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90章 天星落幕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(开窍,懂的都懂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修炼修心。

  每一场战斗,都是一场炼心之旅,每一场战斗,都有收获,都有感悟。

  战斗的本质,在李皓看来,一直都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。

  杀人,也并非为了作恶。

  以暴制暴,是这个时代的特色,也是任何超凡时代的特色,唯有如此,才能顺心,超凡之力,欲超脱,终究还要看实力强弱。

  和师父的一番对话,让李皓对武道,对人生,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。

  众人修炼了一阵,恢复了一阵。。

  都在等待黑铠。

  这个时候,无法否认,黑铠是唯一获胜的希望,也是李皓这边目前最大的依仗,没有黑铠,圣人难对付。

  风云楼的白树,是一尊几乎耗尽一切的圣人,结果王署长想诛杀对方,也需要特殊手段才行。

  而外面那两位圣人,几乎都处于一个巅峰期。

  除了本源大道无法给予战力上的增幅,实际上就是巅峰大圣。

  不过,也因为没有增幅,这个时代的本源道强者,比起新武时代,都弱了一大截,如今的所有强者,都可以拉低一个层次来看。

  比如这圣人强者,在本源道还没寂灭的时代,那是圣人,现在……其实也就和当年的不朽相当罢了。

  此刻的李皓,也是思绪万千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黑铠身边的肉身已经消失,但是对方依旧笼罩在黑铠之下,好像羞于见人,也没露出真容。

  王署长肉身恢复的那天,到今日,可一直都是真身展露,没再和之前那样铠甲附体。

  “差不多了。”

  黑铠很平静,哪怕此刻实力恢复了许多,比起当年的肉身也不差什么,可他始终如此平静,好像没什么值得欣喜的。

  他一恢复,众人都是大喜。

  李皓也笑道:“那接下来就要劳烦前辈了。”

  “没什么,等价交换罢了。”

  黑铠也不是太在意李皓的客套,起身,朝外走去。

  众人迅速跟上。

  三位妖植都很期待,而黑豹则是恋恋不舍,一直回头看那个宝池,此刻的黑豹,很想进去睡一觉,大吃一顿,爽一把。

  可惜,李皓没给它这个机会。

  ……

  矿脉之外。

  大战还在持续。

  核心处的战斗,因为精神领域的存在,并未让众人感知,哪怕两位圣境强者,也没感知到什么。

  此刻,战斗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。

  四周,一些黑甲军的尸体倒地起伏,也有一些天星军被击溃,铠甲破碎,已经失去了生命印记。

  半空中,几位妖植都有些受损。

  而六位银铠,其中一位铠甲也被击破,倒地不起,不知生死。

  总体上来说,还是妖植一方占据了一点优势。

  毕竟,妖植的不朽更多一点。

  虚空中。

  荆棘玫瑰所化的女人,冷笑一声,手持双刺,看向孙鑫,冷冷道:“持续下去,你这边只会越来越虚弱,我说过,我要的只是能源,给我三分之一的矿脉能源石,我便退去!”

  说罢,幽冷道:“这么僵持,你我都没任何好处,不是吗?”

  黄金战士一言不发。

  手持战刀,继续出刀,战力也是极其强悍,可荆棘玫瑰也不弱,双刺更是本体的一部分所化,强悍无比。

  双方交锋多次,孙鑫并未占到任何便宜。

  而此刻,下方几位妖植,对剩下的五位银铠,发起了猛攻!

  这些妖植,都是不朽层次的存在,尽管同阶战力比人族稍弱一些,可境界更强的情况下,五位银铠被杀的不断倒退。

  唯有黑甲军和天星军的交战,天星军占据了上风,杀的黑甲军丢盔弃甲,可这种低层次的战斗,纵然取得了胜利,也很难扭转局面!

  就在此刻,有银铠爆发出璀璨光辉。

  几位妖植大惊,纷纷倒退。

  这是自爆的征兆。

  人族强者,战至最后,自爆的强者数不胜数,每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都会让敌人极其头疼。

  哪怕知道对方会自爆,可有时候很难打断。

  就在此刻,忽然,一声低喝响起:“住手!”

  ……

  矿洞中。

  李皓正在等待着机会,王署长脸色变幻之下,忽然冲了出去。

  李皓脸色微变。

  黑铠没有动弹,只是按了按手,没让李皓他们出去。

  李皓皱眉不语。

  王署长……还抱有幻想吗?

