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61章 遗留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议事大殿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看着八张王座,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郑宏远费尽心思,在这铸造了一座大城,还原了镇星城,也许存在钓鱼的心思,可绝对不可能只是单纯的为了钓鱼,若是如此……那对方就是太闲了。

  分界点……八分天地,八张王座,八大家……

  这地方,一定存在一点特殊。

  李皓想到了,其他人自然也想到了,力覆海声音沉重:“不要贸然坐上去,这东西也许有些特殊,说不定会抽取八大家血脉之类的……”

  猜,也能猜到一二。

  郑宏远一直邀请八大家的强者来这,也许就是为了这个。

  说不定那什么宝地,只有八大家的人联手才能开启。。

  血帝尊,到底留下了什么?

  敢说可以对付红月帝尊?

  李皓很好奇。

  他沉思了一会,开口道:“若是血帝尊留下的宝物,我觉得,不会将我们置于死地!若是郑宏远布置下来的一些陷阱,他本尊都被我们杀了,还用怕他留下来的陷阱?”

  血帝尊若是留下宝物,不至于会对他们造成必死的伤害。

  考验也许存在……可直接击杀八大家之人,这不符合一位帝尊的性格。

  有道理是有道理,可是还是很危险。

  力覆海还想再说,李皓开口道:“镇海使说过,畏畏缩缩,才是一些人无法崛起的原因,既然到了这,难道止步不前,直接放弃?因为畏惧未知的危险,就放弃探查?那我们和郑家父子,就没什么区别了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何况……我有天意眷顾,有皓星界存在,问题不大!二位圣人为我护法,若是有些问题,或者吞噬我血脉,或者要格杀我……二位直接斩了我肉身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两人都是一愣,斩了你?

  “我担心陷入陷阱,无法脱身,斩我肉身,留我神文,神文可以遁入皓星界中,不外乎再造肉身罢了!”

  听他这么说,两位强者思索一番,倒是没多说什么。

  老乌龟又考虑了一下,还是道:“那……侯爷带上我吧,我只是神兵之魂,神兵应该不算外来物,否则,神兵都无法携带,那光秃秃地才算了……”

  话落,化为一套战甲,如同玄龟。

  李皓倒也没说什么,探手拿起龟甲,龟甲迅速笼罩肉身,这也是多一层防护。

  “汪汪!”

  黑豹叫唤一声,有些担心。

  “没事。”

  李皓思索一番,没有去别的王座,而是直接朝那有些剑意磨损的王座坐去。

  轰!

  坐下一瞬间,好像爆发出一股剑意,阻挡李皓坐下,强悍无比,可毕竟只是残留剑意,李皓一声轻哼,也是剑意爆发。

  轰!

  一声巨响之下,残留剑意破碎。

  李皓直接落座。

  轰!

  又是一声巨响,当李皓坐下的一瞬间,王座陡然散发出一道道刺目光芒,天旋地转,李皓眼前,好像浮现出虚幻时空。

  这一刻,一股磅礴的吸力从椅子上传来。

  果不其然,和猜测的差不多,这椅子不一般,此刻,好像在吞噬李皓体内的血脉之力,老乌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这东西……是顶级神兵……是天王之兵,这郑宏远……好大的魄力!”

  这椅子是天王之兵!

  此刻,一股磅礴的禁锢力传出,将李皓禁锢,不止如此,还有一股更强大的吞噬力传出,不断吸纳李皓体内的血液。

  李皓面色平静。

  能猜到的事,何必惊讶?

  他只是好奇,郑宏远耗费如此大的代价,到底想获得什么?

  吸纳八大家血脉……这事很多人都在干。

  映红月在干,红月帝尊好像也在做,郑家好像也在做。

  八大家……其实没什么特殊的。

  最强的,也只是剑尊。

  而李家,其实没有剑尊嫡传血脉,所以,八大家的血脉,真的只是平常,难道说,八大家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不成?

  八大家除去剑尊,最强的也只是天王。

  天王的血脉,很珍贵吗?

  还是无数代以后的血脉。

  所以,李皓的确好奇,八大家的血脉为何可以抵挡帝尊的红月之力,八大家的血脉,又凭什么可以对付帝尊?

  “八大家……”

  李皓喃喃一声,轻声道:“龟守护,放开限制,给它吸!我想看看,这玩意吸收我血脉之力,到底有何用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老乌龟都惊呆了,真是不怕死啊。

  虽说天王死了,可天王留下的一些陷阱,也许真能击杀圣人,李皓……就真的一点不担心吗?

