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318章 一纸文书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赵家主城,名为武林盟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很有特色的主城之名。

  因为昔日,赵家老祖是武林盟主,在新武时代,武林,其实很弱,可赵家老祖,还是统合了武林,之后在新武时代,渐渐融入了新武。

  后来,剑尊进驻小世界,赵家为了再造武林,也选择了迁移。

  银月八大家,李家为首,其他七家,其实差距不算太大,哪怕赵家背后并无帝尊,可赵家那位先祖,巅峰时期,战力并不弱帝尊多少。

  这些年,赵署长主要联系的就是赵家。

  只是,赵署长虽然联系的多,可给的资源不多,同样,赵家反馈的也不多,导致双方的合作,一直都是表层的合作,并未深入。。

  八大家的俚曲中,赵家的是拳法扬名。

  李家剑,张家刀,赵家拳,若是按照这个顺序,赵家拳排名还很靠前。

  赵家古城,位于白月城附近,距离白月城很近,大概也就百多里路程,所以赵署长每次过去,也都很快。

  ……

  这一日。

  赵家古城,原本死寂的很,今日,却是有些喧嚣。

  数日没来的赵曙光,跨入了赵家古城。

  巨大的城池门口,一尊黄金甲士,瞬间浮现。

  赵署长面带笑容,拱手道:“七长老早安!”

  赵家古城,和其他城市,稍有不同。

  具备很浓郁的家族宗派性质,除了军队是按照新武标准来的,城中其他管理,除了城主之外,之下并非其他职务,而是长老。

  也是昔年武林盟的特色。

  七长老,也有官方职位,不过在武林盟,更喜欢被人称为七长老,也是赵曙光接触最多的几位古强者之一,据说,昔年也有不朽巅峰之力,接近圣道。

  至于是不是如此,赵署长也不多问。

  那七长老铠甲震荡,爽朗笑道:“小赵,数日不见,看样子还挺滋润,看来,大离并未给你们带来太多的麻烦。”

  赵署长笑道:“有李都督在,大离王虽强,也难建功!”

  说罢,直言道:“此次我来,也有要务,李都督此刻就在武林盟之外,想和赵家诸位前辈谈一谈。”

  此话一出,四周,又浮现出几道身影。

  有人淡漠道:“有必要多谈什么吗?”

  赵署长微微凝眉,有些疑惑,但是没说话。

  他和赵家这边,打交道有些年了,赵家人其实不太好打交道,但是,一般情况下,也不会无缘无故对人有什么敌意。

  可这一次,李皓回归,赵家……的确有些不太对劲。

  倒是那七长老,没那么冷漠,而是笑了笑道:“李家传人来了,按理说,是该见一见的,何况对方如今还是此地之主。”

  说罢,顿了顿道:“可有些问题,我们一直无法得到解惑,最为关键的一点便是……李家的剑城,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  七长老轻叹道:“李家自己都乱糟糟的,你说,让我们如何愿意和李家人再多说什么?”

  赵署长有些意外,“诸位的意思是,不愿意见李都督,是因为新武李家……太乱,而赵家,不愿参与其中?”

  七长老思索一番,点了点头:“不单单是我们,如今,各大主城,也许都没人去见这位,不仅仅只是因为对方不是我们一个时代的人,关键还是在于……目前有些问题,难以得到解释,我们不好多参与。”

  他轻声道:“当然,也和对方之前并未展露任何实力有关,昨日虽然展露了实力,可是……他口中所言,李道恒之事,反而让我们又有些迟疑了。”

  七长老叹息一声:“还有一点,也很关键,这李皓,之前应该破碎了洪家神锤,也破碎了刘家的追风靴……这……这有些……不妥!”

