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64章 二分天地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势,融于天地,源于天地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新时代武师,最关键的一点,在于势。

  而李皓,将势融入了神文,神文融入了大道,所以他如今动用神文,就是动用势,由此,他进入了皓星界中。

  此刻,李皓陷入了一些沉思。

  势,没有这个,其实也能感悟大道。

  可是,有了这个,也许有些不同之处。

  而他又想起了当初刚感悟势,感悟五种大势,老师曾说过,势成领域,领域自成天地,而李皓用领域,唯一的作用是给新武强者作为防护罩来用。。

  势因为增强实力,没有直接破脉来的快。

  所以,而今李皓只是简单修势,却是不再深入钻研。

  当初,他想的是领悟万道之势,感悟万道,融万道神文……后来发现,太麻烦了,直接破脉,开道,那才快。

  可此刻,又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势成领域!

  笼罩天地!

  独立于天地之外,甚至排斥了天意和天地的干扰。

  势,好像的确不同寻常。

  五禽术的关键,其实还是五种大势融合,老师以五势融合之力,最终,居然能拖住一位圣人,那时候的老师,只是堪堪日月中期战力而已。

  越阶而战,可怕无比!

  之前,李皓因为进步很快,已经不去管势了。

  可这时候,因为李道恒,他又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“势成领域,感悟天地,甚至吞并天地,侵吞天地……古人王便是以内世界,侵吞了本源宇宙,从而成为大道之主,世界之主……”

  老师一直研究的领域,其实有些古人王内天地的影子。

  这也是一条康庄大道!

  再次看向星河,万千大道,只是如今的李皓,其实只是靠着“道”字神文去维持一些掌控,实际上,因为感悟势不多,他已经放弃了对神通道脉的感悟,转而全力去修无属性道脉,希望转换成剑道神通。

  “李道恒……若是按照我所想,也许已经进入了皓星界中,甚至……也和我一样,在大道宇宙另外一个区域,统治了一部分大道星辰……比如先知神他们的星辰,一直没有发现。”

  “若是日后在大道宇宙中,爆发冲突,对方修炼多年,智慧、气魄、实力都是顶级,在大道宇宙中,我能依靠的,好像只有一枚‘道’字神文的先机……好像……未必能赢他!”

  “第一代月神,星辰也许也在其中,作为自古以来第一神,对方的本命星辰,也许强大的可怕,而此刻,也许也在李道恒所掌握的区域。”

  宇宙太大,李皓目前为止,只是探索了一小部分区域,比如张安的本命星辰在哪,他就不知道。

  很多人的,其实他都不知道在哪。

  刚刚一瞬间的推测,让他有了一些想法,一些急迫感。

  明面上的敌人,全部都呈现出来了。

  这一次,他来西方,要找的敌人,就是李家人,可现在,好像比想象中的更麻烦,他想象中,李家的李道恒,也许也是一尊天王。

  可杀过天王的他,其实不怕。

  可若是……对方不单纯是天王呢?

  “而今,我所有的手段全部暴露了,再无隐藏,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情况,知道我在大道宇宙中的一些布置,包括战天城的存在!”

  “而月亮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,月亮的存在,也许就是监控所有人,监控全世界。

  李道恒制造了月亮,不是单纯的为了隐藏。

  而是……天下尽入我眼帘!

  所有一切,都无法逃过我的视线。

  也许,所有人做的一切,不管大事小事,阴谋也好,诡计也好,都在对方眼中。

  这人……也许真的在监控天下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幕后布局者。

  至于郑宇,红月帝尊,都困于遗迹或封印,对天下根本不够了解,对李皓他们也是如此,所以才会一次次挫败。

  万千念头浮现。

  李皓心中有了一点判断,如今,李道恒对所有人不管不问,只是看戏,也许是有绝对的把握镇压所有人。

  大家在他眼中,也许都是跳梁小丑。

  而自己,其实也在对方监控之中。

  甚至自己开道脉,都在对方监察之中。

  “势,无质无形……”

  “形成领域,侵吞天地,隔绝天意……”

  这一刻,他更明白新时代武师,到底需要什么了。

  “无属性道脉形成剑道神通,很强大,这是必然的!可是,无属性神通形成剑道神通,对方可能知道,他若是研究道脉,也许也能知晓我的底牌是什么……剑道神通!”

