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28章 水云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四国不能灭,背叛的古城打不过,李皓修炼的太强,又容易触发天地大道的稳固,提升天地容纳极限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能打的没法打,想提升,还顾虑重重。

  此刻,所有人都能体会到李皓的无奈。

  乾无亮说,去打剩下的古城之一,众人知道,这也许就是李皓的想法……可是,其中也是危险重重。

  古城中,存在圣级是必然的。

  尽管未必完全复苏了,可古城中,他们可以全力以赴,而且,古城也许还存在一些特别强大的布置,以李皓他们如今的战力,未必能对付古城。

  对付一些不朽,甚至不朽巅峰,只要没完全复苏的,李皓他们都能解决。。

  可是……圣人呢?

  到如今,李皓他们只杀过两位圣人,一位是风云阁的白色大树,但是对方太过残破不堪,被城主印留下的手段击杀。

  第二位,便是天星镇中的那位圣人,那位极强,主要是张安击杀的对方,李皓他们都算是打酱油的。

  至于天星镇中的荆棘玫瑰,还有那位孙鑫副帅,虽然也达到了圣级,可比起古圣差的不是一点,也是张安解决的,和李皓他们无关。

  所以,当张安不说话,众人知道,这条路……太难。

  而李皓,要的并不是张安的支援,当张安沉默不语,李皓轻笑道:“所以……张前辈觉得,对付这些古城,会不会引来一些麻烦?比如其他古城的敌对?”

  是的,他只是要的这个。

  不会因为对付一家古城,引来所有古城的围攻。

  张安沉默一会,缓缓道:“八大古城,同气连枝!当然,如今情况不明,你又是李家传人,若是半数古城,觉得你的决定没错……那自然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半数古城。

  李皓笑道:“李家剑城没意见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都不吭声。

  此刻,身边还有两位战天城的守护也在,老乌龟沉默许久,忽然道:“其实战天城……在你需要的时候,可以抽取天地中溢散的力量……”

  它还是开口了。

  “我们可以帮你延缓二次复苏的进度。”

  它看向李皓,“未必一定要去对付其他主城……”

  李皓沉默不语。

  一旁,乾无亮只能再次开口:“不单单只是二次复苏的问题!是古城始终都是不确定因素,都督一次次释放善意,之前和其他古城签订的协议,简直已经宽松到了极致!”

  “吾等皆知,古人王霸道无双,若是换成古人王,早就破城灭族了!”

  乾无亮沉声道:“如今,新武人也欺都督良善,都督给出了优厚无比的条件,答应帮新武开启星门,答应用永不侵犯,互为同盟,不需要出兵,只需要提供万副战甲,换取神能石复苏……这样的条件对方都不愿意答应,诸位前辈,你们作为新武人,也许觉得无所谓!”

  “可作为银月人,作为志在一统天下的天星都督府……这样的反应,真的能让吾等安心吗?”

  只是单纯的吸收能量吗?

  不!

  更关键的是,这些古城,在这种情况下都不愿意表态,几乎算是表明了一个态度,不合作,大家是敌人!

  也许是自傲,也许是觉得二次复苏后,没必要和李皓他们妥协什么。

  也许,新武强者觉得无所谓的事,李皓只是后辈。

  可在天星都督府他们看来……这就是敌意浓郁的表现。

  乾无亮又道:“至于龟守护说,战天城可以帮我们抽取天地能量……”

  乾无亮顿了顿,缓缓道:“晚辈想问几个问题?”

  老乌龟沉吟片刻,开口道:“你说。”

  此人,此刻也许代表了李皓的意志。

  乾无亮好像胆子大了许多:“抽取能量后,战天城复苏,守护这边,可以让战天城为我们战斗吗?包括那些没有复苏的强者?”

  老乌龟凝眉。

  乾无亮继续道:“城内的一些设备、机器、兵器、铠甲,都可以无限制为我们供应吗?”

  “城内的妖植前辈们,愿意一直为我们提供生命之泉吗?”

