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422章 过去的记忆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  
最新网址:李皓眼前一花,面前浮现一人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张安口称爷爷,不出意外,便是那新武至尊,武王张涛了。

  对此人,李皓也有些了解。

  新武史上,此人留下了浓重一笔,乃是人王护道者、领路人之一,影响深远,本是新武人皇一道的先驱,后来断道成全了人王。

  新武最后一战,鏖战本源时代的统治者天帝,最终赴死,后来被人王逆转生死复活。

  也是新武的发扬光大者,新武的军师人物,严格来说,银月的赵署长、乾无亮、林红玉、洪一堂几人加在一起,也许才能堪比对方的作用,这个作用,是指政务上的。

  对方一人,统辖了整个新武一切政务琐事,其中教育一道,乃是对方最为擅长的领域。

  所以,刚坠入过去,就见到了这位……还真是让人惊喜和意外。

  虽然,以张安的身份,早晚能遇到。

  一声爷爷,让李皓有些恍惚,让附身自己的张安,其实也有些恍惚,这个张安,乃是后世张安,看到面前之人,张安本人也恍惚的不行。。

  好久没见到爷爷了!

  太久了!

  自从来了银月之后,几乎就和爷爷断开了联系,是逃避,也是惧怕,虽然他的爷爷,在很多人眼中,是值得敬重的,是和蔼可亲的,是一个幽默风趣的小老头……

  可在他眼中,爷爷……是可怕的生物。

  自己的大哥,是家里的顶梁柱。

  自己的妹妹,是最小的,也是最宠的。

  而自己,刚好处于中间,没有大哥的独立性,也没有妹妹那么活泼,从小,他就惧怕自己的爷爷,哪怕到了现在,也是情不自禁,灵魂都有些颤抖。

  “回来了?”

  眼前的老人,看了一眼张安,说是老人,实际上样貌相当年轻,只是眼中有些风霜,带着一些疲惫的感觉。

  “是,爷爷!”

  “准备一下,收拾行李,去魔武学习!”

  “魔武?”

  “对。”

  老人一脸笑容,好像想到了什么,轻笑一声:“魔武出了个有趣的家伙,你应该知道……”

  “方平?”

  “对!”

  轰!

  李皓脑袋有些轰鸣,好像张安提及这个人,连记忆长河都受到了影响,受到了干扰,甚至有些承载不住的感觉,顿时让李皓心中大惊!

  这只是过去!

  过去的记忆,记忆深处,张安提及一人之名,居然会惹来长河颤动,这……到底何等的伟力?

  老人好像一无所知,笑了一声:“就是他!一个有趣的小子,一个未来注定要成人类顶梁柱的家伙……我已决定,将其培养成第三代教育部长,接掌我职!”

  “爷爷……他……他好像惹是生非最为厉害,去一处,都会招来大麻烦,地窟因为他,已经暴动多次,战死将士无数,许多老一辈宗师,都已奔赴地窟战死,您……”

  “愚昧!愚蠢!”

  老人呵斥,有些不满,好像也有些失望:“别人可以这么说,你不可以!你是我张涛的孙子,我对你言传身教,你大哥早早出去执掌一方,镇守地窟,唯独对你,我付出了最大的心血,最多的努力!”

  “惹是生非?”

  老人冷哼一声:“地窟强敌无数,如何破局?一味死守,等待地窟全面入侵吗?你可知,为何明知道他每次下去,必然招惹是非,甚至引发全面大战,我也好,其他人也好,却是无人阻拦……因为……我们需要破局者!”

  “他既然敢做,能做,愿做……那就让他去做!一切后果,自然有我等承担!”

  “他是你们年轻一代的魂,是你们的精神……战无不胜的精神,永不言败的精神,不成功便成仁的精神……老一辈宗师,为他赴死,心甘情愿!”

  “唯有如此,才能搏出一个未来!”

  老人皱眉,有些不快,“他人可以这么说,老一辈宗师也可以如此开玩笑……可绝对无人觉得他真的错了!他既然愿意一次次冒险,那我们就有承担一切后果的魄力!”

  “张安,你还年轻,见识太浅薄,大局观很弱,所以我要送你去魔武,让你和他接触一番,他说,他要报复我,让我小心一些,我家人最好不要去魔武……我偏不!”

  老人忽然笑了,笑的很是意味深长:“我就要送你和你妹妹过去,他要打要杀,随便他!我也想看看,你和他接触一番,能否改掉你那有些优柔寡断的性格……张安,你起步比他高,比他强,你有我这个爷爷,而他没有……但是,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小觑天下英雄!”