  …………

  轰!

  一声巨响,王署长一拳打出,击退了一位妖植,一手打中那位欲要自爆的银铠,喝道:“住手!”

  几位银铠大惊,正在交战的两位圣人也是一怔。

  这地方……怎么会冒出来其他人?

  金铠更是意外无比,震惊无比。

  怎么会!

  这人……这不是王野吗?

  几位银铠原本想出手,可此刻,也看清了来人,都是一怔,迅速精神力扫荡。

  王署长面色冰寒,手中浮现一枚印章,正是玄龟印。

  一抹抹光华辐射而出。

  几位银铠瞬间停下了动作,之前要自爆的银铠,顿时有些震撼和惊喜:“天星军第三师第七团团长,参见王署长!”

  在这个时代,在这,他们居然见到了主城的署长。

  无法置信!

  下一刻,又想到了什么,忽然纷纷后退了几步,对方怎么来的?

  难道……

  此刻,久远的记忆浮现,难道说……当年袭击天星镇,和战天城也有关?

  否则,对方怎么会出现?

  此刻,王署长不给任何人机会,冷冷道:“天星军副帅孙鑫,勾结外敌,现,暂剥夺一切军权,束手就擒,等待战天军审判!其他天星军成员,都要接受调查!”

  “天星镇各大守护妖植,反叛人族,以荆棘玫瑰为首,无视律法,当斩!”

  虚空中,两位大圣,纷纷停手。

  此刻,金铠气息波动。

  荆棘玫瑰却是笑了一声,看向王署长,轻笑一声:“王野?真是……没想到!”

  金铠也是低沉道:“王野,你为何会出现在矿脉后方?”

  其他几位妖植,也是彼此对视,忌惮无比。

  王野……为何会出现在这?

  战天城成员!

  而江辰这些人,更是变色。

  战天城,李皓幕后的支持者。

  对方怎么会出现在这?

  战天城距离此地,万里之遥,这王野一拳击退了一位不朽妖植,实力不弱,强大无比,怎么会出现在这!

  这简直无法想象!

  王署长只是冷冷看着金铠:“孙鑫,我为何出现在这,不需要你来质疑!天星镇战死强者无数,我只问一句,你为何活着?”

  此话一出,孙鑫还没开口,一位银铠急忙道:“大帅是为了拱卫矿脉……”

  王署长转头看向银铠,呵斥道:“拱卫矿脉?那我问你,矿脉核心,你们去过吗?”

  几位银铠一怔,对视一眼。

  很快,有银铠迅速道:“核心处有自爆装置,大帅担心出现叛徒,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核心地带……”

  而当王署长说出核心地带,那金铠气息波动了一下,声音有些低沉:“王野,我再问一句,你为何会出现在这?为何能瞒过一切,能避开四象锁空阵?你和荆棘玫瑰,是不是早就达成了一致?你说我背叛……我看,是战天城背叛了所有人!”

  孙鑫低喝一声:“杀了他!王野,你敢惑乱军心,当斩!”

  说罢,直接放弃了荆棘玫瑰,一刀朝王野劈去!

  此刻,他心中念头无数。

  最为震惊的是,王野在这……那……里面呢?

  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二次复苏还没开始,为何王野能出现在这?

  他不是该在战天城吗?

  无数念头浮现。

  而此刻,荆棘玫瑰也并未阻拦,而是面带笑容,有些嘲讽,有些异样,王野……出现了。

  八大主城之一的战天城,警卫署长出现了。

  而且……还是携城主印而来。

  这代表,获得了战天城的许可,而不是一个人单独来这的。

  它环顾四方,看向后方的矿洞。

  出现了一个王野,还有其他人吗?

  还有,四象锁空阵,没能引起任何动静,是王野早就在这,还是说……刚刚才到的?

  早就在这的话,那还好一点。

  若是刚刚才到的……那其中意味太多了。

  孙鑫携大圣之威降临,王野怒喝一声:“大胆!天星军所属,若是还忠心于新武,击毙此人!”

  几位银铠对视一眼,都有些震惊。

  和他们朝夕相处无数岁月的副帅,来自组成的王署长……

  孙鑫是他们现在的主帅,当然该听从主帅的命令。

  可是……来自主城的署长,携主城城主令而来,还是战天城……那可是血帝尊留下来的城池,尽管对方好像只来过一次。

  可此刻,几位银铠挣扎瞬间,还是瞬间阻拦到了两人中间,一尊银铠低喝道:“大帅,也许有误会……”

  哪能直接斩杀主城使者!

