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56章 怎么那么傻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李皓并未在南岳久留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只是抓住了一个外围,对李皓而言,无关紧要,关键在于,找到了对方印刷源头,只要遏制住源头,对方想印刷出来……那才是玩笑。

  真当自己是风云道人?

  人家昔年在禁忌海中,伫立一座神碑,榜单会随时变化,顶级强者都无法打破,只能任由榜单流传天地之间,无数人在那边等待抄录,随时传遍天下。

  你行吗?

  你弄个神兵,伫立在天地之间试试看……今天晚上搞出来,明天就没了。

  不,还用明天的?

  你搞出来,一个小时内,大概就没了。

  天地限制,这是李皓他们最大的资本,任你再强,你也出不来。

  除非,你自身有稳固天地之力。。

  那样的强者……算了,别挣扎了,等死吧,随便你怎么弄,人家一口气吹死你,你反抗也没用。

  ……

  天星都督府。

  李皓天亮了,才赶了回来。

  后院。

  几位老人正在练武,拳不离手,这才能长久保持战力,李皓倒是无所谓,他每天不是在杀人,就是在杀人的路上。

  所以,他不需要天天去练。

  此刻,还多了一人。

  天剑。

  天剑来的很快,看样子也是长途跋涉而来,显得有些疲惫。

  看到李皓,什么都不说,一本秘术丢了过来。

  李皓接过来一看,正是《风雷剑术》。

  “前辈……夺来的?”

  天剑默默看着他,懒得多说什么。

  他不是那种人。

  当然,为了拿到风雷秘术,他也付出了一些东西……比如……自己的天剑之术,当然,这个就不说了,他也懒得多提。

  和南拳说个没完不同,他很少会说什么。

  天剑和霸刀,都是这性格。

  北拳倒是能说,小老头个头不大,却是满口的规矩,满口的尊老爱幼……实际上,南拳没少挨揍。

  人家自认自己是南拳的老大哥,南拳也拿他没办法。

  在北拳那边,南拳是真的吃亏许多,见了对方都有些发怯。

  李皓正想着,远处,有人开口,“小南不在?”

  一瞬间,一位老人落地而来。

  小老头面带笑容,下一刻,忽然面色僵硬了一下,朝几位老人看去,天剑一脸漠然地看着他,好像有些嘲讽。

  而六位老人,其中一人,看着小老头北拳。

  那人头发花白,李皓其实也不熟悉,昨日只来得及说是银月老一辈武师,其他的,他都忙着其他事,没来得及仔细打听。

  此刻,那位花白老人,盯着北拳看了一会,北拳刚刚嗓门还很大,此刻却是如同鹌鹑,想要遮面而逃。

  老人看了一会,疑惑道:“你怎么这么老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北拳一脸讪讪,有些尴尬,俯身低头:“师叔!”

  师叔!

  老人继续盯着他看:“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老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北拳愈加尴尬:“不是……那个……”

  “我记得没错,你才五十多,六十岁不到吧?”

  北拳愈发尴尬了:“不是,师叔,我是想成熟一点。”

  “你老是欺负人家贺勇做什么?”

  老人皱眉:“南北双拳,同出一脉,他贺勇的父亲,算起来也是你师叔,你老是打人家做什么?我都听说了好几次,只是这些年没心思管这些,你还欺负上瘾了?”

  北拳平日里多霸道,多嚣张。

  可此刻,却是尴尬的不行。

  快六十的人了,被他师叔盯着骂,他也很尴尬。

  这位怎么在这?

  李皓也有些意外,北拳的师叔?

  南北双拳,还算是一脉?

  南拳霸道火热,北拳堂皇大气,看起来并非一脉之拳,李皓才知道,这俩还有渊源。

  北拳咳嗽一声:“师叔,我是……我是照顾贺师弟,他性格懒散,又很滑头,我不镇压一二,早些年,他就被武卫军杀了。”

  老人没再说什么,只是还是提醒道:“不要太过分了,人家贺勇,如今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,你总是把人家当孙子打,不合适!”

  北拳无奈。

  谁说当孙子打了?

  这孙子,上次和我斗拳的时候,实力进步了许多的,现在不能当孙子打了,当儿子打,都差一些了。

  这位居然来了……真是……倒霉!

