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78章 老朋友会面(求订阅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走出帐篷,李皓还沉浸在震撼中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自立?

  这个从未在他脑海中浮现的念头,今日,却是在侯霄尘口中听到了。

  此刻,什么张婷,什么三大组织……他都没在意了。

  他深知,一旦银月自立,会面临什么。

  来自中部的镇压,来自各地的围剿,天星王朝毕竟还没崩塌,也没到彻底失控的地步,此刻,有野心的大人物很多。

  可没人嘴上会说着,我要自立,要独立出去!

  没有人敢!

 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大厦将倾之际,真正能在混乱开始的时候,最终胜利的起义者,几乎没有。

  熟读史书,便能知晓,这个时候,谁敢冒头,死的就是谁。

  何况,自古以来,也很少有边疆起义,最终占据中原的势力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。

  身旁,袁硕沉默了一阵,等快到自己的帐篷了,这才开口:“别想太多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小小一个银月,真自立,也引不起太大波澜。”

  “至于侯霄尘……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敢的,也不会这么做。”

  李皓点头。

  他看了看老师,还是问道:“老师……您说,他为什么要这么说?甚至想要这么做?”

  这种事,就算有想法,不也该瞒着吗?

  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!

  袁硕沉默一会,思考一番,缓缓道:“没办法。”

  “没办法?”

  袁硕点头:“我问你,侯霄尘如果离开了银月,听从上面的命令,去中部征战,那银月这边的巡夜人,在郝连川的带领下,可以稳住吗?可以抵挡三大组织吗?”

  李皓想了想,半晌,微微摇头。

  大概……大概不行吧。

  郝连川实力不算太强是一点,另外,郝连川其实是个比较耿直的人,威望也不足,这一点其实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。

  提起侯霄尘,大家都是敬畏,王明也不例外。

  提起郝连川……王明都会笑,不是嘲笑,而是觉得这位副部长很有意思,大家都挺喜欢,但是这样的人,在关键时刻,往往不能给大家带来安心的感觉。

  “侯霄尘走了,银月这边巡夜人恐怕稳不住。”

  袁硕平静道:“稳不住,那银月就麻烦了!可他要是不走,那就是违抗上级命令!一次,两次,三次…次次违抗,你若是中部强者,你觉得侯霄尘这样的人还能留吗?”

  所以他说没办法。

  李皓皱眉:“上面难道就不考虑这一点?侯部长走了,银月就危险了。”

  “考虑?”

  袁硕笑了:“中部都乱了,边疆其实早就被放弃了,此刻,要集中力量,平定中部混乱才是他们第一考虑的!至于边疆一个小小的行省,真放弃了也就放弃了。只要中部还在王朝掌控之中,那这天下就难乱!”

  中部不知道情况很复杂吗?

  知道!

  可是,他们还是这么做了,一再下调令,让侯霄尘去中部赴任。

  侯霄尘死赖着不走罢了,否则,早在几年前就该离开了。

  李皓皱眉:“侯部长到底什么实力?中部都乱成这样了,还有精力让一位三阳中期携带源神兵盯着他,若是侯部长是三阳后期……不值得如此吧?”

  让一个三阳中期,蛰伏在这三年,就为了监视。

  这划算吗?

  有这功夫,人家张婷在中部,搞不好都能进入三阳后期了,比得上侯霄尘了,还需要强行调动侯霄尘吗?

  袁硕思考一番,摇头:“看情况,也许上面怀疑他伤势痊愈了,若是痊愈的话,当年他就有三阳顶级实力,如今可能真的跨入了三阳之上!”

  当然,这一点他不确定。

  侯霄尘伤势好没好,恐怕也就他自己知道。

  他也不说自己伤势重,也不说没伤,如此一来,所有人都不清楚情况,连带着三大组织,哪怕三阳不少,也不敢贸然招惹他。

  “老师真要走?”

  李皓没再说这件事,而是想起了刚刚侯霄尘说的话。

  “不走不行了!”

