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49章 猎魔军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(感谢诸位大佬打赏,特意感谢一下……因为我想说……那个……明天一更吧,多谢厚爱,怪不好意思的,大家别打赏我了,我害羞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天星城中,也是四方动荡。

  城内,更是掀起一阵阵狂潮。

  这北方来的蛮子……真狠,真凶,真猛!

  原本还在担心天星武道学院能不能去……这一刻,无数人心动了,怕什么?

 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!

  难得有一所没太多限制的学院,愿意对所有人开放,贵族大概是不敢去的,倒是平民,反而迎来了最大的机会,虽然这一次据说招人不会太多,可这也是所有人的机会。

  这辈子……就这么甘于平凡吗?

  这辈子,就一直活在压迫下吗?

  别看李皓杀了许多人,可是很多人其实看出来了,乱世不可避免,如今城内有些贵族还没反应过来,倒是平民百姓,第一个反应过来的。

  米价……上涨了!

  但凡有些常识的,就知道问题严重了,天星王朝多年都是风调雨顺,粮食其实不是问题,可这几年,中部大战,北方大战,其他各方都在大战……

  而今,米价居然上涨了!

  而且,现在进入了冬汛期,海上运输麻烦,天星城只是京城,种田的少,愈发导致粮食难以运输过来,陆地上,中部其他各地都有些缺粮的征兆了。

  一些聪明人,其实看出来了,大乱将至。

  天星王朝,很多年没有出现过缺粮的危机了,不止如此……今年的冬天,格外的寒冷,好像天都变了,让普通人愈加不好过。。

  战斗还经常爆发,超能更是吃的多,而且一部分沃土,如今反而成了荒土,超能吸收神秘能,神秘能溢散出各地,越是富裕的地方,神秘能越多,从地下、空中,各个地方溢散。

  如今被一些超能疯狂汲取,吸收殆尽,也导致一些良田化为了废土。

  这种情况下,当李皓出现的刹那,原本无人问津的天星武道学院报名点那边,全都是人,都在报名。

  这一刻,没人在乎什么秋后算账了!

  小命都快保不住了,寒冬降临,再不找条活路,能不能活到明年都难说,这还是富裕的天星城,可想而知,如今其他地方,到底是什么场景。

  ……

  报名点那边,人满为患。

  李皓这边,踏空而回。

  没做别的,第一时间,高喝一声:“去九司大街,占据刑法司府衙,什么天星都督府大院……算个屁,开拔,直接占领九司的衙门办公!”

  此话一出,那是惊呆一群人。

  齐平江的话,他们没听见。

  所以,齐平江答应李皓,可以取代刑法司,大家不知道。

  可大家知道……这是伫立天星王朝80年的刑法司,九司之一,强大无比的机构,而今……却是要成为天星都督府了?

  一群人,先是不敢置信,接着就有些兴奋激动了。

  下一刻,纷纷暴吼:“都督神勇!”

  太霸气了!

  什么天星都督府大院,一个院子算个屁啊,直接去占据九司之一的刑法司,上下两代司长被李皓给杀了,胡家就算还有人,敢和李皓抢地盘?

  “开拔!”

  一声令下,轰隆声传出。

  数千军士,黑铠加身,长枪长剑,威武森严。

  咚咚咚!

  擂鼓开拔,猛虎李字旗,飘扬在空,前方,有军士高喝:“猎魔军开拔,闲人避退!”

  咚咚咚……鼓声震荡。

  这一刻,所有猎魔军,都是兴奋,激动,甚至有些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,这样的自豪感,在这之前是没有的,可此刻,都有了。

  ……

  九司大街。

  一位位强者,悬浮在空,默默看着。

  看着那一支数千人的军队开拔,穿过了城市,受到了无数人的瞩目,天星都督府……正式立足天星城了。

  然而,当他们看到,对方直奔刑法司的那一刻……还是有些心态崩了。

  有人眼神冰寒:“猖狂!”

  刑法司那边,又不是没人了。

  无数机构,都在刑法大街办公,刑法司主管天下刑法,别的不说,法还是在的……只是超凡不归法管,霸主不归法管,邪能不归法管,贵族不归法管而已……

  今日,李皓真要占据九司之一的刑法司吗?