  “若是遇到敌对古城势力,愿意驾驭古城帮我们作战吗?”

  “若是都不能……那不如冒险一次,击溃一家古城,我们自己来做决定,也不让战天城为难!”

  乾无亮一脸诚恳道:“战天城,是我都督府最好的盟友,可若是为了我们,和其他古城翻脸……这也对不起诸位前辈,所以……此战,我觉得,也许必须要进行,也许……只能我们自己来进行!”

  此话一出,李皓都看了他一眼。

  乾无亮也看向李皓,不知是猜到了李皓的心思,还是自己自作主张,轻声道:“都督,若是想对付敌对古城……就不用劳烦诸位前辈了,都是一个时代的人,无法确定他们就是叛逆,那……只能我们自己来应对!”

  他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。

  也许,对付古城,借助一些古人力量也不错。

  可是……很容易引发一些问题。

  不如自己动手!

  当然,其中难度,危险程度,都超乎想象。

  不朽能对付,但是圣人……哪怕此刻的李皓,也会很难。

  甚至无法匹敌!

  而李皓,则是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老乌龟忍不住道:“你们?你们不行的!”

  尽管,它是实话实说。

  可此刻,却是有些伤人自尊。

  其他人都有些皱眉,没人吭声。

  我们不行?

  实力……的确也许存在差距,可被你这么一说,大家反而不服气了。

  就连赵署长此刻都幽幽笑了起来:“对付古城是难……可是,也不是毫无希望!比起其他势力,限制无数,起码在遗迹中,我们可以放手一搏!而且,不是所有古城都复苏很多的。”

  “都督……”

  他也看向李皓,叹息一声:“若是对付其他人束手束脚,不如就去放手一搏吧!赢了,不单单只是古城的问题被解决了一部分,还有,四国集团,都可以放开限制!”

  “只要打破一座古城,我们就可以放手去对付四国,破灭对方提前二次复苏的幻想,打破他们的一切计划,为天星争取一个发展时间!”

  李皓不提也就罢了,此刻提出,赵署长思索一番,还是觉得,也许……这的确是个不错的路。

  就是,太过危险了。

  是真的危险万分!

  一旦稍有不慎,选错了古城,选到了那个全是叛逆的古城,必死无疑,因为对方有能量,一直保持巅峰,进去后,必灭!

  这就是三分之一的覆灭概率。

  而就算选对了,接下来,也是一番苦战,甚至是背水一战!

  这时候,一直没说话的林红玉也道:“都督,既然无路可走……解决一座古城,可以解决所有麻烦……那就放手一搏便是!打破了古城,四国威胁不再,天地复苏,完全掌控在我们手中,所有古城都寄希望二次复苏迅速开始……那我们便不遂他们心意!”

  “对,否则,这么压制下去,不是办法,只能被动反击,却是无法主动反击!”

  “都督若是早点说透,咱们早就干他们去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位位强者,陆续表态,觉得既然无路可走了,那就……放手一搏!

  四国不能灭,他们也是才知道。

  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入侵,每次只是被动反击,甚至不敢反击,束手束脚。

  李皓看了看几位新武强者,许久,缓缓道:“那就作为接下来的战略目标……回去再做商讨,先去南方看看,看完了,再做决定。”

  众人闻言,都没再说话。

  而此刻,几位新武强者,对视一眼,也有些纠结。

  若是对付叛徒之城,大家没什么想法。

  可是……

  站在他们的角度,这其实不太好,可若是站在李皓他们的角度,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  尽管老乌龟说,实在不行,战天城可以帮着抽取。

  可战天城这么做,无异于得罪了所有新武人,大家都希望二次复苏开始,唯独你们,却是选择了抽取天地能量,破坏了天地稳固……这岂不是彻底和新武派系撕破脸?