  看了一眼李皓,这家伙可没说,这位也在,昨日虽然有消息说,风云阁出现,六大神通被杀,可他没多想,现在知道了……所谓六大神通,原来是银月上一辈的老武师。

  此刻,李皓也开口了:“几位前辈,还有北拳、天剑二位师叔,都休息片刻,我已经邀请了霸刀、霹雳腿、黄羽元帅、孔洁司长多位强者赶来,等大家汇合了,我再说正事。”

  众人都是微微凝眉,天剑沉声道:“至于吗?一个风云阁而已!”

  “我还有别的目的。”

  李皓笑了一声:“总之……接下来还需要多劳烦诸位前辈帮忙!”

  北拳想了想道:“霸刀大概不远,其他人要来,快的话也要三天左右……风云阁三天后公开榜单,未必来得及。”

  李皓笑道:“无妨,我已经通知了下去,让各地行省给予方便,动用飞机运送几位前辈,速度快的话,一天多时间就能赶到。”

  众人一怔。

  很快,都暗骂一声。

  想起来了,这家伙现在可是天星霸主之一,各大行省哪怕不投靠他,这点小事也会帮忙的。

  谁敢不给面子?

  就这么点小事而已,你不给面子……小心李皓找茬弄死你。

  一天多时间,足够将人带来了。

  李皓又道:“昔年的三十六雄,我师父现在联系不上,碧光剑和他在一起,狂刀前辈好像有任务一直没出现,金枪前辈也联系不上……还有其他人活着吗?”

  除了这4位,加上死去的那些,现在还有人活着吗?

  天剑思索一番,开口道:“其他人,大概都死了,有些早些年就死了,要说活着的……应该还有,但是大概率不在天星。”

  不在天星?

  “大离?”

  天剑忽然笑了:“你就知道大离吗?”

  李皓一怔,是啊。

  一旁,北拳也笑道:“大离只是靠近银月,是北方边疆外的蛮荒王朝,天星是天地中央,如同盆地,四方山脉隔绝,除了北方大离之外,其他三方,各有王朝。”

  说罢又道:“不过自从天星王朝一统,结束了中原争霸的时代,四方王朝,不敢再进入天星之地。”

  “天星自古以来,一直和四方交战,银月主要对手是蛮子大离人,大离骁勇善战,以蛮力著称。”

  “而南方大陆尽头,有水云王朝,那边境内水域发达,有一支强悍的水军,昔年和南方征战多年。”

  “东方尽头,是一片荒漠,荒漠尽头是大荒王朝,境内骑兵众多,以骑兵为主,也是强悍无比。”

  “西方尽头,有神国伫立……”

  神国?

  李皓愣了一下,就叫这个?

  真不清楚这些。

  北拳见多识广,解释道:“神国相当恐怖,境内都是信仰之众,可怕无比,信奉月神,以信仰为核心,比其他几大王朝,更加团结。”

  “月神?”

  李皓愈加迷糊,哪来的神灵?

  天剑淡淡道:“这个我倒是知道一二,据说,银月之地,在远古时期,有神灵存在,月神便是其中佼佼者,很多人信奉月神。后来,好像被古文明强者击杀了……当然,只是传说。神国信奉月神,也是古文明覆灭之后了,古文明时期,不敬神灵,哪怕古人王,也不会以神灵自居。”

  信奉神灵的国度!

  李皓想到这,迅速传音小树:“树前辈,知道月神吗?”

  “月神?”

  “据说是远古时期,神灵的名称。”

  “神灵?”

  小树好像在翻阅自己的记忆,许久才回应道:“知道一二,银月之地,只是古文明一域之地,当年有些本土强者存在,后来都被杀了……难道神灵复苏了?”

  还真有可能!

  但是很快,小树又道:“没关系,那些所谓神灵,实力不强,何况天地变化,他们就算真复苏了,也和我们差不多,无法在天地之间,发挥出绝巅之力。月神……月神……难道是月魔?银月之地……其实就是和此魔有关。”

  李皓微微扬眉,半晌才道:“这么说……古文明……其实不是原住民,而是……入侵者?”

  “也不算!”

