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47章 达成一致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战天城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这是李皓进入的第一个遗迹,也是接触最多的遗迹,更是在这边,担任了师长的职务。

  而这座城,很多人复苏,其实和李皓关系都很大。

  今日,李皓再次跨入。

  守城的战天军,已经不再是九师长的那一支第九师了,而是换成了其他战天军,显然,城内又有一批人复苏了。

  见到李皓,因为不算熟悉,可知道对方是师长,还是那熟悉的敬礼礼节。

  李皓并未入城,也没去和槐将军交流,只是打了声招呼,转身便去了城门口。。

  城门口,而今也有新的白银团长坐镇。

  只是有些好奇,好奇李皓,进入此地之后,就站在城门口发呆。

  是的,李皓在看“战天”二字。

  这一次,并未抽取血液,深入其中,去看什么。

  只是默默地感受着这两个字的韵味。

  战天!

  据说,血帝尊是上古四大帝尊之一的战天城转世身,只是血帝尊不认为自己是对方,从未承认过自己是战天帝,血帝尊便是血帝尊。

  所以,在这座城,赋予了对方“战天”二字,希望战天城能继承对方之志,对战天城,看样子很重视,并非不在意的那种。

  而血帝尊,便是将天地一分为八,又合一的那一位至强者。

  镇星城遗迹中,那位于海说,他找到了分天地为八的分割点,也许是真的。

  只是……当日对方在那里留下了什么吗?

  李皓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他在当日那一闪而逝的画面中,并未看到太多的东西,血帝尊是否留下了什么,他也不是太清楚。

  可他知道,“战天”二字,是血帝尊亲手书写的。

  带着感情书写的。

  这两个字,对李皓而言,也许才是瑰宝。

  若是血帝尊真留下了一些手段,那会不会和这两个字有关呢?

  ……

  远处,王署长正在和槐将军交流着。

  没多久,两人腾空而起,直奔城内而去。

  很快,城主府中聚集了一些人。

  老乌龟,槐将军,第九师师长李道宗,还有最近复苏的第八师师长,另外还有军需处的张亮,而今也升职成了处长,换上了金甲。

  战天城,守卫军只留下了后备守卫军,足足10万人。

  据说,守卫军的军长还在,甚至跨入了圣人层次,只是至今没有出现过,也许还没彻底复苏,战天城,才是正常情况。

  没有太多的储备能源,十万年下来,靠着天地自然复苏的能量,圣人极难复苏。

  此刻,王署长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。

  并未提及镇星城遗迹的事。

  只是述说了一下无边城内的事情。

  等他说完,老乌龟有些凝重和唏嘘:“无边城……三位圣人,完全复苏!从这点来看,不管有没有直接叛乱的证据,郑家的确存在很大问题!我只是神兵之魂,不说我,槐将军复苏,难如登天,若非李皓支援,恐怕至今也只是刚清醒,而无太强的战力……”

  刚复苏的八师长和李皓不算熟悉,此刻,身穿金甲,有些凝重道:“那有没有可能,是无边城之前储备的能源很多,所以在天变之时,并未迅速进入沉寂中?从王野的描述中,我们并没有办法直接证明对方就是反叛势力。”

  王野直接道:“那郑功,羞辱至尊,不管当年是不是叛军,对方敢对至尊出言不逊,现在,也是了!”

  八师长不客气道:“你如今换了大道,换了肉身,加入了李皓一方,你的话,不足为信!”

  王野脸色一变,有些不好看:“八师长,话可不能乱说!而且……我怀疑,如今战天城中也有对方的棋子……”

  “你在说我?”

  八师长也是毫不客气:“我若是对方棋子,你还是李皓的棋子,故意让八大主城内讧的棋子!我只是合理提出质疑,你就给我泼脏水?”

  一旁,张亮轻咳一声,小声道:“我觉得……王署长应该没必要欺骗我们,何况李皓这人……我觉得,也不会无缘无故和我们新武故意作对,他不是那种人。”

  此话一出,八师长看了他一眼。

  张亮笑了笑,也不再说。

  一直没说话的九师长,沉默一会道:“那今日李皓和你一起过来,有何想法?”

