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404章 悟道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  离开大离,李皓只觉得酣畅淋漓,少年血勇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我若再大几岁,也许便无法抵抗这位的诱惑了,主动开口,三杀其一……何等的诱惑?

  可是,此刻,却是诱惑不了李皓。

  我就不要!

  少年意气也好,武师桀骜也罢,我就是不要,我只要这把刀,感悟一番完事。

  游走虚空,不断遨游天地。

  ……

  许久,原本镇星城遗迹所在。

  李皓携刀进入。

  血刀颤动,好像不愿被李皓所持,此乃帝尊之刀,还有任务,李皓取刀,并非血刀所愿。

  此刻,李皓开口:“我聚八家血脉,供你食用!那位强者欲要还我人情,我却是并非为他,而是为你,你吞八家血脉,欠我人情,供我感悟一番,有何不可?刀也好,猫也罢,就能欠钱不还?”

  长刀微微颤动。。

  帝尊之刀,哪怕没有老乌龟那样的灵,这么多年下来,多少还是有一些灵性的。

  刀也好,猫也罢,欠了人情可以不还吗?

  虽然自己也能聚八家血脉,可需要何年何月才行?

  长刀不再颤动。

  好像认了这人情债。

  李皓露出笑容:“这就对了!万物有灵,新武之刀,也该秉承新武精神,武道必争,有付出才有收获,你是我争取来的机会,同样,也给你们自己争取了机会……怎能不还呢?”

  万物有灵?

  长刀微颤,刀也有灵,对吗?

  这一刻,长刀不再颤动,一股淡淡的帝威溢散而出,刀中,一只猫,还在沉眠,李皓看了一眼,有些好奇。

  据说,这只猫,并非真的生灵。

  这乃是另外一个虚空的投影。

  投影……是否类似于过去未来,接引而回,却是不杀死,不吸收,不融合,任由对方存在,这是不是就是刀中之猫的由来?

  若是如此……能将另外虚空的存在,固定在天地之间,甚至赋予生命……简直不可想象。

  起码,此刻的李皓,完全做不到这一点。

  拉扯过去也好,投影未来也罢……起码此刻的他,是毫无可能,将这样的存在,留在天地之间,而不会消散的,可见,这血帝尊之力,强大无双!

  昔日,在“战天”二字中,就曾看过对方一刀八分天地,如今看来,那只是勇武,能留下这投影之猫,还能复活,这才是道!

  李皓盯着刀中的猫看,这只猫,胖乎乎的,若是这是苍帝投影,那苍帝,也是这个模样?

  毛发,稍显火红色。

  有些怒发冲冠之样!

  李皓有些好奇地多看了几眼,新武时代,那只猫,好像无法避免,只是很多人不知,那位流传的苍帝,乃是一只猫,只能直呼大帝!

  “一只猫……能走到那个地步……也是不可思议了!”

  李皓喃喃一声,刀中之猫,好像有些呼吸。

  这只猫,在这方世界待了很多年了,银月小世界,血帝尊来过不止一次,也许都是为了它而来,可见其重要性。

  “刀前辈,猫前辈……今日我要回溯帝尊之力,感悟血帝尊之刀意,或有时光流淌,或有异变发生……二位无需紧张!”

  长刀颤动,发出清脆的鸣叫声,好像在说,可笑。

  我们会紧张?

  你可能不知,我们什么来历!

  我们曾观人王屠天帝,我们曾看四帝斗九皇,我们曾游本源大宇宙……还有什么,是会让我们紧张的?

  “很好!”

  李皓点头,露出笑容,好像听懂了长刀的意思。

  那就很好!

  不再多说什么,天旋地转,这一刻,一人一刀一猫好像浮现在了另外一个虚空。

  “血刀!”

  虚空中传来一声惊呼。

  那是镇界三强之一发来的惊呼声,血帝尊的刀!

  “苍帝!”

  “不……不是苍帝……”

  又有一位震撼,李皓弄来了什么东西?

