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33章 红月之力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选郑家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这是之前所有人没预料到的。

  所有人都觉得,郑家背叛的话,全城复苏,危险无比,甚至比八大古城其他七家加在一起都要危险的多。

  而李皓,在听了乾无亮的话之后,却是干脆无比,选择了郑家。

  此刻,乾无亮纠结。

  袁硕也是皱眉无比。

  一旦判断出错……按照之前的线索来说,郑家,就是背叛的主城,那一旦全军杀入,李皓一方,覆灭就在当日。。

  危险到了极致的一次搏命!

  何况……乾无亮的判断就准确吗?

  乾无亮只是猜测罢了,没有任何证据表明,郑家不是大本营。

  郑家家主,当年就可能是天王了,这么多年,夺走了天星大矿的三分之二,没有陷入沉寂之中,对方甚至可能达到了更强境界。

  帝尊?

  若是帝尊……那干脆自杀好了,根本不可能匹敌。

  就算对方主力,真的不在,乾无亮判断,郑家可能也是据点之一,那也有可能,存在强者复苏的情况……

  此刻,袁硕跟上了李皓,眼中露出一抹忧色。

  他这一次出使,并未看出太多的东西。

  乾无亮这家伙,说的天花乱坠的,可自己徒弟,就这么容易相信了吗?

  太危险了啊!

  “李皓。”

  袁硕甩开了其他人,跟上了李皓,没有直接说话,而是传音道:“他说的,可能性有,但是……全靠他的臆测,郑家极其危险,洪家也是……也许刘家才是首选。”

  “实在不行……真要打下一城,周家,甚至是武林盟都可以选……大不了……翻脸好了!”

  他知道李皓担心什么,担心对新武古城处理不好,会和张安他们翻脸。

  李皓的忌惮,太多太多了。

  走到这一步,谁也不想,可此刻,袁硕憋不住了,咬牙,传音道:“我们在新武、背叛者、封印者、四国、天星五方当中,甚至比不上任何一方……可是,拼死一搏,未必没机会,李皓,不能因为忌惮和张安、战天城翻脸,而将自己陷入绝境啊!”

  “实在不行,就学一次古人王,除我之外,全部都是敌人……大不了……疯狂一次,拼一次!”

  现在,李皓在不断拉拢一些人。

  可是,难度太大了。

  李皓想获得新武的一些人的支持和理解,又要担心他们会因此不满,又得考虑背叛古城的事,还得忌惮四国入侵……

  另外,还有三大组织那边,映红月也是大患。

  当李皓说,他要打郑家……

  袁硕知道,他是在博一次。

  博一次机会!

  若是能证明郑家背叛了,若是能赌赢了郑家这边没有背叛的主力,那这一次下来,李皓会获得张安、战天城他们的支持。

  否则,打古城,迟早会和这些人起冲突。

  之前张安他们没说,只是因为李皓还没付诸行动罢了。

  就如之前,哪怕王署长,一听郑家不是叛徒……他都兴奋无比,八大古城,也就洪家……因为老祖不强,底蕴不强,真背叛了,大家也能理解,能接受。

  袁硕无法体会李皓的心情,此刻的他,只能说道:“你怎么选择,我们都会支持你!可是……你也要记住一点,江湖武师,洒脱一些,你考虑的太多了,忌惮的太多了,你希望十全十美,可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!”

  “小皓……”

  他看向李皓,李皓停下了脚步,看向师父。

  袁硕凝重而又认真道:“若是……没有获得战天城的支持,没有获得张安的支持,我们也一样会拼命!你可以放下他们,甚至做好翻脸的准备……他们也很纠结,一方面支持我们,一方面又希望获得新武时期的待遇,甚至独立于我们之外!”

  “这样下去……不行的,我们做什么,都要考虑他们的想法……迟早要出事的!”

  袁硕很是认真:“做好准备……翻脸一战!绝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,你这一次若是按照他们的心思,选择了一家,或者一家不选……哪怕他们并未直接干扰,可你已经潜意识受到了他们的干扰了!”

  李皓思索一番,微微点头。

  看了一眼袁硕,片刻后才道:“老师,我知道的。我只是尽我所能,做到无愧于心!不单单对大家,也是对新武,有一个交代。”

  “这一次,若是能拿到郑家背叛的证据……从此以后,我就能无愧于心,从战天城、圆平武科大学获得的一些帮助,都会偿还完!”

  “老师,有些时候,不是说,物质对等,就真的还清了情分的。”

  一声轻叹,李皓轻声道:“战天城这边,在我弱小时期,帮我许多,包括战天二字,让我感悟许多,王署长、九师长他们,都对我有很大帮助……”

  袁硕沉声道:“那就按照他们所想,王署长不是说,打洪家吗?那就按照他说的那样……打错了,也是他自己的事!”

  这一刻,他选择了支持乾无亮!

  就去打洪家!

  打错了,也是你们战天城的事。

  他看向李皓:“你既然想这样做,那就……喊上他们,问他们,我们必须要选一家,他们觉得哪一家背叛可能性更大,我们就去打哪一家……都是冒险,就冒一次大的!郑、洪两家,嫌疑最大,他们要选,也是这两家!”