  在这沉寂了无数岁月,无论王野有没有问题,也要擒拿为主,事后审判。

  现在,还是战斗的关键时刻。

  主帅放弃了对荆棘玫瑰的围杀,忽然要对付刚出现的王野,几位银铠有些躁动不安。

  孙鑫低喝一声:“忘了军中规矩吗?此人忽然出现,定有蹊跷,作为第三方出现的存在……先杀他!”

  王署长冷冷道:“你也说了是第三方,我乃战天城代理城主,天星军上属主城成员,哪条军规说了,战场上连主城特使都要斩杀?”

  王署长不动如山:“孙鑫,到了这时候,你还想巧舌如簧,为自己狡辩吗?”

  孙鑫冷冷看着他。

  又看了看几位银铠,忽然转头看向荆棘玫瑰:“作为第三方存在……你我斩杀了他再论其他……”

  荆棘玫瑰却是不语。

  斩杀第三方……若是纯粹的第三方,那当然不说什么。

  可现在,对方是主城之人。

  这是其一,第二……它还在思考,王野到底是一人,还是许多人?

  自己的阵法,到底如何被人破开的?

  孙鑫微微皱眉,再次喝道:“你们让开,我先拿下他,待战后再论!”

  此刻,他退而求其次。

  几位银铠,此刻不能推向对方,否则也是个大麻烦。

  银铠团长们有些迟疑,这时候,情况很复杂。

  王野出现的也很意外。

  先拿下王野,战后再论,排除意外因素,也是应该的。

  几位银铠还略有迟疑,王野叹息一声:“看来你们真的不太清楚情况,我也觉得,天星军就算反叛,也不至于如此,全部反了!”

  几位银铠一怔。

  有银铠忍不住道:“王署长,吾等从未反叛,一直都在忠于职守,此话……”

  太伤人心了!

  我们孤独守卫此地无数岁月,上来就被扣了大帽子,谁也忍不住觉得心寒。

  王野淡淡道:“那就是你们太蠢了,作为昔年的绝巅,一点判断力都没有,如此愚蠢,也能带兵吗?”

  几位银铠有些愤怒!

  就在这时候,一道身影浮现,无声无息。

  孙鑫脸色剧变!

  其他人也是微微一震,谁?

  来人也不说话,只是亮出了一块令牌,平静无比:“圆平武科大学教务处处长,都认识我吗?”

  此话一出,几位银铠心中一震。

  下一刻,一位银铠迅速捶胸低喝:“参见张处长!”

  轰!

  几位银铠,纷纷伫立,昂首挺胸,这一刻,完全不是王署长可比的。

  虚空中,荆棘玫瑰一怔。

  看了一眼黑铠,半晌,脸上忽然出现一些苦涩之意,微微叹息一声,俯首落地:“天星镇守护妖植荆刺,见过张处长!”

  孙鑫也是变色,瞬间褪去头盔,低沉道:“天星镇天星军副军团长孙鑫,参见张处长!”

  只是一座武科大学的教务处长,此刻,几位强者却是纷纷俯首。

  连那几位不朽妖植,也是怔神无比,纷纷落地。

  一个个迟疑无比。

  这……什么情况?

  黑铠平静地看着孙鑫:“你要逃还是要战?”

  孙鑫咬着牙:“末将不知何错之有?哪怕张处长,也不能如此让军方寒心,我镇守天星大矿十万年,无数岁月,无数时光的孤独,就因为王野一句话,处长就要擒拿格杀我?”

  黑铠看着他,笑了。

  众人都听到了他的笑声。

  他也不说话,探手一抓,孙鑫脸色剧变,一瞬间,一股强悍的精神力席卷而出,瞬间消失在原地,暴吼一声:“荆刺,联手!”

  而那荆棘玫瑰,却是并未出手,只是嗤笑一声,站立原地不动。

  虚空中,孙鑫身影浮现,急忙朝后方矿脉遁逃。

  一张巨大的手掌,从天而降。

  轰!

  一声巨响之下,孙鑫铠甲破碎,瞬间露出伤痕累累的身体,暴吼一声:“张安,你有何资格杀我?”

  张安!

  李皓众人,此刻都是心中微动,这还是第一次知道这黑铠的名字。

  黑铠一如既往的平静:“就凭你背叛了新武!”