  他有些低沉:“在我们看来,或者说,在很多人看来,李皓破碎了这些,其实是断绝了我们开启星门的希望!对他,我们是很复杂的,甚至不得不去猜测,他是否和当年的叛徒有关?如今,只是在唱双簧罢了。毕竟,叛徒,大概也不太希望此刻打开星门……”

  赵署长一怔。

  这时候才明白了点什么。

  李皓回来,无人理会,不单单是因为什么李家混乱,关键一点在于,他破碎了八大家的神兵,这让八大家有些忌惮。

  而且,李皓其实不止破碎了这两样,连张家的刀,他也给破碎了。

  对于张、洪、刘三家而言,李皓这个举动,无异于羞辱、挑衅,甚至是敌对,意义很多。

  赵署长想了想还是道:“诸位前辈,还是不愿一见吗?有些事,谈谈,也许会更合适一些,起码,王家那边,一直都是支持李都督的。多沟通一下,也许对彼此都有利。”

  说到这,考虑一番又道:“不止王家,圆平武科大学那边,也愿支持都督……”

  七长老还想再说什么,此刻,城内,有人声传来:“老七,你出去和那位谈谈吧。”

  七长老回头看了一眼,那是二长老的话语。

  也是目前为止,武林盟复苏的最强者,至于大长老,昔日跟随城主出去了,城内,目前除了守护,就是这位二长老最强了。

  原本他是不想出去的,可既然二长老开口了,七长老还是微微点头:“那我出去见见这位李都督,只是天地不能容纳,那我便分身出行,不介意吧?”

  “二长老,我也去!”

  “我也想去听听,顺便见见这猖狂的家伙,为何敢轻易破碎各家神兵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位强者,也陆续开口,这些人,有些被铠甲包裹,有些直接悬浮在神兵之上。

  七长老没多说什么。

  很快,一道本源分出,化为一位中年男子,有些威严,并未再用铠甲遮掩自己。

  “小赵,带路吧!”

  这还是赵署长第一次看到七长老本尊的样子,瞥了一眼,也没多说,此刻,身后又有几人跟上,都没多说话。

  ……

  古城之外。

  武林盟的入口,在一个瀑布面前,此刻,瀑布冲击,流水声哗啦作响。

  李皓并未带太多人,身边只跟着王署长。

  而王署长,也正在给李皓传音介绍:“武林盟的城主,并非昔年的那位赵盟主,而是赵盟主的儿子,不过应该随着剑尊出星门了。赵家在城主之外,还设了九位长老,并非都来自赵家,而是各家都有,有些还是来自当年的武林……”

  “赵家的军队,番号是兴武军,这其实是赵家那位先祖的本名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
  王署长继续道:“赵家其实擅长刀法。”

  李皓一怔,看向他。

  刀法?

  王署长点头:“不过那是赵家先祖,赵家的后代,后来更擅长拳法,所以才有赵家拳之说。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。

  正说着,远处,瀑布一阵颤动,赵署长走了出来。

  后面,还跟着几人。

  身体略有虚幻,但是面目清晰,倒是没有和那背叛古城一样,面目模糊,看不清真容。

  李皓起身,微微躬身:“晚辈李皓,见过诸位前辈。”

  面色威严的七长老,也没托大,行了个拱手礼:“武林盟兴武军第七军军长,胡思凯!”

  不姓赵。

  李皓略有意外,还是一位军长,地位倒是不低。

  战天军那边,到现在,李皓也没见过任何一位军长,其他人也许都走了,但是据说,后备守卫军的军长还在沉眠,也不知真假,李皓倒是没细问。

  “胡军长,请坐!”

 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,此刻,此地,有石桌石凳,超能时代,对于李皓这等强者而言,随手一挥,便是天然造物。

  那中年也不客气,在李皓对面坐下。

  其他人,也没自我介绍,都各自坐下。

  有人好奇地看着李皓,有些眼神则是不太友好。

  七长老则是比较干脆,坐下便道:“我先说清楚,我代表不了武林盟,武林盟不是一家之城,更多的还是长老共议,如今,已经有几位长老复苏,李都督所言一切,我都会转达,但是,此次无法给出任何肯定答复。”

  此话一出,李皓还没吭声,王署长就有些不满:“胡思凯,糊弄谁呢!”

  七长老这才看向他,有些狐疑。

  王署长见状,有些无奈:“是我,王野!”

  “王野?”

  七长老有些意外:“你……”

  “断了本源道,修新道。”

  此话一出,七长老顿时皱眉,其他几人,更是有人一点不客气,冷笑一声:“叛徒!”

  王野也是毫不客气:“本源大道断了就是叛徒?你敢这么和人王说吗?你敢和至尊说吗?你敢和剑尊说吗?断了本源大道的,一大把,如今新道昌盛,我断了本源大道就是叛徒了?本源大道还是天帝和九皇他们开辟的,而不是新武开辟的,修炼本源大道的难道也是叛徒?”