  而按照乾无亮的推测,对方的主力,也许在刘家,甚至周家。

  而郑、洪都可以打。

  无论新武人怎么选,都符合李皓他们的预期。

  到时候,出问题,也和李皓无关。

  你们自己选的!

  至于他们选不选……都到了这地步,肯定有叛徒了,难道不管不问,任由叛徒不断筹备复苏?

  袁硕这一刻,显得极为自私。

  可是,他觉得没必要显得大公无私。

  李皓冒险,银月冒险,一切都是为了让新武人有个安慰,何必如此?

  李皓轻声道:“老师,我们觉得郑家嫌疑更大,结果,却是故意诱导他们去打洪家,一旦打错了……洪家是忠诚的,不单单忠诚于新武,别忘了,洪家,可能更忠诚于李家!”

  “那也是李家,而不是你,若是你,他们早就出来和你接触了!”

  袁硕不认可:“你不代表李家!他们认可的,只是新武剑尊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李皓点头:“可老师……新武剑尊,我的剑术,我走到今日,还是依赖了星空剑给予我的许多帮助,包括剑能,并非完全靠自己走到了今日,既然如此,哪怕认可的是新武剑尊,也不能故意误导……”

  “混账!”

  袁硕忽然怒骂一声:“这时候,你管这些干嘛?还人情吗?有什么人情可还的?没有李家的影响,你也不会一直陷入绝境之中……”

  李皓摇头:“老师,不算是还人情,也不算是和新武妥协……我只是,想……堂堂正正一点!”

  “放屁,兵者,诡道!”

  袁硕再次怒喝:“既然实力不如人,还谈什么堂堂正正?还有,你别忘了,冒险,也不是你一人,而是整个银月武林,是所有相信你的人!”

  李皓沉默了。

  袁硕觉得自己说重了,深吸一口气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说,就算冒险,你更应该考虑大家的想法……”

  李皓怔神片刻,点头:“对!那我等大家来了,问一下大家的意见,投票决定吧!”

  袁硕正想着,李皓又道:“决定去不去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袁硕明白他的意思了,不是投票打洪家还是郑家,而是他确定要对付郑家,投票,只是决定你愿不愿意去。

  他有些无奈!

  自己这徒弟,有时候犟的很!

  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不再说这些了,迅速道:“守护妖植,是一棵桃树……只是说很可能是一棵桃树,看起来很相似!应该是圣人实力,但是看情况,复苏的不多,我不知道有没有伪装。”

  “城内,目前只看到两位黄金战士,具体实力不好判断,显得极其低调,还不如战天城强大……”

  “城内也有兵士,大概有三千左右,和战天城目前复苏的类似,不算太强大。”

  “另外,也有禁空装置,一旦不是本城人,没获得许可,有禁空能力……当然,星空剑也许能摆脱。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对方也有辅助妖植,具体多少我不知道,但是我在城内一些地方看到过,战天城是36位,这边就算少一些,也不会少太多。”

  “其他的,可以打听一下……问问王署长他们。”

  “辅助妖植,我们可以对付……但是,守护妖植,以及今日见到的那位金甲,未必是我们能对付的,而且,对方也有大军驻扎,若是出现一位军长……就可能是圣道战力了!”

  “很可能存在两位圣道强者。”

  他看向李皓:“真遇到了,你没办法对付的。”

  “还有,城内的一些装置,一些特殊情况发生,包括对方城主印……上次,战天城动用城主印诛杀了一位残破圣人,都很危险!”

  袁硕深吸一口气:“还是那句话,圣道以下的,大家可以拼!圣人……拼也没用。”

  李皓没说话,只是看了一眼天空。

  这一次,若是成功。

  一切僵局,都能打破了。

  四国不再是威胁,叛徒的威胁也会大大降低,打破了古城,进可攻退可守,所有一切,都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给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去发展,去强大。

  所以,这一次赢了,那收获会大的超乎想象。

  输了,自然一切成空。

  包括对新武的态度!

  此战,若是能证明,郑家是叛徒,刘家这些家族,都可能是其中一份子,那接下来,张安也好,战天城也好,都没有脸面再让自己考虑合作的事了。

  唯有灭杀!

  那时候,若是他们还不能接受,那最好的结果,就是和平分手,不好的结果,就是翻脸成仇了。

  这一刻,李皓心中有了决定。

  必须要做!

  做成了,一切都会出现巨大无比的变化,包括他接下来对新武的态度,都会出现变化。

  可圣人……如何解决呢?

  他看着天空,许久,轻声道:“老师,还记得当日那一剑吗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那一日,我感悟血脉,看到了那一剑……”

  袁硕脸色一变!

  李皓看着天空:“我很久没有再去感悟剑尊的剑道了。”

  “李皓!”

  “老师,您说,我如今的实力,再去感悟这一剑……会不会有一些独特的收获?”

  “太危险了!”

