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94章 恐怖背影(求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内城门附近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一下子炸出了两位三阳强者。

  没多久,洪一堂的续弦也来了。

  洪一堂传音了几句,这位样貌看起来并不艳丽的妇人,微微沉吟片刻,开口道:“剑门,不会暗伤李皓,不能,也不敢,袁宗师是武师一道的领袖人物……剑门还没这个魄力,敢伤袁宗师关门弟子!”

  洪一堂也急忙点头。

  这个锅,不能背。

  别人不知道,他太清楚袁硕了,他洪一堂弄死了他学生……袁硕真的会弄死他,无论什么方法,他了解袁硕,袁硕对银月武林的老人也很了解。

  那时候,比得罪了三大组织都要麻烦。

  众人都没说什么,李皓则是开口咳嗽了一声:“我相信剑门不会如此做的……洪师叔放心,我李皓不会无缘无故冤枉谁!”

  说着,他又咳嗽了一声,有些渗血,五脏好像受损挺严重的。

  听咳嗽声,不像假的。

  其实,本来也不是假的。

  在场的都是强者,装的假,大家一眼也就看穿了,李皓这一副模样,说他装的,大家都不信。

  李皓吐了口气,又道:“这事,就算过去了!再说了,本来就是我学艺不精,也许对方不是三阳……不是三阳层次的,那就算我被杀了,也正常,练武之人,没必要追着这些不放!”

  说完,他看了一眼紫月……迟疑了一下道:“紫月首领……可否送我一枚血神子?我伤势不轻,接下来若是还有战斗,我怕我死在这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安静。

  紫月脸色冰寒。

  血神子?

  那是影神!

  李皓,疯了吧?

  红月和他可是仇敌,他居然找自己要影神疗伤。

  李皓诚恳道:“如今,我伤势不轻,内腑受创,一般的神秘能也没任何作用,除非一些传说中的宝物,否则……治疗武师伤势最好的就是血神子,这一点,其实也没必要再说什么。只需要一颗就行……紫月首领,我想红月也不愿意看到我死去。”

  紫月脸色冰寒,冷冷道:“李皓,你是想找死吗?还是觉得,你死了,真的很了不起?”

  李皓闻言,叹息一声,不再说什么。

  郝连川则是皱眉道:“紫月,若是有,给一颗又如何?”

  胡定方更是直接迈步朝她走去,冷冷道:“若是没有……我入城宰杀几个红月超能,也许就有了!”

  紫月阴冷道:“你可以试试!杀光了红月的人,我会在乎?”

  “那就试试!”

  胡定方一拳直接砸出,传出了龙吟虎啸之声,强悍无比。

  紫月此刻受伤不轻,要你拿一颗血神子而已,你不给……那和要我胡定方的性命也没啥区别,不给就打好了!

  紫月也是雷霆爆发,轰隆一声巨响,这雷霆居然被胡定方一拳砸爆,而他的手臂,却是没有任何伤势,虎拳继续砸出!

  如同猛虎咆哮!

  四周几人,看的都是头皮发麻,这家伙,不得不说,学会了五禽术的胡定方,又是超能者,战力真的不弱,甚至都能比得上那位孙一飞了。

  同为三阳后期,都是武师,五禽吐纳术又格外精要,胡定方还是金系强者,攻击性极强,一拳之下,那都是堪比三阳后期全力一击。

  紫月有伤在身,雷神铠受创,根本没占到任何优势,反而不断被压制。

  孙一飞,那家伙哪怕在中部,也曾击杀过纯粹的三阳巅峰强者,说的是超能层次,不是武师晋级的那种,还是极其强悍的,并非三阳中的弱者。

  如今,胡定方能比得上他,也难怪此人之前一直很嚣张。

  轰隆隆!

  一连串的巨响声响起,紫月不断后退,雷霆之力疯狂爆发。

  此刻,一直没开口的轮转王,等他们打了一阵,这才开口插话:“二位……有必要此刻内讧吗?内城门还没开启,城内不知道多少宝物,值得吗?”

  他说完,又道:“紫月,城内应该也有红月武师战死,那些影神,你应该也回收了一些……李皓伤势不轻,不如赠送一颗血神子,不需要太强,月冥或者日耀的都行,红月也不差这一个影神吧?”

  胡定方停战。

  他其实也不想和紫月厮杀到底,因为轮转王不会坐视,阎罗和红月都只有一位三阳,他们其实就算没联手,也达成了一些默契。

  合作!

  巡夜人两位,飞天两位,剑门两位……此刻他们不合作,那才是傻。

  尽管他们实力很强,可双拳难敌四手不是吗?

