,其他人不用时光能获得好处,而我就非得用时光才行。

  只要不回溯过去,正常的寻宝,应该是不会产生太大因果的。

  “此地,必然存在一个核心,类似于神文核心!掌握了这地方……甚至有可能掌握整个小空间。”

  “而中央地带的那个神殿,就有可能是核心,或者核心位于其中!”

  这一刻,李皓又有了一些想法。

  掌握那地方,也许就能自由出入这个小天地了。

  这地方,其他的不说,但是,类似于领域,八阶强者的领域,抵御一些弱者还是可以的,甚至领域的强度,不弱于银月世界。

  对一些低阶帝尊,都是有很大防御能力的。

  对中阶的,就不是太清楚了。

  别人想的是悟道,此刻李皓想的却是一锅端……干脆将这暗魔岭端走,如此一来,有啥道蕴,还不都是我的?

  而且,他觉得,此地就算有道蕴,道蕴的关键不在于这些溢散的能量。

  而是溢散能量的源头!

  一件类似于神文一般存在的文字,功法,大道残片,兵器……类似于这些东西存在的宝物。

  这,才是道蕴残留的关键。

  “每一次开启,都需要帝尊精血,代表那东西,自身存在的能量不算太足,所以需要帝尊精血之力来激发……”

  李皓不断去想。

  而此地,回龙观掌握了很多年,却是一直存在,这代表,回龙帝尊,到现在也没发现这件宝物。

  回龙帝尊,修炼的是暗系能量吗?

  大概不是。

  那可能和修炼的大道有关系,至暗大世界的几位帝尊,倒是有点希望,只是修炼暗系的强者不少,大多都来过此地,却是没人发现,没人带走……这代表,想接近或者想拿走那东西,也不简单。

  “若是我留下一枚神文,弱者想拿走,该如何拿走?”

  “别的不说,我留下的神文,一位合道想拿走……恐怕不简单,没那么容易,甚至会被反噬!”

  李皓换位思考了一下,想拿走我留下的神文,除非对这条神文道掌握的很熟练。

  否则,想安全拿走,哪怕自己不设置什么考验,也很难的。

  “暗系之道,还是关键……”

  心中想着,李皓没再前进,而是盘坐了下来,一枚“暗”字神文,环绕自身。

  不着急。

  宝物这东西,若是那么轻易被人拿走,这地方,早就不存在了。

  慢慢来便是。

  反正回龙帝尊也说了,这地方,一个月后才会关闭,甚至不关闭,只是一个月后,有些危险罢了。

  “暗”字神文,开始汲取四周能量。

  李皓开始思考一些东西,生死长河,也开始旋转。

  一股暗系之力,涌入长河,甚至将长河化为黑暗之色。

  二猫有些不太舒服,好烦躁,李皓经常变来变去,先是时光长河,接着是生死长河,现在又折腾了不少暗系能量进来,让它睡的都不太舒服了。

  “你在干嘛?”

  二猫还是发出了声音。

  “悟道。”

  放屁!

  二猫无语,你是在故意恶心猫!

  这也算悟道?

  弄点黑色能量,把长河染黑了,这就是悟道?

  “悟道干嘛要染色?”

  “不是染色,黑暗系能量就是如此……”

  “胡说,大道本无色,一切皆由心!谁规定暗系能量,就是黑色的?为何不能是白色的?”

  李皓一怔。

  半晌才道:“有道理,只是……黑暗,不黑如何暗?”

  “黑白,也只是你的定义,谁规定黑就是现在的黑,白就是现在的白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杠精猫!

  李皓无语,道理我倒是懂,可你这话,就是开杠了!

  他心中微动,一瞬间,长河化为白色。

  能量,还是之前的能量。

  但是颜色,却是出现了变化。

  “这算是颠倒黑白吗?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,二猫倒是嘀咕了一句,这个才好,黑黑的,难受。

  白色的……能量还是之前的能量,起码看起来好受多了。

  “大道由心吗?”