  他对上九师长,那是经常吃亏,可对上这几位,那是一点不含糊,直接不客气道:“你们说我叛徒之前,先照照镜子,别学会叛徒两个字就挂在嘴上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你什么你?”

  王野一点不客气:“武林盟复苏比我战天城还早,这些年,干什么了?什么也没干!若是赵盟主还在,早就一刀劈死你们全部了!一群废物,我冒着死亡的危险,换道走出,这是为新武求路,你们有什么资格骂我?再敢胡咧咧,老子撕碎你们的嘴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都有些意外,老王这嘴巴,还挺利索。

  之前,可没看出来。

  七长老微微皱眉:“好了,王野,是他失言了,武林盟的人都喜欢直言直语,没必要一直追着不放!”

  王野撇撇嘴,也不再说。

  反正占了便宜,骂一顿再说。

  很爽!

  李皓笑了笑,也不参与这些话题,开口道:“前辈既然直言直语,那我李皓也有话直说,我是晚辈,有什么不对的,前辈还请见谅。”

  李皓依旧笑容灿烂:“银月,不管是银月天地,还是这银月行省,是我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,是我的故乡,是我的家,我希望银月好,很好。”

  “这里,昔年也是新武之地的核心之地……但是,未必是诸位的家乡。”

  “当然,这些都不重要了。”

  李皓轻声道:“如今天下动荡,银月还算不错,可银月最大的麻烦在于,大量的强者存在于遗迹之中,存在于古城之中,有些复苏了,有些没有……二次复苏一开始,必然会有大量强者浮现……那时候,银月可能会成为天地战场。”

  李皓开口道:“据我所知,如今,残留的新武强者,分为这么几方,第一,叛徒那一方。第二,新武官方势力。第三,觉得新武已经没了,想要自立门户的一方。第四……可能是外来者,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的一方。”

  “所以,二次复苏开始,恐怕不存在和平一说。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:“若是新武没有太大的动荡,那诸位前辈复苏走出来,其实也是我希望看到的,大家和睦相处,一起发展银月也好,或者想办法开启星门也好,都是我所希望看到的结果。”

  “可现在,现在,银月之地,没那么简单,不是单纯的新武人和银月人。”

  七长老微微皱眉,打断道:“你说的第四方……有什么具体说法吗?”

  “不太清楚,可能是红影类型的?或者精神力很强……但是和单纯的精神力修士不太一样的那种?”

  李皓解释道:“之所以认为有第四方,因为在星门附近,好像有些特殊情况,可能有什么强者被封印在了那里,我也只是推测,目前还没确凿的证据,证明存在这第四方势力。”

  七长老若有所思,半晌才道:“可能……真的存在吧!”

  说到这,开口道:“当然,我也不是太确定,但是我记得,剑尊他们出行的那一日,当日我负责留守城内,负责城内安保,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一道红影,我还以为是哪位强者修炼什么功法,没太在意……”

  李皓这么一说,他倒是想起了一些事。

  李皓若有所思,点点头:“那先不管他们,起码有一点是肯定的,一旦诸位前辈能走出遗迹,不会就这么默默无闻,对吗?”

  七长老沉默一会,点头:“当然!不管是消灭当年的叛徒,还是为了打开星门,我们都要争取,怎么会默默无闻下去?”

  李皓轻笑道:“那如此一来,我们双方必然还是有一些接触的,也许胡军长会说,你做你的,我做我们的,可是……强者出手,天地动荡,社会动荡,这天星百亿民众,毕竟……还是新时代的人。”

  七长老微微皱眉:“那李都督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直接说便行。”

  李皓叹息一声:“不是我有什么想法,而是我想知道,各大古城,对我银月人,会是什么想法?对我李皓,又是什么想法?想开星门,避不开我李皓。”

  李皓轻声道:“无外乎两种办法,第一,和我合作,大家一起想办法打开。第二……杀了我,夺取星空剑,联系一下其他人看看,能否开启,或者……联系一下那映红月,他七脉合一,甚至可能八脉合一。”

  “所以,如今对各大古城而言,其实,并非无法选择,因为没办法直接用八大神兵开启星门了,那只能通过星空剑,这样一来,我能开,映红月……也有这个可能!他有李家血脉吗?”