  小树还是解释了一句:“昔年,古文明的主世界曾沉寂过一段时间,那段时间,大帝也沉眠了,导致力量流逝了一些,在主世界附近,诞生了新世界……后来人王苏醒,见到这种情况,便想着将此地收回,这是主世界的力量流逝……不过后来又不知道如何想的,将此地作为附属之地留了下来。那些神灵,就是那段时间诞生的,实际上,银月之地,几乎是主世界的一个投射……”

  李皓皱眉,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退出储物戒,看向几位前辈:“这么说,要是还有人活着,也许都不在天星了?”

  “对!”

  北拳点头:“我其实也是前不久才回的天星。”

  说到这,感慨道:“我之前一直在大离,大离那边……不得不说,还是要小心一些的,那边山多,妖族多,比天星多许多,大离人这些年一直和妖族作战,战争不断,但是也铸就了他们彪悍的性格,我觉得……大离一旦平定了妖族之乱,必然会入侵天星!”

  银月三十六雄,都挺能跑的。

  见状,李皓也不再说什么,又看向几位老人:“几位老前辈,那上一代银月武师……现在还多吗?”

  其中一人摇头:“20年前其实还好,挺多的,20年前,超能复苏,银月那边因为超能灭绝,没有能量,当时我们想着,进入天星城,夺取一些宝物……主要还是神能石,结果遭遇了重创,死伤惨重,所以20年前,我们这一代人几乎都退出了武林。”

  “我们也听说,天星是大矿所在,只有在这夺取足够的神能石,才能让银月武林不至于衰落,也是为了防止九司皇室壮大,再次入侵银月……”

  说到这,老人摇头,没再说下去。

  那一战,大量的老一辈武师战死,在天星海遭遇了九司和皇室的围杀,战死的武师,血液都将天星海域染红了。

  死了太多人!

  当然,老一辈武师也没什么可后悔的,也没太多的痛恨。

  大家各为其主罢了。

  他们来,是想压制九司和皇室,夺取大矿,满足银月的发展,而对方反击,伏杀,那也是正常事,技不如人,战死在此,他们也无话可说。

  原以为银月老一辈强悍,能杀穿天星,结果到了这,才知道小觑了天下英雄。

  之后,残余的老一辈武师,都选择了退缩银月。

  袁硕这一代人,才正式成为整个武林的主流,不过也没几年,这群人也都落伍了,超能迅速成为主流,这也证明了一点,当年他们主动出击,其实是对的。

  超能的威胁太大!

  若是成功了,银月不会如此迅速衰落,可失败了,那就没办法了。

  选择是对的,结果输了罢了。

  老人又道:“除了我们6个之外,如今在银月的,不超过20人了。”

  不超过20人。

  那……的确不算多。

  但是也还可以!

  见李皓好像觉得不少,老人失笑:“不要觉得老一辈武师都很强大,你也别太高估我们了,说实话,咱们六人,算是其中顶级的一批了,其他人……有些早就废了,比我们还强的,不超过三人。”

  李皓微微凝眉,那就的确少了。

  他还以为都很强大呢!

  “为何……”

  “你想说,为什么这么少,这么弱?”

  老人苦笑:“银月资源不够,我们武师到了这个阶段,没有足够的神能石和生命之泉,也会不断下滑,气血衰落,加上武师暗伤多,其实早些年还有不少人活着……后来都死了,要不伤势过重无法痊愈,要不就是气血下滑,苍老而死。”

  李皓叹息!

  可惜了!

  20年前反击失败,银月那些古城遗迹,吞噬了大量能量,导致银月成为不毛之地,这对银月衰落,也有很大推动。

  一来二去的,就活下来这么些人了。

  “那前辈们平时都住在哪?”

  “一处遗迹中。”

  又一位老人开口:“遗迹中多多少少还有些能量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为何不离开银月?”

  李皓忍不住又问了一句。

  其他地方能量多,去其他地方啊,大不了不和其他人接触,哪怕暗中修炼,也比在银月强一些。

  “故土难离是一点,另外……你以为银月很太平吗?”

  “这些年,不少人还是想提前入侵银月的,我们也曾出手过几次,若是我们都走了,那怎么办?小一辈出去了,我们再走,银月武林就真没了。”

  好吧!

  对他们的这种想法,李皓不能认可,但是也能理解。

  其实他觉得,先出去,变强了再回来,也一样。

  但是一想,真都走了,银月防守不住怎么办?