  这时候的李皓,心中又多了一些想法。

  越来越多的暗系能量,朝他汹涌而来。

  ……

  远处。

  一位至暗大世界的帝尊,朝一个方向看了一眼,有些疑惑,那边,还有同伴吗?

  这好像是暗系强者,修炼导致的。

  不过进来之前,大家说好了,暂时不要急着修炼,先去黑暗神殿,这也是他们这一次的目标,他们其实都知道,暗魔岭有一座黑暗神殿。

  这一次,其实也是为了这地方来的。

  加入回龙观,主要就是为了这个。

  按照巽旱的说法,若是能获得一些好处或者机缘,甚至有希望复苏至暗大道宇宙,那时候,就无需寄人篱下了。

  至于李皓的进入……谁也没太当回事。

  何况,对方也不是暗系强者。

  此刻,感受到这一些暗系能量的波动,感知到的帝尊,微微皱眉。

  这时候修炼,可没什么大用。

  为何打破原有计划?

  要不要去看看?

  心中正想着,下一刻,忽然一惊,随着一些暗系能量被抽走,忽然,他看到了一样东西,一闪而逝,好像是一个人,又好像是妖。

  从黑暗中浮现,很快又消失了。

  “嗯?”

  这位帝尊看了一眼,微微皱眉。

  看错了?

  不可能!

  可没感知到什么气息,倒是感受到了无边的黑暗。

  暗魔岭,还有别的生物?

  ……

  回龙观。

  回龙帝尊也是微微皱眉。

  这皓月,搞什么?

  进入之后,居然就停留在原地不动了,这是在悟道?

  正常情况下,不是该四处探查一下吗?

  还是说……对方不是银月王,只是一位真正的新人帝尊,所以胆子不大,警惕的很,又怕招惹麻烦,所以干脆不前进了,就在原地感悟一下?

  “判断错了吗?”

  他沉吟了一会,又看向最亮的那个光点,巽旱倒是和自己预期的一样,直奔黑暗神殿而去,至暗大世界的帝尊,必然有些想法,这个他很清楚。

  只是……回龙帝尊微微撇嘴,那么容易获得好处,早就没了。

  这暗魔岭,昔日甚至有七阶帝尊来过,都没发现太多的东西。

  ……

  李皓这一停留,可不是一两个小时。

  足足三天,他都留在了原地,一动不动,仿佛真的只是随意来感悟一番,一点动静都没,连外面的回龙帝尊都死心了,这家伙,也许真的只是进来悟道的。

  三天后。

  李皓起身。

  身边,一枚“暗”字神文,此刻强大许多。

  而生死长河之中,一颗星辰,也开始茁壮成长,宛如黑暗之星,照耀长河,和生死之星并立,虽然没有生死之星强大,可也显得不弱了。

  “你这次怎么不弄个一半黑一半白的星星了?”

  李皓走动着,耳边传来了二猫的声音。

  “光明和黑暗并立?”

  李皓边走边道:“我怕在此地修炼光明,会被黑暗之力打死!”

  “怎么会呢!”

  二猫觉得李皓多想了,“真正走到这个地步的强者,岂会在意这些呢?光明和黑暗对立,本就是错误的,有光明才有黑暗,有黑暗才有光明……如果道只有光明,没有黑暗,那如何区分呢?”

  李皓点头:“是这个道理!只是……这么造,不怕把自己造死吗?”

  “你会怕吗?”

  “有点的。”

  李皓失笑,你哪来的错觉,我又不是疯子,哪会一直找死?

  “说不定有意外惊喜呢!”

  二猫好像在怂恿李皓,李皓却是不听,也许是有意外惊喜……可是,若是真被造死了呢?

