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69章 再观战天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槐将军复苏,动静不小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四面八方,都有一些感知。

  这一刻,也让许多人有些惊慌,八大主城的强者复苏,此事非同小可,要知道,天下各地的妖植妖兽,都一门心思想要在二次复苏之后,迅速进入银月,吞噬银月诸强。

  那是建立在,这些强者无法复苏,或者复苏延迟的情况下。

  一旦复苏了,这些动不动就是不朽圣人层次的强者,如何能匹敌?

  ……

  超能之城不远处,是林家秘地。

  此刻,林红玉脸色惨白一片。

  一处小小的古城之中。。

  一尊红杉树,微微颤动。

  “大人,是战天城的槐树复苏了吗?”

  林红玉问了一句。

  红杉树沉默一会,缓缓波动精神:“大概是吧,你说那李皓强悍无比,甚至能瞬间击杀我的分身,可见实力强悍,堪比绝巅了。也许……之前也曾杀过类似分身,甚至……弱小一些的妖植妖兽本尊。”

  “外人不知他如何复苏成功,你我当知。”

  林红玉脸色发白:“大人的意思是,他……也许还曾杀过别的古强者?”

  红杉树沉默一会。

  过了一会才道:“你自己觉得呢?你之前说,他广召天下武师,汇聚天星城,欲要剿灭风云阁,可风云阁还没出现,据说各大武师,纷纷散去……那你说,他召唤诸强,只是为了显露一下威风吗?”

  林红玉瞬间明悟!

  是啊!

  之前李皓召唤银月武师,齐聚天星。

  大家以为他要对付风云阁,等到后来,风云阁出的榜单,李皓不是第一,那些武师又纷纷散去,他们还以为和风云阁榜单有关。

  大概是觉得不是针对李皓,所以银月武师各自散去。

  可如今仔细一想,林红玉眼神闪烁了一下:“大人的意思是,那几日,他应该别有目的,他拿下了刑法司,刑法司幕后应该是一尊天星古镇的妖植镇守。李皓迅速召唤银月诸强,也许……是为了对付那位?”

  林红玉也不傻,很快也跟着思路猜到了什么。

  此刻,脸色愈发惨白。

  那李皓出来了,不但出来了,还朝银月赶,复苏了槐将军,上下联系一下,她知道……天星古镇,胡家背后那位妖植,大概率……死了!

  不敢置信!

  真的有些无法相信。

  妖植死了!

  红杉树缓缓道:“天星古镇那几位,荆棘玫瑰最强,接近圣人层次了,其他几位,都是不朽层次的强者。如今都消耗巨大,复苏不多,可也不是寻常绝巅可以击杀,也就是七系……你要知道,七系,也只是接近绝巅之力,绝巅也有强弱。”

  “李皓若是真能击杀对方……代表还有别的手段并未展露出来。”

  此刻,红杉树也是震撼和感慨。

  无法相信。

  它沉默一阵,继续道:“李皓并未追杀而来,而是让你率众投降,你怎么想的?”

  林红玉沉默不语。

  许久,缓缓道:“他想的太多了,超能之城又不是我一人的超能之城,而是12家古武世家联手组建,我虽是城主,可也只是代言人之一罢了。”

  红杉树没说话。

  林红玉自言自语道:“如今外界不知道他实力如何,唯有我们知道,也推断出他杀了胡家背后的妖植强者。大人,你说……我该如何选择?”

  红杉树考虑一会,出声道:“天星古镇一体,共有妖植镇守10位,杀了一位,也还有9位。若是将此消息泄露出去,李皓能杀一位,杀不了9位联手,他再敢进入遗迹,必死无疑!”

  将李皓的消息泄露出去。

  当然,其他人未必会相信,但是这个其实可以查出来,天星古镇是一体的,不需要出遗迹,就能探查出来结果。

  林红玉却是安静了下来,许久才道:“那若是他不进遗迹呢?而是一直在外面呢?他没有一路追杀我,而是任由我逃离,我想,他也许也考虑过,消息泄露的那一刻……就是他征伐超能之城的那一刻。也许他不敌天星古镇的妖植,可是……大人你呢?”