  何况,老师当年没事,活到今天,也许也和这些人有关,若是都走了,老师也许早就被映红月干掉了,那就没自己现在的成就了。

  和几位老人聊了一阵,李皓也是不动声色,慢慢套出了一些信息。

  起码得知道,这几位叫什么。

  六位老人,都是男性。

  至于女武者,老一辈其实也有,但是死的死,残的残,女武师本就少,活到现在的更少了,还有几位,都留在银月了。

  这六人,倒也有些来头。

  北拳的师叔,昔年号称奔雷拳,也是一方豪侠。

  狂刀的师父,昔年号称疯魔刀,李皓没想到,这里居然还有三十六雄的师父,倒是出人预料了。

  另外四位,倒是和三十六雄关系不大。

  不过其中一位,倒是让李皓有些意外,上一代的铁布衣。

  关键不在于这个,而是对方是死去的铁布衣的师父,而浮屠山主……居然也是他的徒弟。

  李皓看着那个人高马大的老人,半晌才道:“浮屠山主……是……前辈弟子?”

  “记名弟子!”

  身材高大的老人,笑声爽朗:“那时候他从西方而来,被袁硕击败,后来甚至被吊在了那边……我看他天赋不弱,一身金身术法也算强大,年纪也不大,起了爱才之心……”

  说到这,摇摇头没再说。

  而李皓却是牙疼,这……有仇啊!

  是的,有仇。

  因为他知道,袁硕昔年曾抓破了这一代铁布衣的防御,打死了对方。

  这可是人家的弟子!

  一下子,李皓头疼了,我这老师……真是……

  见李皓低头不语,老人笑道:“想什么呢?想你老师,打死了我徒弟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老人并不是太在意:“武林切磋罢了,生死家常便饭!我的徒弟,也曾打死过你们五禽门人……当然,当时还不叫五禽门,算起来,是你师伯了,袁硕的师兄。后来,天星海一战,袁硕的师父战死了,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,多少都受过一些他的恩惠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师祖?”

  “对!”

  老人笑道:“你以为他死了很多年吗?那倒没有,也就20年,20年前,天星海一战,他是主力之一,实力极强,斗千巅峰左右的实力,放在现在自然不值一提……可那时候,也是顶级强者了!”

  “你老师闯祸那么多,你以为他能活的那么自在,靠他自己?”

  他笑了:“你师祖一直暗中庇护他……当然,你老师也清楚,只可惜,20年前战死了,袁硕又一直没能跨入斗千……你师祖走的时候,挺遗憾的。”

  李皓沉默不语。

  是很遗憾。

  最看重的徒弟,最有天赋的徒弟,在他死之前,还卡在了破百圆满,纵然五势融合,堪比斗千,可没能打破这个界限,大概死的时候,也很遗憾吧。

  几位老人,倒是和李皓聊了一些往事,只是简单聊聊,也没太多的仇怨。

  仇怨,在20年前,其实差不多都消散了。

  往年,银月武师内讧一流。

  自从20年前超能复苏,内讧其实就很少了,几乎不会再发生了,天星海一战,也打断了银月武师的传承,死了太多人,活着的,都少了一些内斗之心。

  ……

  让天剑和北拳,陪着那些老人家闲聊,李皓又回到了府衙深处。

  此刻,李皓又抵达了后院遗迹入口所在。

  遗迹内,妖植的精神力微微探出一些,精神波动道:“你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,我之前好像听到了风云阁,风云榜……”

  这家伙,精神力探出一些,也能听到一些附近的声音,所以李皓一般也不会在府衙内聊什么正事,聊,也只是闲扯,秘密都是传音的。

  “嗯!”

  李皓点头:“所以……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  “我的帮助?”

  “本源分身!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风云阁想对付我,对方可能有顶级强者,我需要本源分身帮助……而且太弱不行,起码要七系神通之力,也就是绝巅之力……”

  遗迹内,那棵大椰子树差点噎死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要不然,我死了……你也没什么好下场!”

  大树不以为然,你死了,和我有什么关系?

