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85章 入剑城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大离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神殿之中。

  骸骨被丢到了一边,大离王和姜离伫立大殿,等待着什么。

  许久,人声传来。

  “你们诉求是什么?”

  大离王沉默一会,开口道:“能否保证大离,一直独立于银月之地?”

  此刻的大离王,少了一些霸道,多了几分无奈。

  斗不过!

  “你的选择,就和当年人王崛起之时,初武的选择一样……希望独立于新武之外,最后证明,这不是什么太好的选择,初武几乎断绝,新武崛起!”

  大离王吐气:“那……前辈若是愿意出手帮忙,未必是大离依托天星,也有可能逆转!”

  姜离也插话道:“吾神战力无双……何不……”

  “关我何事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人无言。

  大殿中,声音再起:“银月也好,李皓也罢,还是红月……都和我无关!我留在此地,并非为了你们争霸天下,也不是为了其他……我有我的想法,当然,也和你们无关!”

  冷淡声再起:“每一个时代,总有人会崛起!天时地利人和,时代造就英雄,英雄也会造就一个时代……我们这些人,已经少了当年的朝气,缺乏朝气的人,很难重造一个时代……”

  姜离沉声道:“陛下还有朝气!大离还有人和!若是吾神愿意……大离也有一争之力!”

  此次,才能见证到这位初武之神的强大。。

  一拳泯灭了天王层次的骸骨。

  还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可想而知,这位初武之神,全力爆发到底多强大。

  帝尊精血,爆发瞬间,这位居然能镇压!

  强悍的不可思议!

  可就这样一个人,十万年来,毫无动静……简直有些不可思议,有些莫名其妙。

  那你……在这待着干嘛?

  不夺天地,不杀叛逆,不造时代,就为了睡觉?

  什么都不做!

  混吃等死的感觉!

  “我为何要辅助一位脑子不太聪明的人,去和一群强者争夺天下?真要辅助,我为何不去辅助李皓?多做多错,少做少错,不做不错!”

  这一刻,那初武之神,极有意味地说出了一番话:“我只知道,雪中送炭好,但是……送错了,就是天大的麻烦!锦上添花也还行,可添错了,也是大麻烦!唯独不管不问,你当我不存在,我当你不存在……造就时代的强者也好,开创时代的强者也罢……你不管他,他不管你!”

  “从一开始……我便不管,对也好,错也罢,与我何干?我不争不抢,不管不问,不制造麻烦,不解决麻烦……那麻烦就和我无关!”

  大离王沉声道:“前辈是这样觉得的?可对于他人而言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……”

  “错!”

  那人又道:“你说错了,若是这床,成了人家的,那我就离开这张床,我不在这睡觉,天下之大,何处不能睡?银月不行,还有白月,还有红月,还有绿月……大千宇宙,何其大也?都不容我睡,我就不睡……有何关系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人彻底无言。

  这他么算什么言论?

  大离王倒是想到了什么,微微皱眉:“前辈的意思是……难道……前辈可以离开银月世界?”

  “你猜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不猜!

  若是真能离开银月……那就有些不可思议了!

  如今这个时候,除了帝尊,还有人离开银月吗?

  难道……

  他都不敢去想!

  这个时代,最强的,就是一位被封印的帝尊,至今没能出来,若是此人真是帝尊……何必在这等着呢?

  想夺取世界,轻而易举!

 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,声音再起:“脑子不太聪明的小家伙,不要妄图去猜测我,何况……与我而言,真要夺取了银月世界……翌日见到了剑尊,人家一剑宰了我,你帮我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都是熟人……郑家人可以做,李家人可以做,都是新人,都是后时代强者,红月都可以夺……唯独我们这些老人,夺不得!人家可以不在乎小辈乱来,我们这些人,都是同时代之人,你夺了,人王打你,剑尊打你,血尊打你,至尊打你,苍帝打你……他们会说,你有能耐,夺我新武之地,夺什么小世界,你觉得……我能打的过谁?”

  大离王瞠目结舌,还有这么一说?

  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的道理。

  “那……那若是前辈,真的……真的很强……为何不出手平定祸乱,指定一位执掌天地……比如……”

  “比如你?”

  声音再起:“凭什么?我为何要出手?关我何事?我并非此代之人!星门封闭,是剑尊封的,与我无关,我在与不在,都当我不在便是!时代发展,大道发展,又何曾不是一次机缘?断人机缘,如杀人父母……”

  大离王无言以对!