  红杉树一怔。

  “大人在遗迹中出不去,其他妖植也来不了,不敢来,不会来……古世家背后都有强者撑腰,可是……都是分割的,李皓能杀一位天星镇守,就杀不了大人吗?”

  红杉树有些摇曳,好像被击中了要害一般。

  是啊,李皓能杀一个,不能杀第二个吗?

  何况,它一尊分身被灭,损失不小,昔日,它也只是初入不朽不久,不算太强。

  那时候,谁能来救它?

  遗迹,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主场了。

  在这,李皓也有把握杀了它。

  “红玉,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林红玉叹息一声:“李皓此人,进步太快了,快的不可思议,这不是关键,更重要的是,在二次复苏之前,他居然可以发挥出超越六系巅峰之力。空间破碎都奈何不得他,这更不寻常。”

  “如今,更是复苏了战天城槐树,我怀疑,战天城已经决定全力支持他。”

  林红玉说到这,顿了顿,许久,缓缓道:“大人……我若是投效他……会如何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红杉树沉默一会。

  它原本的想法是,将消息传出去,让天星古镇的妖植杀了李皓,可林红玉说,李皓也许不在乎,大不了不进遗迹,不进去,在外界,二次复苏之前,谁能杀的了李皓?

  反过来,消息一旦外泄,它们这种单独处于一个遗迹中的妖植妖兽,反而最危险,孤立无援,以往觉得是栖身之所的好地方。

  可现在,却是有些囚笼的感觉。

  一旦外界出现了能杀它们的强者,那它们跑都没地方跑,跑出去,就被空间搅碎了,不跑,那只能硬扛着,能扛得住吗?

  “投靠李皓……”

  红杉树心中思索着利弊,好处是危险大减,坏处是,李皓并非它扶持起来的,对方背后站着战天城,而且……也许还有其他妖植。

  因为李皓很早之前,就为人提供生命之泉了,而在这之前,槐将军没复苏。

  当然,可能是战天城其他辅助妖植复苏了。

  不管如何,都代表一点,李皓背后不止一尊妖植。

  投靠李皓,也只能靠后。

  而且还有一点……它们的目标是中部那些强者。

  也就是银月的强者,银月的传承。

  它还在思考,林红玉就开口道:“大人,要尽快做决定了!否则……李皓腾出手来,超能之城很可能会成为第一目标,林家更是重中之重!我还在想,李皓这么强大,那其他人呢?”

  “是否就他一人可以匹敌七系?”

  “超能之城12家,当年的目标是模仿镇星城,建立新时代的修炼圣地,我原以为我可以做到,可后来发现,来自银月的那些强者太多……根本不可能做到成为圣地……”

  镇星城。

  新武时代的圣地,据说走出了无数强者,甚至帝尊都不止一位。

  不单单不止一位,其中有几位,甚至走到了极致地步,哪怕在帝尊之中,也是强悍无比的存在,任何一位,都能让银月轻易覆灭。

  可现在……随着李皓迅速崛起,本来林红玉就觉得不好过,结果意外遭遇了李皓,心里就更复杂了。

  没法战!

  在外,斗不过他。

  进入遗迹……有可能还是斗不过他。

  林红玉继续道:“而且超能之城其他11家,都想取代我,说是合作,可最终,11家都想干预超能之城的运转。不止他们,连林家这边,都不是完全听话……”

  一个女人,迅速崛起,对林家这样的古武世家而言,也让许多人难受。

  只是她太强大,镇压了这些不满。

  可其他11家,也有强者。

  也许单独一人,不是她对手,然而联手之下,她也无法匹敌,何况对方背后,几乎都有古妖植或者古妖兽支持。

  妖兽的支持,不如妖植。

  因为妖兽无法提供生命之泉,可古妖兽本身,也是强悍无比的存在。

  此刻的林红玉,忽然有些沮丧。

  之前她还自信,再给她一段时间,她已经联络了玉箫、落日两大神山,三大势力联手,哪怕映红月这些人进入了七系,她也敢战。

  可李皓进入了七系……她却是很恐惧。

  映红月这些人,各有算计,做事也不会那么冲动,那么疯狂,李皓实际上比三大组织要疯狂许多,和他不和的,他就一个字――杀!