  那代表,自己在对方面前,毫无遮掩,毫无秘密可言。

 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!

  李道恒对自己很了解,可自己对李道恒却是一点不够了解。

  “若是他要炼化红月帝尊……那封印根本不会轻易破碎!郑宇他们一直担心走出来,封印就破碎了,也许……是李道恒给他们的错觉,便是为了困住他们!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。

  如果自己猜测是真,李道恒会放任红月帝尊轻易破碎封印走出来?

  不会的!

  所以郑家父子,一直不敢走出来……甚至不敢尝试,心中就有这样的想法,我出来了,封印就破了,这样的想法,如何诞生的呢?

  一定是有人潜移默化,或者通过天意天地来干扰,而最合适的,就是那无处不在的月神!

  月亮在这!

  想到这,李皓心中有些明悟,郑宇若是强行走出来,也许……其实也没太大影响,空间切割都奈何不了对方了,他其实可以走出来的!

  “真……可笑!”

  李皓忽然笑了起来,有些自嘲,郑宇一定是棋子,可他自己却是不知道,总觉得他能改变一切,是天地宠儿,是天赋无双的存在。

  他觉得自己一出来,就是红月帝尊解封之时,也许……都是错觉!

  他出来,也没用。

  封印不会破的,封印的关键,在于月神所在的银月,以及乾坤八卦阵法,还有映红月这个关键棋子。

  “还有一点,李道恒具备红月之力,甚至……比我更多!月神的本体还在红月帝尊上空,红月帝尊用红月之力对抗封印,月神本体也许不断吸纳红月之力,那若是李道恒汲取,不断通过银月本体传输,他又进入了大道宇宙……那这么说,此人也许汲取了无数大道之力!”

  李皓脸色微变:“如此一来,他实力进步一定飞速,甚至超过了我,可我掌握了‘道’字神文,他想突破极限,必须要做到一点……天意青睐!”

  李皓得到了天道青睐,所以可以无限变强。

  李道恒应该比他慢了一步,对方现在在大道宇宙中也许可以强大无限,可是,对方想走出去,必须要做到一点,天意青睐!

  天意!

  李皓眼神闪烁了一下,如此说来,李道恒要不想办法获得天意认可,要不……直接掠夺天意!

  如何掠夺?

  天意无影无踪,其实很难掠夺,除非在一些人附近,比如大离王,李皓,月神……假月神这几人附近,有天意汇聚。

  另外,就是大荒!

  那匹白马。

  解决了那匹白马,天意一定会汇聚,侵吞大荒地盘,壮大天意……

  这时候,李皓不断推导。

  并非无端去猜测。

  只要确定了一条线,就能推导出其他线。

  所以,这时候,李道恒想随意走出来,想从月亮上下来,必须要做的一件事,就是掠夺天意。

  “他本人未必可以走出来……起码现在,如果超过了我,就无法出来!天地不允许新道超过我……会引起天意和天道的注意。”

  “所以,天意是他的当务之急!”

  “我身上天意也很浓郁……这也许很危险!假月神真女王,也受到天意青睐,也是就是他谋夺天意的其中关键一步,我若是之前要杀女王,女王也许可以瞬间突破到圣阶!可我不杀她,女王便无法突破……对方也在控制她的进步速度。”

  这一刻,豁然开朗!

  女王这枚棋子的作用,李皓看透了。

  “而映红月,一定也是他布置出来的棋子!第一,削弱帝尊之力!第二,干扰郑宇和红月帝尊的判断。第三,也许也是用于吸引天意的一步……”

  “甚至我……也是棋子!”

  李皓想到了什么,李家的星空剑,在我手中,而星空剑很可能是李道恒故意带出来的,也许也是用于吸引天意的。

  哪怕没有新道,对方也会捕捉天意。

  大离王呢?

  还有天意在身的,便是大离王。

  那大离王,是不是他的棋子?

  “好手段,以世界万物为棋子吗?”

  “孙鑫活着也许不是例外,而是故意留下的,通过孙鑫之口,将郑家背叛的事情说出来,将他自己也说出来,郑家为主,他为辅,一些事情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……”

  “八大家血脉……”

  这一刻,李皓眼神微动,八大家血脉,特殊在哪呢?