  “一个能搅动的地窟无数强者,都恨不得食其肉,喝其血的小家伙……对你而言,值得去学习,去敬重,唯独不该有轻视和愤恨!无他,地窟之战也会爆发,而他,覆灭的地窟强者,你这一生,也许也难望其背……”

  年轻的张安好像有些不服。

  尽管,他在外人眼中,很是天才,很是有天赋,加上家教好,如谦谦君子,可从小听惯了他人的奉承话,忽然,爷爷告诉他,你去魔武,不是为了其他,而是为了学那人,为了接触那人……接触那个草莽少年!

  张安心中不快,可在爷爷面前,也不敢多言。

  本来,他并不想去魔武,而是去京都武大的。

  京都武大,虽然和魔都武大齐名,可京都武大,走出了更多的强者……尽管这两年,魔武名声更大,可也只是因为那方平,在魔武学习,搅动风云……他更想去京武,内心深处,其实还有一些想法,我去京武,照样可以搅动风云,让京武再次和魔武齐平。

  锦上添花,不如雪中送炭。

  加上张家势力也在京都,在这,他可以发展的更好,甚至带领京武,参加下一届的全国武道大会,夺取冠军,打破魔都武大这两年来的连冠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李皓默默倾听,倒是能感受到一点……这位,对自己的孙子张安,很重视,相当重视,并非想象中的并不算太在意。

  恰恰相反,对于张安,寄予厚望。

  甚至希望,张安能和那位未来人王,成为亲密战友,在对方崛起的过程中,如同血帝尊他们一样,成为这个小团体的一员。

  为此,甚至主动开起了玩笑……我送我孙子孙女,去给你揍,你随意折腾,不折腾死就行……甚至折腾死了他也不怪!

  此刻,附身自己的张安,思绪也很复杂。

  这是当年,他去魔武之前,爷爷和自己的谈话瞬间,爷爷希望他能去魔武,可他心有不甘,可又不敢反驳,更是对爷爷重视那位,胜于自己,而感受到愤怒和不甘!

  我才是爷爷的亲孙子,为何爷爷会如此偏心那个惹是生非,到处招惹麻烦,一直给人类带来麻烦的家伙,多少宗师为了他的一时冲动,而奔赴地窟作战,战死他乡!

  当年的自己,很不理解!

  而今看来,回忆过去,此刻,张安心中轻叹,年少轻狂,那时候的自己,的确太气盛,新武和地窟之战,一直都在持续。

  却是缺少破局之人,爷爷这些人,作为定海神针,无法轻动,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!

  此刻,少年人王入地窟,一路跌跌撞撞,虽然惹是生非,招惹祸端,可与此同时,也不断在削弱敌人的实力,也让敌人,误以为只是少年人王的误打误撞,将爷爷他们放在了一旁。

  而这,也为后来的胜利,奠定了很大的基础。

  张安心中想着,再看看当时的自己,好像很是不服气,嘴上说着好,却是低头不语。

  当时也没在意,如今,却是微微一个恍惚。

  爷爷,正在看自己。

  脸上,有些心疼的表情变化,眼中,也带着一些叹息,好像在诉说什么,爷爷从未对自己露出过这样的神色,以前,压根没看到过。

  今日回到过去,他却是看到了,看到了爷爷眼中那隐藏的一些期盼,一些歉意,仿佛在说,你才是我亲孙子,我最疼爱的,始终是你,可我也希望你,能认清自己,看清现实,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好友……

  那眼神,复杂到,如今的张安,也有些震荡。

  爷爷……从未对自己表露出任何这样的姿态。

  少年时期,爷爷对自己,有如此大的期盼吗?

  一时间,他忽然有些沮丧,有些恍惚,在他记忆中,爷爷对自己,只有严厉,越来越严厉,越来越愤怒,越来越失望……从未有过期盼!

  尤其是,当其他人,在新武之后,不断晋级,自己一直卡在圣人层次,爷爷好像对自己彻底死心了!

  张安心中念头无数,而李皓,则是没那么复杂。

  他只是看向眼前这人,感悟着附身的张安的心思,又感受到对方那无时无刻,都在增长的实力……有些意外,有些了然。

  有意思!

  这个时期的至尊,居然已经有些掌握人皇之道的趋势了,万民助其修炼,以这样的实力,居然已经获得了万民信任,万民敬仰,甚至是信仰……

  新武不讲信仰,此人却是靠着非至高者的身份,获得了万众认可,倒是真有能耐!