  袁硕笑道:“来之前,我就做好了准备。这一次,我不管是杀了孙一飞也好,还是被他杀了,我都回不去银城了。实力暴露之后,那些老朋友大概会很想念我……我留在银城,可能会给你们招惹更大的麻烦。何况,银月这边,武道已经没落,超能其实也只是如此……不走,我也难有更多的机遇。”

  “另外,红月一直盯着银城,但是在你和我之间选择……红月的主要目光,还是会放在我身上的,映红月知道我什么性格,我离开了银城,一定会报复他!”

  他说的理所当然,“我这次若是杀了红月的三阳,然后消失,他一定能猜到,我会去报复他!那时候,他也许还会让人来银月,但是一定会留下更多的精力,去盯着我!”

  因为映红月败过!

  他也知道,袁硕是什么样的人。

  这样的一位强者,消失在视野中,他一定会想办法找出袁硕,动用全力去杀他。

  袁硕拍了拍李皓肩膀,笑道:“所以啊,这次我希望你能跨入斗千,跨入斗千,你才有一些自保之力。老师我要是走了,你没有斗千之力,以后遇到麻烦,我就没办法帮你解决了。”

  李皓低着头。

  “该成长起来了!好男儿,谁不经历一点磨难?”

  袁硕笑的开心:“当年我年轻的时候,也早早走出家门,开始历练,仇人遍布天下,不知道杀了多少人,杀怕了多少人,然后才能走到今日。”

  “我是担心老师。”

  李皓低沉道:“老师真要去找红月报复,红月的三阳很多,三阳之上恐怕也不少,这还是边疆听到的一些小道消息,实际上,对方可能更强!”

  “这不是很好吗?”

  袁硕笑了:“越强,越有挑战性!蕴神蕴五脏,我才开始罢了,后面的融神,再融五脏!路还长,若是敌人都是一些日耀三阳,我反而觉得没压力。”

  “当年银月武林很强,可我那一代,为何没出斗千?”

  “不是我们不行,是我们都太行了,远胜于前面几代,可我们这一代,坏就坏在,上面没斗千的压迫,破百圆满就能横扫武林了,大家没那种急迫感,结果,一群破百圆满,一个都没能踏入斗千!”

  “若是当年有一人跨入斗千,多了不敢说,银月武林,起码可以走出七八位斗千武师。”

  他说到这,有些遗憾,又有些自得:“其实,那些孙子没能晋级,都是我的锅!那时候,我压的他们抬不起头,我才圆满,他们哪敢更强?那时候,我若是跨入斗千……映红月、孙一飞这些人,都能跨入斗千。可我迟迟没能跨入,反而让他们缺了一口劲。”

  李皓忍不住笑了出来,刚刚的一些伤感,全部被压下。

  “老师,那明日的约战……”

  “当然要战!”

  袁硕平静道:“明日,你好好看!之前遇到的都是一些超能,你老师我没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,不管是被压着打,还是压着别人打,那都不是武师,并未激发我所有潜能。孙一飞,是个很好的对手!”

  “至于遗迹……附带的罢了!”

  “若是能击败了孙一飞,那才是真正的有收获,这不是宝物可以比的,宝物这东西,随时都能有,棋逢对手的敌人,这才是你前进的动力。”

  “所以,不要在意暴露不暴露实力……能杀光他们,那就杀光完事,杀不完,那就杀多少算多少,就算有了防备,照样可以杀!”

  他说这话,又显得很嚣张。

  最后,他看向李皓:“小皓,该峥嵘的时候,一定要峥嵘一些!一味的低调,没人能低调成强者!我知道你的顾虑,暴露了太多,危险也就多了……可强者,都是从危险中走出来的!侯霄尘低调吧?可那是现在,早在当年,他一点也不低调,他高调到敢和映红月撕破脸,所以哪怕到如今,也没人敢小看他!”

