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415章 开新天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  代入李皓,盘算了一下李皓的心思,林红玉就有底多了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时光、生死、八兵藏星。

  若是李皓就是如此盘算的……代表这家伙是有把握复活的,此刻,林红玉想法也就多了一些。

  眼看着众人齐聚在此,甚至包括那些新武强者,以及大离王和西方女王。

  她看了一眼西方女王……这位愚蠢的西方女王,在今日也颠覆了大家的想象,虽然发生了太多,导致她之前的翻盘,显得不值一提。

  可能在帝尊层次的较量中,此女脱身而出,还借给了李皓银月之力,关键是……此女和李皓,真正意义上同时代修士,同年龄修士。

  李皓心狠无比,杀了那么多敌人,如今一眼看去,天下各地,还有李皓的敌人吗?

  可偏偏,这和李皓作对多次,甚至第一次让李皓吃亏的女人,居然还活着,就显得不简单了。

  林红玉心中想着这些,却是没有表露丝毫,依旧冷若寒霜,死气纵横,冷声道:“既然诸位都一心要复活侯爷,那就省了很多麻烦!”

  “今日汇聚在此,便是认可了侯爷的统治……大离王,天神陛下,二位有何想法?”

  大离王一脸复杂:“我能有什么想法,我连未来都没有,召唤不出来!李皓答应了我,这次若是我出手,打死一位半帝,便送我一具半帝之身……现在全被雷霆炸裂了,我自然只能等着他复活,完成他的诺言。。”

  再说了,我还能想什么?

  没看天极这位强者,为了撇清和自己的关系,打死自家老祖的秘密都给说出来了吗?

  没有天极帮忙,自己现在只是天王,又不是汲取了虚影的半帝,能做什么?

  什么也不做,才是最好的决定。

  而女王,此刻也是冷傲无比,瞥了一眼死气纵横的林红玉,好像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敌意,稍显谨慎,冷淡道:“李皓借走了本王大量银月之力,是借,不是送……本王自然也只能等他复活,还我银月之力!”

  两位王者,都选择了等待,等待李皓复活。

  至于能否成功……谁知道呢?

  死马当活马医!

  不管真假,现在,大家都需要一个目标,否则……真要去思考李皓死了,那马上就会出大问题,甚至出现大范围的杀戮。

  林红玉闻言,也不多说,平淡道:“那好,既然大家都没意见,那就劲往一处使,和当初一样,万民祈愿,以信仰汇聚之法,汇道大道宇宙!”

  “洪师叔和乾将军二位……可尝试短暂融合,刺激时光星辰复苏,看看能否让寂灭的星辰,再次点燃!”

  说罢,语气有些森冷:“二位都是侯爷信任之人,万万不可此时动了他心,丑话说在前面,乾将军也好,洪师叔也好,谁若此刻妄图吞噬对方,必将迎来银月必杀之战!”

  洪一堂点头:“我自不会如此!”

  乾无亮也急忙道:“怎么会,无亮能有今日,全靠侯爷提携,自当以复活侯爷为己任,岂会和洪院长夺大道之力?”

  林红玉再次看了他一眼,这人……其实很聪明。

  绝对的聪明人。

  聪明人,其实有时候很难缠,乾无亮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成了虚道之主,李皓陨落,表现出任何异心,反而热心无比,一心要复活李皓……这样的家伙,李皓真要没办法复活,她林红玉大概率是拿不住此人的!

  “那就各司其职……”

  说到这,忽然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一道门户,隐约浮现,微微皱眉:“这星门……当时有人说,八大神兵汇聚,可以开启,那苍穹剑,此刻能否开启星门?”

  这是个相当重要的问题!

  现在银月还处于一个封闭阶段,可若是苍穹剑可以开星门……也许会存在一些麻烦。

  当然,她可以不说。

  可此刻,她还是说出来了,余光瞥了张安他们一眼,沉声道:“星门若是开启……若是外界是新武,那最好,若是红月大世界范围……可就麻烦了!”

  “而之前,苍帝投影,好像无法跨越……反而是红月蚀骨帝尊陨落,有大道之音传荡而来……我猜测,我们很可能处于红月大世界覆盖范围内!”