  对方并未展露任何武力,可此刻,对李皓,却是也有些小小的冲击,有趣的人,强大的人,哪怕弱小时期,看一眼,都觉得很有收获。

  这一次,以第一视角,亲眼去看,亲自去接触……忽然觉得,这个时代,很有意思!

  和张家至尊,只是一次谈话。

  很快,时间一点点过去,李皓附身张安,也在经历着相同的一切。

  直到……进入了魔武!

  那座在历史上留下了无边盛名的学府!

  真进入其中,发现也不过那么点大,强者很少……在李皓眼中,这些人,都日月都不是,最强者,也不过堪堪进入了日月层次。

  就这样一座学府……居然是当年最高学府!

  而就在这……李皓有些愣神。

  他没见到人王,但是他见到了一位有些出人预料的人物,剑尊!

  ……

  这个时期的剑尊,好像已经走出了十年磨剑期,有些意气风发,有些杀意不可抑制。

  张安见到剑尊的时候,剑尊在自己的小院中练剑。

  就是简单的出剑,收剑,出剑,收剑!

  张安乃是听他爷爷的话,来拜见剑尊的……尽管这个时期的剑尊,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人物,在张至尊眼中,其实依旧孱弱无比。

  可是,临来之前,张家至尊,却是让张安来拜见一下这位磨剑十年的天才……是的,剑尊也是至尊的后辈,至尊也很看重。

  觉得此人,未来也是个人物。

  不得不说,至尊别的能耐不说,眼光是无比的毒辣,在这个时期,居然就认定,刚崛起不久的剑尊,已经过了当年最佳练武期的剑尊,未来会有大前途。

  此刻的剑尊,还没之前李皓看到的那样伟岸。

  显得有些平凡。

  小老头模样,腰间佩剑,这就是传说中的长生剑……不在于剑的本身,而是剑意。

  李皓实力远超这个时期的剑尊,只是简单一看……就发现,远不如自己的剑,差的很远很远,可剑尊的剑,却是无比的纯粹!

  此刻的剑尊,已经完成了史书上记载的一桥三门入我腹的壮举!

  实力,在这个时代,也算是顶级了。

  当然,比起至尊差距还很大。

  而对方见到张安,也没太过客气,仿佛不在乎他爷爷的身份是什么,看到张安,开口便是:“心思杂乱,小小年纪,故作沉稳,失了少年意气,你该去京武……京武都是一群老古董,老规矩的守旧者……你爷爷,张部长,也是一位跳脱者,后代却是一代比一代沉稳,一个不如一个……这个时代,沉稳就是罪!天下不平,又不是守天下,此刻,要打天下,沉稳有屁用……”

  剑尊很不客气!

  此刻的少年张安,却是有些憋屈,觉得有些愤怒,被人小觑了。

  可是……也只能继续故作沉稳。

  那剑尊好像看出来了,但是并未多说,也许是考虑到,毕竟这位的爷爷,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最后还是摇头道:“罢了,既然来了……什么都别说了,接我一剑,也算给你爷爷面子了!”

  话落,一剑斩出!

  此刻的少年张安,弱小无比,只觉得遭受了巨大的冲击,甚至有些愤恨……剑尊强悍,一剑岂是自己能接下的!

  果不其然,只是剑气,就让自己不断后退。

  而真正的张安和李皓,却是微微一怔。

  这一刻,两人都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意,甚至是势,银月才有的一股特殊之势!

  两人都见过无数的势,只是瞬间,就有些感悟……李皓心中一震,纯粹,合一,万道归一?

  他心中剧震!

  这个时期的剑尊,实力真的一般……从他的角度去看,很一般,可这个时期的剑尊……一剑杀出,居然有些万道唯我之意!

  这……

  而老年张安,也是一怔,此刻,灵魂再次有些震动,这是……剑道之意,也是一种传道之意!

  可此刻,少年的自己,满心愤怒,压根没注意到。

  而剑尊,微微皱眉,好像有些失望,很快收剑,平淡如水:“天赋不错,不比方平差,可惜……可惜了!去吧,有时间,可以回忆一下我这一剑……还有,你太年轻了,才18岁,不要学81岁的老人,此刻的你,该如何就如何,你爷爷的成就,不是靠沉稳得来的,他年轻的时候,比方平不差,也许更浪,什么坏事都干……”

  刚说完,李皓、张安、剑尊几人耳边,都听到了一声冷笑:“李长生,若非看在你这一剑的份上,我一巴掌拍死你!”

