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95章 敞亮的李皓

天上两轮明月悬空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都算是敌人。

李皓仰望天空,露出笑容,天上地下……既然天上我无法现在拿下,那就先拿下地下也行,八大主城,我是拿定了!

靠拖延时间,是取胜不了的。

唯有主动进攻!

“你们做好准备,围剿飓风城……我去一趟星河城,几位新武圣人,随我一起,该和张处长谈谈了!”

李皓看向四方,语气平静。

此刻,却是有些睥睨四方之感。

几位新武圣人,心中微动,都没多说,迅速走出。

看来,李皓这次铁了心要拿下八大主城了。

只是……星河城就算张安让出来了,那飓风城呢?

当然,这不是他们可以解决的问题,一位半帝坐镇的古城,此刻,谁也没办法拿下来。。

……

星河城。

星河城并未一直停留在一地,但是一直都在银月的视线下,张安也并未可以遮掩行踪,以免双方出现大的纷争。

乾无亮最近就经常往星河城跑。

这边的几位圣人,还算客气,张安只是不太理会,但是也不太管这些事。

就在城内一些人,还在讨论天地复苏,天王可出,李皓晋级合道四重的时候,城主府中,一直盘坐修炼的张安,瞬间睁眼,看向远方。

几位正在和乾无亮交流的圣人,过了一会,也纷纷看向远处。

虚空破开。

一条河流,仿佛从天上而来,有人脚踩混沌之河,飘然落下,声音爽朗而儒和:“张处长,我已出关,特来星河一游,欢迎吗?”

张安身影浮现,看向李皓,眼中多了一些疑色。

今日的李皓……好像不单单是境界上提升了,还有一些别的变化,说也说不上来,只是觉得,此人有些怪异,有那么一瞬间,觉得他剑意滔天。

也有那么一刹那,觉得此人一丝一毫剑意都没。

若隐若现,几难察觉。

“来便是了!”

张安也是一如既往的冷静。

李皓踏空而来,身后,跟着数位新武圣人,而张安身边,几位圣人也瞬间浮现。

都是老熟人了!

乾无亮也急忙上前,马上躬身问候:“侯爷!属下忙于公务,倒是没来得及恭迎侯爷!”

“小事罢了,无需如此!”

李皓露出一些笑容:“无亮,不必过于拘谨,红玉已告诉我一些情况,所谓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,攻坚克难,也需要你有本事!能力越大,责任越重,不必有压力,做好了,回报也会比别人更多!”

乾无亮急忙点头,也不多说。

他一如既往的谦逊、卑微,哪怕到了合道层次,在新时代人族中,排名前十甚至前五之列,他见了李皓都会如此卑微,不止李皓,他对那些老牌的银月武师,哪怕比他弱,也很谦逊卑微。

虽然大家有些怕他的能力,可很少有人会说其他东西。

“龟守护,你们陪几位前辈聊聊,都是老熟人了,多年未见,而今还是友谊之邦,无需刻意避嫌,我不在意,张处长也不会在意这些。”

张安微微点头,平静道:“彼此交流一番,叙叙旧,随意即可,你若无意见,我自不会去干扰。”

“还是处长豁达!”

张安笑了笑,也不多说。

微微摆手:“进去说吧。”

“好!”

李皓迈步朝城主府走去,后面,一群人面面相觑,你看我,我看你,又有些担忧,这俩……不会打起来吧?

老乌龟他们知道,此次李皓来这,是为了收走星河城的。

可现在,八大主城,张家人、赵家人还有圣人活着,已经将主城让给了李皓,好不容易靠着突袭,击杀了周家人,夺了星河城。

可以说,也算是仁至义尽了,结果李皓连星河城还要夺走。

古城,有些时候,还是很有作用的。

比如上次李皓自爆大道,若非有主城,圣人岂不是死光了?