  紫月脸色变幻一阵,有些阴冷。

  一颗血神子……其实不算什么。

  可是,这口气……真的憋的慌。

  她看了一眼李皓,刚刚老实的李皓,却是直勾勾地看着她,一点也不畏惧,见紫月看来,李皓露出笑容,毫不怯懦,和之前又有些不同。

  无他,仇深了,他不怕,不需要伪装。

  面对红月,他不需要唯唯诺诺!

  他的老师,杀了多位红月强者,而他,也是红月的目标,所以,对紫月,他也没对其他人那么客气,哪怕飞天和阎罗,他暗地里杀了不少人,明面上却是保持友善的。

  起码不会让他们觉得,自己敌视他们。

  “紫月首领,血神子你会制作吗?不会的话,我可以教你……”

  紫月冷冷看了他一眼,收回了之前说这家伙淳朴的话,起码这家伙,对红月是恶意满满!

  当然,这很正常。

  只是没想到,他一个小小的破百,真敢挑衅自己。

  沉默了一会,一颗红色药丸被她丢了过来,郝连川直接接住,有些奇怪道:“你们红月还真会制作血神子,我还以为你们之前没发现特殊性呢?”

  紫月冷着脸不语。

  李皓从郝连川手中接过红丸,仔细闻了闻,其实是在看,不过装的倒是有模有样,闻了一会,感慨道:“月冥月盈层次的,我还以为是日耀层次的……看来紫月首领不止一枚,特意挑选了最弱的一颗给我啊!”

  紫月依旧冷漠,不说话。

  李皓笑了一声,直接吞下了药丸,其他人死死盯着!

  血神子,真的有用吗?

  他们的组织,可能已经猎杀了一批红月强者,甚至根据流传出去的方法,制造了血神子,可他们进来的也快,还没来得及得到消息,不知道效果到底如何。

  月冥层次的血神子而已……李皓吸收之后,可以恢复这严重的五脏之伤吗?

  若是可以……哪怕不能提升实力,光是这疗伤效果,就值得他们心动了。

  而这时候,李皓运转五禽吐纳术,分解消化血神子的力量。

  虽说没有剑能,效果要差一些,可血神子本身就是为了武师准备的,之前没有剑能配合,其实也不错。

  此刻,李皓还是斗千武师。

  势更强了,吸收消化也就更快了。

  眨眼间,红色力量被他吞噬了大半,五脏六腑,瞬间得到了一些红影之力回馈。

  李皓的身体,肉眼可见地恢复了一些血色,好像人皮被充满了水分,渐渐地充盈起来。

  之前消瘦的模样,也好转了许多。

  内劲,开始诞生。

  片刻后,李皓睁开眼,长长吐了口气,“可惜……若是日耀的,我可能就完全恢复了,不过还是谢谢紫月首领了!”

  众人眼神异样无比。

  效果……真好啊!

  李皓伤势看起来那么重,此刻虽然好像没痊愈,可内劲再次出现,五脏不再震荡,也不再流血了,起码看起来没伤到根基了……

  这……这还是月冥的,日耀的呢?

  要是三阳的呢?

  这时候,那位飞天的定尘,忽然道:“李皓,之前的事,恐怕真是误会!我问了孔七,并非他对你下手的。”

  定尘说完,又道:“当然,这其中有些误会……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解除。”

  说完,他丢来了一枚戒指一样的玩意:“这是中部新出的储能环,体积小,但是蕴能多,可以储藏1000方的神秘能,分为五个格子,可以存储同一种神秘能,也能存五种!算是对你一些补偿,其中还有100方的火能,你需要火能,也送你了!”

  李皓有些惊讶,真的惊讶!

  飞天……送我这玩意?

  这可是好东西!

  跟戒指一样大小,储能箱很大的,拿起来很麻烦,而且储能箱储存的量也不算太多,几百方撑死了。

  这个,这么点大,能存1000方神秘能?

  郝连川也是有些异样地看着定尘,这家伙……下这个大血本干嘛?

  下一刻,就听定尘又道:“我有一个小小的疑惑,血神子是对所有武师都有效果,还是说……只有你五禽门的武师才有效果?”

  又是拉关系,又是送礼物,这家伙,好像只是为了这一个答案。

  李皓微微皱眉,想了想道:“对所有武师都有作用……但是,五禽吐纳术吸收效果最好,其他武师的呼吸法,效果可能会差一些。我五禽门,转换效率若是有9成,其他人撑死了7成……但是都有奇效!”