  李皓一愣,这位张家至尊……居然一直都在偷听,先前居然没太在意。

  而剑尊仿佛见怪不怪,“你拍死我看看?我说实话也犯法?你年轻的时候,我老师曾说过……当然,更多的黑料我不说了,不过话说回来,你这孙子,不像你……也对,你伪装的太好,道貌岸然的,你孙子有样学样,要我说,你就不该这样,而是在你孙子面前骚气一点……你在我们面前,在方平面前,不是嘴脸无耻到了极限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张家至尊好像有些不爽,冷哼一声:“少跟老子来这套,我孙子,天赋很好,你这一剑……他迟早会感悟到真意!不过话说回来,你这有些脱离本源之道了,奇怪……你这小破剑,还真走出了一点自己的味道,都能一剑劈断我的手指甲了!”

  这一刻,李皓有些异样。

  这就是顶级大佬的交流方式?

  装出了新境界!

  “你孙子能感悟到吗?真能感悟到,老子……算了,你年纪比我大,和我师父算同代,我倒挂金钩去吃翔!”

  “你看不起谁?”

  “看不起你孙子!”

  “你是不是在骂我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,李长生,给我老实点,不然老子一巴掌拍死你……”

  “你拍啊,你拍死我,老子便宜徒弟以后拍死你!”

  “放你妈……他是你徒弟吗?你当吕凤柔死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位大佬,暗中传音,不断互相飙骂语。

  而老年张安,呆滞许久,许久,有些沮丧,我……好像一辈子都没感悟到真意,看样子,让我爷爷失望了。

  至于少年张安……弱小无比,此刻又满心愤怒,更不会在意了。

  此刻,李皓也有些想笑,有意思。

  新武时代的强者们,都很有意思,交流手段……都是这样的吗?

  一个一路尾随,不要脸地偷听,不要脸地骂街,这就是传说中的至尊?

  而这位想象中冷酷无比的剑尊……居然也是国骂无数,只是稍微克制一些,因为至尊地位、身份、年纪都更大,和他老师同时代。

  当然,更让李皓在意的是,剑尊这个时期,还处于本源阶段,居然就有些万道归一之意了,而至尊,也已经到了万道汇聚之路了。

  这些新武强者……一个个的,在这么弱小的时候,就有些与众不同了,真是厉害!

  有了这个短暂的小插曲……

  接下来,让李皓难以忘怀的,不是别的,暂时还没见到人王……从剑尊那离开,很快,张安和自己的妹妹,就被一人打发去干苦力了。

  而一路上……李皓愈加来了兴趣。

  一路上,到处都是“方校长威武”“方宗师牛叉”“为方宗师贺”的马屁声。

  这是传说中的魔武?

  而不是马屁窝,不是路边的土匪窝?

  一群人……再年轻,都有股土匪的作风,一副天上地下,除了老方,我就是第一的姿态,走路都是横着走的!

  一个个年轻人,身上都是血气十足,杀气十足!

  看到张安,好像看到了小朋友一般。

  哪怕知道对方的爷爷,是个大人物……不少人,包括一些所谓的老师,都一副看小朋友要倒霉的神情,因为据说,少年人王好像说过……要报复张至尊的孙子!

  是的,就是这么小气,而且,还是正大光明说的,据说因为是张至尊经常敲诈这位少年人王导致的。

  此刻,不愿干扰时代的李皓,找不到人闲谈,忽然传荡了一声疑问:“张前辈,这是新武时代,最知名的学府?”

  张安一怔,还能出声吗?

  他都不清楚这情况。

  此刻,也尝试传讯回应:“对,这就是魔武!”

  “你刚入学……就被盯上了?”

  张安有些苦涩:“对……这只是开始,人王还没回来,要等开学典礼才回来……反正,这一次开学典礼,我记忆深刻……”

  如何个记忆深刻?

  不需要张安多说,因为新生的开学典礼,很快就开始了。

  而这一次……李皓见到了人王。

  少年人王!

  以一种极其骚包的姿势,降临主席台,以一种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很厉害,生怕大家不知道,我很狂妄的姿态,降临魔武!

  “那就是人王……身边那位……是京武的铁帝尊,此刻来了魔武,正在和人王组队……”

  这一次,李皓见到了很多未来的大人物。

  很多,都是未来的帝尊。

  铁帝尊,人王,剑尊。

  而下一刻,骚包的人王,忽然开口:“秦老师,开始吧!”