  “乔飞龙低调吧?低调到了三阳……结果没时间去高调,直接被我打死了!”

  他说了两个人,两个不同的结果。

  一个低调到了三阳,结果一点没能展露出来,直接被杀了。

  一个前面高调,高调多年,到后来受伤后低调,低调到大家以为他不行了,可当年的名气在这,照样没人敢招惹,上面也只能让一位三阳来盯着他。

  两种不同的选择。

  李皓点头,没说什么。

  很快,师徒俩进了帐篷,此刻,柳艳他们也回来了,很安静,柳艳没说话,刘隆也没说话。

  至于他们有没有看到虎魄,李皓没去问。

  今晚,大家都很安静,给袁硕休息的时间。

  明日,袁硕会赴约。

  而他的对手,是中部来的一位三阳后期,哪怕大家对袁硕满是信心,此刻,内心深处却也是忐忑不安,三阳本就比斗千高一层,何况还是后期!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一处断裂的天桥之下,孙一飞没有搭建帐篷,天为被,地为床,此刻,正靠在一块石头上仰望星空。

  星空璀璨。

  三位弟子,环绕四周,为他们的师父驱赶蚊虫……实际上,蛇虫鼠蚁根本不敢靠近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直沉默的孙一飞忽然开口:“墨弦,袁硕的那个弟子,真的有破百后期或者圆满的实力?”

  “大概率是。”

  “五禽门人……”

  孙一飞思考了一番,又道:“明日,你出战!全力以赴,看看能否棋逢对手,若是遇到一个不错的对手,对你跨入斗千很有帮助!”

  说到这,又道:“若是明天我战败了……你就带着你的师弟师妹回中部去!”

  “师父……”

  “听我的,至于遗迹什么的,不重要,也别给其他人当刀。”

  孙一飞很平静:“我虽然满怀信心,可对手是袁硕,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。明日我和袁硕,九成九只能活下一人,他也好,我也罢……那都没关系!当年,我最遗憾的就是没能跨入斗千,希望你能帮我完成这个梦想。若是你不敌那李皓……及时认输!输一次不可怕,武师不怕败一次,没人不败,师父不会让你轻易死去……”

  “师父,我会击败他的!”

  “有信心是好事。”

  孙一飞笑了,点点头:“总之,我若是败了,你们迅速离开!袁硕不会拦你们,我和他的恩怨,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恩怨,武林规矩,祸不及家人!只要你不死在李皓手中,我和他的战斗结束,我不会特意去杀那李皓,他也不会特意来针对你……”

  听他这么说,几位弟子都是心有戚戚,又有些不相信师父会败。

  怎么可能?

  三阳后期啊!

  还是武师晋级的三阳后期,哪怕在中部,能拿下师父的,也就那些三阳之上的存在了。

  可在这银月行省,一位斗千武师,居然让师父开始安排后事。

  女弟子不忍,不由道:“师父,那……要不我们回中部吧!”

  不战了!

  “笑话!”

  孙一飞冷哼一声:“我来此地,就是为了和袁硕一战!生也好,死也罢,都是我所追求的!作为武师,你们记住了,可以败,不可以不战而退!除非你一个破百,遇到了三阳,否则,实力差距不大,甚至你还占据优势,你选择后退……你的路,也就到这了!”

  “武师的路,更难走。你们若是觉得无法接受,回去后,选择进入超能,那时候,你们的路如何走,自己去定。”

  说完这些,他闭目,不再理会几人。

  他要休息一会了,准备迎战袁硕。

  此刻,孙墨弦几人,都是满脸忐忑和不安。

  师父的话,让他们有些睡不着了。

  而这一晚,没能入睡的,不止他们几人。

  很多人都睡不着。

  ……

  8月27日。

  天刚亮。

  郝连川可能一晚上没睡,一大早,急匆匆地跑到了李皓他们帐篷前。

  而帐篷内,袁硕慢悠悠的,倒是一点不着急。

  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还吃了点早点。

  擦干净了嘴巴,袁硕这才迈步走了出去。

  郝连川看着他,眼神有些发红:“非要约战?”