  又不熟。

  等混熟了这地方再说。

  此刻,黑暗之力修炼,倒是有了一些效果,朝前看去,前方千米,一览无余,比之前要方便多了。

  三天了,那几位帝尊,也许都到了地方了。

  不过,走了一会,李皓微微皱眉,朝四处看了看……总觉得有东西盯着自己,这几天都是如此,一开始还是那种窥探感。

  从前两天开始……就觉得自己附近,存在一些生物了,好像在盯梢。

  这地方,还有别人?

  或者是那几位至暗大世界的帝尊?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远处。

  轰隆一声。

  一位至暗大世界的帝尊,胸口多了一道血痕,他面色凝重无比,四处张望,警惕无比,有些沉重。

  这地方……居然真有生物。

  这是什么东西?

  强大无比,和黑暗几乎融为了一体,哪怕自己是暗系修炼者,也难捕捉对方的身影。

  这两日,他遭遇了数次袭击。

  一次比一次危险。

  这一点,回龙帝尊可不曾提及过。

  “其他人,遭遇了这样的危机吗?”

  他心中想着,却是无法确定,原定计划是,在中央的神殿汇合,可三天了,自己还没抵达那边。

  也没人来寻找自己,不知道是担心出意外,还是其他人也自顾不暇了。

  ……

  “奇怪。”

  此刻,回龙帝尊也有些疑惑。

  他面前的光盘上,显示出了一些特殊情况,一些黑点,正在围攻一些光点,这代表,那些黑暗阴傀正在围攻那些帝尊。

  可是……往日不是如此的。

  正常情况下,黑暗阴傀,会在对方待足一个月后,对方若是还不走,这才会发起一些进攻,这也是一个月后,会有一些危险,甚至失踪的情况发生。

  可这一次,才三天而已。

  为何会这样?

  此刻,七个光点中,最强的那一个,已经快抵达神殿了,但是附近的黑点,也是越来越多,这好像在代表着,这一次的黑暗阴傀,不欢迎这一次的到来者。

  “至暗大世界,和天方大世界的暗使,有恩怨?”

  他心中判断了一番,也许就是如此。

  否则,为何会有些不同。

  同为暗系修炼者,至暗大世界存在也很久了,至暗之主,存在的年月也很长,也许和天方的那位暗使,存在一些恩怨?

  只是,如今天方强者消失,至暗之主陨落,倒是无从问起了。

  产生这样的想法,也和李皓那边的情况有关,李皓附近的黑暗阴傀,好像不多,而且,双方好像没接触过,这倒是说明了一点,不是至暗大世界的,好像没被太过针对。

  ……

  而实际情况是,此刻的李皓,被“暗”系神文笼罩,而身上溢散出来的,也都是黑暗之力,来源于此地的黑暗之力,所以,附近的一些黑暗阴傀,好像有些迟疑,所以迟迟没有攻击李皓。

  如此一来,虽然停留了三天,可李皓行进的速度,反而不慢。

  很快,李皓听到了一些动静。

  前方,好像有战斗?

  战斗?

  怎么会呢。

  此次来的七位帝尊,其他六位都是一伙的,就算有战斗,也应该是自己才对。

  李皓稍显警惕。

  继续前行。

  在这地方,也只有声音,会稍微传播的远一点,而气息、波动,其实都几乎感知不到,若是连声音都没了,这地方,哪怕战斗到死也未必有人知晓。

  他宛如暗夜精灵,一路前行,其实不远。

  大概也就万米左右,他行进了一阵,看到了前方景象。

  隔着千米左右,他看到了一位帝尊的战斗,对手却不是帝尊,好像是一头怪兽,又好像是一个头发太长的野人,又好像是机器傀儡。

  那野人,极其的疯狂,也融入在黑暗之中,一闪而逝,爪子或者说指甲锋利无比,带着幽光,一闪而逝,便能轻易在一位二阶帝尊身上留下一道血痕。

  帝尊之躯,在这爪子中,仿佛真的只是寻常血肉。

  而那位帝尊,李皓知道,实际上,这一次进入的几位帝尊,就两位二阶帝尊,这人具体叫什么,他不清楚,但是知道,是六位强者中,可能实力最弱的一位。

  此刻的他,有些惶恐,有些焦躁,不时传来呵斥声,好像想吓退对方,又好像寄希望,能被其他强者发现,听到动静,来救援自己。

  他好像也看的比较远,当李皓出现的时候,他好像看到了,眼中先是有些失望,下一刻,又化为希望:“是皓月道友吗?”