  而李皓和张安,却是听到了人王的另外一句声音:“老秦,关门放狗,给我使劲往张家那俩小子身边放,老张这老不修,我让他折腾我……给我使劲折腾他们兄妹!”

  老年张安,有些无奈,传音道:“还有这茬,我还以为是意外呢!”

  而这时候,虚空中,浮现一位小白脸一般的人物……看起来倒是彪悍帅气,可也正因为帅气浪荡,有些像个小白脸。

  张安声音再起:“这是秦帝尊!”

  “秦帝尊?”

  李皓有些意外,没怎么听说过,新武历史上记载的不多,但是……此刻一看,李皓一怔,有些……特殊!

  有股天意附着的感觉!

  天之子?

  “这位……出了名的拼命三郎……自认天下第一,谁都不服,人王打了一次又一次,就是不服……除非给他好处,喊你爹都行……要不然,打死了他,他也不服!”

  说起这位,张安有些无奈:“他天赋很好,敢打敢杀,天不怕地不怕,甚至惹事能力,不弱于人王……就是有些没皮没脸,欠钱不还是常态,和银月南拳有些相似,不过比南拳要更不要脸的多!对了,新武历史上记载的无敌之势……就是他首创!赢了我无敌,败了我无敌,我就是真无敌,真正意义上的天不服地不服……”

  李皓瞬间来了兴趣,这么有趣吗?

  无敌之势,他其实在银月武师的一些秘籍上也看到过,一直其实不是太懂,认为无敌之势,就是一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!

  可听张安的意思……好像不是如此。

  “败了……也能无敌?”

  “对!一般人做不到,他可以……因为他从骨子里相信自己,他真的无敌,不是安慰自己,是真的如此笃信,哪怕战败了一次,也觉得,只是人生道路上的一次考验,他还是无敌的,然后再战……再败,再战,再败,再战……百战不死,那就真无敌了!”

  李皓微微吸气,这个有意思!

  说实话,自我安慰简单,可真的让自己坚定不移地笃信,我就是无敌,一次失败,我还是无敌,因为这只是一次挑战,我只要还活着,我就能击败他……

  这种精神状态,可以说,极其值得去学习!

  果然,每一位能成帝尊的人,都不简单。

  这位,史书上记载不算太多,居然也有这样的可取之处,无敌之势……难怪银月秘籍上,都有一些提及,这样的势,非同寻常!

  而接下来,就是少年张安被折磨的时候了,大量的妖兽,被丢到了他身边,打的他狼狈不堪,而这,便是人王的报复,也是考验!

  而那位秦帝尊,也是一个劲地往他身边丢妖兽,有人都忍不住传音提醒:“凤青,差不多得了,不怕张部长找你算账?”

  “切,我会怕他?大不了打我一顿,又不会打死我,只要打不死我……老方说了,这次好处管够……只要打不死我,下次我也报复他!”

  李皓有些哭笑不得,而老年张安,也是无奈至极,说实话,其实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,这些强者的心态。

  第一次知道,他们面对自己爷爷……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。

  我又不怕你!

  就是欺负你不会打死我,只要不打死我,你现在打我,我打不过你,我以后打你儿子,打你孙子,打你重孙子……

  “亏我当年还觉得,我有我爷爷这样的强者身份……在魔武,不说横着走,也能享受优待……原来,这些学长们,都在卯足了劲报复我……真是……”

  老年张安,那是真的无奈,当年我可不知道,还有这一层。

  而就在此刻,忽然,远处的魔武新生,有人大喊一声:“圆平社姐妹,跟我杀敌!”

  銆愯瘽璇达紝鐩墠鏈楄鍚功鏈€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槄璇伙紝瀹夎鏈€鏂扮増銆傘€/p>

  一群新生,居然在一位少女的带领下,忽然朝那妖兽冲杀起来,李皓都忍不住侧目去看,轻声道:“都是新生……没想到,这少女,还有这勇气,我看前辈你们都很害怕……”

  张安也有些恍惚,许久才道:“是啊……很多人都说,她是靠运气走到了这一步,其实……比起我们,她真的更强大,更有勇气,更有魄力!”