  或者,特殊的不是八大家血脉之力,而是八大家的职责或者说任务,有人赋予了八大家一些特殊之处。

  谁呢?

  血帝尊!

  李皓眼神陡然一变。

  是的,血帝尊。

  他的刀,只有八大家的血脉才能接近,而天地八分,其实是他分开的,甚至包括乾坤八卦大阵,都是血帝尊布下的,也就是如今封印帝尊的大阵。

  这不是剑尊布下的,剑尊不擅长布阵。

  “血帝尊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再次呓语,这一刻,仿佛看透了更多东西。

  他隐约明白了一些东西,八大家其实不特殊,特殊的是,当年八大家铸城,对方甚至亲自去了战天城,赋予了战天城特殊的含义。

  血帝尊,也许在小世界谋划了一些什么。

  所以,八大家被他赋予了一些使命,结果,导致了八大家血脉特殊,是因为他们的使命还没完成。

  而映红月齐聚八大家血脉,一定和血帝尊的刀,还有刀中之物,有些关联。

  血帝尊,也许只是随手布局,未必是为了预防什么红月帝尊,可能是为了刀中的那只猫,而李道恒也许知道了点什么,从而利用了这一点,困住了一位红月帝尊。

  一些谜团,愈发明朗起来。

  倒是剑尊……在这其中,起到了什么作用吗?

  因为血帝尊拿小世界做什么,剑尊不满,所以指使李道恒做了点什么?

  可是……他当初看到过,血帝尊劝说剑尊早日吞噬小世界的。

  难道说,因为剑尊不愿意吞噬,所以,血帝尊便想借机做点什么吗?

  “管他呢!”

  这个,暂时不去考虑。

  这一刻的李皓,露出了笑容。

  他也许知道八大家的特殊之处了。

  而李道恒,大概率也知道,甚至特殊的未必是八大家,而是八柄神兵,神兵一直流落在外,便是为了赋予在外的那些人,所谓的八大家血脉之力。

  而古城中的八大家血脉,早些年,一定也接触过八大神兵。

  老乌龟!

  此刻,他想到了老乌龟,这是唯一一柄,到现在,还具备灵智的神兵。

  八大家的神兵是关键,还是血脉是关键……老乌龟也许知道,当然,它未必知道关键,可一定知道,它的诞生,是否和血帝尊有关。

  此刻,老乌龟不在。

  可身边有人。

  李皓转头,看向一直没走的九师长,开口道:“龟守护,是谁锻造的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说,这龟甲,是谁锻造出来的?”

  九师长愣了一下,想了想道:“这个……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了,我不清楚……槐将军也许清楚。”

  李皓瞬间消失。

  下一刻,出现在槐将军面前。

  槐将军急忙化身而出,李皓也不寒暄,直接道:“龟守护是谁打造的?”

  槐将军也愣了一下,思考了一阵,许久才道:“龟守护……用妖族之魂,锻造神兵,其实很早就被废弃了,因为人王一统天下之后,就不允许了!所以,龟守护本体,是在新武初期诞生的。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应该……应该是来自于血帝尊!因为王家,是血帝尊旁支,昔年也是阳城之人,阳城便是人王和血帝尊,还有最强初武之神阳神三位的故乡。龟守护本体,应该是早些年,血帝尊赐予王家的防护之物吧?”

  它不是太确定,但是这种妖族之魂打造的神兵,到后期还敢冠冕堂皇地去用,这代表一点,妖族的帝尊没发话,也没说话。

  必然是有来头的。

  否则,妖族也有帝尊,你王家,敢用吗?

  还用的如此正大光明?

  李皓松了口气,点头,果然!

  “星空剑铸造,和血帝尊有关吗?”

  “这个……我就不清楚了,传闻是人王和铸造帝尊一起联手铸造而成的。”

  李皓陷入了沉思,又道:“血帝尊和剑尊关系如何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槐将军有些忐忑,还是道:“还好,挺好的!人王陛下、铁头帝尊、血帝尊、裂神帝尊、剑尊、至尊、苍帝这些人,关系都很好,相当的好!新武时代,其实还有一派,实力很强,便是镇星城!镇星城的镇天帝尊,战力无双,还是阳神之徒,阳神更是最强初武之神,也是一人独自游走宇宙的顶级存在,甚至能斗世界之主!所以,这一派,因为太强,虽然和人王关系也很好……但是相对而言,稍微差一些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想了想又道:“八大主城成立时期,血帝尊亲自来了银月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剑尊知道吗?”