  王野迅速道:“李皓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郑家背叛了,但是郑宏远、郑宇这些郑家主力,都不在无边城,那他们去哪了?这代表,还有一座古城,最少一座古城,还存在叛军……希望我们和他联手,剿灭或者削弱对方!”

  王野说罢又道:“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沉寂,当年的不朽,也许成了圣人,当年的圣人,也许成了天王……而郑宏远早些年就是天王,如今就算没有成为帝尊,在天王一道上也许也走出了很远!”

  “现在对付他们,很难,可一旦天地复苏,那就更难了!”

  王野说着,看向众人:“现在,和李皓合作,对方还有大量的矿产资源,我们汲取之下,也许可以恢复不少战力,槐将军甚至可以恢复到全盛状态!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……也许还有机会。”

  众人都是沉默。

  天王……

  王署长又道:“没有本源加持,天王和圣人是有差距,可差距没有当年那么大!除了帝尊之外,其他人,都需要靠本源大道加持,才有伟力!”

  老乌龟轻声道:“李皓是想让我们本体出手,再拿下一座主城?是刘家的飓风城,还是周家的星河城?”

  王野开口:“看情况……目前还无法确定!”

  几人又陷入了沉默中。

  九师长思索片刻,开口道:“那若是我们拒绝呢?”

  “拒绝的话……”

  王署长看了一眼大家:“也没什么,只是……以后我们和如今的银月人之间,便存在了巨大的隔阂,李皓不至于和我们翻脸,我还算了解他,他不会这么做,可是……接下来,战天城和其他主城,大概也没什么区别吧。”

  八师长冷冷道:“新武人还需要依靠他们吗?”

  王野没好气道:“你刚复苏,什么都不了解,不了解就闭嘴!无边城不强吗?三位全盛状态的圣人,结果如何?新武是新武,你是你,我们是我们,你若是还抱着新武无敌的心思,你继续沉眠算了!”

  八师长被怼的哑口无言,哼了一声不再言语。

  王野也哼了一声:“回头就查查你!”

  “哼!”

  八师长冷哼一声:“你还没资格查我!”

  王署长也不客气:“九师长代理执掌后备守卫军,回头让他查你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八师长懒得理会他,不再吭声。

  而两位圣人,对视一眼,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槐将军仙风道骨的模样,摸了摸胡须,缓缓道:“时代不一样了,李皓,也算新时代的王者了,和我们战天城一直都有合作,目前还是战天城十一师师长,还是我举荐的!和新武,也是息息相关,若是郑家背叛了,合作……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它扫了一眼几人,又道:“但是,若是对付八大主城其他几家,我们也有一个前提……若是能证明,对方并非叛军,那我们不但不能帮他出手,还会反过来制约他!”

  王署长思考一下道:“也就是说,能证明对方是叛军,槐将军愿意出手?”

  槐将军轻笑一声:“都是叛军了,为何不出手?”

  王署长却是皱眉:“证据难拿,对方也会伪装……我觉得,不是证明不证明的问题,而是确定了,对方实力处于巅峰,又没法说清楚为何保持巅峰……那就该出手!不管是不是误会,先拿下,一定没有错!”

  他凝声道:“我战天城,在八大家中不算弱了吧?我们情况如何?还有龟守护在,龟守护因为是神兵之魂,才能保持清醒,其他人凭什么?就算如此,我战天城复苏也是难如登天,他们凭什么比我们更快?我觉得……只要比我们更强,就有问题!”

  这话,也许武断了,可此刻,众人思索一番,都没吭声。

  是啊!

  战天城的老乌龟,其实一直都保持清醒,它是神兵之魂,不死不灭,就算如此,也经历了虚弱期,那其他人,凭什么比他们更能扛?

  见众人不说话了,王署长又道:“所以,不管如何,我们并不需要确凿的证据去证明什么,都多少年过去了,敌人是白痴吗?会留下书面上的证据给你去拿出来?若是如此死板,我们和当年的本源时代,甚至是初武时代,有何区别?”

  此刻,九师长沉声道:“喊李皓过来吧,我们自有打算!”