  他很老实地回答。

  因为,这玩意其实找其他武师试试就知道了。

  五禽吐纳术厉害,也不是没人知道,所以这些不值得去隐瞒,假话说多了,那就没人信了。

  七成!

  众人眼神微动,也很厉害了。

  而紫月,眼神愈加阴冷,朝飞天的定尘看了一眼,此刻,你问这些话,是何意?

  定尘仿佛没看到,又道:“那对超能有用吗?若是超能吸收了血神子……可以强化肉身吗?”

  李皓皱眉:“不好说,一般情况下是没什么作用的,哪怕会五禽吐纳术,好像也不太管用……但是……并非完全没用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!!”

  此刻,紫月怒喝一声:“李皓,你敢胡说!血神子对武师有些作用,的确是事实,可对超能,绝无作用,甚至会吸纳超能的神秘能!”

  此事,绝对不能成为事实,谣言都不行。

  一旦成真,她不敢想象后果。

  现在,大家只是好奇,一些武师心动,一些培养武师的组织心动,可一旦说对超能也有作用……红月的麻烦就不是现在的麻烦了!

  那是灭顶之灾!

  别以为三大组织就真的无敌了,当全天下的人,都盯着你,把你当养料,可想而知……后果有多严重!

  如今,超能者之间,神秘能因为可以提升,厮杀就已经很多了。

  若是红影效果更强……那还猎杀超能干嘛?

  当然是杀红影了!

  这玩意,可以人工培育的,甚至有人想要杀入红月总部,夺取这样的培育方法了。

  李皓皱眉,看着她,沉声道:“我又不会胡说,我只是说我的一些发现……你急什么?真还是假,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他继续道:“血神子的力量,的确和神秘能是存在一定冲突的,一般情况下,吸收的话,没太大好处,还会让身体有些难受。”

  “但是,我的老师发现,血神子是有壮大超能锁作用的……强化超能锁!我不知道超能领域有没有这样的发现和感受,超能锁强大,一旦破开,释放的潜能更大……所以,超能锁强化,是好事,当然,那是对天才而言!”

  “一位天才的超能锁,一旦太弱,轻松破开,晋级是简单了,可底蕴太弱,这时候,血神子就有作用了,它可以被超能锁吸收,壮大超能锁,加大你晋级的难度……其实和武师壮大超能锁的概念是一样的……但是不需要去练武,也就是和你们平时培养武师晋级超能是一个道理!”

  “但是关键在于,可以节省大量时间,培养一个斩十境武师,最快也要几年……而这个,只需要一颗血神子,轻松解决!”

  轰!

  有人气息不稳,有人眼神变幻,有人心潮澎湃。

  李皓的话,对普通超能者而言,那就是放屁。

  壮大超能锁,你当我们白痴吗?

  可对他们这些大组织强者而言,他们知道很多东西,比如超能锁的壮大,再破开,的确是潜能的释放,会更多。

  这就是武师晋级,为何可以强大的原因?

  武师,修炼内劲,内劲也具备强大超能锁的作用,不是说武师晋级就一定会更强,可武师晋级,潜能释放的更多,所以可以帮助他们冲击更高境界。

  当然,培养武师其实很麻烦,很不划算。

  耗费的时间太长了!

  然而……一颗血神子可以解决的话……那岂不是说,一般人,服用一颗血神子,然后破开超能锁,甚至可以越过星光师,直接成为月冥师?

  若是真的……那……简直不可思议!

  定尘不再问话,此刻,迅速思考着。

  李皓的话,能当真吗?

  其实很简单,找个人试试就知道了,天赋不能差,最好找那种破境简单,但是底蕴不深的家伙,给他一颗血神子服用,看看能否将这类人,变成底蕴深厚的强者。

  此刻,连轮转王都不由问道:“血神子进入体内,如何能送入超能锁中?你说会和神秘能发生冲突……”

  李皓皱眉,不语。

  轮转王见状笑了:“核心你都说了,何况……你的心思,大家都懂,何不再说一些?”

  李皓什么心思,大家能不明白吗?

  他这么直接地说出这些,不就是为了红月更难受吗?

  李皓吐了口气,无视了紫月杀人的目光,继续道:“其实不难,能掌控神秘能的,可以压制神秘能,血神子力量自然可以送入,不可以掌控的,那就耗空了神秘能……超能者神秘能又不是无限的,当体内没有了神秘能,自然不存在冲突了!”

  众人恍然,不是没想到,而是没想到这么简单!