  袁硕已经知道封印的存在,这么做,太危险了,一旦陷入其中,无法退出,或者干脆那位被封印的强者顺着李皓的血脉侵占李皓……都是危险到极致的事。

  李皓笑了:“老师,您就说,剑尊的剑,能不能诛圣吧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剑道……我如今的肉身,很难承受更多的道脉开启了,但是,我可以不开启道脉,而是开启360道脉上的窍穴,每条道脉开启一个窍穴,开启一个简单的循环,开360窍也没太大难度……又不是贯穿皓星界,老师,您觉得……可行吗?”

  袁硕脸色变幻。

  可行吗?

  也许可以!

  可是,如今李皓强大了,天地复苏了,封印有些动荡了,一旦……一旦深入其中,很可能会被封印的强者拖入其中的。

  这比进入皓星界还要危险,皓星界,起码没有强敌存在。

  “趁着大家还没来……我想去看看……看看先祖那一剑,老师……若是出现问题……斩了我就行。”

  李皓微微扬眉:“这封印的强者,很可能能夺人心智,映红月,很可能不再是完全的,当年的映红月了!通过这些时日的一些判断,当年的映红月虽然阴险狡诈,可自诩多情,若是当年的映红月,我杀他多位红颜知己,他早就来报复我了。”

  说到这,笑了笑:“老师,去石门那边,那边安全一点,我要再次顺着八卦图,进入八卦核心看看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袁硕头疼欲裂,半晌,点头:“好!”

  李皓坚持,他只能陪同。

  一边跟着李皓,一边道:“你要激发360道脉窍穴,现在还有不少道脉没有呈现……还有,就算不开道脉,你已经开启了200多窍穴,还有324条道脉没动,最少还要开324个窍穴,加一起,500多个窍穴了!你能撑住吗?”

  “能,只是开一窍,不是开一脉,开多少,影响没那么大。”

  李皓轻声道:“关键在于,开了一窍,完成360窍的循环,我担心……实力没有太大的变化,那就浪费了。”

  袁硕迅速判断一番,开口道:“一定会有一些变化的……当然,不全开道脉,变化一定没有想象中的大,但是,360窍穴,组成道脉之剑,再配合剑尊的星空剑,配合剑尊剑术……也许会超乎预料。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另外……我有件事要你答应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借我五脉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李皓一怔,袁硕冷哼一声:“借我五脉,没听懂吗?我看到了,你五枚神文悬浮在皓星界中,主管五大区域,我要你把这五脉借给我……神文融我身,我来主掌五脉,你专修360道脉。”

  李皓顿时皱眉:“这不行……”

  “你怕我夺了你的神文?”

  袁硕勃然大怒:“我是你师父,你武道还是我教的,你现在翅膀硬了,我找你借点东西,你都不乐意了?你宁愿相信地覆剑那个胆小鬼,也不相信你老师?”

  “不是……”

  李皓知道老师故意发怒,还是解释道:“不是这意思,老师,五脉现在还不完善……”

  “老子自己不会完善?”

  “时间来不及了……”

  “你懂个屁!”

  袁硕怒道:“你既然想要用剑道和360道脉之剑对敌,那多五脉少五脉,影响不大!借我的话,你我师徒,本来就是同源同根,你的五枚神文,不会排斥我,恰恰相反,你我同源,你唯一能借的,也只能是我。”

  “其他人有资格借吗?没资格!不单单是这个,你道字神文都要借我一用……”

  李皓头疼无比:“老师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你是不是怕我夺了你的掌控权?”

  “老师,何必说这个话。”

  “老子就说了!”

  袁硕脸色有些阴沉:“你不借我,就是不信任我!那行……以后你就不是五禽门徒,你当你的都督,老子还是五禽老魔,你和你那些师姐师兄一个样,都是不孝子弟,培养你们,有个屁用!”

  李皓知道老师是在故意激自己,刚想继续开口,袁硕忽然不怒了:“不借我……我真和你断绝关系!不借我,遇到危险,你不敌,我们也没好下场,除非我不进去……你自己想好了,要不然,关键时刻,我还能自救一次,说不定还能逃进皓星界,可你不借我,我很难逃入其中,没法定位,很容易迷失。”

  李皓一怔。

  是啊!

  关键时刻,若是不敌,借给老师,老师也许可以进入皓星界避难,还能逃生。

  可不借,真的有可能会彻底迷失其中。

  李皓瞬间沉默了。

  他知道老师的心思,可是,还是有些无奈:“老师,我借给你,你也不能乱来!你肉身比我还要孱弱许多,不要妄图吞噬附近大道之力,否则肉身必崩!”

  袁硕笑呵呵的:“怎么会呢,借我,你就还是我好徒弟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无奈,你这么一说,我知道你必吞附近大道之力啊!

  师徒俩一边朝郊外的矿山走,一边继续聊着,李皓还是道:“老师,你我同源,你主走五行大道,五行融合,战力一定会有提升……已经达到你的极限了,你再吞道,那就是找死了。”

  “废话,到了必死的时候,是这样死,还是被人打死,有区别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也没毛病!

  李皓失笑。

  袁硕也笑:“别婆婆妈妈的,你还记得这里吗?”