  李皓不是不担心,只是,有些事,还是要弄清楚的。

  不弄清楚,他才不安心。

  看到的危险,都不是危险。

  未知的危险,才是他所担心的。

  这一刻,当李皓放开限制,天地好像都在旋转,椅子上的吸力越来越强,一股股红色血液之力,不断渗透而出,从体内流失。

  李皓的气息,衰弱了一些。

  而此刻,他们好像穿梭了虚空一般,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。

  这是哪?

  李皓眼中精光闪烁,看了一眼,这好像是一片空旷的天地,四周,有些雾蒙蒙的。

  而这时候,其它七张椅子,好像也浮现了出来,只是椅子上都没人。

  从四面八方,形成一个圆圈,不断朝中间靠拢。

  忽然,一股压迫力,随之而来。

  那股压迫力,让李皓想到了一人,红月帝尊!

  上次,在封印中见到红月帝尊,对方也给自己带来了一股强悍的压迫力,有些窒息感,而此刻,也是如此,不是红月帝尊,而是那种压迫力,类似于帝尊!

  血帝尊留下的宝物?

  李皓眼中金色光芒穿透了虚空,朝这片天地的中间看去,这里,好像是另外一个空间,好像另外一个天地,这到底是哪?

  身旁的黑豹和力覆海都消失了,唯独身上的龟甲还在。

  椅子上的吞噬力持续不断,吸收李皓的血脉,而吸收了这些血液之力,椅子一点点靠近天地中央,而外围,其他七张椅子,好像止步不前,无法继续前行了!

  显然,其他几张椅子,缺乏血脉之力维持,无法继续前行。

  “有意思……”

  李皓气息衰弱了一些,气血有些孱弱,却是依旧不阻止椅子对自己的吸收,任由椅子带着自己朝前飞,仿佛在穿梭空间。

  渐渐地,距离中央那片昏暗区域越来越近了!

  “咦……”

  李皓看了一眼远处,发出了一声疑惑之意。

  而老乌龟,此刻龟甲不断颤动,从骨子里传出一股畏惧感,敬畏感,它也探出一些精神力,朝远处看去,一股股帝尊威压,从远处蔓延而来。

  它勉强看到了……那地方,悬浮着一样东西。

  看的不真切,每一次看去,都会让它有种精神力破碎的感觉。

  它没看清楚,李皓却是看清楚了。

  那是一把刀,血色长刀。

  这把刀,却是有些特殊,有种八棱锥形的感觉,刀刃好像分为八面,其中一面,就对着李皓。

  李皓眼中精光闪烁。

  血帝尊的刀?

  他曾见过对方的虚影,腰配长刀,背负长弓,对方当日碎天地,就是用血色长刀斩破了天地,可是……对方为何要留下自己的兵器?

  这银月……到底有什么特殊的?

  人王后也留下了自己的佩剑。

  霸天帝……或者说,那位大家不好意思说出口的铁头帝尊,也留下了自己的拳套。

  多位顶级帝尊,都留下了自己的兵器。

  还有,剑尊也留下了自己的佩剑。

  为何?

  只是一处蔓延而来的分天地罢了,银月小世界,甚至不太受重视,只是送给剑尊的小世界罢了,那又为何留下了这么多顶级存在的兵器呢?

  郑宏远,为的就是谋夺这把血刀?

  血帝尊的刀,就能对付帝尊?

  不至于吧!

  兵器,终究只是兵器,若是红月的帝尊,连血帝尊的一把刀都不如,一头撞死算了。

  人王后他们的兵器,好像也就那样。

  强是强,可要说能单凭兵器,就能杀死帝尊……那就是开玩笑。

  李皓有些疑惑不解。

  此刻,那把血色长刀,好像在旋转,李皓定睛看去,忽然一怔……那把刀,好像不一般。

  血帝尊的刀,肯定不一般!

  可是,这把刀上威压强大无比不说,隐约中,好像还能看到什么东西,在刀身之内……

  “封印?”

  李皓心中一动,难道这把刀,镇压着什么?

  这小世界,到底什么情况?

  先是红月帝尊被封印了,天地被破坏了,矿脉消失了,本源消散了,如今,血帝尊好像用自己的兵器,镇压着什么。

  银月……到底是无意中诞生的,还是这些家伙,为了封印什么东西诞生的?

  李皓头疼。

  可椅子,抽取了他大量气血,此刻,居然无法前行了,无法靠近,李皓觉得,再抽下去,真要把自己给抽死了。

  “八大家……八位强者一起联手,才能压制帝尊威压,靠近那把刀……原来郑宏远是想让八大家来强者,一起议事,抽取血脉之力,靠近那把刀……是吗?”

