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95章 复苏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李皓低下了头颅,眼睛都在充血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只是看到了那一尊背影,却是仿佛看到了宇宙星空。

  背负长弓,佩刀提笔。

  和所谓的王家的大乌龟……毫无关联,然而,这样一个人,却是出现在这,无数岁月前,曾提笔写下了两个字。

  其他人没看到什么,李皓一开始也没看到。

  可直到泼洒鲜血,牵引了这两个字……他这才看到了那极其恐怖的一幕。

  他剧烈喘息。

  四周,其他人有些异样,胡定方更是烦躁不安,有些后悔,刚刚他觉得三滴精血没什么关系,李皓换来了三颗血神子,是赚了的。

  可此刻,他眼神若是可以杀人,紫月已经被他轰杀当场!

  郝连川一开始以为李皓是装的……

  可渐渐地,他不这么觉得了。

  李皓,浑身都在颤抖,汗如雨下。

  这要是还是装的,这家伙得多可怕?

  “李皓!”

  郝连川喊了一声,刘隆脸色不太好看,扫了一眼四周的强者,闷不吭声。

  李皓,这状态不太对。

  许久,李皓抬头,双眼血红,布满了血丝,好像是痛苦,又好像是震撼,喘息道:“没事……就是……内腑伤势发作,好像……好像有股暗劲在体内爆发了……没事了。”

  郝连川冷冷朝飞天那边看了一眼。

  胡定方也是用杀人的目光,扫向孔七。

  暗劲?

  对方,还留下了暗手?

  孔七被两人盯着,其实觉得自己很无辜,和我无关,他真没袭击李皓,他都没遇到李皓,袭击个屁啊!

  可现在……真的有理难说。

  何况,李皓这情况,也的确像是伤势发作导致的,他也是无可奈何,辩解是没用的,何况,作为杀手,他也不擅长去辩解什么。

  四周,其他人也都沉默无声。

  李皓只是一位破百,其实无关大局,可此人的师父不简单,袁硕,王朝第一武师,斩三阳后期的存在,李皓在这出事……搞不好又得掀起腥风血雨。

  片刻后,李皓浑身湿透,还是站了起来,露出了笑容:“真没事了……不好意思,刚刚吓到诸位了,武师都是如此,经常会有一些暗伤留下,不过好在有血神子……也许很快就能恢复了!”

  说罢,李皓又吞掉了一颗血神子,这是第二颗,拿到手的第二颗,三颗,眨眼间,他就剩下了一颗。

  至于消耗太快……正常人当然不会消耗这么快,可他伤势太重,消耗快一些,好像也正常。

  实际上,这两颗加上之前那颗月冥的血神子,都在迅速被他五脏吸收。

  作为斗千武师的他,还蕴了一势,其实消耗特别大。

  换成平时,他也不敢这么吃,血神子的能量,当初可是轻易将他经脉堵塞的,直接固化。

  可如今……两颗血神子,也只是让他的五脏伤势恢复了过来。

  顺带着,将消耗的精血、内劲全部补充了回来罢了。

  斗千,和破百截然不同了。

  从小水杯,换成了大木桶,如今的李皓,内劲要比之前强大许多,血液都和之前不太一样了,换血彻底完成。

  他没再看上面那两个字……看的太恐怖。

  服用下第二颗日耀血神子,他气息恢复了不少,脸色也没那么惨白了。

  而这一幕,看在其他人眼中,截然不同。

  血神子……疗伤圣药啊!

  这哪怕对武师境界没提升,光是这疗伤效果,也非同小可。

  郝连川没再说什么,而是看向紫月,沉声道:“李皓已经尝试了,你也看到了……毫无作用!现在,二位是不是该尝试一下了?”