  王署长闻言,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他只是阐述一下自己的意见,所见所闻,至于具体如何,还是需要李皓来谈的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,李皓走进大厅。

  看向众人,微微点头,露出笑容,都算是熟人,除了一位可能刚复苏的金甲,其他人,他都认识。

  “九师长。”

  李皓看向九师长,笑道:“之前分身陨落,很抱歉……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九师长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,“只是一道分身罢了,不值一提,据说你如今可杀圣人,倒是可喜可贺了!”

  他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  对李皓,也从未热情过。

  “侥幸罢了。”

  李皓客气了一句,不等他们继续说,又道:“何况,只是现在的圣人,可不是本源存在的圣人,杀个圣人,没什么值得骄傲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说你胖,你还喘上了?

  九师长暗暗腹诽,也没吭声。

  老乌龟倒是笑了,指了指位置,示意李皓坐下谈。

  李皓也没客气,在椅子上坐下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此次我来,两个目的!第一,寻找可能存在的叛徒,第二,和战天城达成一致。”

  此话一出,八师长有些恼火:“我战天城,怎么可能存在叛徒?”

  李皓笑道:“这位……”

  “后备守卫军第八师师长杨威!”

  八师长语气冷漠:“我战天城,血帝尊传承,新武最坚定的支持者,绝不会有人会背叛!”

  “一切不好说的。”

  李皓轻声道:“杨师长,八大主城,都是新武忠实的追随者,可是……人心会变的。只是以防万一,又不是指鹿为马,身正不怕影子斜!我只是帮助战天城,确定一下情况,若是没有,那最好不过!若是有,也能提前预防,去除隐患,何时起,新武如此顽固不化,死板至极了?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:“我从书上看到的,大家口中说的,新武,都是敢作敢当,敢打敢杀,敢争敢拼的存在!可如今,我认识的很多新武人,都和书中诉说的不一样了,过分的自信,就是自傲!”

  八师长还想再说,槐将军就打断道:“可能是沉眠太久,还没彻底复苏,神智比昔年都要差一些,你也知道,一个人睡太久了,脑子不如以前灵活,其实是正常的。”

  它露出一些笑容:“你说的第二点呢?可否详细说说?”

  李皓笑了:“槐将军果然明智,不愧是守护者!”

  说罢,开口道:“和战天城的合作,其实相对很简单,战天城这边,帮我对付一些强者,就这么简单!而我,会尽全力,帮诸位复苏,复苏到战力巅峰!若是想改换新道,我也会全力支持!其实,本就是互惠互利的事,并非说,谁占了谁的便宜,我从一开始,都是这个理念。”

  几人思索一番,九师长直接道:“我们在外有限制,你好像可以带我们本尊出去,我们的行动会受到你的一些限制,但是,我们希望获得相对的自由……”

  李皓失笑:“九师长还有老朋友在外面,需要去见?”

  九师长冷冷看着他,这家伙说老朋友的口气,很玄妙。

  李皓见状,无奈摇头,这位,没法开玩笑,一天到晚都是冰冷冷的。

  “这是当然的。”

  他点了点头。

  九师长又道:“不明情况的局势下,只杀人,不断道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“星空剑破碎,若是有朝一日,你能开启星门,需要送我们离开,帮我们找到主世界……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李皓答应的痛快。

  九师长提的这些,其实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。

  九师长沉默一会,又道:“最后一点,若是……星门无法开启,我们需要一块地盘,归属于新武!”

  李皓扬眉:“地盘……”

  思索一阵,他想了想道:“也行!问题不大,但是有个前提,遵守天星的律法!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九师长点头。

  而此刻,老乌龟和槐将军都没说什么,好像是默认了。

  李皓却是问道:“据说,后备守卫军军长还活着,沉眠城内,是真的吗?”

  九师长点头:“的确如此,只是……军长当年强行想要走出去,受伤不轻,后来又沉眠了,至今没有复苏的迹象,所以这些年,都是我在代行军长职责。”

  “是圣人?”

  “对,圣人初期……”

  李皓点头,“那我可以见见吗?”

  此话一出,几人互相看了一眼,见一位没复苏的军长吗?