  这把刀不对劲,太强了!

  威压太强!

  李皓都是圣人存在了,却是无法靠近对方,不可思议,显然,郑宏远也无法靠近,那家伙可是天王!

  正常情况下,兵器没了主人,绝对没有这么强悍的。

  比如霸天帝的拳套,人王后的佩剑,星空剑,都是帝尊兵器,可没了主人,自爆之下,也许杀伤力不弱,甚至能对圣人产生威胁,可天王还不是手拿把掐,轻易镇压?

  “古怪!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再次爆发一股气血之力,主动融入了椅子,王座再次朝前突进了一些。

  这一刻,李皓看的更清晰了!

  那把刀中,的确存在一样东西。

  那……好像……是一只沉睡的猫?

  猫?

  李皓一愣,有些恍惚。

  怎么会有一只猫?

  轰!

  就在这一刻,那把刀,忽然爆发出一股强悍的威压,震荡天地。

  砰!

  王座直接被撞的虚空破碎,李皓身上的龟甲,忽然传出吱呀声,一声战栗的痛呼声传出:“大帝……”

  轰隆!

  王座直接撞破了天地,李皓消失在这片空间之中。

  ……

  轰隆隆!

  巨响声不断传出。

  八张宝座呈现,耳边传来了黑豹的怒吼声,传来了力覆海的骇然声。

  轰隆隆!

  李皓只觉得自己骨头都碎光了,整个人都有些意识迷糊,可很快,脑子中,两个大字呈现,战天!

  两个大字呈现瞬间,暴动被镇压了。

  这一刻,椅子还在继续吸收李皓的气血之力,好像想将他吸死。

  “侯爷!”

  力覆海声音传来,“侯爷能否脱困?若是不能……我便斩了侯爷肉身……”

  这是李皓自己说的。

  显然,力覆海一定呼唤了一阵,见李皓没有回应,开始考虑要不要斩了李皓肉身了。

  而此刻,李皓脑海中,一枚枚神文爆发,一股股大道之力浮现,一柄小剑呈现,轰隆一声,小剑穿透了天地,切断了一切,直接击溃了吞噬力。

  睁眼……一只牛蹄子对着自己的脑门,好像要打下去了。

  “停下!”

  李皓急忙呼喝,牛蹄子停下,力覆海的牛眼露出,看向李皓,带着一些不放心:“侯爷没事吧?”

  脱困了?

  李皓迅速起身,有些虚弱,一个踉跄,身上的龟甲,自动脱落,老乌龟化为人形,却是脸色惨白,带着一些骇然之色。

  李皓没说话,而是看向椅子,喃喃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  椅子上的磨损,不是人家故意留下的。

  而是为了脱身,所以爆发剑意,留下了磨损。

  显然,当年,也有人在这坐下,见到了自己见到的一幕,脱身而出,强大的剑意击溃了一切,但是给椅子留下了一些磨损。

  李道恒吗?

  若是如此……此人应该不弱。

  圣人?

  天王?

  但是也不会太强,因为若是真的很强,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,剑意极强,控制力足够,不至于如此。

  又或者……对方看到了更多,导致难以脱身?

  他心中瞬间浮现无数念头。

  郑宏远在这谋划多年,就是为了那把刀……也许,那把刀都不关键,而是刀中的存在,大帝?

  他看向老乌龟,他听到老乌龟喊了一声大帝。

  而据说,大帝,便是苍帝。

  苍帝,是一只猫?

  圆平武科大学的铠甲上,烙印了一只猫。

  帝卫守卫的帝宫,好像也有些像一只猫。

  当年给帝卫父亲喂食果实的那棵树……喂的果实,好像也是一只猫。

  所以,苍帝……是一只猫?

  刀中封印了苍帝?

  不可能!

  李皓摇头,怎么可能!

  据说,新武时代,人王和苍帝平分天地,同是天地之主,世界之主,二分天下。

  苍帝怎么可能在这被血帝尊封印?

  开玩笑!

  而这时候,力覆海也一脸疑惑:“刚刚你们消失了一瞬间,去哪了?这椅子,到底是什么玩意?我探查了一阵,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根本找不到你们,又忽然出现……”

  说罢,看向老乌龟:“小龟,你怎么了?”

  老乌龟有些恍惚,许久才道:“我……我好像……感应到了大帝的气息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大帝的气息……”

  力覆海瞬间浑身颤抖,一瞬间,好像听到了什么极其惊恐的事情一般,恨不得瞬间逃离原地,好像极其的害怕什么。

  可下一刻,忽然回神,忍不住狂骂:“看到你祖宗差不多!怎么可能?大帝在主世界中,坐镇本源宇宙,坐镇阴阳世界,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……真要出现在这,早就翻天了!”