  “你说背叛便是背叛?”

  “是的,我说是,你就是!”

  黑铠又是一掌拍下,天地之间唯有这一掌,那孙鑫大恐,无数气血爆发而出,瞬间爆发出强悍无比的力量。

  一条虚空大道呈现,刀光纵横天地。

  “你非军中之人……也非孙某主官,你凭什么……”

  他不断怒吼,希望能干扰对方。

  可黑铠却是接连出掌,天地变色!

  “我不是军中之人,那又如何呢?我是魔卫军预备役教官,这个身份够吗?”

  他一步上前,一拳打出,轰隆一声,打的孙鑫倒飞,肉身龟裂。

  “这个身份不够,我是方校长护卫军统帅,这个身份够吗?”

  轰!

  又是一拳,打的孙鑫暴吼不断,怒吼连连。

  “还不够的话,我是魔武导师,够吗?”

  轰隆隆!

  天地之间,唯有孙鑫不断抛飞,血溅四方。

  几位银铠早就呆滞!

  荆棘玫瑰也是一声轻叹,其他四位妖植更是呆滞的不知如何是好,江辰这些人,也是个个惊呆了。

  此人……是谁?

  圆平武科大学,又和李皓有关!

  他们也是惊恐无比,此人太强了。

  之前和荆棘玫瑰势均力敌的圣人,此刻被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怎么可能?

  传说中的天王吗?

  轰隆隆!

  孙鑫一次又一次地挣扎,不甘心,不愿意就此束手就擒,因为他知道,一旦被抓,结果……只有死。

  不管他说什么,做什么,戴罪立功也好,还是其他……他都死定了。

  血气瞬间纵横!

  一柄血刀凝聚,血刀诀。

  一刀劈碎天地!

  他要反抗!

  “叛徒,也配用血刀诀吗?”

  黑铠好像有些怒了,陡然一声厉吼,和之前截然不同,手中浮现一本书,一瞬间,浮现一人,背负双手,虚影凝现,格外的平和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孙鑫瞬间惊恐到了极致:“部长……”

  “哦,原来你还是我爷爷的老部下……”

  黑铠忽然笑了:“可是……你居然敢背叛,孙鑫,你胆子太大了!”

  虚影浮现,也没什么动作。

  只是浮现瞬间,背负的双手,随意挥出一臂。

  轰!

  孙鑫的血刀诀,瞬间崩溃,孙鑫此刻已经完全了丧失了斗志,有些崩溃道:“不不不……我没有背叛……”

  砰地一声,重重砸落在地。

  黑铠探手一抓,一道禁锢浮现,瞬间将对方笼罩,禁锢了起来,淡淡道:“等我待会好好收拾你!”

  说罢,转头,看向荆棘玫瑰。

  “你又是什么情况呢?”

  荆棘玫瑰不复妖娆,有些苦涩,微微躬身:“没什么情况,当年那些人杀来,瞬间覆灭了天星镇,我恐惧了,选择了投降。”

  “之后,我答应为他们巩固天星镇,等待他们的人再次到来,完成天地复苏……”

  “不过,十万年过后,我不甘心了,不愿意了,不想再为人族效力了!他们派人来运走了许多矿石,都被我击杀了,夺取了,所以我实力一直不曾衰弱,反而更加强大了。”

  “到了今日……我觉得,在这个封闭的世界中,我成了圣人,我有资格去追求属于我的自由……”

  荆棘玫瑰也很平静:“新武没了,难道要我为你们效力吗?张处长,哪怕是你,也没这个资格。”

  黑铠看着它,沉默一会,点点头:“也有道理,所以和你孙鑫翻脸了?”

  “算不上,我和他本就不是一伙的。”

  荆棘玫瑰淡淡一笑:“我只是胆小,怯懦,怕死,战时投降,此人……可是早就投降了,还请处长不要将我和他沦为一谈!”

  此刻,几位妖植胆战心惊。

  黑铠看了一会荆棘玫瑰,沉默一会,又道:“你说的也不错,战时投降,可恶,可杀,可恨!可比起孙鑫,的确要好一些。”

  “多谢处长认可。”

  荆棘玫瑰笑了起来,“不过……我不想认命!当年地窟战败,妖植、妖兽投降,效忠人族,效忠人王!我也是那个时候,效忠了人族!可那时候,人王在,至尊在,我们效忠的没有任何怨言……因为……他们太可怕了!”

