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57章 李皓的势(求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袁家大厅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袁硕和刘隆分主宾落座。

  至于李皓……没资格入座,作为袁硕的关门弟子,在这个时候,是很讲究资历和辈分的。

  甭管刘隆是不是他上司,就算是他下级,此刻在这,李皓只有站着的资格,只有端茶倒水的份。

  这就是规矩!

  武师一道的规矩,超能者如今完全就是实力为尊,很多规矩是不会讲的,说不上谁好谁坏,不过武师界一般不太看得上这种关系。

  完全的实力为尊,尊师重道都没了,在一些老武师看来,太过野蛮和原始。

  李皓先给老师倒茶,再给刘隆倒茶。

  然后乖乖站在袁硕一旁,等待双方交谈。

  刘隆看了李皓一眼,没有说什么,又看了看不远处趴着的黑豹……忽然想笑。

  无端端的想笑!

  他此刻居然还有心思在想,老子身边缺个门人弟子,这狗子,怎么不懂事,没来给自己倒杯茶?

  无他,这狗子,他刘隆也传授过功法的。

  比袁硕还早!

  刘隆是真的传了九锻劲,不单单是法,还有术,上次他都教会这狗子三叠劲了。

  没点眼力劲!

  ……

  而李皓,见刘隆看了自己一眼,又转移视线去看黑豹……微微怔神了一会,下一刻,脸色有些尴尬。

  啥意思?

  我和黑豹一样的意思?

  李皓沉默不语,有些无奈,队长这人,居然也有这黑心眼,亏我说你耿直呢!

  袁硕用茶盖掸了掸茶水,吸溜喝了一小口。

  放下茶杯,视线投向刘隆:“事情李皓说过了吧?”

  “说了。”

  “你若是能晋级,以刚跨入斗千之力,能匹敌三位日耀?”

  袁硕说的直接:“不是老夫看不起你,你刘家九锻劲爆发力是强,老夫心中有数。除此之外呢?”

  刘隆微微凝眉。

  “速度快吗?”

  袁硕淡淡说了一句,又轻笑道:“会飞吗?”

  “踏空而行,能走几步?”

  “对方若是土遁、飞天,如何追击?”

  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……也许太过绝对,可一旦三位超能其中一位擅长速度,能够逃脱,你刘隆能靠九锻劲隔空打死对方吗?”

  刘隆欲言又止,半晌之后,选择沉默。

  不行!

  袁硕平静道:“老夫也许爆发力未必比得上你,这一点无需否认,可老夫强在全面,我能追能逃,能攻能防,至于欠缺一些攻击力,我有宝物在身,也可以弥补。”

  “你呢?”

  他看向刘隆:“若是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帮你跨入了斗千,最后你连三位日耀都无法解决,反而放走了敌人,暴露了我和李皓,那时候……你就算承担责任,你承担的起吗?”

  刘隆面色变幻一阵,摇头,“承担不起!”

  之前的豪言壮语,此刻也被吞入了肚中。

  对啊,若是对方擅长遁逃之术,那自己如何应对?

  刘家的九锻劲,最擅长正面攻杀,敌人最好和他强行碰撞,不逃,这是刘家最喜欢遇到的对手,大家硬碰硬,看看谁死。

  袁硕很现实,也很直接:“刘隆,你是武师,我学生不懂,你应该懂!帮人跨入斗千,跨入所谓的陆地神仙境,这对武师而言,意味着什么。”

  “我这白痴徒弟,还说让我借用秘宝,帮你疗伤……你也知,对武师而言,陈年旧伤恢复有多难!多少武师死在了这一步,他说的轻松,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崽卖爷田不心疼,光动动嘴皮子就行!”

  袁硕说着,有些好笑道:“这家伙,居然还开价,说神秘能归你……开玩笑呢?我现在对外说,我帮谁晋级斗千,让他晋级之后帮我杀三个日耀……刘隆,我问你,武师领域,会不会一瞬间,所有破百圆满层次都会跑来找我,求我?”

  “而且,那些人还领悟了势,比你更容易晋级!”

  刘隆脸色微变,点头:“袁老说的不错!单纯只是这一条,就足够让一位有心武道的武师为之卖命!哪怕死,也在所不惜!”