  吓唬谁呢?

  老乌龟也怀疑自己感应错了,有些惊惧道:“可能……可能是感知错了,或者……或者是大帝留下了什么?”

  那位,才是真正的无敌存在。

  新武世界,要说无敌,人王无敌,苍帝无敌,至尊都要差一筹。

  毕竟,这两位才是世界的主宰者。

  若是苍帝在这,还有红月帝尊的事?

  还有新武叛徒的事?

  一想,老乌龟觉得自己看错了。

  而李皓,却是微微皱眉,许久才道:“那个世界,就是王座传送去的世界,有把刀,血色长刀,里面……好像……睡着一只猫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力覆海骇然失色,牛脑袋的都好像要炸裂了,四蹄瞬间抖动起来,颤颤巍巍:“血帝尊杀了苍帝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看着它,没说话。

  老乌龟也是无语,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呢?

  它倒是有些疑惑:“不会啊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苍帝不可能在这的,绝对不可能!若是苍帝都来这了,这个世界就不止是小世界了,而新武主世界会失去一半的能量,那整个世界都乱了套,苍帝不可能走的。”

  两位都是迷惑无比。

  李皓也是糊涂,有些疑惑,“你们的情况,我也不懂!我倒是知道,郑宏远为何要夺这把刀了,太强了,只是威压,就让两尊圣人受伤,若是执掌这把刀,也许……真能对帝尊造成一些威胁,可是,根本无法靠近。”

  说到这,又有些疑惑不解:“好像八大家的血脉之力,可以靠近……我很好奇,八大家没什么特殊的吧?为何很多东西,都需要八大家出面才行?”

  他看向这两位新武强者,迷惑无比。

  除了剑尊,八大家最强也只是天王,有些甚至最强只是圣人。

  就这样的一批家族……守门还算勉强。

  可血帝尊也好,剑尊也好,留下的一些东西,为何都能和八大家关联上?

  老乌龟也迷惑:“血帝尊留下的兵器,也和八大家有关系?”

  这个它也不懂了。

  剑尊留下的星门还好,毕竟八家执掌天地,八把钥匙,一方大阵,需要八大家出面,这其实可以理解。

  可血帝尊,没道理也和八大家搞什么牵扯。

  没这个必要。

  而力覆海,没考虑这些,而是还在吸气:“血帝尊也留下了兵器?大敌当前,这些强者都留下兵器做什么?就算对他们帮助不大,送给其他人,也比留在小世界要强吧?”

  几位对视一眼,都是一脸茫然,不懂。

  还有,刀中,真的有一只猫?

  想到这,力覆海又有些惊恐了,苍帝真在这?

  不可能!

  苍帝喜欢吃牛肉,这个它知道的,太可怕了。

  而李皓,也是不断皱眉。

  八大家的秘密,自己一定没有全部挖掘出来。

  可惜,郑宏远死了,这家伙是八大家郑家家主,一定知道一点东西,至于如今留下的人,比如王署长,只是王家的旁支后裔,肯定是不知道的。

  其他人,也悬。

  而其他家族的家主,都离开了,那这么说起来,也许……只有郑宇知道情况了。

  当然,李家那边,若是李道恒来过这,也许对方也知道一些情况。

  “血帝尊的刀,留在了血帝尊破碎天地的核心区域……”

  “刀中,还有一只猫……”

  这些线索,无法给李皓带来更多的答案。

  感觉,好像也没什么好处可以捞到,都没办法靠近,捞什么好处?

  不对!

  下一刻,李皓心中微动。

  谁说没好处!

  帝尊威压啊!

  强悍的可怕,上次看到红月帝尊,自己就心悸无比,却是不敢继续去看,担心真被红月帝尊入侵了,可若是……在此地感悟帝尊威压呢?

  一旦适应了帝尊威压……其实也是一种修炼吧?

  是没办法靠近,可一直感受,一直感悟,一直抵抗,多少还是有好处的,这可是帝尊!

  而且,血帝尊还不是一般的帝尊。

  新武时代,最强者是人王几人没错,接下来,血帝尊几人就是顶级存在了,比一些不知名的帝尊,比如水力、力无奇这些帝尊要强大的多。

  剑尊和血帝尊谁强……据说剑尊也不如血帝尊!

  对方留下的威压,万古长存,这不是最好的磨练?

  还有,自己除了气血被吸收了,倒是没什么太大的伤势,又想到了脑海中留下的“战天”二字,李皓心中微动,自己能看清楚,而老乌龟不能,难道和这两个字有关?