  李皓笑道:“也许他不是李家人,但是没关系,他挖了我父母的坟,我父亲当年被他暗杀,李家人,终究还是有些李家血脉的,我父母尸体都消失了,甚至我李家历代先祖的尸体、遗骸都没了……既然如此,他映红月,为何不能提取李家血脉?”

  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微微变色。

  映红月掘了李家的坟,还真没人知道,只有李皓自己清楚这一切。

  七长老也是脸色微变,看了一眼李皓。

  眼前这年轻人,轻描淡写地说出了祖坟被挖的事,父母尸体都可能被人带走炼化……说的如此淡然,是看开了,还是……觉得无所谓,或者其他?

  换位思考一下,若是他们,也许早就气的发狂了,暴怒到了极致。

  可眼前这人……居然没太大的波动。

  说出话来,也是依旧带笑。

  李皓又道:“所以,我来此地,只是想问清楚,想问明白,星门,是大家不可避开的一点,那要不和我合作,要不和映红月合作……我觉得没有其他选择了。”

  李皓轻声叹息:“所以……若是不和我合作,那只能选择映红月,二选一的问题罢了,胡军长觉得,各大古城,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吗?”

  映红月,其实七长老知道。

  他和赵署长之前也有信息互换,当然知道此人。

  三大组织之首,红月组织的领袖。

  对方,应该也是八大家之一的传人,具体哪家,倒是不好判定。

  李皓问的轻松,问的直接。

  七长老还没想太多,一旁,赵署长却是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。

  选李皓,选映红月……

  对各大古城而言,其实差距不大,他们若是为了星门,只要能开星门,其实选择谁,他们都不太在意,至于映红月杀人多……李皓杀的也不少。

  谁是好人,谁是坏人,站在新武的角度,其实也难分出好坏来,无外乎成王败寇罢了。

  当然,映红月杀过八大家后人,夺取了他们的血脉。

  可这都多少年了?

  无数岁月了,李皓杀的人中,就没有八大家的传人吗?

  那可不见得!

  然而,赵署长心中却是很明白,若是……各大古城,迟迟不给答复,也许,李皓会认定他们站在映红月那边。

  而映红月……这个和李皓有血海深仇的家伙,至今还在外逍遥。

  杀了他父母,掘了他祖坟,杀了他好友,甚至一直想杀李皓……

  李皓真的不在意,已经放下这一切了吗?

  他,可是魔剑啊!

  从出了银月开始,李皓就不太针对三大组织了,没有了在银月那时候的戾气,一心想着杀死映红月。

  可是……真的如此吗?

  此刻,赵署长心中翻江倒海,想了很多。

  李皓执意要见赵家人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  此刻,七长老也开口了:“若是我们选择和李都督合作,需要付出什么,能得到什么?”

 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:“不需要付出太多,给我兴武军战甲1万副,另外,给我一些赵家人精血,赵家的神兵操控之法,以及一些能锁定赵家神兵位置的方法即可!”

  “而我,也会付出一些能量,神能石五千万块,另外,不朽之木本尊三尊。”

  李皓态度很柔和,“这个,应该不算谁吃亏,谁占便宜,只是一个表态,一个态度,当然,我会将这些事,宣布公开,也好让各家看到,我李皓的诚意和态度!”

  五千万神能石,不朽之木三尊。

  换取的实际财物,便是一万副铠甲。

  只是基础铠甲。

  当然,铠甲也挺珍贵,可如今大量的军人死去,军备库中,备用铠甲不会少,用一万副用不上的铠甲,换取这些东西,起码足够一位顶级强者复苏了。

  李皓也没要求对方出人,或者其他,这交易,在赵署长、王署长看来,都是很有诚意的。

  王署长甚至有些吃味,李皓对战天城都没这么好的感觉。

  这家伙,战天城好歹还出兵一万呢!