  “当然!战天城都是血帝尊赋予的名字,剑尊自然是知道的。”

  李皓点头,有些明悟。

  又道:“碧光剑、长生剑、血腥狮王拳、霸天帝拳套、人王后佩剑、血帝尊佩刀、裂神枪法……这些传承,是不是都属于人王、血帝尊他们一系?”

  “嗯,碧光剑、血腥狮王拳,都是来自魔武几位强者的战法!”

  李皓又道:“张家的那位先祖,我说的是定天城那边,张家刀法,这应该也是人王那一系的吧?”

  “对。”

  说到这,槐将军忍不住道:“所有人都是人王一系的,我只是说,在人王之下,大体上分为两派,并非说,镇星城不属于人王一系,侯爷可别误会了。”

  你分的这么清楚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说的好像新武内讧了一般。

  李皓倒是没这个意思,但是,此刻他大体上有些明悟,银月的传承,几乎都来自非镇星城体系,而镇星城的秘术,其实都是郑家这几家传下来的。

  当然,这也没那么重要。

  但是他判断了一下,应该剑尊和血帝尊,还有一些别的协议,别的目标,要在银月实现,只是没来得及。

  他们两人,留下的一些传承,应该更倾向于他们自己这边。

  盘算了一番,李皓又道:“势这个概念,并非一时间出现的,在新武时代,也有势之说,对吗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只是那时候,没有详细的体系,只是说,聚无敌之势一类的,不会专门修势,对吗?”

  “对。”

  槐将军被问的迷糊了。

  李皓思考一番,继续问道:“所以,新武的战法体系,其实和势,也有一些关联之处,修炼到了极致,甚至可以诞生势,是吗?”

  “这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  我哪知道这个!

  它很郁闷,我只是一棵树,又没修炼过新武战法。

  只是,它考虑了一下开口道:“今人修炼古武,若是能修炼出势,可能和本源大道消失有关!本源大道没消失的时候,战法修炼到了极致,应该是感悟本源!在本源中形成属于自己的道,也有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,也有金木水火……天下之道,不外如此!势,按照我的理解,应该是本源无法再次修炼,外散而成,形成了特殊的体系……一种可以依附于天地,依附于新道的一种体系!实际上,势,应该也能依附于本源之道,形成本源大道!”

  李皓眼神一动,这个说法很有趣!

  势的出现,可能是本源消失了,无法连接本源大道,形成了势,而今新道出现,又可以依附于新道,算是一种连接大道的产物。

  而势,形成领域,也具备这种特殊性,可以随时连接和屏蔽天道和天意。

  李皓不断点头:“多谢前辈!”

  槐将军有些迷惑,也没多说。

  谢我做什么?

  它也没回答什么,至于对势的一些想法,也只是正常想法罢了。

  而现在,势,其实无关紧要。

  李皓都开始修炼无属性道脉了,连神通都放弃了,甚至放弃了神文,有没有势,也没什么区别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李皓忽然又道: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……天地初开,如何开辟一个世界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下子,槐将军懵了。

  这……我怎么知道呢?

  你要开世界?

  好高骛远啊!

  太遥远了吧!

  李皓没想开世界,他是想着,要将大荒切割出来,被自己的领域笼罩,不给天意侵占,哪怕驱逐了混沌,也只是在自己领域内。

  如此一来……李道恒想谋夺天意,哪怕成功了,也只是现在的天意,而不是强大的天意。

  他要侵吞世界!

  是的,既然大家都在谋夺这个天地……我就切割一部分出来,用领域去隔绝,我让你们无法获得完整的银月世界!

  这可行吗?

  一定可以的!

  李皓心中想着,我又不是再创世界,我只是将之前被混沌入侵的地方,纳入我的领域之中,甚至……我为何不能捕捉天意呢?

  若是混沌消散,天意聚集,我又用领域覆盖了新的天地,等天意进入,我为何不能捕捉天意?

  恍恍惚惚!

  这一刻,九师长也好,槐树也好,都有些懵,不太明白李皓的意思。

  开世界?

  和你有关系吗?

  银月这么大的世界,你这辈子能否掌控都是个问题呢。

  你还想着再开世界不成?