  关键是,他们到了这个层次,已经很难再出现耗空神秘能的情况了。

  一听这么简单……那倒是没有疑问了。

  轮转王又道:“那蕴神……”

  李皓怒道:“你当我是白痴吗?再说了,那是我老师才能做到的,我如何知道?”

  这些家伙,过分了啊!

  我都说了这么多了,你还问,甚至还问到了蕴神。

  轮转王这次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笑了。

  不说也没事。

  起码,得到了不少重要消息。

  血神子,可以壮大超能锁,让超能者底蕴更加深厚,说实话,到了三阳这个层次,他们了解的东西更多了,有时候,超能锁真不是随便破开就能行的。

  会死人的!

  有些三阳巅峰,甚至旭光境,都希望超能锁不要再破开,破开……往往代表时间不够,会死人的。

  血神子……红月!

  这一刻,紫月也是皱眉,她看着李皓,没再呵斥,没再怒骂。

  而是在思考……血神子,真的可以壮大超能锁吗?

  她不知道!

  是的,她也不知道可不可以,血影,是映红月的专属,红月众人知道红影存在,知道对武师有些帮助……仅此而已。

  若是能壮大超能锁……

 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,眼神微微有些变幻。

  所以,有些三阳,能一个打同阶五六个,是不是存在这样的问题?

  首领在三阳层次的时候,横扫无敌。

  跨入旭光之后,中部的旭光,几乎无人能敌……是否……也有这些因素在其中?

  加固超能锁,对很多人而言是坏事。

  对天才,对强者而言,这是天大的好事,多少人希望自己底蕴可以深厚一些,一味的破境,只会让自己爆体而亡!

  这一刻,所有人都陷入了思考中。

  李皓透露的消息,太值得深思了。

  在这之前,很多人不太知道红影的作用,红月虽然很多人有,可没人敢随便弄没了,那都是映红月的专属,谁敢随便取用?

  这些年,大概也就少数人弄到了一些,但是也不会乱用,甚至都未必敢吃。

  也就李皓他们,胆子大,随便吃。

  现场,渐渐安静。

  刘隆和柳艳都是木头人,不发一言,此刻,却是心中有些震撼和抓狂。

  李皓这家伙……现在撒谎越来越厉害了!

  明明自己修炼弄伤了自己,不但抓出了两位三阳,还获得了血神子疗伤,还拿到了一枚储能戒,另外还有100方火系能,还让红月陷入了更加麻烦的境地。

  这就是读书人的恐怖吗?

  三言两语间,轻描淡写地,制造了无数矛盾出来!

  要知道,面前的这些人,很多都是他的敌人。

  可此刻,连紫月都不再说话了。

  一旁,郝连川再次拍了拍李皓,有些后悔道:“你别瞎说啊,这个消息你贡献给巡夜人,我们算你大功,你怎么乱说话!”

  多可惜啊!

  虽然他觉得,说出去了,效果也不错。

  可若是交给部长,部长也许可以搞出更大的动静来。

  小家伙,你还是缺点渠道……这消息,还不够炸!

  真传开了,中部区域,一些大佬都得要血神子,自己不用,给儿女啊,谁希望自己的儿女,是平凡人?

  练武,多累啊!

  一颗血神子,节省几年时间,加深底蕴,随便去杀几个红月门人不就完事了?

  李皓低着头:“部长,我这人,要不不说……说了,那就只会说真话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好吧,你当我没说话就行。

  郝连川也不说什么了。

  他轻咳一声道:“诸位……打伤李皓的事,就到此为止吧!胡定方,你也别没事就找紫月麻烦,人家现在心里指不定怎么抓狂呢,你打死了她,说不定别人以为我们拿到了一颗三阳巅峰的血神子……找你要,你都不好不给!”

  胡定方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李皓既然伤势恢复了许多,他自然也不会没事找茬。

  此刻,李皓才有功夫,朝内城门看了一眼。

  果不其然!

  他看到了一只大乌龟,说大,其实不算太大,只是在城池上方,若隐若现。

  活灵活现的乌龟!

  再看看城池上方的两个大字……那是古文字,他认识。

  “战天!”

  两个大字,悬浮在城门之上,只看这大字……便觉得气血上涌,心潮澎湃。

  “王家养了个大乌龟……”

  他想到了这句歌谣,从歌谣来看,王家听起来不强,不具备什么攻击性。

  可当看到了“战天”两个字,忽然,一股汹涌而来的气魄,直冲脑海。

  这两字,和王家的歌谣不符。

  战天……好大的气魄,好大的口气!

  战天城?