  她的推断,也不算胡乱去猜。

  苍帝如此强悍,依旧无法迅速赶来,距离显然极远,而红月大世界,却是有大道之音传来。

  她又道:“之前,两次混沌雷劫,银月世界晋升,动静必然不小,就算以前,银月如尘埃,不被人所在意,没有发现,现在动静如此之大……又处于红月范围内,是否会引起红月强者关注?”

  “他们当知道,蚀骨进攻银月,此刻蚀骨帝尊陨落……再联系混沌动静,我现在更担心,红月强者,是否已经来到银月附近?”

  “更关键的在于……对方能否攻破星门,杀入银月世界?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脸色微变,哪怕天极,此刻也微微皱眉:“你的猜测,不无道理!”

  这也不算胡乱去猜,当然,林红玉必然包含了一些威慑新武的意思。

  你们现在别捣乱,捣乱,一旦星门开启……外面是红月强者,那你们就有好果子吃了!

  哪怕天极,半帝之力,分身是不怕死……可对方带着二猫,那也不敢贸然乱来。

  名义上是说,大家很危险。

  实际上,却是大大震慑了新武诸强。

  李皓就算死了,你们也没任何好处,反过来,李皓活了,以李皓的天赋,李皓的实力,李皓的智慧……就算处于红月范围内,也许也能带着大家安全脱身。

  此刻,张安还是开口了,声音平静:“放心便是,吾等不会做什么,也不会夺取苍穹剑,去尝试开启星门!星门也不单单只是八兵汇聚就可开启的。星门一开,银月气息外泄,哪怕本来无人可以发现,也会很快被人探查到,十万年都等了,若是真能复活李皓,我们还在乎多等一段时日吗?”

  他也不傻。

  一群人对话,都在表态,代表各方,达成一致。

  复活李皓,也成了各方共识。

  这一刻,林红玉便不再客气,解决了各方强者的想法,直接开口:“另外,道剑、九师长、天神陛下、大离王陛下几位,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!”

  她语气不再缓和:“为了避免产生一些误会,此次,四位强者,不参与侯爷的复活大计!新武诸位……我信得过诸位,但是诸位对新道不熟悉,张前辈,劳烦前辈一件事,和这四位强者,同去大离,参悟新道一段时日!”

  这话,就很直接了。

  大离王有些不爽,女王倒是一脸的无所谓,道剑微微欠身,表示无异议。

  而九师长,眼神很是复杂。

  林红玉将自己排除在外,有道理吗?

  有的。

  那是他的亲兄弟!

  李道恒,嫡亲兄长,若是李皓不捣乱,这银月天地……其实就是李道恒的,郑宇没能玩过他,蚀骨帝尊明显不是他的对手,迟早被玩死。

  而天极分身……更不是对手了。

  若是没有李皓,今日,站在这的,大概就是李道恒了,执掌整个银月,甚至吞噬双道宇宙,吞噬银月,一举跨入帝尊中较强的层次,还不是寻常帝尊。

  新武诸圣,也不是傻瓜,虽然林红玉的话,让人有些膈应……可众人都沉默了起来,并未多说。

  九师长也没说什么。

  张安更是点了点头:“好……”

  “前辈还需暂时撤离你的实道星辰!”

  这话一出,还是有人不满了,张家圣人沉声道:“这就没必要了吧?张处长乃是至尊之后,既然答应了,绝不会出尔反尔,林都督此举,若是李侯爷复活,也会觉得不妥吧?李侯爷在时,也从未对张处长有过防范,属君子之交……”

  众人心中浮现一个念头,这女人……真是不如男子大气。

  李皓在时,可不会如此。

  对张安,也一直都很客气,纵然师父战死的那一次,李皓都没和张安撕破脸,只是稍微警告了几句,不要插手他和新武之事。

  也是暗中威慑,并未公开去说。

  今日倒好,这林红玉,居然公开表示,她不放心张安,这让不少新武强者,都有些不满。

  张安倒是开口说道:“行,我先暂且撤离……只是……新道毕竟适应大道宇宙,在外寄存,也不能太久。”

  “我明白!”

  林红玉点头:“到时候,前辈自可回归大道宇宙!”