  李皓已经试验过了,到你们了。

  紫月脸色平静,没多说什么,只是瞥了一眼剑门的洪一堂,又看了看飞天那边,淡淡道:“飞天有人过了第二通道,飞行五米高看看,会不会被攻击。”

  飞天这边,定尘没说什么。

  此次,阎罗出两颗血神子的代价,他们付出一颗,巡夜人出李皓,剑门出洪一堂……的确是他们付出最少。

  所以,他只是朝一位日耀强者看了一眼。

  那位日耀层次的飞天强者,见首领看来,也没多说什么,迅速蹬地而起,一跃而起,眨眼间冲入空中,三米高,五米高,10米高……

  之前,到了5米左右,就会被攻击。

  可这一次,却是没有。

  果然!

  不少人欣喜,走第二通道的,此刻还剩下不少人,除了巡夜人没走第二通道,还活着的,其他人,大半都走了第二通道。

  他们按照古城的待遇来说……是宾客!

  而其他人,算是偷渡客。

  宾客,是有正规身份的,所以限制没那么死,而偷渡客,管你死不死!

  此刻,李皓也看到了这一幕,不由看向郝连川。

  其实,让一部分人走第二通道,还是不错的。

  否则,一旦敌人升空怎么办?

  如今,也就刘隆走了第二通道,应该也可以升空。

  至于其他人,包括自己……李皓不知道行不行,因为武师,好像本就没超能波动,反正他没敢尝试,鬼知道他这个武师,会不会被攻击死。

  没见过也就算了,见过紫月差点被轰杀的那一幕,郝连川不说,谁也不敢乱尝试,三阳都顶不住,何况他们。

  此刻,胡定方也有些皱眉,传音道:“郝连川,我们应该让一部分人走第二通道的,哪怕你不敢……应该让我去走,否则,一旦和他们撕破脸,紫月他们腾空而起……如何应对?”

  一个能飞,一个不能飞,这样的差距就会很明显了。

  不能飞,是对他们这些强者的限制。

  “不急!”

  郝连川也传音道:“急什么,你要能飞,你不也得上去探查情况?鬼知道后面有什么……要是来个黄金战士……你找死啊!现在他们先上去,咱们见情况不妙……那就跑路!”

  他知道,都不进去,还是有一些局限的。

  可是,未必比现在更差。

  没看到耀承直接死在里面了?

  巡夜人这一次,到现在还存活20多人,其实很不容易了,日耀更是一个都没折损……这都算奇迹了!

  郝连川觉得,哪怕现在打道回府,也值得。

  银月的邪能组织,经过这一次,损失惨重。

  在银月的根基都受到了动摇!

  前面,紫月见状,也稍微安心了一些,这一次郝连川倒是没欺骗他们,的确可以飞行。

  洪一堂一脸的纠结。

  日了狗!

  这么说,我要冒险了?

  紫月看着他,他也看向紫月……看了半天,见紫月没有动弹的意思,洪一堂明白,这是让自己先的意思。

  这时候,你知道让我先了?

  洪一堂叹了口气,不再多说什么,轻轻一蹬地,瞬间弹跳而起。

  紫月见状,这才跟了上去。

  百米高的城墙,对他们这些三阳而言,没有禁空限制,其实真不算什么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,迅速攀升。

  就在洪一堂即将接近城墙顶端的那一刻……轰!

  一柄大剑,瞬间斩下!

  围墙上,一尊白银战士,好像极其愤怒。

  下一刻,围墙之上,还有一些黑铠出现,数量不算太多,但是也有一些,这一次,不是拔剑,而是纷纷抽出长弓,嗡!

  数十根长箭,朝两人射去!

  白银大剑斩下,轰隆一声巨响,洪一堂瞬间朝下坠落,而紫月,则是雷霆爆发,闪电一般的雷霆,瞬间轰击中了白银战士。

  砰地一声巨响,雷霆闪烁下,那白银战士,也微微一个晃动。

  紫月冷哼一声,“洪一堂……解决那些士兵!”

  城墙上,那些放箭的士兵,单个威胁不大,可一起放箭,对他们而言,也有一定威胁。

  洪一堂也不废话,再次弹跳而起,手中凝聚一把土黄色的长剑。

  一剑斩出!

  轰!

  靠近他的一位黑铠,直接被这一剑斩破了躯壳,这时候,他可顾不上保存黑铠了,先破坏了黑铠再说,三阳破坏黑铠还是可以的。

  铜铠就有些难度了,白银铠甲……除非动用源神兵才可以。

  “引他下来!”

