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98章 快乐修炼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黑铠何去何从,李皓不知道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他只知道,天地有了意识,彻底和主世界脱离开了,接下来也许会出现一系列变故,但是也会出现一系列的机会。

  至于这些机会,到底能不能被李皓抓到,李皓不知。

  所谓神灵复苏,李皓还真没太在意。

  新武强者那么多,他都没时间去管了,还有时间管什么神灵?

  仿佛知道了李皓的心思,仿佛再次被窥探到了,黑铠忽然从迷茫中清醒,开口道:“不要小觑了这个世界的神灵,以前,也许不值一提!可如今,世界封闭,重获新生,旧神新生,若是机缘来了,便是新世界的神灵,代表了世界一道!”

  他缓缓道:“届时,山川有灵,草木有灵,一切皆有灵!”

  “那不是妖族吗?”

  李皓疑惑。

  有区别吗?

  黑铠摇头:“不一样的,妖族是妖族,灵是灵!灵,也许会窃取世界一道,执掌世界一道,比如新生世界,万道交织,也许,灵会成为其中一道之主,比如……火神?水神?如此种类,如此元素之灵……”

  李皓皱眉:“新武时代,也有这样的灵吗?”

  或者说,初武,诞生过这样的神灵吗?

  黑铠平静道:“新武不曾出现这样,完全执掌一道的灵,因为……哪怕初武时代,我们的世界意识,种子,已经有了意识纯在,在这之前,谁也不清楚,是否有过另外一次文明覆灭,不像现在,世界意识刚出现。”

  在新武的时代,世界意识早就存在了,很早很早,甚至在初武之前,也许初武并不是第一个时代,在更长久的时代,曾有过文明出现,但是被覆灭了。。

  而新世界,新意识,此地还是第一处。

  正常情况下,一个正常的世界,其实早就有了意识,初生的世界,几乎没人经历过。

  李皓了然:“前辈的意思是,妖族也要修炼,灵……不需要?天生执掌一道,执掌山川,执掌大地……如此种种,对吗?”

  “也许吧!”

  黑铠摇头:“我不曾经历,自然也不清楚,但是我曾去过另外一方宇宙,另外一个世界生存过一段时间,曾经也在那里作战过,那里,有类似的灵,本土神灵……”

  李皓一怔。

  看了他一眼:“新武世界之外,前辈还去过别的世界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李皓很是意外,不敢相信:“不是说,宇宙很大……”

  “那是新武时代,为了求存,求生,保留希望,在剑尊的带领下,一群年轻人,奔赴忙忙宇宙,流浪混沌,无意间进入了一个新世界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那个世界现在呢?”

  李皓很意外,他还以为,新武世界,是已知的第一个大世界,当然,据说有敌人来袭,可能是第二个,没想到眼前这位都去过别的世界。

  “消失了。”

  “消失了?”

  李皓疑惑,什么意思?

  黑铠笑了笑:“当年那个世界,有些危机,后来我们解决了这些危机,再后来,人王寻了过来,和对方的世界意识对话一番,对方让我们离开了,但是,同为世界之主,也有互相吞噬之说,对方主动避让了,消失在了茫茫宇宙之中。”

  李皓挠头:“这样吗?一个新的世界,对人王而言,诱惑力很大吧,人王就放任对方离开了?”

  “你真够八卦的。”

  黑铠一笑,“那时候,人王也未必能匹敌对方,何况……对人王而言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双方并无冲突,你不要对新武有太多敌意,新武一切,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对方没有敌意,人王也不会主动入侵。”

  未必能匹敌,也许才是关键吧。

  李皓此刻也是有些羡慕,有些期待道:“这么说,茫茫宇宙,还有许多世界存在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真有意思!”

  李皓期待道:“也希望有一日,我能走出去。”

  黑铠笑了:“若是能成为世界之主,自然有机会走出去,可是……若是成不了,很难!因为世界意识,会有一个潜意识,你不能带走世界的能量……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就是你现在所修炼的一切,都是世界赋予你的能量,你带走了能量,越是强大,带走的越多,那就代表一点,世界的能量流失了!”