  “可是……今日,我还是想试试,人族残存的这些强者,是否真的无敌!”

  黑铠轻叹一声:“那就试试好了!”

  一瞬间,天地变色。

  荆棘玫瑰直接化为本体,一朵玫瑰花,摇曳身姿。

  大道呈现,天崩地裂!

  “这个时代残存的人族,岂能让我信服?”

  荆棘玫瑰大笑一声,笑声娇媚,一瞬间,无数本源溢散而出,大道浮现,恍如万千少女缓缓走来,摇曳身姿,娇媚无双!

  “请处长入我本源一会!”

  黑铠瞬间消失,出现在虚空大道之中,笑了一声:“魅惑一道,只是小道罢!”

  “错了,大道哪有大小之分,处长眼界高,心气傲,可终究只是第三代,而非第一代新武开创者,比起你父,你祖父,差距太大!”

  轰!

  大道动荡,天翻地覆!

  这一刻,这位圣人妖植,也是极其骄傲,猖狂无比。

  虚空中,无数身影浮现,靠近黑铠,瞬间炸裂,却是依旧源源不断。

  剩下几位妖植,此刻胆战心惊,都想逃离。

  悄悄挪动,想要遁走。

  太可怕了!

  它们无法相信,这个时代,会出现一位顶级强者,而且……它们已经知道这人是谁了。

  那边,江辰也在迅速撤销阵法。

  一点动静不敢冒出,想要打开阵法,悄悄离去。

  副帅被擒,尊者虽然强大,可他们都看出来了,这是拼死一战,大概率是不敌的。

  就在几位妖植想走的瞬间,王署长低喝一声:“还想走吗?天星军,随我杀,擒杀这些叛逆!”

  “诺!”

  几位银铠不敢多言,此刻心中尽管震撼无数,还是迅速出手,五位银铠,其中还有一位不朽,王署长也是不朽存在,对面四位不朽,虽然强大,可众人也是毫不畏惧。

  就在这时候,一株大树浮现,红杉树。

  下一刻,小枣树也瞬间浮现。

  两位不朽来了,红杉树更是不朽巅峰。

  几位银铠一怔,王署长喝道:“自己人!”

  几位妖植大惊,急忙爆发出强悍的实力,一株寻木大树暴吼:“杀!破开阵法,逃!”

  轰!

  双方瞬间战到了一起。

  强悍的气息,动荡四方。

  而这时候,江辰几人可没兴趣参与,小心翼翼,生怕惊动了任何人,这些妖植大概率完了。

  因为就算逃出了这里,也出不去遗迹。

  他们可以!

  此刻,几人心中都想着,也许……和李皓有关。

  就在此刻,笑声传来:“几位,去哪呢?”

  李皓!

  齐平江微微皱眉,停下了脚步。

  果然,李皓出现了。

  还有袁硕!

  另外,还有一条狗,一株树,正是帝卫。

  赵天阳叹息一声:“没想到!”

  真没想到!

  李皓居然将这些强者,搬来了这里,至于李皓如何做到的,他们没兴趣了,此刻,他们都很无奈。

  李皓笑道:“有什么没想到的。”

  他看向那身穿黄袍的老人:“你便是上一代天星王?”

  江辰笑了笑,点点头。

  此刻,倒是有些气度。

  几位强者,唯有考功、礼外司两位司长有些胆怯,其他几人,都很平静。

  齐平江冷肃道:“胜者为王败者寇,看来这一次,我们还是败了!只是……李皓,古文明强者还在,纵然你取代了我们,终究还只能走我们的老路!”

  当年,我们也曾心怀梦想。

  可古文明强大,妖植操控,九司变味,天下大乱。

  李皓如今热血,可是……李皓多久后,会和我们一样呢?

  李皓笑道:“那拭目以待便是!当然,几位大概率是没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  几人气息爆发,手中纷纷浮现出一柄神兵,都很强大。

  气息动荡!

  赵天阳也很平静,这位九司的第一司长,看向李皓道:“终究还是要反抗的,束手就擒的话就不用说了,不过……胜也好,败也好,李都督能否为赵某解惑一二?”

  李皓笑道:“赵司长有何疑惑?”

  赵天阳也露出笑容:“此次拿下九司和皇室之后,天下动荡,古文明强者横行,李都督所在的银月,古文明强者最多,如今更是战天城全力支持都督,那都督接下来如何打算?”