  而李皓,不再询问,只是轻声道:“那就到这吧,对了,二位,今日所说之话,不要去想,不要去问,便是如此,烂在心中便可!”

  两人点头,都没多说。

  作为圣人,强大无比,不想说的话,帝尊都无法窥探他们。

谷</span>  此刻,九师长问道:“那接下来……”

  “杀人!”

  李皓笑了:“杀映红月,杀女王,他们不会轻易死,我之前担心他们会死,会放出那位帝尊……但是我现在确信,我追杀他们,他们一定会不断变强!一直强大到……可以匹敌我的地步!”

  两人都皱眉,真的假的?

  想变强就变强?

  你可是圣人了!

  而且一般的圣人,都不是李皓的对手。

  此刻,李皓笑了,他笃信,那两人不会轻易死亡的,李道恒不会让他们死的,映红月要死的时候,必然会有红月之力涌入他体内,帮他强大!

  而女王要死的时候,必然会有银月之力,涌入体内,帮她强大。

  而且,这两人也许都会觉得,是自己的能力做到的。

  绝对不会去想,这是有人赋予他们的。

  既然不会轻易死去……封印也不会轻易破碎,那我……当然要继续追杀他们,让他们为我提供更多的养料了。

  让他们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!

  同时,也是为了聚集更多天意在我身边。

  另外……大离王!

  李皓心中想着,大离王也有天意青睐,如何剥夺大离王身上的天意呢?

  天意汇聚的越多,自己领域一旦形成,就可以侵占更大的地盘,捕获更多的天意。

  “映红月身上居然没有多少天意……是天意不青睐他,还是他知道,天意青睐,不是好事呢?”

  这也是个问题。

  若是他知道,代表这家伙,也许也判断出了一些什么。

  这更有趣!

  “最后,就是强大领域,感悟更多的势才行!凝聚更多的神文,不是为了开道脉,而是……扩张领域!”

  老师当初要做的,就是扩大领域,侵吞天地。

  可惜,李皓一直没在意。

  发现大道宇宙之后,更是将此事丢到了一边,我都感悟大道宇宙了,我还要小小的领域干嘛?

  “所以,老师的死……真的只是意外吗?还是我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结果……因为,他不能让老师继续扩张下去!”

  此刻,李皓眼神一厉。

  对付无边城,是他自己的决定,可那时候,局势所迫,他无可奈何,新武也不愿帮忙,局势推动到了这个地步,他必须要这么做才行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是否有人暗中推动这一切呢?

  郑宇忽然分身出关,一心要杀自己,联合四国,给了自己最大的压力,自己倒是没死,可老师之死,也许是一种必然。

  三位圣人,老师不用五行道脉融合之术,如何抗衡一位圣人?

  除了自己,当时,只有老师有这个能力去抗衡一位圣人!

  老师一死,再也没人会去研究领域了。

  因为,大家都去研究大道了,研究道脉了,谁会闲的没事干,去研究作用不是太大的领域呢?

  “大概……就是如此吧!怀璧其罪……老师终究还是死在了五禽术上,死在了超出时代的研究上面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有了判断,老师的死,不算是意外,是一种必然。

  他的领域,已经干扰了一些东西。

 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,既然如此……我会让你得逞吗?

  你到现在还没发动,是因为还是无法对付帝尊吧?

  那就……抢时间吧!

  这一刻,李皓一瞬间,将天地之间,数枚神文抽离了出来,分别是“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剑道”,足足11枚神文,这也是李皓领悟的11种势。

  五行之势最强,其他几种,剑势还可以,道字天然赋予,其他几枚稍差一些。

  11枚神文,在“道”文为主的情况下,统合了起来,一瞬间,形成了一个光圈,在大道宇宙中,甚至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。

  这一幕,看的九师长都有些意外。

  而李皓,思索一番,抽取了一些大道之力,要攻破这个领域,结果大道之力居然没能融入其中。

  李皓眼中闪过一些异样,以前还真没在大道宇宙用过领域的力量。

  而今才发现,连大道之力居然都能隔绝。

  有趣!

  他看向宇宙深处,李道恒若是也在大道宇宙中,大道之力,也许比自己还强……可若是……自己隔绝了大道之力呢?