  而李皓,并未接话,而是开口道:“我要引出血帝尊的刀意,融我剑意,取百家之长!剑尊、血帝尊、人王后、郑宇、李道恒,这些人,都值得我去学习!”[要工资网:yaogongzi.com]

  “三位前辈,稳固精神海,在此过程中,也希望三位能够感悟一二,能够更进一步!这次过后,我可能要开临时道界,虚实合一,希望不会撑破三位前辈制造的世界!”

  天地颤动。

  剑树三位,都很震撼。

  虚实合一?

  可能吗?

  好吧,不管如何,如今它们也没什么想法,那就变强,防止被撑破就好。

  ……

  李皓不再去想,一条长河浮现,此刻的长河和混沌长河不同,这条长河,汇聚了100多颗星辰,其中一颗,恍如时光星辰,实际上只是模拟的,是皓月剑意核心,时光剑意锻造的星辰。

  长河也不显浑浊,反而很是清澈。

  和大道宇宙的混沌长河不同,那条长河,汇聚了万道,而李皓其实并未感悟万道,只是混杂其中,有些大道,都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。

  可这里的100多道剑意勾勒的星辰,他都了解,真正是他感悟出来的剑意。

  这是两者最大的不同!

  混沌长河,那是真的混杂,虽然强悍,可李皓实际上发挥不出多强的实力,这里刚好相反,长河一般般,可李皓能发挥出所有实力。

  一个是亿万星辰,万民汇聚而成。

  一个是李皓自己的剑道感悟,汇聚而成。

  一个是全民的意志代表,一个是李皓自己独一无二的意志,一个集众人之力,一个完全是李皓的个人秀。

  李皓浮现出长河,看了一眼,再看看长刀:“回溯过去……刀意爆发!可别撑破了我的精神世界,据说血帝尊强悍无双,自己压制一点,控制不住自己力量的刀,那不是一把好刀!”

  “锵!”

  一声清脆的金属颤动声传出,这把血刀,好像不太满意李皓的话语。

  什么话?

 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?

  小瞧谁呢?

  下一刻,长河环绕,剑意冲刷,时光回溯,血刀在长河中波动,浪涛声浮现。

  刀身上,本就有刀意,也很强大。

  可这,不是李皓所追求的。

  他要看,真正的刀意!

  下一刻,“战天”二字浮现,这样一来,更容易牵引出真正的血帝尊之刀。

  刀意越来越强!

  小小的精神海世界,有些颤动,这一刻,李皓不得不再次感慨,铸造这方小世界的基础用的好,剑尊的树,剑尊的印,剑尊的磨刀石!

  都是承受剑尊剑意而不破的存在!

  否则,区区圣人之位,三位圣人,换成一般的人族或者妖族,都没用,直接会被帝尊之意击破,唯独这三位,简直是神来之笔!

  长河流淌,不断冲刷,要将过去冲刷出来。

  李皓要的,不单单只是一些刀意,他更想……直接将血帝尊的虚影冲刷出来,甚至交手,真正意义上和一尊过去的帝尊交手一二!

  哪怕……很危险。

  那又如何呢?

  强悍的气血,仿佛血的海洋,在长刀上浮现了出来,一点点地浮现,好像有些虚幻。

  很早之前,李皓就曾接触过血帝尊的幻影。

  可是,都隔着一个时空,双方并未真正意义上有过任何接触。

  这一次,李皓却是希望,对方能聚海成形!

  忽然,一股股剑意爆发,刺激着长刀。

  李皓手中,浮现出苍穹剑,苍穹剑上,一道道特殊的力量被李皓逼出,苍穹剑不断颤动,李皓开口:“将八大家的血脉之力,全部吐出来!”

  苍穹剑原本是星空剑的替代品,也曾吞噬过八大家的神兵,也具备大量的八大家血脉。

  此刻,李皓将大量的力量,强行逼迫出来。

  苍穹剑好像不太乐意!