  许久,老乌龟开口道:“也可以……只是……他还没复苏,未必能和你交流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:“那这么说,战天城目前,就三位圣人,若是九师长也算,也许是四位,对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龟守护、槐将军本体都在,九师长没有肉身,是准备续接新道,还是重铸新武肉身?”

  “新武肉身!”

  九师长毫不犹豫。

  李皓点点头:“也行,我这边刚好还有一具有些残破的天王肉身,张处长如今说他不用了……加上王署长之前的肉身,可以给九师长重铸一副强大的肉身!”

  听闻此言,几人沉默了。

  张安的那具准天王肉身,其实他们是知道的,如今……张安不要了吗?

  是他不要了,还是李皓觉得,不需要给他了?

  李皓见他们沉默,笑道:“不是我非要拿走,是张处长自己说不要了,他说,他想回圆平武科大学,用不上这肉身了。”

  九师长也没拒绝,点头:“可以!”

  双方也没什么太多的客套,也没那个必要。

  李皓见状,也露出了笑容,最后,忽然道:“我还有个不太好说的请求,不知道诸位可否答应?”

  众人一听,都有些凝重。

  那老乌龟,更是人老成精,好像知道什么,沉声道:“这……不太妥当!”

  李皓都没说呢。

  八师长和李皓不熟悉,压根不知道情况,此刻茫然,刚刚这两边还谈的很好,怎么就一下子不妥当了?

  李皓轻声道:“我借用,可以吗?”

  槐将军沉声道:“这是战天城的根!是魂!”

  李皓点头:“我知道,可所有的一切,都是为了消灭敌人,不是吗?”

  两位守护都沉默了。

  九师长也凝重道:“你能拿走?”

  “不一定,可以试试。”

  王署长好像也明悟了,有些紧张,“这……这是我战天城的根基所在,也是战天城强大的根源……”

  李皓翻白眼,有些无奈:“战天城能用吗?能感悟什么吗?”

  这话一出,几人顿时无言。

  八师长忍不住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  老乌龟轻声道:“李都督想借走‘战天’二字。”

  “那怎么可以!”

  这话一出,八师长恼了:“那是帝尊亲笔题字,也是镇压战天气运所在……”

  李皓轻声道:“借用一段时间,此乃血帝尊所留,也许和一些东西有关,等解决了一些麻烦,我自然会归还的!”

  “那也不行!”

  李皓笑了笑:“八师长何必如此决绝,只是借用……当然,少数服从多数,这也是战天城的传统!在场诸位,除了八师长,还有谁拒绝吗?若是超过一半……我就不借了。二位守护,张亮处长,王署长,两位师长,加上我,7位,4位拒绝,我就放弃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是十一师长,难道不能参与?”

  八师长哑口无言!

  四位拒绝!

  此刻,大家都陷入了沉思中,李皓笑道:“咱们都干脆点,若是拒绝,现在举手表决,不同意的举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八师长咬牙切齿,这也能借?

  他迅速举手!

  环顾四周,结果……就他一人。

  他看向张亮,这位也答应?

  张亮神在在的,也不看他,自己这处长,好歹也是李皓帮他弄到手的,借走“战天”二字的确很关键,可是……只是借,不是拿,那就有的商量。

  八师长有些恼怒:“那得召集其他师长,一部分复苏的署长,再加上军长,一起协商才行!”

  这些人,是不是都被李皓蛊惑了?

  那是战天城最重要的东西了,不管能不能用,还是如何,那是战天城的标志,也是战天城的核心,那是血帝尊留下来的唯一证明。

  李皓开口道:“暂时没法复苏,那就只能是我们表决了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:“八师长对我不了解,其实也没事,迟早会了解我的!我说借,那就会还!若是我一借不还,在场的几位,难道都是白痴,随意就答应了?八师长,军人,我觉得还是专心战斗,专心剿敌,而不是一意孤行,又不是让你背叛新武,也没必要一直如此,不懂,那就多听听,多看看,你看如何?”

  八师长微微一怔,片刻后,哼了一声不再言语。

  他是不了解李皓,只是觉得,这些人,提前复苏的家伙们,都好像很相信这家伙似的,人家说借,最后大概率不会还的。

  那就被人拿走了!