  一晚上一直想来找他,结果还是忍住了,此刻,真的忍不住了。

  “你是武师吗?”

  袁硕看着他。

  郝连川皱眉,半晌才道:“不是!”

  “所以你不行!”

  袁硕跨过了他身侧,迈步朝前走:“银月的武师,很少有避战的,避战的武师,要不实力真的不如人,要不就是软蛋。”

  “武师,勇往直前,只要觉得自己不会输,能战,那就不会避战,任何时候,任何地方都是如此!”

  “就说剑门的洪一堂,当年避战不敢战我……因为他知道他不如我,他也承认自己是个软蛋,所以他避战两次,我也懒得再挑战他第三次。”

  “郝连川,你为人不错,就是有些可惜,当年不是武师晋级……否则,今日的你,应该更强!”

  郝连川无语,不是武师的多了。

  谁说武师晋级就一定更强?

  “可孙一飞是三阳后期……”

  “我照样能赢他!”

  袁硕自信满满!

  郝连川见无法劝说了,只好道:“那这样,点到为止……”

  “比武没有点到为止,除非教徒弟,他孙一飞承认是我徒弟,我就点到为止!”

  扯淡呢!

  郝连川有些抓狂:“我是为了你好!”

  “有一种爱,叫为了你好……可惜,你不是我爹妈,所以我就不需要了,郝连川,有这功夫,该考虑一下,我若是杀了孙一飞,会造成什么后果。”

  郝连川彻底放弃了!

  他死心了。

  听到这话,有气无力道:“什么后果?你若是杀了孙一飞,那你就是此地第一强者,其他组织大概率还是不会放弃探索遗迹,但是会联合到一起,从一开始的分散,到之后的团结!咱们进入遗迹后,小心他们联手就行。”

  放弃?

  不存在的。

  若是放弃了,真的被巡夜人拿走了那件防御性源神兵,各大组织大概该睡不安稳了。

  所以,走是不会走的。

  只是原本松散的联盟,会更加紧密一些。

  当然,这不重要。

  重要的地方在于,他若是出手,阻拦孙一飞杀袁硕,会造成什么后果?

  这才是郝连川昨晚一晚上没睡考虑的事。

  想到这,又想到了部长的安排,火凤枪借给袁硕。

  他又追上了袁硕,低声道:“你没带武器吧?我借你一柄枪……你会枪法吗?”

  “不用!”

  袁硕却是拒绝了。

  郝连川抓狂了,咬着牙,低声道:“那武器不一般!”

  这是源神兵!

  “不用,暴露了,麻烦更大。就算要用,也是进入遗迹之后。”

  袁硕还是拒绝,他知道那是什么。

  可他不需要。

  而且火凤枪是银月这边唯一一柄源神兵,暴露之后,也许会招惹来更大的麻烦,甚至引来一些局外人,到时候不是为了遗迹了,而是为了夺取火凤枪。

  火凤枪第一次离开侯霄尘,大家不敢去对付侯霄尘,还不敢来对付他们吗?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郝连川担心道:“真的,你肯定不敌,你拿着还有点希望。”

  “不需要,放心吧,等我赢了,进入遗迹,你再借给我……那时候,保准有意外惊喜。”

  袁硕笑了。

  当敌人觉得看透了你的一切,结果发现,他们看到的远不是全部,这才是意外惊喜。

  和孙一飞交战,他只准备用心火猿。

  甚至连石刀都不想暴露。

  至于能不能匹敌孙一飞,打过才知道。

  对付孙一飞,袁硕也不太愿意用这些更强大的兵器去对付他,而且也不用太担心孙一飞会用什么阴招,这也是武师之间的默契。

  正大光明的战斗!

  当然,招式阴损一点,那是正常的,有些人专门走这些路线,所以招式阴损,也是无所谓的。

  孙一飞携带了红影吗?