  袁硕没说错。

  单纯只是一点,晋级斗千,凡是武师没有断了晋级之念想,几乎不可能拒绝这个条件。

  所以,袁硕说,不需要任何条件,只此一条,刘隆就该拼命,不算错。

  刘隆沉默一会,又道;“我可以不要任何神秘能……当然,若是其他人参战,我希望可以分一些给他们,不会需要太多,按功分配即可。”

  一旁,李皓看了一眼老师,强忍着没说话。

  神秘能给刘隆,这其实不是他说的,老师之前也答应了的,可此刻,老师忽然变卦了,李皓正在思考老师的心思。

  袁硕依旧平静:“我也不差这点神秘能,你刘隆也许更需要……其实也无所谓!我说这些,只是为了告诉你,也许我的学生不懂,但是,作为懂这些的你,不能当做理所当然!”

  刘隆沉声道:“不敢!只是刘某之前并未考虑太多……的确有所怠慢,袁老见笑了!此次出手,也是职责所在,另外还有一些私仇在身,本不该收取任何好处……可无奈刘某力有不逮,以破百之身,恐难以胜任!”

  他的确没思考那么多,当李皓说,他可以拿到上千方的神秘能,那时候他光顾着震惊了。

  此刻袁硕点破这些,刘隆也下意识地觉得,是有些不妥。

  袁硕笑了:“作为武师,也许你即将成为第二位银月斗千武师,我们有话便敞开说,免得事后闹出了矛盾,彼此不快。”

  “袁老说的是!”

  袁硕又道:“遗迹,归李皓!神秘能,你我平分!若是还有其他收获,李皓不拿任何东西,都是你我平分。当然,若是你觉得李皓拿遗迹不公平……”

  “绝无此意!”

  刘隆正色:“李皓虽未拜师于我,可他修习九锻劲,已经三叠,算是我刘家武道衣钵,袁老当知,我刘家九锻劲一直不曾外传,既如此……李皓强大,也是我所希望看到的结果!”

  袁硕微微点头,露出了笑容。

  “既然你认可,那就最好!你我这些武师,衣钵传承更胜一切!多余的话不说,我先帮你疗伤,你双臂伤势太重,至于伤势痊愈之后,你能否九叠悟势……那是你的事,你若是能悟势晋级,那此次合作便可以进行,若是失败,之前的话全当放屁!”

  “这是自然!”

  刘隆点头。

  深吸一口气,有些期待,也有些忐忑。

  双臂之伤,不单单是上次导致的,还有常年累月使用九锻劲留下的陈年旧伤,袁硕真的有手段可以疗伤吗?

  他不知道,但是既然袁硕应承了,姑且一试。

  一旦成功……那……想到这,刘隆也难免有些激动。

  “好了,事不宜迟……那就现在开始!”

  袁硕一挥手,一巴掌拍在李皓身上:“你先出去望风,再点几个小菜,就说今天中午,我宴请刘隆,谅他们也不敢窥探我们!”

  “是!”

  李皓急忙应声,很快走出了大厅,摸了摸脖子,小剑已经没了,看来老师决定自己去弄剑能了。

  老师没说那是李皓的,这个人情卖的没意义。

  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  李皓和袁硕都觉得刘隆不会有问题,可还是没有直接说,这宝物是李皓的,像柳艳、陈坚两人也知道李皓可以发出一些治疗之力,不过两人也从未提过这事。

  有些事,该装瞎还得装瞎。

  ……

  门外。

  李皓带上了黑豹……黑豹刚刚没出来,还想趁机吸点剑能,结果被袁硕一脚踢飞了出来,此刻正郁闷地跟着李皓。

  李皓也不管它如何,走到小院门前的一个亭子中,这是之前巡夜人他们留下的。

  里面有一部通讯器。

  不需要拨通什么号码,拿起通讯,李皓便道:“准备一些酒菜,到了午饭时间送进来,另外,四周看紧了,不许任何人踏入!”

  通讯对面传来了应话声,李皓也不管是谁,直接挂断了通讯。

  站在凉亭中,李皓手指把玩着一股内劲,轻轻一次内劲涌动,瞬间完成了二次叠加。

  内劲外放,外部叠劲。

  “这只是术,而不是势!”

  此刻的李皓,还在想着势的事。

  外部叠加也好,内部叠加也好,这都只是术,并非势。

  势,又称之为神意。

  涉及到了所谓的精神层次。

  “精神层次……在古籍中也有些记载,又称之为意、念等等,蓄势而发,意念心生,有我无敌!”