  “此地不知为何,出现了一些不死生物……主动进攻吾等,很是危险!”

  “道友遇到过我至暗世界,其他几位帝尊吗?”

  李皓并未出声。

  那帝尊有些急切:“这不死生物,实力不弱,我被纠缠到了现在,迟迟无法脱身……不过,对方实力不比我强多少,若是道友能搭把手,我可以斩杀此物……此物体内黑暗之气浓郁,斩杀之后,好处尽归道友……或者道友不愿意,劳烦道友,帮我寻找一下其他几位……”

  他不断开口,也开始朝李皓这边移动而来。

  一位帝尊,在这种环境下,好像丧失了许多能力,甚至无法撕裂虚空遁走。

  而那野人一般的怪兽,依旧和之前一样,好像没有灵智。

  只是不断闪现,不断攻击。

  每一次攻击,都会给那位帝尊,留下一些伤痕,一抹精纯的黑暗之力,附着在那帝尊身上,甚至侵吞那位帝尊体内的能量。

  同是暗系能量,可此地的暗系能量,显然等级更高一些。

  李皓后退了一段距离,那位帝尊有些焦急,再次开口:“皓月道友,都是回龙观帝尊,愿意还是不愿意,多少给个回应,若是不愿冒险,我也不会强求!”

  李皓没理会,再次后退了一段距离,仔细判断了一下。

  侧耳倾听了一阵。

  心中有了一些判断……这野人,好像……是通过声音,锁定了这位帝尊。

  可能是这位帝尊,发出了声音,导致被这野人盯上了。

  至于自己回应,也可能会被盯上。

  不安好心!

  作为帝尊,距离如此近,吼什么吼,直接传音好了,非要开口,显得自己声音很大吗?

  黑暗中,这样的存在,还不知道有多少。

  看样子,这位也是被逼急了。

  要不然,安静一点更好。

  李皓没理会他,他也没兴趣替人挡灾,此刻,仔细探查了一下那野人……好像真是一个人,只是……好像没有灵智。

  有些失控的征兆。

  看样子,好像也是一位黑暗系修炼者,和此地的黑暗之力,纠缠到了一起,化为了黑暗的提线木偶。

  “此地的黑暗之力,还会操控强者?”

  这是不是相当于另类的夺舍?

  他仔细看了一会,那位二阶帝尊,还在不断反击,有时候也会在野人身上留下一点伤痕,可正如帝尊所言,这玩意好像是不死生物,伤痕,瞬间愈合,对那位野人没有起到丝毫作用。

  这东西,不好对付啊!

 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玩意?

  “皓月道友!”

  这时候,那位帝尊身上,再次多了一些伤痕,而且伤痕几乎无法愈合,这对帝尊而言,几乎不可能发生,可事实上就发生了。

  他的血液,甚至还在不断滴落。

  此刻,他也有些焦躁不安了,再次开口:“道友,只需要帮我阻挡一会,我就有手段对付这东西!若是道友帮我一把,我愿意出三千大道结晶!”

  一块大道结晶,足够一位一阶帝尊修炼一天用了。

  阻拦片刻,相当于十年苦功了。

  这买卖,其实挺划算。

  一阶帝尊,也正是需要这些的时候。

  眼看着李皓不为所动,他忍不住了,再次出声:“五千?一万?若是道友还不满足,我告诉道友,这不死生物体内,应该存在一颗黑暗结晶,不单单只是能量结晶,应该是大道道蕴结晶,这应该是黑暗阴傀,算是大道的傀儡,应该是被此地留下来的一些道蕴反噬了,掌控了,导致化为了傀儡!”