  黑铠继续道:“所以,越是强大的世界意识,越是不会让本世界的强者离开,否则,世界会虚弱!所以,当年主世界诞生了银月,消耗了无数能量,其实正常情况下,都会收回去的,以人王的性格,自己不去抢别人就不错了,何况还是被别人抢了……”

  虽然也不算抢,但是当年银月的确是主世界能量流逝造成的。

  收回去,理所应当。

  可是,人王放弃了,而是选择了放任,因为他想送给剑尊。

  这一点,李皓知道。

  曾在战天城中看到过,也看到过血帝尊和自家先祖对话的过程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李皓点头,忽然道:“那新武时代,你们离开……岂不是说,也带走了主世界的能量?”

  “对。”

  黑铠点了点头:“不过我们不算强大,带走了,人王也不会在意,世界其实也在抽取宇宙的能量,我们不是至强者,带走的能量不算多,可以自然恢复。而诞生一个小世界,消耗的能量就极其大了,这是很难恢复的,也许需要无数岁月才行。”

  原来如此!

  李皓心中了然。

  此刻,不由多看了几眼黑铠,这位,曾和自己先祖一起流浪过其他世界,这么说,和自家先祖关系应该不错,可对我居然不算太热情……真是……

  “一个剑尊无数岁月的后代罢了……需要如何吗?”

  黑铠好像再次感知到了,淡淡道:“何况……严格来说,剑尊无后人。”

  李皓一愣。

  看了黑铠一眼,半晌才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剑尊一生未娶,哪怕到新武消失,也不曾娶妻生子,哪来的后人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惊呆了!

  这一刻,何止他,其他人也都惊呆了。

  什么意思?

  剑尊无后人,那……李家哪来的?

  此刻,王署长都有些好奇,好像也不知道这个情况。

  黑铠依旧平静:“剑尊这一生,一切都贡献给了新武,少年意气,中年落魄,沦落到了在魔武当仓库管理,遭受重创,在生命最璀璨的时代,废掉了十年,十年只为磨一剑。一生钟情于剑,一生只修剑,人王救了剑尊,剑尊也救下了人王,彼此搀扶,走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……”

  这一切,都在说,剑尊并未娶妻,也没兴趣娶妻生子。

  李皓咽了咽口水。

  有些崩溃,不是说,这有多重要,而是他觉得,那位是自己先祖,结果现在不是……这……什么情况?

  黑铠又道:“当然,剑尊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他有兄弟,剑尊的亲兄弟,曾有一孙女,是剑尊的侄孙女,是李家第三代唯一的嫡亲血脉,剑尊侄子早逝,膝下无儿无女,就那一位侄孙女,也当成亲孙女养育。而那位……才是李家的先祖。”

  李皓张大了嘴巴,半晌无言。

  黑铠忽然笑了:“忘了说了,我,还有我妹妹,还有你们这位先祖,还有我们校长,我们是同一届的魔武学员。”

  李皓再次张大嘴巴!

  还有这层关系?

  黑铠又笑了起来:“而她的夫君,也是我们这一届的学员,都是同学,所以你们也算是剑尊的嫡传后裔了……尽管稍微差一些,但是差不多,也没太大区别。”

  李皓还是张大了嘴巴,半晌才道:“那这么说,我们李家的先祖,是剑尊的侄孙女,并非真的李家人……”

  “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

  黑铠笑道:“算是的,剑尊也真的当成自己嫡亲后代对待。”

  好吧!

  李皓无奈。

  感情……不是真的嫡传啊,弄的我还以为那位剑尊,真是自家嫡亲先祖呢,这位得叫二祖才对吧?

  “那我们怎么姓李?”

  李皓问了一句,黑铠很无奈:“剑尊的侄孙女,当亲孙女养的……姓李,不是很正常吗?小伙子,要男女平等,懂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了然,微微点头:“也对,有这么个老祖在,我女先祖的老公,那位男先祖,大概也不敢抢姓名权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黑铠很是无言。

  而李皓,却是感慨连连:“搞了半天,都不算剑尊后代,怪不得呢。”

  “怪不得什么?”

  “怪不得前辈对我不是太客气……”

  黑铠很想骂人,我对你还不算客气吗?