  ……

  刑法司大街。

  一座座府衙,有的大门紧闭,有的大门敞开,主管官员走出了门户,面无表情,不知道想些什么,只是默默看向大街前方。

  大街上,一个人影都没。

  大街尽头,一座巨大的府衙,此刻大门洞开,乱成了一片。

  一位位强者,也都乱了手脚。

  老司长死了,现任司长死了,胡家完了!

  原本,就算司长死了,这边也有强者,副司长都有不少,最少也是旭光,蜕变期也不少。

  可是……有何用?

  刑法司还有一支独立的超能军队,名为天罚军,代天伐罪!

  这支超能军队,足足有3000人,全员超能,几乎都是月冥之上,这是九司之一刑法司养出来的军队,就是为了和巡夜人打擂用的。

  天罚军主帅就是胡明法。

  而今,主帅死了,副帅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,一身青铜铠甲,手持长枪,此刻,五千超能天罚军,包围了刑法司,不许任何人外出。

  老将军伫立门口,大军林立,挡住了所有人的出路,不许任何人进出,封锁了整个刑法司衙门。

  “何将军……你这是何意?”

  有人怒斥一声!

  这时候了,你要做什么?

  有人怒道:“连你也背叛了刑法司,要给那李皓送上投名状吗?”

  老将军此举,倒是有些封锁衙门,不许任何人离开,不许任何人带走宝物,给李皓送上完整的刑法司的意思了。

  老将军横枪门口,背对众人,平静异常:“不许出入,违令者……杀无赦!”

  “你敢!”

  有副司长怒喝一声,“你要造反?”

  老将军不语,只是气息飙升,一瞬间,众人熄声,有些凛然。

  这位……什么时候跨入神通层次了?

  之前,蜕变期为主,其实神通也就是最近的事,这位老将军,之前也只是蜕变,几日不见,居然……跨入神通了!

  此刻众人又气又急。

  可也知道,惹不起这位。

  神通强者!

  而且,天罚军五千超能,都是胡家耗费巨资养起来的,其中旭光不下10人,三阳数十,日耀接近一半,剩下的都是月冥。

  这样一股势力……说实话,真不好惹。

  若非胡家两位司长,先后被杀,就这股天罚军,都敢和巡夜人掰掰手腕了。

  而就在此刻,长街尽头,一支黑色大军踏着沉重的步伐,跨步走来,轰隆隆作响,四周衙门,有人躬身,代表了投降和认可。

  有人大门紧闭,代表了继续观望。

  这一日,有人愿意投降了。

  降服李皓!

  降服这位来自北方的霸主。

  “停!”

  大军止步,前方,刘隆微微皱眉,看向对面那些超能大军,有些意外,好多超能,这是……天罚军?

  他倒是打听了一些情况,知道九司的一些基本信息。

  此刻,沉声道:“前方是天罚军副帅何亮何帅?”

  “正是本将!”

  老将军持枪走出,看向刘隆,“你是猎魔军刘隆?昔年银月银枪之子?”

  “正是!”

  刘隆看向他,这位老将,也小有名气,是一位用枪的武师,只是如今跨入了超能,甚至……成为了神通层次的强者。

  用枪,就避不开银月三枪。

  虽然银枪早逝,可依旧留下了威名,随着银月三十六英雄谱,依旧传扬四方。

  刘隆微微皱眉:“何帅应该驻军不出,没有命令,为何会出现在这?”

  “命令?谁的命令?九司还是皇室?又或者……天星都督府?”

  刘隆看着他,微微凝眉,不是他清楚,这位想做什么。

  “那何帅……在等都督?”

  “算是。”

  何亮笑了笑,又看向刘隆,最后看向他身后的那些猎魔军,轻叹一声:“不用猜了,本将在此……只是想说……我在,尔等……不得跨入刑法司一步!”

  轰!

  这一刻,四面八方,都有些震动。

  疯了吧?

  刘隆也是意外无比,但是又有些理解,看向老将军,微微皱眉道:“何苦呢?胡家并非明主!天下大乱,胡家脱不开关系,将军昔年也是武林中人……”

  “对啊!”