  “她比我们都小,这时候才16岁……我和张雪都已经18岁了,可她第一个组织大家,去杀魔兽,杀妖兽,而我们……只能躲避……”

  李皓怔神,这语气……不太对劲啊。

  张安又唏嘘道:“其实,我一直觉得,她能走到帝尊层次,是理所当然的,只是大家都被她哥哥的身份吸引了,觉得她全靠她哥……其实不是这样的,在另外一个世界,其实……是她带着大家,冲杀四方,杀的那位世界之主,都有些无奈,最终送走了我们……”

  “她是……人王的妹妹?”

  李皓回神了。

  张安开口:“是……就是她!你看到了,16岁的她,以最小的年纪,加入了魔武,却是表现最为优异,是我们这一届,也是人王他们之后,最优秀的一位学员,你说,她不成帝尊,有道理吗?”

  李皓朝那边看去,那位人王的妹妹,倒是亭亭玉立……略显婴儿肥,倒是可爱的很,但是倒也够果决,对上那些强大的妖兽,杀戮起来,一点不手软。

  的确有些勇气和魄力,虽然李皓可以看出,对方眼神深处……很是惧怕,却是依旧身先士卒,比起张安的表现好很多,对方实力还不如此刻的少年张安。

  “果然,成帝尊的,都有一些特殊之处……”

  李皓给予了肯定,“16岁的我,父母刚离世,那段时间我很颓废,可没有杀妖兽的能力……就算有,我也组织不起来这么多人,换成我,这时候大概会选择等人不注意我,偷偷弄死一只,弄一点好处……”

  张安无语!

  他么的,你是在夸人王妹妹,还是在夸你自己?

  这时候的我,都吓死了,吓傻了,第一次经历好吧!

  “你第一次和人动手……你不怕吗?”

  “怕啊……所以我打死了对方,对方还送了我一面锦旗!”

  张安一怔,李皓又道:“那面锦旗,前辈看过吗?回头我给你看看……我第一次打架,吓死了都,幸好打死了对方,要不然,我都惨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是人话吗?

  张安彻底无语了!

  第一次和人交手,把人打死了,然后你还说你怕……你怕个鬼啊!

  “那你……那你第一次见到妖兽,什么场景?”

  “黑豹?当狗养啊!”

  “除了黑豹呢?”

  “不记得了……杀了吧?”

  李皓也不确定了,第一次见到除了黑豹之外的妖兽,好像是在苍山吧?

  直接杀了?

  谁还记得这茬!

  “你不怕?”

  “我那时候人都杀了一大批了,我还怕一个妖兽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张安无言,咱们没有共鸣。

  “前辈……你这胆,稍微小了一点点……看起来沉稳,关键时刻就露怯了……还不如人家人王的妹妹,怪不得人家成了帝尊,你没有成!”

  艹!

  张安心中大骂!

  这叫什么话?

  话说回来,的确有些丢人,此刻的自己,再看这过去,也觉得有些丢人!

  那时候,自己怎么这么胆小呢!

  该死!

  被李皓看笑话了!

  太狼狈了!

  当然,李皓也不是八卦之人,并未多说,而接下来,少年张安,又经历了各种事情。

  李皓一路跟着,一路经历。

  张安也入了地窟,开始杀敌,鏖战四方,而整个人类世界,少年人王的威名,越来越大,越来越是疯狂,甚至疯狂到了,李皓都觉得有些张扬,这样都不死,也算是难得了。

  当然,为了少年人王的疯狂,人类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

  至尊这些顶级存在,开始鏖战地窟,亲自参战,亲自护道,甚至出现了,少年人王惹祸一次,全人类强者并肩子上场善后的壮举!

  这个时代的人族,简直就是疯狂的代名词!

  为了获得一些战果,只要少年人王能有收获,至尊也好,还是其他顶级强者,甚至为此不惜爆发全人族共同战争!

  没有哪个时代,有新武疯狂,热血,甚至是幼稚!

  有些事情,在李皓看来,是很幼稚的。

  有时候,人王他们,为了一场战斗的胜利……几乎完全不考虑一切后果,疯狂地去赌,去搏,赌人类不会就此灭绝!

  换成李皓,大概率不会如此。

  哪怕被称为新武军师的至尊……从头到尾,也不曾阻拦过丝毫,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种,经常摇着扇子说:“主公,不可如此……”

  新武的至尊,这位军师,每一次都是:“去试试看,尝试一下,不行也没关系,我们在,天塌不了!”

  这就是新武至尊!

  这样的人,让李皓大受震撼!

  你去试试,别怕,不要担心什么可怕的后果,我们在你后面,哪怕天塌了,我们撑着!