  李皓有些意外,看了一样对方,笑了笑:“不知道,走一步看一步,先将毒瘤扫除!然后让大家吃饱肚子,吃饱了肚子之后,停止天星战乱,发展教育,发展技术,武道和超凡都不会覆灭,但是会被限制官方发展……除此之外,至于古文明强者,我暂时也没太好的办法应对。”

  赵天阳叹息:“当年九司其实也是这么做的,可是……很快,我们就寸步难行了!妖植胃口很大,要能量,要宝物,要复苏,甚至要开星门,离开此地,或者独霸天下……你如此一来,不还是走了老路吗?”

  李皓笑道:“尽力而为,哪能事事如意!”

  赵天阳有些遗憾,“也对,古文明的存在,的确让我们很难跨过去,但是都督年轻,也许还有机会……”

  说罢,笑了一声:“那就让我们见识一下,银月五禽老魔,魔剑二位五禽魔门强者的实力!”

  一瞬间,一剑杀出!

  袁硕早就不耐烦了,哼了一声,一拳打出,猛虎咆哮天地!

  轰隆一声巨响,两人交战到了一起。

  江辰也是笑了一声,手中浮现一柄长枪,“天星皇室江辰……天星侯,请指教!”

  话落,一枪杀出!

  李皓笑了一声,瞬间消失,江辰很强,七系强者。

  此刻的他,神文消失,实力大不如前。

  可是……又怎样呢?

  七系是强,可李皓也不惧丝毫,今日看多了这些顶级强者交手,他也手痒了。

  “齐平江,你们一起!”

  李皓一声低喝,手中浮现一柄长剑,并非星空剑,只是一柄还算强大的普通神兵罢了。

  长剑纵横。

  枪剑交击,火光四射。

  其他三位司长,齐平江微微皱眉之下,却是不理会李皓,转身朝袁硕杀去,冷冷道:“袁硕,当年你杀我爱妻之仇,也该了结了!”

  袁硕一声冷笑:“你来便是!”

  轰!

  一瞬间,两位司长爆发,瞬间压制了袁硕,杀的袁硕不断倒退。

  黑豹和小树都没参战,只是掠阵。

  这些武师,非要单挑,它们也不想此刻参与,否则,这些家伙还不开心。

  ……

  而李皓,也不再管。

  都是武师,交手起来,倒是更痛快一些。

  江辰此刻的实力要比他强,可李皓见识了太多,也曾和顶级七系鸿图交手过,更加从容一些。

  每一剑,都出的恰到好处。

  各种剑法变幻,九锻劲爆发,势如破竹,江辰面色凝重,这时候,大家都遗忘了那些强者交战,作为这个时代最顶级的一批人,谁也没有分心。

  一手枪法,也是如龙如虹!

  长枪横空,这位老天星王,出招也是霸道无双,长枪震荡,甚至有圣道气息溢散而出,震荡而来,轰隆一声,李皓落地,踩的大地都在裂开。

  两位六系司长,见到这情况,眼神一亮,纷纷出手!

  朝李皓围杀而去!

  江辰欲言又止,还没来得及开口,李皓长剑神出鬼没,瞬间消失,再出现,咔嚓一声,考功司老司长脖颈断裂,带着不敢置信!

  怎么会?

  李皓……刚刚展露的实力,也只是六系巅峰罢了,他也是……为何……会如此?

  李皓皱眉:“不堪一击!”

  这两位司长,比起军法司和行政司的差许多。

  他的剑,很快。

  礼外司司长脸色剧变,手中神兵瞬间爆发出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息,那边,黑豹一口张开,帝宫虚影瞬间浮现,直接将神兵镇压,下一刻,被黑豹吞入腹中。

  李皓倒是没说什么,完全动用圣兵威能,此刻的他,还真难对付。

  虽然说公平交战,可我不是没用星空剑吗?

  对方神兵一丢,顿时失了魂,有些紧张,李皓避开了长枪袭杀,转身一剑,礼外司司长也去陪伴考功司司长了。

  江辰叹息一声,后退几步:“老了,居然被一个小年轻当着我的面,杀了两位六系……真是……”

  摇头,忽然一笑,身上气息瞬间一变!

  所有超能锁,瞬间崩断!

  “天星侯,我大概还能维持三分钟……现在再来试试?”

  李皓看他崩断了所有超能锁,气息强悍无比,笑了笑:“以武师的手段吗?倒是有意思……来便是!”

  话落,一剑斩出。

  神通爆发!

