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50章 试探合作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九司大街,刑法司大街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猎魔军入驻。

  外界,一片安静,好像死寂,这座城,此刻好像都死寂了,唯有刑法司中,有些喧嚣。

  刑法司后院。

  一位位强者汇聚。

  九司衙门,都是前方办公,后方直接住家的,而刑法司胡家,显然不止两个人,不单单只有胡啸父子,而是一个大家族。

  胡明法死的突然,李皓也是瞬间拿下了刑法司,胡家家大业大,根本来不及撤离。。

  所以这一刻,后院,满是胡家之人。

  此刻,一位耄耋老者,颤颤巍巍,身后跟着数百人,都是失魂落魄,朝前方李皓众人看去。

  老人也不多说,当李皓进门,跪伏在地,颤颤巍巍道:“胡氏罪人,拜见都督!胡啸父子,罪有余辜,都督杀之,理所当然……然,胡家无辜……”

  李皓看向这些人,上上下下,大概一百多号人,有老有少,还有孩子。

  此刻,都是噤若寒蝉。

  他看向老人:“你是何人?”

  “胡啸之弟,也是此刻……胡家族长!”

  老人叹息一声:“兄长昔年屠龙,胡家崛起,只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,加上古妖蛊惑,兄长受不了妖族蛊惑,渴求长生,入了妖族算计之中……放任天下无法,兄长陨落……也是应有之理。”

  他抬头,看向李皓:“而今,兄长和明法都已死去,都督仁善,稚童无辜……胡家其他人,受兄长余荫许多,纵死无憾……可胡家10岁以下稚童17人……还望都督开恩!”

  咚!

  老人匍匐在地,磕头求恩。

  成王败寇。

  胡家两大强者陨落,胡家已经衰败,九司又放弃了胡家,连军法司那位都只是让李皓不要再乱杀人,胡家便知……刑法司胡家,彻底退出了争霸舞台。

  虽然如今这百来人,其中半数都是超能,甚至还有几位旭光境存在,可是……这样的实力,如何继续和李皓斗下去?

  旭光有何用?

  刚刚外面老将军被杀,他们都知道,这是支持胡家的最后一位神通境,也知必死,结果……连一位银月老辈武师都没能引出来。

  跪地的老人,并非弱者,也有旭光初期之力,只是有些年老体衰,在外,依旧还是霸主。

  可在这,却是如同蝼蚁。

  李皓只是看着这些人,别看老人现在可怜,可平日里,不知如何张扬跋扈呢。

  “周署长!”

  李皓淡淡喊了一句,周署长从后方走出,看了一眼跪地众人,轻声道:“天星都督府,以法立府,一切依法行事即可,胡家有罪无罪,按法执行!如今法律不完善,天星之法,需要重新核定,重新制定……但法理不外人情……都督,胡家妇孺,安置一院,提供饭食,限制出入即可。”

  说罢,又道:“胡家壮丁,先羁押,再审核,有罪以罪论处,无罪便直接释放!天星都督府,从不冤枉一人,也不放过一人,胡家财产,全部缴公,此乃胡家父子贪赃舞弊所得……”

  李皓听了一阵,微微点头:“便依此办理!”

  前方,老人松了口气,再次叩首:“多谢都督开恩!”

  争霸失败,九族覆灭,这都是常事。

  而今,只死了胡家父子,接下来也许还有一批被抓到把柄的人会死……可比起预想中的胡家满门灭绝,已经好很多了。

  “来人,带下去!”

  很快,有猎魔军入内,羁押众人退下。

  胡家那老人,走在最后,走到了李皓身边,迟疑了一下,还是开口道:“都督,后院有胡家通往遗迹的通道,九司各家,都有这样的通道……遗迹是我兄长父子独属,其他人无法进入……我不知是否有钥匙还是其他……兄长他们都已陨落,胡家其他人已经无法进入……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,也没多说什么。

  九司各家,都掌握了一处关键遗迹,这个他知道,甚至不止一处,只是未必在这附近了,九司内部,一般都有一处遗迹入口,这也是当年九司为了如此建造的原因。

  当然,实际情况是,这其实是天星王朝建造的,九王拱卫皇室!

  九王,为何要建造成这样的九王府格局……也许也和遗迹有关。

  李皓猜测,天星城附近,遗迹可能……是一个大整体!