  可惜,现在还是太弱小了。

  才11枚神文。

  自己越来越强,却是抛弃了神文,抛弃了势,也许,也正是对方想看到的结果。

  从什么时候起,自己觉得势和神文不够强大了呢?

  对!

  是对付女王的那一次,他觉得,开脉,开更多的道脉才能更强,神通道脉太慢了!

  对付无边城之后,这样的感觉越来越重。

  神通道脉,每一次都要感悟势,太麻烦了……哪比得上无属性道脉,想开就开呢。

  “若是这也是你的算计……你就太有能耐了!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我自己修炼出来的手段,都在你算计之中,那你就真有本事了。

  而这一次,西方一行,还是被自己探查到了一些端倪。

  自己靠近月亮的那一刻,若是李道恒在其中,是不是会有些意外,有些紧张呢?

  也许不会,也许会更激动吧?

  李皓心中念头浮现,这一刻,11枚神文纷纷消失。

  下一刻,他直接消失在了皓星界中。

  ……

  西方神国。

  李皓出现在天地之间,并未将神文融入天地,形成领域。

  此刻的他,忽然露出一些笑容,西方神国有个好处,这里的信仰之力多,大道之力多,各种神灵多,导致此地的一些信仰之力,其实具备了很独特的属性。

  在这,感悟一番,也许可以领悟一些独特的势,形成独特的神文体系。

  无属性要修,势也要感悟,未必就耽误了修炼。

  只是这一次,不是为了开脉了,而是为了……划分天地!

  走一走,看一看,感悟一下天地……好久好久了,自己都没再这么做过了,当初为了感悟势,可是吃了不小的苦头,可如今,却是被弃之不用,太可惜了。

  一瞬间,李皓融入风中,消失在了原地,后方,黑豹迅速跟上,也乘风而行,随之消失。

  ……

  远处。

  数道人影,迅速遁逃。

  映红月不断皱眉。

  身旁,飞剑仙和昊天山主,满脸愤怒和绝望,一次次地逃亡,到了今日,三大组织和昊天神山,居然只有他们三人还在逃亡了。

  而女王,也是脸色铁青。

  神国更惨!

  只有她一位神灵了。

  原本想着,数十位不朽,对付李皓还是有很大希望的,结果呢?

  结果就是,对方随身携带了大量的强者。

  “无耻小人!”

  女王愤怒无比:“他居然将战天城藏入了大道宇宙,该死!”

  这谁能想到?

  映红月没说什么,四处查看了一下,开口道:“如今说这些,都晚了!想办法联系郑家和红月那边……他们的人被杀,他们应该知道,李皓必须要克制,否则……一切都晚了!”

  此话一出,女王略显狐疑,看了他一眼。

  李皓没有疯狂追杀他们,之前只是杀了那些人,就放他们走了,更是最后告诉自己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语。

  而今,映红月又要联系一些强者……为何有点……不断给李皓添油的意思?

  不止如此……映红月一路逃亡,可实力却是一直在进步的,并未慢下来。

  好像,每一次吃亏,都只是其他人,他其实实力一直都在增长中。

  此刻,女王也多了一些警惕。

  这人,实力进步很快。

  李皓身经百战,对付各种强者,杀戮无双,发现了大道,甚至掌握了大道宇宙,杀圣人,杀天王……到了今日,李皓也只是入圣的地步。

  至于自己,那是月神转世,不用去说。

  可映红月……这家伙却是一直没有落伍,如今,虽然不如圣人,也差不了多少,而他做的,就是不断逃亡,这也行?

  越想,越是觉得,此人问题很大!

  映红月瞥了一眼女王,轻声道:“女王陛下,人越多,我们越是安全!也许还可以再谈谈,希望能让你我都跨入合道层次!至于死去的人……到了这时候,只能顾我们自己了。”

  这时候,一直沉默的昊天山主,忽然轻声道:“映红月,其他人,都死的差不多了,你一直带着我和飞剑仙,我们这俩个累赘,也辛苦了……不如让我们独自离去吧。”

  那么多人,他没救,没管,却是一直带着他们,哪怕危险无比,也一直都在争取救援三大组织首领和昊天山主,是个人都该感动了。

  太仗义了!

  可此刻,昊天山主,却是要走了。

  映红月微微扬眉,轻声道:“昊天,你和飞剑独自离开,太危险了!李皓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,有我们在,还有几分安全可言,我们不在,你们……很难活下去!”