  “古籍还记载,古文明时期,有人坚信有我无敌,哪怕不曾感悟真正的势,也能成大势,怕就怕,一朝失败,溃不成军,无敌之势被破,从而一蹶不振。”

  他想起了很多自己背下来的古籍。

  势,不一定要和老师他们一样,非要去亲自观察、模拟。

  古文明中,有人走出了独特的势。

  有人坚信自己无敌,从一而终,到死都信,这也是一种势。

  有人在古文明时期,踏上了无敌路,一路养势,养必胜之势,养无敌之势,大势一成,横扫天下,无敌天地,百战不败,蓄势登顶。

  这和老师他们的势,又不一样。

  “不一样的时代,不一样的修炼方式,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……以势压人!势成,养气,势由内生!”

  强者之所以是强者,往往不单单是物理层面上的破坏,还有心理上的。

  大势一出,一些弱者就很容易被瞬间击溃。

  “我的势,又该如何蓄?”

  他想到了自己。

  和老师一样,去山中与虎豹作伴?

  和刘隆一样,去观一次海啸,看海啸席卷天地?

  还是和古人一样,走一次无敌路,又或者干脆坚信自己无敌天地,逢战必胜?

  他低头,看向黑豹。

  黑豹,此刻也在玩弄着自己的狗爪子,好像想要学李皓,也完成一次体外劲力叠加……可它又没到破百,内劲无法外放,体外叠个狗屁差不多。

  李皓失笑:“黑豹,你到底是武师狗,还是超能狗?”

  黑豹好像没成为超能者,难道说,这狗子也成武师狗不成?

  “汪汪!”

  黑豹叫唤了一声,李皓不懂,不过看它狗眼俯瞰地面,好像是说,它要成为无敌的狗。

  “势……神意……”

  李皓没再管它,轻声道:“你说,像我这种低调的人,又该领悟什么势才好?无敌之势?走一遍无敌路……那不可能,我不是古人,也没古人那个条件,没人可以帮我做到镇压天下,让同阶和我平等而战,没人可以帮我镇压强敌……”

  这行不通的。

  无敌之势,也要前提的,你家背后有人,靠山强大,足以镇压四方。

  我让你同阶出战,你就同阶出战!

  又或者,和平年代,以武会友。

  否则,就现在这个年代,李皓去红月找破百单挑……人家三阳之上马上跑出来弄死你,吃了熊心豹子胆,跑人家老巢去单挑……打不死你才怪了!

  “若是不行,那就只能悟自然之势。”

  李皓喃喃道:“天地可畏,自然之力也无比强大,以我破百之力,没有资格去俯视大自然的力量!别说破百,就是斗千,甚至更高层次,也没资格去小看这些。”

  “所以,我只能去悟自然!”

  “虎豹之力不如天地自然,若是单纯从五禽术和九锻劲来看,海啸之力,要胜过虎豹之力,当然,还要看人如何用,若是海啸成了洗脚水……那就成笑话了!”

  “黑豹,你说有什么大自然的力量,可以海陆空通用的?我倒是想感悟这种……海浪席卷,也破坏不了大地,飓风也一样,雷霆可破空,可对大地也无所伤……”

  李皓说着说着,再度陷入了沉思。

  “人,立足与地,大地存在无数岁月,任你山崩地裂,大地依旧存在……真正的危机,往往并非来自天空,也非海中,而是地面!”

  这一刻,他想到了地震。

  当地震爆发,从内而外,震荡天地,山崩地裂,万物皆惧。

  这个,他见过。

  真的见过!

  银城发生过一次,规模很小,但是就那一次,也有人葬身其中。

  武师,当立足与地。

  再能飞的超能者,他也会有落地的那一刻。

  这一刻,李皓盯着地面,他好像知道,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了。

  没人可以永远生活在天空中!

  唯独大地的势,大地的力量,是无穷无尽的。

  一脚跺下,三重叠劲爆发。

  地面被震出了一个窟窿。

  一旁,黑豹有样学样,狗爪子拍下,地面也被震荡了一下,李皓的脚都微微麻了一下。

  而黑豹,也被李皓震的起伏不定。

  李皓看着黑豹,黑豹也看着李皓,下一刻,一人一狗,你一脚我一爪,玩的不亦乐乎。

  黑豹在玩,李皓不是。

  他在想,九锻劲,谁说是根据海浪创造的?

  刘隆只是觉得,海浪一浪叠一浪,所以他感悟的势,就是浪!

  而李皓,却是觉得,九锻劲的根本是叠加,是震荡的叠加,并非只有海浪如此,地震也是如此,强大的地震波,一波接着一波,造成的破坏,完全不比海啸弱。

  “地震……也在于一个震!”