  这里,昔年应该是一处很大的城市,虽说,战天城说是天星镇,可光是驻军就有10万人,这镇,也不是一般的镇了。

  天星城地下,也许都是遗迹所在。

  圆平武科大学在郊外,算是比较远的了。

  至于靠的这么近……李皓也有判断,当年应该没这么近,后来天地变化,这些遗迹……起码战天城是可以收缩大小的,沧海桑田之下,这些遗迹才会逐渐朝一起靠拢。

  胡家人全部被带了下去。

  后院,也渐渐安静了下来,猎魔军开始入内搜查。

  李皓看向后院深处,这里有遗迹……那就有妖植了。

  胡家……

  他想了想之前胡明法丢出来的妖植,七大妖植,李皓想了想,胡明法丢出来的,好像是一棵椰子树?

  应该是吧?

  看起来像个大椰子树似的。

  这时候,周署长无声无息靠近,轻声道:“九司的遗迹,不太一般,应该算是各大遗迹中,妖植复苏较早,实力较强的一批,可能和皇室遗迹有些关联。”

  李皓扬眉:“复苏早,不是实力更弱吗?”

  弱者,才会复苏的更快。

  周署长失笑,轻声道:“那是银月……这是天星,不太一样。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银月那边……”

  周署长想了想才道:“银月那边,强者需要的能量太多,不够用,倒是弱者需要的少,勉强够用了,所以强者复苏的迟。天星这边,能量足够,越是强者,越容易汲取能量,所以复苏的较早。”

  和能源大矿有关!

  李皓明白了。

  微微点头。

  这么说,九司的妖植,可能早在80年前就复苏了?

  这么早吗?

  强……到底多强?

  反正之前只是分身,倒是没看出什么来。

  按照古文明的武力划分,绝巅之上是不朽,不朽之上才是大圣,能比得上黑铠吗?

  王署长他们,好像也只是绝巅。

  难不成……这些妖植,都比王署长强大?

  李皓有些怀疑。

  当然,没见到,不好说。

  而且此刻,也不能贸然去遗迹,否则,一旦遗迹中还有胡家强者,加上妖植本尊在,那就麻烦了。

  他觉得,胡家不止这么点强者。

  镇压天下80年,就胡家父子?

  就天罚军?

  一般情况下,这些势力,都有一支精锐,专门探索遗迹的,大部分都是武师,包括定国公徐家,也是有的,据说徐家的遗迹还是镇星城……古文明圣地,也不知真假。

  之前徐庆死之前,还邀请李皓和他一起探索呢。

  李皓看向后院想了想道:“九司这边,家家都有一柄神兵,强大的神兵镇压……可是,我们杀死的几位司长,都没有,除了商务司那位,用了浮空剑抵押了……其他几位,都是一般的神兵,没有之前那些能自动作战的神兵……”

  胡家,也没有!

  胡明法也没带。

  唯独钱万豪这位老司长,带了一柄浮空剑,据说是吕振打造的,具体是不是九司压箱底的镇兵之宝,李皓也不是太清楚。

  当日,他杀了胡啸之后,九司出动了好几柄神兵,都很强悍,星空剑甚至被激发了。

  可这一次,杀胡明法,没看到这样的神兵。

  对九司,一些关键性消息,他其实不了解,皇室给过李皓一份关于九司的资料……可涉及这些,也都是没有提及,给的也只是一些基础的信息。

  而今,更是不会为李皓提供一些绝密消息了。

  他正说着,周署长也正准备接话,李皓忽然朝后方看去,那边是府衙区域所在。

  一瞬间,一道人影,有些鬼祟,浮现在不远处。

  眨眼间,几道人影围绕了对方。

  洪一堂一脸微笑,侯霄尘抱着胳膊,天剑姗姗来迟,南拳和光明剑过了一会才迅速赶到……

  人影有些鬼魅,带着一些凝重。

  这些家伙……感知好强!

  李皓平静道:“来都来了,好歹也是当世霸主之一,陈司长何必如此鬼祟?”

  “厉害!”

  陈耀笑了笑:“果然,此地已是龙潭虎穴,我只是试探一下,天星都督府防御如何……看来,很不错!”