  有人传音。

  紫月一人,恐怕无法对付这位白银铠甲,唯有引诱对方下来,才有机会。

  紫月暗骂一声,你以为我不想?

  可是,这白银千夫长,也不是傻子……对方好像存在一些意识,根本不下来好吧。

  两人在城墙边缘一连交手数十招,紫月始终无法登上城墙。

  而洪一堂就轻松多了,一剑又一剑地斩出……很快,一具具黑铠从围墙上落下。

  砰砰砰!

  大地被砸的砰砰响,而那白银战士,好像极其愤怒,传出了微弱的吼声,一剑接连一剑地斩下去,疯狂无比,斩的紫月也是五脏剧震。

  不过,这位再怎么愤怒,此刻对付能飞的紫月,也没那么简单。

  而下方,几位三阳,此刻见那位不下来……也是纷纷出手!

  他们是不能飞,可三阳强者,都是超能,隔空百米,也能发挥出不弱的实力,纷纷出手,一道道超能爆发出去,轰隆隆!

  那白银强者,也是被打的无法冒头。

  “洪一堂,上去看看!”

  他们压制了白银强者,纷纷呼喝起来,希望洪一堂上城墙看看,内城,到底什么样的?

  洪一堂其实也好奇!

  当然,他也是看到白银战士被彻底压制了,他才敢动这个念头。

  他再次一剑斩飞了一尊黑铠,稍微踢了一下城墙,借力腾空,瞬间跃起,这一刻……他看到了内城!

  光!

  是的,内城有光,之前大家都有感觉。

  可此刻……洪一堂看的更清晰!

  不是内城有光源,而是内城中央,一座巨大的塔状建筑,上面有光,这光源,甚至覆盖了整个内城,暗淡,柔和,和夜间的路边路灯差不多的亮度。

  而那塔上,好像趴伏着一头乌龟。

  乌龟……

  一股股淡淡的柔和光源,好像就是从这东西上面传播出来的。

  而整个内城,安静无比。

  可建筑,都在。

  洪一堂看到了很多建筑物,看到了街道,看到了一些不认识的建筑,古色古香,而在这古色古香中,好像……又夹杂着一些特殊的东西。

  比如,他居然看到了一架类似于飞机的玩意,停靠在某地。

  这一瞬间,他看到了很多。

  当然,这不关键。

  更关键的是,他想看看,有没有其他士兵了。

  这一支千人队,是整个古城全部吗?

  他仔细扫视这座古城,甚至看到了河流,看到了湖泊……唯独没有看到人,也没有看到外城那巡街的甲士,没有!

  城内……居然只有一支孤军!

  是的,这一刻,洪一堂好像明白了什么,这是一支留守的孤军。

  他们在这留守,拱卫这座战天城。

  是遭遇了强敌?

  还是迁徙?

  或者……遇到了天灾?

  不管是什么,城内的人,好像在那一刻,已经迁徙,全部离开,昔年可能有一支大军驻扎此地,后来,只留下了这一支千人队伍的城门卫留守。

  千万年之后……他们还在此地忠诚地执行着当年的命令。

  他们还在坚守!

  击杀一切来犯之敌!

  这一刻……连洪一堂都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受,这一支队伍……此刻,快被消灭殆尽了!

  整个城墙上,只能隐约看到一些黑铠,数量很少。

  而他,也是刽子手之一。

  一位白银,数十黑铠,这就是这座古城的全部了。

  “洪一堂!”

  这一刻,洪一堂落下,回头道:“城内……空荡荡的!什么都没有……唯有一座塔,塔顶上好像趴伏着一只乌龟。另外……城内就这位白银战士和几十位黑铠了。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大喜!

  真的?

  对他们而言,这是最好的消息。

  他们很担心,攻破了城门之后,后面是千军万马……那就只能逃了,逃走了之后,还得小心这些家伙有办法冲出去。

  可此刻,一听只有这么点士兵了,众人都是狂喜。

  内城,无数的宝藏,等待着他们。

  轮转王也是大吼:“紫月,强行拉扯他下来,解决了他,前面便是坦途!洪一堂,你去帮忙!”