  声音又道:“至于指定一人……指定那人就是好人?谁知道呢!白眼狼很多,何况……又能给我什么好处呢?我也不需要什么好处!所以,你们不要妄图我帮你们什么,我能帮的,就是你们不走出大离,有人非要杀你们,我可以帮你们收尸!”

  上一句,还以为是庇护他们,下一句,就是收尸!

  这话一出……两人那叫一个崩溃。

  合着,我们在这被人杀了,你也不会管?

  就收尸?

  大离王彻底死心了,无奈道:“算了,我明白前辈的意思了!那我多问一句,李皓……是不是天王了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不知道?”

  “天王……新道有天王层次吗?没有……我怎么知道是不是?大道不同,为何非要代入本源?强还是不强,手底下见真章便是!”

  这一刻,两人知道了,这就是一个三不管强者。

  这也不管,那也不管,关我何事!

  这样的家伙,好讨厌!

  当然,对有些人而言,这样的存在……其实很舒服,你不管我,那我也不会管你。

  大离王也不指望他了,又道:“前辈,多问一句,李皓让周川来我大离,和我一起参悟骸骨,妄图跨入合道层次,周川,好像继承了一位强者的金身……这会不会有陷阱?”

  声音再起:“当然有,你白痴,肯定斗不过这满身都是心眼的家伙!周川继承了九转金身道!你可知道,九转金身意味着什么?他若是跨入合道层次,相当于消耗别人81倍资源,一位合道,堪比诞生81位合道,跨入合道,可战天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这骸骨,全部给了那周川,大概还不够,还要贴上你的一双拳套,外加整个大离资源,那周川,大概可以跨入合道层次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离王呆若木鸡!

  声音又道:“九转金身,金身一转,就是同阶强者,一直九转,每一次消耗都是极大的,他完成九转,必成合道,现在有三转吗?”

  “……我不知道,大概日月中期实力……”

  “那最多二转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离王有些崩溃:“那……那我答应帮周川跨入合道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
  “你自己看着办,你答应了,完不成,自己想办法!”

  声音带着一些笑意:“你可以汲取骸骨全部之力,也许可以跨入所谓天王战力,也许可以放手一搏,和那李皓杀个你死我活,那时候,毁诺算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离王彻底懵了:“前辈……开我玩笑?”

  我就算真跨入了天王层次,我也未必斗得过李皓啊!

  “那没办法,你自己看着办,你答应的事,难道让我帮你解决不成?我不是你爹,就算是你爹,我也没办法,我穷困潦倒,栖身之地都无,天为被,地为床……以后,也少来找我!”

  大离王一脸悲哀!

  我……真被坑了。

  周川怎么可能会消耗同阶81倍资源才能晋级了?

  不可能!

  一具骸骨全部给人家,居然都不够……

  这……不可思议!

  就在此刻,声音再起:“你出去吧!”

  大离王无奈,拖着骸骨,步履沉重,和姜离一前一后,都很无奈,沮丧无比地离去。

  真是……让人绝望的一次许诺啊!

  等人走了,一道虚影浮现,喃喃道:“试探我?何必呢!儿孙自有儿孙福,人王都不会管,天塌了,自己负责,我管你们作甚?”

  仰头看天,盘算了一阵,笑了一声:“我睡我的,可别再骚扰我了,可惜,十万年还未成……真是麻烦!”

  话落,人已彻底消失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西方之地。

  女王正在汲取银月之力,强化自身,忽然睁眼,远处,两道人影浮现,映红月脸色有些苍白,身旁,跟着依旧保持原样的飞剑仙。

  “女王陛下……”

  轰!

  天崩地裂!

  一道银月之力,炸裂了天地。

  一股剑意爆发,洞穿天地,却是依旧倒退数步,飞剑仙咳血不止,映红月脸色愈加苍白,“女王陛下,我……”

  “滚!”

  女王冷喝一声:“扫把星,滚开!若非李皓要亲手杀你……本王现在宰了你!你走不走?”

  这扫把星,居然来找自己!

  真当自己白痴?

  懒得听他说什么,她只知道一件事,这家伙,被李皓盯的死死的,李皓要他众叛亲离,让他惶惶不可终日,谁和这家伙搅合上了,必死无疑!

  也不看看,这家伙盘算多年,现在身边还有谁?