  老人笑了:“你说了,我昔年是武林中人,并非只有银月的武林才是武林!不分对错,只论恩情,胡家助我登顶神通,在这乱世之中……总得讲点情义吧?”

  是啊,胡家不是什么明主。

  可是……我当年也是武林中人啊。

  武林中人,说什么是非大义,我们只是一群刀口舔血的狂徒罢了。

  胡家有恩于我,这就够了。

  我非侠客!

  我是……江湖人!

  “何人……斩我头颅?”

  何亮腾空而起,畅笑一声:“若是李都督赏脸,何某死也值了!”

  这一刻,后方,一位位强者腾空而起。

  光明剑,南拳破空而来。

  杨山、秦莲夫妇也是迅速破空而来,一个个有些跃跃欲试,斩杀何亮,也算为天星都督府开府立下一功了!

  就在此刻,声音传来,那是李皓的声音。

  “刘团长……你去吧!”

  众人一怔,谁?

  下一刻,人群中,刘隆向前一步,众人震撼莫名。

  什么意思?

  让刘隆送死吗?

  开玩笑!

  刘隆跨入蕴神不久,能杀三阳,旭光的话,也许勉强……很勉强的那种,也许……可以吧?

  众人不确定。

  你就是让郝连川上,也比刘隆强一点吧。

  人家好歹跨入旭光了!

  刘隆虽然是现在猎魔军副帅,可是……真的弱小啊。

  此刻,何亮也是笑了:“都督如此看不上何某,非要羞辱何某吗?”

  刘隆是什么实力,他很清楚。

  “不,看得起!”

  片刻后,李皓踏空而来,淡淡道:“你说的对,你是武林人,江湖人,不论对错,只看恩情,不算错!胡家没了,你要为恩主送行,守住家业,我也可以理解……所以,送你一程,让银枪之后,猎魔军副帅,送你一程……很看得起你了!”

  何亮笑了!

  “这么说……倒是何某荣幸了!”

  “应该算吧!”

  李皓看向刘隆:“杀了他,若是天罚军敢动……剿灭天罚军!”

  “诺!”

  一声重喝,下一刻,刘隆腾空而起,这一刻,刘隆暴吼:“结阵!”

  轰!

  上千军士,纷纷结阵,一瞬间,气血上涌,天翻地覆,黑铠发出阵阵光辉。

  刘隆暴吼一声,手持短斧,一斧劈出!

  轰!

  何亮也是心中一震,长枪破空,神通爆发,金火耀空!

  这一刻,四面八方,多了一些强者,有人震撼:“军阵!”

  “只是初入蕴神……堪比三阳巅峰罢了……”

  三阳巅峰的刘隆,此刻一斧破天!

  轰!

  水浪滔天,九浪叠加。

  九锻劲!

  长枪短斧,空中交错,刘隆居然不落下风,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,两千普通军士列阵,居然让一位三阳巅峰,鏖战神通!

  这……这简直不可置信!

  而李皓声音,动荡全城:“普通人又如何?两千凡人,照样能杀神通!民心不可违,民意不可违,滔滔大势,岂是尔等可以螳臂当车的?”

  话落,两千军士,纷纷暴喝!

  “杀!”

  杀意滔天!

  轰隆一声巨响,一斧破开了天地!

  刘隆暴吼一声,短斧瞬间暴涨,一连斩出上百斧,轰隆一声巨响,长枪折断……

  虚空中,老将军头颅之上,呈现出一道血痕。

  看了一眼刘隆,忽然笑了:“银枪之后……不习枪法……可惜了……”

  轰!

  神秘能炸裂,老将军坠落在地。

  一道血痕,从头顶蔓延。

  刘隆落地,铠甲之后的脸上,也满是血液,浑身溢血,外人却是看不见,太勉强了,他肉身虽强,经过李皓一次次强化,勉强可以承受两千军士气血,可是……还是差点撑爆了。

  可这一刻,刘隆也是豪气大发!

  我斩神通与此!

  “将军!”

  后方,数千超能震动!

  将军死了!

  这一点……其实有准备,可是……大家没想到,将军死在了刘隆之手,他们想过是对方强者出手,可是……哪曾想居然死在了刘隆手中。

  刘隆并未多看何亮,成王败寇,若是李皓溃败,今日死的也许便是自己。

  没什么好说的!