  要不是和剑尊有关,我早就拍死你了。

  再说了,就算和剑尊无关,你先祖还是我同学呢,关系也很密切的。

  这时候,李皓想到了什么:“那九师长,还有那反叛的李道恒啥的,和我们又有啥区别?旁支?有旁支,就代表有主脉,我们算是主脉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黑铠点头:“当年,剑城这边,剑尊不太管。主要是你先祖,我那位同学在管,后来诞生了几个儿女,其中长子继承了剑城城主一职……这就是所谓的主脉了!其他人,各自寻求机缘,这就是旁支的由来。李道宗他们那一脉,是我那同学二子的后代,也就是大家口中的旁支了。”

  说到这,黑铠又道:“各家都差不多,但是所谓的主旁之分,只是个笑话罢了,新武时代,机会很多,留守坐镇主城,不代表就更好,只是一方小世界罢了,有些旁支,去了主世界,会过的更好,前途更大……”

  原来如此!

  可李皓又愣了一下:“那八大家主脉,为何不在主城中,而是在银城?”

  黑铠看了他一眼,半晌才道:“你问我?”

  我怎么知道!

  而李皓迅速看向王署长,这位也是王家旁支,他有些疑惑:“王署长,你在主城中,那为何我们不在?”

  王署长失笑:“多正常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王署长无语道:“我说很正常!当年大家都知道,主城迟早要完蛋,没有能量,迟早会封闭,主家便带人离开了,想要获得一线生机,将钥匙传承下去……主城当时其实就是死地,在这,就是等死的!战天军的任务,就是留守……没办法!”

  留守的那些人,其实也是没办法。

  而为了让血脉传承下去,让开启星门的钥匙一直传承下去,便有了外面的八大家。

  可李皓还有一个疑惑:“那……为何王家的钥匙没带出去?”

  就是那头老乌龟吧?

  要说为了开门户,主城不安全了,那也该全部带出去吧。

  “不一样的!”

  王署长解释道:“玄龟前辈的灵很浓,当时出去,就是泯灭其灵!因为外界无任何能量了,出去后,神兵沉寂,守护就彻底寂灭了,想复苏……很难!其他几家的神兵,灵没那么重,所以带出去关系不大。”

  李皓皱眉:“就因为这一点,就不带出去了,那失传了怎么办?”

  既然八大家有默契,王家会因为这个而不带神兵出去?

  王署长沉默了一会。

  看了一眼李皓,李皓忽然道:“防着谁?”

  王署长愣了一下,半晌,微微点头:“八件神兵汇聚,会让星门开启,所以……为了以防万一,灵性最浓的玄龟盾,选择留在主城,以防万一!战天城,最安全,若是其他七城有可能毁灭,战天城可能性不大,因为战天城有血帝尊亲自写下的战天二字,这一点,剑尊都难以做到血帝尊这一步。”

  “若是其他七件兵器汇聚,需要开启星门了,可以来战天城寻找玄龟前辈。”

  王署长说了一句。

  李皓忽然道:“有考验吧?”

  王署长没说话。

  是的。

  既然是为了以防万一,不可能谁带着七件兵器来了,就让他们拿到第八件,直接开启星门。

  那不是白防了?

  老龟,算是最后一道防线。

  只是如今……王署长苦笑一声:“如今其实没什么意义了,你把其他几件都给弄碎了,八件神兵再也没机会汇合了!”

  说个屁啊!

  李皓还有一事不解:“那当年郑家应该也出来人了,郑家反叛了,还能允许带着神兵出来?八家那时候,还能相安无事,为何不早早夺了八家的神兵?”

  王署长翻白眼:“我都死了,我能知道吗?我们又没出去,只有出去的那群人才能知道,当时八大家都是各自做的决定,只是一个预防,又不是彼此联系后做的决定,也许郑家为了钓鱼,也许为了其他,也许当时出来的人,都失去了力量,也许天地不支持神兵复苏,拿到了也白拿……原因太多了,你问我,我怎么可能知道?”

  李皓这家伙,当我无所不知吗?