  就一个飞剑仙……搞不好还有问题。

  是不是活人,都难说。

  谁想和这家伙搅合?

  “陛下,我有办法让你更进一步,取代真正的月神……”

  轰!

  一轮明月照射大地,无数银月之力席卷而来,映红月见状,再也不说二话,迅速遁走!

  疯子!

  我都没说完,一点机会都不给。

  人,迅速消失在原地。

  等人走了,女王微微吐了口气,这扫把星怎么盯上我了?

  快点滚蛋才好!

  离这家伙远点,才更安全,否则……太危险了!

  朝中央大陆看了一眼,女王也有些复杂。

  自己实力是强大了,可是……斗不过这些人啊。

  难道,就一直在天下各地,四处徘徊?

  真是让人头疼,而且还无可奈何。

  实力虽然不断变强……可是……

  还有,自己体内道脉越来越多了,其中有些道脉,越发强大了,以前没在意,现在……别不是陷阱吧?

  大道宇宙的陷阱?

  想想,都有些不寒而栗。

  会不会被李皓算计了?

  自己第一次遇到李皓的时候,对方应该靠近了自己,那时候还不知道遇到了李皓……可那一次,有种极其亲切感,如今想来,也许有些异常。

  我的本命星辰,也许有一颗被李皓掌握了。

  以前,她没考虑过这些,如今……想想都觉得不对劲,李皓那家伙,也许一直掌握自己的一切,甚至生死,甚至……包括算计真月神!

  若是真月神,想要降临,夺舍我……或者侵占我的肉身,会不会被李皓瞬间降临,弄死在现场?

  越想,越是无奈。

  都是一群混蛋!

  今时今日,她比以前的确想的更多了,可总觉得活在这群人的阴影之下。

  再看银月大地,总觉得自己毫无希望,也不知道,能否有朝一日,走出这囚笼!

  ……

  局势动荡,对李皓而言,没太大波动。

  这一战,他其实没留下什么收获。

  不需要这些。

  其实收获,都在战斗之中。

  包括对意志的提升,势的提升,击杀天王,夺取帝尊精血,算计各方成功……对他而言,都是一次巨大的提升,信心上的,也是实力上的。

  而被动等待,也不是李皓要的结果。

  天地复苏越来越快了。

  半帝走出来还远吗?

  如此被动,什么时候才能抵挡半帝?

  能成大事者,无人会被动等待,只有主动进攻,主动博取机会,才有希望成功,机会是自己给自己创造的,而不是等待就有的。

  这一刻,五座大城,轰隆作响,被李皓挪移进入了大道宇宙。

  五座大城,伫立在星空之下,更下方,是滚滚长河之水,当然,此刻无人注意到这一切。

  五座大城进入大道宇宙,剩下的李皓不再去管,而是独自一人,消失在了大道宇宙之中。

  ……

  镇星城遗迹。

  很安静。

  再也没人来这了。

  而此刻,李皓来了。

  王座穿梭虚空,带着他好像进入了另外一处时空,还是那把刀,散发着恐怖的威压,那是帝尊之威!

  无法靠近!

  哪怕到了这时候,李皓强悍无比,还是无法靠近。

  也只有此刻,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弱小,帝尊的强大。

  帝威!

  来这,不是为了夺刀,而是为了抵御帝尊威压,熟悉帝尊威压,若是红月帝尊突然散发帝威,也免得自己手足无措!

  这,才是李皓来此的目的。

  气血涌动。

  李皓盘坐,抵御着帝威,默默修炼,各种大势,不断浮现,最近时日,他都会在这修炼,用以熟悉帝威,等到自己不再战栗,敢于拔剑,那时候,自己真遭遇了红月帝尊,也敢出手!

  能不能胜不重要,重要的是,打破心中的恐惧。

  李皓睁眼,一直看着那把刀。

  血色长刀,伫立虚空。

  其中,好像有一只熟睡的猫。

  猫……苍帝吗?

  应该不是。

  苍帝之后?

  也许也不是!

  具体是什么,李皓不知道,这个世界,若是有人知道,可能就是那位初武之神了,大离之地是有信仰之力诞生的,可信仰之力,一直消失不见了。

  李皓猜测……也许,就在这里!

  信仰的不是那位,而是这位!