  李皓看了一眼,愣了一下,点头:“乔氏矿业集团。”

  “当日,你师父我,也不是三阳,刚跨入斗千不久,那家伙还是个三阳呢,你我师徒,当日有这么害怕挣扎吗?”

  袁硕指了指那栋大楼,笑呵呵道:“当日,你小子在这,还弄坏了我的车!当时,你才什么实力?我什么实力?乔家那位还是个三阳呢!和现在也没区别,不过是三阳变成圣人,你我也都强大了无数倍!”

  “可你我师徒联手……不也照样杀死了他?”

  袁硕冷笑一声:“有时候,实力越强,胆子越小,考虑的事情也就越多!可是……小皓,记住了,到了这地步,无路可走了,那就拼一次!赢了,咱们吃肉,输了……考虑什么生死?”

  他看向李皓:“你越来越担心了,越来越忐忑,担心我会死,担心会牵连其他人……担心什么?”

  他冷冷道:“有什么可担心的!纵然全部死了,也是咎由自取,我袁硕这句话放在这,如今的强者,没有一个不该死的,不是自己有罪,就是没有你,迟早也会被古人杀死!既然如此……担心他们死干嘛?”

  “银月武林,早就做好了一搏的准备!没有你,二次复苏开启了,这些家伙,大概跟着赵曙光他们一起死了!”

  “光是九司和皇室,他们就对付不了!”

  “你不用去考虑他们的生死……想的太多了,包括我也是,我袁硕这辈子,杀了多少人?有人无辜吗?当然有!”

  袁硕冷笑:“我打死的武师,很多都很无辜,只是为了扬名立万,我选择了打死他们!我活了七十多年,没什么遗憾的,你有空考虑我,不如考虑一下……你自己能不能逃生!”

  他再次指向这座大厦:“当时,对付乔家的时候,咱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乔家是坏人吗?你要我杀乔家人,不就是因为乔家那家伙强大,霸占遗迹,又和柳艳有仇吗?快意恩仇一些,考虑生死,毫无意义!”

  “证据……你对付郑家也好,对付洪家也好,对付任何人也好……既然决定了,就不要老是想着证据,新武人若是不能理解……那就不需要他们理解!”

  李皓若有所思,点了点头。

  袁硕笑了,露出笑容:“走,咱们用五禽术赶路,很久没用鹿盈术了吧?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赶往矿山,你小子使用鹿盈术的畅快吗?”

  李皓一怔,笑了,点头。

  下一刻,师徒俩如同小鹿,忽然乘风而去!

  奔腾跳跃!

  放飞自我!

  这一刻,不少人看到了,都有些意外,空中,师徒俩,如同小鹿一般,没有穿梭虚空,只是自由地奔跑,卷起了一阵阵尘雾。

  ……

  银城。

  赵曙光看着两人离去,有些疑惑,身旁,许久才回来一次,和他再次重聚的周署长,露出一些笑容:“还是亲师徒关系好,最近……我都不太敢和他说一些东西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赵署长疑惑,看了一眼周署长。

  周署长轻叹一声:“四国,古城,新武,叛徒,三大组织……如今快要把他逼入绝境了!以前的他,喜欢笑,哪怕虚假的笑,也会笑的很开心……好久没看他真正笑一次了。自从四国入侵到今日,自从将新武一些人接出了遗迹……实力越来越强,可日子,好像越来越难过了。”

  他有些无奈:“以前,银月四守,加上一个袁硕,还能给他遮风挡雨,可如今……没了!一个都没了!张安也好,李道宗也好,这些人……对他其实不错,可做不到掏心掏肺,做不到偏袒他比新武人还厉害。”

  以前,大家可以偏袒李皓,可以庇护李皓。

  可现在,一个人都没了。

  都督府如今最强的人,是张安,可张安对李皓,只是看好,但是,当在一些问题上进行抉择,绝对不是无条件地选择李皓,哪怕……他也知道,李皓面临很多难关。

  其他人,实力还不如李皓呢!

  周署长叹息一声:“他一直徘徊犹豫,想要获得一些支持,可新武这边,并不愿意给予他太多的支持,他其实希望被人庇护,可那些人不愿意……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,每一步,都如履薄冰……老赵,很多年前,我们也是这么过来的,可那时候,没有现在更难,举目望去,除了我们……没人真的愿意全力帮他,哪怕我们,也未必是全心全意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赵署长没好气道:“我们怎么没有全心全意了?”

  周署长看着他,许久才道:“你在银月和我共事40年,如今一万的银月卫,就是你对付二次复苏的全部手段?”

  他笑了,周署长笑起来很是灿烂:“咱们一直都在等待二次复苏,等待古人出现,你告诉我,你全部的底牌,就是那一万银月卫?就是我们几个?就是一群未必能匹敌绝巅的弱者?老赵……就这些吗?”

  赵署长皱眉看着他。

  周署长轻声道:“只要这一次成功了,打破了眼前的壁垒,天空就会迎来光明,哪怕不是全部!老赵……有什么底牌,都拿出来好了,拼一次……相信他一次!”