  吞进去容易,吐出来难。

  而李皓声音再次响起:“不破不立!八大家血脉之力虽然不错,可你……若是想真正意义上再进一步,唯有舍,才有得!而今,我悟皓月剑意,时光为主!你有八大家血脉之力,反而干扰了我……你若是迟迟不愿吐出,担心一时间的虚弱……那为了以后更适应我的皓月剑意,我只能强行击溃你重铸,或者……放弃你!”

  “剑……没有主人的时候,可以随心所欲,有了主人,剑为主人之兵,不可如此!你一次犹豫,两次犹豫,便是不信任我,既如此……也许……若干年后,你也会如真正星空剑一般,被我丢弃在宇宙虚空!”

  李皓话音略显冷漠。

  一把剑,没有主人,可以随意。

  可现在,有主人,就该听主人的,哪怕让你自爆,你也该不假思索。

  剑尊丢下了星空剑,也许是星空剑不够强,也许是星空剑不再顺手,一把不顺手的剑……留下来有何用?

  苍穹剑有些战栗。

  片刻后,八条血脉之力,开始流淌而出。

  这些,都是它吞噬许多东西而诞生的,大量的八脉之力涌出,都被血刀吸收了,血刀好像有些激动,刀中那只猫,好像再次张口,将这些力量全部吞噬。

  所谓八脉之力,实际上李皓早已看透,八脉之力,就是银月天地的初始之力,由八大主城吸收,转移到了刀中,被那只猫吸收。

  用最纯粹的天地之力,去蕴养培育这只猫,希望它能复活。

  此刻,随着血刀吸收八脉之力,血刀之上,好像一条血海浮现。

  血海颤动!

  一道虚幻到了极致的虚影,渐渐开始呈现。

  李皓愈加沧桑,愈加衰老。

  动用时光之力,便是如此,你动用了多少,你就会消耗多少,没了混沌长河,李皓的寿元,其实没那么长久,可李皓并不是太在意。

  此刻的他,想到了未来的自己。

  那么的苍老,那么的沧桑。

  是不是……也让出了混沌长河,导致寿元受损严重?

  否则,混沌长河在,万民滋养,老的会有那么快吗?

  谁知道呢!

  眼前的人影,越来越显著了,四周,气血之力覆盖天地,刀意闪烁,据说血帝尊最擅弓,可实际上,那是他的前世身战天帝!

  真正的血帝尊,其实擅刀!

  一把刀,走遍天下。

  人王用刀,也是受到这位的影响,亦师亦友之下,血帝尊用刀,人王才随着用刀。

  人影愈加凝实!

  血刀颤动!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长河动荡,忽然,一道人影,完全呈现了出来,这一刻的李皓,好像感受到了无边的压力,长河剧烈颤动!

  小小的精神世界,好像无法承受。

  时光之力疯狂流淌!

  他以刀身之上的刀意,血气,不断回溯,将过去的一丝丝景象呈现了出来。

  那好像是一位少年……看起来年纪不大。

  可幻境中的血帝尊有些类似,只是幻境中,李皓也不曾看到他们的真容,今日,却是看到了一些真容,很是年轻,眼中带着一些平和……深处却是藏着一些冷肃!

  这是一尊杀戮无双的帝尊!

  据说,人王他们证道成帝的时候,年纪并不大,都在20多岁的样子。

  那个时代,不止一尊年轻的帝尊,而是很多位。

  都在这个年纪。

  人王,并非一人走到了最后,他少年时期,学生时期的好友,都在一路伴随,走到了最后。

  何等的幸福!

  李皓微微一个恍惚,忽然,手中长剑浮现,李皓一脚踏上时光之河,一脸凝重,“后生晚辈李皓,冒昧请来帝尊之身,为感大道真谛,欲和帝尊一战!还请帝尊……不吝赐教!”

  少年帝尊,睁眼看他!

  无边压力,滚滚而来。

  哪怕只是投影,只是过去的一缕印记,居然也给李皓带来了无边的压力,那压力……仿佛还要胜过那位红月帝尊,不可思议的强大!

  不是实力,气息,而是那种……威压!