而且,主城本身就是一处汲取能量修炼的圣地,还是防御性神兵,在主城中,外人潜入都难,攻守兼备。

此刻,让出主城,对张安他们而言,很危险的一件事。

几人都有些忐忑,不过也没提及这些,张家的圣人,赵家的两位长老,都是熟人了,金刚木更是和他们一起生存了十多万年,如今再次会面,也是各自都很复杂。

……

城主大殿。

张安微微扬了扬下巴,“坐吧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李皓在下方坐下,张安也并未去城主宝座上落座,而是在李皓对面坐了下来,手中凭空浮现一柄玉壶:“喝茶还是喝酒?”

“喝酒。”

张安一怔,笑了笑:“我以为你会喝茶,像你这种年轻人,沉迷武道,一般很少喝酒,人王就不喜喝酒,年轻的时候,太忙碌,喝酒也容易麻木身躯。”

“江湖武师不喝酒,惹人笑话!”

李皓笑了一声:“我银月武师,出门在外,以酒当茶,若是传出去,我李皓出门,喝茶不喝酒,南拳师叔他们若是还在,能笑掉大牙!”

张安沉默了一下,也没再说。

南拳。

不止南拳,还有一些人,都死了。

当日,李皓、侯霄尘、天剑、洪一堂、黑豹、帝卫几位,是第一个进入圆平武科大学的,而今,也看不到侯霄尘了。

给李皓倒了一杯酒,他自己也倒了一杯。

举起了杯子,也不敬酒,一饮而尽,看向李皓:“当日无边城之战,你还在怨我吧?”

“不至于。”

李皓摇头:“那是我的选择,我怨处长作甚?要怨,也该怨我自己!怪我自己太弱,怪我无能为力!何况,我不怨任何人,也不怨自己……这一战之后,我从被动防守,转为主动进攻!这一战之后,我银月武师便都觉醒了!以我师父他们的血,让我们觉醒!”

时至今日,他不后悔。

李皓岔开了话题:“银月世界,红月帝尊,初武之神,郑宇,李道恒,映红月,西方女王,若是他们算六方敌人,我至今也未能铲除任何一方!”

“要不不能杀,要不没必要杀,要不杀不了……”

李皓感慨一声:“真的很无奈!比如那映红月,若非封印缘故,我早就杀了他!说是让他尝试痛苦,可让杀我满门的凶手恶徒,一直逍遥法外,我心不甘!所谓放他离开,承受痛苦……只是给自己找一点借口罢了,实际上,只是因为我无能为力,杀不了他,不能杀他!”

张安微微点头。

映红月……

此人杀了李皓父母,杀了他兄弟,李皓不杀映红月,的确难平。

李皓能心平气和地说出映红月这事,已经很是豁达。

他又想到了人王,换成人王……什么大局不大局,什么帝尊破封不破封……也许早就杀了映红月了,根本不会如此隐忍!

倒是李皓,是个忍性十足的狠人。

他心中想着,李皓又道:“马上要入冬了,也是我父母去世四周年,四年前,他们就在冬季,翻了车,车毁人亡……”

李皓平静道:“我很想在那一日,斩了映红月,祭奠我父母!”

张安微微扬眉:“需要我帮忙?”

“对。处长将星河城借给我一些时日便可。”

“……”

张安知道他来的目的了。

沉默了一阵:“借给你,你能让封印不破?”

“有希望!以八大城化八大神兵,坐镇八方,牵引血刀,镇压中央,杀映红月,夺八大家血脉,再以我道,镇压封印,可维持一段时间不破!”

张安扬眉:“八大神兵?”

“处长不知?”

“不知。”

“好吧,就当处长不知。”

李皓笑道:“我要以八大城化为八大神兵,化为阵法之基……将映红月剥离出来,彻底铲除!此人,是很多人的棋子,杀了他,可以改变很多东西,也能让我一泄心头之恨!另外,杀了他,还有许多好处,彻底打破一些人的计划,这人的存在,大家都觉得,我不会,也不敢杀他!”

“所有人,都觉得,我只要没彻底疯狂,我就不会真的杀映红月,包括映红月自己,其实都不怕我杀他,哪怕我喊的再狠,哪怕红玉表现的再狠……大家都知道,我不会杀他的!”