  赵署长沉声道:“老周,你去天星城一段时间,你变了……”

  “我没变!”

  周署长摇头:“我只是看到了一些东西,我只是觉得……我们没必要藏着掩着了,他如今很难,他知道,他甚至也在考虑,银月……真的没底牌了吗?可他从不提及这些……他其实也是银月武师,爱面子,既然没人主动帮我,那我就自己帮我自己!”

  “你想想,从一开始,到今天,除了袁硕,他会主动求救,他何曾主动和人求援过?哪怕真的求援,也会付出足够的代价……他要面子的,和银月武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!”

  “他恨不得和所有人划清楚界限,你帮我,我帮你,你给我一分,我给你十分……我们曾经一直尝试去改变他,希望他不要被杀戮,被仇恨影响到。可如今,他放下了仇恨,放下了杀戮……而我们,却是无法给他更多的帮助了,那当初,为何不如让他继续活在仇恨中?”

  他看向赵署长:“如果,从一开始,他的目标只有映红月,他走的不会如此艰难!我们将责任甩给了他,四国入侵也好,新武叛徒也好,和他有关系吗?如今的他,只要一心去追杀映红月……放弃星空剑,未必有人会为难他。”

  “你想学新武张至尊,你想和张至尊一样,培养一位人王出来……可你,给了他人王的庇护吗?你做到了张至尊做到的事吗?”

  赵署长不断凝眉。

  “所以……你不是张至尊,他不是人王,那为何,我们非要将这一切,强加在他身上?”

  赵署长沉声道:“我没有强加给他,而且……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!”

  “不,你错了!”

  周署长反驳:“不是所有人的责任!你要弄清楚一点,他没想当这个王,也没想当皇帝,那这一切,就不是他的责任!他能活下来,你并未给予多少帮助,是袁硕,是洪一堂他们帮助的……他能走到今日,你也没有给予什么帮助,所以,老赵,你的想法就错了!”

  赵署长沉默不语。

  周署长平静道:“你所有的底牌,还不拿出来,不拼一次……下一次,谁会愿意为你去拼?这一次失败了的话,你再也没有机会了,哪怕你活下去了,你隐忍,你蛰伏……你也没有任何机会了!”

  他笃定,老赵还有底牌。

  无他,银月等待二次复苏,等待了太多年!

  不可能一点准备没有的。

  很早之前,赵署长就说,真的二次复苏了,银月也能和天下一战,和老家伙们一战,为何现在……却是如此艰难?

  他目光灼灼地看向赵署长,赵署长沉默一阵,开口道:“你……你还记得,第一次复苏,我曾在现场吗?”

  周署长眼神一动,点头。

  第一次复苏,三大组织首领,昊天山主,还有赵署长几人都在现场。

  这件事,曾经有人提过。

  但是,后来赵署长从不提及,所以众人也没去问,有一段时间,李皓甚至担心赵署长有问题,所以,很多东西都故意遮掩了几分。

  尤其是知道赵署长和古城有联系,那一段时间,李皓更是避开了赵署长,复苏槐将军都没提前打招呼。

  赵署长深吸一口气:“第一次复苏的地方,叫玉山镇遗迹!那边,有一条矿脉,里面有一位强者,叫地耀。”

  “地耀,类似于天星镇矿脉深处,你和我说的那位……他的任务,就是进行第一次复苏!而他成功了,天星镇那位失败了。”

  周署长微微皱眉,点了点头。

  赵署长继续道:“当年,第一次复苏开始,我们几人,曾和地耀有过一些接触。”

  周署长心中微动。

  考虑了一下开口:“这地耀,是叛徒一方的,还是另外一方的?”

  “另外一方的,来自红月大世界!所以……那一次,有了映红月的红月组织!”

  周署长脸色再变:“你倒是能藏,一直没提过。”

  赵署长缓缓道:“当年,我和映红月几人,还有地耀,达成了一个协议……二次复苏之前,我们彼此不会互相针对,联手开启二次复苏,否则……我们出不来。”

  “有限制吗?”

  周署长沉声道:“之前你不说,是因为限制?”

  “有一些,但是不算太严重。”

  赵署长轻声道:“之后,三大组织出现,昊天神山出现,而银月……我也开始执掌,我们各掌一方,互不干扰!我们都在默默等待,等待二次复苏开始……”

  “你们也在推动,是吗?”

  赵署长点头:“算是,我们当时的确按照协议,一直都在推动二次复苏,包括三大组织也好,还是银月也好,其实都在针对九司和皇室,就有逼迫九司和皇室打开矿脉的心思。”

  周署长沉声道:“说重点,现在呢?还有,你的底牌,是这地耀?”

  赵署长笑道:“急什么?现在的情况就是,二次复苏迟迟无法开启,当年约定的协议也已经失效,各自想办法,各自找活路。不过地耀的确是底牌……”

  他顿了顿道:“地耀代表的不是叛徒一方,而是红月大世界!二次复苏开始,地耀曾说过,若是复苏,他会出手对付八大古城的一些人,当然,不是直接这么说,而是我推测的。”

  “所以,尽管银月内部,遗迹很多,可我知道,地耀复苏很多,一旦真的开启二次复苏,地耀就是猎杀他们的存在!”