  听李皓这意思……还真能还回来不成?

  李皓也不多说,很快转移话题:“那事不宜迟,咱们既然达成了一致,目前来说,最重要的还是帮助大家彻底复苏!天星大矿,还有不少能源石可用……在这之前,我需要对诸位进行一些简单的探查,以免是敌人。”

  “如何探查?”

  九师长问了一句,李皓开口:“简单,当年的背叛者,大部分都被红月之力入侵,体内蕴含红月之力的,这么多年下来,只会越来越浓郁,而不会衰弱,有没有,一看就知!”

  众人对视一眼,很快,九师长点头:“好!可以!我也想看看,我战天城中,是不是有人被蛊惑了……只是,我觉得,应该是没有的!起码军中没有,哪怕八师长一直反对你,那也是正常现象,你不要带私心去探查,否则,我们不会答应!”

  “九师长还不相信我的人品?”

  九师长点头。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失笑:“这……”

  你居然都不相信我的人品,你还答应合作?

  这人,真是嘴巴硬的吓人。

  “那在场几位,先试试看如何?一个个来,一起来,我怕我拖不进去。”

  “可以!”

  九师长也干脆:“我先来!”

  他如此干脆,李皓也不和他客气,如今没了星空剑,在遗迹中,撕裂大道宇宙稍有难度,但是李皓比以前强大的多,倒也问题不大。

  很快,直接撕裂苍穹,一把拉起九师长,两人瞬间消失不见。

  见他们消失了,八师长这才迟疑道:“他会不会不安好心?”

  王署长笑了:“放心吧,只要你没问题,他不会故意陷害你的!”

  “你们真的如此信任他?”

  “不是信任……”

  王署长开口道:“是没有其他的选择!如今,我确定有叛徒,而且很强,我们无路可走,唯有和他合作,才是唯一的出路!非要等着二次复苏,人家天王杀入城中,一举覆灭我们吗?”

  八师长没再开口了。

  ……

  皓星界中。

  九师长环顾一圈,身上并未出现红月之力,他看向大道宇宙,很快,朝各个区域看去,最后看向剑道区域,感受了一下那边的气息。

  片刻后,开口道:“这就是新道宇宙?很萧条……当年的本源宇宙,大道星辰闪烁,一颗接连一颗,这新道宇宙,还很弱小,不过,倒也是机缘!”

  “是很弱小。”

  李皓点头,有些疑惑:“新道,对本源大道,没有太大的排斥,对红月却是极其排斥,九师长知道为何吗?”

  “新道也许是随着新世界而诞生,可能一世界一道,银月出自新武,没有太大的排斥也很正常。”

  九师长说着又道:“若是如此,在新道的尽头……也许能找到本源宇宙的影子。”

  李皓摇头:“那就不知道了,太遥远了!我如今做不到探索全部……九师长,若是战天城出现了红月之力入侵的人,红月之力被驱逐了,也许会恢复自我,那该如何处理?”

  “杀!”

  “嗯?”

  李皓看着他,九师长平静道:“不管是被动背叛,还是主动背叛,背叛就是背叛了,还需要分那么多吗?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那是江湖……作为军人,我们只知道,背叛者就是死,不是改过自新就可以的!所以,你无需多想,恢复了自我也好,还是没恢复,都只有一个下场……死!”

  李皓深深看了他一眼,许久,笑了:“那行,我知道了。”

  话落,两人再次回归。

  李皓看向老乌龟:“龟守护……我要带你本尊进入……分身……不太好判定。”

  老乌龟笑了笑,也没多说。

  城主府附近,那座龟塔,开始颤动起来。

  过了一会,龟塔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玄龟印。

  很快,化为了人形,和分身合一。

  李皓再次撕裂虚空,带着龟守护一起进入其中。

  同样,也没有红月之力。

  如此一来,李皓倒是安心了一些,起码,守护不存在问题,老乌龟一直保持清醒,它没问题的话,就算战天城出现一些情况,也不算严重。

  哪怕真有人被红月入侵了,在老乌龟眼皮子底下,也不敢做什么。

  若是老乌龟被入侵了,这么多年,一直都是它在操控战天城……那才是天大的麻烦!