  七长老也思考了一番,微微皱眉道:“换这些,也不是不行,只是……赵家人精血,如今本尊都没了,哪来的精血……”

  李皓笑道:“三尊不朽之木,只要还有赵家人,嫡系的那种,稍微恢复一些,凝聚几滴精血何难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七长老想了想道:“我还得回去问问看才行,当然,你说的这些,我倒是觉得……不算太难。”

  他有些疑惑:“你要求,便是这些?不需要和战天城一样,出兵助战,或者切割本源分身出来助战?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李皓摇头,笑道:“各有各的想法,我不强迫任何人,战天城出兵,出人,出力,自然会获得对应的好处,不出兵不出人,那也没关系,李某并不会强求任何人!”

  这,有些出乎对方的预料。

  这么说来,李皓要的的确只是一个姿态,一个态度。

  一万副战甲,那真的不算什么。

  巅峰时期,各大主城,兵员百万,备用战甲不说百万,几十万还是有的,如今用不上了,给个1万副,也不算什么。

  当然,李皓要的其他东西,都是为了锁定赵家神兵的位置……也许是想夺取神兵,这个……七长老思考一番还是道:“你不会想要夺走赵家神兵,然后破碎吞噬吧?”

  李皓笑道:“如今赵家神兵应该在映红月手中,若是能杀了他,吞噬破碎,也不一定有这个必要,若是能顺利杀了他,赵家若是想要,我自然会还给赵家。”

  七长老忍不住了:“真的没别的要求了?”

  “没了。”

  七长老有些懵,看了一眼赵署长,这位的要求,真不算难,比预期中的要好许多。

  他甚至想过,李皓狮子大开口,上来就是赵家要出几十位本源分身为他助战。

  结果……没有。

  怎么感觉比赵曙光还容易满足?

  胃口这么小?

  疑惑归疑惑,他还是迅速道:“那我回去和二长老沟通一下,你这条件……我倒是觉得可以答应,当然,武林盟不是我一人做主……”

  “理解!”

  李皓点点头。

  七长老身后几位强者,此刻也有些古怪,都看了看赵署长,有人忍不住道:“你不会和赵曙光一样,只是为了安抚我们,回头又想办法对付我们吧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署长尴尬无比:“诸位前辈……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”

  这话说的!

  我什么时候想办法对付你们了?

  你们那么厉害!

  几位强者,嗤之以鼻。

  赵曙光,从未老实过,别看是赵家后代,但是隔了太多年,这些年一直限制赵家主城复苏,否则,赵家主城比战天城复苏的要早,可现在,守护妖植,也只是刚刚清醒一些罢了。

  他们也懒得多说,很快,一溜烟地跟着七长老回了遗迹。

  回去商量一下!

  等他们走了,王署长忍不住道:“就这?一万副铠甲?你跑这么老远的,特意跑一趟,就是为了这个?你要是真要,战天城也有,五千万神能石,三尊不朽之木,我战天城给你!”

  这家伙,脑子想什么呢?

  李皓笑道:“关键是态度,态度好就行,王署长,毕竟不是一个时代了,对前辈武者,对新武强者,我还是保持敬畏之心和尊敬之心的。彼此都觉得可以接受,没那么强势,也免得有人觉得我李皓不好相处,嚣张跋扈。”

  “何况,有了赵家支持,加上战天城,八大主城,两家便表明了态度,我再将消息传递出去……其他几家,也许愿意和我一谈。”

  李皓又道:“根据我对新武的了解,只要不是叛徒之城,既然答应了和我合作,应该不会轻易出尔反尔吧?”

  王署长摸了摸下巴:“那……应该不至于吧?”

  李皓笑道:“这不就行了吗?”

  王署长还是有些无语:“可你对战天城这边,要求可不低……”

  “没有吧?”

  李皓笑道:“我弱小时期,当然要争取一些帮助和好处,可后来,九师长提出的一些条件,我不都答应了吗?包括对圆平武科大学,我也是如此态度,弱小的时候,我急需一些帮助,那自然会索取一些,可现在,还算能撑住,我对圆平武科大学,也没有太多的要求,不是吗?”

  王署长想了想,也对。

  他也没再多说。

  只是觉得,李皓和以前比,的确更宽容了……是的,宽容。

  这家伙,如今对新武也好,对敌人也好,包括大离王这些人,他好像都相当的宽容。

  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,李皓都能容忍。

  他此刻也不由想起人王……换成人王,今日赵家主城就两条路,第一,投降归化。

  第二,有实力就灭了赵家古城。

  没有第三条路了!