  就一位白银了,谁怕啊?

  这时候,哪怕郝连川和胡定方,其实都微微有些激动。

  防御性源神兵!

  那只乌龟吗?

  也许是!

  一旦拿到了,巡夜人这边,笼罩白月城,那就进可攻,退可守了!

  若是能和此地一样,直接封锁白月城,其他地方进不去,唯有一个口子,那只需要防守一个口子就行了,简直不要太轻松。

  不行的话,对着口子,来几颗灭城弹……给人家闯进来,人家都未必敢!

  到了那时候,银月这边,巡夜人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!

  而且,这件源神兵一定很特殊……特殊到,哪怕千万年后,还能自给自足,完全供应整个城市的防御,这才是他们渴望获得的源神兵。

  很多源神兵,其实都需要自己去蕴养的,埋藏了太多年,都已经快腐朽了。

  轰隆隆!

  一位位三阳,此刻再次出手。

  郝连川吼道:“所有进过第二通道的,上去,飞上去,帮助他们干掉黑铠,然后想办法将那白银千夫长围攻下来!”

  有人看向自己的首领……巡夜人真坑!

  他们可没有人进过第二通道。

  这是让其他人卖命?

  “上去!”

  定尘一声轻喝,轮转王也是一挥手,上去!

  危险性不是太大。

  不止如此……巡夜人以为,他们现在活下来的人多,最后出去的时候,活着的人就多?

  其他各方的人死完了,就剩下三阳了……郝连川觉得,大家会好好说话?

  还是觉得……他巡夜人是铁打的?

  不会死亡?

  想什么呢!

  此刻的轮转王,破罐子破摔,反正都死了这么多了,剩下的3位都死了也不可惜,都死了……自己倒是自由了,一个人,想干嘛干嘛!

  惹毛了老子,杀光三阳之下的存在!

  谁活的人多,谁忌惮才深。

  他是想开了,其他人不知道是否也是这意思,反正,通过第二通道的强者们,纷纷被他们指挥着杀了上去。

  百米高,对日耀而言,也不算太高。

  一个个日耀,纷纷跃起,朝城墙上杀去。

  城墙上,那白银千夫长,愤怒嘶吼了起来!

  这一刻,声音好像清晰了许多。

  孤军!

  也许,洪一堂猜测是对的。

  这就是一支孤军,留守城池的孤军。

  随着士兵一位位战死,这位白银千夫长,吼声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心。

  也许,他早就死了。

  其实,如今只是躯壳罢了,还有一些残留意识罢了……无数岁月,骨头都烂了,可这样一支军队,在死后依旧镇守古城,保持建制,可见,当年这是一支何等雄壮的军队。

  所以,他不甘心!

  巅峰时期,巅峰时代,这些蝼蚁,也敢侵犯战天城?

  这座城,曾屹立苍穹!

  这座城,曾有绝世强者,踏空而来,撕裂苍穹,为它提名――战天!

  天可战!

  他们,曾挥剑斩苍穹,曾统治这个时代,守卫这个时代……

  记忆,仿佛在这一刻复苏了。

  那空洞的铠甲眼眸中,好像露出了一道精光。

  挥舞着的大剑,稍显迟钝了。

  这一刻,这位千夫长,仿佛才看清楚了来犯之敌。

  蝼蚁!

  一群弱者,居然消灭了他曾引以为豪的战天军……哪怕,他只是战天军中的一支微不足道的城门卫。

  可这,也让他无比的悲哀和愤怒!

  他俯瞰下方,这一刻,下方众人,也是微微一怔。

  这……眼神!

  这些士兵,是不存在什么眼神的……都像是傀儡一般,击杀之后,打开铠甲,只有一堆化为灰烬的枯骨。

  可这位……这一刻,他们居然感受到了一种愤怒,藐视,悲哀的眼神。

  他……活了?

  这不可能!

  谁能活过无数岁月?