  心中却是微微吸气。

  他不弱,是真不弱。

  之前李皓这些人大战一场之后,各家都拼了命地提升,他也提升到了三系神通之力,这实力,潜行入内,居然眨眼间就被人发现了。

  而且还不是李皓!

  这就很可怕了。

  天剑几人,难道都跨入了三系行列?

  陈耀都有些想吐槽了,这么有钱?

  真的,哪怕是他,提升到了三系,也有些心疼的,耗费神能石数百万,换取了一些生命之泉,稳固了境界。

  他们这些人,到了这地步,其实突破倒是可以。

  但是每一次突破,第一看神能石,第二看妖植,第三还得看神秘能、内劲、气血、肉身这些,能否提升上去。

  要不然……光靠生命之泉也没用。

  每一次提升,都消耗极大。

  银月这帮穷鬼,能提升这么快?

  还是有些出人预料的。

  毕竟就算李皓夺取了那么多宝物,也没那么快转换成实力吧?

  心中想着这些,他也不动声色:“李皓,你即将开府,我怕你有些事不懂,聊聊如何?”

  李皓笑了。

  陈家父子……很有意思,典型的墙头草。

  要说坏,巡检司也有些腐败,但是也不算彻底腐败到了极致,可绝对没那么好。

  要说好,上次这对父子还帮了他们一把,如今真正管一些凡俗事务案件的,也就巡检司了,还算能撑下去。

  就是那种,典型的不多做一点,也不少做一点,好像多做一点会死的感觉。

  对巡检司……就两个字评价,平庸!

  也如同陈耀的父亲一般,也是这样,平庸。

  不上不下,不前不后。

  前有两位老司长,后面也有人垫底。

  权利不是最大的,但是也不是最小的。

  实力不是最强的,但是也不是最弱的。

  这种人……不得不说,有时候其实看起来很别扭,很讨嫌,什么都不拔尖,也不殿后,就有种不招人待见的感觉。

  “陈司长真客气!”

  来也来的鬼祟,真是……无话可说了。

  不过李皓倒也不介意和对方聊聊,和这位,他还没有过正式沟通,他也想听听,这位来,是想做什么?

  “随便找个地方坐坐吧,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,不太熟悉。”

  李皓朝一处湖心亭走去,这后院真不小,还有人工湖,还建了个湖心亭,此刻寒风呼啸,若是来个烤炉,整点烧烤,弄点小酒,应该感觉不错。

  陈耀看了看四周围绕的几人,“几位……让让?”

  还围着干嘛?

  几人笑了笑,瞬间消失。

  来无影去无踪,一个个实力强劲,让陈耀也备受压力,银月这帮人,进步也太快了。

  ……

  湖心亭中。

  没有围炉夜话,也没有热腾腾的茶水,更没有烧烤,只有寒风呼啸。

  寒风环绕李皓,渐渐熄灭。

  仿佛风的始祖,寒风也渐渐绕开了李皓。

  李皓坐下,对面,陈耀也坐了下来。

  直到此刻,李皓才第一次真正看清楚这位巡检司司长,看起来不大,40岁左右,样貌不代表什么,有些瘦小,不算太高大,有些吊儿郎当,街头小混混的感觉。

  陈耀觉得不太舒服,不太自在。

  两人,也不喝茶,也不喝酒,就这么面对面地坐着,其实很尴尬。

  “李都督喝酒吗?”

  “可以来一点!”

  “那就好!”

  陈耀笑了,一挥手,面前出现了一坛酒,打开,一股酒香味溢散,格外诱人。

  两个白玉杯,被他取出,一盏白玉杯落入李皓面前。

  李皓见他要倒酒,笑了笑,手中浮现水雾,瞬间拂过杯子,洗刷了一下……

  陈耀脸色略显僵硬。

  这……是人干的事?

  嫌弃还是怎么着?

  也没多说,酒如水龙,涌入李皓杯中。

  陈耀自顾自端起一杯,喝了一小口,这才觉得气氛没那么僵硬了,开口道:“李都督可知,九司当年如何成立的?”