  他看向对面数千超能大军,高声喝道:“是降是战?”

  “是降是战!”

  两千军士,高声暴喝,纷纷气血沸腾,心情震动,简直无与伦比。

  天啊!

  我们列阵之下,斩了一尊神通!

  神通啊!

  当世最顶级的存在了,哪怕最弱的神通,那也是神通强者,却是被他们这些人……联手斩杀了!

  四周,那些围观的强者,也是一个个震动无比。

  两千军士,可斩神通?

  这……这算什么?

  是降是战?

  这一刻,这支大军动摇了,下一刻,有旭光站出,怒喝一声:“怕死的退后,不怕死的……跟老子冲,见识一下猎魔军成色!胡家待我等不薄,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今日……战!”

  “杀!”

  刘隆挥舞短斧,暴喝一声:“杀!”

  轰!

  对面,天罚军接近上千人跟随壮汉冲锋而出,下一刻,两军交战,猎魔军军阵森严,10人一队,百人一团,千人一阵。

  这宽阔的九司大街之上,瞬间血流成河!

  只有嘶吼声,惨叫声,呐喊声,刀剑碰撞声!

  十多分钟后,数千超能,全军覆没!

  黑铠甲士,依旧傲立。

  强弱,一目了然。

  “不可能……”

  有人喃喃自语,不可能。

  上千超能呢,还有几位旭光在,虽然有两千猎魔军,可是……不可能打出了0比1000的战损比。

  猎魔军,居然全军无恙!

  这太震撼了!

  简直震撼的让人无法置信。

  这一刻,军法司上空,那位军神,也横空而来,俯瞰刑法司大街,面色凝重,“好一个猎魔军,战天铠,气血成阵,十人一阵,气血相连……”

  防御力都堪比日耀,攻击力10人一阵,甚至超过了日耀。

  对付这些月冥日耀境,当然是碾压的结果。

  可是……还是不可思议!

  太难以置信了!

  下方,刘隆再喝:“是降是战?”

  “是降是战!”

  军士齐喝,战意暴增,杀气撼天!

  一股气势,震荡四方,一些三阳强者,甚至瑟瑟发抖,只觉得煌煌天威,不可直视。

  天!

  这只是一群弱者……为何……会如此强大?

  而李皓,一脸淡漠。

  要的,就是这样的效果。

  军队交战的机会不多,有一次这样的机会,去让猎魔军施展一下,极其有效。

  两千军士,斗千都有数百,也不算弱了。

  10人一阵,几乎可以满足每一队都有斗千。

  一队,便能镇压一位三阳!

  2000人,200队!

  外人只觉得自己浪费,今日他们便能知晓,自己到底有没有浪费!

  对面,数千超能,此刻还有多位旭光境,可是……这一刻却是瑟瑟发抖,下一刻,几位旭光站出,一位中年将领,叹息一声:“天罚军愿降!”

  不是人人都是何亮,也不是人人都是刚刚的壮汉将领。

  胡家培养了他们没错,可是……胡家败了啊!

  何亮被杀,刚刚上千超能,被瞬间斩杀殆尽,对方居然完好无损……这一刻,他们彻底垮了,猎魔军,不可敌。

  对方甚至没有出来一位强者。

  最强的,也不过刘隆罢了。

  可是……现在呢?

  “愿降!”

  众人低喝。

  刘隆暴喝:“跪地不杀!”

  “跪地不杀!”

  几位旭光面色变幻,片刻后,纷纷跪地,数千天罚军,也纷纷跪地,一个个面色惨白,毫无血色。

  败了!

  惨败!

  身后,刑法司衙门中,有人瑟瑟发抖,扑通一声,跪倒在地。

  下一刻,一连串的跪地声响起。

  南拳嗤笑一声,嘀咕道:“一群软骨头,全部杀了了事!”

  一旁,侯霄尘瞪了他一眼。

  大战才开,此刻杀了降军,接下来难道能杀尽天下人?

  杀了一群反抗者,这些超能,哪怕派去挖矿,那也不是普通人可比的。

  南拳这莽夫,知道个屁。

  四千超能,就是建城……那也是一日造城的存在。

  懂什么啊?