  感受威压的时候,他只是觉得很强,可其他惧怕、恐惧的心思,倒是很少。

  没有面对红月帝尊时候,那种随时会死的感觉。

  不是血帝尊的威压不强,也许是“战天”二字也是出自对方之手,所以,可以减少这种感受。

  一个个念头,不断闪现。

  李皓心中不断思考,这银月世界,到底还有多少秘密?

  他觉得自己看透了,可此刻,又好像没看透。

  还有,李家绝对有人走出来了!

  为何,一直不曾现身?

  非李家人,哪怕是剑修,应该也没办法被吸收气血,那就不会无故爆发剑意。

  李皓看向八尊王座,这几个东西,到底是郑宏远留下来的,还是血帝尊留下来的?

  若是郑宏远留下来的,代表这家伙,也有不小的发现,居然制造了这八尊王座出来。

  “若是八大家,都来人了,难道可以靠近那把刀吗?”

  这时候,李皓看着八个王座,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自己身边,如今还有王家人,赵署长算是赵家后裔,加上自己李家后裔,其他周、洪、郑、刘、张五家,好像目前外界没有传承。

  当然……映红月这家伙,聚集了八家血脉!

  他想着,若是抓住这家伙,塞过来,能否靠近那把刀呢?

  当然,算了。

  太危险!

  人家真要拿到了那把刀,给自己一刀,岂不是送好处给他?

  李皓在思考,老乌龟两位也在思考,都有些纠结。

  “血帝尊的刀居然在这……还有……苍帝?应该不是……难道是苍帝留下的宝物也在这?若是如此……此地就很重要了!”

  老乌龟有些凝重道:“此地一旦被人夺走,被人夺走了帝尊的兵器,也许会出事!新武诸多帝尊之中,血帝尊战力极强!若非他不愿接受他上一任,或者说,他上一代的战天帝之力,也许……不弱于人王和苍帝!”

  李皓疑惑:“这么强?那两位可是世界之主!”

  “真的很强!”

  老乌龟有些感慨:“古往今来,天赋最强者,便是战天帝!”

  “嗯?不是人王?”

  李皓愣了一下,不是说,人王几年就达到了无敌的层次吗?

  “人王能进步飞快,一切其实都是战天帝留下的宝物,留下的传承,帮助人王走到了最后……战天帝本人,其实可以击杀新武时代,最大的敌人天帝!可是……他放弃了。”

  李皓都懵了。

  还能这样?

  古往今来,天赋最强?

  这是不是有些夸张了?

  力覆海此刻倒是插话道:“也没那么夸张了……人王天赋也是绝世无双!战天帝战力强悍倒是真的,只是战天帝,太过柔情,对所有人都很平和,真正的仙风道骨,骨子里的儒雅……所以,很难做出杀戮无双之事……”

  李皓没说什么,只是陷入了沉思。

  这么说,这把刀,真的不一般了。

  星空剑,人王后佩剑,霸天帝拳套,好像都远不如这个,当然,也许和那里面的那只猫也有关系。

  这处遗迹,的确极其重要。

  还有,刚刚那个地方,不通过王座,可以进入其中吗?

  如果王座是郑宏远打造的,那应该是可以的,毕竟打造的时候,肯定进去过,不然无法关联进去。

  而血帝尊,好像也没道理,打造什么八大王座。

  也许一开始,八大家的人都可以进入?

  谁知道呢!

  李皓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气血,还是很虚弱,看来,每一次进入,都是有限制的,再持续下去,小心把自己吸死了。

  “先回去……”

  李皓看了一眼八张王座:“目前阶段来看,除非八大家齐聚,否则,很难拿到那把刀的!我现在,倒是想会会郑宇和映红月,这两个家伙,知道的好像都比我多,好像都在聚集八大家血脉!”

  “我很好奇,八大家血脉,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……到现在,我都没感受到太过特殊的地方,为何可以抵御红月之力?”

  那是帝尊之力!

  天王都难以抵御的力量,结果,映红月这弱者,用一点微弱的八大家血脉之力,就能抗衡,多古怪啊。

  之前还真没在意这一点!

  映红月再强,目前阶段,也不会比自己更强。

  他哪来的资格抵御?

  甚至还能剥离,不是通过皓星界,而是通过自身,剥离了一些,融入了禁忌海中,这就更古怪了。

  老乌龟也摇头,它也迷惑,搞不懂情况。

  倒是力覆海,冥思苦想道:“八大家……我之前倒是没太过在意,除了剑尊,也没什么强者,不值一提!可按照侯爷的说法,的确奇怪!这事,要寻根究底,也许只有李家人知道一些,或者八大家家主……反正我来的时候,八大家已经成立了!”