  “不太清楚,书上倒是有些记载,80多年前,民不聊生,九位大圣人崛起,有朝堂之人,也有江湖中人,还有军方将领……这些人不满皇室无道,推翻了上一代天星王,逼皇室退居幕后,成立九司,开创了九司时代……”

  陈耀微微点头,对于李皓说“圣人”两字,有些嘲讽,也不在意,而是笑道:“说实话,你若是问那些百岁高龄的老人,问他们,80年前和现在,什么时候更好……你应该有答案。”

  李皓点头:“从未否认过九司的功劳,早在银城时期,就有所耳闻,到了白月城之后,有人提及九司,我也曾说,九司做的不错!可后来才发现……我想多了,一样罢了!看似好了,实际上,更黑暗。”

  陈耀沉默了一会,又道:“其实九司一开始,是真的想要打破封建,再建强盛王朝,民众安乐,国家繁荣。可后来我们发现……没办法!”

  “没办法?”

  陈耀点头:“真的没办法……尤其是超能崛起之后,更没办法了!古文明中的存在,也在兴风作浪,地方上也有霸主兴风作浪,三大组织,七大神山,各地妖族,各地霸主,四海大盗……你都没办法对付。”

  叹息一声:“你说,若是单纯如此,其实也不至于,九司还是有实力的,可是……关键在于,皇室当年也只是勉强被镇压,一直也在兴风作浪……你说,九司能怎么办?”

  “到了最后……也是破罐子破摔了,撑一天算一天,大不了打破现状,从头再来。其实有时候,破坏重建,比维修要容易许多。”

  “这个王朝,其实从根子上就出现了问题,九司又不能完全镇压……一直只能修修补补,到最后,大家有了默契……那就让这栋破屋子,彻底破碎好了,打碎了重建,说不定更轻松。”

  李皓喝了杯酒,没说什么,也许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是……九司既然这么想,又何必维持到现在?

  早点散掉不就算了!

  在其位不谋其政,占着茅坑不拉屎,比姚四还要恶劣的多。

  陈耀笑了笑:“行吧,看你的样子,不太想听这些!那我说点你想听的。其实到目前为止,九司最大的敌人,还是皇室!”

  他开口道:“老一代的天星王,当年其实没死,遗迹也不是这些年才发现的……其实很早之前就有遗迹了,只是那时候大多数妖植妖兽都没复苏,天星军你应该知道一些,就是遗迹中的铠甲,后来皇室组建了黑甲军。”

  “80年前,九司的九位老司长,镇压了天星王,镇压了当时的九位王爷,杀的杀,灭的灭,还击溃了黑甲军的几位统领……可老天星王,还是带着一些余孽,逃入了遗迹之中。”

  “之后,双方就此拉开了拉锯战……我们也曾想彻底剿灭他们……可是一直都无法做到,遗迹不好入是一点,对方强大是一点,还有古妖的参与……80年前,虽然古妖没有彻底复苏,但是,也有一些精神留存,虽然不如现在强大,也不是我们可以匹敌的。”

  他看向李皓:“所以,后来双方只能彼此妥协,老天星王退位,传给这一代天星王……可皇室一直不愿意就此蛰伏下去,中途也发生了一些变故……最大的变故,就是20年前,超能复苏,老天星王在遗迹中获得了许多好处,卷土重来…………那一次,九司司长,以极大的代价,将其击溃,镇压了对方,以九件神兵,配合镇星绝学,将其彻底镇压了……”

  “可还是没能杀了对方,对方背后的妖植,20年前就复苏了许多,关键时刻,以本源之力,将其拉扯了回去……那尊妖植,应该是想借助皇室的身份,获得更大的好处,迅速恢复……皇室便是其代言人,它不允许皇室覆灭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陈耀说了很多,李皓一直在听。

  过了一会,李皓好奇道:“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?”

  “现在,老天星王还躲在遗迹之中,他被封印了,想破开封印,只能走出遗迹才行,不出来,他破不开……”

  陈耀解释道:“当年封锁他的,是镇星绝学中特殊的封印法,九字镇压法,蕴含了九家老司长的精血之力,以及神兵之力……所以,上次几位老司长出手对付你……对方就看到了机会,想突破遗迹,打开封锁,最后又被镇压了下去……”

  “可你杀了胡啸和钱万豪之后……这种封印,也许有些松动了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,又道:“为何这么忌惮对方破封而出?”

  有必要吗?

  就放他出来,又如何?