  少年帝尊,什么也没说,探手一抓,血刀在手,看向李皓,面色无边的平静,仿佛这只是一道无任何意识的机械投影。

  持刀,什么也不说,一刀劈出!

  长河断流!

  你要挑战一位帝尊?

  还不是一般的帝尊,而是杀戮中崛起的帝尊?

  那就来!

  一剑杀出,寒光覆天地,李皓挥剑斩血刀,时光环绕,长剑爆发璀璨剑意,一道两道三道……百股剑意融合,一剑出!

  长刀无意,唯有杀意!

  李皓仿佛被冻僵,思维都停滞了,这虚影并不算太强大,李皓也不可能召唤来真正的帝尊。

  可这一刻,一刀,一剑!

  虚空撞击!

  无声无息!

  唯有一股血气爆发,一股时光流动,仿佛镜面破碎,传出了不大的声响,百道剑意瞬间崩溃,剑意崩塌,时光停滞,李皓额头上,一道血线呈现!

  这一刀,消散了。

  血线从额头开始蔓延……李皓低头看手,长剑出现裂痕,百颗星辰破碎大半,一柄长刀消失,李皓瞬间裂开!

  一刀!

  李皓呆呆地看着对面,那边,少年帝尊也默默地看着他。

  源于剑尊的剑意,略有不同,加入了许多自己的东西,可是……还是很弱。

  一刀足矣!

  “李皓!”

  虚空中,传来了惊呼声,只是一刀,来自过去的血帝尊,并不算太强大,也只有天王之力的血帝尊,一刀杀死了李皓!

  这就是帝尊吗?

  李皓思维有些凝滞,帝尊……是这样的吗?

  早在自己进步之前,曾接下帝尊一掌,那位红月帝尊,并无这样的恐怖,明明只是过去的一道虚影,居然一刀杀死了自己!

  轰!

  李皓真身崩溃!

  一瞬间,长河颤动,时光流淌,好像要复活自己。

  可就在此刻,长刀浮现,一刀朝长河斩下!

  “不!”

  剑树、石头、大印,三位灵,瞬间浮现,惊恐无双!

  长河是李皓复苏关键,一旦被斩断,李皓就真死了。

  这一位帝尊投影,超人预料,难以置信的强悍,一刀斩杀了李皓之下,居然还要斩断长河,断绝李皓复活希望。

  本为感悟刀意而来的李皓,此刻,居然被直接一刀斩灭了。

  这一刻,长河颤动,好像也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机,一道虚影从长河尽头浮现,若隐若现,李皓的身影浮现,带着一些凝重。

  对方,要斩长河!

  “杀!”

  一声低喝,仿佛从另外时空传来,李皓瞬间从死亡中走出,持剑,出剑,斩!

  这一剑,百道纵横。

  天翻地覆,五行汇聚,阴阳纵横,光明和黑暗同现!

  长河另一头,少年帝尊落刀,依旧冷漠,一刀斩下,还是无声无息,只有滔天气血,夹杂着血色长河,长刀纯粹,一刀杀出!

  砰!

  仿佛气泡炸裂一般,李皓的百道剑意,瞬间崩溃,手中的苍穹剑也发出了颤鸣声,带着一些胆怯,一些绝望,被这一刀,轰隆一声斩的裂开。

  而李皓虚影,瞬间崩塌!

  还是一刀!

  少年帝尊默默观看着,仿佛只是杀死了一只蚂蚁。

  片刻后,长河再次颤动,李皓浮现,带着一些冷静,一些沉重:“出乎预料的强大!若是……这就是帝尊少年时代……天王时代的战力,那现在的那位帝尊,那两位半帝,要不隐藏了实力,要不……真的很废物!”

  同为天王!

  对方一刀杀死了自己。

  同为天王……那两位半帝,好像压根没有这样的威胁,甚至本尊,都没给李皓带来如此巨大的威胁。

  这就是真正的帝尊少年时代?

  “再接我一剑!”

  长剑再次爆发,这一次,融入了更多的剑意,剑意合一,一剑斩出,长河波动,时光轮转。

  可是……对面,依旧一刀!