  “只要斩杀了此物,必然会掉落一块大道道蕴结晶,蕴含了一些此地主人的道蕴规则!”

  “这东西,对黑暗系修炼者而言,就是无价之宝!”

  他急切道:“哪怕道友用不上,拿到手,换给其他人,不说多,数十万大道结晶还是可以换来的!若是有几十块,甚至可以购买一个小世界吞噬,足够道友瞬间进入二阶了!”

  大道道蕴?

  李皓心中一动,这话,未必是假的。

  他朝那野人看去,仔细观察了一番,这野人体内的能量来源,好像的确聚于一体,而外表,也有一些黑暗道蕴流转。

  也许……真如他所言,存在一块道蕴结晶。

  一块价值几十万块大道结晶?

  上次李皓问了,一个小世界,交易起来,价值大概一千万大道结晶,相当于一阶帝尊凝聚两三万年的混沌之气。

  值得吗?

  有人觉得值得。

  而这玩意,一块价值几十万……当然,对于一阶帝尊而言,杀这玩意,相当于杀二阶乃至于三阶帝尊,有这能耐,还差这几十万的大道结晶?

  黑暗大道的道蕴。

  可惜,不是生死大道,不是其他的五行之道,哪怕光明之道,其实对李皓而言,带回去都有不少的效果。

  唯独黑暗之道……银月那边,修炼的人太少,而且也没几个强者。

  “大道残蕴……道蕴反噬……这些黑暗阴傀,可能都是感悟大道的时候,被反噬了!”

  李皓心中若有所思,难道说,这些人都触碰到了这方小天地,那类似于神文的物体。

  所以,被反噬了。

  因为那东西,道蕴太强,力量太强,这些修士,根本无法承受黑暗之力的侵袭?

  眼看着李皓还不回答,还有些走神的样子,那二阶帝尊急了!

  心中也是愤怒。

  这人,一直不回应!

  正如李皓所想,他现在也判断了一下,可能是声音引发了这东西对自己的攻击,若是李皓出声,也许能引走这东西,可李皓偏偏不出声。

  他再这么下去,会被弄死的。

  哪怕二阶帝尊生命力强悍无边,可在这地方,伤势无法痊愈,迟早会被拖死。

  而且,此地恐怕不止一具黑暗阴傀。

  动静不小,迟早会引来更多的黑暗阴傀。

  他看向李皓,心中发狠。

  你既然寻来了……那就别怪我了。

  你不主动帮忙,我就主动一点。

  一瞬间,他身影一闪,直奔李皓而去,你不出声,我帮你出声!

  哪怕硬接那傀儡一击,他也要拉李皓下水。

  一股浓郁的黑暗之力,直奔李皓而去!

  战斗一起,你还能没动静吗?

  对面,李皓回神,看向那人,也不意外。

  生死关头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  能拖人下水,当然更好。

  总比自己死了要强。

  二阶帝尊……相当不错了。

  只是,和傀儡战斗许久,还有些伤势在身,比起一般的一阶帝尊,虽然更强一些,可强的有限。

  是杀?

  还是……退走?

  杀了他,自己也许就要面对黑暗阴傀的攻击,一具他不怕,可是,李皓觉得,此地不止一具,杀了一具,再来更多的怎么办?

  不过,转头一想,自己生死桥梁,已经构造了220道。

  240道以上,自己有希望进入三阶层次了。

  一位二阶帝尊,就算能量有限……可帮自己凝聚20道桥梁,应该足够了吧?

  “可不是我主动下手的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嘀咕一句,空寂让他别乱杀人,免得引起一些麻烦。

  可是,这一次不是我主动出手的。

  是对方主动攻击我的!