  何必弄成现在这样,军法司和行政司的两位顶级强者,压根不敢轻易动手,只能一直盯着皇室,但凡那位想出来,就要迅速镇压。

  陈耀笑了笑:“对方太强了。”

  “太强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比妖植还强?”

  “那倒不至于。”

  陈耀解释道:“强大是一点,第二,也是为了防止这位破封之后,获得更多的好处,因为上一代天星王很不一般,他在遗迹中有很大的权限……你应该知道,遗迹中高权限,会有多少好处。这位……早在20年前,就穿上了黄金身铠!”

  李皓脸色微变,20年前,黄金铠!

  那岂不是……20年前就是师长一级?

  “这下你能明白了吧?”

  陈耀叹息:“天星皇室的遗迹,其实一直开发的不多,就算如此,皇室都这么强大了,你说,我们哪敢再让这老家伙自由行动?这老家伙现在被镇压了,有身份、地位、实力都没用,他一旦离开妖植庇护范围,就很容易被我们感知到,镇压死他!”

  “所以,双方就此展开了拉锯战,我们也不敢让他继续获得权限,他若是真的执掌了天星军,那就不得了了,整个遗迹,都是他皇室的了,什么好处都是他们的,九司只能强撑着。”

  李皓还是有些意外:“20年前,超能刚复苏,武师当道,最强的武师也不过斗千,那时候……他怎么会成师长?”

 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!

  陈耀失笑:“你忘了一件事,20年前超能刚复苏,没错!那时候强者少,也没错。可你要明白,那时候……遗迹中的铠甲战士也好,还是其他……其实都处于一个沉眠阶段,那时候,反而更容易获得一些权限,当然,前提也需要足够的实力和运气。”

  强者是少,可古文明存在,也没彻底复苏,双方都一样,你现在神通能成师长,那人家20年前,斗千也能成师长。

  李皓扬眉:“这样吗?那我师父早些年就开始探索遗迹,也没见获得多大好处。”

  “不一样……银月那边,20年前才刚复苏,一直尘封,天星城这边,其实200年前,就有一些复苏迹象了,大概和古文明记载中,此地是整个银月之地的能源巨矿核心有关。”

  李皓了然,原来如此。

  陈耀喝了杯酒,继续道:“这是九司和皇室拉锯战的原因,我和你说这些,只是想说一点,你再杀几位老司长,那位老天星王,就更容易破封而出了……那时候,麻烦不小,所以齐平江不想让你继续杀下去了……加上你太强,他也知道,九司想杀你,得全部出动……那时候,老天星王出来了,九司镇压他这么多年,他能不反击?两头都很麻烦……不如先放下一头。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,也不多说。

  陈耀见状,只好又道:“所以现在大家都在等待第二次复苏,第二次复苏之后,空间稳固了,大家可以突破,哪怕之前老天星王强大,二次解封后,大家都有希望跨入七系神通,成为堪比古文明的绝巅……那时候,就是一条起步线了。这时候,就得看背后支持的古文明强者强弱了,多少,数量,这些都会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。”

  李皓再次点头。

  想了想道:“那为何要去银月?”

  就这么安静等待第二次复苏好了,去银月干嘛?

  他一直没弄清楚,去银月,对这些人,这些古妖,到底有什么好处?

  “去银月……因为银月的古老存在,若是没死,几乎都没彻底复苏!”

  他也不瞒着:“你要明白,对于如今的这些古妖而言,它们当年其实不是最强大的一批,真正强大的,都在银月!比如说,吞噬掉了战天城的守护妖植……一些妖植,可以大进一步,突破当年的限制。”

  “对我们而言,银月的古妖,包括城市……一旦破碎,其实……都代表一点,整个天星王朝,会再次复苏,因为这些古城也好,古强者也好,其实封锁了很多东西,让这个世界愈发贫瘠!”

  “而且,银月是当年的天地中心,好处无数,强者传承,武道绝学,古妖遗骸,强者悟道之地……只有在那,我们才能打破如今的桎梏……一步步向前!只有趁着刚复苏,银月古老的存在,都还在沉眠,才能获得胜利,才有机会走向更高处!”

  他又看向李皓道:“而且……传说中,在银月……是可以走出这片天地……进入更强大的天地之中的!那是通往古文明的道路,而八大家,据说就在拱卫这条通道,这些……你知道吗?”

  星门吗?