  李皓看着那两个字,一时间有放声长啸的冲动。

  就在此刻,胡定方忽然道:“你认识那两字?”

  他不认识。

  在场的,其实没几个人认识,郝连川知道,那也是之前他们探索之后,才查出来的,毕竟能到这的,没有弱者,一些探索系的成员,到不了这。

  李皓点头,深吸一口气:“战天!”

  战天?

  众人咀嚼了一下,都是微微皱眉,好大的口气,好大的魄力。

  战天城!

  和天作战吗?

  李皓再看,他死死看着那两个字,这两个字,谁写的?

  他不清楚!

  但是他知道,写这两个字的人,一定是一位气魄宏大的豪杰,写这两个字的时候,甚至隐约间,李皓感受到,那人真敢向天而战!

  狂,强!

  这是王家的城?

  他不知道,但是,很有可能。

  王家,在八大家中排名不算太高吧?

  李皓略显疑惑,一个王家,若是就有这么强悍的城池……我李家呢?

  不至于就留下一把剑吧?

  种种疑惑,藏在心头。

  他再次仔细打量这座城门,很高很高,起码百米高,还不能飞天,这门……恐怕难打开。

  城池上方,好像是一个城门楼,若隐若现,黑暗遮掩,看不到太多东西。

  但是,隐约间好像能看到那白色身影。

  那位白银千夫长,就在上面?

  对方若是不下来……这内城门,是否就打不开了?

  就在这时,紫月淡淡道:“李皓,你是袁硕的学生,他一生探索无数遗迹,对这些深有研究,你能看出点什么来?”

  李皓没说什么,只是靠近了一些城门,抬头仰望。

  上方的两个字,依旧让他看的心潮澎湃。

  战天!

  看了一会,他视线落在了大门之上,轻轻触碰了一下,感受到了一些金属质地的清凉感。

  轻轻一推……纹丝不动。

  坚固无比!

  整个城门,好像一体化的,但是仔细一看,能看到一条微弱的缝隙,以及半空中存在的一条小小的裂缝,那可能是钥匙开启的地方。

  这座门,要不只能从后面打开,要不,只能通过这个缝隙打开。

  可半中间,也有50米高了。

  飞上去,会被攻击吗?

  这好像是死路!

  当然,几位三阳联手,用源神兵阻挡,也许可以在半空中停留一阵。

  李皓一点点地观察着,又朝附近的城墙走去,城墙都很高大。

  他摸了摸,感受了一下,和地面的材质类似。

  感觉城墙才是真正的一体化!

  想强行打破城墙……那还不如去试试城门。

  李皓回头,摇头道:“我只是新手,看不出太多,几位三阳强者,不如试试直接飞上去,用强大的兵器防御空中的攻击,飞过城头,也许从后面可以打开城门,不需要太过麻烦。”

  众人无言。

  这个方案,他们考虑过。

  可是……谁愿意?

  飞过城墙,不说上面的白银强者,城门后是什么情况,谁知道?

  半空中的攻击,说不定都能让他们源神兵破碎,重伤……谁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?

  又不是只有他们一方,而是各方联手。

  沉默间,郝连川开口道:“先不说这个了,差不多就让人汇合吧,那些黑甲,应该也解决了不少,剩下一些,大概也不会形成什么麻烦了!”

  厮杀到现在,也有两三个小时了。

  差不多了!

  城内的战斗声,现在也弱了许多,只有一些零星的战斗,显然,要不弱小的死光了,要不就是大家成群结队的行动,没机会下手了。

  众人都没说什么,郝连川也不多说,一声呼喝:“城内超能,全部来此地汇合!”

  片刻后,有人赶到。

  有人身上带着伤,有人甚至拖着残躯,断胳膊断腿的都有。

  一个,两个……

  陆续有人前来。

  众人默默看着,人也越来越多。

  差不多过了20分钟,没人再来了。

  李皓扫了一眼,之前各方差不多还有100人出头。

  现在……加上这些三阳,撑死了60人。

  又少了接近一半!

  除了三阳,剩下的超能,大概也就50左右。

  巡夜人,还有20左右,显然也受到了袭击,损失了一些,但是算多了。

  阎罗……三个人!

  是的,阎罗除了轮转王,还有三个人,都是日耀,此刻,显得孤零零的。

  红月,10个人不到。

  飞天,不得不说,这个组织还是强,加上之前有三阳在城内,居然还有13人。

  而剑门……也只剩下10人左右。

  倒是散修……没看到了!

  那几位单独行动的散修强者,这一次全部不见了。

  李皓默默看着,阎罗人少,正常,剩下的几个人,他都杀了好几个。

  红月人少,也正常。

  剑门有三阳在,为何也少了许多人?