  张安也没再说。

  林红玉好像也不在乎他们满意不满意,若是有心一统天地,此刻,就要注意一些,该拉拢拉拢,可她觉得……需要吗?

  不需要!

  既如此,当然还是安全第一,别看现在大家看起来都很团结……可具体情况,也就他们自己清楚,以防万一,那是必须的。

  “那便如此……时间不能拖延,今日开始,就开始为侯爷复活准备……”

  她吩咐下去,最后又道:“我这边,先遍寻银月之地,收集破碎天意,看看能否以此为引,聚残破天意,复活侯爷!”

  她迅速给众人安排了任务,这一刻,倒也没人说什么,纷纷听令行事。

  此刻,缺的便是主心骨。

  林红玉既然站出来了,要先复活李皓为主,那大家不管相不相信,先试试再说。

  ……

  等人都走了,天极和二猫也要离开了。

  林红玉忽然开口:“二位前辈稍候片刻……红玉有事要说。”

  一人一猫,止步下来。

  天极有些疑惑,你不去收集天意,喊我作甚?

  林红玉沉默一会,还是开口:“之前,天地八分,血刀伫于一个小世界,小空间……两位前辈都知晓,也能进入其中,择日不如撞日,此刻,我要去那里,复苏李皓!还希望二位前辈,为我护法,待李皓复活,定当重谢!”

  天极一愣:“什么?”

  不是还没准备好吗?

  林红玉尽管有些迟疑,担心这天极会不会做什么,可此刻,思索再三,还是有了决定:“那只是幌子罢了!复活李皓,我一人足矣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艹!

  天极暗骂一声,真不是东西,李皓如此,这女人也是如此。

  防谁呢?

  都到这地步了,一群人都表态了,合着……你在搞障眼法?

  演给谁看?

  这时候,真有人会站出来反叛吗?

  “你就不怕我……”

  “我相信前辈,李皓也相信前辈!”

  林红玉一脸诚恳:“若非相信,最后一道雷劫,李皓完全可以以天意之身,分摊给各位前辈,其实……李皓既然没这么做,并未将所有强者,一举歼灭,那代表,活下来的,其实都是他信任的!”

  “可我……毕竟是女子,女子之心,稍显狭窄,又事关夫君生死,自然多了几分谨慎……还请前辈见谅!”

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天极还能怎么说?

  人家说了,我不是防着大家,只是担心,你看,我都请你护法了,绝对的相信你,实际上天极和李皓打交道才是最少的。

  天极还能说什么?

  他点了点头,也没多说什么,很快道:“那地方,的确不错,乃是天地真正的中心地带!也能汇聚八方之力,昔日被血帝尊开辟出了一个小空间,但是还属于银月,在那复活……倒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  这女人,脑子也够活的,这么快就能选定地方,也不简单了。

  只是,她一人,真的可以复活李皓?

  谁知道呢!

  还有,李皓真的可以复活吗?

  天极好歹也是帝尊,见识还是有的,迟疑一下还是问道:“真能复活?”

  “不知道,试试就知道了。”[要工资网:yaogongzi.com]

  好敷衍的回答!

  天极也是无言以对,倒是一旁,二猫倒是热心:“小天极……你是叫天极,对吧?我好像记起来了……你是西皇之子……本猫觉得,有可能复活的……”

  天极无奈,给点面子,在外人面前,别这么喊我。

  我在这些人面前,可不小。

  新武时代,我都活了很多年了,算下来……我都超过20万岁了吧?

  自己都给忘了!

  还是堂堂帝尊,整个银月世界,除了你,我资格最老!

  好在,这位苍帝投影,性格苍帝不一样,要是苍帝在这……自己早就跑了,哪还会和它闲谈,此刻,天极也不反驳,点头:“那就好!”

  二猫一直悬浮在空,跟着天极和林红玉一起朝那边飞,一边飞,一边说道:“小天极,之前,那个胖胖的,是大猫吗?大猫怎么又更胖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天极无言以对,我咋知道,再说了,苍帝能吃能喝,无物不吃,一天吃到晚,不胖才怪了。

  他正想着如何回答,二猫又道:“教书的,死了吗?”