  没有任何的花里胡哨,只有那如海的一刀!

  一刀杀出,轰!

  李皓虚影再次炸裂,四分五裂,长刀挑动,长河甚至都开始破碎。

  三位圣人虚影浮现,都带着无边的惊恐。

  完了!

  这么下去,这血帝尊虚影不散……李皓必死无疑。

  怎么会这样?

  李皓在它们眼中,不说同时代超越了剑尊几位,也不会差太多,为何……为何连血帝尊同境界的虚影,一刀都接不下!

  这不可能!

  同境界,新武时代,血帝尊很强大,昔年,新武时代,同境界拼杀,除了剑尊,人王第一,之后便是血帝尊。

  可这不是血帝尊本尊,而且,李皓并不弱小。

  小小年纪,自开精神宇宙,百道剑意汇合,得到了剑尊、人王后几位的剑意传承,强悍无双的存在。

  为何会如此?

  就在三位大圣心惊胆战之时,长河再次波动,长河尽头,李皓虚影再次浮现,看了一眼少年帝尊虚影,吐了口气:“好强!原来,我的剑,弱点这么多……”

  自嘲一笑,下一刻,长剑再次汇聚,百道剑意瞬间融合,李皓叹息:“融合的不够吗?原来如此……”

  长剑杀出!

  长刀再次斩来!

  轰!

  这一次,剑意破碎,而李皓,却是瞬间消失,再次浮现,再次一剑,长刀斩击,血海覆天地,再次将李皓斩杀当场!

  三圣看的心惊胆战,不过很快发现,血帝尊虚影并未彻底斩断长河,倒是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很快,李皓再次浮现。

  继续开战!

  从未接下对方三刀,最多三刀,李皓必死。

  一次比一次凶残!

  长河之上,李皓身穿青色长袍,少年帝尊遍身血红,血海汇聚,一刀接连一刀,出来一次,斩灭一次。

  长河愈加脆弱。

  好像时光之力都要耗空。

  如此三番,最后一次,李皓浮现,对方却是不再出刀,此刻,那一直沉默无言的少年帝尊,忽然开口,在李皓都有些意外和震撼中,那少年帝尊,声音平和:“你助血刀吞八脉,我杀你八次,饶你八命!八次不死,非你强大,是我饶你八次不死!”

  “此战,恩怨两清!你之剑……太弱,太多的漏洞,并非你不行,是你本质上太弱小,我乃帝尊之身,帝尊之境,很早便是!”

  “真正的帝尊,非你能敌!”

  血影开始有些消散,声音依旧传荡:“你和我交战,其实是你和你自己交战……消耗的都是你自己的力量,你自己的感悟……不要乱召唤了,此次,血刀足以支撑,无支撑,无承载,再召唤帝尊之身……你无法承受代价,必死无疑!”

  “死亡中悟道……有狠心,有狠意……然道,非狠足以!银月世界,遗留战法无数,包括圆平记事……可天下之道,万法万道……可看可不看!若有机缘,去看看《张家教育录》,记载了一位帝尊,从无到有,一步步感悟之道,此书不讲道,只讲经历,不要掺杂万千大道……”

  血影彻底溃散。

  李皓眼神微动,急忙喊道:“新武还在?”

  虚空安静。

  许久,忽然有声音传荡而来:“新武自在!我乃过去残影,新武若无,本尊消散,我自溃散,天下无我!”

  下一刻,彻底没了声音。

  李皓眼神闪烁了一下,此刻,血刀呈现。

  只是,比起之前好像虚弱了许多。

  好像消耗了许多力量。

  而李皓,也开始慢慢凝实,三位大圣虚影瞬间浮现,剑树一脸惊惧:“你怎么乱来,血帝尊杀伐之力,仅次于人王几人,天下少数几位,能在同阶战人王的存在!”

  剑树怕他不懂,瞎召唤,又道:“同代同阶,新武曾办过数次武道大会,血帝尊曾鏖战人王,并未彻底失败,后来更是融战天帝感悟……本就是顶级强者,这么多年必然更进一步……你简直乱来!”