  李皓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。

  八大家拱卫星门,把守着通道,也许……可以沿着星门,找到古人王他们……当然,在大家眼中,古人王他们早就死了,古文明彻底被毁灭了。

  可不管如何……那都是通往更高层次的道路。

  所以,银月,一直都是这些人必争的地方。

  李皓微微点头: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?”

  陈耀有些无语,只好再次说的更明白:“所以,二次复苏开始,第一个出现的,不是银月古老强者,而是皇室,九司背后的一些妖植妖兽,它们会第一时间攻入银月,夺取强者遗骸,吞噬强者本源,攻破星门……”

  “所以,那时候,你的麻烦才算正式开始,银月的麻烦才算正式到来!”

  “现阶段,你展露了你的强大,所以大家都在忍耐,只是觉得,不需要硬拼,再等等就行了。”

  他试探道:“所以,你能抵御诸方势力的原因,就在于此,而时间不会太长,第二次复苏,应该快了……其实天星城就是关键,九司和皇室,都知道,二次复苏,可能和天星城这边的巨矿有关……”

  李皓听懂了:“司长的意思是,那时候,就是我的死期了?”

  “也不是这意思……可那时候,你最好的结果,就是逃回银月!银月很强,我知道,武师很多,老一辈武师也有不少还活着……昔年曾攻入过天星城,想夺取一些遗迹,后来死了许多,还有一部分活下来了。”

  “可他们……能挡住那些存活了无数岁月的存在吗?”

  李皓失笑:“听明白了!司长就是想问,我背后有没有人?说实话……没有,你都说了,银月强者,很难复苏,真到了那时候,如何匹敌你们背后的妖植妖兽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陈耀有些心累,你到底知不知道,我的意思呢?

  “你……你能迅速跨入五系,而且我感知起来……感觉很难!我在想,若是在二次复苏之前,你能跨入七系,那你就有资格,在这之前,清剿一批敌人了,到时候,也许可以寻找一些妖植合作……比如胡家的妖植,如此一来,妖植其实也需要我们帮忙,彼此利用罢了……”

  “不是,等等!”

  李皓打断了他:“妖植复苏后,强大无比,你们就不怕对方灭了你们吗?为何觉得,妖植会帮你们?”

  哪来的自信?

  陈耀笑了起来:“我们敢和妖植合作,自然也有些把握,银月大地,不再适用本源道了,所以妖植哪怕复苏,哪怕吞噬了本源道强者,最终,想离开这片天地,或者想继续生存下去,还是需要依附现代的强者。所以……一般情况下,我们会签订共生协议……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就是共生!”

  陈耀再次解释:“和古文明时期一样,也有这样的协议,生命共享,能量共享,大道共享……这样,双方都无法伤害彼此。”

  共生协议?

  李皓心中微动,神意探入自己的储物戒:“小树前辈,共生协议……你知道吗?”

  小树有些颤动,片刻后才精神波动:“你……想和我签订共生协议?”

  “不是,我就是问问。”

  李皓也是无语,你怕什么?

  我才不和你签呢!

  小树好像很害怕一样,看来真的有。

  “共生协议,是昔年人族和妖植合作,为了防止对方背叛,制定的一种特殊道法,双方签订协议,彼此共生,依附双方,人族可以获得长久寿命,妖植可以获得人族的一些好处,共赢。”

  “只是后来,渐渐被废除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李皓有些好奇,为什么会废除?

  “共生协议也存在一些弊端,比如一方想死……很容易牵连另外一方。一方太弱,也很容易导致另外一方受到牵连,杀了一个弱者,就会牵连一位强者死去。”

  这倒也是!

  “还有一点,共生协议签订,人族之道和妖植之道,容易出现一些干扰……其实上限不高。”

  这样吗?

  李皓问道:“那共生协议,是真的存在,而且有效的,是吗?”

  “对!”

  小树开口,不过又道:“不过你若是想和妖植签订共生协议,还要小心一点,后来为了避免一些麻烦,出现了次一级的共生协议,就是共享一部分本源,共享一部分生命……比如我这分身,也可以和你签订……但是出了问题,死的只是我的分身,并非我的本尊。”

  李皓心中一震,这算机密了吧?

  小树居然说出来了!