李皓笑道:“而我,就要做常人无法做的事,大家觉得我不会,我一定要去做!”

张安看了他一眼,此刻,心中思绪万千。

是的,就如之前的雷霆城。

大家觉得李皓不会去做,也做不到,他做了。

就如封印之中,对付帝尊,大家觉得李皓不会,他也做了。

越是大家不相信,他越是会去做。

所有人都觉得……李皓现在有资本了,不会再如此疯狂了,杀了映红月,非要把帝尊放出来才开心?

可若是……真杀了呢?

那时候,所有人投资在映红月身上的一切,都会彻底消散。

打破了所有人的想象!

星河城,必须借!

不借,李皓必翻脸。

这一点,张安很清楚,他也没说什么,只是说道:“那飓风城,你如何拿下?”

星河城好说,飓风城呢?

天王也好说,郑宇你怎么赶走?

何况……半帝不能轻易走出来,郑宇真出来,第一时间干掉你差不多!

“想办法!”

李皓轻声道:“女王夺了半个银月,这就是机会!郑宇其实也可以进入这银月之中,银月本是银月世界的核心,比古城还要具备更强的屏蔽力,他进入银月,就和李道恒一样,哪怕半帝,也不会被天地针对……”

“他为何要进入银月?那西方女王,又如何会答应?”

张安还是觉得,李皓有些过于理想化了。

八大主城结合,若是真能牵引出血帝尊的血刀,也许真能再次镇压帝尊,可是……一个飓风城,足以让所有人打消这个念头。

太难了!

或者说,唯一的路就是这个。

让郑宇进入女王的银月之中。

李皓笑道:“难是难……试试看便是,真不行,其实也有别的路,比如说,把他郑宇一起镇压进入世界壁垒,这是其一!第二,将郑宇拉入我大道宇宙……当然,这太危险了,有点吓人!第三,李道恒虚道宇宙呈现,让郑宇杀进去……其实路不止一条的。”

李皓幽幽一笑:“真不行,我就拉他进入我大道宇宙,郑宇大概很开心,还有这样的好机会!”

“不要乱来!”

张安有些头疼!

这疯子,真有可能做出来。

那样一来……就有热闹看了,一位半帝进入了大道宇宙,李皓岂不是完了?

而李皓,眼神闪烁了一番,笑了一声。

别说,其实这个办法要简单的多。

他敢一直敞开大道宇宙,正好郑宇还能进去……你看郑宇进不进?

百分百会进!

至于李皓设置什么陷阱,什么围杀……那时候,郑宇绝对不会考虑这些,你若是能借大道宇宙杀死他,今日杀不死,明日也能杀死,那还不如直接进去!

一位半帝,若是连这点底气都没了,那也别修炼了。

所以,想把飓风城夺下,倒是简单。

李皓去飓风城,将大道宇宙通道开启,然后无意中让飓风城和通道接触到……哪怕只是瞬间,郑宇也得抓住机会!

这一刻,李皓摸起了下巴。

而张安,却是有些头疼,显然,他知道,李皓在考虑这一点了。

他不得不开口道:“半帝很强!我们如今双方圣人不少,可哪怕全部加在一起,加上你我……也杀不了一位半帝,反过来,一位半帝,足以杀光我们全部!”

他轻叹一声:“这还是半帝……还是无本源时代!在本源时代,一群天王,围杀帝尊,死光了,都难伤帝尊丝毫,曾经,新武初期,我们尝试过,无数强者出手,围杀一位皇者,也就是帝尊,结果……连根毛都没斩断!”

对张安而言,这算很粗鲁了,可事实就是如此。

李皓微微点头。

再次摸了摸下巴。

也许……还有一个办法!

再次引出那一颗星辰,将星辰的背面,虚幻一面,对着自己的通道口,郑宇进去……能冲入虚道宇宙最好!

当然,还有一个办法……精神海世界!