  信仰之力,被人吞噬了,被这把刀,被这只猫吞噬了。

  他隐约有些猜测,也许,大离的信仰,都是为了复苏这只猫,让其从沉眠中醒来,而那位初武之神,他的任务可能是守护这只猫清醒。

  应该和血帝尊有些关系!

  剑尊,大概率是知道的,但是没有阻拦,而是选择了默认,还让对方在银月之地,独自割裂出一片地盘,专门用来收集信仰之力。

  要知道,那时候,神灵可是被斩杀殆尽的,不允许有这种神道信仰的。

  “人王后的佩剑和传承在这,霸天帝的拳套和传承在这……也许,都是为了这家伙?”

  李皓心中判断着,这些传承有何作用呢?

  目前看来,并不算强大。

  那留下传承的意义何在?

  只是为了证明,他们来过这里?

  还是说……其实不算传承,只是来这看看?

  李皓轻轻揉了揉太阳穴,想的太多,也不知道会不会秃。

  想完,又忍不住再想,进入封印,到底有没有希望,那么一点点希望……占据先机?

  那可是帝尊!

  其实,混入飓风城都比封印更安全,可是……飓风城把控很严,尤其是雷霆城完蛋之后,郑宇绝对不会再给自己这样的机会了。

  “我想扭转乾坤,唯有……那颗星辰,可之前算是欺骗了对方,星河和星辰都没有太大的改变,对方不感兴趣了,就算再来一次,却是发现没有新奇的变化,搞不好会再也找不到那颗星辰了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不断想着。

  也许,去了剑城,会有一些收获,剑尊曾居住多年,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些剑尊的独特感悟,还有,李家人若是都被杀光了,自己到底算什么身份呢?

  压下念头,再次感悟帝尊之威!

  巨大的压迫力,压的他不断后退。

  气血耗空的感觉!

  这一刻,李皓取出了两个字,战天!

  这也是血帝尊留下的!

  果然,随着这两个字浮现,威压被削弱了一些,李皓甚至可以继续靠近那把刀了。

  而李皓也是大胆无边,考虑了一下,两个大字覆盖自身,继续靠近那把刀,一直靠的很近,直到都能看清楚那只猫了,他才止步。

  那是一只有些胖的猫,此刻好像在熟睡。

  李皓看了一眼,微微有些失神。

  这把刀……好像是对方的窝棚。

  拿帝尊之刀,当成窝棚,果然非同凡响。

  下一刻,战天二字瞬间消失,李皓主动撤离了两个字,一股强悍的威压,夹杂着刀意,瞬间爆发,轰隆一声,李皓肉身瞬间残破,眨眼间被击飞!

  血液横流!

  王座浮现,李皓瞬间被带离此地,消失不见。

  而这,就是李皓要的结果。

  近距离感悟,近距离的经受冲击,这把刀,并无杀人之意,最适合自己去熟悉帝尊之力。

  ……

  一次接连一次,李皓不顾伤势,多次进入镇星遗迹。

  每一次,都会尝试着近距离接触,他甚至想去摸一下那把刀……胆子之大,可见一斑!

  在这,他也有了不小的收获甚至是感悟。

  若是再来一次帝尊精血爆发,起码……李皓能反应过来,未必需要之前那样,靠着长河之力,靠着那微弱的时间力量,去削弱帝尊精血之力才能镇压。

  此刻的李皓,或者说,这一具肉身,开脉已经到了105条。

  距离合道三重,近在咫尺!

  不过这样的实力,也许和一些伪天王还能一战……可遇到真正的强者,也只是送死罢了。

  ……

  感悟帝尊威压,李皓耗费了不少时间。

  足足一个月!