  那种威势,李皓见识过,如今回想,依旧心有余悸。

  想到这,李皓好像有了什么决定。

  他不一定非要学两位武师,武师的路,都是自己走出来的,每个人的势,并非相同的。

  如今,他需要脚踏实地,那就以大地为根基好了。

  再次一脚跺下!

  心中回想着当初的一幕,感受那种灭天之力,李皓一脚跺下,轰隆一声,这一次,居然爆发出了四重叠劲!

  非但如此,隐约间,在黑豹眼中,好像看到了一点不同之处。

  这一刻,李皓好像将自己扎根大地,跺脚的瞬间,他在地面摇晃,却是屹立不倒,隐约间,好像李皓背后伫立着高山。

  “汪汪!”

  黑豹叫唤了一声,眼中有些迷茫。

  这是什么?

  而李皓,却是露出了一些笑容,势,他不会。

  但是他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。

  如何去蓄势,如何去养势。

  “古籍还有记载,有古人养剑数年,一剑出,天地惊!藏凶与剑,藏剑与鞘,养剑养势,而我……融身为地,藏身与地,大地不灭我自不灭……”

  当然,这是他的梦想,几乎不可能做到。

  但是李皓不在意!

  今日刘隆来悟势,刘隆还没感悟到,李皓却是有些感觉了,此事也不知刘隆知晓,是何感想。

  所以说,有时候,天赋不在于身体,而在于思想。

  思想有多高,境界就有多高。

  身体是否强大,只能决定现在,思想有多高远,决定了未来。

  “黑豹,要学会认识字,多读书!”

  李皓露出了笑容:“不懂什么是道理,什么是天地自然,那你永远不懂未来到底有多广阔……你看到的只有眼前,而我,却是能看到未来!”

  “汪汪汪!”

  黑豹叫唤一声,狗眼中依旧有些迷茫,但是却是记住了这话。

  李皓闭目,不再说话。

  酝酿一阵,忽然,再次一跺脚。

  双脚之上,这一刻居然都有内劲勃发,内劲外放,渗透大地,而这一次,却不是脚下出现坑洞,地面好像震荡了一下,一瞬间,震荡余波蔓延而出,足足蔓延了两三米,在两三米外,震碎了院外的花坛。

  李皓露出了笑容!

  “四肢外放!”

  就这瞬间,他完成了四肢内劲外放,双腿彻底可以外放内劲,甚至还感悟了一些别的东西。

  屋内,忽然传出一声怒喝:“李皓,你再搞破坏,老子一巴掌拍死你!”

  那小子,又在外面干嘛?

  乒乒乓乓的,还有碎裂声,这是拆家?

  狗子都不拆家,你李皓还拆家?

  比狗子还难搞!

 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李皓,瞬间耷拉着脸,有些无奈。

  我没搞破坏……好吧,我搞了破坏。

  打碎了花坛,踢碎了几块地砖,希望老师不会让我去修,我没钱,刘隆去修好了,他虽然没钱,可他是一把手,可以用公款去修。

  ……

  屋内。

  此刻刘隆双臂正在迅速恢复,听到袁硕怒喝,有些想笑。

  而袁硕,却是扬了扬眉,低沉道:“笑个屁!我隐约有些感觉……外面那个小子,不久的将来,必然可以石破天惊!”

  “天赋不错,可袁老说的也有些夸张了。”

  “不是天赋,身体上的天赋,我从不在乎!”

  袁硕一脸的冷傲:“你刘隆练武的天赋绝对一流,顶级的存在!而我袁硕,不看重这些,我在乎的是智商和反应决断之力!这才是武师走的远的根本!一个没有自己想法的武师,只会按部就班的武师,连斗千都难,就算进入斗千,也只是拾人牙慧!”

  刘隆有些无语,这……是夸我还是骂我呢?

  我天赋好,却是不被你看重,这说明我脑子不好用是吧?

  刘隆从不觉得自己傻,可在袁硕眼中,他永远都是个傻子。

  这一刻,刘隆没忍住:“袁老,就算我没那么聪明,可我那时候还小,你难道就凭一眼之力,就断定我智商不高,达不到你的要求?”

  这个,他还是有些不服气。

  袁硕嗤笑一声:“还需要第二眼吗?当日你父亲带你来我这里,我问了一句,你父亲九锻劲如此强大,为何还要学习外人之术,你是如何回答我的?”

  刘隆回想了一下,半晌才道:“我……我说九锻劲虽强,可有伤身之弊,父亲推崇五禽术,所以我想和袁老学习五禽术!”