此界,其实攀附到了虚道宇宙的边缘壁垒,若是郑宇以为这是实道宇宙,一路强攻,打破壁垒,也能进入虚道宇宙。

总之,李皓其实还是有办法的。

当然,都很冒险。

最安全的办法,其实还是女王做个好人,把郑宇给收了,又安全,又太平。

这些办法,他就没和张安泄露了。

万事还是要留一手的。

张安,也不会什么都和自己说。

李皓考虑一番道:“办法我来想,飓风城我来夺!张处长,除了星河城之外,还有一点,我需要拜托你帮忙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初武之神!”

李皓开口:“对方大概率是为了血帝尊的刀,和刀中那只即将要复活的猫而来,也许是为了守护,也许是为了击杀……这个我不关心!我一旦夺下了八大主城,对方也许会担心我破坏了他的计划,从而针对我……那我会很麻烦,张处长是至尊之孙……能否劳烦处长,充当一回我的使者!在关键时刻,出使大离,面见这位……我无心破坏血帝尊的计划,希望他也不用担心我会破坏,以免产生误会和冲突。”

“猫?”

张安问了一句。

李皓点头:“刀中有一只猫沉眠,八大主城,包括阵法,其实都是为了复活这只猫而存在!”

张安沉默了一阵。

之前,他不知道这茬。

此刻,回想了一下,许久,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处长也知道这事?”

张安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:“知道!当然,之前不知道,但是知道这只猫,这猫……其实不算活物,也不算生灵,可……也能算!总之,相当的复杂!血帝尊要复活这只猫,应该是觉得亏欠了它。这只猫,是苍帝的投影,曾经和血帝尊前世身,战天帝的投影,一起生活了无数岁月……很是单纯的一只猫,最后,战天帝弯弓射天帝,和这只猫一起战死了……彻底战死!”

他有些唏嘘,“没想到……血帝尊那些年,还在为此事奔波,人王都无法复活这只猫,因为……它不算生灵,也没本源印记存在,否则,也无需这么麻烦!”

李皓愣了一下:“投影?”

不是生灵?

张安点头:“嗯,就是投影!一处幻境,无比强大的幻境,将无数强者的投影笼罩起来,如同真实世界,生存了无数年,他们有记忆,有灵智,有智慧……可也如梦幻世界,其实……不存在于真正的世界之中!你一说,有只猫,我便明白了!”

李皓却是喃喃一声:“投影……平行世界……虚幻世界……”

张安再次点头。

而李皓,却是依旧喃喃自语。

“投影都能化为生灵……听您的意思,投影,还能弯弓射天帝,这说明,投影也具备无限的力量……怎么可能呢?”

张安开口:“为何不可能?只要你足够强大,投影又如何?也能由虚化实!只是,当年没能做到罢了。”

由虚化实?

李皓心中想着,眼神有些变幻。

喃喃道:“投影……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……过去……未来……时光……”

张安皱眉,你在想什么呢?

而李皓却是在想,投影都能如此强大,甚至由虚化实。

那若是,下一刻的自己,强大无比……我从时光中,能否捞取下一刻的投影,融入我身,强大自己?

可是……力量从何而来?

谁来为这未来一瞬的力量提供能源支持?

能量,其实真的是守恒的!

不会无端端让你强大的!

过去,未来……

一瞬间,因为投影复活的事,让他心中起了无数涟漪。

投影都能活过来,我借用一下过去未来之力,岂不是也很正常?

万千念头浮现,李皓忽然道:“处长,战天帝按照你的说法……已经转世成血帝尊,那为何还能具备如此强大的力量,弯弓射天帝呢?天帝,是新武时代,最强的对手,那代表,这投影强悍无比吧?”

“这个……我就不好说了。”

张安摇头:“层次太高了,我也了解不能!倒是我爷爷,曾简单提过几次,应该是意志的力量,战天帝虽然死了,也转世了,可对方生前太强,意志之力,还有留存!以意志之力,召唤生前之力,其实也是一种透支,所以他那一日,必然会彻底消散!不管有没有射出这一箭,他都会消散……”

意志的力量!