  那种……说不出的感觉,让李皓震撼莫名!

  尽管这个时期的人类很弱小,李皓觉得,自己随时可以灭掉整个人族……可那种众志成,万众一心,你放手去做,我给你当军师……这个军师,居然是给你兜底一切的军师,彻底打破了李皓对自己固有印象的颠覆!

  “原来……这才是军师?”

  一次大战结束,李皓有些恍惚了,甚至有些融入了这个时代……觉得,错过了这个时代,简直是一种遗憾!

  张安也是有些恍惚:“我其实也不了解我爷爷……因为我爷爷经历的很多东西,那时候我都没有资格去参与!我也是第一次知道……每一次战争,居然都是他怂恿的……”

  也不算怂恿,可人王明显有几次,有些担心了,有些小孩子做错了事,有些害怕的感觉了……可至尊,一次次助长人王的气焰。

  有几次,至尊甚至说,怕个球,对面都是小渣渣,你去干,干赢了咱们才有面子,干输了,对面喊家长,老子也去开干,打死对方的家长,你接着干!

  若是没有至尊一次次撑腰,一次次怂恿……若是此刻,稍微态度有些缓和,有些暧昧,或者反对,人王那小孩子做错事的姿态,一次反对,也许就没有下一次的肆无忌惮了。

  结果……却是愈加肆无忌惮!

  因为,人王真的相信至尊可以兜底,而至尊也相信人王可以一次干的比一次好,一次干的比一次猛!

  那种我只需要去惹祸,完全不用担心惹祸后的后果……这样的感觉,让李皓都羡慕无比。

  太舒服了!

  干就完了!

  也正因为如此,人王越来越强,越来越狂,狂到,他觉得,没有我杀不了的人,没有我打不赢的仗,而至尊,也一直伴随,一直到最后……都在给人王兜底!

  甚至对战天帝那一战,因为张安被送走了,没有亲眼看到,可李皓也知,好像至尊,在最后一刻,也为人王兜底了!

  ……

  恍恍惚惚,这一次,李皓在记忆长河中,沉浸了很久很久。

  最后,甚至再次见到至尊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,对方好像发现了异常,甚至感受到了时光长河的存在,李皓才有些醒悟。

  而事实证明,李皓没感觉错。

  这一次见面,是在新武的阴阳世界。

  刚复活不久的至尊,再次见到了久违的孙子,第一句话就是:“看样子,你好像受到了一股特殊能量的影响,从某个时空回归了……”

  附身张安体内的老年张安,微微一怔。

  此刻的至尊,伟岸无比,声音却是平静无比:“是好事,就是不知道和你一起来的人是谁……当然,这不重要!反正你没能耐自己回归……看样子,你遇到强者了,或者遇到天才了!”

  “我的孙子,以前,我对你期待很大,后来很失望,再后来……平安就好!现在,不管为何,你回来看看,不需要考虑太多,记住一点就行……不要怕,去试试就好!以你的性格,也许这次回归都是别人唆使的……以后,记住一点,不需要别人唆使!你自己去做……只要做了,不管成功还是失败……只要你爷爷还活着,你被人杀了,我让你的敌人给你陪葬!”

  “你赢了别人……只要你有理,哪怕是人王,只要你敢和他干……老子豁出去也跟他干,以前能打他,以后还能!”

  “无需惧怕什么,一切都有我在,放手去干就行!不需要去考虑什么大局……大局不是你该考虑的,你要考虑的是,不服就干,干赢了吃肉,干输了爷爷带你接着干!”

  此话,让李皓和张安都有些怔神。

  而此刻,那位至尊,又道:“另外……不知你是谁,没关系,不重要,你能忽悠的我孙子干一次自己不敢干的事,那是你的能耐!你居然能从某个时空,穿梭而来……也是你的能耐!你是为了观察也好,还是为了其他,甚至为了窥探情况,准备杀我也好,杀人王也好……只要你敢来,咱们就敢和你干到底!”

  “当然,若是敌人,那就如此!若非敌人,你想知道什么,感悟什么,隔空而来,观察到的有限,观察再多,探查再多……不如你亲自去试试看!你若是想问道,也简单,找个强者干一架,干赢了吃肉,干输了拉倒,心中存有一口气,你和我孙子在一起,我孙子若是干输了,被杀了,我若是有能耐,会找到你们,复活你们的!”