  李皓点头,“那这么说,出来的人,应该都死了,因为没有能量支撑,对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王署长点头:“遗迹还有一些能量存在,出去后,天地无能量,肯定早就老死了,何况当时天地动荡,本源消失,大道随时会崩断,在城内才安全,主脉选择离去,也是为了死中求存。”

  李皓又道:“可之前,我听说,剑尊带走了所有强者,为何郑家家主没走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署长翻白眼,又问我,我又不是高层。

  倒是黑铠,此刻笑了一声:“正常,我也没走,不是没走,有些人是定在第二批的,剑尊他们是第一批,我们是第二批离开的人,只是……迟了一步,对方应该和我一样,都是第二批征战名单中的人,只是还没等我们走,星门就封闭了。”

  “顶级强者,第一批都走了,第二批,有一些弱者,需要耽误一点时间……”

  黑铠见李皓看来,淡淡道:“我不是说我,而是那些学生!我需要带学生一起离开,那郑家之主,也许也有这样的理由,比如带一些后代,一些弱一点的强者随后出发……这就很容易留下来了,剑尊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你有要事,稍微迟一点,也不会拒绝你的合理要求。”

  李皓释然,吐了口气道:“我说呢,之前明明说强者都走了,接着又冒出一堆,我还以为王署长、九师长他们怯战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署长想骂人!

  而黑铠淡淡道:“王野是真的有些弱了,不朽初期罢了,留下来才算正常!当时征战的要求是,最少不朽,初期的话,建议不要出去,当然,军队除外!王野又是警卫署长,负责内务,也不是军方中人,他留下,才是合理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署长有些无奈,这话说的。

  九师长是留守,拱卫城池的。

  王野,是负责城内安全的。

  这些人,都是专门留守下来的。

  李皓了然,忽然道:“那第二批出发的强者,名单在哪?不可能没有名单,就随便走人吧?若是有,拿到了,查查看,谁留下来没走……我们就知道,叛徒有哪些了,反正除了必须留守的,拖延时间走的,都有嫌疑!”

  “名单在剑尊那,你去找吧。”

  黑铠懒得多说,你这是废话。

  除了大军主帅剑尊,这名单也不会乱传播,尽管没那么重要。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讪讪,当我没说。

  李皓也不再纠结这些,迅速道:“算了,那不管这些了,我继续梳理新体系,处长愿意为我建模……”

  说到这,摇头道:“处长对新生代人族不了解……”

  他看向袁硕:“老师,要不你配合处长,建立新模型吧!”

  要说对当代人族的了解,李皓觉得,自己老师才是最了解的。

  包括势这些东西,都是很了解的。

  黑铠虽强,谁知道他懂不懂这个。

  黑铠也没说什么,袁硕却是笑了,看了一眼李皓,有些欣慰,还是我徒弟懂我,我无所不能!

  想到这,李皓又说道:“对了,之前我用一些超能,做了一些简单的研究,发现了一件事……”

  李皓思索了一下才道:“和天眷神师有关,天眷神师,天生超能锁开启,释放能量,我判断,他们天生就连通了皓星界,这些人的确算的上天眷!”

  “之前,我还在想,这天眷也是不是好事,可我后来判断,天眷,也许就是天生和皓星界有关系,所以,皓星界只是我发现的,但是,之前就存在于世界大道之中!”

  黑铠点头:“你说的不错,道的宇宙,其实一直存在,发现才是关键!那些所谓的天眷神师,应该更有机会去发现,却是没能发现,只能说,这条道,这大道宇宙,就该是你的!”

  他又看向李皓:“这也代表一点,你,不是天眷之人,不是天定之人!人定可胜天!大概和一件事有关,新武强者的血脉后裔,都难成为天眷神师,而如今的天眷神师,往上数,无数代之前,他们的先祖要不是凡人,要不就是弱者,更契合这片天地。”

  李皓微微一怔,点了点头,原来如此。

  难怪鸿图要逆天改命,直接选择重生,因为他是新武人,大道印记还在,不转生,不彻底将这些东西摒弃,大概很难成为天眷之人,取代天地意识。

  袁硕却是开口道:“道的宇宙,应该一直存在,势也不是如今才发现的,而是很久以前就发现了!只是这个时代,让我们更容易贴近,靠近。”

  李皓点头,这个他也认同。

  也许,还是和一次复苏有关。

  而此刻,黑铠又道:“天地能量寂灭,其实就是一个机会,这寂灭的时代,完全摒弃了本源大道的影响,新武人全部被尘封,也完全失去了对天地的掌控,这个时间,倒是给了天地诞生自我的机会,所以,当年的天地寂灭,到底是故意为之,还是迫不得已,不好说,也许……有人就是为了这次机会!小世界也许不重要,重要的其实是你口中的皓星界!”