  天星王朝的记载中,古文明,不是最近1700年诞生的,1700年前,星元历之前,还有历史,但是,也不是古文明所在的历史。

  那是另外一个历史,也已经覆灭,他们的遗迹,就算被发现了,其实也不叫古文明遗迹,只是叫古建筑。

  古文明遗迹,远远超过3000年这个时限。

  哪怕只有3000年……也没人可以活过3000年而不死!

  “你们……想入城?”

  轰!

  众人大骇,这一刻,白银甲士居然说话了,哪怕说话声,充满了异样的腔调,语言和他们不同,可这话,好像从精神层次传荡而来,并非真的说话,他们可以听懂。

  这……不敢置信!

  那白银强者,踏空一步,回到了城墙之上,在众人骇然变色中,俯瞰下方,哪怕紫月,此刻也是心里发毛,迅速退了下来。

  此刻,那尊白银战士,俯瞰众生,哪怕他知道……当自己恢复这一切的时候……代表着,他的一切,都将成空,可他还是很开心。

  哪怕……这群垃圾骚扰他,灭了他的属下。

  “帝尊回归了吗?”

  他俯瞰下方,见众人茫然,有些怅然若失。

  “看来……没有回来……也对,战天都已遗弃……”

  “人王……也未曾归来吗?”

  还是无声。

  他愈加悲戚,“人王……不可能失败的!”

  不可能!

  那是无敌的王者,那是无尽天地的霸主,那是杀遍天下的皇者!

  “这天地……还是那片天地吗?”

  他喃喃自语,仰望星空。

  下一刻,他再次俯瞰下方众人,见所有人面露骇色,他好像无声地笑了:“好弱……好弱!能量一道,再次复苏了吗?”

  “不过……这条道,没前途的!”

  他好像在嘲讽,好像在说着无关紧要的事,而下方众人,却是骇然失色。

  能量一道?

  超能?

  他再看,好像看到了什么,看到了刘隆,看到了李皓,看到了柳艳,看到了一些武师……

  “原来……天地……还是那片天地……”

  他再次仰望星空,带着一些不甘心,带着一些愤怒:“那无敌的存在,不会抛弃我们的!战天军,也必将杀向苍穹,带着敌人的头颅,凯旋而归!”

  “你们这群弱者,侵犯战天城……念你们都是人族……”

  这一刻,忽然熄声。

  人族!

  多么让人怀念的时光啊……而今,这天下,又是什么样的?

  他原本想趁着这瞬间,击杀这群人,他能做到……防御体系还在!

  可下一刻,他看着空荡荡的城池……战天城……没了!

  我要拱卫的城池……消失了!

  没有人在的城池,还算城池吗?

  忽然,怅然若失,笑了一声,又哭了一声,好像在哭泣一般。

  他身穿铠甲,手持长剑,看向上空,明明什么都没有,可他好像看到了什么,看到了敌人,看到了那杀不尽的仇寇。

  “你们……好自为之!人族……人族……”

  他仰望星空,一再向上看去,带着无边的悲哀,无尽的落幕,看向残留的那些黑铠战士。

  这……已经不是他的时代了!

  这,不再属于他了。

  按照他当年的习惯,当杀光这群来犯之敌,那才是战天军,可当他看到,那人群中还有一些武道修士……他忽然心软了一下。

  哪怕,心早已不在。

  人族啊!

  能量一道,虽然讨厌,可那……不也是人族吗?

  这个天地,这个时代,不是我的了。

  杀而今的人族……何必呢。

  吾等,昔年不也曾探索过那远古留下的遗迹吗?

  “战天军,何在?”

  一声咆哮,响彻古城!

  这一刻,外城中,忽然一道道身影浮现,两尊铜铠,也瞬间浮现,这一刻,战天军,好像激起了他们的灵性。

  城外,一尊尊黑铠,已经丧失了一切的黑铠,枯骨都化为灰烬的黑铠……好像也在颤动。

  战天军在这!

  “诸君,我们的时代……结束了!”