  侯霄尘心中鄙夷,暗骂一声,匹夫!

  就李皓那个杀胚,这一次选择受降,不就是这心思吗?

  要不然,你以为李皓比你心软?

  果不其然,朝李皓看去,李皓都快笑开花了,四千超能啊!

  至于这些人软骨头……李皓倒是无所谓,大战就是如此,主帅被杀,副帅被杀,反抗者被杀,剩下的只是随波逐流之辈罢了。

  历朝历代,都不缺这样的人。

  严格来说……这个时代的军队,也就混口饭吃,你能指望他们如何?

  能有五分之一的人站出来,说实话,都出人预料了。

  他都以为,这一支天罚军,直接就降了,或者散了。

  能到现在,还保持建制,那个何亮,统兵其实不错,很有章法,也很得人心,在这种情况下,能统帅五千超能奔赴此地……真的不容易了!

  主帅都死了,军心都散了,还能有上千人愿意一战……李皓都要说一声,军纪森严!

  “进府!”

  李皓一声轻喝,刘隆众人,纷纷开道,推开了挡路的超能,这一刻,刑法司中,除了少数几人,纷纷匍匐在地,倒下一片。

  “请都督入府!”

  “请都督入府!”

  众人齐声暴喝!

  九司大街,安静一片。

  李皓身穿黄金铠甲,此刻也是引人侧目,一些强者,更是心中震荡,古文明黄金铠!

  难怪麾下将士破千!

  李皓……居然是古文明中的师长一级,不可思议。

  旁边,齐平江都有些意外,不过看了一眼,还是迅速消失在原地,不需要看了,刑法司……彻底易主了。

  挡路的,全部被杀了。

  这一刻,谁能阻挡李皓?

  从此以后,九司还是九司……只是,少了个刑法司,多了个天星都督府。

  李皓跨步而入,此刻,府衙之中,跪倒一地,可是……还有一些人站着。

  有耄耋老者,看向李皓,沉默一会,缓缓道:“李都督,我们只是寻常老吏,超凡之战,与我等无关……我等……可否离去?”

  寻常老吏?

  李皓笑了。

  一个个看起来老,实力可不弱。

  他看向这些人,笑了一声,微微点头:“可以!不过……无罪便行!先审查,扣押,只要无罪,随意去留,有罪者……斩!”

  有人坦然,有人畏惧。

  李皓也不多说,低喝一声:“来人,将他们带下去,好好审查!其他人……起来,继续办公,恪守其职!”

  “诺!”

  众人高喝,迅速有人走来,将那些不愿跪倒的老人押送了下去,没人敢反抗,也反抗不得。

  此刻,有旭光蜕变强者,战战兢兢,抬头看向李皓:“李都督……我等……熟悉刑法司一切,愿为都督效劳,还请都督……收留!”

  权势,有些时候,是无法放下的。

  当李皓没有选择乱杀人,这些强者,也动了心思。

  我们……可以继续留下吗?

  李皓,总要有人办事的吧。

  至于九司和皇室,到了这时候,谁还会怕什么?

  他们能拿下李皓吗?

  李皓哈哈大笑:“好!你们起来,好好办事……当然,前提是……不要有什么大罪过,一般罪过,自己回头去认罚,大不了重罚一顿,丢不了性命,继续干活,将功补过……若是有大罪在身……身为执法者,可别怪我李皓无情!”

  有人松了口气,这就好。

  看样子,这位也没传说中的那么嗜杀。

  这一刻,不止他们,外面也有人松了口气,有些人明明不是刑法司的,都松了口气,好像在想,下一次杀入我们那边……是不是也能如此?

  看到这一幕,有人微微变色。

  ……

  皇宫中。

  大家也在看着屏幕,有皇子皱眉道:“这李皓……倒也没有如传闻中那样,乱杀一通,若是乱杀一通,那还是好事,暴虐无比,只会让人忌惮,不敢降服,不敢投靠……”

  可现在,看其他人的表现就知道了,一些人,大概都松了口气。

  这不是什么好事!