  “有人想和新武时代的天帝一样,做第一个发现大道宇宙的人。”

  李皓一怔,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半晌才道:“可能吗?”

  “有可能的。”

  黑铠点头:“放在你眼中,也许不可思议,但是,对一些强者而言,他们无法超脱,无法成为人王他们那样的强者,可若是借着新生世界,发现第二条大道,也许就有了超脱的机会了。若是为了这一点,背叛新武,就有些理由了,否则,没必要这么做,新武太强,背叛新武,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!”

  “那会是谁?”

  李皓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会不会是剑尊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好家伙!

  此刻,王署长他们都要翻白眼了,合着,不是你嫡亲祖宗,你就开始编排了是吧?

  李皓一脸认真道:“剑尊如此强大,这个世界又是给他的……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你也知道是给剑尊的,那何必弄这一套,多此一举,一句话的事,和人王说,这世界他要拿来演化第二大道,你觉得人王会拒绝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一怔,也是啊。

  黑铠又道:“真要是剑尊想演化第二大道宇宙,大家只会支持,弄的这么复杂,那不是脱裤子放屁吗?也亏你敢想!”

  李皓挠头,有些讪讪:“那……用小世界演化封闭,就真的能出现第二大道宇宙吗?”

  “不一定,没先例,可能只是有人想尝试一下……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东西。”

  黑铠冷冷道:“我看,真要是打这个主意的人,大概率也只是试试看,并不是真的就确定会如此。谁也不确定,否则,早就有人尝试了。”

  那也得有小世界才行!

  李皓心中想着,剑尊……的确不可能,按照他们说的,剑尊想做,就一句话的事罢了。

  算了,他也懒得去猜是谁。

  自己这么弱小,猜到了,也是被人干掉的命。

  至于为何去猜测是剑尊,也只是觉得,那位有这个实力和机会,可一想,真是不嫌麻烦,明明就是自己的,还要弄这套,除非这位自家伪先祖脑子进水了。

  李皓也不再说这些,很快道:“那我现在先强化身上超能锁,能呈现多少算多少,再召集一批特殊系超能过来,这样的话,应该可以发现更多……”

  黑铠点头:“可以试试,速度要快,免得出现问题,既然确定了天地意识开始正式凝聚,世界彻底和主世界脱离掌控,那此刻,也是争分夺秒!”

  李皓点头,不再多说什么,回头看向天剑几人:“几位前辈,此事还要劳烦你们了,汇聚一批特殊系超能过来,武师其实也一样,每一种势,其实也可能代表了一种不同的超能锁,只是大家之前没发现罢了。”

  几人点头,都颇有兴趣。

  这种事,他们也喜欢。

  “汪汪汪!”

  就在此刻,一条被人忽略的狗,忽然叫唤了一阵,李皓一怔,说啥呢?

  黑铠却是有些意外,微微点头:“也对,既然新人类有道脉,那新妖族,也许也有!新的妖植,也许也一样……但是如今,新生代妖族有,妖植……还没有那么快吧?”

  “汪汪汪!”

  黑铠看向黑豹,迟疑道:“你也要开道脉?我又不会,你和我说有何用?”

  “汪汪汪汪!”

  “让李皓给你开?”

  黑铠失笑:“那你直接和他说好了。”

  “汪!”

  黑铠无语:“你一个妖兽,不会精神力波动语言,是真不会,还是装不会?你自己交流去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旁,李皓一脸呆滞,看了一眼黑豹:“你也要开道脉?你有吗?还有,前辈说的对,大家都会精神力波动,为啥你不会,就会汪汪汪?”

  黑豹有些无辜:“汪汪!”

  黑铠也有些想翻白眼的冲动,淡淡道:“它说,它不会精神力,只会势!势的波动,它无法掌握转换成语言,新生代的妖族,也不一样了。”

  李皓没好气道:“扯淡!天鹏山的山主也是现代妖族,人家就会精神力波动,这狗东西,又忽悠人!”