  如今,李皓修炼时间越来越长,动辄月余。

  时间,也在朝着7月进发,这一刻,距离李皓正式跨入武道之门,刚好一年左右,距离他修炼五禽术开始,也不过四年时间。

  ……

  银城。

  如今安静的吓人。

  残破的废墟,伫立天地之间,随着银城不断爆发战争,爆发强者气息……此地,如今已经没什么活物存在了。

  飓风城,好像也不再继续伫立此地。

  郑宇,现在不太担心李皓做什么了。

  映红月更是不敢来这边,他如今被追杀的欲生欲死,哪还敢逃回银城。

  就在这万物寂灭的地方。

  李皓回来了。

  一座残破的小院中,李皓迈步走入,物是人非,明明只有一年时间罢了,可这里好像经历了无数岁月一般。

  灰尘密布,房屋坍塌。

  昔日,老师练武的小院,已经成了废墟。

  李皓进了小屋,屋内,也是乱成一团,只有一些过往的痕迹,显露出主人的博学。

  书籍散乱一地,好像被人翻找过。

  袁硕他们离开后,恐怕有人来过,也许是为了当初的五禽秘术。

  收起了这些散乱的书籍,李皓对着空屋伫立了片刻。

  许久,缓缓道:“我要去看看……若是能回来,也许……我就能赢,能复活您!若是不能回来了……那没办法!您也说过,万物强求不得,武道顺心即可!郑宇他们也许更容易对付……可他们都防备的厉害,唯有出人不意,出奇制胜,才有机会!”

  “老师,祝福我吧!”

  李皓轻声呢喃。

  此刻,抬头看天,封印依旧还在,只是比起往日,更加脆弱一些,八条血线,此刻也显得有些混乱不堪。

  真身潜入一位帝尊所在区域……其中难度,可想而知!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,也许,唯有时光,才能让我顺利潜入其中,让帝尊都无察觉。

  “随时联系我,联系不到的那一刻……对映红月发起进攻!”

  李皓传讯一句,很快,传来了林红玉的回应:“好!”

  一如既往,简简单单。

  李皓正要离去,通讯又多了两个字:“小心!”

  李皓笑了笑,并未回应。

  身影一闪而逝,很快,封印之下,多了一道虚幻人影,一条血线蔓延,李皓沉思一会,一把剑,将自己包裹,整个人消失在原地,唯有一把剑悬浮在空。

  这把剑,缓缓开始融入封印。

  而这一刻,遥远的西方,战斗再次爆发,数位圣人,疯狂攻杀一人!

  正是那映红月!

  ……

  映红月脸色惨白,不断遁逃。

  体内,红月之力不断累加。

  他回头看去,咳血不止,眼神有些阴郁:“林红玉!李皓若是能杀我,早就杀了!一路追杀,你们敢杀我吗?”

  后方,林红玉手持弯刀,平静无比:“杀不了,封印便是!镇压也行!让你如丧家之犬一般,不断奔逃,也不错!你给我夫君带来的痛苦……也唯有如此,才能偿还!”

  映红月咳血,冷笑一声:“夫君?可笑!你在李皓眼中,也只是棋子罢了!李皓只是让你帮他镇压天下罢了,他骨子里,比我还要无情无义!”

  林红玉轻笑:“棋子又如何?我乐意,起码……我执掌天下大权,天下皆知我林红玉!我有权有势,有尊严,有一切……映红月,你的那些女人呢?而今何存?全部都死了,你也配称多情剑客?你这种人,只会被嘲讽,被厌弃,你的那些女人,哪怕死了,也会被历史记载,成为愚蠢的代名词……万世唾弃!”

  极尽嘲讽!

  映红月脸色难看,一言不发,再次遁逃。

  四面八方,皆有强者追杀而来。

  林红玉声音继续传荡:“丧家之犬的滋味,不好受吧?你若还有一些廉耻之心,不如自杀算了,免得只留下一世骂名,死了,倒是还能解脱一二!”

  映红月不理。

  心中,却是火气沸腾。

  该死!

  曾几何时,林红玉也敢如此羞辱自己了?

  就在此刻,前方,又一位圣人拦路,映红月愤怒无比:“你们一路追杀我,图什么?”

  这些人,必有目的!

  一定有!

  该死的!

  否则,此刻,不该如此,李皓麾下的强者,都没事干了吗?

  李皓真想杀自己……当日自己就难逃一劫。

  哪怕飞剑仙出手,李皓也并非没机会杀死自己,可他没有,不就是担心封印破碎吗?

  封印……

  心中微动,他迅速回头,喝道:“你们追杀我,是为了封印?”

  林红玉心中微微一震,露出笑容:“被你猜到了?真厉害啊!算无遗策!你说对了,就是为了封印,我们要攻破封印,对付那位帝尊……”

  去你玛德!

  映红月差点破口大骂!

  不对!

  那可是帝尊,应该不是,那到底为了什么?

  此刻,林红玉轻笑:“好了,不玩这些了,没意思!猜来猜去,对你这丧家之犬,简直是浪费时间,剥夺出八大家血脉,我便放了你!”

  “镇星城!”