  也就一个借口罢了……其实李皓不太在乎。

  若是此地只有7位帝尊,杀死人,有些麻烦。

  可此地,现在出现了这东西,死一个帝尊……那就没什么了,就算出了事,也能找借口。

  这一瞬间,李皓就起了杀心!

  至暗大世界的人,杀了就杀了。

  自己不杀,这家伙迟早也会被杀死。

  心中念头一起,他并未动用剑法,而是这一刻,生死之力浮现,同为二阶帝尊,对方还是残破之躯,不用剑法,李皓也不惧他。

  生死星辰浮现。

  一瞬间,一股死亡之力降临,对方刚刚袭来,忽然感受到一股死亡之力,脸色微变,可李皓速度极快,一眨眼,一股死亡之力涌入他体内。

  那位帝尊还想爆发黑暗之力,镇压李皓,也黑暗之力刚爆发,忽然一枚神文浮现,一瞬间将那股黑暗之力吞噬,吸收一空。

  那位帝尊脸色一变!

  这是什么?

  刚想着,体内,死亡之力瞬间爆发,一股灭绝之力,在体内炸裂开,帝尊体内大道颤动,从至暗大世界带出来的帝尊之力,大道之力,一瞬间被死亡之力覆盖。

  李皓的生死星辰,瞬间笼罩了对方。

  无数生机被抽离。

  那帝尊脸色剧变,“生死帝尊!”

  这一刻,他感受到了,此人不单单是死亡系帝尊,还是生死两道的帝尊,不好!

  帝尊都算是见多识广。

  生死,阴阳,光暗,水火……

  这些两极对立属性的帝尊,一旦融合两极之力,实力往往都会超出同阶一大截。

  关键是,这皓月,不是一阶!

  而是和自己同阶的二阶帝尊!

  麻烦了!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外面。

  回龙帝尊脸色一动,他早就看到了两人遭遇,就在李皓那光点闪烁的瞬间,他一瞬间,爆发出一股强悍的力量,几乎将整个光盘彻底笼罩。

  这一刻,整个暗魔岭,好像被什么东西笼罩了,封闭了,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。

  回龙帝尊带着一些期待,一些忐忑,想看看情况。

  此刻,他好像也遭遇了一些反噬,但是他不在乎,只是盯着李皓那颗光点看……看了一会,有些失望,有些绝望。

  没变化!

  不是大道宇宙的强者?

  怎么会呢!

  他对皓月帝尊是银月王,带着很大的期待的,可是……此刻纵然李皓是银月王,可对方好像并无大道宇宙,否则,隔绝暗魔岭,对方实力会削弱的。

  至暗大世界的几位,因为现在没了大道宇宙,所以几乎无影响。

  可李皓,也没任何影响。

  这一瞬间,回龙帝尊失望了!

  不是!

  或者说,就算是,也没大道宇宙,也许界主猜错了。

  “该死!”

  回龙帝尊暗骂一声,又是遗憾,又是沮丧。

  很快,恢复了一些精神,也许……此刻的皓月,还没动用大道宇宙之力,对,也许就是如此,也许此人不止二阶,也许他不用大道宇宙之力,也有这实力。

  对,也有这种可能性!

  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,否则,这一次,就太让人失望了。

  再看一眼,看到另外一个光点消失,他并不在乎。

  一位二阶帝尊,之前就受伤了,此刻被这皓月干掉了……关我何事!

  至暗大世界的几位帝尊,他看重的只有那位五阶。

  而且,这一次皓月干掉了那位……倒是好事,回龙观现在三位五阶帝尊,若是此次,让空寂和巽旱产生一些冲突,这其实也是一种御下之道。

  否则,两位五阶真的亲密无间,对自己而言,反而是威胁。

  “再等等……也许二阶的不能让这皓月展露……也许,三阶的就可以了……”

  他心中想着,还是不太死心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李皓生死之力爆发,抽取生机,下一刻,死亡降临。

  一瞬间,那二阶帝尊,好像被他抽空了一般。

  体内黑暗之力,瞬间消散一空,长河浮现,席卷天地,一位二阶帝尊,就这么被李皓席卷进入了长河,直接融化在了长河之中!