  这一刻,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。

  ……

  战舰,继续破空而行。

  一路朝南方而去。

  穿梭虚空,花费了不少时间,从东方抵达了南方。

  南方大陆的尽头,那是一片沼泽和水域的结合体,很是复杂。

  水云国,也许已经收到了消息。

  战舰浮现的时候,无数战船,连绵不断,前方,是一艘大到无边无际,仿佛岛屿的巨大战船。

  水云国,以水军强悍而著称。

  但是水云国,又没有其他三国的底气,没有荒兽,没有神灵,没有初武之神,什么都没有。

  水云国的皇帝,据说只有几岁。

  如今,都是水云太后做主。

  据说,这位太后,年纪不大,却是将国内文武,收拾的服服帖帖,甚至愿意听她的命令,进攻中原。

  ……

  巨大的战船上。

  此刻,一位头戴凤冠,面部戴着一层面纱的女人,伫立在战舰之前。

  显得有些神秘。

  当李皓战舰浮现的时候,有些轻柔的女声传荡而来:“李都督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。”

  李皓也不说什么,从战舰上走下,踏空而行。

  此刻的李皓,腰配宝剑,身穿儒袍,倒是显得文雅许多,走上前,看向战船前方,那太后身边,还跟着一位五六岁的孩童,有些怯生生地看着李皓。

  后方,是文武百官。

  此地,也有黑袍强者在。

  看到李皓,那面纱遮面的太后,好像也不紧张,只是有些绵柔哀怨一般道:“都督来此,不会和对付大荒一样,先给我们来上无数的超能炮弹吧?太过浪费,也太过霸道了。”

  “水云国,此次进入南方大陆领域……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  不等李皓开口,她就轻叹一声道:“天地复苏,世界稳固,水系能量浩荡,我南方水云,全是水域,如今,一些岛屿已经被滔天巨浪摧毁……南方水云,已不适合生存……奴家也是无可奈何,为了亿万水云国人,不得不朝北方迁徙……”

  此刻,那战船附近,好像还有不少水系大妖,在水中盘桓。

  李皓只是默默倾听,好像也不觉得不妥,只是开口问道:“灾情很严重吗?”

  水云太后一怔,很快轻叹道:“很严重……如今,适合生存的岛屿,很多都被冲毁了。”

  “真惨。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:“民不聊生,不得不寻求出路,值得怜悯!天下百姓,都是苦命人。这样,你解散军队,以军代工,让军队加入基建队中,我在四海之地,再铸岛屿,分散水云民众,陆地、山川、海洋,都可移民!”

  “另外,如今古城复苏,若是能夺取一座古城,古城可居数千万居民……只要我们团结一心,励精图治,度过眼前难关,很快就可以将水云数亿民众脱离苦海。”

  水云太后微微有些走神。

  此刻,后方文武,也是面面相觑。

  我们就是说个借口罢了……第一次见到李皓这种人,好像当真了,他……故意的吧?

  水云太后也是愣了一瞬间,很快轻叹道:“都督心意是好的,可数亿民众迁徙……”

  “你们进入南方大陆,不就是为了迁徙吗?”

  李皓疑惑:“有难度吗?若是有,之前只是你水云国出力,如今,我天星愿意出人出力,我甚至可以为水云百姓提供基础的生活物资……苦是苦了一点,但是,只要度过眼前这一关,很快,便会迎来新生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水云太后彻底无言。

  此刻,那黑袍忽然冷笑一声:“李皓,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!”

  再被李皓说下去,水云太后这自以为不错的借口,就快成为李皓将他们逼上墙脚的理由了。

  李皓看向黑袍,叹息一声:“你啊,你们这些叛逆,不知民间疾苦,我在和水云太后聊民生,你懂什么?数亿百姓,不比打打杀杀重要吗?”

  黑袍冷漠道:“那水云文武百官……”

  “天星缺人才,只要愿意,随时可以谋取一个职位……我又不会特意阻拦什么。”

  李皓露出笑容:“小皇帝如此可爱,若是日后有才能,成为我天星之主,又有何不可呢?太后若是贤能,哪怕女人,当个皇帝,也并非不可……你想说这些吗?”