  而这时候,郝连川其实是有些意外的,比预期中的人更少了,巡夜人也死了一些。

  难道……

  他看了一眼飞天的那位三阳和剑门的那位……这两位三阳,没少杀人吧?

  要不然,没那么容易,这么一会死了这么多人的。

  显然,不止他这么想,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
  因为飞天活下来的人,真的很多。

  15位!

  是的,加上两位三阳,足足15位飞天超能活着,而对方进来才多少人?

  好像只有22位!

  也就是说,到现在,飞天还保存着三分之二的人数,以及90%的战力。

  若不是飞天那位暗杀人,怎么会死这么多?

  飞天这边,定尘其实也很意外,其他各方损失太大了,包括巡夜人,之前30多人,这次少了不少,唯独飞天,进城的时候,不算他们俩,也就16人,死了3个……真不算多了!

  “孔七,你杀了多少?”

  定尘暗中传音,有些叫苦。

  怎么死了这么多人?

  这下好了,飞天虽然损失最小,可大家心中都有了判断,就是你们飞天干的,暗杀了太多人,不然,怎么会一下子少了好几十人?

  被称为孔七的三阳,也是有些郁闷,传音道:“我……我没杀多少,我暗杀了三位巡夜人,几位剑门超能,还有两位阎罗日耀,一位红月日耀……然后就回来了!”

  是杀了一些,但是不超过10人。

  可这一次,死了恐怕有四五十。

  肯定是剑门那女人杀的!

  定尘无奈,也不少了。

  剑门的那位再杀点,加上彼此互相厮杀,还有一部分被黑铠击杀,被铜铠暗杀……能活这么多人,其实也正常。

  若不是提前把两位三阳喊回来了,待会剩下几个人……那才叫尴尬。

  ……

  轮转王此刻脸色没那么难看。

  他镇定了!

  看着身边剩下的3位日耀,他几乎没什么愤怒,之前进去之前,他就知道会死人,只是……给阎罗留下了3人,飞天和剑门胆子也不小!

  郝连川也没说什么,直接道:“各家说说,解决了多少黑铠,让我们有个数!”

  何部长迅速道:“巡夜人抓获72具黑铠……另外,一位铜铠被我们逼到了绝境,最后自爆了……”

  72具,不少了。

  其他几家,也迅速汇报。

  综合下来,这一次,几家一起解决了200多的黑铠,铜铠又死了三位!

  如此一来,城内就算还有黑铠,也不到百位了。

  而铜铠,最多只剩下两位。

  这支千人队,算是被彻底打残了。

  整个外城,已经不具备威胁性了。

  此地,加上三阳,还有60多人。

  其中日耀占据了大半,月冥只有一小半,毕竟太弱的,几乎都死了。

  “现在怎么办?”

  洪一堂看着高大的城墙,皱眉道:“到了这地步……不进城看看,总觉得不甘心,可那家伙不下来,难道我们真要强攻上去?”

  “巡夜人没有办法了?”

  郝连川笑了,“有办法!”

  众人心中一动,有办法?

  “走过第二通道的,气息内敛,其实……可以飞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四方安静。

  这一刻,轮转王眼神闪烁,他看着对方,半晌才道:“好算计!之前你不说,现在才说……好,看来,你是早有准备,让走第二通道的当探路石,是吧?难怪你巡夜人一个不愿意走第二通道!”

  这话一出口,大家哪还不明白!

  紫月也是脸色难看无比,看着郝连川。

  郝连川认真道:“紫月、洪剑主,都可以直接飞行的,不信你们试试看?空中的威胁已经消失……真的!这其实也是好事,你们比我们更自由,甚至可以直接越过城墙……我反正是没胆子走第二通道,你们既然走了……其实是占据了先机的!”

  说的有些道理,可是……一想到这个混蛋之前不说可以飞,大家下意识地都不敢去尝试,她还是怒不可遏!

  “郝连川!”

  紫月阴冷道:“你就不怕……”

  郝连川笑道:“别生气,我一个三阳初期,真不敢贸然走第二通道,也不是故意不说,我不是怕你们能飞,把我们甩开了吗?现在几位能飞,可以飞过城墙,把那白银强者打下来,咱们一起围攻他……开了城门,一起进去,这样安全性更高一些!”

  巡夜人知道的东西,真不少。

  能飞的事,其实大家想过这个可能……可哪怕三阳,也不敢贸然尝试,要是没用,那就是送死了。

  现在,被证实了,紫月他们又怒又火。

  可转头一想,如此一来,的确有很大优势。

  可以飞行……那就方便多了。

  洪一堂却是暗暗叫苦!