  映红月瞬间明悟,冷喝一声:“妄想!”

  那把刀!

  原来如此!

  李皓妄图剥夺自己的八大家血脉,夺取那把刀,我说这些家伙,一直紧追不放,又不能杀死自己,原来是为了这个。

  这就解释的通了!

  林红玉冷笑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杀!”

  轰!

  四面八方,强者频现,一瞬间,雷霆轰鸣,暗中,有人持剑斩出雷霆之剑,阻挡各方,也是战力强悍无比!

  可就在此刻,苍穹裂开,五座大城镇压而来。

  “李皓!”

  映红月脸色大变,李皓居然来了,开大道宇宙,也唯有李皓才行。

  为了夺取血脉……李皓居然一直在这附近。

  他不敢多想,一瞬间,气血爆发,八脉合一,红月之力抽取无数,密布全身,瞬间遁逃,再也不敢逗留,气血消耗无数!

  见他跑的飞快,林红玉微微扬眉,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下一刻,喝道:“继续追杀!”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封印中。

  红月帝尊微微皱眉。

  一股淡淡的红月之力弥漫,喃喃道:“小家伙,看来伤的不轻啊……还是不愿彻底接纳我吗?”

  说完,轻笑一声。

  不过,这是一个好的表现,红月之力抽取的越多,越是麻烦,越难驱逐,最近,他在疯狂汲取,看样子,被打的不轻。

  这么多年下来,能忍住诱惑,能抵御红月之力侵袭,映红月还是有魄力,有智慧的。

  只是如今看来,剿灭雷暴城的那人……可能正在对付他。

  大量的红月之力,被对方汲取。

  这么下去……映红月迟早会彻底化为自己的一部分了!

  好事!

  四面八方的虚影,都微微颤动了一下,每一次动用红月之力,都会诱发这封印大阵波动,也属正常现象,红月帝尊并未在意。

  而就在这一刻,八卦阵边缘,一柄小剑,如同宇宙尘埃,沿着边缘缓慢游动。

  每游动一次,动静都很小,很微弱,甚至每一次,都会溢散一丝丝特殊的力量,遮掩一切,面对一位帝尊,哪怕是被封印的帝尊,李皓也极其小心。

  进来了!

  而进入的第一时间,对方并未发现……让李皓安心了一些,林红玉时间掌握的不错,这女人,虽然野心不小,办事还算靠谱。

  和那乾无亮一样,办事能办成,至于野心,那不是问题。

  远处,一座古城,在黑暗的虚空中沉寂。

  这是李皓的第一目标。

  他要去剑城看看。

  进入剑城之后,也许可以遮掩行踪,不需要如此小心了,而这位帝尊,没有进攻侵占剑城,李道恒也没有带走剑城,这剑城,也许有些特殊。

  甚至可能会遗留一些剑尊的手段,让这两人不敢妄动剑城。

  小剑,缓缓移动着。

  极尽一切地小心!

  在一位帝尊面前,潜入剑城,无论如何地小心都不为过,他是来对付这位帝尊的,可不是张安那样,是进来对付银月本尊的。

  一点又一点地移动着,李皓也不知道耗费了多久。

  小剑,微微有些颤动。

  和剑城靠近,小剑好像有些熟悉,有些思念,也有些躁动。

  回来了!

  就在这一刻,小剑忽然一窜,李皓居然都有些失去控制的感觉,小剑瞬间钻入了前方巨大的古城之中。

  整座古城,忽然颤动了一下。

  李皓心中狂骂!

  该死的!

  混蛋!

  这把剑……老子真想给砸了。

  你害死我了!

  剑城之内,甚至爆发出一股股剑意。

  明明寂灭的古城,这一刻,好像复苏了一般。

  远处,那位帝尊,陡然回头,眼中露出一抹神光,看向剑城区域,冷冷一笑:“人都走了,只是一座城,虽然算是你故地,还想造反不成?”

  并未因为这剑芒,感觉到什么不对,显然,剑城躁动,并非第一次,十万年来,发生过很多次。

  忐忑无比的李皓,并未迎来帝尊的雷霆一击。

  红月那位帝尊,仿佛不太愿意靠近这地方一般。

  这让李皓稍微安心了一些,也有些郁闷,该死的星空剑……回头就把你给拆了,重新铸造,一点不听话!