  李皓笑了笑,此刻,显得有些虚弱,有些感慨:“的确很强!不过……这不是好事吗?这个时代,同阶谁能战我?也好,此战让我明悟了,新武时代的顶级存在,哪怕同阶阶段,也强大无双,否则……我都要被那些天王圣人误导了,真以为我同阶无敌,横扫新武了!”

  说到这,有些疑惑:“《张家教育录》是什么书?银月有吗?”

  剑树解释道:“是至尊留下来的武道传承,说是武道传承……其实……也不能完全算。并未记载真正的一些武道战技,都是一些故事,一些成长史,包括人王、帝尊、大帝他们的经历,张家那位至尊,从人王他们崛起就开始记载,从头到尾,无一错漏!后来,人王登顶天下,曾将此书列为禁书,不许流传……”

  李皓失笑:“为何?”

  “有些黑历史。”

  剑树尴尬:“据说,少年人王,能说会道,曾……曾坑蒙拐骗,一直忽悠血帝尊几人,血帝尊还好,另外有几位帝尊,信以为真,据说……铁帝尊,曾……曾被骗的差点喊人王主人,甚至可能真喊了,总之,很是复杂,所以,新武初期,此书不允许流传……”

  李皓哑然失笑:“那现在还有吗?”

  都是禁书了!

  “不知道,可能有……别的不说,圆平武科大学,应该是有的吧?或者那张安,应该有……”

  李皓点头。

  血帝尊虚影告诉自己,不要太过重视实际上的道法,那都是外表,真正的道法,不是这些。

  这其实也有道理。

  刚刚被人劈死八次,八次下来,李皓倒是有不少的感悟,对方的刀……真的凶残!

  为了杀人而杀人的刀法!

  很可怕!

  可这,好像也很符合李皓的心理,刀法也好,剑法也好,不就是为了杀人而杀人吗?

  难道……练剑练刀,是为了耍花活?

  此刻,剑树又有些凝重:“李皓,为何血帝尊当年的投影,可以开口,甚至有思维……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:“没那么夸张,其实是血刀中遗留的一些意志罢了!血刀他用了很多年,一直没换过主人,也一直保持在一个巅峰……其实相当于血刀在说话。”

  几位一愣,纷纷看向那把安静无比的血刀。

  这意思是说……刚刚血刀在说话?

  血刀好像颤动了一下,李皓又道:“只是血刀作为载体,并非是血刀说话,反正差不多一个意思。”

  剑树也不纠结这个,只是凝重道:“下次不能乱来了,血帝尊还算柔和,起码对后辈不算太苛刻,你若是敢召唤人王过去,人王一刀就把你给劈死了!”

  李皓点头。

  “那倒不用!人王的道,不适合我,人王也是采百家之长,特色不算明显……我走的道,和人王其实算类似,只是又不完全一样罢了。”

  剑树有些愣神。

  一致吗?

  它觉得李皓的道,和对方完全没什么相同之处,倒是和剑尊类似,为何说和人王类似?

  李皓仿佛看出来了,解释道:“道的类似,不是外在,是说道的由来和本质!人王应该也是糅合了万家之道,博取众长,去芜存菁,所以看似特色不明显,实际上却是全面强悍!我要走的,也是这种类型!而剑尊的道,其实最终都是如此,强悍的继续强悍,短板开始填补……”

  剑树也不太明白这个,没再说什么,只是疑惑道:“那接下来,我们能承受你虚实合一吗?”

  “问题不大!”