  天星王只是默默看着,什么都没说。

  这一次,李皓杀光了强敌,也出乎他的预料,夺取了九司之一的驻地,也是出人预料。

  而猎魔军的表现,还是出人预料。

  到最后,李皓放过了那些人,只是暂时收押,更是出人预料。

  这不是江湖侠客了!

  江湖侠客,快意恩仇,此刻,直接将这些人,斩于剑下,岂不快哉?

  可是……李皓没有。

  天星王闭目,沉思。

  李皓,你要当王者吗?

  只有王者,才会如此。

  真正的侠客,不会是这样的,你若是只想当武林盟主那样的角色,皇室其实很乐意看到,可你要当王者……这是不行的!

  天星王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  后苑。

  天星王看向一株小树,沉声道:“李皓为何可以进步如此之快?甚至可以和齐平江交手?就算他是李家传人,就算他有神剑相助……按理说,也不该这么快!”

  而且,还这么强!

  这是什么道理?

  不甘,嫉妒,愤怒,都有。

  天星王知道,也许皇室养虎为患了,可是……之前谁能料到,李皓进步迅速到了这个地步?

  小树摇曳:“不太清楚,也许是有强者改造了他的身躯,也许是强大的妖植,赋予了他极其多的生命之泉,也许是他天赋异禀……”

  这个怎么能说清楚?

  无法说清楚的。

  “他没有瓶颈吗?”

  “放心吧,这个时代,二次复苏不开始,没人可以超越六系,但凡达到七系神通之力……突破瞬间,必然空间破碎!”

  “遗迹中突破呢?稳固了境界,收敛力量再出来……”

  “你是说你父皇吗?”

  小树忽然笑了:“你父皇就是选择这条路的,目前还无法看出来什么,除非打破了九司的封锁再看……但是……我觉得还是不行!虽说你们是这个时代的存在,收敛了力量,也许可以出来……可你们这个时代的强者,对力量的控制,其实都很薄弱,武师要强大一些,超能……几乎没希望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若是武师晋级七系神通之力,是有希望不会被空间搅碎的?”

  “对。”

  天星王微微皱眉,武师达到七系神通之力?

  可能吗?

  哪怕你饱和了11条超能锁,如同姚四那样的顶级武师,你也只能堪比二系三系神通,你崩断了超能锁,你就不是武师了。

  所以……不可能的!

  他吐了口气,点了点头:“明白了!”

  如此一来,二次复苏之前,天底下是不会出现堪比古文明时期绝巅境强者的。

  这倒是个好消息!

  这代表,李皓进步再快,只要不二次复苏,六系神通之力,也是李皓的极限,这就让他安心了一些。

  “那父皇……若是摆脱了九司的控制,可以出现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小树淡淡回应:“也许可以,也许不可以……”

  “父皇到底是超能,还是武师?”

  “你问的太多了!”

  天星王皱眉,九司如此忌惮,一直不愿放弃镇压,但凡父皇有些异动,哪怕隔着遗迹,这些人居然都能通过手段镇压住父皇……难道……真是武师?

  不可能!

  武师,岂能堪比绝巅?

  除非……父皇走了古武一道,但是如今本源寂灭,他如何能走到绝巅这个层次?

  他无法想透彻!

  也许……有什么特殊手段?

  九司那几位老家伙,一直不放松,忌惮无比,可能也知道点什么,倒是自己,知道的反而不多,老头子看来还是想出来,不死心啊!

  也好……继续和九司互相制约吧!

  就在此刻,外面,传来了数千人的呼喝声。

  “天星都督府,开府之地,原刑法司府衙,即日起,刑法司撤销,超凡、凡俗律法,皆有天星都督府接管,天星都督府,统管天下律法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天星王冷冷看向那边,好大的口气,好大的野心。

  之前还只是超凡,现在连凡俗律法,都被李皓一口吞了,真是……狼子野心!

  ……

  这一刻,九司大街,也是各有反应。

  有人叹息,有人哀怨,有人无奈,有人惧怕,有人愤恨。

  巡检司后院。

  司长陈耀,正在思考,老司长在一旁看书,许久,陈耀叹息一声:“你之前说,他若是出来了……让我倒头就拜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  老司长回头看向他,笑了:“你自己决定!”