  黑豹委屈无比:“汪汪汪!”

  黑铠只能再次翻译:“它说,那些妖族,只能算是现代妖族,不能算现代武道妖族,它是修武的,那些家伙修古武的,它修势,那些家伙修肉身和气血,大家不一样。”

  李皓怀疑地看了一眼黑铠,狗子就叫唤一声,有这么多讯息包含在其中吗?

  黑铠有些心累,懒得再说什么。

  就是包含了这么多,要不然,你以为我闲的没事干,非要和你说这么多?

  李皓也没再说,只是摸着下巴,看了一眼黑豹。

  也是啊!

  这可能是当前唯一一只修势的妖吧?

  天鹏山主也好,奎山之蛇也好,好像的确不是修势的,而是修炼的古妖族一道,强肉身气血,大不了强大一些精神力,可势……好像还真没有!

  这么说,狗子可能真的有超能锁,也就是道脉。

  人有,妖也有吗?

  也是,世界又不是单纯只有人族,还有万物生灵呢。

  那狗都有,猪呢?

  猪有了,猫呢?羊呢?

  万物都有……难道都要找出来?

  李皓咽了咽口水,这可是一个极其浩大的工程,终其一生,也许也做不到吧。

  还有,人有了,妖有了,万物都有了,活的有,死的有吗?

  比如,一把剑,一把刀,一把枪……这些兵器,能自我修炼吗?

  具备道脉吗?

  真是越想越是可怕!

  修炼,真是一个浩瀚的世界,越想越是神奇。

  ……

  这一日起,李皓、黑铠、王署长、袁硕,还有一条狗,开始在矿脉中,去构建人体模型,不是一般的人体模型,而是极其特殊,甚至按照黑铠的说法,建造人体宇宙的那种模型。

  甚至让李皓说出皓星界大概的样子,进行压缩……李皓都怀疑,这位是不是故意套自己的信息?

  但是,为了建造的更完美,他还是说了。

  至于什么修炼,李皓也丢一边了,这就是一种修炼,让李皓对人体有了更直观的了解,更更深层次的了解。

  ……

  矿洞中,宛如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一尊和李皓类似的巨人,在虚空中浮现,透明状的,连小兄弟都有,李皓很郁闷:“这个,能不建模吗?”

  黑铠平静道:“人体,差不得一丝一毫,除非,你现实中就没有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翻白眼。

  袁硕笑呵呵道:“这是男模,回头还得建一个女模,对比男女差别,也许也会有些区别,包括老人、孩子,都要进行比对!”

  李皓瞥了一眼老师,老师……是真的为了研究,还是老色魔本质暴露了?

  黑铠懒得搭理他们,他对这些,还是要求很认真,很严格的,此刻,他沉声道:“人体最为复杂,现代人族我也不太了解,接下来,还需要用纳须弥之法,将皓星界压缩进入其中……但是道脉,不好临摹……”

  他苦思冥想,什么东西,可以取代道脉?

  李皓开口:“非要类似才行吗?”

  “那样才准确!”

  李皓想了想道:“可以用神文替代,但是需要很多人手,每个人凝聚不同的神文,模拟真实道脉!”

  “这个可以!”

  黑铠点头:“那就固定一个空间,神文随时可以纳入其中……”

  一群人,再次干了起来。

  一个除了透明之外,外形内脏几乎和李皓无差别的人体模型浮现。

  而这个期间……黑铠也好,袁硕也好,王署长也罢,一而再地探查观察李皓,李皓很是郁闷,一群老爷们,一天到晚观察自己,看自己,就差数一数自己身上有多少汗毛了。

  实际上,也差不多数了。

  而这个时候,李皓也不算吸收大量的能量,以及生命之泉,整个遗迹中,11位妖植,都在为他一人提供生命之泉,每天消耗的量,都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  反正矿脉大,李皓也不在乎消耗多少。

  不止如此,他自己也不断从皓星界抽取能量,强大肉身,以免超能锁呈现太多,肉身崩溃。

  不知不觉中,李皓就强大了起来。

  他自己,都没太多的震惊,只是沉浸于人模的构建之中,不断去完善。

  不止如此,这个期间,李皓也在构建自己的神文体系。

  包括组合,重建,构造,崩碎……

  什么危险,尝试什么。

  反正死不了!