  周署长皱眉:“与虎谋皮!”

  “对!”

  赵署长点头:“就是与虎谋皮!我曾想过很多,也想过利用武林盟,去猎杀地耀,彼此达成一个平衡,我想过等二次复苏开始,先利用地耀猎杀大量古城强者,再暗算地耀,让武林盟能够灭杀地耀……让他们鱼死网破。”

  “红月大世界,和新武,是天然的敌人!”

  “当然,这是走钢丝……可也无所谓了,二次复苏开始,不走钢丝,如何生存下去?”

  周署长叹息:“那这个底牌……恐怕没什么作用了。”

  老赵,居然指望红月大世界的强者,这算什么底牌?

  他很无奈!

  赵署长却是摇头:“我坐镇银月40年,驱逐走了三大组织,不让映红月他们进入,独霸了玉山镇遗迹,这也导致一点,地耀,这些年,只能和我一人联系!明白吗?”

  “从第一次复苏到现在,21年时间,地耀甚至没再见过映红月……唯一的手段,就是通过一些精神力渗透,弄了一个红袍出来,一直跟着映红月,保持联系……而实际上,这一切,都是我默许的。而那位红袍,前不久,被映红月他们杀死了……”

  周署长看着他,眼神闪烁。

  21年!

  这么长的时间,老赵和那位地耀,难道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联系?

  赵署长轻声道:“这21年,我一直在想,也在做,可惜,那地耀也不是好对付的,这么多年下来,虽然我们建立了许多联系,可依旧不能完全欺骗他,说服他……”

  说罢,笑了起来:“直到映红月杀死了红袍,断开了和他的联系,他再也没有了其他指望,唯一依靠的只能是我,我得谢谢映红月才对!”

  “那几日,映红月甚至想去玉山镇做点什么,都被我阻拦了下来……而我,只做了一件事。”

  周署长无奈:“直说。”

  赵署长淡淡笑道:“我说,我可以让自己,成为他的眼睛,成为他的手臂,成为他的臂膀……成为……第二个红袍,第二个映红月!你让我动用底牌,其实也不是不行……我现在去见他,以他圣道之力,帮我强行开窍,开道脉,改造成适合他侵夺的肉身,为他出遗迹准备……可最大的弊端是……我可能会迷失自己。”

  “红月大世界的强者,有一点很可怕,会慢慢放大你心中的欲望,他们并非直接侵占你的肉身,并非夺舍……而是慢慢放大你的欲望,去改造你,渐渐地,你就成为了他们的一份子,所有背叛者,一定都和他们有过深层次的接触!”

  赵署长叹息一声:“我去接受他的改造,他的洗脑,他的一些想法,再开启一些道脉,他一定乐意,红袍死了,映红月算是背叛了,他此刻也出不来,乐得接受我去成为他的代言人……”

  周署长脸色微变,轻声道:“算了,别搞到最后,弄出第二位映红月来!这么多年,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手段,结果……就这?”

  他有些失望。

  这可不是什么好底牌。

  21年,你就谋划了这个?

  真是……谋划了个寂寞啊!

  他有些想吐槽,你早点告诉我,也许,我还有别的办法呢。

  赵署长却是笑了起来:“当然不止这点,若是只有这点……我不是白花了21年?我就那么傻,把自己变成第二个映红月?”

  赵署长此刻好像有些得意:“这21年,我日思夜想,如何能避免我成为第二个映红月,避免被他影响,避免成为他的傀儡,前几年,我总算有了办法!”

  说到这,他笑起来了:“我其实也是和映红月学的,不得不说,这家伙有几把刷子,他能摆脱影响,甚至反客为主,和他夺取八大家血脉有很大关系,红月大世界的影响很强,但是,当有更强的东西作为支点,就可以避开对方的影响,你能明白吗?比如映红月,靠着八大家的血脉,抵御了那种影响,否则,他是没办法背叛地耀的。”

  周署长心中微动:“那你呢?”

  “我?”

  赵署长稍显矜持:“我前些年,学了一下新武的精神分裂,后来又通过李皓的神文手段,复刻了另外一个自己,神文化身!结合这一点,我将我一分为二,一个我,可以去接受对方的改造。另外一个我,需要一点支柱,在我改造之后,双人合一,再次回归,剥夺对方对我的影响,我就可以拿了好处不认账了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能分身?”

  周署长一怔,赵署长笑了:“算是,但是另外一个我……和这个我,其实都一样,只是,一直没被你发现而已。”

  周署长觉得不可思议:“你……在我面前换过身份吗?”

  “换过,我不可能每天都在处理政务,我也需要修炼的……隔三差五地就换一下,去修炼。”

  赵署长笑呵呵道:“还有,我一边处理政务,一边去遗迹,哪有那么多时间!另外一个我,一直都在修炼……”

  周署长皱眉:“那你对抗红月影响的支柱是什么?难道……八大家血脉?”