  李皓说了一句,又道:“我先聚180道星辰,等我完成了,再去找张安前辈借书一观,也许对我融道有些帮助。”

  他没再多说,盘膝而坐,也不遮掩什么,任由三强观察。

  此刻,星空中,长河破碎,再次化为星辰,只是稍显暗淡,之前消耗不小。

  一颗颗星辰浮现,下一刻,又有星辰不断凝聚。

  一颗颗星辰,不断开始浮现出来,凝聚速度很快,明显带有一些血帝尊的特色,虚空中,血刀好像也在观察,而刀中那只猫……此刻,若隐若现间,好像有些睁眼的趋势。

  之前,血帝尊虚影溃散,一部分意志,好像落入了刀中,加上苍穹剑吐出八脉之力,此刻,这只猫,真正有些复活的架势了。

  不止如此,不远处,“战天”二字,也隐约散发出一些光辉,一些特殊之力,被这猫汲取,李皓其实看见了,但是没在意。

  这两个字……是他借战天城的。

  此次之后,他会归还战天城。

  至于这只猫汲取了多少,那不是我的事了,战天城也好,血刀也好,这把刀也好,都是血帝尊留下的,他自己的东西被自己要复活的猫汲取了……也和李皓无关。

  星辰的数量,开始不断增加。

  颗……

  整个天地,剑意横行,比以前,又多了一些特殊的杀伐之力。

  一直持续了数天,忽然,180颗星辰,环绕天空。

  轰!

  精神世界动荡,好像完成了一次不大的蜕变。

  179颗星辰,环绕了整个时光星辰,如同众星捧月一般,将时光星辰凸显了出来。

  李皓睁眼,看了一眼,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  还算不错!

  实道星辰180颗,虚道星辰180颗,刚好相等了,刚好够融合。

  只是……实道星辰,哪一颗可以融时光星辰?

  其他179颗其实都好说!

  “或者说……不融时光,以时光为核心?再聚一颗虚道剑意星辰?”

  这倒是也可以,只是,时光星辰还是有些虚幻,并非真实存在。

  “除非……融了真正的时光星辰!”

  一想到那真正的时光星辰,一半虚幻,一半实体,也许,融了这一颗,才是真正的虚实相融,以此为核心,虚实相间,才能真正意义上完成融合。

  “可那颗星辰,难以捕捉,就算抓住了,也许也会逃走……”

  李皓不断思考着,如何让对方不逃走呢?

  除非自己这边,有什么很好玩的,足够对方留下来不断去玩的有趣事才行。

  李皓摇头,有些无奈。

  一颗星辰……居然如此难缠,真是麻烦啊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,闭关数日的李皓,再次消失。

  大离。

  一把刀,瞬间飞回。

  天极一把抓住,先是骂了一声,觉得这把刀消耗很大,下一刻,却是一怔,看了一眼刀中那只猫,有些古怪:“奇怪……怎么……怎么感觉真要复活了?”

  李皓把血刀弄的有些虚,这不是问题,问题是,为何感觉刀中的猫,真要彻底复苏了!

  如此一来,好像一点也不亏。

  ……

  银城。

  战天城。

  李皓瞬间浮现,两枚大字瞬间浮现,落入战天城门楼,几位圣人瞬间出现。

  老乌龟有些意外,战天二字,怎么回来了?

  不借用了?

  槐将军有些意外之下,开口道:“侯爷来的正好,北方那边,大离王之前来过一趟,希望借战天二字一用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!”

  李皓摇头:“目前不需要了。”

  对方借两个字,无外乎为了复苏那只猫,之前那只猫已经汲取了其中的特殊能量,不需要如此了。

  其他人也没明白,不过李皓说不借,那就不借了。

  老乌龟又道:“侯爷,最近虚道宇宙很安静,之前,我们都能隐约感知到一些战斗……可最近,一点动静都没了。”

  李皓点头,这个他也知道。

  时光星辰跑了,还打什么?

  之前,转让大道宇宙,时光星辰还跑出来了呢。

  “我知道了!”

  “侯爷……”

  “其他的事,找林红玉,我最近可能还要闭关!”

  说罢,李皓也不给他们机会,瞬间消失。

  等他走了,老乌龟有些无奈:“几位,有没有觉得……这位愈发的神秘了?”