  昊天山主没再说话。

  而飞剑仙,脸色变幻一阵:“他未必会追杀我们……”

  “不不不,一定会!他要铲除我的羽翼,让我感受孤独,绝望,所以,我身边人,他都会杀死的……反而不会急着杀我。”

  是吗?

  两人都不再说什么,而女王,隐约却是察觉到了一些异样。

  映红月这人,薄情寡义!

  可此刻,若是说带上飞剑仙,还能理解,映红月好女色,这倒是很出名,可带上昊天山主……其实的确有些累赘了。

  他真的这么好心?

  而这两人,都要离开……是否也是察觉到了什么?

  映红月没再说话,只是看向四周,轻声道:“他一直都在西方待着不走,我们就很麻烦了!我不能轻易死亡,女王陛下也是……红月帝尊不说,郑家是明白的……得让郑家再派强者出面才行,不朽都未必管用……我尝试着让禁忌海翻动一下,也许可以再次增加天地极限,甚至让圣人走出!”

  郑家担心封印破碎,那肯定不能让映红月和女王去死的。

  所以,无论如何,都会让人来援的。

  只是,不朽如今根本斗不过李皓,来一些圣人还差不多。

  “可以让圣人走出?”

  女王有些意外,映红月轻声道:“尝试一下!禁忌海的力量,还是很强大的!翻滚一下,释放能量,李皓这家伙到了圣阶,天地的极限随他而变,纵然不能走出圣人中后期,也许一些圣人初期,可以走出来,一个不行……三五个,七八个,甚至更多,那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郑家还有这么多圣人?”

  女王有些震撼,“哪来的这么多?”

  “这么多年了,对方又有矿脉存在,圣人多少还是有一些的,而且,昔年一些圣人,甚至有希望进入天王层次了……”

  “这样吗?”

  女王陷入了沉思中,映红月又道:“你我也要尽快跨入合道层次,郑家会给我们开方便之门,而红月帝尊那边,应该也会,你我强大了,对他而言,银月之力减弱,也是封印削弱,他乐见其成……”

  女王不说什么。

  红月帝尊希望她能抽走更多银月之力,削弱封印,而郑家,也希望映红月抽走更多红月之力,削弱帝尊,顺带着强大封印。

  所以,两人的存在,都勉强维持了一个平衡。

  现在,双方都不愿打破这个平衡。

  而这,是他们的机会。

  可女王心中却是想着,映红月这家伙,为何如此笃定呢?

  这家伙,好像也隐藏了好多东西。

  该死的!

  为何感觉,每个人都知道很多东西,倒是自己,好像什么都不知道,李皓说话莫名其妙,这映红月也是如此。

  她有些愤怒,却是又无可奈何。

  因为什么都不知道,反而只能跟着映红月,否则,单独一人,她怕被李皓杀了!

  而就在此刻,一道剑意贯穿天地而来。

  女王脸色大变,该死,又来了!

  而映红月,也是微微皱眉。

  来的太快了!

  不应该……李皓还没等到郑家来人,按照李皓的心思,不该来的如此之快,而是等郑家来人了,再来收割才对,而不是现在!

  出问题了?

  他脸色微变,这李皓……此刻杀气之重,倒是有些真要赶尽杀绝的意思!

  “跑!”

  映红月一声厉喝,李皓再次出击,已经破了他的一些想法,他好像不再想着让自己众叛亲离,好像……就是要杀自己!

  轰!

  剑气冲天,天地变色。

  后方,李皓踏空而来,手中,一柄断剑呈现,身上煞气冲天,脸上却是很是温和。

  “几位……恐怕逃不了了!”

  李皓轻笑一声:“映红月,玩到今日,也差不多该上路了,封印一破,也许更有趣!我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……”

  此刻,映红月一言不发,迅速遁逃。

  女王也是愤怒无比,咬牙切齿:“李皓,你杀了我们,红月帝尊破封而出,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”

  “杀完了,才知道能否破封,不杀……怎么知道一定会破封而出呢?”

  李皓笑容柔和,笑声依旧。

  一柄长剑,席卷天地而来,此刻,几人都是紧张无比,不断回击阻拦,也不断逃跑,女王感受到了更多的银月之力涌入体内,暗暗舒了口气。

  之前变故,让她担心,无法再调动银月之力了呢。

  而映红月,脸色却是不断变化。

  怎么会呢?