  ……

  李皓一个个检查。

  槐将军这边,也没问题。

  张亮这边,也没问题。

  最后,便轮到了八师长。

  李皓其实还是有些怀疑的,嘴上说着对方没事,可心中却是想着,这家伙,很可能被入侵了。

  结果,带着对方进入了大道宇宙,也没什么反应。

  李皓都怀疑,大道宇宙是不是死机了?

  上下打量了一番八师长,而对面,那位金甲,也恼怒地瞪着他,尽管没有肉身,从精神力状态就可以感受到,对方对李皓这么盯着自己很不满意!

  ……

  城主府大殿。

  李皓带着八师长走出,笑了起来:“战天城没什么问题,起码在场的人都没问题,那就问题不大!当然,不排除一些人没被红月之力干扰,单纯的就是背叛了……那就没办法探查了!”

  八师长恼火道:“你就直接说是我,那不就完事了?”

  李皓笑道:“八师长别误会!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既然如此,我再问问情况,几位对郑家父子,有什么了解吗?郑功不说,离开的郑克也不说,郑家三子郑宇,郑宏远,几位有更多的了解吗?”

  老乌龟想了想道:“郑宇,我们了解的不多,毕竟只是郑家第三子。至于郑宏远,我见过几次,相当精明的一个人,当年是圣人巅峰战力,后来据说进入了天王层次……也算是一代人杰了!此人当年从镇星城郑家离开,来到了小世界,据说是因为镇星城那边,郑家主支,对他支持力度不大,他天赋很好,可郑家并未额外给他什么资源,他也算是新武初期的人物,当年曾在镇星城中立下不小功劳……”

  老乌龟简单说了一阵。

  李皓思考了一下,点点头,又道:“天王和圣人的战力,差距很大吗?”

  “不算太大。”

  老乌龟解释道:“这么说吧,当年,本源修士,都靠本源增幅力量!没了本源之后,那就是精神力、气血、肉身上的差距,这样的差距,就可以用数量去抹平了!本源还在,一位天王,能对付七八位圣人,也没任何难度……没有本源的情况下,也许三四位圣人就能对付天王。”

  “圣人初期和巅峰呢?”

  “也是一样的道理。”

  老乌龟叹息一声:“巅峰圣人和初期圣人,如今差距也不算太大,关键还是大道之力,所以,我们其实都被削弱的很厉害,否则,圣人能动用本源大道,战力很强大的!随手抹去一座城市,并不是难事。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:“那再问一句,若是前辈如今见到了郑家人,能否分别出他们的身份呢?”

  “本尊吗?”

  “分身。”

  “那不行!”

  老乌龟摇头:“分身这东西,太难辨别了,除非是本尊,本源气息不会改变的,能分辨出来!”

  好吧!

  原本还想让老乌龟辨认一下,那位于海,是否是郑家人呢。

  “前辈知道镇星城沈家护卫副队长于海吗?”

  “于海……”

  老乌龟思索了一番,摇头,不了解。

  李皓有些遗憾,倒是槐将军插话道:“我倒是知道一二,于海,圣人巅峰战力,曾经也是新武初期参与过战斗的强者……”

  说到这,看向李皓:“你忽然问起他,是遇到了他吗?无法辨别身份真假?还是怀疑对方是郑家父子?”

  通过只言片语,这位很快推断出了一些东西。

  不得不说,这位沉眠多年,脑子倒是没成浆糊,还是清醒的。

  李皓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槐将军则是摇头道:“那就不用辨别了,绝对是假的!”

  “为何?”

  李皓疑惑:“对方早就死了?”

  “那倒不是。”

  槐将军解释道:“于海曾和我祖辈这一代打过交道,参与过多次战斗,原本是可以外放为官的,沈家却是一直不放人离开,而是留下对方担任护卫队副队长,外放是有希望进入天王的,留在沈家其实很难!不是沈家故意为难他,而是于海早些年大道有伤,一直在疗伤,天变之时对方伤势都未必痊愈了,沈家不可能放人来银月的,沈家开口的话,不管是人王还是至尊都会给三分薄面,绝对不会为难沈家。”

  此话一出,李皓愈加好奇:“沈家的面子这么大?”