  “为何会选择这八家,主管天地……倒是不清楚。”

  它又道:“当时主世界比这八家更强的,多的是,也有人愿意来银月的。”

  李皓见它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笑了笑道:“没事,迟早会弄清楚的!拿不到就算了,好歹有些期待感,现在拿不到,不代表一直拿不到,真拿到了,也许……真的有希望对付帝尊了!”

  “只是可惜,是一把刀,而不是一把剑……不过也没关系,万物皆可为剑!”

  他好像笃定,这把刀是自己的了。

  谁让这遗迹,此刻就在自己手上掌握着,郑宏远谋划了多年,居然都没能拿到,看来,单纯的靠天王之力,也许都没办法成功。

  到头来,恐怕还真要八大家齐聚才行。

  这时候,李皓又回想了一下,当日血帝尊将天地八分时候,说的一些话。

  他说,此方天地,不可起不该有之心,不要妄图脱离主世界,否则好自为之……好像是告诫,又是警告。

  他又说,他以乾坤之阵,镇压了天地,难道便是八大主城之前的阵法?

  如今封印红月帝尊的阵法,好像就是这阵法。

  剑尊不擅长布阵,可现在,却是能靠封印,将一位帝尊阻拦了十万年……也许不是剑尊虚影太强,而是对方留下的阵法太强。

  这血帝尊……倒真是个人物!

  而血帝尊,做这一切,好像都是在为了预防万一,防止这一方天地脱离,又好像,算到了这一方天地会脱离一样?

  李皓有些头疼。

  很快,又露出了笑容,变色龙一般,让两位圣人疑惑,李皓笑道:“这地方,是个好地方!不过,现在郑宇应该知道一些情况,知道他父亲在这待了无数年,而且,李家一定也有人知道这地方……只是,都没办法拿走东西。看样子,倒也不用太担心东西被人夺走……”

  说到这,忽然眼神闪烁了一下:“映红月,会不会也知道这个地方?”

  两位茫然,我们怎么知道。

  那家伙知道,又能如何呢?

  李皓迅速盘算了一阵,开口道:“映红月最近的日子太舒服了,我最近要去看看他……”

  舒服?

  力覆海倒是不太清楚,老乌龟却是很清楚,人家哪里舒服了?

  从中部逃到了北方,从北方逃到了大离,从大离逃去了西方神国,带着三大组织和昊天神山,十多万超能,而今还剩下一千超能,这叫舒服?

  李皓是不是对舒服,有什么误解?

  而李皓,心中各种想法。

  他想会一会映红月了!

  那家伙,自己很久没看到了。

  虽然未必能杀他……但是,他肯定,映红月现在附近,一定有一群人盯着,有郑宇的人,有红月的人,甚至还有李家的人!

  以映红月为中心,也许,可以猎杀一批强者。

  月神刚好也在那边,那就更热闹了。

  这么热闹,而自己这边,事情都有其他人去忙,自己也去凑个热闹好了,将麻烦,都给拒之门外!

  至于郑宇的飓风城,现在不会轻易冒头的。

  而且……对方有可能去了银城。

  李皓心中判断一番,笑了,怕自己破坏封印吗?

  之前,自己故意做出这种姿态,那家伙一定会担心这一点的,这样也好,倒是限制了郑宇,也能预防那位帝尊再次破坏封印。

  能不破坏,李皓其实没心思破坏封印。

  所做一切,也只是为了震慑郑宇。

  那家伙,一定觉得,自己斗不过他,不顾一切,现在,恐怕恨不得将封印藏起来。

  再次看了一眼八大王座,李皓开口:“虽然对方未必能拿走,但是还是有些危险,龟守护暂时就坐镇此地吧,镇海使还需要坐镇无边城!槐将军的话,还是回战天城坐镇。”

  老乌龟倒是没意见,只是有些忐忑道:“若是……若是我不小心进入了刚刚那地方……”

  它怕。

  不是怕死,倒是有些怕那股气息,让人忐忑不安。

  力覆海急忙道:“怕什么,你一个神兵,没人带领,怎么进去?少废话,你坐镇这就完事了!”

  可别说了!

  若是让我坐镇在这,我可不干。

  吓死牛了!

  李皓看了一眼两位强者,忍不住道:“那位苍帝……有这么邪恶吗?不是世界之主吗?怎么二位感觉见到了魔头一样?”

  两位不吭声。

  人家苍帝是魔头吗?