  教书的……

  天极微微有些恍惚,余光看了一眼二猫。

  它口中的教书的……便是战天帝了。

  那个照耀一个时代的绝世天骄!

  死了吗?

  死了……吧!

  彻底地尘归尘,土归土了,他好像从未想过复活,想过复生,所以,血帝尊也从未为此而奔波过,因为,那是他自己的选择。

  九皇四帝的时代,唯有那位……才是真洒脱,我走便走,我留便留,世间人杀不得我,我只是见不得人心易变,所以,我便走了。

  天极微微有些恍惚,这一刻,不知为何,又想到了李皓。

  想到了这个……其实很弱小,和战天帝其实不一样的家伙,李皓,一点不像人王,可是……在自己看来,为何……又有点像战天帝?

  当然,他不如战天帝纯粹。

  可是,也是如此洒脱,我想死便死,我纵然死,也不会死在敌人手中,我自决定去留。

  天极想到了昔日一些往事,沉默一会,开口道:“不知道,可能是去另一个世界,去潇洒了吧!”

  哪怕是他,提及这位,也是唏嘘无比。

  二猫好像也不悲伤,只是有些遗憾:“哦……应该是的!本猫记起来了,那一天,他说要走了,还带上了我,一起去另一个世界吃好吃的呢!”

  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只是沉默了下来。

  它源于投影世界,生来便和战天帝生活在一起,那无数的岁月……它生命中,唯一牢记的,只有那教书的书生。

  它也不知,为何会被人复活……复活,真的好吗?

  天极也是沉默不语。

  复活二猫,是血帝尊的决定,其实很难成功,哪怕在银月,其实也只是赌运气,可结果,真的复活了,可是……复活了,又能如何呢?

  战天帝死了啊!

  他忽然觉得,复活二猫,不见得是什么太好的决定,战天帝死了,复活二猫,不是让它徒增伤感吗?

  这只猫,他不算熟悉,但是他知道,当日战天帝,弯弓射天帝,一箭破本源,射伤天帝,这位便是那箭矢一份子,主动融入,苍帝曾想带回它的,它自己拒绝了。

  前方,林红玉其实一直都在听着。

  对新武时代的一些秘闻,她不算了解,但是知道,这只猫是新武苍帝的投影之身,现在看来,倒是故事很多。

  此刻,她倒是开口了:“李皓会逆转时光,以后……”

  刚想继续说,二猫就道:“不用了。”

  林红玉一怔,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只是略显古怪,这只猫……和那传说中的苍帝,真的是一体吗?

  为何感觉……完全没任何相同之处。

  还有,对方到底什么实力,她其实也看不透彻。

  ……

  两人一猫,就在沉默中,很快进入了原本镇星城遗迹所在的小空间。

  此地,依旧存在。

  林红玉探查了一下,是个不错的地方,虽然只是银月内部一个小空间,但是倒是可以遮掩许多东西了。

  她也不耽误。

  夜长梦多。

  时间久了,若是逆转不回来,李皓彻底死了,那就不好了。

  虽然那个无情之人,未必在乎自身死活,可自己又如何能让他潇洒呢?

  一日都不给他消停才对!

  今日死,今日活。

  银月危机虽除,外界还不知道多少风云呢,他想偷得浮生半日闲,那是痴人说梦。

  “二位前辈,我以死气遮掩天地,以生死为基,以苍穹八兵星辰为骨……尝试引动时光,若是死气无法屏蔽混沌雷劫……”

  天极打了个冷颤:“还有?”

  艹!

  我想回家!

  这玩意,说实话,自己本尊来了,都有的受的。

  不会还有吧?

  你还真要一日来三次?

  我只是个半帝分身而已,别这么折磨我了。

  “我是说万一……”

  天极头疼:“小丫头,我这么说吧,那玩意真来了,我虽是半帝之身,可真奈何不得,之前你看到了……若是如此,我……可就逃了!”

  一点也不脸红。

  只是分身罢了,别说分身,本尊在这,我也是这话,那玩意来了,我可就逃了。

  咱敞开天窗说话!

  可不跟你玩虚的!

  林红玉无言,这……真的是一位帝尊?

  感觉这魄力……还不如蚀骨。

  好吧,这位活的长,也不是没道理的。

  “可以!”