  袁硕觉得大概率不会。

  那家伙若是知道红影的作用,第一时间大概是干掉红影,自己给吞了,不会培养什么红影的,映红月应该也清楚,所以袁硕哪怕看不到,也知道孙一飞没红影。

  既然如此,要什么火凤枪。

  谈话间,其他人也陆续跟上。

  有人担忧,有人激动,激动的是,也许可以看到一场三阳层次的战斗,对他们而言,很多人其实没见过这么高端的战斗的。

  远处,也有一些营帐有了动静。

  一些超能者,也纷纷远远跟着,有些期待。

  ……

  天桥原本所在的地方,此刻只剩下了断桥。

  一群鬼面,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了孙一飞四周。

  孙一飞正在清理场地,断桥之下,被他清理出了一片平地,至于出现的那些鬼面,他好像没看见。

  三阳层次的昊空,见孙一飞没理会自己,沉声道:“孙前辈,你还是坚持要和袁硕约战?”

  孙一飞一棍子扫飞了一块大石头,侧头看了他一眼,“有问题?”

  “没问题!”

  昊空语气低沉:“只是,还是希望前辈手下留情,不要斩杀了袁硕,否则,很容易红月现阶段和巡夜人爆发冲突。”

  “拳脚无眼,上了擂台,生死勿论!谁想要留手,最后死的肯定是他!”

  孙一飞的话,显然是拒绝的意思。

  昊空压下火气,再次道:“前辈,这也是紫月首领的意思。”

  “紫月?”

  孙一飞回头,看向他,笑道:“当年红月成立,红橙黄绿青蓝紫,七月凌空!紫月可不是如今的紫月,紫月在我眼中,只有当年的那个丫头……后来她死了,现在继承紫月的,不过是个废物,你拿她威胁我?”

  此话一出,超能涌动。

  不少鬼面超能有些发怒。

  不管真怒假怒,紫月才是他们在银月的首领,却是被人羞辱,此刻不发怒,被首领知道了,都没好下场。

  孙一飞又瞥了一眼昊空,笑道:“你们离我远一点,我有点恶心……映红月成立红月之后,越来越让我看不透……特别是你们身边那些玩意,我虽然看不到,可多少还是可以感应一二的……别太靠近我了,不然我都想打死你,抓一只看看,能不能吃了那玩意。”

  此话一出,再次让昊空变色。

  半晌,他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前辈随意即可!不过,等进了遗迹,还希望前辈不要太过自作主张,我们都有安排,也不希望前辈坏了整个计划。”

  “再说吧!”

  孙一飞笑了笑,挥挥手,好像是要赶他们走。

  昊空没再说什么,和那些鬼面,瞬间消失在原地,片刻后,这些人到了数百米之外,在一处凸出的峭壁上站立,显然是没准备离开,而是选择观战。

  又过了一会,一群黑衣人出现,都戴着斗篷,也选择了一处峭壁观战。

  孙一飞朝那边瞥了一眼,知道那是飞天的人。

  红月的人喜欢佩戴鬼面,当然,他也是红月的人,可他不戴,也没人强求。

  飞天的人,喜欢穿黑衣,戴斗篷,行事比红月还要诡异。

  至于阎罗的人,遮面的不多,不过阎罗的那些家伙,煞气很重,三大组织中,阎罗可能是最喜欢杀人的,而且杀的血腥。

  正想着,远处,一群煞气腾腾的家伙也上了一处峭壁,峭壁不够凸显,这些人直接轰碎了石壁,有土系强者,更是直接制造出了一处凸显的峭壁出来。

  三大组织的人都来了。

  他们来的快,其他人也不慢。

  不到几分钟,本土的两大中型组织也来人了。

  光明岛的人,身穿白衣,女性不少,直接驾驭着一艘浮空的飞船过来的,那不是飞船,而是超凡物品,只是没到源神兵的级别。

  这些人,直接让飞船浮空,将飞船固定在空,俯瞰地下,相当张扬。

  而剑门那边,洪一堂破空而来,背负长剑,隔着老远就拱手道:“孙大哥!”