  而这一刻的他,被小剑带入了一个地方。

  按照李皓的判断,应该类似于其他地方的城主府。

  剑尊停留的地方?

  还是剑尊那位侄孙女,李家真正的先祖所在的地方?

  整座城,好像彻底寂灭了。

  只有一些剑意,在城内纵横,那剑意,如无根浮萍,笼罩了整座古城,让这寂灭的古城,多了一些生气。

  整座城,都有剑气溢散,各处都有。

  仿佛,这座城,就是一把剑!

  真正的剑!

  剑城!

  随着小剑进入剑城,原本悬浮在空一动不动的剑城,忽然缓慢移动了起来,远处,剑尊的虚影,那八卦的一角,忽然爆发出一股剑气!

  一剑杀来!

  红月帝尊哼了一声,这破阵法,这么多年了,几次衰弱,可到了如今,这剑尊虚影,还能出手,真是让人愤怒恼火!

  可这也代表了,剑尊到底有多强。

  哪怕只是虚影,哪怕只是阵法维持,还是镇压了他足足十万年。

  “李长生,你的虚影,维持不了多久了!待我破封而出……银月必将化为血河!”

  剑尊虚影一言不发,出剑,一次接连一次!

  剑尊头顶上的星门,也溢散出淡淡光辉,一股凝滞力,镇压天地,压制帝尊爆发,其他几处,几道微弱的虚影,也不断汇聚力量,一个巨大无比的八卦,缓缓浮现。

  帝尊微微皱眉,这八卦之阵,今日怎么又被彻底激活了?

  是最近动用的红月之力太多了吗?

  心中想着,迅速收敛了红月之力,任由肉身和各种力量碰撞,在封印中席卷起一道道能量爆炸波,而此刻,远处的剑城,渐渐深入了黑暗虚空。

  帝尊回头看了一眼,微微蹙眉。

  这古城,他一直怀疑……这玩意才是真正的星空剑,当然,没什么证据。

  因为他无法靠近,封印是一点,另外就是之前尝试过靠近,导致剑意勃发,甚至出现了剑尊的杀戮剑意,他为了不被重创,不被封印彻底封印,只能选择避开那座城。

  若是只是李长生的修炼之地,按理说,不该有如此威力。

  所以……也许,这才是真正的星空剑,至于李皓拿的,也许只是复制品,或者子母剑中的一柄子剑,他也无法判断清楚。

  “长生剑……还没死,真是烦人……双方到底开战了没有?”

  他喃喃一声,红月大世界和新武大世界,开战了吗?

  开战的话,长生剑必然是第一批出战的顶级帝尊,可如今,虚影还在,剑意还在,对方大概率还活着!

  这一刻,有些唏嘘。

  红月大宇宙,不会失利吧?

  可这一切,他也管不着了,如今,唯有尽快突破封印才行,虽然觉得时间流速不一样,可谁也不清楚,是不是真的如此。

  只是,红月大宇宙,应该也没彻底败,否则,自己也会遭受重创的。

  ……

  而此刻的李皓,有些呆滞,这城……怎么自己动了?

  我可没操控!

  我才刚入城,这座城市,好像自己动了,他脸色微变,难道,城中还有活人不成?

  若是有,之前张安他们也进来了,为何没有出现过?

  李皓警惕无比,依旧藏身在小剑之中,一动不动。

  可他不动,星空剑好像受到了什么牵引,缓慢游动了起来,有些脱离李皓的掌控的意思,这让李皓,气的真想弄碎了它算了!

  若是这次出事,必然是这小剑导致的!

  与此同时,剑城中,剑意愈加璀璨。

  四面八方,一股股剑意溢散而出。

  城中,一棵如同剑形的大树,早就破碎不堪,只有一些残根,此刻,这棵残破的树,好像微微波动了一下,汲取到了一些特殊的剑意。

  另外一处,一块仿佛是磨刀石的石头,也溢散出一股淡淡的剑意,石头有些颤动。

  此刻,石头上还沾染了仿佛沉寂无数岁月的血迹。

  整座城,好像随着星空剑进入,再次复苏了。

  只是,没有一人。

  只有一些残骸留下。

  剑城越飘越远,远远离开了星门区域,飘荡在黑暗的宇宙之中,不知去向,远处,那帝尊看了几眼,渐渐地,已经失去了剑城的踪迹,愈加疑惑。

  这城沉寂很多年了,为何今日突然有些复苏的征兆?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