  现在,李皓好像很少管事了。

  以前,多少还会管一些的。

  其他几人对视一眼,都没说什么,这也没办法,如今几位半帝和帝尊,随时可能出现,随时出手,李皓压力很大,大家也能理解。

  ……

  另外一地。

  张安听到李皓的请求,有些意外,微微皱眉:“这本书,的确是我爷爷所写……实际上说是一本书,其实是一个时代的记载!其中也记载了许多战法,但是都没深入,只是简单提了一下,大家更喜欢当成八卦书籍来看。”

  他也有些无奈:“后来,被人王封了!当然,这本书肯定不单纯是为了八卦,我爷爷曾说,这本书是他一生对道的阐述……当然,也有人说,我爷爷一生,都在八卦!”

  他也有些尴尬,略显无奈:“被封了之后,我爷爷又说,既然没人看得懂,那就罢了!封了就封了吧,若是有人能看懂,倒是值得一看!前提是,不用过多在意那些八卦……”

  李皓来了兴趣:“八卦很多?”

  “很多!”

  张安此刻有些绷不住了,苦笑一声:“我爷爷……当年最喜欢监听天地!实际上是为了统筹调派,监察敌人奸细,可架不住大家污蔑我爷爷,非要说他就是为了八卦……所以……后来被所有人抵制这本书出版!”

  李皓失笑,“那你现在应该还有保存吧?借我一观,我不看八卦,看大道真意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你确定吗?

  张安很想说,真没什么太多的大道真意,其中九成九都是各种八卦新闻。

  可想了想,还是点头,取出了一枚储物戒:“这可能是保存的最完善的一套了,银月这边,其实一些地方也有,但是都只是截取了一部分,并不是完整的,将其中的八卦都给剔除了……可那样一来,就显得极其枯燥无味了。”

  李皓失笑,接过储物戒:“那我好好看看,研究一下,至尊的大道传承,我觉得不简单……你的大道书,好像只是皮毛。”

  张安无奈点头,也算吧。

  的确只是皮毛!

  李皓不再多说,迅速遁走。

  张安感慨一声,这家伙……到底是观道呢,还是看八卦?

  算了,谁知道呢。

  随便他吧!

  而整个天地之间,没多久,就响起了一阵有些放肆的笑声,张安隐约听到,忍不住暗骂一声,说好的不看八卦呢?

  显然,这就是李皓在看八卦发出的笑声。

  “爷爷啊爷爷……你留下的教育录,好像……真没人能看懂……”

  摇头,爷爷当初说过,全民都能看懂,都有收获的,结果,大家收获的都是一些八卦,活该被禁,也不知道,十万年后,这李皓,到底能不能有些收获,而不是在意那些八卦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李皓看的津津有味,看的放声大笑。

  有趣!

  有意思!

  这可能是新武时代,最全面的历史书籍了,完全真实的那种,难怪人王要禁了这书,这要是不禁,谁都知道,人王私底下多无耻了。

  钻洞,打洞,骗人,忽悠……好像无所不用其极,没皮没脸,这妥妥的拉低了人王的格调啊。

  换我,我也禁!

  看着看着,李皓笑声渐渐收敛,这一刻,看到的不再是八卦,而是其中那些真实的历史场景,完全还原了新武抗衡外敌的战争史、屈辱史、抗争史。

  以及,每一位帝尊,悟道的过程、经历、结果。

  这本书,更像是人生百态,万道万源。

  道的源头!

  李皓默默看着,甚至眼中看到的,就是真正的历史,看的有些失神。

  这本书,几乎记载了所有帝尊,如何一步步走到那个地步的经历。

  这样的书,的确不是八卦书可比拟的。

  他默默看着,书中,甚至动用了一些拆分法,拆分文字,其实,都是一种历史场景的重现,让你身临其境,很玄妙的感觉。

  “好书!”

  李皓喃喃一声,这比《圆平记事》要完善的多,如今看来,《圆平记事》也只是皮毛罢了,这本书,才是精髓。

  任何一种道,在这,好像都能找到源头。

  这一刻,李皓的精神海世界,也在翻滚,随心所欲地变化着,组合成了不同的道法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