  天极松了口气:“那就好!”

  林红玉不再多说,此刻,死气弥漫天地,天极探查了一下,还是微微有些疑惑:“新武世界,分阴阳,阳间生,阴间死……也有生死之分!可是……你这半生半死,说实话,我倒是第一次见……银月新道,和新武之道,差距还是挺大的。”

  林红玉摇头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因为她也不知道,自己为何会如此?

  李皓好像对她做了什么……反正她之前算是死了才对,又被李皓拉回来了。

  到底如何做到的,也许只有李皓清楚。

  管他呢!

  反正,她知道,自己此刻应该还是个活人……虽然死气很足,有股寂灭之感,可她的确是活人。

  没说太多,死气溢散,覆盖小空间,

  这一刻,一把剑飞出。

  隐约间,浮现出三样宝物,一树、一印、一石。

  而内部,隐隐约约,好像也有星辰浮现。

  时光星辰,好像就在其中,但是寂灭了。

  当这把剑浮现……林红玉明白了一些东西,自己体内的时光之力,其实不是复活的关键,而是引动时光星辰,让时光星辰复苏才对!

  如此一来,才能不断诞生更多的时光之力,这只是一股引子。

  “哼!”

  林红玉忽然再次冷哼一声,听的天极莫名其妙。

  而林红玉却是想到了一个问题……若是我不复活这家伙,那实道虚道宇宙,互相融合之下,会不会引发时光星辰复苏?

  若是能……是否也代表李皓可以复活?

  他是不是在等!

  不单单等自己,也在等,洪一堂和乾无亮两人,这两人,若是谁起了吞噬对方之心,他就会再次归来!

  或者,有外来者吞噬两道,他也会归来!

  他不是真的回不来了,放弃了。

  而是……想着,若是无事,我便不管了,若是有事,他可能会再次从时空尽头走来。

  林红玉觉得自己有可能想多了……但是就是忍不住去想,越想越觉得,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乾无亮真敢动心思,吞噬洪一堂……也许会很惊喜地发现,李皓在他脑袋后面出现,一剑劈碎了他!

  林红玉嘴角忽然微微翘起,这家伙,真够霸道的。

  我不给你吞,你就不许吞!

  你敢动心思,我就回归杀了你,不愧是我林红玉选定的男人!

  一旁的天极,愈发疑惑……这女娃子,到底想啥呢?

  心理变态?

  一会笑,一会怒,一会发呆……你到底干不干正事了?

  就在林红玉胡思乱想中,体内,一股生命力溢散而出,一道微弱无比的时光之力,忽然涌入苍穹剑中。

  苍穹剑忽然颤动了一下。

  长剑深处,仿佛有一颗星辰被点燃。

  这一瞬间……林红玉脸色微变,看向天空,哪怕死气隔绝,好像也感受到了一股天威!

  仿佛点燃星辰,再次引起了混沌雷霆的注意。

  天极也是微微变色,那种感觉……让他心悸,玛德,真的要来第三次混沌雷劫?

  就在此刻,二猫抬起胖乎乎的脑袋,看了一眼天空,忽然,张开了嘴巴,并未吞噬天地,只是吐出了一些有些特殊的能量,覆盖了小空间。

  原本的天威……瞬间消散。

  二猫略显虚弱:“遮挡一下,本猫虽然不会时光之力,不过会一些隔绝天地之能……以前,我们就生活在隔绝空间中。”

  那是一个投影的世界,与外界隔绝,几乎不存在于现世。

  而此刻,它便动用了这股能量。

  林红玉急忙道谢:“多谢前辈!”

  真是一只好猫!

  新武时代,人人惧怕苍帝……真是古怪,这猫多好。

  虽然它不是苍帝,可不是一体的吗?

  正想着,这一刻,不需要她去做什么了,忽然,苍穹剑剧烈颤动起来,一颗颗星辰,从虚幻中浮现,这些星辰,开始排列起来。

  渐渐地,一把虚幻之剑,浮现在天地之间。

  这正是360颗星辰,组成的大道之脉!