  这有何不对吗?

  他还是不解。

  袁硕鄙夷道:“所以说你蠢!我都不需要再去考察什么,没必要。你是来求我的,你要记住了!你父亲都来求我,你那时候不算小了,有10岁了吧?”

  “差不多。”

  “都那么大了,一点脑子都不用,你要记住,我比你父亲强,我就那么客套一句,你家九锻劲挺厉害……你那时候,居然还真应承了下来,你家九锻劲很强,说的好像学我的五禽术,只是因为没得选择罢了,所以才来学!我袁硕堂堂宗师,成了你的备胎?”

  袁硕冷笑一声:“给你父亲一点面子,说他厉害,不给面子……银月三枪一起来,我照样全部打爆!若是李皓,那时候必然会说,九锻劲虽强,可远不如五禽术更强,练武当练最强术!”

  刘隆目瞪口呆。

  就这?

  就这一句话,你觉得我蠢笨?

  我那时候只是个孩子,再说了,我家九锻劲的确强大,本来就是事实,合着,你这人只能拍马屁才行?

  刘隆万万没想到,自己被拒绝,只是因为自己没拍袁硕马屁。

  这还有天理吗?

  在他印象中,袁硕当时的地位和身份,这样的宗师级强者,应该更愿意听真话才对,结果……自己错就错在没狂拍马屁!

  艹!

  刘隆肺都气炸了,他绝不承认自己蠢,只是袁硕太无耻。

  “哎!”

  袁硕一声叹息,你还是不懂。

  刘隆啊,太过耿直……也许有点小心思,可那点小心思,在自己面前完全不够用,练武先练心,做强者之前先做人。

  10岁,一般家庭的孩子无所谓,你这种父亲快要挂了,仇家满天下的武师之子,这时候还不动动脑子,谁爱收你当徒弟?

  凭空给自己招惹麻烦,还得接下你父亲那满天下的仇家,这都不明白。

  不是,到了今日都不明白,活该你差点把自己练死。

  “我不是你爹,懒得教你,所以……到此为止!”

  袁硕懒得再和他说,片刻后,最后一波剑能涌出,刘隆双臂嘎吱嘎吱地响动,刘隆一摆手,如同重锤挥空,打的空气爆裂。

  刘隆眼神一动,再看袁硕,有些震动:“这是什么能量?”

  太强了!

  双臂伤势没痊愈,但是差不多了,几乎没什么影响,连多年的陈伤都被治愈了。

  难怪袁硕心脏破碎都能治疗好。

  这是什么?

  袁硕淡淡道:“怎么,我又不是犯人,还要跟你交代?你这人,经常说话不过脑子,你要记住,武师也好,超能也好,谁没三分秘密?合着,你看到了,我都要告诉你?”

  刘隆有些憋屈,我没这个意思。

  在袁硕面前,他是晚辈,不止如此,他说也说不过这家伙,打也打不过,其实极其憋屈,若不是为了晋级……他现在就想走人算了,真窝火。

  “我没那个意思……”

  “有没有的,你都不该问!”

  刘隆脸色难看,也不吭声,心中骂骂咧咧的,真想打死眼前这个老东西,真气人。

  他觉得自己心性已经很好了,被袁硕几句话一刺激,也想打人。

  “能九叠吗?”

  “应该可以。”

  刘隆见他不再说,也微微松了口气,算了,我不问了。

  “不是应该可以,而是必须可以!”

  袁硕又挑刺了,不满道:“我耗费了如此大的代价,不是让你应该,明白吗?你要是不行,你破百这条命卖给我,也不够这些能量的费用!”

  “肯定可以!”

  刘隆声音加大,带着一些恼怒:“百分百,我确定一定可以!”

  “那就好!”

  袁硕露出了笑容,这一刻,刘隆真想打爆他的脸,笑起来真难看。

  “李皓,进来!”

  片刻后,李皓进门。

  袁硕原本没在意,正要说话,忽然微微一怔,看了他一眼,微微凝眉,又看了看李皓周身,有些疑惑。

  他之前和刘隆说,李皓未来必然可以石破天惊,成为一代宗师。

  可他说的,是李皓的智慧,李皓的心性。

  而这一刻,他却是隐约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  势?

  怎么可能!

  刚刚李皓体外叠劲,已经让他震撼,也很满意这个弟子的表现。

  可这一刻,他忽然有些怀疑了。

  沉默一会,袁硕缓缓道:“实力有了进步?”