  再来人,也会选择和我合作的。

  妖植,卡住了所有人晋级的要害。

  生命之泉,是他们都需要的。

  李皓沉声道:“你觉得,当前阶段,各大势力没有自己合作的妖植?都有!真正有财富的,早就有了固定合作目标,你觉得他们会放弃那些投入了无数资源的妖植,再来和你合作吗?”

  大树微微一怔。

  “唯有我这种,崛起太快,没有合作目标的强者,才是你的选择!银月的妖植倒是强,可需要的资源太多,我没办法提供,恰好,我们能匹配上!你觉得,如果皇室或者其他势力,拿下了这里,他们会选择和你合作?还是……他们背后的妖植出手,瓜分了你更好?”

  大树再次一怔。

  “至于三大组织这些……谁幕后没有强者?你唯一能选择的,其实只有我,只有银月武师!至于地方上的一些霸主……笑话,神通都难,指望他们给你提供几百万,上千万神能石吗?”

  椰子树这次陷入了沉思。

  李皓这话,有道理吗?

  太有了!

  在这之前,它倒是没考虑这么多,正如李皓所言,20年了,大家该合作的,早就合作到了一起了,至于弱者,椰子树都不屑于和他们合作,能带来多少好处?

  倒是李皓……崛起太快,银月虽然有强者,可要的太多,反而没的选择。

  “所以,一旦我死了……你最大的可能是被人遗忘在这,无法再次恢复,只能被动等待二次复苏开始,然后……被人瓜分!”

  “相信我,天星镇遗迹的其他妖植,一定会第一时间瓜分了你!如今,各大势力,九司皇室,都在极力提升实力,每天都消耗大量神能石制造生命之泉,其他妖植都在进步,唯独你……一直会衰落下去!”

  椰子树心中凝然!

  这是事实!

  李皓一直不给它提供神能石,它也无法接触其他势力强者,这么下去,其他妖植会越来越强的,而它……就算不衰落,也没办法再提升了。

  椰子树有些凝重:“你要求太高了,你要知道,对我而言,切割绝巅实力的本源分身……几乎切割了我三分之一的本源,之前已经损失了许多,没能得到补充,再切割这么多……没有3000万以上的神能石,我恐怕都无法恢复……”

  李皓深吸一口气:“我也不想,可我遇到的麻烦很大,你若是知道风云道人,就该明白,若是对方是这样的传承,六系巅峰,恐怕不止一两位……当然,我会尽量选择在没人的遗迹和他们战斗,若是赢了,你分身还在,若是输了……那也别谈其他了。”

  大树沉默一会,许久才道:“那你先给我提供3000万块神能石,否则……我几乎不可能做到的,切割太多本源,会让我本尊出现动荡。”

  一旦被摧毁了,那就更麻烦。

  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本体根基。

  “3000万块……”

  李皓头疼:“太多了,我一时半会的,根本凑不出来!”

  大树沉默不语,那就什么都别说了。

  没有这么多宝物,补充自己消耗,我又不傻,你要是死了,我岂不是麻烦大了?

  李皓一咬牙:“这样,神能石我一定会给你,但是我目前没有足够多的神能石,我用一些宝物替代,只要我拿到了足够多的神能石,马上换回来!”

  “什么……宝物?”

  大树有些好奇。

  李皓咬着牙,过了很久,极其不情愿地,掏出了一把大锤子,咬牙切齿道:“洪家的锤子!八大家守护神兵之一,这东西,价值何止3000万神能石?”

  “不过300万修炼能源石罢了,你觉得……这个值吗?”

  李皓咬牙:“你放心,只要这一次拿下了对方,区区三千万神能石算什么?而且,一旦赢了,你本源回归,毫无损失不说,还获得了足足3000万的神能石,我不会放弃洪家的锤的,八大神兵,我都要拿回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树也是心中微动,洪家神锤!

  李皓说对了,真的不止三千万神能石,再翻十倍都行。

  可是……自己用不了啊。

  这玩意,只有洪家人能用。

  当然,李皓也许也可以,李皓也不会放弃此物的,的确珍贵无比,可是……一旦李皓死了,就可能砸在手中了。

  李皓见它还是不回话,有些不爽:“难道这个都不够?你太贪婪了!”

  大树精神波动:“并非我贪婪,这神锤价值的确超过我的本源分身,可是……对我而言,我无法使用……”

  李皓皱眉:“我若是赢了,什么都不是事,我若是死了,有人进驻,八大家的神兵,是所有人渴望的东西,你让对方拿3000万神能石来换,也会有人换给你!”