  孙一飞侧头看了他一眼,不再无视,却是有些嘲讽:“洪一堂,当年七剑之中,你算是倒数的,没想到如今其他人死了,七剑当中,你倒是活的滋润!”

  洪一堂也不动怒,只是有些唏嘘:“可能我比较惜命。”

  说完,看了一眼他的几位弟子,微微点头:“孙大哥这次带来的几位弟子,感觉都不错,此次约战结束,有机会的话,可以让年轻人多切磋切磋。”

  孙一飞顺着他的视线,朝他后方看了一眼,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子,眼神犀利,倒是有些剑客的风范。

  也是背负一柄长剑,和一般超能装扮不同。

  “感悟势了吗?”

  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
  洪一堂摇摇头,遗憾道:“势难悟,武师一道,要说没落,主要就没落在这!”

  孙一飞点点头,倒是没说什么看不起的话,想了想道:“不用择日了!红袖,待会你和这位小姑娘切磋一二!”

  洪一堂有些意外,看向孙一飞的女弟子。

  孙一飞平静道:“红袖是破百后期,你女儿应该也差不多吧?看样子就是你女儿,和你长的很像,不过感觉比你强,你当年没那股锐气!”

  “是我女儿,洪青,喊孙伯伯!”

  洪青迅速上前,拱手问候,“孙伯伯!”

  “别客套,没什么用!你爹,我不是太看得上眼,不要学他,战书上门,也不敢应战。”

  洪青有些尴尬,洪一堂倒是洒脱:“我若是应战,现在可能就没我了,孙大哥,我本就不如他,何必自寻烦恼。”

  “废物!”

  孙一飞骂了一句,又笑了:“不过也对,你还算有自知之明!”

  洪一堂又看了看他剩下的两位弟子,问道:“孙大哥准备按规矩来?”

  “不可以?”

  “不是,不过袁……袁硕的弟子,好像不在身边,身边就带了一位收了没几年的小弟子,以前还是学文的,后来才学武,前后都不到三年。”

  意思是说,你这边,谁上?

  孙一飞懒得搭理他,你知道什么。

  他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让开,没工夫和你叙旧!”

  洪一堂笑了起来,没再说什么,带着女儿朝剑门众人那边走去。

  走了一截,身后,孙一飞忽然又道:“待会红袖和你女儿,给大家开个场!点到为止,切磋为主,你没意见吧?”

  洪一堂脸色微变,倒不是因为开场不好,而是一般情况下,武师切磋,开场只是开胃菜,残酷的在后面,厉害的也在后面。

  什么意思?

  他还以为孙一飞会让自己那位斩十境的弟子上场,和袁硕的弟子开场。

  可显然,他不是这意思。

  而是让他那个大弟子上场!

  带着一些疑惑,他不好多问,点点头:“可以!”

  “嗯,那就好!”

  孙一飞笑了,等人走了,看向自己的女弟子:“这次带你来,也不能白跑一趟。洪一堂的女儿不弱,和你相当,刚好,棋逢对手,最合适不过!别小瞧她,她爹我虽然说看不上,可银月七剑,没有弱者!洪一堂号称地覆剑,一剑出,天翻地覆,她女儿也是剑客,不会弱的,武师当中,剑客还是很强的……”

  红袖点头,只是有些犹豫:“师父,那师兄他?”

  “他的对手是那个李皓!你和洪一堂女儿切磋为主,就当同门切磋就行……”

  说完,看向孙墨弦:“你和那李皓,不用顾忌任何东西,就是战场!你上过战场,哪怕他一招都挡不住,出手无悔,杀了,那也是对方弱!”

  孙墨弦重重点头!

  就在这时候,一群人从远处走来。

  巡夜人到了!