  不会给你任何时间!

  比如之前在半路上遇到了,换成映红月他们,也许就不会出手,也许会谈谈合作,也许会闲谈几句,哪有一言不合就直接出手的。

  可李皓……直接开干!

  他都不管你有什么背景,什么靠山,双方的仇怨,其实也没想象的大,因为超能之城几次下来,只有损失,没对李皓造成任何伤害。

  红杉树也考虑了许久,最终叹息一声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  是的,它妥协了。

  当它猜测,胡家背后的妖植死了,它其实知道,自己很危险。

  除非现在二次复苏开始,否则,李皓这人,无法限制了。

  林红玉沉默一会,缓缓道:“他想拿下超能之城,可超能之城不是我一家之物,城中超能百万,更是鱼龙混杂……想拿下超能之城,我一人说了可不算。”

  她思考一阵,“李皓也许想要完整的超能之城,而不是四散逃亡,祸乱天下的百万超能!一旦超能之城出现变故,很容易让城中无数超能逃窜……”

  “唯有瞬间镇压其他11家,包括林家一些老古董,安抚城中超能,才有希望,将完整的超能之城保存下来……”

  红杉树有些意外。

  “你……想……投名状?”

  林红玉叹息一声:“要不然呢?李皓他在乎的是一位六系巅峰吗?他要的只是一位六系吗?他甚至连合作都不愿意,而是臣服……要不然,胡家背后妖植,和谁合作都是合作,李皓为何不和对方合作,而是直接击杀?”

  此话一出,红杉树一愣。

  这个它之前还没想过!

  此刻,忽然回神,原来如此。

  那人,要的居然是臣服。

  它好像有些愤怒:“新武时代,强者无数,吾等臣服新武,那是心服口服,他一个毛头小子,也想让吾等臣服……”

  这大概是所有古文明强者的心思。

  臣服?

  李皓才什么实力?

  有资格让人臣服吗?

  林红玉平静道:“大人,这不是新武了!”

  现在,是星元历了。

  你们,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,至于李皓,实力是不算太强,一对一,任何一位活下来的古妖植古妖兽,都能杀了李皓。

  可是……那又如何?

  这时候的林红玉,倒是彻底清醒了,看着有些癫狂的红杉树,缓缓道:“除非大人能有把握,迅速开始二次复苏,否则,这天下,也许就是姓李的天下了!”

  姓李!

  此话一出,红杉树好像被戳破了的皮球,许久才有些沮丧道:“姓李啊……那也不是不可以接受,当年也姓李,现在还姓李……”

  好像又可以接受了。

  无他,身份。

  李家传人。

  当年,银月也姓李,哪怕新武姓方,可银月姓李,这一点,人王也不会反驳,这地方,几乎就是李家的封地,当然,对外不会这么说的。

  这也是为了补偿剑尊的。

  至于为何补偿剑尊,就不知道了。

  当然,当年还有一个说法,剑尊之路崎岖,人王希望剑尊可以再进一步,跨入真正的无敌之境,将这个小世界赠送给剑尊,就是希望剑尊能够开辟内天地,从而弥补一些缺陷。

  具体如何,它们这些底层是不清楚的。

  如今,剑尊不见了,消失了,星门被关闭。

  那李家传人,再次主宰银月世界,好像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“红玉,你准备怎么做?”

  林红玉想了想道:“如今天下动荡,超能之城也有些不安稳,我想……开个十二世家联席会议!不止如此,城中散修强者,也可参与!我想组建新的阁老会!凡是实力强大的,都可参与,以力服人,阁老会,吸纳20位强者……大人觉得,十二世家强者,是否都会来参与?城中散修强者,是否都会来参与?”