李皓心中微动。

此刻,再次陷入了沉思中。

而张安,并不了解,李皓到底想些什么,只是有些古怪,我就是那么一说……你这小子,到底在思考什么呢?

这时候的李皓,想的很多很多。

当然,都被他遮掩了。

许久,李皓开口:“那我就不管这个了,按照大家的说法,血帝尊不是这种暗地里偷鸡摸狗之辈,大概只是单纯的为了复活那只猫,结果……没来得及复活,就出了红月这档子事,不得不离开了银月……处长也觉得,血帝尊不会在银月故意潜伏不走,对吧?”

“……”

张安无言,甚至想翻白眼,许久才道:“你想太多了,不要总是将每个人都想的这么恶!血帝尊之强,无与伦比,就现在这位红月帝尊,在他手中,撑不了三分钟必死无疑!而银月这方世界,他若是真想要,剑尊都不会在意……你觉得,他有必要在这潜伏吗?”

你脑子里,想啥呢。

简单来说,这些人层次太高,若非为了复活那只猫,他都懒得弄这些阵法什么的。

结果也算巧了,刚好封印了一位帝尊,否则,没了这阵法和八大主城,还真别想轻易封印一位帝尊。

李皓一想,也对!

又道:“那初武之神,处长知道是谁吗?”

“不好说。”

张安若有所思,开口道:“若是为了复活那只猫,有人留守此地,十万年都不曾挪步……有三个人可能性比较大,只是……也不好确定!”

他微微皱眉,又道:“而且那三人,最弱的,也有无限接近帝尊之力了,强的,早就是帝尊了!”

“……”

李皓张了张嘴:“你……是说,这位……”

张安又皱眉道:“我只是猜测,最大的可能,有可能是当年一起生存在那片幻境之中的一位帝尊……也是战天帝的书童,当然,那位强悍无双,早就在决战之前,跨入了帝尊层次!而且,若是他……有这样的力量,早就出手击杀这位红月帝尊,不会任由势态如此发展了。”

他心中隐约浮现出几道人影,又道:“不管不问,任由势态发展,倒是有些像另外一位帝尊强者……只是……不至于在这!红月和新武之战爆发,作为帝尊,也没时间留在这才对。”

李皓八卦了起来:“谁?”

张安沉默了一会,摇头,“我只是猜测……不一定是他!”

“处长说说看,我看看,我有没有在新武传记中听说过这人。”

“西皇的儿子……本源时代,九皇四帝之一的无敌强者,也是后来晋级帝尊的强者,一门双帝尊!性格倒是有些符合,只是……他不应该在这!”

张安摇头道:“一位帝尊,若是真在这,而不参与和红月之战……早就被人王锤死了!人王可以容忍弱者不出战,这位,可是正儿八经的帝尊强者,敢不出战,不打死他才怪了!”

李皓失笑:“人王……这么狠?”

“不是狠,是见不得他们避战!这位帝尊……反正胆子不大,性格方面…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要能不管,他是一定不会管的,所以我说,这位初武之神性格有些像他!可红月入侵,一位帝尊被困,他都不去解决了对方,还在躲避,被人王知道了,一刀能劈死他!”

张安笑道:“他也很畏惧人王,所以……就算真的是他,大概率只是分身,不是本尊,不具备杀帝尊之力,所以苟个十万年,郑宇和李道恒都是和帝尊有关,一个和剑尊有关,一个和镇星城帝尊有关,他不管他们,这倒是情有可原!”

张安好像猜到了什么,笑了起来:“大概率就是他!否则,我想不到,还有谁,能十万年都不动弹了!不过,一定不是本尊……纵然不是,实力应该不会太弱,大概率是一尊半帝!”

李皓眼神微动:“那处长能否……”

张安摇头:“我说了,此人性格……怪异!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加上只是分身,李道恒也好,郑宇也好,都和帝尊有关,哪怕我是至尊之后,他也不会管我们的!除非……我们最终解决了这两人,找他联手杀红月帝尊,他可能会出手,因为这是外战,而我们算是内讧!”