  卧槽!

  早知道如此,我不走第二通道了啊。

  这该死的郝连川,明摆着希望他和紫月去当诱饵,引诱那家伙下来,这太危险了。

  之前还想着,走第二通道,气息内敛,可以更低调安全一些,合着……更坑啊!

  郝连川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紫月此刻一言不发,脸色难看。

  她受伤不轻,她可不愿意去当靶子。

  “你们可以再走第二通道!”

  紫月冷冷道:“又不是不能走了!”

  郝连川叹息:“耀承都死了,我要是去,那也死定了,其他几位三阳,搞不好也要损失过半……死了太多三阳,那还怎么对付那位?现在,既然二位已经走过了……不如多出把力,大不了分东西的时候多分点,引下来那家伙,干掉他,我们进城吃大肉!”

  一旁,李皓也只能说……佩服!

  怪不得他忽悠那些人走第二通道,不单单是为了削弱他们实力,还有这心思。

  这时候,紫月他们拒绝的话,会有什么后果?

  巡夜人不用说,飞天甘心吗?

  轮转王甘心吗?

  让你们当靶子而已,又不是要杀你们,上去看看不行吗?

  就算最后不联手灭了紫月他们,大概也不会再有更多的合作了,那时候巡夜人对紫月发难……紫月如何抵挡?

  紫月,显然也想明白了这些。

  她深吸一口气,忽然道;“让李皓试试!李皓,你逼出几滴心头血,试试滴入城门裂缝,能否开启城门……”

  李皓目瞪口呆,怎么到我头上了?

  紫月冷冷道;“只要你尝试之后,还是无法打开,我和洪一堂……可以上去看看,否则……想都不要想!”

  反正,她得试试才甘心。

  李皓皱眉道:“我是李家的人,这里就算是王家的古城,也不是一伙的,你不是想太多了?”

  “你试试再说!”

  李皓不爽道:“我伤势未愈,刚刚内伤不轻……再逼出心头血,你让我去死吗?”

  “不会!”

  紫月笑了:“你不是喜欢血神子吗?好,我给你!你逼出几滴心头血,若是还是无法打开城门,我补偿你一颗日耀初期的血神子……你自然可以恢复!”

  大爷的!

  李皓暗骂一声,前半程过了嘴瘾,没想到到这时候,自己倒是入坑了。

  心头血有用吗?

  谁知道呢!

  没用也就算了,若是真能开启……接下来,他大概会被这些三阳盯死了!

  李皓也是头疼。

  郝连川也是暗骂一声,倒是忘了李皓这茬了。

  胡定方想要再次开口,李皓忽然道:“好,但是……需要一颗三阳层次的血神子……没有的话,那就10颗日耀层次的!”

  “你在说笑话?”

  李皓不快道:“你们入城拿好处,我付出心头血,就算进了城,有我什么好处?我要一点好处过分吗?不管能不能开……先把东西给我,我才会答应!否则,我不同意,你们爱开不开,和我有多少关系?”

  心头血,大概率没用。

  李皓清楚!

  有用的话,上次石门那边,搞不好都打开了。

  损失几滴精血而已……但是要补回来,不然就亏大了,一颗日耀层次的肯定可以补回来……

  可若是不赚钱,李皓才不乐意。

  如今剑能没了,神秘能他其实也不是太在意了,能弄点血神子最好。

  轮转王此刻开口了:“10颗太多了,三颗吧!李皓,你看如何?”

  说完看向紫月道:“这三颗,不会让红月出,剑门、飞天、阎罗各出一颗,或者等价物品!巡夜人这边,既然李皓愿意出心头血,那就免了!”

  洪一堂不干了,有些无语:“那个……我也会在李皓失败后上城墙……”

  怎么,我还要出钱不成?

  就算一颗日耀的,其实价值不算太高,他能付得起,可他为何要付?

  轮转王笑了,淡淡道:“也罢,我阎罗出两颗等价物品又如何?”

  此刻,在意这点得失做什么?

  都到了这地步了,李皓不干,紫月他们都不干……那接下来真要三阳开战不成?

  李皓也是见好就收,点头道:“好,看在轮转王的面子上我答应了,若是红月……想都不要想!”

  紫月冷冷扫了他一眼,她现在很讨厌这个家伙。

  若不是不能杀,她很想一巴掌拍死他!