  “你……真想将他们一网打尽……可……你能镇压下他们吗?”

  “找……李皓!”

  林红玉一想到之前的场景,脸色再次有些发白,她差点就被李皓一剑给杀死了,那一刻,她从未有过如此恐惧。

  对方那么的冷漠,那么的无视一切。

  眼神,让人害怕。

  “他也许不在乎我一人,可是,百万超能,一旦四处逃散,那就是天大的麻烦,他就是再强,也做不到分身万千,四处灭火,那天下就彻底大乱了!超能之城还是有作用的,起码将百万超能固定在了一处,而不是四面开花……他李皓无论是想做王,还是做皇帝……一个完整的天星王朝,才是他想要的。”

  否则,就银月这些人的实力,也许直接可以强攻下九司任何一司了,也没见李皓真的这么做。

  几次,都是被动反击罢了。

  红杉树见她有了决定,也不多说什么。

  林红玉天赋很强,手段也多。

  否则,怎么可能在30岁就镇压了其他十一家,成为超能之城的城主。

  只是,红杉树也没料到,对方如此果决。

  只是一次失利,这位之前一心要建立圣地的天才,就选择了放弃自己的梦想,投入李皓阵营,这是它没料到的。

  超能之城强者很多,12家的强者也多。

  打下这样的根基不容易,严格来说,也许比九司皇室都更有争霸的希望。

  当然,内部问题也很多。

  可说放弃就放弃,还是很出人预料的。

  ……

  林家秘地的议论,此刻的李皓自然是不知的。

  他都没想过,某一方大势力投靠自己。

  哪怕巡检司那边,李皓也是可有可无。

  尽管当初说好了,李皓解决了胡家遗迹的妖植,巡检司会选择投效李皓,陈中天甚至表现出这个意思,李皓却是没怎么搭理。

  李皓还是受到了一些古人王的影响。

  他还是忘不了,那一日看到的一幕。

  “让你自杀你不自杀,非要浪费我精力,那就全杀了……”

  是的,就这一段对话,让李皓难以忘怀。

  什么收编,什么镇压,算什么?

  人家直接让人家全部自杀,不自杀,杀光你们所有人。

  这样的霸道,这样的煞气,简直无与伦比。

  所以,对超能之城,李皓有点想法,想法就是杀光领头的,底下的那些超能,洪一堂说了,都抓去种田,李皓觉得不错。

  反抗的,全杀了。

  至于对方真的投降……嗯,随便说说罢了。

  在李皓看来,对方还是很强大的。

  百万超能,十二世家,背后妖植也多,这明显有争霸之心,争霸实力,他让林红玉十日后投降,都是个笑话,就算林红玉答应,十二世家也不会同意。

  也正因为人太多,李皓才一直没对超能之城出手,甚至规矩都没立下去。

  而今,他目标是风云阁。

  风云阁的宝物,探查实力的玩意,是他急需的。

  ……

  在银月四处游荡了一两天,第三天,李皓再次回到了战天城。

  不过,不单单只是为了生命之泉。

  和槐将军打了声招呼,李皓去了城门口,上次来,他太弱小,感悟“战天”二字,没什么收获,这一次,他想趁着难得回来的机会,再感悟一次。

  城门上方,两个大字,依旧暗淡。

  李皓逼出了一滴鲜血,鲜血融入了“战天”二字。

  槐将军和老乌龟的虚影都浮现了出来,不止如此,这一次,连九师长都出现了,隔着一段距离,看着李皓。

  老乌龟有些意外,但是没说什么。

  第一次李皓做的很小心,大家其实没感知到什么。

  这一次,李皓却是正大光明地在感悟两个字。

  槐将军也有些意外:“那是帝尊留下的字,他在感悟吗?”

  老乌龟想了想,缓缓道:“也许是吧,你说,帝尊在这两个字中,是否留下了点什么东西?”