  他看向赵署长,脸色微变。

  难道说……当年不止映红月夺取八大家血脉,自己这位老友也在夺取。

  若是被李皓知道,那简直……要翻天了!

  这不就是第二个映红月吗?

  “那肯定不是,映红月的消息,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,我和他的想法不一样,映红月那边,我知道的不久……”

  赵署长摇头:“我利用的不是八大家血脉,是另外一样宝物,但是效果差不多。”

  “什么宝物?”

  周署长不放心,还是问了一句。

  赵署长龇牙一笑,显得有些灿烂:“知道银月武科大学吗?”

  “知道,据说是八大家组建的武科大学,李皓之前曾经想过去找找,结果没什么线索,也没发现大学所在……”

  “银月武科大学,你知道在哪吗?”

  “废话!”

  周署长无语,我要知道,我不早就去了吗?

  赵署长又笑了:“在行政总署下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署长一怔。

  赵署长又道:“作为八大家联手组建的武科大学,当年无数八大家子弟,都会来这学习,而银月武科大学,为了管理八大家子弟,防止他们不听话,昔年,曾给武科大学赐予了一枚八方印!刚好,前几年……我磨了几十年,总算拿到了,我那分身,就是用这玩意打造的,虽然不是八家血脉汇合,可具备的作用,不比映红月的八家血脉合一差!”

  周署长眼神微动:“那……你的意思是,你现在可以用你这身体,去开启更多的道脉,用分身合一,去抵消地耀侵蚀的影响?”

  “对!”

  赵署长点头:“我早就是这么想的,只是,二次复苏被拖延了,我又担心失控,所以没有去做!现在,唯一的问题是……我去了,接受改造,出来后,不能马上进行合体……一旦合体,很可能会超越天地极限!”

  “李皓啊!”

  周署长急忙道:“他可以避开天地极限的问题。”

  赵署长干咳一声:“他不行,我若是接收改造,侵染了红月大世界的气息,那家伙……看到我,可能就和看到了映红月差不多。”

  周署长连忙道:“不至于……”

  赵署长还是摇头,见老周皱眉,只好无奈道:“好吧,不单单是这个,我一旦接受改造,出来后,很可能将灭杀八大家作为第一目标……那时候,一定会和李皓起冲突!”

  周署长再次皱眉,“那怎么办?”

  “就一个办法!”

  赵署长开口道:“必须先融合分身,祛除影响,才能接受李皓的天意笼罩……可我改造过的肉身,一定不愿意融合,所以……需要你们帮忙。”

  “怎么帮?”

  “将我两道分身,强行打到融合一起就行。”

  周署长思索一番:“你两具分身,到时候大概什么实力?”

  “我现在就快日月三重了,到时候,改造之后,起码日月四重!第二具分身,也许也会暴动暴走,也日月三重左右……”

  周署长无语:“那我可没办法。”

  “嗯,李皓那时候不能靠近我……所以,现在唯一的办法是,让那王署长镇压我,可我身上的红月气息瞒不住他,他搞不好会选择灭杀我。”

  “当然,他那时候未必是我对手……”

  说到这,赵署长也很无奈:“所以……李皓不能靠近我的话,只能找几个人,水云太后、大离王、月神几人镇压我。”

  “若是李皓强行对付我,因为对八大家可能敌意太重,也许我会被迫自爆……那就亏大了。”

  周署长总算听明白了,有些无奈:“这……那我待会问问李皓,还有,你这家伙,说的简单,别不是有坑,那就麻烦了。”

  “嗯,我也担心这一点……”

  赵署长倒是没阻拦的意思,有些无奈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,等我融合了之后,也许我就能具备日月五重甚至六重的战力了,这就是我当初的想法!有这实力,当时就算二次复苏,我也不太担心什么了。”

  他叹息一声:“不过我当时想的是,真到了这地步……谁还在乎受不受影响,拼了就是,现在又不行了,得克制自己才行。”

  “老赵,你没其他的瞒着我了吧?”

  周署长还是忍不住再次问了一句:“你这家伙,隐藏的还很深,我倒是担心,你故意套路我,一旦被你融合成功了,别放出了那个所谓的地耀……”

  “怎么会!”

  “一切皆有可能!”

  周署长说着,忽然笑道:“我已经想好了,不,我已经在做了,这一切,我都传给了李皓,你不是说,李皓无法靠近你吗?那我和他说了,等你出来,他不用管你……他带人去杀地耀!包括张安,也能去……因为杀红月大世界的人,新武人没有任何负担!”

  他目光灼灼地看向赵署长:“所以……你就算想坑我,也没作用。”

  赵署长皱眉:“杀地耀……”

  “对,就当练手了,圣人是吗?最后一次,真正见识一下圣人的力量!至于李皓怎么选择,是他的事了。”

  赵署长无语,“你背叛了!”

  我和你说呢,你转头就卖了我!

  周署长摇头:“我不是背叛,而是你情况有些不太对劲,也许……你已经受到了地耀的影响,你以为你控制了他,错了,也许……他已经潜移默化地控制了你!要不然,你早就该和我说了,而不是非要等到我一次次逼问你,你才说这些,这些年,你甚至对我隐瞒了分身,隐瞒了武科大学两件大事!”