  “若是我也输了,那让人王继续,人王输了……那咱们一起玩完……”

  面前,那伟岸的人影,让李皓有些恍惚起来。

  这……听起来不太靠谱的样子,可是,又无端端地,有一股信任感。

  忽然就踏实了许多!

  你去干好了,怕什么?

  你干输了,看在我孙子的份上,老子迟早会去救你,若是我也不行,那就人王上,都不行……大家一起来吃席!

  这一刻,李皓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他居然在十多万年前的至尊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……信任感,踏实感,安全感。

  忽然,无比的羡慕人王!

  不是羡慕人王的实力,而是羡慕人王的靠山……哪怕此刻对方已经不再是靠山了,可李皓觉得,若是自己背后,也站着至尊这样的人物,一定会很踏实。

  我的老师,其实也是如此……只是可惜,老师实力没跟上来,老师实力比自己强大的时候,其实也这样。

  你去干好了,别怕,我在!

  只是……那个时期,很短暂。

  因为很快,自己就超越了老师,此刻,李皓都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,我该迟一点超越老师的。

  就在李皓恍惚中,那至尊又道:“新武已无敌!你从其他时空而来,不外乎平行时空,或者过去未来……看样子,也有几分手段!我孙子还在,代表还是一个时空,敌人在混沌?此刻,你干扰我过去,干扰我记忆……看样子有事要发生,不管此时此刻,你身处何年何月,有何危险,有何顾忌……无妨,只要我记忆中多出这一片段,我便为你出手一次,不一定是亲自为你毙杀强敌……我会出手搅动混沌,制造举世瞩目之举!至于能否有用,那我不管了,总之……你干的事再大,应该也不会比我更大!所有……不需要担心,太强的强敌,会盯上你!至于虾兵蟹将,你自己解决!”

  话落,一挥手,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而来:“回去吧,不要干扰过去未来,战天帝如此强悍,依旧遭受天谴,何况是你!待我记忆中多出这一段,我会迅速出手,至于有没有这个机会,没有也会有,若是真没有,大不了我造反新武,暴打人王一顿……和人王给你们演一场新武内讧大戏,放心便是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只觉得天翻地覆,瞬间从张安体内退出,而张安本人,也和李皓一起,瞬间上浮。

  此刻,李皓恍恍惚惚!

  卧槽!

  这什么人啊?

  太疯狂了吧!

  隔着时空,告诉李皓,怕什么,你回溯而来,要不遇到了麻烦,要不是为了窥道,都无所谓……有麻烦,记忆中多出这一段,再想想孙子的处境,我若是还在,就给你制造机会。

  跨越时空,给你制造机会。

  没有,也会有!

  没有,我就造反新武,和人王鏖战,让混沌瞩目,反正,顶级存在,不会关注你们。

  这……完全出乎李皓的预料。

  不可思议!

  就在李皓恍恍惚惚中,眼看着即将离开这个世界,回归未来,忽然,一道人影闪现,好像追逐时光而来,正是人王!

  李皓一怔!

  那人王,霸道到了极致,无双的强悍,仿佛看到了什么,疯狂追逐而来,带着一些疑惑:“什么玩意?老张居然没管……自己人?算了,甭管你是谁,甭管你是什么玩意……下次来,要和老子打招呼,不打招呼,学老张窥探隐私,老子打你屁股!是女的吗?是女的,打胸!一拳给你胸打爆……听到了吗?”

  李皓恍恍惚惚,只觉得……简直见了鬼!

  这……算什么?

  “咦……不是这个时代的存在……难道是未来?还是平行时空?算了,不管了,未来也好,隔壁时空也好,以后记忆中若是多出这一段,老子一刀劈死一个当世最强者给你庆贺一下,希望不是你……不然你就死定了!”

  话落,那追逐时光的人,瞬间消失!

  李皓已经惊呆了!

  此刻,头顶长河波动,他快要出去了。

  就在此刻,忽然,一声猫叫,让他灵魂一怔:“咦,喵,好玩……喵……能吃吗?本猫记住你的气息了,下次遇到了,要带吃的来,不然……不然就吃了你!喵喵喵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在呆滞中,瞬间钻入了长河。

  此刻,还有些发愣,虽然和张安一起经历过许多,可这些顶级存在,后期都和他们不在一起,没想到,最后退回,居然接连遭遇了数位顶级存在。

  人王,苍帝,至尊……居然都看穿了什么,太可怕了!

  若是他们出手阻拦,也许……自己会无法回归!

  想到这,李皓瞬间惊恐,记忆的过去……真能灭杀自己!

  
最新网址: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