  小树好像知道他想什么:“我说这些,只是提醒你不要轻易相信共生协议,真的全部相信,对方抱着损失一部分本源的心思,也能置你于死地。不过一般情况下……不到万不得已,也不会如此做,本源损失,尤其是在这个时代,麻烦也很大!”

  李皓了然,这倒也是。

  小树又道:“而且……你是剑尊传人,真要和我签订,我未必会亏。”

  这意思,就差告诉李皓,你要是真要签订,我也能答应,毕竟,你身份地位还可以,天赋也不错,签就签吧!

  李皓无语。

  我可没这心思!

  对面,陈耀见李皓好像陷入了沉思,不由皱眉,这时候李皓忽然开口:“陈司长,那你们现在还没签订这个协议,对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陈耀点头:“现在,一方面是我们太弱,妖植不太愿意。第二,它们复苏也没到极致,这时候签订,对它们而言,也有负担,一旦外面的人死了,会牵连它们。但是在二次复苏开始之前,我们会进行签订,以免妖植全部复苏,出了遗迹,很快翻脸。”

  明白了!

  难怪这些家伙,不太担心被这些妖植翻脸干掉,可这些妖植,若是按照小树说的,只是一部分本源割裂来签订……真翻脸了,人家大不了损失一部分本源,你们可是会死的。

  这事,这些家伙知道吗?

  也许知道,也许不知道,反正对方不到关键时刻,大概率也不会为了杀他们,而损失本源的。

  而陈耀的意思,他也大概清楚了,似笑非笑道:“那陈司长今日来找我,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?让我小心一点,二次复苏后,我就完了?”

  陈耀皱眉看着他:“李都督真没听懂吗?”

  李皓失笑:“你想让我说什么?说我肯定可以在二次复苏之前,找到大靠山,或者自己成为顶级强者,能抵御妖植,还是什么?”

  陈耀暗骂,对啊!

  就是这些!

  “你迅速跨入五系神通……你是不是……有办法可以避开一些麻烦,进入七系?”

  他也不含糊了,直接开问!

  “我哪知道!”

  李皓失笑:“我若是真到了,我再告诉陈司长,要不然,这不是画大饼吗?”

  对啊,你连画大饼都不乐意?

  李皓笑了,周署长倒是说过,有时候给人画大饼,会给人希望的。

  可是……我干嘛要给你画大饼!

  我找的是志同道合之辈,又不是单纯的为了强大势力,这位陈司长,摇摆不定,犹犹豫豫,他算是彻底看懂了他的意思。

  就是想问问,你能不能在二次复苏之前,解决一些麻烦,再找到大靠山,若是可以,我就和你混了。

  可李皓……就是不给他画饼。

  你爱来不来!

  说了那么多秘密,说了九司的缘来,说了皇室的底牌,就是告诉李皓,九司和皇室,二次复苏后都会瞬间变强,敌人很强,你有没有底牌了?

  我都不知道你好人坏人,我和你说这些?

  陈耀有些烦躁,李皓知道他的意思,他也流露出了和李皓合作的意思,李皓却是不接这个茬,这是看不起我?

  陈耀有些愠怒:“李都督,就不说未来,就算现在……超能之城,三大组织,对你而言也是麻烦,我相信你还是需要一些帮手的,银月的武师,不可能一直都为你征战……因为银月本土,也会需要强者坐镇。”

  李皓喝了杯酒,笑道:“那又如何?巡检司作为排名前三的大司,陈家实力强大,何必靠上我这艘破船,随时会倾覆的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陈耀有些恼火:“难道李都督一点礼贤下士之心都没有吗?我带着诚意而来,李都督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?”

  李皓坐直了身体,看着他:“的确很难得,九司第三司居然想朝我靠拢,我没想到……但是,我李皓就算想找帮手,也是目的明确,态度坚定之辈,而非首鼠两端,一旦出现分歧,出现弱点,迅速翻脸之辈!这种人,比敌人更危险!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我陈家是这种人?”

  “没错!”

  李皓一脸的不客气:“在我看来,陈家就是这种人!你陈司长若是真有联盟投靠之心,那就直接来,鬼鬼祟祟,偷偷摸摸,试探来试探去,没意思。”

  “我也要为陈家负责,为巡检司负责!”