  什么表个态就行……这是不存在的事。

  这家伙,还真要走圣人之道不成?

  他心中想着,当年的张至尊,对待第三方,对待敌人,也没这么宽容,李皓……怎么开始圣母了?

  心中想着,却是没说出口。

  而赵署长,却是一直在沉思,想着什么。

  等待的过程中,他开口道:“都督,其他各大古城,都是这个态度吗?”

  李皓点头:“大体上都是如此……当然,为了明确一些,可能需要对方加盖一下城主印,将今日之盟,当成新武和银月之盟!都正式一点……其他的,都没太多要求。”

  “只要还认可新武,那加盖了城主大印,我想,对方不至于翻脸的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等我有了足够的实力,我自然会想办法帮他们打开星门……是走是留,随意便是。”

  “那……若是出尔反尔了呢?”

  李皓笑了笑,只是看着他,并未说话。

  赵署长心中明白了!

  “那……若是这个条件,有人也不愿意答应呢?”

  他看向李皓:“一万副铠甲,其实不算什么,可对一些人而言,也许不愿意和都督平等交流,平等交易……”

  李皓再次看了他一眼。

  赵署长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,传音道:“都督的意思是……可是,主城也不好惹。”

  李皓笑了笑:“只要不是那个叛徒之城,其他主城……不见得就不好惹!没有足够的能量复苏,现如今,哪怕圣人,也只是复苏了一丝丝,真的有那么难吗?”

  赵署长心中一震,没再说话。

  此刻,他完全明白了李皓的心思。

  他要的,就是一个态度,八大主城,以及其他所有遗迹的态度,认可天星都督府,那就盖章签约,达成同盟,李皓要求不算太高。

  不认可,不表态,那就在李皓彻底清扫的范围内!

  只是……真的有这么简单吗?

  赵署长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而李皓,也没再说话,只是默默盘算着什么。

  八大主城,最少有一家是存在问题的。

  哪怕答应了,也只是表面上答应罢了,而且,还不是太好分辨。

  另外,映红月远走大离,没有和古城配合,也没有和那些红影合作……也许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还有一点,禁忌海……

  李皓如今很少会提及这个,但是据他所知,包括苍山出现了禁忌海的一些支流,那禁忌海,可能已经贯穿到了大离,或者说,直接就是从大离贯穿而来的。

  “映红月……压力还是不太大,他没那么大的压力,如何会继续勾结一些人呢?”

  心中,一个个念头闪烁。

  也许,还是要给对方制造一些压力才行,否则,他背后的那些存在,也许会被映红月自己全部甩开。

  抬头,朝远处看了一眼。

  那是银城方向。

  银城上空的八卦图,有八道红线,其中,映红月连接了七道,其中有几道,已经有些虚弱,可能和神兵断裂有关。

  能否……再次斩断一些联系,让他更迫切呢?

  正想着,七长老再次走出。

  此刻,七长老也客气了一些:“李都督,武林盟愿意和都督达成一致,当然……前提是,都督不会索取更多,若是只有今日之议,武林盟,很乐意和都督交个朋友!”

  他回去一说,二长老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因为,这不符合二长老的预期。

  或者说,新武人都觉得,这一代的天道代言人,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和他们共存,无他,新武人王就是如此,他们习惯了新武人王的姿态。

  对李皓……说实话,开出这样的条件,武林盟都有些心虚。

  这家伙,是不是在谋划更多的东西?

  可人家既然这么说了,总不能因为怀疑他不安好心,就要翻脸吧?

  那也得等等看才行!

 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:“那事情就简单了!”

  说完,又道:“既然如此……那我希望,能得到天道见证!”

  说罢,探手一抓,一枚神文汇聚成文。

  一页金色纸张浮现,刚刚双方谈的条件瞬间落入其中,下一刻,一枚“道”字神文化为一枚大印,如同万道闪烁。

  李皓一印盖下!

  没有多余的称谓,只有两个大字,李皓!

  整个纸张,如同天道之书。

  七长老眼神微变,李皓开口:“据说,各大主城的城主印,有昔日张至尊亲笔留下的一些印文,胡前辈若是没意见……还请携带此文书,回城一趟,加盖武林盟城主印!”