  周署长平静道:“你的状态,出现了问题,否则,大离王入侵的那一刻,你就可能主动去尝试了,而不是非要等到现在,还半遮半掩。”

  赵署长微微走神。

  “老赵,你最好……克制一下心中的欲望!”

  周署长轻声道:“也许……我该让乾无亮来盯着你!”

  赵署长顿时皱眉,还没说话,下一刻,乾无亮瞬间出现,赵署长一脸恼怒,乾无亮则是看了赵署长一样,好像第一次认识一般,啧啧有声:“好浓郁的贪婪之欲!赵署长,你现在好像很恼火,很愤怒,很贪婪……看来,的确如周署长所言,你受到影响了!”

  下一刻,王署长出现,微微皱眉道:“李皓让我来盯着你。”

  赵署长一脸无语,看向周署长。

  他很郁闷,怎么会这样。

  40年的老朋友,说出卖我就出卖我!

  周署长叹息一声:“为你好,别生气了,以前的老赵,不会生气的!果然,都督说对了,让我小心一点你……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都督说,你最近仿佛换了个人一般,可能是受到了银城的影响,这一次他回银城,发现了一些不一样,放心吧,没什么事,一切按照你的计划来……你的问题,很容易解决的!”

  赵署长微微皱眉,看了看天空,我受到了影响吗?

  为何……没有任何感觉呢。

  ……

  而另一边,李皓也收到了消息,此刻,已经抵达了石门所在区域,摇头道:“那家伙,不好惹!”

  “谁?”

  “星门附近的那个……有八大家血脉的人,很容易被对方通过封印反向影响……我就是让周署长试探一下,赵署长好像出了点小问题……看来,在攻打郑家之前,也许可以拿另外一人练练手。”

  说到这,李皓笑道:“也好,我去看看这位,到底影响多大……老师,我若是被影响到了,你小心一些,五枚神文先借给你!”

  说罢,五枚神文浮现,“若是我有问题,老师及时阻止我!”

  “放心!”

  袁硕也没多说,只是点头。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,下一刻,体内血脉沸腾起来,眼中神光浮现,看到了八卦图,一道势蔓延而上,沿着血色丝线,直奔八卦图而去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八卦图中,那星空宇宙,一道红色门户伫立虚空,附近好像伫立一道人影,四周,又有一个小小的八卦图,好像镇压四方!

  一道道人影,在四方呈现,最显眼的,便是一位老人,手持长剑,不断挥舞,其他几道人影,则是显得极其暗淡。

  就在此刻,那虚影好像感知到了什么,陡然睁眼,看向剑尊虚影所在方向,此刻,剑尊虚影好像活了一般,瞬间睁眼!

  四目对视!

  下一刻,星门附近,虚影忽然开口了:“李家的后人……破开封印,天地归你,红月世界,需要的不是一个小世界!”

  “本座,按照新武之说,帝尊之力,需要的也不是一个小世界……”

  这一刻,李皓刚浮现,忽然,一股宏大之音从脑海中浮现,轰隆作响!

  这一刻,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劈开封印,让这位帝尊解封。

  天地归我!

  对方,不在乎一个小天地。

  这一刻,他好像觉得,此人不会欺骗自己,因为对方作为帝尊,真的未必会在意一个小世界,对方需要的是通过小世界,反攻新武主世界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。

  一道道红光笼罩。

  就在这一刻,一道剑光闪烁,轰隆一声,虚空撕裂,包裹李皓的一切宏大之音,瞬间覆灭!

  一声闷哼,响彻天地。

  李皓这才清醒,睁眼一看,此刻,好像感觉到了一些不同,和以往不同,这一次,他好像直接俯身那位先祖的虚影之中了!

  刚刚,就是先祖虚影出剑,一剑斩断了一切。

  远处,那宏大的虚影,一声轻叹:“剑尊之剑,攻伐无双,长生剑客,名不虚传!”

  哪怕只是残留的一道虚影,借助大阵之力,居然也能击溃他的魔咒。

  而李皓,也听懂了,此刻,顿时心中一寒。

  帝尊之强,超乎想象!

  刚刚,自己差点被影响到了,若非先祖一剑,也许……自己就觉得对方说的很对,很正确了。

  好可怕的能力!

  下一刻,天旋地转,忽然,李皓从虚影中跌出,好像先祖虚影震开了他,下一秒,李皓看到了,先祖虚影持剑杀出!

  一剑杀出,无声无息,远处,星门附近,另外一道虚影叹息一声,这阵法……攻伐自己很多年了,至今未破,新武,果然强悍。

  轰!

  大战爆发!

  李皓,这一次亲眼看到了帝尊之战,也许不是全盛状态的帝尊,可他第一次,如此近距离,亲眼看到两位帝尊交手。

  先祖的剑,简直强悍的不可思议!

  这一刻,李皓眼中只有这把剑,每一剑好像都在搏命,没有任何多余的一剑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