  在人王他们眼中,苍帝又可爱,又好玩,又善良,又懂事……

  可在另外一些人眼中,那是……可怕到了极致的存在。

  心中,无善恶之分,无是非之分。

  这样的存在,其实很可怕的,一切都随心所欲,比如说,想吃牛肉了,苍帝觉得,自己吃牛肉很正常,至于吃了谁……有什么关系呢?

  水力家族,为了不被吃,那可是拼了老命的讨好,两位帝尊老祖,有时候还得委屈巴巴,割点自己的肉,给人家吃火锅,这帝尊,当的也是委屈巴巴的。

  李皓不知这一切,此刻,力覆海也不好意思说,干笑道:“没有没有,怎么会呢?只是,苍帝不可能在这,所以,我们担心,是不是苍帝留下的一些神兵在这,一旦如此,很容易乱激发……”

  信你个鬼!

  李皓也不再说这个,又道:“等我弄来了一些八大家的气血血脉,回头我再进去探查一下,或者带上赵署长他们……不过他们还是太弱了,我怕他们被吸干!这地方,其实很不错,想对付帝尊,那就要更了解帝尊才行!”

  你倒是敢想!

  两位心中想着,而李皓,不再逗留,只是留下了老乌龟,带着恨不得马上跑路的力覆海,一起走出了遗迹。

  而遗迹中,老乌龟迅速逃离议事大殿,在入口处龟缩修炼,稍有异动,都想强行逃跑的那种,也是可怜兮兮,希望李皓早点过来,把自己带走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西方。

  的确如李皓所料,热闹的很。

  一群红袍强者,频繁出现,想要击杀月神,却是没有对映红月出手。

  而另外一群黑袍强者,也不断浮现踪影,却是保护月神一方,对付红袍一方,也没对映红月出手。

  而映红月,则是一路追踪月神一方。

  四方,彼此并不联系,但是好像都知道对方的身份。

  他们的战场,也从天星大陆,转移到了这边,没办法,天星的李皓,太过难缠。

  而最惨的,还是月神一方,不断被追杀。

  此刻,女王月神,脸色铁青,不断看向后方,红月大世界的家伙,一直在追杀他们,若非李皓击杀了那些神灵,连圣道神灵都击杀了,这些家伙,哪敢追杀她?

  神灵的极限,和李皓相当。

  天地能容纳日月九重,那神灵一方,那几位圣人,就能发挥出日月九重战力,他们也是天地大道的呈现。

  而新武也好,红月也好,目前容纳的极限,只是不朽巅峰,日月七重左右。

  女王心中怒骂,若非太阳神几位战死,这些家伙敢追杀自己,早就被杀个干净了!

  可现在,虎落平阳被犬欺!

  之前,和她一起逃走的神灵,如今越来越少了,多日的追杀,也战死了一些,现在,剩下的神灵,只有5位了,算上她,也才六位。

  好在,李皓那家伙再次提升了一些天地极限,几位神灵的战力,都有些提升,现阶段,也不弱于那些不朽巅峰,这才没有被消灭掉。

  “这么下去……太被动了,必须想办法复活先知神!”

  月神心中想着,太阳神和黑暗神,已经彻底没希望复苏了,而先知神,却是还是有希望的。

  李皓,应该到现在也没发现对方的本命星辰在哪。

  至于她自己,她倒是不担心这个,她的本命星辰,恐怕都不在大道宇宙,而是在封印之中,也就是整个银月的月亮,那才是她的大道根基。

  至于身上其他道脉形成的星辰,破碎也无伤大雅。

  而此刻,月神战力其实也恢复了不少,只是她不愿轻易暴露全部底牌,黑袍一方正在帮她击杀强敌,她也乐得如此,那些家伙,大概都来自郑家一方。

  显然,他们担心自己被杀,银月本体破碎,导致封印破碎。

  “映红月那家伙,追逐我们,又为了什么?”

  月神心中不解,有些愤怒,这可恶的家伙。

  她和映红月打过一次照面,对方很是客气,可月神看到对方的笑容,就很厌恶,直接出手,结果斗了一场,也没占到什么便宜,压根懒得理会对方说的合作,直接逃走。

  对这些看起来斯文的家伙,她是一个也不会相信的。

  什么合作不合作的……她知道对方是李皓的仇人,可她就是不愿意和这个看起来斯文的混蛋合作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后方,映红月脸色有些不太好看,他是诚心诚意找人家合作的,双方的敌人,都是李皓,而且,他和对方合作,红月大世界的人,也不会轻易再出手。

  结果,好说歹说,那愚蠢的月神,居然不理会。

  现在,几方人斗的厉害。

  这不是便宜了李皓吗?