  陈耀不语。

  我决定个屁啊!

  刑法司没了!

  九司瞬间少了一司,此刻的他,心情也很复杂,李皓的崛起,快的让他有些接受不了,之前还只是自己麾下巡夜人中一员。

  眨眼间……要自己上门拜倒?

  天下九司,执政80年,陈家就是土皇帝!

  他也是皇帝一般的角色。

  现在……让他去降服李皓?

  他不甘心,也不愿意,更是不爽!

  而今日,李皓威风八面,杀强敌,夺九司之刑法司,抗衡齐平江,威慑四方,麾下两千军士,更是齐力斩神通,灭天罚军!

  这一次,李皓算是彻底站起来了。

  他看向父亲:“齐平江他们到底什么意思?都到了这一步了……还放任李皓成长下去?”

  “他们什么意思?”

  老司长笑了:“没什么意思,只是……你天赋再强,也没办法突破桎梏,六系便是极限,二次复苏到来,才是决胜的时候!那时候,看谁积累更深,看谁背后势力更强,看谁准备的更充分……他李皓背后,虽然站着银月战天城,可是……二次复苏……大概复苏不到银月……反而银月是各方目标……你说,他们干嘛要现在和李皓硬拼?”

  陈耀皱眉:“他就不怕李皓天赋异禀,突破了桎梏?二次复苏之前,直接成为七系甚至更强……”

  老司长愣了一下,看向他:“为何有这样的想法?”

  “什么为何?”

  陈耀疑惑。

  老司长笑了:“我是说,所有人都无法打破的一个魔咒,一个既定事实,一个空间上的问题,一个无法解决的矛盾……你为何觉得李皓可以打破?”

  “为何?”

  陈耀愣了一下,什么为何?

  我只是觉得,李皓不可思议,进步快的惊人,大家觉得不可能,他为何不可能?

  老父居然觉得自己很有问题!

  什么鬼?

  难道不该如此去想吗?

  他皱眉道:“一切皆有可能,何况这是李皓!”

  老司长笑了:“所以……你认为他可以创造奇迹?既然如此……你在犹豫什么?”

  你都认为别人可以创造奇迹了,有这样的念头了,代表你已经输了,觉得李皓很可怕,你觉得他可怕……你还犹豫什么呢?

  陈耀一怔:“可是……可是若是他没成功,二次复苏到来,他的确背后缺乏强者支持……这一次他有没有夺取神能石也不清楚,没法复苏战天城那妖植……那他……二次复苏之后,瞬间成为最弱的一方……”

  老司长笑道:“对啊……所以……没办法,还是要搏一搏的,你可以将这些事和李皓说清楚,那就算雪中送炭了,这时候我来投靠,便是搏个未来!搏李皓可以创造奇迹……要不然,你就歇着吧,继续和军法司他们混。”

  陈耀不说话了,而是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博一个奇迹吗?

  如今关键在于,李皓能否在二次复苏之前,打破限制,一旦能打破……率先占据优势,剿灭强敌,哪怕古老存在复苏,也能退守银月。

  可若是不能……二次复苏开始,李皓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了。

  那时候,妖植纵横,绝巅横行,齐平江他们瞬间跨入七系,一大批强者,纷纷出现……那时候,可就不是李皓的天下了。

  投靠了李皓,那就真是自找麻烦了。

  许久,他开口道:“我有些奇怪,李皓能抵御齐平江……代表他不是瞬间达到五系的,在外面也许就达到了三系四系……你说……他是不是能遮掩气息?遮掩气息的话,能不能防止空间搅碎他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老司长失笑:“你能不能别问我?我又不是神,我怎么清楚!你……与其问我,何不去问李皓?问他本人便是……若是他说了,意外之喜,若是不说……你自己再做判断!姚四能被他降服,他必然有些东西的,你看着办吧,别一再问我了,我都退休很多年了。”

  陈耀冷笑一声,也不多说什么,罢了,这老家伙,一天到晚的不知道想什么。

  行!

  那我……就去问李皓!

  他和李皓,并未有过正式洽谈,今夜,我要拜访李皓!

  陈耀起身,朝外走去。

  这一次,若是做了选择……那陈家未来,真就难以琢磨了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