  ……

  而就在李皓不断尝试的同时。

  外界,其实隐约有些变化,天地之间,各种能量好像都活跃了许多。

  原本,能量只是能量。

  如今,这些能量,好像极其的活跃。

  ……

  银月。

  银城。

  赵署长亲自赶到了银城,银城还在下雨,极北之地的雨水,按理说应该会很冰冷,甚至落下就会结冰才对,可是,银城没有。

  这里的雨水,落地,也还是雨水。

  少了一份冰寒之意,却是多了一些血腥味。

  赵署长抬头看天,微微皱眉,银城的雨,很奇特,只笼罩银城。

  范围不大。

  这里的雨水独特,他是知道的,因为之前,红月组织对付八大家的人,都会选择在雨季进行。

  “雨季,才能对付八大家的人,剥夺他们的血脉之力……”

  赵署长抬头看天,瞬间腾空而起,一路朝上,可雨水来源,不是简单的云朵汇聚碰撞,不是水气,他一路朝上,直到飞到了天空尽头……一股巨大的压力,压的他无法继续腾空了,他都没看到雨水的根源。

  这和一般的雨水,不一样!

  虚空中,他抬头看天,任由雨水落下,体内,有些血脉之力微微颤动的感觉,作为赵家人,他也有八大家血脉。

  “这雨水……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  赵署长皱着眉头,还有,映红月和这雨水有关系吗?

  银城再次下起了雨,这意味着什么?

  此刻,他也感知到了,银城的能量很活跃,波动很大。

  古怪!

  银城……除了是星门所在地,还有其他东西存在吗?

  “剑城,又在何处?更上面的虚空中?”

  一个个念头,浮现在脑海中。

  陡然,他一扭头。

  不远处,一道身影浮现,赵署长微微扬眉,淡淡道:“映红月,胆子不小!”

  映红月背负双手,仰头看天,并未理会。

  看了一会,忽然道:“不要再来此地了,八大家的人,最好都不要过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署长笑了笑:“为何?”

  “此地有封印,封印了一个东西,或人或物,反正很邪门,这雨水,会剥夺八大家的血脉之力,渐渐地,让血脉之力融入雨水,被带回到封印之中,进行解封!李家血脉尤甚!转告李皓,不要没事回银城,尤其是下雨的时候,否则……一旦被冲破封印,死的可不止是他!”

  赵署长脸色微变,看向他,半晌才道:“你确定?”

  映红月轻笑一声:“为何不确定?”

  赵署长若有所思,忽然道:“这雨水,其实还有一个作用!”

  映红月看向他。

  赵署长笑了:“消融八大家血脉的隔阂,有利于血脉之力融合……红月……我看,你还是走远点好,此地,不适合你!”

  “你要拦我?”

  “你觉得呢?”

  赵署长瞬间消失,映红月什么也不说,一鞭子陡然抽出,虚空破碎。

  他无心和这家伙交战,但是,此人来的更早。

  而他,的确需要一些雨水之力,去帮自己完成更多的融合,哪怕知道,那样会让封印更脆弱。

  就在鞭子贯穿虚空的时候,忽然,一声笑声响彻天地。

  “哈哈哈,映红月,我在这呢!”

  映红月皱眉,转手一拳,轰隆一声巨响,赵署长瞬间浮现,瞬间消失。

  “哈哈哈,我在这!”

  映红月再次皱眉,眼中冒出一抹神光,看向四周虚空,却是接连遭受无数次攻击,一次接连一次。

  他不断出手,附近虚空都被他搅碎。

  强大的一塌糊涂!

  可是,笑声依旧在耳边传荡,让他有些心烦,许久,陡然一拳打出,虚空破碎,赵署长身影浮现,带着笑意:“好了,不玩了,你和我打下去,也没太大作用,不如和当初一样,你继续去外地干坏事,银月……我还要守护呢!”

  映红月微微皱眉,淡淡道:“我需要这雨水,融合血脉!”

  赵署长笑呵呵道:“有别的办法的,映红月,你这么聪明的人,还怕没别的办法?在这,血脉融合是融合了,也会被雨水剥夺一部分,融入虚空,解放你所谓的封印……这不好,乖,去别的地方!”