  李皓……为何会在此刻,一心要杀他?

  是真的无惧封印破碎,还是有其他原因?

  因为这时候的李皓,好像动真格了,瞬间消失,四面八方,浮现出一个个李皓,各种大道神通浮现,虚空之中裂开,甚至隐约浮现了战天城!

  镇压天地!

  这是不给人活路啊!

  身上红月之力席卷,而这一刻,北方,忽然禁忌海震荡起来,禁忌海暴动了!

  ……

  禁忌海贯穿天地。

  而这时候,好像大家提前收到了消息,一位位银月强者,浮现在一条巨大无比的海道之上,禁忌海席卷四方,无数能量爆发而出!

  苍山之地,大量妖族忽然被吞噬,惨叫声响彻天地之间。

  大离,也在不断动荡,群山崩塌。

  禁忌海迅速蔓延,腐蚀一切。

  大离王脸色难看无比,怒吼声不断,镇压禁忌海。

  倒是中部地区,虽然也浮现出了禁忌海,贯穿天地,可这时候,力覆海却是在无边城中浮现,驾驭古城,镇压天地之间暴动的禁忌海!

  能量,瞬间浓郁无比。

  此刻,天幕浮现,林红玉声音响彻天地,一脸的自信和淡然:“有感于天地之间,新道修者增加,能量不足,为了让修士们有更好的修炼环境,李侯爷……便是李都督,开启天地封印,开启禁忌海域,溢散能量,助天下苍生,更进一步,人人如龙!诸位,无需担心,安心修炼便是,不过不要跨入禁忌海域,此地,有腐蚀万物之效!”

  一瞬间,天下各地,响起了欢呼声,雀跃声。

  狂热!

  再次狂热起来。

  都督,不,侯爷真的太照顾大家了,知道我们修炼能量不够,居然开启了什么天地封印,什么禁忌海……难怪动静这么大!

  侯爷果然是神人,不出手则以,一出手,那就是地动山摇啊!

  整个天地,好像都在变化。

  能量,愈加浓郁了。

  与此同时,一位位强者,不断汲取能量,包括一些红月之力。

  映红月,曾在禁忌海中,释放了大量的红月之力,而今日,这些红月之力,也开始扩散出去,银月强者都知道,却是无人阻拦大家吸纳能量。

  这也是侯爷的命令……至于是否会出事,侯爷自会解决。

  ……

  飓风城中。

  郑宇脸色变幻了一下,禁忌海复苏了!

  而派出去的人,都死了!

  显然,是出事了。

  哪怕还没联系到那边,他也知道,应该是李皓做的,他杀了所有人,现在,一定在追杀映红月,映红月撬动禁忌海,也是一种讯息……他撑不住了!

  需要支援!

  郑宇抬头看天,封印还在,但是有些动荡,他脸色微动,低沉道:“天地能量复苏,勉强能容纳一些圣道初阶了……我分身而出,其他人,和我一起去西方!”

  说罢,点了一些人,一瞬间,8位圣人,加上他自己的分身,一起离开,足足9尊圣道战力。

  不是不想更多,而是走太多了,他担心封印出问题,来不及镇压。

  李皓!

  你真疯了!

  你明知道映红月不能杀,西方月神不能杀,你却是一意孤行……看来,你老师的死,已经让你彻底疯狂了!

  这是同归于尽!

  此刻,他没有把握对付帝尊,哪怕对方被封印多年,李皓这混蛋!

  若是能掌握银月,掌握新道,自己也不至于如此被动,该死的家伙!

  九位强者,瞬间离开了飓风城,眨眼间消失。

  而郑宇本尊,依旧伫立城中,仰头看天,此刻,红月帝尊,大概很开心吧。

  他不断皱眉,这么下去,封印会越来越弱小的,哪怕映红月不断抽取红月之力,那也不行,他有些急迫了,又想到了镇星城遗迹。

  也许……该再派一些人,去镇星城遗迹看看。

  怕就怕,战天城几位圣人都在那边,那也会很麻烦。

  郑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,心中轻叹一声,真麻烦,一个小小的新时代修士,居然让自己这位半帝都头疼无比。

  真是个混蛋啊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