李皓若有所思,点了点头,忍不住道:“他好歹也是一位帝尊……还……还会忌惮一些帝尊之后?”

“不是忌惮!是不愿意管……不想管!他恨不得天下人都不要理他,他也不想理会天下人!”

张安叹息一声:“他和他父亲,都是无敌存在!可是……不管哪一方,他们都不想帮,恨不得天下人都忘记了他们,新武时代,槐王……就是槐将军先祖的主人,和这一位,都号称天下第一墙头草……槐王是无奈,实力不行,这一家,完全就是不想管闲事了。”

李皓点点头,失笑不已:“若是真如处长所猜测,只要我不破坏了血帝尊的复苏计划,他不会管我们的?”

“对,打死一个少一个,只要不找他麻烦,他才不会管我们如何!”

张安也是很无奈:“而且,对这位……也没法要求更多!若是本尊在这,那其实还好,现在若是一具分身的话,人王都没办法强迫他做什么,大不了你弄死我分身算了……你能奈何?”

李皓来了兴趣:“他叫什么?”

西皇的儿子?

新武九皇四帝,可是初武、本源、新武三个时代的绝世强者,一直从头强大到尾,这里,还有一位他们的嫡子,而且本身也是帝尊……这多古老啊!

“不可说,若是真是他,哪怕分身在这,提及他,也有所感应,不好说太多,说多了,他以为你算计他,虽然不愿多管闲事,也可能会先下手为强,将你这祸害铲除!”

李皓失笑:“你可是至尊之孙……”

按照你所说,压根不会对你下毒手的。

张安点头:“是啊,但是……你又不是!”

“……”

李皓无言以对!

失笑不已!

而张安又道:“你之前说,让我出使大离……若是他的分身,那就好办多了,只要你确定不会破坏血帝尊的复苏计划,他绝对不会管你的!”

“那就好!李道恒和郑宇是不是也猜到了?要不然,我见这两位,也不管那边,甚至不闻不问的感觉。”

“大概是吧!”

张安开口:“我不知刀中有一只猫,若是早就知道,大概也能早就判断出来他的身份,这两位……大概率都见过血刀,你要小心,李道恒见过正常,可郑宇何时见过?”

李皓开口:“前不久,他分身过去了一趟。”

张安想了想,点点头:“也许吧!总之,大概率就是他了,否则,李道恒和郑宇这两人,不会不管的,若是我们想的那位,他们俩和我们心思一样,只要不坏了他的计划,他不会插手的,就这么简单。”

李皓唏嘘:“居然还有这种人,有实力而不管事,真是活的……自在?”

这算自在吗?

也许也算吧。

不过听这意思,也只是分身,对方还是有怕的人的,比如人王,本尊在这,就不敢不管了,现在倒是有个借口。

“那行,处长,就这么定了,其他的不用你来管,关键时刻,星河城给我,外加不要让大离那位插手……其他的,我来解决!”

“你……真要这么做?”

李皓点头:“当然!”

“哎!”

张安叹息一声:“你进步很快,也许可以再等等,比如到了合道六重,哪怕不敌半帝,也有机会抵挡一二……现在才合道四重,你进步又很快……也许过个半年,你就合道六重了!”

李皓却是摇头:“合道六重,起码还得是巅峰六重才行,开脉252条左右……我现在又缺乏大机缘,还需开脉108条左右,我就是三天开一条,也得一年,何况……现在这情况,三天哪能开一条?”

最近能杀的都杀了,哪来的大机缘!

张安欲言又止。

真是听起来扎心,什么叫哪怕三天开一条,还得一年……一年后,我就能匹敌半帝?

真……艹!

“你说的两点,我答应了,还有别的吗?”

张安也懒得再说什么了,李皓这人,脑子其实比谁都要清醒的多,谁觉得他在冒险,谁就危险了。

这家伙,也许备用方案一堆!

看似冒险,每次都能化险为夷!