  李皓坦荡笑道:“若是水云愿意放下屠刀,加入我天星,我天星人自然愿意以诚待之!”

  四方安静。

  水云太后轻声道:“都督说笑了,奴家并无此意。”

  “就算有,又如何呢?”

  李皓依旧笑容灿烂:“兼容并包,天下……并未家天下!南方水云,如今还没和天星产生太大的纠纷,我天星水军,刚好也有些羸弱,若是能强大水军,驻扎四海之地,清除海盗,护卫一方平安,水云加入,我很欢迎!天下行省99个,若是再多一个水云行省,有何不可呢?”

  这算是被架上去了!

  那文武百官之中,一位沧桑老人忽然走出,沉声道:“没想到都督如此大义,只是南方水患极多,迁徙艰难,此刻解散军队,恐怕无人护佑水云百姓……”

  “我可以出兵护卫!”

  “都督不知水患之险,若是陌生人进入水云,也难生存下去……”

  李皓叹息:“无妨,我可派遣水中大妖协助,召集天下水系超能协助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此刻,有武将忍耐不住了,低沉道:“我们想要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!”

  “可以啊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只是现在不好重新迁徙其他人,我可以填海造陆,这位将军觉得如何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下,众人彻底没话说了。

  再说,那只能说……我们非要夺取天下了。

  那之前水云太后的话,就成了笑话。

  大家都想着,这李皓,如此火爆脾气……因为大荒那边有消息传来,加上之前李皓直播了对付西方神国的情况,都是见面就打。

  所以,大家商量着,将自己放在弱者角度,稍微表现一下可怜,让人怜悯。

  结果……人家李皓真怜悯了,现在怎么办?

  众人头疼无比。

  一时间,又不想彻底撕破脸,可不撕破脸,难道真听李皓的话?

  那水云太后,只能叹息一声道:“都督好意,我们心领了,只是如今,都督麻烦不少,大离、大荒、神国都虎视眈眈,岂能因为水云之事,耽误了都督大业。”

  说罢,又道:“此地,比起水云,要环境好一些,也不算跨过南方大陆,李都督,吾等可借用此地数月,略作调整吗?”

  李皓扬眉:“那多不好,此地穷困,都是水域,又没办法下船……我天星城外,有天星海域!若是太后不嫌弃,百万水军,可入我天星海域驻扎,我天星城繁华,人口数千万,应有尽有!天星城,愿每日为各位将士,提供粮草,提供一切生活所需……等到天下平定,便是自家人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眼前的李皓,又好像换了一个人,不复之前的霸道,显得极其的柔和,极其的文雅。

  可是……真让水云众人难受无比。

  有暴躁的将士,已经有些难受了,一位将军,更是咬牙道:“那都督如此大方……不如……将南方大陆借给我们,暂居一段时日!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:“你看,我答应了你们,你们又非要得寸进尺!人的欲望,是无法满足的,我说帮你们迁徙,给你们驻地,成立行省,驻扎天星海……这些都答应了,你们还是不满足!所以啊,入侵就是入侵,何必给自己脸上贴金呢?”

  说到这份上了,水云太后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有些感慨:“都督真是……不说也罢!都督今日前来,是为了逼退我们吗?若是如此……我们退兵便是。”

  李皓笑了笑:“不急,其他三方各有依仗,所以死不退兵,如今,唯有水云我很疑惑,我已经好话说尽,难道水云也有夺取天下之志?那我想知道……底气何在?”

  水云太后抬头看向李皓,笑了一声:“古城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……都督觉得,这个够吗?”

  “不够。”

  水云太后却是不理,而是转身看向黑袍,轻叹一声:“尊者,水云孱弱,今日李都督亲自前来……国中无大将可敌,还请尊者显威,驱逐他们,否则……水云恐难支撑下去。”

  黑袍暗骂一声!