  七长老眼神闪烁:“若是加盖了,会有什么特殊后果吗?”

 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:“没太多的特殊后果,只是……若是日后武林盟支持映红月,除非得天意加持,否则,在银月世界,也许会稍微有那么一点难受……稍微受到一些排斥,当然,若是我死了,这些排斥,自然不存在了。”

  七长老脸色变了:“你……掌控天意?”

  “不,那倒没有,只是……顺天而行罢了!”

  七长老深吸一口气,李皓说的简单,可是,真要被天意针对……也许有极其可怕的后果。

  他沉默不语。

  李皓再次开口:“只要不毁约,那就没有任何事,若是毁约,包括我毁约,也许会遭受张至尊的神通惩罚,这是双方的制约,并非单独对你武林盟。”

  “我……回去交给二长老看看!”

  七长老再次离开,此刻,王署长有些疑惑,传音道:“真的会被天意针对吗?”

  “不会。”

  王署长无语,那你骗人干嘛?

  吓唬人?

  李皓却是笑了笑:“会被皓星道排斥!”

  王署长一怔,什么意思?

  “修皓星道武师,若是遇到毁诺之人,我之道文还在,那就……永世为敌!”

  李皓还是那么平静。

  加盖了自己的“道”字神文,只要“道”文不破,约定便有效,对方违背约定,待到“道”字神文,成为皓星界大道坐标,凡是修炼皓星大道的武师,世世代代,都会和这些违背约定的人成为世仇。

  来自大道的仇恨!

  当然,这些事情,没必要说的太细。

  而且,“道”字神文,目前还没成为皓星界的大道坐标,就如李皓所言,若是杀了他,破了他“道”字神文,自然不存在什么太大的麻烦。

  永世为敌!

  此刻,王署长心中震动。

  将仇恨,将毁约之仇,烙印在大道之中,烙印在皓星界域。

  只要神文不灭,现代人,后世人,若是修炼皓星大道,对这些毁诺之人,都会产生天然的仇恨……永生永世,代代相传,永不停歇!

  这……太狠了!

  当然,正如李皓自己说的,他死了,神文没能成为大道宇宙的坐标,那自然不存在太多的问题。

  此刻,王署长心情很复杂。

  李皓,一方面宽容,一方面又极其的严苛,既然达成了合约,他希望对方守约,若是武林盟毁约……除非,银月人覆灭,否则,世代的仇恨……除非断绝新道的修炼!

  这……太可怕了!

  而这一次,等待的时间更久。

  城内,好像也有些纠结挣扎。

  也许不知道具体的效果,可李皓的“道”字神文烙印,也显得玄妙异常,强者一看,就知其中必有因果。

 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七长老这才再次走出。

  眼神有些复杂地看向李皓,双手递上了一份金色文书:“此物,二长老让我转交给都督……赵家,不会支持映红月,但是,对都督的支持,也不会超过约定,至于以后……那就留待以后再谈!”

  李皓接过文书,沉重无比!

  上面,加盖了一方大印,极其的重,好像有什么重物压在上面,他眼中金光闪烁,看了一眼,露出一些笑容:“那就多谢前辈理解了,东西,我会让赵署长送来,希望你我双方……友好万代!”

  话落,也不收起文书,而是随手一挥,文书直接升空,忽然,一柄长剑撕裂了虚空,文书瞬间落入虚空之中,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宇宙。

  七长老再次变色,李皓笑道:“皓星大道见证!文书,流传于新道宇宙,李某先告辞了!”

  话落,李皓一挥手,三人瞬间消失。

  等人走了,七长老深吸一口气,转身回城,看向城门外一人,低沉道:“他将那文书,送入了新道宇宙!”

  城门外,二长老沉默一会,许久才道:“只是不支持映红月罢了,无妨!要求不算太高,我虽不知具体后果,但是……守约便是!”

  虽然不知具体后果,可他知道,加盖城主大印的时候,张至尊的字,曾闪烁光辉,和李皓的字,互相交错。

  那时候,他很震撼。

  张至尊何人?

  李皓又是什么实力?

  可那一刻,仿佛彼此在沟通,达成了一致,若是毁约,也许会受到双方共同的惩罚!

  这是很可怕的后果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