  隔着老远,孙一飞便看到了那个人,那个念念不忘多年的老熟人。

  这一刻,孙一飞站直了身子。

  “袁硕!”

  “孙一飞!”

  远处,袁硕也露出了笑容,好像多年老友,哈哈笑道:“当年我以为你真死了,没想到你还活着,真的值得恭喜!我出手那么多次,能在我手中活下的人不多,我也想看看,你活到今天,我还能不能打死你!”

  孙一飞中气十足,笑声爽朗:“那就试试看!袁硕,我也想看看,当了十多年孙子的你,还有没有当年的魔气!我在中部杀的很爽,你在银月躲的很爽吧?”

  袁硕笑呵呵的,并不接话。

  孙一飞也不再说话。

  袁硕摆摆手,让其他人退后,自己带着李皓朝那边走去。

  断桥之下,已经被清理出了一片上百平米的干净地,很平稳,没有石头,显得与众不同。

  “老规矩?”

  “老规矩!”

  两人对话,都很直白。

  袁硕问了一句,等到孙一飞回答,笑道:“咱俩不用说什么!这是我弟子李皓,你那边是一起上,还是一个个来?”

  “不用,就墨弦便可!”

  孙一飞说着,又淡淡道:“我定场地,你定规矩,还是那话,我们不用说,弟子之间,是切磋还是比武?”

  切磋,不分生死。

  比武……不论生死!

  袁硕笑了:“你杀人杀的心软了?”

  “我是怕你弟子死了,你被干扰!”

  孙一飞冷笑一声:“既然如此,那就比武!”

  “那就好!”

  袁硕面色依旧,看了一眼李皓。

  李皓点头,那边,孙墨弦也点点头。

  一瞬间,剑拔弩张。

  就在此刻,远处,洪一堂开口道:“袁大哥,孙大哥说,让我女儿和他那位女弟子开个场,袁大哥没意见吧?“

  袁硕侧头去看,笑了:“好!”

  洪一堂也露出了笑容,哪怕如今的他,已是三阳,可此刻,真面对两位同时代的武师,他还是有些心虚。

  不是觉得实力差了多少,而是当年在他们面前,就没多大底气,到了今日,依旧如此。

  ……

  袁硕带着李皓退出了那个圈子,低声道:“也好,你观察一下那个女的出招,都是齐眉棍传下来的,招式、秘术都差不多。我虽然相信你能赢……可是,万事还是多小心!”

  说罢,又道:“真到了无法匹敌的时候,那就认输,不要强撑着!不认输,他打死了你,我也不好下场!”

  李皓点点头。

  袁硕没再说。

  有些事,也没那么简单。

  真被击败了,到了认输的时候,万众瞩目之下,对这些年轻一代的武师而言,还是感悟势的那种武师,一次失败,可能就会让势受到重创。

  古籍就有记载,养无敌势!

  养势期间,一旦败北,对武师而言,是最难承受的失败。

  十个就有九个,最终会倒在养势这一关上,一辈子都未必能跨入斗千了。

  银月武林,那么多武师没能跨入斗千,袁硕他们真的功不可没。

  都在养势期间,被他们几个或杀或败,能斗千才怪了。

  片刻后,剑门那边,洪青背负长剑走来。

  而孙一飞身旁,他的弟子红袖也手持一根齐眉长棍,面色清冷地走出。

  四面八方,一些超能强者,纷纷投来了注意力。

  两位破百!

  还都是破百后期,相当于月冥满月层次的切磋,大家还是很有兴趣的,此地月冥为主,这刚好是他们这个层次可以看懂的。

  不少人没和武师交手过,此刻,也很期待这一场比武,想看看武师的实力到底如何。

  两人刚进入圈子中,就有人低声道:“好强!”

  还没看到什么,可两人一入场,内劲涌动,带起了阵阵清风,一些石头都被掀起,还是让一些超能感受到了武师的强大。

  这一刻,李皓也认真观看,并未因为两人实力不如他,便小觑了她们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