  其他三方,他的那些同伴,可没遇到这种事。

  到了他这,好了,人家水云国直接说了,他们很弱,需要古城支持,不支持……打不过,那就撤。

  这……反正他不信,水云一点底牌没有。

  可现在,水云都在看着他,他若是不出面,岂不是显得古城孱弱了?

  可是……他知道,自己只是分身,明显不敌李皓的。

  一时间,他也为难无比。

  出手吧,九成九被李皓灭杀。

  不出手……古城这边,岂不是显得很无能?

  他有些羡慕其他几国的使者了,人家多舒服,西方那边,女王带着神灵直接开干,东方那边,大荒荒兽出现,大离那边,虽然死了一批人,可人家大离王也带着主祭亲自出战。

  唯独到了这边……难道要带着这几岁的小皇帝出战吗?

  水云太后再次躬身:“尊者,此次水云出兵,只为尊者一方助威……如今,李都督咄咄逼人,还请尊者显威!”

  身后,文武百官,纷纷开口:“还请尊者显神威,斩强敌!”

  黑袍思考了一番,自己好歹也有绝巅战力。

  虽然只是如今的绝巅,可比起一般的七八系要强多了,按照他和现代武道对比,自己……勉强也算得上日月了吧?

  那李皓……虽然之前看起来很强……也许……也许能战一战呢?

  关键是,不战,水云真跑了,这个责任,他承担不起。

  战死了,也只是分身罢了。

  想到这,他也不说什么,忽然气息暴涨,此刻,他也是下了狠心,直接将分身全部本源聚集而来,只想着,哪怕不敌,也要让他们看看,自己只是分身……照样可以阻拦李皓一阵。

  无需害怕什么!

  “本座只是分身……战力不如本尊十分之一,更不如新武时期百分之一……”

  他给自己铺垫了一下,待会就算战败了,也没什么的。

  话落,飞身而出。

  刚飞出,忽然天地一变,虚空倒转,大势压制。

  一股强悍到了极致的剑意,从虚空爆发!

  一剑刺出,无声无息。

  那黑袍大惊,暴吼一声,虚影呈现出红色,一股强悍的精神力爆发而出,却是被一剑剿灭!

  下一刻,李皓再次一剑!

  噗嗤一声!

  仿佛戳破了水球,砰地一声,对方炸裂开,李皓探手一抓,将所有本源收拢,化为一个圆球,丢给了后方的周署长:“周署长拿去补补身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四方安静。

  对面,水云国所有强者,都是一脸呆滞。

  强大无比的黑袍尊者……大家知道,此人大概率不敌李皓,也只是为了试探一下而已,结果……一剑,人就没了?

  虽然只是分身……可也是强悍无比啊。

  这一刻,有人脸上露出一些恐惧之色。

  这……李皓如此强悍,真的是水云可以对付的吗?

  就水云这个国度,国中强者也有,但是,按照划分,最多也就如今的山海九重,包括几位大将,撑死了都如此罢了。

  国中号称最强的水军统帅,大概率……也只能勉强算一位日月一重的修士吧?

  顶多,也就和那黑袍相当。

  这样的高端战力,如何匹敌李皓他们?

  一时间,所有人都慌了!

  他们可没有神灵,也没有荒兽,更没有初武之神,水云,算是四国当中,唯一没有什么信仰的国度。

  所有人,都心慌意乱。

  而此刻,那位太后,看了一眼李皓,好像看到了李皓眼中的冷漠,轻叹一声:“都督果然强悍无双……只是,四国都在进入中原,水云羸弱小国,得罪不起其他三国,也得罪不起这群古强者……更得罪不起都督!都督的威胁,也不是水云,不如就让我水云驻扎一段时日,不知可否?”

  “凭什么?”

  李皓看着她。

  水云太后迈步,踏空而行,轻声道:“凭都督……并非不讲情理之人!”

  说罢,一挥手,忽然,四周水雾笼罩。

  此刻,天地之间,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  水云太后轻声道:“水云国弱,招惹不起任何一方……其实水云也无入侵天星之意,可是……此刻不动,便是众矢之的!”