  那白银强者,带着痛苦,带着悲伤,愤然咆哮:“人王未回,帝尊未归,这天地……还有强敌!尔等,可愿随我再战苍穹?”

  “愿战!”

  这一刻,隐约间,整座城都在震荡!

  一尊尊黑铠,还没死去的黑铠,纷纷出现。

  好像回到了当年!

  这一刻,下方的李皓众人,早已惊呆。

  这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

  这座城……活了!

  “战!”

  “战!”

  “战!”

  一声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咆哮声,在这座城中响起。

  白银战士已经感受到了,自己的灵魂在熄灭,自己的精神在磨灭……来自时间的力量,来自岁月的痕迹,在这一刻,让他迅速迈入死亡。

  “若是见到了人王,见到了帝尊……告诉他们,我们……还在战斗!”

  一声呐喊,响彻人心。

  下一刻,白银强者,剑指苍穹,怒吼一声:“为人族,再战一次!”

  “杀!”

  “杀!”

  一道道铠甲的身影,这一刻好像活了过来,举起长剑,杀向天空,哪怕……那里空无一物!

  白银在破碎,黑铠在破碎,青铜在破碎……

  这一幕,让李皓他们无法理解。

  真的无法理解!

  先是白银千夫长好像复活了,然后……他没有对紫月他们下手,没有杀他们,没有对任何人下手,而是举剑冲向了那无人的天空。

  他们……在和谁作战?

  他们的敌人在哪里?

  这最后一刻,他们到底在做什么?

  恐惧,害怕,震撼……

  种种情绪,包裹着所有人,包括李皓。

  他想到了“人王”,想到了“帝尊”,这些存在,是谁?

  那看到的背影,是否是他口中的人王,还是帝尊?

  自家的先祖,那斩出断我一剑的剑客,是否也曾是这些人中的一员?

  他在向谁挥剑?

  他在为谁而战?

  人族?

  人族……人类吗?

  难道……还有其他种族?

  比如……黑豹那样的存在,这算是妖族吗?

  仇敌是妖族?

  这一刻,无数的念头,在李皓脑海中浮现,他呆呆地看着那位挥剑斩苍穹的白银战士,这一刻,李皓是震撼的,是迷茫的。

  而半空中,一道道身影,继续向上,继续向上!

  他们踏空而起,飞跃,飞跃!

  持剑,挥舞!

  杀气冲天地!

  若是一开始,这些战士,都能如此……恐怕今日还能站在这里的,不会超过十人!

  强大!

  这一刻,他们仿佛才感受到了这些士兵的强大,哪怕那些黑铠,好像也曾都是强者,甚至……给人的感觉,给李皓的感觉,这些黑铠,也许……曾经也是武师中的一员,不是破百……可能都是斗千武师!

  斗千武师?

  普通兵士?

  李皓震撼的无以复加,不,会不会更强?

  无尽的岁月中,他们是否早就衰落的不成样子了,在当年,这些人是否会更强大?

  那白银强者藐视,不屑,轻蔑的眼神,他记在了眼中。

  好像在看蝼蚁!

  哪怕三阳,也一样。

  在他眼中,也许,三阳也只是蝼蚁。

  而这,只是当年的一位千夫长!

  半空中,白银强者,发出了最后的一声咆哮。

  “杀敌,为人族贺!”

  杀!

  伴随着无边的杀意,一道道黑铠,瞬间崩碎,剑气冲云霄。

  杀气撼天地!

  轰!

  一声巨响之下,那白银战士,冲入了无尽黑暗之中,消失的无影无踪,最后一刻……其实李皓看到了,看到了那白银铠甲,彻底崩碎!

  死了!

  也许,他们早就死了无数岁月。

  可这一刻,他彻底死了。

  呆若木鸡。

  所有人都惊呆了,胡定方这位军方统帅,此刻震撼,震撼,唯有震撼!

  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样的军队……”

  他无法想象!

  真的无法去想象,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?

  在无尽岁月后,向着天空挥剑,向着未知的敌人挥剑,爆发一切,只为了斩出那一剑!

  作为统帅的他,太清楚了。

  这样的军队……是不可战胜的。

  是无敌的!