李皓也是赌徒,可这家伙,又不单纯的在赌,而是不断增加自己成功的概率,直到达到最高点,才会去实施,这样的人,其实都不能算是赌徒了。

李皓忽然笑呵呵道:“其他的也没什么了,不过处长如此热情,我想了想,不提出点什么来,也对不起处长的热情,处长的大道书,要不借我看几天?”

“……”

张安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有时候,李皓是个君子。

有时候,就是无耻到了极致。

大道书!

这话,就是亲儿子都不敢随便提,涉及修炼之道。

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李皓笑呵呵道:“处长借我大道书,我也不会小气,将我融身的混沌长河,借处长本命星辰一游!你知道的,上次你也看到了,我那星河,万道汇聚,到底多强,多重要……也许比不上几位新武帝尊的大道,可是,处长这个毕竟不是帝尊的大道书!”

若是至尊的,那和李皓换,不值得。

可张安又不是至尊,只是至尊的孙子,境界也只是准天王,和李皓换,还是一点不亏的,而且只会赚,因为他也在修炼新道。

张安看了一眼李皓,微微皱眉:“你对你的道,就这么无所谓吗?”

随随便便,就能看?

他沉声道:“分享,其实是一种豁达,新武也一直分享大家的武道,可一旦涉及核心之道,还需要考验的,不是随便就分享的,另外,你现在开启大道宇宙……鱼龙混杂,你其实有点乱来了!”

李皓对银月分享了自己的大道宇宙,核心人物都能进入,很多人都能随便进入……这也导致,如今大道宇宙,其实不算太过神秘。

这么搞下去,小心要出事!

李皓笑了:“我相信大家!”

张安深深看了他一眼,你……就这么相信所有人?

而李皓也笑,我就是这么相信……不相信的,我都挪到精神海中了。

反正你们也不知道!

也就没找到你的星辰,找到了,我连你一起挪进去,到时候你就得哭了。

“处长,换吗?”

张安沉默一会,点头:“可以!”

“多谢处长!”

张安无言,没必要,等价交换罢了,甚至他还赚了一点,正如李皓所言,他又不是自己的爷爷,他的大道书,虽然涉及的帝尊意境很多,可他领悟的,毕竟不是真的帝尊之境。

张安也不说什么,探手一招,一本大道书浮现。

李皓直接接下,也不客气,又道:“处长想洗澡,随时去我星河之中,之前还能隐藏一二……现在恐怕不少人猜到了一点什么,也没关系了!不过,看看就行了,处长可别汲取我的万道之力!”

“……”

张安无言以对,“不会!”

见李皓起身要走,问道:“你现在……”

“去看看女王!”

李皓笑道:“数月没有回来了,去看看他们,也看看郑宇!我不现身,大家还担心我干坏事,既然如此,我就现身好了,去看望一下他们!”

说到这,又道:“对了,处长,有空将城市挪移到飓风城旁边,更方便一点!”

张安都无语了:“他们还有多位天王呢!”

又不是没人了!

“处长还怕他们?”

李皓笑了起来,也不再说,瞬间离去,声音在城中传荡:“和张处长一起,去飓风城附近转转,诸位新武圣人,若是有天王出现……宰杀几个不成问题!”

李皓,已经飘然离去。

等他走了,张安浮现,看向他离开的方向,还是皱眉,这家伙……愈发的胆大了。

这一次,居然要赶走郑宇。

映红月……若是他成功了,映红月这次真要玩完了。

……

北方。

一轮明月瞬间闪烁,就要逃走,李皓瞬间浮现,挡住了去路,女王浮现身影,暗暗叫苦!

早知道,我不这么招摇了!

李皓这家伙,找我干嘛?

最近本王又没招惹他!

李皓笑容灿烂:“女王陛下,许久不见,甚是想念,好久没给我送好处了!”

“……”

女王不语,只是沉默。

李皓笑道:“上次我击碎月神真身,被你捡了便宜,你欠我一个人情,没问题吧?”