  李皓扬眉:“你要和我交手?”

  “无奈之举,若是能侥幸赢都督一招,那请都督,暂借此地,给我水云使用一段时日。”

  “你确定?”

  李皓笑了,这位……真的确定吗?

  “当然!”

  水云太后轻声道:“我若败了,那便率军回归……或者……任由都督处置便是!”

  好自信!

  李皓心中一动,水云,几乎没有任何底牌,难道说……底牌便是这位水云太后?

  “请!”

  “听闻都督擅长剑法……妾身也刚好擅长一些剑术,难登大雅之堂,不过今日……便献丑了!”

  话落,一剑贯天!

  如瀑布降临,如溪流穿梭。

  李皓也是一剑杀出,轰!

  两股剑意碰撞,可这一刻,对方的剑意,却是将李皓的剑意重重包裹,如同水流环绕。

  “长生剑尊的剑意很强大!”

  “从新武时代,便号称天下第一攻伐之剑!”

  那水云太后,明明没有天意加持,可这一剑,却是爆发出了强悍无比的力量,李皓一时间都没办法判断,为何会如此?

  打破了天地极限,这……怎么可能呢?

  大离王不说,女王也不说,那些神灵,哪怕是本土神灵,真的超过了极限,也会被切割的。

  为何,这太后没有?

  此刻的李皓,一剑之下,绝对有日月四重之力,开脉20条左右的实力,可是……居然被拦下了。

  不可思议!

  这水云国,其他人,最强也就10脉左右吧?

  这还是现在!

  可对方,却是超过所有人,为何会如此?

  李皓有些意外,再次一剑杀出!

  对方也是一剑飘然降临,轻声道:“都督是疑惑,为何我可以打破天地极限吗?”

  “有点。”

  那太后面庞遮掩,却是能感受出,此刻在笑:“因为……就算银月从主世界割裂出来,毕竟源于主世界,而主世界,有两位世界之主,人王和大帝!”

  “除了这两位世界之主,主世界,其实还有一位,身份极高……”

  “至尊?”

  李皓问了一句,太后笑道:“至尊身份自然是极高,不过,至尊是至尊,有人王……那便有人王后,所以,人王后才算是半个世界之主!”

  李皓一怔,好像有些明悟:“你的意思是,你……继承了人王后的道统?所以,哪怕天地也不敢限制你?”

  “人王是世界的主人,人王后是半个……我只是会一些皮毛,这个世界的天意,不敢反抗人王后的道统罢了,但是一旦强大起来,便会无视这些了……只是如今占据了一些先机罢了!”

  水云太后轻笑一声:“我水云,国小实力也弱,国内强者更是稀少,又无其他底蕴,妾身侥幸,获得了一些人王后的传承……其实并无称霸之心,也无称霸之力,一人之力,如何能争霸天下?只是……为了从众罢了,还请都督,给我水云一条活路!”

  李皓还是很意外的!

  人王后的传承!

  而且,这位太后,居然修炼到了这个地步,还有,天意居然不敢压制……要知道,至尊的孙子,对方照样压制,为何不敢压制人王后的传承?

  人王,比至尊可怕很多吗?

  只是人王后的剑法传承,又不是本人,这都不敢压制……这天意,也有些欺软怕硬啊。

  这一刻,李皓实力再次提升。

  一剑斩出!

  太后也是再次出剑,不过并非进攻,而是防守:“都督很强……哪怕全力以赴,我也未必能敌……可都督,应该也不愿水云破灭吧?”

  “那古城强者前来……让我四国出兵,恐怕志不在夺取天下,而是制造无尽杀戮。”

  这水云太后,好像也猜到了这些,轻声道:“都督纵然杀了我,其实也改变不了什么……杀了我,水云动荡,混乱不堪,都督难道要杀了水云数亿臣民?都督此刻,也无精力镇压水云动荡……人死的太多,对都督而言,也未必是什么好事。”

  李皓轻笑一声:“你既然看的透彻,为何非要坚持?”