  众人不知。

  要知道,对战天城而言,这两个字很神圣的,哪怕当年,战天城王家也不敢随意触碰这两个字,战天城最至高无上的,其实就是这两个字。

  那是血帝尊难得一次到来,留下的墨宝。

  八大家主城成立,李家那边高朋满座,王家虽说和血帝尊有些关系,可关系有点远,当日没人想到,血帝尊真的亲自降临了,甚至亲自命名,赋予了战天二字,从此,战天城就成了真正的帝尊嫡系之城。

  搁在当年,李皓敢触碰这两个字,哪怕他是李家人,又不是剑尊亲儿子,早就被人打废了。

  可今日,今时不同往日了。

  李家的人还在,王家的人,也就王署长这个旁支还在了,那家伙倒是也在远远地看着,可那家伙好像也没驱赶的心思。

  他都不管,槐将军他们更不会管了。

  ……

  李皓还不知他们所想。

  此刻的他,血液融入大字,两个大字,再次幻化成了一片幻境。

  这一次,看到的场景又不一样了。

  这一次,好像不止一人。

  一人背负长弓,佩戴血刀,李皓见过,虽然看不清样貌,可他知道,这就是战天城背后的帝尊,好像叫血帝尊。

  而此地,不止一人,好像人不少。

  血帝尊也只是其中之一,并非全部。

  李皓扭头朝另外一处看去,那边,好像有一股剑意颤动,他心中微动,那股泯灭一切的剑意,让他想到了一人……自家先祖,李家的剑尊!

  又有一人,枪意通天,好像随时能撕裂天地,李皓心中一颤,有些裂神枪意之感,只是强大无边,也许是侯霄尘传承下来的枪法开创者。

  还有一人,哪怕隔着无数时代,也感受到了强悍无边的压迫力,但是并未坐在上首,而是坐在血帝尊之下,感觉肉身强悍到了极致,压碎了空间,这又是何人?

  而上首,则是还有一道虚影,平平淡淡,倒是没那么大的压迫力。

  只有5人。

  但是这5人,让李皓心悸无比。

  这些,都是帝尊?

  上方那人,是古人王吧?

  这些人聚在一起做什么?

  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感悟吗?

  看不清楚他们的样貌,只能隐约看到一些装饰,比如……那把可能是星空剑的长剑,正在被剑尊压制着,好像随时能斩出一剑。

  就在此刻,李皓耳边,好像从遥远的过去,传来了声音,来自那位人王的声音。

  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!宇宙之大,非我所爱!我也不欲远行,做那长途跋涉之举,宇宙空间,动辄行走百年千年,一转身,一回头,刹那芳华,千年已过,沧海桑田!”

  “我不是阳神,欲要行走大千宇宙,可如今,这些天地之主,欺人太甚,敢主动入侵,欺我良善!我这人,心地善良,最恨杀人……”

  这一刻,李皓好像感受到了什么,下面几人,都有些骚动。

  上方的人王,好像极其不满:“此话不对?我本良人,被迫杀戮,本心善良,天地可鉴!我只想安心养猫遛狗,可天不遂人愿,阳神重伤回归,告知我,对方大军已横渡虚空,跨越而来,欲要夺我阴阳世界,那我也不会客气什么,即日起兵,征伐大千!四方帝尊,即日起,征召大军,日夜操练,随我出征,击杀所有来犯强敌,横渡宇宙,杀入他们老巢,破灭苍穹,击溃种子,夺取力量,横扫诸方宇宙,也让那些家伙知道,惹谁都行,惹不得我方某人!”

  杀气冲天地!

  李皓只觉得浑浑噩噩,有些迷迷糊糊。

  就听那持剑强者,也许是自家老祖,声音洪亮,带着杀意,“那就全部斩之!我即刻奔赴银月之地,操练银月之军,随军出征……”

  “银月不稳,天地初成,建城镇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位强者,你一言我一语,没有丝毫迟疑,迅速开始议论,如何横渡宇宙,破灭强敌,杀入对方老巢,夺取所谓的种子力量。

  李皓没听懂,但是大概意思听明白了。

  这一群狠人,好像要主动开启灭世之战,只因为,对方想要入侵,人还没来,这些人已经商量着,打回去,将强敌覆灭在混沌宇宙之中,沿着他们来袭方向,再反杀回去!