  只是,都很暗淡。

  唯独中央那一颗星辰,稍显光芒,光芒的来源,便是林红玉体内那一股时光之力。

  虚幻之剑,渐渐地,浮现出一滴滴水液。

  一滴又一滴时光之力,开始浮现,渗透天地,覆盖星辰,形成一条小小的,微不可见的时光河流。

  这一刻,360颗星辰,半虚半实。

  忽然,好像天地初开。

  大道之力浮现,有星辰被点燃,爆发出璀璨光辉,一股大道之力,浮现在长河之中,和时光长河,混为一体,融入其中。

  一颗,两颗,三颗……

  眨眼间,点燃星辰过百。

  此刻,李皓并未出现。

  林红玉紧张无比,她没做什么,这一切,都是自然行成的,果然,正如自己猜测的那样,李皓是有准备的,并非说,只能等人去复活他。

  他其实,可以复活自己,或者自己为引,或者双道合一为引!

  这家伙,真的安排好了后路!

  何等的可怕!

  一颗颗星辰,被点亮,一股股大道之力,涌入长河,溪流声渐渐开始清晰起来,不远处,天极也是一脸震动,这家伙……真他么有能耐啊!

  只缺一个引子,居然就可以逆转重生!

  艹!

  这玩意若是真能走出银月……不知道多少强者,会被他坑死。

  别的不说,光是银月世界,他觉得,若是无人晋级帝尊,应该是奈何不得那几位的……结果,李皓哪怕借来了无数未来之力,也算不上帝尊。

  可就算这样,还是弄死了一群人。

  真是杀人于无形之中了!

  他震动之下,愈发觉得……自己其实最好离这家伙远一点,这种人,不好招惹,锦上添花都不要有,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最好。

  就在这种微妙的情况下,长河忽然波动起来,有些天地初开之景。

  忽然,一方石头,沉入河底。

  一瞬间,河流停滞,石头覆盖长河,转瞬间化为土地,林红玉脸色一变,天极也是心中微动,见林红玉紧张,迅速道:“这是剑尊之磨刀石,应该……不会害李皓……”

  二猫倒是呆呆地看着,许久,开口道:“没事,这个人……他要重开天地,开一方小世界……”

  正说着,那化为大地的长河上,忽然浮现出一道无比虚幻的人影。

  不知从何处走出,虚幻无比,眉心处,一枚星辰烙印,居然是时光星辰,他眼如皓月,隔着时光一般,朝外看来。

  看向林红玉,好像露出了一些笑容:“倒也算聪慧……另外,多谢二位前辈护道!”

  他走在长河化成的大地之上,声音却是宛如隔着时空传荡而来:“我沉眠多久了?”

  林红玉对李皓,向来都是有问必答,恭恭敬敬,今日,却是冷笑一声:“沉眠一个小时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身体微微一滞。

  多久?

  一个小时?

  这……处理银月杂事,都不止这么多时间吧?

  他手中浮现一把剑,一剑劈碎了一颗星辰,让几人都是一怔,那星辰被他劈碎,瞬间化为浑浊大道之力,一瞬间融入了长河之地。

  他居然在劈碎大道!

  李皓微微扬眉:“太短了……银月出事了?”

  林红玉一脸平静:“没有,挺好的,只是你出事了,我自然要第一时间复活我的夫君!为了复活夫君,我担心出差错,让银月百亿苍生,正在外界为夫君祈福,以虔诚之心,祈福夫君长生不死!洪师叔他们,都在为夫君复活准备,放弃了晋级修炼,放弃了一切……天极和猫前辈,也是不求回报,正在为你护道……”

  总之,大家都在为你奔波!

  银月太平无比!

  李皓隔空看来,看向林红玉,再次一剑劈碎一颗星辰,星辰再次化为浑浊大道之力,融入长河之地。

  李皓沉默瞬间,开口:“你既然如此快速,为我复生……该明白,无需他们帮忙,劳民伤财……”

  林红玉也很平静:“大家一片热忱之心,视你为王,为神,为主……岂能寒了大家之心?”

  “林红玉……”

  李皓挥剑斩星辰,将自己辛辛苦苦凝聚而来的星辰,一颗颗斩碎,整个长河世界,瞬间壮大了无数倍,他有些不满:“你在给我制造麻烦!”

  “不,我愚蠢,我连西方女王都不如……我不懂你的意思,我只是想着,能让你安全复活罢了!”