  “妾身只是不想……成为这独醒者罢了!要不然,那古城强者,来个数十分身,屠戮我水云,都督,你说,我水云何去何从?”

  “我国中,只有我有抵挡之力,其他人……恐怕难以抵挡,我也不可能一直守着所有地方,不出兵,那可能就是水云灭国了!”

  “水云,没有初武之神,没有强悍的神灵,没有荒兽……国小力弱,只能随波逐流了!”

  说的凄凉,可李皓一点也不怜悯:“那杀入我天星,屠戮我天星子民,便是应该的吗?”

  “都督误会了……只是暂时让古城放心罢了!”

  双方说话间,彼此出剑数百。

  剑意碰撞,那水云太后不断后退。

  虽强……可李皓也看出来了,实力大概也就在20脉左右,这也是对方的极限了,比起李皓,还是差了一截。

  水云太后却是只防不攻,再次叹息:“都督……何必赶尽杀绝?如今,水云和都督的诉求,其实是一致的,将这些古城强者覆灭……免得引来灭顶之灾!都督镇压四方,却是始终不愿全力对付一方,灭其国统,不就是为了防止二次复苏提前到来吗?”

  “卧榻之侧!”

  李皓再次出剑,一剑撕裂了对方的面纱,看到了对方的真容,国色天香也不为过,却是毫不动容,只是依旧平静:“水云国弱,若是只有你一人……今日,我便斩了你,大不了,囚禁俘虏你国中将士,还能奈我何?”

  水云太后有些哀怨:“都督何必如此残忍……我国中,也埋藏千枚超能灭城弹,一旦我死,国破家亡,水云灭国,死伤无数,天地复苏,二次复苏开始,古强者出现……那才是生灵涂炭!”

  李皓眼神微变:“你倒是心狠!”

  “不……我只是……无奈之举罢了!”

  水云太后轻声道:“昔年,人王遭受强者围攻,也只能如此求存……而我……也只能如此求存!弱者的悲哀,并非妾身心狠!”

  话落,咔嚓一声,凤冠破碎!

  一抹血液,从她头上流下,染红了面颊,对方却是依旧看向李皓,甚至收剑不再继续战斗,叹息道:“都督今日杀我,水云只能破灭……亿万苍生,都督……也不愿看到这一幕吧?”

  李皓笑了:“见过威胁人的,但是第一次有人用自己的国家,自己的百姓,去威胁一个敌对国的首领,真是……可笑!”

  “弱者的悲哀!”

  水云太后一脸的血,有些柔弱的样子:“我若是有都督的强大,有银月武师帮助,我也不愿如此……”

  “谁也不想用这样的手段,去寻求一条活路。”

  李皓冷笑:“可笑!”

  说完,忽然道:“想让我不杀你,可以,但是……你要帮我一个忙。”

  “都督请言。”

  “帮我出战一场!我便让你们在这继续停留。”

  水云太后心中微动:“敌人是……”

  “不需要问!愿意还是不愿意?若是不愿……我未必非要杀你,我只需要废了你,我想……也许会有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发生!”

  话落,李皓气息陡然暴涨,“也许你还隐藏了一些实力,但是没关系,我想……你应该再强,也不可能抵御圣人,而我附近,还有一位圣人可以出手!”

  说到这,李皓笑道:“你会人王后的剑法,想必,应该也有很多人认识……对人王畏惧的人,应该也会惧怕吧?”

  太后心中微动,谁会怕人王呢?

  当然是新武人!

  李皓,要对付新武人吗?

  古城?

  还是一些遗迹强者?

  她心中思绪万千,水云国弱,她虽强,可一人之力,的确不敌各方,今日李皓因为一些限制,无法对付他们,可是……真要废了自己呢?

  一个个念头涌现,她有些柔弱道:“都督不会故意让我送死吧?”

  “怎么会,你死了,不是说灭城弹会炸开吗?那我怎么会这么做呢?”

  “那……”

  李皓忽然脸色一冷:“若是不愿……那便罢了!”