女王冷冷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李皓笑了:“不想做什么,就一件事……你去飓风城,告诉郑宇,你要容纳他进入本体,让他搬家,我要飓风城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要飓风城!”

“李皓,你疯了吧?”

女王大怒!

你当我是什么了?

李皓微微皱眉:“为你好!李道恒有半帝之力,就在月神本尊之中,你一个天王初期,如何斗他?郑宇虽然也是坏人,可郑宇和李道恒,天生之敌!你没个半帝罩着,迟早会被人家吞的骨头都不剩!你以为你算什么?你这一身实力,不是外来的,就是捡来的,月神随时可以降临你体内,夺取你的力量!唯有另外一位半帝坐镇,你才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,明白了吗?”

女王脸色微变,这话不是假话,其实她自己都知道情况,只是觉得……现在大家未必会管她。

李皓轻声道:“你去劝劝郑宇,就说我说的,我需要飓风城!让他搬家,否则,被月神夺取了你,对郑宇而言,也不是什么好事,他也知道这情况……大家都是明白人,聪明人对话,更简单一些。”

女王咬牙:“不可能!我不可能让郑宇他们入驻……你当我是物体吗?本王乃是……”

李皓笑了:“月亮本体又不是你的,你真把自己当月神了?去,劝劝!转达我的意见,否则……我会择机强攻飓风城!让郑宇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对付他!”

女王皱眉:“你也只是天王初期!他可是半帝……”

“管你何事?”

李皓平静道:“你去不去?你不去……今天开始,我先杀你,铲除你再说!留下你,也没什么大用了,你都不愿意帮我做点小事了!”

女王大怒!

你我是敌人!

你这叫什么话?

谁帮你了?

她想骂人,可看到李皓幽冷地看着自己,有些心虚,咬牙,愤怒无比:“就算本王愿意,郑宇也绝对不可能答应!李皓,你痴人说梦罢了!”

“你去就行了,给他一个选择,我这人,不强迫大家!多一个选择,总是好的!”

“……”

女王想拒绝,也想着,先假装答应,李皓一走,我就逃!

正想着,李皓幽幽道:“不要想着逃,除非你先崩断体内一些道脉……否则,我随时找到你!你是不是忘了,第一次我去西方,就是为了找你的!”

女王脸色一变!

果然!

我就知道,开脉开的太快,不太对劲,她咬牙道:“这不是你的后手吗?你不是在引诱我,引诱李道恒,引诱真正的月神进入大道宇宙吗?你为何告诉我?”

李皓失笑:“这么明显,李道恒又不是白痴,和你一样到现在才看出来吗?郑宇大概都看出来了,你以为天下人都不知道?不信你去问问郑宇,他敢通过你,进入大道宇宙吗?既然如此……我为何怕人知晓?你就是我放下的饵,谁敢吃?”

“李皓,你莫要太嚣张!”

女王大怒:“你以为本王非要修道脉才行?”

“不修也行,你自爆就是了!”

李皓淡淡道:“我又不拦着!自爆后,你未必能保持天王之力了,在这个时代……你连天王之力都没有了,那你……真的废掉了,现在,好歹还有点反抗的机会!”

女王咬牙切齿!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
第一次感觉到了如此的……无奈,卑微,无助!

这些混蛋,一个个的,当我是什么?

每个人,都在操控自己!

可恨啊!

李皓更是直言不讳,连遮掩的意思都没有,你就是我拿来钓鱼的……虽然大家都知道,可我也不在乎。

许久,女王一脸颓然:“李皓,你们到底想要我怎样?”

李皓也是无奈:“你别高估你自己,谁也没想你怎样……你就是纯粹的工具人,你自己看看,能否找机会摆脱,谁想对你怎样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好了,话已至此,尽快帮我办妥!”

丢下这话,李皓消失了。

轰!

女王一拳打破苍穹,怒不可遏,可恨啊!

太可恨了!

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!

气的半死,许久,一咬牙,朝飓风城方向飞去,郑宇,你我联手,第一时间杀了这个混蛋才好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