  李皓一怔,有些无奈,不再理会。

  你愚蠢吗?

  你可不蠢!

  只是……显得我很愚蠢了,早知道如此,我就不该找你,真是神坑!

  此刻,林红玉嘴角微微翘起。

  没话说了吗?

  她隔着时空,看向那边:“为何要斩破星辰?”

  “万道汇合即可,何须分的那么清楚?”

  李皓开口道:“你汇你本命星辰,待会我一剑斩破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林红玉也不多说,开始汇聚体内星辰,李皓再次侧头看来:“一剑斩破,懂吗?”

  “我愚蠢,我无知,不太懂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无言以对,只好道:“不要来这套!”

  没能吓唬住她,他只好继续道:“你汇生死,我斩你星辰,融生死之道,入时光长河!我本想独享新天,可生死难悟,你倒是机缘巧合,召唤生死……既如此,你便融我新道!”

  林红玉露出笑容,体内,一颗星辰渐渐浮现,此刻,这星辰也是复杂无比,半黑半白。

  天极忍不住了:“李皓,这生死之道,为何和我新武阴阳之道,有所不同?”

  “阴阳是阴阳,生死是生死!”

  李皓继续斩星辰,开口道:“我不知新武阴阳到底为何,我之道,生死和时光有关,过去为生,未来为死,现在生死汇聚,汇过去未来……”

  天极头疼。

  李皓也没继续去说,只是看向苍穹,又看向二猫,“猫前辈费心了!我本以为,雷霆降临,前辈会帮我吞噬一二,没想到会是用此等办法,隔绝天地……半虚半实,有些大道宇宙之感了!”

  他也没藏着掩着,好像知道,二猫会帮他吞噬雷霆。

  果然!

  这一刹那,林红玉心中再次暗骂一声,这无情之人,真的连这只猫都算计在内了。

  二猫有些懒洋洋地,也没说话。

  只是看了一眼李皓,那眼神……却是很沧桑。

  李皓扭头看去,看了一眼二猫,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又道:“前辈若是觉得无趣,在找到血帝尊之前,可入我新天一游,游走过去未来,虽然只是虚幻之景,却也能慰藉一二!”

  二猫疑惑:“可游过去未来?”

  “可以!”

  李皓点头,“不过,都只是虚幻,过去唯一,未来千万……逆游过去,顺游未来!时时刻刻,耗费能量,耗费寿元,前辈也不在乎寿元,不在乎能量,复生而归,不如逆游过去,自娱自乐……”

  天极忍不住道:“李皓,你可别乱来!”

  李皓笑了:“尊从本心!道既是本心!猫前辈若是想回归过去,不如逆游长河,回归记忆深处,若是想走出,自然随时可走出,若是不想……在自己记忆深处,自我欺骗一辈子,又如何?”

  “心知过去已逝……谁不懂呢?”

  李皓说了一句,二猫微微点头,忽然,瞬间消失,跨入长河时空。

  一瞬间,钻入长河,逆流而上,有些伤感:“你好像他……可你不是他,本猫也知过去不可追,可我……还是想去看看他!”

  逆流而上,时光荏苒!

  这只猫,渐渐变的虚幻,在天极有些崩溃的眼神下,那只猫,瞬间消失在了长河之中,好像钻入了长河的尽头,一去不回!

  “李皓!”

  天极都快崩溃了,卧槽!

  你居然……居然把二猫引走了。

  李皓却是叹息一声:“前辈,这位好像不是太快乐,你和血帝尊复活了它,其实,它未必愿意……现在生活在银月,也很无聊,不如让它沉浸过去,也许……时间久了就看开了!若是真看开了,自然可以走出来的!”

  这一刻,时光长河的尽头,好像传来了朗朗读书声。

  那隐约中,好像浮现出了一道虚影,无边的虚幻,白衣不惹尘埃,一只猫,跳跃着,翻滚着,那泪水,如珠帘滑落,滚入长河,顺流而下,唯有无边的悲伤和寂寞。

  “哎!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:“我们这些人,这些物,谁说,一定就想活的长久了?”