  “镇星城十三家,除了消灭掉的杨家,剩下的李家最强,沈家不算太强,可沈、陈两家,地位却是极高!这两家的先祖,开创了新武时代!张至尊发扬光大了新武,人王继承了新武……可以说,一脉相传!”

  槐树给李皓解释了一下情况,又道:“所以,沈家的面子绝对很大,于海有伤在身,就是沈家家主亲自来银月办事,也不会让他来的。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,原来如此!

  这么说,那于海,的确是假的了。

  这倒是省了麻烦,既然是假的……就没必要去判断对方到底是谁了,关键是,对方实力如何?

  他考虑一下又道:“此人不愿走出遗迹,分身都不愿意,为何?”

  “不愿走出去?”

  此话一出,尽管几位还不知道内情,可这时候,老乌龟忽然道:“你找我们,是想为了对付这位假于海?若是如此……麻烦大了。”

  “何意?”

  都没见到人呢。

  “不愿意走出去……结合之前得到的一些消息,红月的帝尊被封印……那就一种可能,对方太强,一旦走出去,哪怕只是分身走出去,都可能引起一些巨大的变化!尤其是现在,更是不敢轻易走出,很容易引起天地变故,导致封印破碎,而今的封印,随着你的星空剑破碎,一定很脆弱……”

  “对方不愿出动分身,很可能是为了以防万一,放出了那位帝尊……如此一来,此人最少天王战力!若是圣人,绝对不会有如此顾忌!而且这人,很可能和那位帝尊打过交道,否则,我们都不清楚这事,也只是从你这边知晓一二,八大主城,非叛徒,一般都不会知道。”

  天王!

  李皓吐气,“能对付吗?”

  几人对视一眼,九师长摇头:“就算你是圣人战力,两位守护出手,加上我……对方可能在天王路上前进了许多年,不够!虽说三四位圣人有希望……可想斩杀对方,还是不够!把稳的情况下,最少6位圣人!”

  这么多?

  李皓皱眉:“那……那若是复苏了守卫军军长,再加上几位日月中后期……”

  “不够!”

  九师长继续摇头:“龟守护擅守,槐将军也不是太擅长攻击,我的话,我的战法决定了我无法持久作战,军长这边也一样,他是后备守卫军军长……你明白的,也是防守为主。”

  “纵然你擅攻,那也没用,最少还要一位顶级攻击性强者才行!”

  李皓顿时头疼。

  还要一位顶级圣人,充当攻击手?

  到哪找去?

  众人都是你看我,我看你,一时间都很纠结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老乌龟忽然道:“张……算了,不说张处长了,八大主城中,听说你和武林盟结盟了?武林盟那边,擅攻!战天城其实也是……只是,真正的主攻强者都离去了,没留下什么顶级攻击性强者!武林盟的二长老不是说还在吗?对方擅长攻击,也是一位圣人,武林盟九大长老,前面六个几乎都是圣人,后面三个才是不朽……”

  他们的九大长老,堪比九位军长,地位比九师长还要高。

  上次李皓见过七长老,只是不朽巅峰,李皓想到此人,倒是笑了,后三位,这位七长老刚好在,看来没能捞到一个圣阶。

  二长老吗?

  赵家擅攻,祖辈赵盟主擅长刀法,赵家主城的城主是那位的儿子,擅长拳法,而九大长老,则是来自各门各派。

  只是……人家会答应吗?

  和战天城合作,李皓是愿意的,可对其他几大古城,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好感。

  一时间,稍显头疼。

  “必须还要一位才够?”

  “你想拿下对方,把稳起见,我觉得最少多找一位,甚至更多,因为我们不知道对方具体实力如何,天王起步,一旦是半步帝尊……那别说五六位圣人,10位都没用!”

  李皓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过了一会才道:“那我试试……如果对方不答应,那也没办法,对方不答应,我们也要试试看。”

  李皓解释道:“并非为了故意拉几位前辈冒险,而是对方可能找到了什么东西,一旦被对方和另外一伙人联系上了,可能会出现巨大的麻烦,而且大荒就在附近,一旦大荒覆灭,也许也会出现巨大的麻烦,我必须要将此人拿下,才能保证不会出现变故!”