  能在千万年后,士气依旧存在,这……还是人间所能拥有的吗?

  整个内城门门前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  哪怕此刻,整个军团覆灭了……他们好像没有太开心的意思。

  一个个强者,都是面带凝重和疑色。

  许久,轮转王低沉道:“他……什么境界?”

  他不知道!

  最后一刻,那白银强者,爆发的力量,可能……可能比一些旭光还要强大!

  这……可能吗?

  “旭光?”

  洪一堂咽了咽口水:“大概……大概是吧!”

  若是如此……当年的万夫长呢?

  当年的军团长呢?

  当年的统帅呢?

  古文明时期,强者……到底有多强?

  这一幕,让所有人都无法去想象,而这,还是残留一丝丝意识的千夫长留下来的爆发力,对方,真的是旭光层次吗?

  为何不能更强?

  这一刻,所有人,都记下了一支古军团的番号,战天军!

  一支直到无数岁月后,依旧要挥剑斩苍穹的军队。

  李皓呆呆地看着天空,看着那一剑,看着那白银强者的一剑,看着那黑铠战士斩出的剑……

  先祖的那一剑,其实他看的不真切,而且感觉很遥远。

  可这一刻,这些人的剑,他好像看懂了。

  好像,也有种势!

  一往无前!

  剑,就该这么用。

  斩苍穹的剑,斩我的剑,离李皓还很遥远,而眼前的这一剑,也许……才是他该追求的。

  甚至那些黑铠斩出的一剑,给李皓的感觉,比他都要强。

  那是真正杀出来的剑!

  杀气,血腥气。

  不杀人的剑客,还是剑客吗?

  李皓还在呆滞地感悟,回想那一幕幕……下一刻,有人不合时宜道:“他……不见了,那把剑也不见了……我们……怎么进城?”

  虽然震撼,可是,大家还是回神了。

  那些人,都消失了。

  那只是古人!

  甚至不是古人,而是史前文明,是历史之外的人物。

  而且,他们也不是活人。

  现在,他们考虑的是,原本可能是钥匙的那把剑,好像不见了,伴随着对方的一剑,一起毁灭在了虚空中。

  那这城门怎么开?

  还有,过了第二通道的……是不是可以直接飞过去?

  而没过的……就没机会了!

  这一刻,紫月眼中露出一抹激动之色。

  那支队伍越强,她越是兴奋。

  这代表,城内有宝物,而且是强大无比的宝物。

  毕竟,能供养这样一支军队的古城,怎么可能没有宝物?

  而她,可以飞行!

  能飞的还有洪一堂,可洪一堂是她对手吗?

  正想着,一瞬间,她的四周围过来几人。

  胡定方,轮转王,定尘!

  洪一堂附近,郝连川、孔七也默默跟了上去。

  顾不得去想那白银强者了。

  此刻,他们也意识到了一点,城门打不开了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这些能飞的家伙,绝对不能让他们先入城。

  否则,一旦城内有什么机关,一旦被他们启动,是不是会全灭其他人?

  谁也不知道!

  洪一堂叫苦不迭道:“别啊,我爱人,我女儿都在这,我怎么会走!”

  这些家伙,盯着自己干嘛?

  而紫月,脸色阴冷,看向四周,轮转王和胡定方都很强,不比她弱,至于定尘,能带队飞天,显然也非弱者。

  三人死死盯着她。

  显然,她一旦敢飞过去……面临的就是三人雷霆一击!

  一眨眼,局势就出现了变化。

  巡夜人这边,还有那些没能过第二通道的强者们,纷纷将那些过了第二通道的强者们包围!

  谁也别想进去!

  进入过第二通道的,此刻还有不少活着。

  主要集中在红月那边,之前红月的人进去最多。

  还有阎罗几位……可他们的首领轮转王没进去,这几位倒是不用太担心,唯独要担心的,就是红月。

  而红月残存的那些人,也是暗暗叫苦!

  他们人不多,此地,巡夜人才是大头,偏偏这些人都没入第二通道。

  紫月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不用如此……我们进入第二通道,也是冒险了的!若是不甘心……你们也进去便是!”