  李皓浑浑噩噩的,渐渐地,这些声音越来越小,人都已经消失。

  许久,面前再次浮现一人。

  正是赋予战天城之名的那位帝尊。

  此刻,那位帝尊好像换了个地方,身边过了一会,又出现一人,正是李家剑尊。

  “李老师,横渡宇宙,虽说我们无惧一切……可一旦离开阴阳天地,虚空混乱,容易出现变故,尤其是银月之地,脱离了主世界,却是和主世界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很容易彻底脱离,剥夺世界之力……”

  剑尊沉默一会:“我知道,你的意思是……切断彼此联系?”

  “是也不是,我更希望李老师可以纳入内天地,将银月收为己有,我知李老师顾虑,担心剥夺了世界之力,让他们虚弱,可他不会在意的,否则,也不会让李老师一直镇压银月之地……”

  “我考虑考虑!”

  “嗯,我知李老师有自己想法,只是……多多考虑一二吧!”

  李皓这边还没听明白,场景又是一换。

  还是那位血帝尊,此刻,好像出现在了一片李皓熟悉的地方,银月!

  只是,和他记忆中的银月有些区别。

  对方伫立虚空,俯瞰天地。

  “以乾坤之阵,镇压银月,以防此地诞生自我意识,成为下一个种子世界……脱离主世界掌控!”

  血帝尊喃喃自语,下一刻,李皓眼前一花!

  只见对方拔出佩刀,忽然一刀斩下!

  只见天崩地裂,天地之间,瞬间被斩出了一道道裂痕,将整个银月,切割成了八块。

  在李皓不可思议的眼神中,被切割开的银月,在对方一番复杂的操控之下,裂开的天地,再次恢复成了原样。

  而李皓,眼中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只有那无尽强悍的一刀!

  一刀,天地裂开,银月被大卸八块,难以置信的恐怖,对方好像在八块大陆上,留下了什么东西,李皓没看到,只看到银月再次合拢。

  此刻的李皓,已经是呆滞无比。

  这……便是帝尊?

  一刀下去,天地都直接裂开了,虽然说早些时候,见过自家先祖出剑,好像撕裂了宇宙,可是……那也只是感觉罢了。

  这位,真的一刀切开了银月!

  无法置信!

  那强悍的刀意,那无穷的气血……那世界破碎,又瞬间合拢的样子,都让李皓呆若木鸡。

  引以为傲的实力,这一刻忽然感觉,什么都不是。

  这一刻,血帝尊忽然回头,好像看向了李皓,又好像只是随意一看,轻叹一声:“大千宇宙,各安一隅,征战多年,又要再起争端……新武人不惧任何战争……只是……和平再次被打破了,你本是新武天地力量流逝而诞生,不愿多造杀戮,未曾灭绝此方天地,日后,不可起不该有之心!我以乾坤之阵镇压,阵破……脱离主世界,那便好自为之吧!”

  他不知对谁说话,李皓也是浑浑噩噩,一瞬间,幻境全部消失。

  李皓浑身都是汗液,眼中一片空白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皓睁眼,看到的是几张老脸,还有一尊黄金铠甲,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看着他们,好像已经彻底呆滞。

  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心灵遭受重创,难道看到了帝尊出手,被吓傻了?”

  “也许是吧!”

  “那怎么办?要不要管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,九师长忽然道:“心灵如此脆弱,不堪造就,新兵营快要恢复功能了,丢进新兵训练营,关上一两年,出来了就是一个好兵了!”

  “别!”