  “话不能这么说……”

  李皓有些恼怒,半晌,咬牙道:“那就再加!我再加10柄强大的神兵,若是我输了……你就直接吞噬掉,但是在这之前,不许动!”

  此话一出,大树来了兴趣:“神兵,什么神兵?”

  李皓瞬间取出来了一堆神兵,等级都不低。

  大树感应了一番,也有些意外,都是地阶的,的确不错。

  这些神兵,吞噬的话,也能抵得上数百万颗神能石了。

  都是等级较高的神兵。

  洪家的锤,它没办法吸收消化掉,这些还真行。

  大树心中微动:“这个……可以……但是还不够……”

  “那就不用合作了!”

  李皓冷冷道:“我已经付出了我的诚意,一柄八大家神兵,10兵地阶神兵!我说了,只是可能会败,又不是百分百就输了,你如此贪婪,还合作个屁!”

  “3000万块神能石……我若是真的有,加上这些神兵……我难道不会回银月找那些强大的妖植合作,非要找你?”

  大树沉默一会,精神波动:“并非我贪婪,只是……罢了罢了!那我倒是希望你能获胜了,你若是击溃了对方……早日拿3000万神能石来换回这些……”

  “你不会赖账吧?”

  李皓皱眉:“神能石,我有肯定会拿来给你,你不会贪婪之心发作,要扣下我洪家神锤吧?”

  “怎么会。”

  大树精神波动:“对我并无太大作用,神能石对我帮助更大,我岂会扣留。”

  “那就好!”

  李皓也不多说,将神兵取出:“你现在切割,放入储物戒中,神兵你拿走!”

  大树有些纠结。

  这买卖,交易,其实很划算。

  说是3000万块恢复,那是瞎报价。

  真想恢复的话,一千多万就够了,李皓倒好,也不还价。

  可是……切割之后,它本体会虚弱很多。

  不过想了想,也没什么关系,二次复苏没开始,自己在遗迹中,任何强大的存在,想对付自己都没希望,真来了,也只能是分身前来。

  自己本尊还是有一战之力的。

  只要在二次复苏之前,李皓能给自己提供足够多的神能石,损失一点……也值得!

  关键还在于,李皓拿出的那些神兵,以及洪家神锤。

  让它觉得,李皓若是不死,不可能会赖账的。

  这些东西,价值远超3000万神能石。

  其实它还想要李家神剑……但是想了想,几乎不可能,也只能作罢。

  很快,大树的精神力消失。

  接着,李皓感受到了一股波动震荡。

  过了好一会,大树精神好像有些衰弱,一枚储物戒飞出,精神波动道:“平时不要释放……除非……真的到了万不得已,或者在遗迹中释放……”

  要不然,它的分身,肯定会被空间搅碎的。

  “这有绝巅之力吗?”

  大树精神波动:“差不多……”

  “差不多,是差多少?”

  “你放心便是,哪怕真遇到了绝巅,也能一战……不说灭杀,起码可以拖住对方!”

  李皓明悟,大概是堪堪绝巅的水平。

  也许比小树稍强一些,但是强的有限,小树动用帝宫投影,未必就比它弱了。

  他神意探入,果然,里面有一棵迷你小树,感受了一下强度,好像是比小树强一些。

  “多谢!”

  李皓也不多说,将那些神兵往门后一扔,再次提醒:“在我失败之前,不要吸了我的神兵,神能石容易获得,神兵不容易,我手下现在缺乏足够多的神兵。”

  “放心便是!”

  大树探查了一番,感受到了洪家神锤隐藏的强悍力量,也有些小小的激动,这可是八大家的兵器,早些年,它可没资格盘玩。

  若是能感悟到一些东西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

  李皓也不再说,迅速离去,行事果决无比。

  大树等它走了,摇曳身姿,有些快乐。

  此刻,遗迹中,还有人存在,有人感受到了什么,迅速上前,沉声道:“尊者,你这是……”

  大树淡然无比:“没什么,让李皓为我提供一些神能石罢了,等二次复苏开始,我可以出去了,第一时间击杀他!胡家之仇,我会替你们报的!”