  红月一方也好,郑宇一方也好,自己也好,还是西方神国……此刻,敌人都该是李皓才对!

  他继续追逐一阵,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必须要停下这种内耗,统合力量,对付李皓他们!而不是此刻,在这,彼此内耗,目前阶段来说,红月一方,郑家一方,都出不了,这时候,没必要内讧……”

  这些家伙,说不通的感觉。

  还是飞剑仙,此刻,有些冷漠,一语道破天机:“大家都知道,可大家都怕他!觉得现在和他斗,没好事,只有死亡!所以……不如先找点事做,等天地复苏了,有强者去对付李皓,而不是弱者一次次去送死,给他添好处!”

  谁不知道李皓是大敌?

  都知道!

  关键是,一次次吃亏,一次次送死,圣人死了一堆,甚至据说还有天王死了,这时候,郑家也好,红月也好,谁会找李皓麻烦?

  不如在这,干点活,也显得自己没吃闲饭。

  映红月皱眉,这倒是真的。

  可如此一来,很麻烦的。

  飞剑仙此刻有些不耐烦了,声音有些低沉:“阎罗死了,我们麾下,也就千余人了,一路东奔西跑,现在神国不愿合作,映红月,这么下去……还有出路吗?再这么下去……飞天剩下这么点人……我不想继续耗在这了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映红月微微皱眉,飞剑仙平静道:“再这么下去,你要是还是继续逃跑,我想走了!映红月,你藏了太多,一直也不和我们交底,人不断的死亡,我们没有希望……继续和你逃跑,迟早也是死!李皓就算要杀,也不会将飞天当成第一目标,如今也没多少人了,找个地方一藏,他都未必有心思管我们!”

  可跟着映红月,一定会是李皓的重要关注目标。

  映红月微微凝眉,果然……李皓要的结果,快来了。

  众叛亲离吗?

  人死了一堆,而今,三大组织的飞剑仙,想要撤了,而昊天山主没说话,可是……显然也有了这个心思,阎罗的死,让他们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威胁。

  原本来了西方,是希望和月神联盟,好歹有些自保之力。

  可现在,月神压根不理会他们,见面就逃,反而彼此厮杀了起来,本就不敌李皓,最近又死了数十位修士,这两人,也忍耐不住了。

  映红月心中清楚,迅速道:“放心,三日内,我一定会和西方神国达成一致!这月神,太过意气用事,有些愚蠢……可恨,若是那先知神还活着,绝对不会如此!”

  说到这,心中微动道:“只要帮他们复活了先知神,对方是智者,绝对不会和这月神一样,拒人于千里之外!”

  他也是无奈。

  遇到聪明人,那其实好谈,双方敌人一致,这还不好谈?

  可是……遇到了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!

  明明是铁板钉钉的合作,硬生生的被对方搞成了见面就干的局势。

  再这么下去,李皓在中部,解决了几座古城的威胁,解决了四国的麻烦,也许……会来西方了!

  哪有那么多时间在这耗!

  飞剑仙瞥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那就最后三日!若是还无法合作,无法形成联盟,如现在一样,散沙一盘……我便要离开!不止我,昊天也是如此,我们一直信任你,可如今,你带给我们的,你自己清楚!”

  只有损失惨重,一路如同老鼠一般的逃窜。

  这样的日子,他们受够了!

  映红月深吸一口气,也少了一些往日的淡然,点了点头,侧头朝远处看了一眼,希望不会再出意外了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一人一狗,横渡虚空,直奔西方而去。

  古城那边,先让乾无亮去谈判。

  李皓暂时不去管,他要先去一趟西方……看看,有没有什么便宜可占,顺带着,再给映红月一点压迫力,让这家伙,借来更多的红月之力。

  另外,李皓也有点想法,李家的人,会不会在西方?

  东方那边,是大荒,荒兽之前一直纵横,李家人应该不会藏在那边。

  南方水云,遗迹稀少,国力衰弱,李家去南方的概率也不大。

  北方大离,有一尊初武之神在,不好说。

  倒是西方,神灵复苏,尤其是月神复苏,有镇压封印之效,他们的复苏,搞不好有点李家的手笔在其中。

  而且,西方都是敌人……哪怕在这打的天崩地裂,都不需要在乎的。

  敌人,都聚在这里,是好事。

  李皓拖着黑豹,笑了一声:“看你鼻子灵不灵了,希望能把所有的老鼠全部挖出来!”

  黑豹鼻子抽动一下,点头。

  好不容易出来了,自然得捞点好处才行。

  如同昔日走出银月行省,依旧一人一狗,行走天下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