  轮转王平静道:“可以!但是,你们和我们一起出城,再一起走第二通道……”

  “放屁!”

  紫月冷喝一声:“轮转,你以为你是谁?凭什么?”

  上次,她就差点死了。

  这次居然还要再走一次,她疯了吧?

  与其如此,她还不如放手一搏,也许可以直接逃走,飞过高墙,直接进入古城。

  轮转王微微凝眉:“那你不走……也不是不可以!但是,你不能独自入城!”

  紫月冷冷道:“你想如何?”

  轮转王没急着说话,而是看向洪一堂,“内城的那座塔,有多高?”

  “大概……百米左右?和城墙差不多高。”

  众人陷入了沉思,那代表,必须要走一趟,才有希望夺取宝物,否则,不能飞,难道眼睁睁看着能飞的夺宝?

  “内城,有禁空吗?”

  这话,无人可以回答。

  若是没有,那最好,若是有……只能走第二通道了。

  定尘此刻也开口道:“不如先让人进入,打开了城门再说……”

  谁进去?

  紫月几人别想了,要进去,也只能让一些弱者进去……起码不会出现吞宝的场面,毕竟内城再多的宝物,没有一定的实力,也难拿走,保住。

  ……

  这些人,此刻吵吵闹闹的。

  而李皓,却是没管他们。

  他也没有参与围攻。

  此刻的他,也在仰望星空。

  那白银强者的话,还是不断在他脑海中回荡。

  脑海中,还回荡着他们冲向苍穹,挥舞斩剑的一幕。

  李皓这一次,受到了极大的冲击!

  是的,他有限的人生,好像从未有这种感受……无边的信念,强大的信心,哪怕是绝境,他们依旧信念坚定,他们坚信,会胜!

  他们坚信,他们的王,他们的帝尊,会杀回来,而不是抛弃他们!

  他们相信,敌人可以战胜,哪怕微不足道,斩出那一剑……也要向敌人示威,人族不可辱!

  “血刀诀……”

  这一刻,他喃喃一声。

  这一刻,他好像明白了,古文明时期,为何有血刀诀,为何有这种同归于尽的秘术。

  因为,这些强者,挥剑斩苍穹的那一刻,是不在乎生死的,只在乎能否杀敌。

  “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什么样的物,什么样的目标……可以让你们如此决绝?”

  连这些入侵者,都懒得去杀,不屑于去杀。

  哪怕,这些入侵者侵犯了他们的家园,他们好像也不太在乎,一开始的愤怒,只是因为有人入侵,后来,那白银战士再看他们的时候,尤其是李皓感觉,当那人看到自己几人的时候,眼光有些不一样。

  欣慰?

  开心?

  还是其他?

  他不好去判断,但是他知道,那人放下了杀心,他临死前的一击,不敢说灭杀全部,杀几个三阳,李皓觉得应该没有难度。

  因为……我们也是人族?

  种族的概念?

  这是李皓第一次感受到异样的情绪,原来,同为人族,也能获得赞赏和怜悯,甚至是宽慰。

  可这满天下,都是人啊!

  人杀人,才是主流。

  人不杀人,那杀谁?

  “能量一道,武道……”

  李皓,这一刻有些恍惚。

  信念!

  他知道,自己比起那些老辈武师,比起那斩苍穹的兵士们,欠缺了什么。

  信念!

  他们都有,我呢?

  我的剑,为谁而战?

  我的剑,为何杀人?

  求生吗?

  一个个念头,让他心潮澎湃,他感觉,自己……也许正在走向真正的武师一道,武道!

  而在这之前……他其实不懂。

  真的不懂!

  今日这一幕,没有任何宝物,没有任何好处,只是看到了那斩出的剑,他却是感觉比自己晋级斗千还要兴奋。

  什么内城宝物,什么防御性源神兵……

  都是外物罢了!

  武师,强在自身。

  武道,强在无敌!

  当然,最后一刻,李皓小小地动摇了一下,那些宝物……也可以都给我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