  李皓补充道:“心头血,多了也没用,实际上我一个破百,也没几滴……真把我逼死了也没用,我凝聚三滴出来,若是没效果……那就别再说什么了,要不然我把心脏挖出来挂在上面给你们看看?”

  众人也没多说,胡定方看了他一眼,算了一下,三滴心头血……问题不算太大。

  拿到三颗日耀的血神子,也能补充回来,还能强大一些气血,还可以。

  那边,紫月也不再废话,直接丢来了三颗血丸。

  李皓其实怀疑,这些家伙是不是有什么储物戒之类的玩意,空间系的超能者有吗?

  要不然,看他们身上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存放东西的,哪来的那么多宝贝。

  他接过三颗血神子,直接吃了一颗,这才上前,呼吸法运转之下,片刻后,一声轻喝,一拍胸口,一滴晶莹剔透的血液,如同红宝石一般,被他拍了出来。

  李皓直接将血液洒在大门上……纹丝不动!

  众人微微有些失望,虽然有预料,可现在看来……李皓这八大家的传人,也许对其他家真的没效果,除非发现了李家的遗迹。

  第一滴血,毫无作用。

  李皓再次拍出第二滴血,继续泼洒大门,还是纹丝不动。

  接连两次,李皓深吸一口气,背对着众人,眼神却是微微有些异样。

  是没用,他感受到了。

  可是……他也感受到了一些特殊,城门上方的那两个大字,好像……想要吸血,对他的血液,有些牵引力。

  李皓强忍着不让那两个大字吸血,控制精血,只在城门上泼洒。

  心中却是有些激动。

  这两个字……难道有什么作用吗?

  “战天……”

  这两个字,感觉很强大。

  也许……也许他之后可以试试看,能否有效果。

  当然,现在就算了。

  人这么多,他们要是见到对这字体有作用,搞不好能把李皓撕碎了喂字。

  第三滴精血,再次泼洒大门。

  还是没用!

  李皓脸色略显苍白,很快在血神子的作用下恢复了,他吐了口气,看向郝连川,“部长……焚烧了我的血液……免得被红月拿去干什么了……”

  远处,紫月还真有点这心思。

  结果,郝连川一挥手,一个火球浮现,瞬间将门上的血液全部焚烧。

  这时候,其他人也没办法了,没用。

  看来,只能让两位三阳上去引诱那白银下来了。

  李皓喘着气,退了下来。

  脸上有些不开心……心里却是笑开了花。

  又赚了!

  关键是,那两个大字……他隐约感觉,此刻好像有些牵扯一般,抬头朝两个大字看去……这一刻,他好像在银城看到了那八卦图一般。

  不是八卦图……只是隐约间,看到一人,正在书写这两个大字。

  “战天!”

  隐约间,那人背负血色长弓,腰间佩刀,只是隐隐约约的影子……却是让李皓骇然失色。

  没有李家那位先祖的霸气,杀气!

  可是……为何感觉……如此恐怖!

  只是隐隐约约,没有任何声音,看起来斯斯文文,可这一刻,李皓好像坠入了地狱一般,不可直视!

  他低下头,大滴大滴汗液滴落。

  “李皓……”

  “老大……我……心头血损失太多……伤势复发……好难受……”

  李皓剧烈喘息,好像窒息的鱼。

  众人微微变色,这么严重?

  李皓那如水般的汗水,不像装的,怎么会,只是三滴心头血……难道旧伤真复发了?

  而李皓,眼中却是呈现出一道背影。

  没有出手,没有出剑,什么都没有,好像只是平平静静地书写出两个字……可这一刻,甚至比他看到那一剑还要恐怖。

  这是何人?

  王家先祖?

  为何……比李家先祖看起来还要恐怖许多!

  还是说,自己太弱,根本无法看出差距来,只是下意识地觉得恐怖,或者李家先祖对自己有些照顾,所以自己感受的不明显?

  一个个疑惑,再次浮现。

  李皓喘息声不断,汗水滴落在地,耳边的声音,这才渐渐清晰。

  这一刻,他觉得,自己再一次劫后余生。

  有些人,哪怕只是无数岁月前的背影,也能让你差点死亡,这才是真正的恐怖。

  “王家!”

  他心中咀嚼着这一切,王家先祖,恐怖到了这个层次吗?

  八大家……不至于他李家才是最弱的吧?

  不会吧!

  这一刻,李皓不得不怀疑这一切。

  PS:最后几小时,月票不投浪费了,干掉第三的红月,大家给把力,冲冲冲!加上晚上一章,最近三天更新超过10字了,老鹰还是很努力的!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