  太后急忙笑道:“自然没有不愿之意!”

  李皓也露出笑容,忽然道:“古传承,为何可以修炼到这个地步?现代修炼古传承的强者,到了金身极致,就难进步了,为何你可以打破极限?不要说人王后的传承厉害,我想,一些帝尊的传承,不会太弱,为何他们不可以?”

  就算天地不限制,为何这女人可以修炼到20脉的地步?

  她的肉身,也许也和周署长一样,化为了古人之躯吧?

  可是……哪来的不朽物质,哪来的本源之力?

  此话一出,太后微微变色,“都是机缘巧合……”

  “编的认真一点!”

  李皓手中长剑,已经溢散光辉,水云太后见状,轻叹一声:“因为……我有人王后的佩剑,真正的佩剑!”

  李皓一愣,皱眉:“人王后还活着吧?应该也没来过银月……就算来了,为何会将自己的佩剑留下?”

  除非死了,或者类似于八大家这样,兵器是一个钥匙,才会特意留下。

  否则,谁会将自己的佩剑留下?

  “那妾身便不知道了……但是,也正因为这佩剑,蕴含大量本源之力和不灭物质,我才能走到今日。”

  “剑呢?”

  “已经被妾身炼化了。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,看向她:“你若是动用此剑,看样子……还能爆发的更强,对吗?”

  太后柔弱道:“那也不敌都督。”

  李皓冷笑,很快化为柔和笑容:“也好,这样更好!过几日……我会再来找你!”

  话落,一剑刺破苍穹!

  四周水雾消散,众人纷纷朝他们看去,水云国强者,纷纷一震,太后凤冠破碎,面上全是血液……这是败了?

  虽说,败了很正常。

  可是……败了的话,他们岂不是要退走?

  这时候,李皓却是开口:“太后实力不弱,居然得了新武传承,我李皓敬重新武……今日,便不再追究,只是……水云胆敢踏入天星一步,便是灭顶之灾!”

  话落,转身回归战舰,战舰腾空而起,瞬间消失。

  张安有些疑惑,忽然道:“刚刚……我感受到了一些独特的气息……有些熟悉……”

  “嗯。说是人王后的传承。”

  张安一愣,半晌才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  他愣住了:“人王后……从未来过银月之地!”

  李皓摇头,那我就不知道了。

  而张安,却是有些茫然,什么时候,那位来过银月了?

  还留下了传承?

  这……什么情况?

  他有些不解。

  而其他人,也好奇地八卦道:“那女人很强吗?”

  “相当强悍,起码日月四重!”

  众人一怔,都吸了口气,这可不弱了!

  大离王,大概也就这水平吧。

  甚至可能还不如!

  “难怪你没再继续……不过……你应该可以赢她吧?”

  李皓点头,又道:“可对方是人王后传承,人王,我敬重的人物,面子还是要给的!”

  众人嗤之以鼻,也就这么一说罢了。

  安慰安慰张安他们!

  谁信啊!

  可不得不说,李皓这么一说,几位古强者,都有些别扭,很快,张安轻叹一声,低声道:“多谢了……虽说……传承不算什么,可……还是多谢了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应该的!”

  张安有些难受,也没继续说什么。

  人王妃的传承……其实真不算什么,在帝尊传承中,也不算极其强大的。

  可李皓说了,是给大家面子,给新武面子,给人王面子……那大家不得接一下?

  只是,这好像就无端端地欠下了一个人情,也是让人无奈了!

  张安猜测,李皓恐怕有自己的想法和心思。

  也许……是为了接下来对付古城?

  很有可能!

  人王后的传承……一旦出现在古城中,那么,一些人,是否会认为新武回归了,从而导致不敢反抗,心神大乱呢?

  毕竟,刚刚他都乱了一小会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他再次看了一眼李皓,李皓笑容纯真,好像不是这种人,可再想想……这家伙就是这种人!

  笑起来纯真,实际上……骨子里很无耻的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