  李皓瞬间清醒,此刻,有些震动,还是难以走出刚刚那一幕,忍不住道:“帝尊……很强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人看傻子似的看着他。

  许久,老龟轻声道:“挺强的……嗯,挺强!也就比我们强……”

  它算了算:“强一些,圣人之上是天王,天王有很多层次,天王之上是古皇……嗯,最差的帝尊都走到了这一步,再之上,就不是我们可以了解的了……吹口气,你大概……大概就没了,差不多吧!”

  九师长冷漠道:“就他这脆弱的肉身,还需要帝尊吹口气?圣人都能吹死他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苦笑,至于吗?

  槐将军倒是有些好奇:“你看到帝尊了?”

  李皓想了想,点头:“看到了,不止一位,很多位!”

  几人微微变色。

  老龟也疑惑道:“你能看到帝尊,还是好几位……古怪的很!”

  李皓沉默一会,开口道:“我听他们讨论,好像是要出兵攻伐某地,这是在战天城成立之前的事吗?”

  老乌龟摇头。

  它不是太清楚。

  倒是九师长,淡淡道:“听说有这么回事,银月这边,也是大军培训之地之一,为的就是出兵征伐!前线已经开始有些小规模作战,正式开始练兵!至于更多的,就不是我们这些底层将领可以知晓的了。”

  底层将领!

  李皓沉默一会,又道:“天地宇宙,到底有多大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九师长摇头:“无穷大!无尽大!你要问具体的,谁也不清楚,人王都不清楚。混沌一步,世间千年,沧海化桑田,若非迫不得已,谁也不愿意走出自身宇宙。这个世界,唯有时光,才是最恐怖的,时光颠倒,新武消失,也许便和此有关……一步走出,离开了自身宇宙,也许就是千万年逝去……”

  李皓有些浑浑噩噩,片刻后又道:“银月……很重要吗?”

  几人摇头,不知道是不想说,还是不知道。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,不再问什么,闭目。

  片刻后,身上,一股淡淡的刀意呈现,几人微微一怔,这……什么情况?

  而李皓,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那一刀。

  一刀下去,天地裂开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!

  和他们比,自己太弱小,太渺小了,在李皓眼中,庞大无比,飞都难以飞遍全世界,可在一些人眼中,不过弹丸之地,一刀下去,直接切割大陆,大卸八块!

  他隐约有些听懂了,加上之前小树和他提过一些东西,他知道,银月好像是新武主世界力量流逝,诞生的一处新世界。

  人王让李家坐镇此地,好像是为了将新世界,赠送给李家先祖,那位剑尊,让他弥补一些缺陷。

  可自家先祖,好像不太愿意,那位血帝尊还劝说了几句,因为拿走了新世界,也许会让主世界削弱一些力量。

  反正,太过复杂,太高大上了。

  可李皓,倒是记住了一点。

  这地方,是古人王送给李家的,而李家的,其实是我的。

  这么说,这个世界,其实是我的?

  李皓心中想着。

  他总算理顺了线索。

  这个世界,感情就是李家的!

  原来,我一直都是世界之主,难怪我对银月充满了亲切感,难怪看到人族受苦,我很难受,原来……这是我家的地盘啊!

  至于更多的,他不去想了。

  太复杂了!

  都是那些至强者的事了,如今李家先祖,剑尊消失了,银月之地混乱不堪,我该拨乱反正了!

  这一次,坚定了李皓的信心和信念。

  当然,这些不是关键的,关键的是,自己好像壮大了一些超能锁,肉身之中,一部分超能锁好像受到了刺激,壮大了许多。

  不止如此,此刻,头颅中,居然都有超能锁呈现了出来,而且有种锋锐感。

  李皓并未吸纳生命之泉,可幻境好像给予了自己一些刺激,刺激的一些超能锁壮大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。

  李皓再次睁开眼,几人都还在,李皓深吸一口气:“银月是李家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人愣愣地看着他。

  李皓又道:“所以……我会再次夺回属于李家的产业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人怔神,什么鬼?

  九师长倒是平静的很,淡淡道:“强者说这话,是自信!你说这话,是狂傲!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  李皓点头:“我知道!但是,人要有梦想,若是连目标都没有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?”