  这话,说给二猫听的,说给林红玉听的,也许也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  若是可能,我也想逆流而上,回到过去,沉浸在那虚假虚幻的世界之中,活在自己的记忆当中。

  轰!

  星辰全部破碎,唯有时光星辰,点缀眉心之间。

  一步跨出天地,探手一抓,一颗生死星辰浮现,李皓举起长剑:“此星碎……你可就无退路了!”

  林红玉看向时光长河的尽头,忽然笑了:“我想要未来,不想活在过去!嫁鸡随鸡嫁狗随狗……我认了!”

  李皓头大如斗,刚刚瞬间的寂寞,瞬间消散一空,唯有无尽的烦恼。

  女人啊……真是……不可理喻!

  一剑斩下!

  没有丝毫拖泥带水,一瞬间,生死两股气息,弥漫整个长河,林红玉黑白转换,原本死气沉沉,一瞬间,又化为生机勃勃。

  不断转换,来回变换,有些痛苦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身上死气消散,生机也消散,宛如常人,丝毫没有修士之感。

  而李皓,斩破了星辰,最后深吸一口气,看向天空:“今日,封长河,破星辰,汇生死,入合道九重!”

  轰!

  一树、一印,树入长河,扎根千万里。

  大印化壁垒,笼罩长河,一眨眼,一条长河之天地,如同隧道一般,两端无垠,彻底成型!

  李皓气息,瞬间从虚到实!

  合道九重!

  汇360星辰!

  虚实相合,合道九重巅峰,实际上也只是半帝巅峰。

  可天极,却是脸色微变,看向李皓,忽然道:“合道九重……真正半帝巅峰?”

  李皓侧头看去,笑了笑,点头:“算是吧!”

  什么是真正半帝巅峰?

  就是有本源的半帝,而之前,几位半帝,其实都无本源加持,而红月那位蚀骨帝尊,其实也无红月宇宙大道加持,算不得真正的帝尊和半帝。

  当然,在银月可以这么算。

  而李皓,一日跨入合道九重,说是半帝巅峰,可此刻实力,却是丝毫不亚于破封而出的蚀骨帝尊,也不弱于那不帝而帝的李道恒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合道九重!

  天极有些无言,又有些无奈,我的二猫……丢了啊!

  李皓这小子,居然跨入了真正的合道九重,严格来说,在银月,是能当帝尊用的,他都打不过这家伙了!

  那我还怎么要回二猫?

  真是……气煞我也!

  早知道,不帮他护道了。

  这一刻,天空中,死气彻底溢散,而林红玉他们忌惮的混沌雷劫,却是并未到来,李皓笑道:“没事的,新天封闭,我不出银月,短时间内,哪怕混沌,也不会发现什么的。”

  真要再来一次混沌雷劫,他也想哭了。

  林红玉忽然道:“你还是天意吗?”

  “不是了。”

  李皓摇头:“天意已死,我开新天,怎么还是天意呢?”

  “那你……算人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一怔,半晌,点头:“算吧!”

  “那就好!”

  林红玉松了口气,“我还以为,你连人都不算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话说的,为何如此别扭?

  林红玉又道:“好像比想象中还要简单,只是斩碎一些星辰,你就成功了……”

  李皓苦笑:“若是你觉得,连渡两次混沌雷劫,还有帝尊、半帝人劫,这都不算劫难,死而复生,都不算危机,那我无话可说,的确简单!”

  “大道,水到渠成即可!”

  林红玉忍不住有些想吐槽:“你……接点地气,你明明不大,为何越来越老气横秋!比天极前辈都要没人味!”

  天极躺枪,觉得很无奈。

  而李皓,微微一怔,点头:“也有道理,是少了点人味,也许……需要一个契机。”

  林红玉不再说话,她知道需要什么契机。

  那些死去的人,再回来。

  袁硕,侯霄尘这些人,都回来了,他也许就有人味了。

  一旁,天极也明悟了,忽然嗤笑一声:“你们生个孩子,就有人味了!”

  一瞬间,他感受到了一股无边剑意锁定了自己!

  天极暗骂一声!

  小兔崽子,还敢威胁我……真不是个东西,偷走了我的猫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。

  可惜……算了,现在分身真斗不过这家伙,暂且放他一马好了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