  陈耀皱眉:“我又不是孤身一人,你以为我是南拳他们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?你要知道,陈家上下176口人,我光是弟弟妹妹就有37位……”

  李皓嘴巴一张,什么鬼?

  你这么多弟弟妹妹?

  开玩笑呢!

  这笔霹雳腿还能生啊……不,你爹这么能生的吗?

  陈耀有些恼怒:“不要这么看我,又不是我的孩子,只是弟弟妹妹!我和你说这些,也是告诉你,势力和势力的合作,和单独一人不一样,南拳他们一个人就行了,我呢?我得考虑未来……要不然,就如今日之胡家了,动辄覆灭,你若是真想获得陈家的支持,你起码得给予一些希望……就如姚四,他愿意投效你,你必然给予了他一些希望……否则,姚四的为人,他会轻易带着巡夜人加入你天星都督府?”

  李皓微微一怔,思考一番,好像也是。

  因为银月武师,向来不讨价还价,他倒是不太喜欢这种人。

  可陈耀这么一说,也有几分道理,人家一大家子人,一旦站队错误,死的可就是上下满门了。

  思索一番,李皓摇头:“那我也给不了你任何承诺,我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,你让我怎么说?骗你?有意义吗?我只能说……你若是愿意来,那就一起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,而努力!至于其他的……陈司长自己考虑清楚了再说。”

  陈耀叹息。

  李皓……你说他老实吧,人家真老实,到了这时候,都不愿意松口。

  可是,你这么搞,我真的很为难!

  犹豫再三,陈耀说道:“那我就提一个要求……你若是答应,巡检司这边,接下来会全力助你!”

  “说说看。”

  陈耀看向胡家后院,半晌开口道:“只要你能拿下胡家的遗迹,不管是什么办法……你能拿下,巡检司全力相助,陈家也不会食言!”

  李皓笑了,想了想,点头。

  也行!

  这算是一种实力的证明,你能拿下胡家遗迹,那代表就能拿下其他各家,背后有什么底牌,什么底蕴,都会暴露,现如今,遗迹中的妖植,起码也有绝巅之力了。

  能解决对方……那就什么问题都没了。

  而李皓,也的确有这个心思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顺水推舟好了,至于对方是否会全力相助,也是无所谓的事。

  “行!”

  见他一口答应,陈耀脸色微变,又道:“好!既然如此……我陈家也并非一毛不拔,我可以先安排两位神通强者相助,身份都很低调,算是陈家的诚意!”

  李皓笑了:“这么大方?”

  “也免得李都督小觑了陈家!”

  李皓笑了:“行,那就多谢了……不过提前说话,我不发工资,还有,办事的话,我说什么就是什么,若是捣乱,我就顺手杀了,你看如何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陈耀不再多说,起身道:“那就如此……静等佳音!”

  说罢,转身就走。

  李皓起身,送了几步,也不继续,露出一些笑容,倒是有些意思,至于两位神通,真死了,陈家大概率也不会伤筋动骨。

  这是想看看,自己一方,能否解决胡家遗迹吗?

  正想着,周署长出现,轻声道:“怎么不多给一些希望?”

  “看九司不太顺眼!”

  好吧。

  周署长无话可说,只是觉得,李皓还是有些江湖气息。

  不过,人家短短时间内,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不错了,倒也不用苛责什么,陈家这边,真要能拿下胡家遗迹,不管是合作,还是剿灭,陈家都会有正确的选择的。

  “那胡家遗迹……”

  “回头商量一下看看!”

  李皓也在考虑,遗迹肯定要拿下!

  第一,防止胡家还有强者隐藏。

  第二,遗迹在,为什么不拿下,也许有宝贝呢。

  第三,也要看看自己这边,有没有把握剿灭一位妖植……是剿灭,李皓压根没想过合作,合作个屁,杀一尊妖植试试看!

  第四,胡家遗迹,是否和天星镇一体的?

  若是一体的,那才好玩,九司能隔着遗迹镇压老天星王,李皓严重怀疑,这遗迹,可能是一体的,处于一个界面之中,这才是关键。

  他想挖掉皇室的根!

  什么皇室不皇室的,天星大矿,是我的!

  老子提前给你挖了,你能二次复苏?

  我想复苏才能复苏!

  胡家,就是一个突破点,没有陈耀的话,李皓也不会放过的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