  “嗯,四肢内劲外放,算是破百初期巅峰了。”

  李皓笑的欢快。

  刘隆惊讶,袁硕却是没在意这个,一个破百初期,你再怎么巅峰,他也不会太在乎。

  他要问的,不是这个。

  而袁硕,却是没再说这些,看向刘隆:“来吧,让我感受一些你的浪意!不要顾忌什么,不用管李皓……也不用理会那条狗,你尽管释放你最强的状态!”

  刘隆有些意外,但是袁硕这么说了,此刻的他,也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  试试!

  下一刻,他一拳挥出,如海浪奔袭,双臂之上,劲力鼓动,一重跟着一重。

  到最后,甚至隐约可以感受到大海浪涛爆发!

  当日袁硕跨入斗千,没有太多的前奏,顺其自然跨入了斗千。

  而这一刻,刘隆尝试,李皓也发现了不同,刘隆需要蓄势!

  需要准备,需要爆发到顶点才能感悟神意。

  “刘隆不如老师自然……”

  这一刻,李皓心中有所悟,刘隆跨入斗千,就算成功,也会很勉强,绝对没有老师那种轻松写意,老师若不是伤势拖累,应该不需要任何外力,直接就可以跨入斗千。

  而这一刻,一股浪花劲力朝他席卷而来。

  李皓不动声色,双脚宛如扎根大地。

  九锻劲爆发!

  劲力入体,随波逐流,在他体内动荡不安,下一刻,李皓闷哼一声,一脚轻轻跺地,一股浪涛劲力被他转移进入地面。

  地面震荡!

  地砖裂开……李皓脸色一变,艹!

  下一刻,他偷看一看袁硕,正好看到了袁硕瞪大了眼睛……完了,被老师看到了,完了完了,我真没钱给你换地砖。

  李皓问了,超级贵,一块地砖要五百多块钱,一换就是一屋子……每个十万八万的都难弄好。

  此刻,袁硕眼睛瞪大!

  势!

  绝对是势的雏形,绝对是!

  他不会看错,刚刚就有些怀疑,此刻,李皓居然借力打力,转移劲力,利用自身将刘隆的劲力送入地下,关联大地,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力量运用,而是一种势的运用!

  怎么可能?

  袁硕不敢置信,我没教他这些,我就算说了,也只是说模仿五禽,这是最容易感悟的方法。

  可李皓……好像自己有所感悟。

  那边,刘隆还在爆发,袁硕却是没管他,有什么好看的,应该问题不大,不过就算跨入斗千,也只是那种一般般的斗千,没有什么特色,没有什么太多的自我特点。

  刘隆这种斗千,搁在以前,或者说,没看到李皓感悟势,他还会在意一些。

  可这一刻……袁硕都懒得多看他一眼!

  他瞪大眼睛,一直盯着李皓看。

  而李皓,心虚的不行,低着头,恨不得老师没看见自己。

  别看了!

  不就碎了一块砖吗?

  刘隆都踩碎了好几块了,你怎么不看他?

  “喝!”

  这一刻,刘隆一声低喝,引起了师徒的注意,袁硕这才转移了视线,而李皓,也摸了摸脑袋上不存在的汗液,真可怕,刚刚老师的眼神太凶了!

  至于吗?

  李皓无奈,至于自己转移劲力进入地下……在他看来,不算什么。

  一些基本的运用罢了,对于势,他还是很模糊的,他知道,自己并未感悟到势,只是一些基本的认知,扫清了一些迷雾罢了。

  殊不知,在袁硕看来,哪怕只是这一步,也代表,李皓找到了正确的方向。

  李皓身体素质足够,感悟了势的雏形,不出意外……斗千已经对他放开束缚!

  不可思议!

  这一刻的袁硕,内心震动的不行,却是无法言语来表达,所以下一刻,他低喝一声:“凭空出招,太废!你太弱,感悟一个势,弄了半天,九重叠浪,在你手中真是白瞎了!”

  话落,速度奇快无比,一拳打出!

  刘隆挥拳就打,眨眼间,李皓眼中只有拳!

  又一眨眼,不再是拳,而是猛虎下山,扑击猎物。

  刘隆看似是巨浪,可是这一刻,却是如同小溪,被猛虎抓在手中盘玩,双方的差距显而易见。

  “不够,就这?废物!”

  袁硕怒声再起,下一刻,在李皓眼中,宛如巨熊降世,熊掌拍击浪花,轰隆一声,浪花破碎,真实场景中,刘隆被袁硕一掌拍的内劲动荡,满脸骇然之色。

  他感觉自己快要跨入那一步了!