  否则,一旦大荒出事,那边的红尘和这位联系上了,再进入其中,二次复苏开始,再找到针对帝尊的办法……李皓这些人,又得陷入大麻烦中。

  趁着对方没汇合,弄死一个算一个。

  天王……的确很难对付。

  李皓心中不断盘算,也许还要一点计划,这些人,不敢轻易走出来,天地比以前更脆弱,很容易导致封印破碎。

  只是……赵家那边……可行吗?

  可除了赵家,不好找别人了啊。

  正想着,王署长忽然道:“赵家也许有对方的探子,我觉得,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,战天城好说,赵家情况不明,真要找,我建议你去找另外一位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镇海使后裔!”

  李皓愣了一下。

  王署长笑了:“找它更合适!它掌握四海之地,是当年的银月镇海使,和李家关系不错,和剑尊关系也不错,不止如此,镇海使一脉,和其他势力又不一样,这一脉不存在分支,都是嫡传,对方来头很大!镇海使……其实比镇妖使更强!”

  李皓恍惚了一下,镇妖使地位不是比镇海使高吗?

  “镇海使,也是妖族,之所以地位不如镇妖使,是因为人王更早认识镇妖使,而镇海使认识的时间短一些……这位力覆海,是镇海使嫡传后裔……战力可不弱!对方本体是牛妖,力大无穷,极其擅攻……上次,我见这位对你还算友善,恐怕也存了靠拢之意。”

  李皓此刻有些尴尬了:“我之前对那位可不是太友善……”

  我对那位,可是爱答不理的。

  王署长笑了:“这有什么?那位也未必会在意……再说了,若是能带对方出来撒欢……咳咳,出来潇洒……也不是,出来战斗,对方一定也很乐意!”

  李皓都想翻白眼,你直接说撒欢就是了。

  他陷入了沉思中,很快,点头:“也行!几位觉得,这位战力如何?”

  “很强!”

  老乌龟开口道:“镇海使嫡传后裔,战力绝对不弱,哪怕我,巅峰时期也不如对方!而且它是纯正的妖族,肉身大概率还在,妖族肉身强悍,老槐恐怕也不是对手。”

  槐将军点头,倒是没否认这一点。

  李皓沉思片刻,又道:“那好,我去试试,顺便去一趟天星镇,取一些神能石过来,还有生命之泉。再把那具残破的天王肉身取来……咱们要尽快行动,大荒那边,也许会有一些麻烦,那叛徒红尘,如今恐怕也不会甘心就此失败,而是打起了大荒的心思,明摆着的事。”

  “不过大荒也有圣阶荒兽,对方倒是会筹备一下……”

  说到这,李皓不再耽误:“那等我回来,再见咱们那位军长!战天二字,也等我回来再取……诸位暂时不要对其他人说什么,免得被叛徒知晓。”

  几人都是点头,哪怕八师长,这一次也没反对。

  李皓不再耽误,迅速离去。

  这一次,连王署长都没带。

  银月镇海使……见过两次,都没深入交谈,这一次,倒是可以看看情况,这位镇压四海的强者,李皓多次都忽略了对方。

  而且,回天星镇,还得看看黑豹的情况,那家伙闭关找道脉,都找多久了。

  从银城老家出来,老师他们没了,也就这狗子,还能沟通一下了,还好上次它闭关了,否则,带出去,也许也没了。

  战天城这边,答应的还算痛快,李皓满意的情况下,也觉得很正常,双方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这几位,都很清楚自己的情况,和自己合作,对他们没坏处。

  而且,李皓也感受到了,九师长虽然没直接说,几次其实都是帮腔说话的,这位冷面师长,关键时刻还算靠谱的。

  从战天城出来,很快,北海便到了。

  这一次,不等对方找自己,李皓主动朝北海深处赶去,镇海使的分府就在海中。

  PS:晚上尽量更新,明天上午回家,到家下午快四点了,明天有更新,但是可能就一更,这次结束,就没啥事了,我要回去认真码字了,被打断码字很头疼的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