  李皓却是瞬间皱眉,抬头看天。

  刚刚一瞬间,他有些感知,这方领域,好像被什么东西直接封印了,但是很快又消失了。

  “封闭暗魔岭……”

  回龙帝尊吗?

  还是另有其人?

  图什么?

  李皓有些疑惑,好像没有产生任何影响,那回龙帝尊,图什么?

  古怪!

  这么说……对方也许能察觉到什么,包括自己杀人?

 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!

  他在监视我们?

  李皓心中浮现出这样的念头,甚至顾不得那野人一样的黑暗阴傀,朝自己进行攻击了,此刻,迅速避退,不断看天,有些凝重。

  被人监视的感觉,不太好。

  而且,自己正要击杀对手的时候,天地忽然被锁定封闭……对自己是没影响,可是……若是自己是大道宇宙修士呢?

  会不会断绝和大道的联系?

  若是断绝了,岂不是一下子就会虚弱,被敌人反杀了?

  “大道宇宙……”

  他心中微动,难道……便是因为这一点?

  对方是不是怀疑自己,也是大道宇宙的修士?

  李皓想到了很多,不太确定。

  若是如此,代表那回龙帝尊,也许真的怀疑自己的身份了,只是,他如何确定,银月存在大道宇宙的?

  自己不算是大道宇宙的修士,若是乾无亮他们来了,也许会瞬间被隔绝联系,出现虚弱,自己可不会,自己的道,都在生死长河之中。

  这些念头,一闪而逝,李皓迅速遁走,任由那野人追击,此刻的他,不断在长河之中,汇聚这二阶帝尊之力,纯化能量。

  他想尝试一下,在这搭建桥梁。

  不说进入三阶,起码也要有随时进入三阶的能力才行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外面。

  空寂忽然朝内部看去,微微扬眉,刚刚,回龙好像在做什么,那种感觉……一瞬间,整个回龙观,好像都没了那股道蕴之力的浮现。

  屏蔽暗魔岭?

  “屏蔽暗魔岭……隔绝大道宇宙?这是怀疑那家伙的身份了吗?”

  若是如此……回龙倒是装的真像。

  之前,可没表现出来什么。

  这么说,李皓可能也在做什么,战斗,还是杀人?

  空寂晒然一笑,也不是太在意。

  杀人就杀人好了!

  一个没了大道宇宙的大世界残留帝尊,真死了几个,又有什么呢?

  至于巽旱不满……杀了巽旱,没了五阶帝尊,对回龙而言,少了一位五阶帝尊,难道还会和自己翻脸,然后再少一位五阶帝尊,还得罪了一位五阶帝尊吗?

  那是个聪明人,不会这么选择的。

  解决问题的办法,相当简单。

  空寂一想,笑了。

  的确不麻烦!

  只是……多少会暴露几分东西,可是也没关系,扮猪吃老虎,也不是他的想法,没那个必要,只是平日里,也没必要好勇斗狠就是了!

  “嗯,就这样……巽旱出来后,不吭声也就罢了,吭声,我就杀了他!”

  空寂心中想着,有了决定。

  这问题,不难解决。

  至于回龙,不用理会。

  能杀五阶帝尊,也就不怕六阶。

  回龙是个八面玲珑的人,那时候,还得供着自己,讨好自己。

  真不行,搬出靠山便是。

  只是不用,不代表不能用,真用了,自己少不得被人嘲讽一番,当年意气风发地离开了光明大世界,而今却是又借光明大世界之名,多少有些没面子。

  空寂笑了笑,没再去管。

  我何必在乎他人想法?

  这一瞬间,只是回龙的一次爆发,他好像想到了许多许多,又觉得,这样去想,好像挺有意思的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