  这里,还有一些胡家强者,是胡家的一些底蕴所在,至于外面的胡家人,都是一些天赋不怎么样的胡家人罢了。

  可此刻,这些人也不敢出去。

  他们只能寄希望二次复苏开始,大树能带他们出去,再次恢复胡家荣光。

  而大树心中想的是,若是和李皓合作的顺利……这胡家人……要不要不管了?

  当然,若是李皓死了,李皓觉得没人和自己合作了,那就想错了,这些胡家人,实力不弱,再放出去……也许也能再次重建刑法司。

  不过是安安李皓的心罢了,免得李皓胡思乱想。

  大树有些悠然自得!

  再次盘玩起了洪家神锤,真是宝物啊,可惜自己没办法使用,否则,岂会还给李皓。

  …………

  而这一刻,李皓肃穆走出了后院。

  下一刻,脸上压制不住的笑容!

  哈哈哈!

  真爽!

  削弱了大树不说,若是找个地方,将大树丢给小树吞噬了,小树一定会更强大,削弱敌人,强大自己人,简直是爽到家了!

  而且,大树被削弱,实力下滑,对付大树,就更有把握了。

  李皓知道七系很强大,小树当日动用帝宫投影,他看在眼里,对方还是不朽,哪怕没有全部恢复,也极其可怕。

  可现在,切割出了一尊具备绝巅之力的分身,实力定然会削弱许多。

  “但是能切割出绝巅分身……对方本尊实力还是极强……不会比分身更弱!”

  李皓摸了摸下巴,都在考虑,能不能再骗一尊分身出来了?

  想了想……算了,大概不行。

  人家又不是白痴!

  切割了一次就算了,再骗一次,那是真把对方当傻子了。

  这一次还是用洪家神锤作为抵押物才成功的。

  李皓倒是无所谓,对方吸收不了,使用不了,只要杀了对方,还是我的,但是不杀对方……那就真没了。

  “小树前辈……”

  储物戒中,小树有些疑惑,又有问题?

  “你觉得,那位不朽级的存在,切割出了一尊绝巅境的分身之后,还能保存多少战力?”

  “它们都没彻底恢复,原本大概也就绝巅巅峰……若是切割一尊分身……大概绝巅中后期左右吧……”

  “那小树前辈可以对付吗?”

  “这……大概不行!除非我本尊前来……”

  “那若是前辈吸收掉对方切割掉的分身呢?”

  小树忽然颤动起来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将对方分身吸收,前辈可以对付吗?”

  “可以……尝试一下!因为我吸收了对方的本源,就可以感悟对方本源之道,甚至可以找到一些对方的缺陷,当然,真交手,可能还是不敌……但是抗衡一段时间,我觉得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李皓了然,又道:“那若是我们也一起出手,多位接近绝巅的武师出手……能杀对方吗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小树思考了一阵,片刻后才道:“绝巅其实是一次蜕变,但是今时不同往日,本源大道消失,昔年的绝巅,战力无双,关键在于能获得本源大道的加持和回馈,而且力量是源源不断的,可以随时抽取,随时补充……现阶段,却是不行了!”

  若是以前,那是做梦,人家是打不死的小强,只要你不秒杀,人家瞬间恢复。

  可现在,一旦消耗过大,对方也会虚弱的。

  “所以还是有希望的……只是,很危险!”

  李皓笑了,有希望!

  在这之前,他和小树聊过一次,小树的意思是……毫无希望,对方可以拍死他们全部,可现在,变成有希望了。

  一反一复,变化就是这么大!

  小树有些期待:“它……会切割分身吗?若是提供足够的神能石,对方也能恢复的。”

  “我没给神能石,但是它切割了!”

  小树一怔:“这么傻?”

  李皓想说,你说你自己吗?

  我没给你神能石,你不也切割了,跟我跑了吗?

  这些人也好,妖也好,为什么总是看不清自己呢?

  下一刻,小树有些激动起来,“那……那……我……可以……”

  李皓笑了:“正如前辈所想,但是需要一点时间,不急于一时!”

  “好!”

  这一刻,小树激动无比,果然,我的选择是对的。

  我这分身,不会超过本尊吧?

  若是如此,再见本尊……那就有意思了。

  当然,同源切割,再合拢,倒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