  映红月眼中冷光闪烁:“赵曙光,你吃定我了?”

  赵署长笑呵呵的:“哪能!只是……你信不信我一声令下,此地出现百位接近绝巅的强者,一起上,宰了你!”

  映红月嗤之以鼻:“还用这一套吓唬我?”

  赵署长笑了,“看来你不信……好……出来,宰了他!”

  这一瞬间,四面八方,一道道人影浮现,气息强悍无比,映红月脸色瞬变,眨眼间消失在原地。

  许久,有声音传来:“赵曙光,你在玩火!”

  “没你会玩!”

  赵署长笑呵呵的,一直等声音彻底消失,看了一眼四面八方浮现的身影,笑呵呵道:“诸位前辈,吓唬吓唬他罢了,大家还是该去哪去哪,别在这围着了,现阶段不要乱出手,容易把自己弄死。”

  一道人影,声音有些沧桑:“赵署长,吾等都只是本源分身罢了,死了也无妨,只是有些疑惑,赵署长此刻将吾等带出来,到底有何要求和目的?”

  赵署长笑了:“没什么目的……诸位前辈别误会,本尊没办法出现,本源分身透口气也好,按照我们达成的协议,诸位前辈,帮我一个小忙就行!”

  “说吧。”

  “这座山对面,有个国度,一群蛮子生活在那,诸位前辈先去那边转悠一圈,过些时日再回来如何?”

  “……蛮子?你是说,那些初武后裔?”

  “初武后裔?”

  赵署长一怔,苍老声再次道:“嗯,这片大陆,昔年也有一些初武后裔到来,只是人数不多,人王兼容并包,也没在意,剑尊也未驱逐,是这些人,建立了国度吗?”

  “大概……是吧?”

  赵署长也不确定,笑道:“最近,苍山有些动静,经常有家伙想越过苍山,打探一下情况……所以劳烦诸位前辈了。”

  一道道虚影,看向赵署长,许久,有人道:“可以,但是,给个期限吧!”

  “二次复苏开始,诸位前辈就可以回来了!”

  赵署长笑道:“互惠互利,我接下来也会为诸位前辈的复苏,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”

  一道道人影,并未吭声。

  过了一阵,才有人冷冷道:“新武不受威胁,赵曙光,你最好不要一再如此,合作共赢,都是可以的,没必要如此极端,你家先祖,当年也是极端之人,没想到若干年后,赵家人还是如此……”

  赵署长失笑:“这话说的,我哪里极端了?我只是为了自保……诸位前辈如此强大,我也不能任由诸位前辈到处乱跑吧?只要完成我说的,我也不算威胁诸位吧?何况,早就谈好了的事,没谈好,大家完全可以不出来,现在出来了,又嫌弃我极端……这合适吗?”

  说到这,叹气道:“大家好好并存就是了,我们又没太大的利益冲突,新时代,新开始,诸位前辈若是不愿意……那就现在回去好了,等待二次复苏,直接自己出来,我又不拦着,也拦不住!”

  “赵曙光,也许……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,付出代价的!”

  有人低沉说了一句,一瞬间,所有人消失在原地。

  等人都走了,赵署长失笑,付出代价?

  什么代价?

  合作共赢的事,大家怎么不懂呢。

  再说了,我不限制一下,你们出来打死了我,我到哪说理去?

  真是不可理喻啊!

  不答应,那就不出来好了,出来了,又说不合理……真是难伺候!

  赵署长笑呵呵的,也不走,就在这等着。

  这场雨结束了,我再走。

  映红月那家伙,无端端跑来,是真的为了融合血脉,还是有其他目的?

  赵署长心中想着,再次叹息一声,银月的那群王八蛋,都他么浪疯了,一直不愿意回来,据说九司、超能之城都被拿下了。

  那又如何?

  一个岛罢了!

  银月,才是天地中心,懂个屁啊,看看,这里随便出来一些本源分身,都能虐你们!

  “天地愈加稳固了,谁在搞鬼?这么下去,不需要多久,就要二次复苏了,太快了啊!”

  一声叹息,在心中响起。

  此刻,想到了一人,李皓那孙子,是不是这孙子在搞鬼?

  要不然,为何天地稳固的这么快?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