  袁硕晋级也没几天,可是……可是他在袁硕手下,完全没有反抗之力。

  双方差距太明显了!

  “海啸就这?”

  袁硕冷漠声再起。

  “若是如此,你也配和三阳交战?三阳气势一起,你就是死人!武师斗千,真以为可战三阳?我要看到海啸,并非给我按摩冲澡,水浴你还不够资格,丑汉一个!”

  刘隆怒了!

  水浴?

  看不起谁呢!

  “破!”

  一声低喝,一拳打出,长拳如枪,滔天水龙爆发。

  砰地一声巨响再起,袁硕仿佛化身巨猿,巨猿擒龙!

  袁硕大手如天,镇压而下,水龙被瞬间掐灭。

  “呵呵!”

  这一声笑,刺激的刘隆再无顾忌,对方太强,完全不是对手,哪怕此刻已经有势爆发,还是完全奈何不得袁硕,眼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。

  刘隆原本还怕斗出火气……现在发现,自己想多了,斗出火气的是自己,对方只是拿自己玩!

  “叠!”

  强悍的巨浪,瞬间叠加,一浪席卷一浪,三叠、四叠……一瞬间,九次叠加!

  “哗啦啦……轰轰轰!”

  这一刻,李皓耳边响起了这样的声音。

 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。

  他看着刘隆的拳,看着老师的手,一个使用五禽术,一个使用九锻劲,都是李皓会的。

  两位斗千……是的,这一刻的刘隆,好像已经跨入了斗千,不知不觉中,他出招,招招带势,以势压人……结果被反压了。

  无论如何,这都是两位斗千的战斗。

  而李皓一位刚入破百的新人,却是近在咫尺地观战,这也是极其难得的机会。

  他下意识地挥拳,出掌,这一刻,看的如痴如醉。

  下一刻,李皓忍不住代入刘隆,感受老师的五禽之势,忽然冷汗直冒。

  太快了!

  对,老师太快了,刘隆完全处于被动,他没老师快,反应也好,变化也好,出招也好,都没老师快。

  刘隆只能硬打!

  陡然,李皓感觉喉咙发冷,袁硕变拳为爪,如同鹰爪,一把朝刘隆喉咙抓去,而刘隆暴吼一声,再次挥拳格挡,想靠九叠之力打退对方。

  “不……该退,闪避……挡不住的!”

  李皓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念头。

  下一刻,刘隆闷哼一声,袁硕的手居然不见了,再出现,已经一把擒拿住了他的喉咙,捏着他的喉咙。

  而刘隆的拳头,却是被袁硕轻松用一只手撑开,从两侧滑走。

  刘隆满脸黯然!

  而袁硕,却是看都没看他,而是看向李皓,刘隆下意识地看去,下一刻,他看到了自己有些意外的一幕。

  李皓满头大汗,陡然,双手撑开,并未攻击任何人,而是好像要竭力撑开什么。

  那是袁硕不存在的手!

  双手撑开的同时,身体后仰,右臂化撑为推,推掌!

  这一掌,好像推开了什么。

  下一刻,李皓脚尖蹬地,一个后空翻,迅速落地,滚入地下,就地避开了什么。

  刘隆越看越惊讶!

  这是……李皓的反击之法?

  滚地而走的李皓,满头大汗,此刻,他好像才清醒过来,侧头看向安静的大厅,忽然有些尴尬,看了看自己浑身脏兮兮的样子,再看看又被自己脚尖蹬碎的两块地砖……

  李皓讪讪,起身,轻咳一声道:“老师和老大的战斗太过精妙,实在没忍住,学习了一下……老师,老大是客人,踩碎了一些地砖,不能让老大出钱修补,我会出钱修补的……”

  以退为进!

  果不其然,刘隆微微变色,很快道:“不用,我找人来修!刚刚一时激动,没顾得上场合,我会安排人来弄。”

  袁硕似笑非笑地看着李皓。

  而刘隆,好像也隐约反应了过来,看了一眼李皓,半晌,有些无言。

  李皓这小子,是不是故意的?

  他……就是想让自己说这话,然后来修地砖。

  当然,这时候的他,顾不得这些了。

  此刻的他,看着李皓,许久才道;“刚刚袁老出招,你是先撑开他的手,推手还击……”

  “没啊!”

  李皓摇头:“还击不了,老师太强了,推手只是为了将老师的手爪劲力侧移,老师很快就能回劲再次抓破喉咙,所以我只能蹬地避开,逃离现场……无法匹敌!”