  虽然没了神文,可神通还在,光明照耀天地!

  这一刻,四面八方,都在战斗。

  厮杀不断!

  ……

  两分钟后,江辰闷哼一声,被李皓一剑刺入心脏,可他却是笑了一声,长枪直接刺入了李皓的腹部,捅了个对穿!

  “天星侯,我五脏本就破碎……你这和我以伤换伤……不太妥当!”

  他露出了笑容。

  他本就必死,心脏碎了也无所谓,李皓明知道如此,还是和他以伤换伤,这很不明智。

  “武师,敌人没死之前,自然要全力以赴!”

  李皓拔剑而出,瞬间倒退,江辰哈哈大笑:“有趣!很多年,天星王朝没有出现年轻俊杰了,所谓年轻一代……得推到你师父那一代人了,你们这一代……倒是出了个异数!”

  话落,长枪挥舞,力拔山兮!

  一枪扫荡而出,笑声传荡:“被困八十年,早就没了太多的雄心壮志了,古文明有利有弊,天星王朝建立离不开他们,可天星王朝腐朽,也离不开他们,我自认兢兢业业,可惜……终究是为人做奴!当今天下,我们这辈人……倒是更希望看到……你能推翻这些家伙!”

  话落,长枪耀空,一枪刺破苍穹!

  “愧对先祖,江家先祖,是战死的……不曾背叛,此事,还要几位古文明强者,为我先祖正名!”

  话落,肉身崩塌。

  一枪杀出,李皓手中长剑,一剑杀出,却是瞬间崩碎。

  李皓不断倒退,五禽秘术施展,不断轰击长枪,最终,长枪将他再次穿透,钉在了地上,李皓咳血一声,看向对面,江辰已经浑身破烂不堪,倒地不起,彻底死去!

  李皓咳嗽一声,拔出了长枪,微微摇头。

  江辰很强,不过,想杀自己,也没那么简单,不算求死,只是最后爆发出一丝丝璀璨罢了。

  真要持久交战下去,此人也必死无疑。

  不远处,袁硕一声厉吼,五行领域爆发,笼罩了赵天阳,他本人却是一跃而出,一拳接连一拳,强攻齐平江,一连轰出上百拳,一拳砸中对方!

  血刀诀迸发而出,暴吼一声,一头巨熊浮现,一拳打出,咔嚓一声,齐平江咳血,胸口碎裂,喘息一声,笑了起来:“还是那么强……当年……我妻子……也是被你一拳轰破了心脏……袁硕……当今天下,武师一道……你算是真走到了极致了……”

  话落,扭头看向李皓,看向那倒地的天星王,叹息一声:“其实……这家伙……还可以的……比他儿子强……那时候,其实……九司能成功……这家伙……最后自己退让了……”

  话落,仰天而倒,轻声道:“老赵,我们的时代……结束了!”

  轰隆!

  轰然倒地!

  领域中,赵天阳一声长叹,有些感伤,老朋友们一个个的走了。

  成王败寇,今日李皓他们出现的一刻,大家都知道,没有活路了。

  可现在……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去,还是有些伤感的。

  “袁硕,李皓……以后修史书……能将这段历史抹去吗?”

  赵天阳忽然惨笑一声:“将我们……就留在80年前……可否?”

  留在80年前!

  80年前,九司老司长便已死去了!

  建立了九司之后,他们就已经死了。

  李皓微微皱眉,半晌才道:“再说吧!”

  “真遗憾啊!”

  话落,一股强悍的势爆发而出,轰隆一声,直接摧毁了五行领域,如同盖世神魔,一拳打出,打的袁硕倒退。

  “你不是喜欢用拳头吗?”

  “成全你!”

  轰隆隆!

  一拳接连一拳,打的袁硕不断倒退,袁硕也是怒喝一声,疯狂还击!

  接连对拳数百拳,两人拳头几乎都彻底破碎!

  赵天阳和袁硕同时倒退几步,此刻的赵天阳,也是气息散乱,看了一眼袁硕,笑道:“五禽秘术……厉害!”

  砰!

  双臂炸裂,五脏破碎,赵天阳彻底倒下,眼中有些说不出的遗憾。

  八十年前,我也曾是盖世豪杰!

  也许,八十年前,推翻皇室之后,我们就该……死去了!

  眼睛闭上,不再看这方世界。

  一瞬间,此地安静了下来,四位司长,天星王,全部陨落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