  他笑了起来:“这两个字,很有意思,好像那位帝尊赋予了一些情感在其中,总能看到一些让人长见识的东西,就是太高大上了,和我距离有点远。”

  老乌龟点头:“那是当然,这位帝尊,在所有帝尊中,排名也在前列。”

  李皓有些好奇:“古文明中,我家先祖,能排前五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不说话,左顾右盼。

  能吗?

  谁知道呢。

  但是,大概率……不能吧?

  李家的剑,是强大。

  可那个时代,强大的人太多了。

  一看这情况,李皓有些无语了,懂了,大概不能,要不然,这些人不会这态度。

  居然前五都不能排上,自家先祖这么惨的吗?

  “前十呢?”

  几人还是不吭声,谁知道呢。

  数一数,也许……也不能呢。

  李皓翻白眼了,不至于吧?

  九师长沉声道:“想这些有的没的,有任何意义吗?你在这已经停留了三天,加上之前三天,足足六天了,你不忙吗?”

  六天!

  李皓一怔:“我在这修炼三天了?”

  废话!

  “当然!”

  李皓一惊,6天了,时间是很长了。

  “那我得马上走了,槐将军,我的生命之泉……”

  槐将军也不多说,递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水缸。

  李皓接入手中,看了一眼,神意扫过,差不多1万滴。

  这大概是他有史以来,见过生命之泉最多的一次,上次杀椰子树,也才5000滴左右。

  “多谢将军!”

  说罢,李皓起身:“几位前辈,那我先告辞了,外面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呢。”

  眼看着他火急火燎地就要走,九师长好像有些不快,低沉道:“做事要冷静一些,每逢大事必静气!纵然看到了了什么,不用去管,和你无关,强者的世界,距离你还远,还有……剑势不要放弃,你要知道一点,这个世界,剑,是主!”

  李皓心中一动,剑,是主!

  主人的主吗?

  “多谢九师长!”

  说罢,李皓瞬间消失。

  九师长?

  九师长愣了一下,加个九,意味就不一样了,这小子,是以同阶的身份和自己在说话呢。

  他是十一师长,自己是九师长,他就差说,咱俩同阶了,以后彼此客气点。

  九师长无言以对。

  许久,哼了一声。

  等人走了,沉声道:“他能在帝尊文字中看到什么……为何?”

  有些古怪!

  “也许是帝尊故意给他看的呢?”

  老乌龟笑了笑:“不想给人看,谁也看不了,想给人看,也许就能看到了……这个世界,自从剑尊坐镇之后,从未诞生过意识,但是自从剑尊离开……过去这么久了,谁也不好说,李皓……进步如此迅速,是否获得了一些天地大势,看到他的新神通了吗?”

  九师长微微一怔,半晌才道:“看到了,我明白了!剑尊离开太久,阵法破碎,这天地,要诞生新道了吗?”

  “也许是吧!”

  “怪不得呢!”

  九师长忽然笑了:“这倒是个好时机,新时代的人族,也许要诞生出强者了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失去了新武的压制,也许天地要出现变化了。”

  “嗯,不过也无所谓了,和我们无关。”

  几人都没说什么,和他们没太大关系,他们又不属于这个时代。

  李皓能看到,也许是因为新的神通出现导致的。

  只是,听李皓的意思,也许之前他就看到了点什么。

  难道这家伙,早在之前,就有天命所归的意思了?

  九师长心中想着,有些吃味:“李家无数代的传人,又不是嫡传,这小子,是不是忘了这一点?”

  老乌龟和槐树都没说什么,槐树开口道:“我汲取一些天地之力,看看能否复苏一些战天城……最近不要打扰我!”

  说罢,瞬间消失不见。

  老乌龟也瞬间消失。

  只留下九师长看向远处,许久,轻叹一声。

  李皓啊李皓……别太自满了,你还差的远呢,星门开启,也许才是你最大的危机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