  是的,无法匹敌。

  所以他刚刚蹬地落地驴打滚,只是为了逃离现场罢了,压根没有还击的意思。

  刘隆走神了片刻,忽然苦笑:“逃不了,我速度不够快!”

  是的,他模仿不了。

  他速度慢了!

  这一刻,他明明跨入了斗千,却是遭受了一次次的打击。

  他会被袁硕击杀,他没有李皓反应机敏,他居然连李皓都比不上……这不是实力方面的,而是一些迎敌策略方面的差距,他太依靠力量了!

  这还是晋级吗?

  陆地神仙,斗千?

  呵呵!

  刘隆有些颓然,他忍不住道:“你……刚刚从我的势中,有所感悟吗?”

  李皓欲言又止,半晌,点头:“有,很多,感悟很多很多!”

  刘隆坚持问到底:“到底感悟到了什么?”

  李皓有些尴尬,刚想胡说八道,袁硕淡淡道:“说真话!”

  李皓无奈,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道:“老大的势,很厉害!一重更比一重浪,一重更比一重强!可是……从我的角度看,老大反应不够快,这是其一。第二,应该是九锻劲还不够纯熟的原因,第九次叠加,出现了一点点的卡顿,很微弱……但是我感受到了。”

  “第三,老大可能是以前受伤过的原因,对双臂爆发,好像不太敢用劲,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……”

  说到这,李皓忽然道:“水火无情!我虽未见过海浪,也曾见过狂风暴雨,老大,水,也是暴力的!”

  话落,一拳打出,如水浪拍击!

  炸裂声!

  是的,空中传出一声炸裂声,一瞬间,宛如狂风暴雨来袭,雨水砸落,暴力!

  这一刻,刘隆居然在李皓的拳法中,感受到了一股来自雨水的暴力!

  那种炸裂感,那种暴雨来袭,将大地砸的裂开的感觉……

  这不是水,或者说,这不是刘隆印象中的水。

  “水快如刀,锋利无边!”

  轰!

  又是一拳,李皓收拳,喘息一声:“老大,这是我自己的想法,有些不纯熟的地方,老大别介意。”

  刘隆沉默一会,许久,叹息一声:“你老师说……你会石破天惊!”

  我信了!

  这一刻,他相信了。

  水,原来也能如此暴力,比不上海啸的磅礴大气,可是,一滴水,也能砸裂大地的感觉。

  下一刻,刘隆陡然出拳。

  轰!

  一声爆鸣,响彻四方。

  如同炮弹炸开,如同暴雨砸破苍穹!

  这,才是水,水火无情的水。

  刘隆闭目片刻,感悟这一切,再次睁眼,他看向李皓,轻叹一声:“看来,当初袁老没收我是对的。”

  有李皓这样的天才弟子对比,若是自己也是袁硕学生……那袁硕得多怄气。

  蠢笨……

  以前不愿意承认,今日却是不得不承认,自己好像太过僵化了。

  一旁,袁硕抱着双臂,一脸的得意,很快化为赞许:“你也还行,不错了!能顺势跨入斗千,虽然缺乏自己的特色,可好歹也是斗千……对付一般的日耀问题不大!”

  刘隆苦笑一声,不复冷傲,只有佩服:“以前刘某不懂,今日和袁老交手,袁老只比我早跨入斗千十多日,可实力方面,不可同日而语,袁老能斩三阳,外人以为是运气,我看,哪怕不借助其他,袁老也有和三阳一战之力!”

  这才是真正的陆地神仙!

  至于自己,刘隆想了半天,也许,自己才是斗千武师。

  是的,一个是斗千武师,一个是陆地神仙,双方没有境界上的差距,却是有着实力上的巨大差距。

  而李皓,却是打破了他们的气场,忽然喜笑颜开:“恭喜老大,恭喜老师!咱们计划前提完成了,二位,我去拿菜,中午二位小酌一杯!”

  再说下去,刘隆都要自暴自弃了!

  好歹也是个斗千武师,却是被打击的不成人形,真惨啊。

  看到李皓转身离去,刘隆忽然笑了起来:“袁老……真羡慕你!”

  袁硕傲然,“我的学生,你别以为九锻劲传承在他,他就是你学生……你不行!”

  “明白的。”

  这一刻,刘隆有些羡慕了,再看看一旁挥舞狗爪的狗子,叹息一声,他么的,狗子也不错,要不收狗子当学生好了?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