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48章 四方震动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天旋地转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当李皓几人再次恢复视线,已经回到了天星城。

  西郊。

  当李皓几人出现的一刹那……世界好像安静了。

  整个世界,仿佛瞬间凝固了一般。

  出来了!

  是的,并未到五天,只花了四天时间,所以很多人还没在意到,可附近还是有人盯梢的,这一刻……天地安静一片。

  遗迹之外,一些留守的人,都张大了嘴巴,陷入了呆滞中。。

  李皓他们出来了!

  那……那进去的那么多强者呢?

  四位司长呢?

  天鹏山主呢?

  浮屠山主呢?

  定山王呢?

  这些各方霸主,人在哪?

  众人就这么默默地看着,呆呆地看着,仿佛思维都凝固了。

  世界很安静。

  而这一刻,就在李皓几人有些不太适应的时候,忽然,虚空好像裂开了,一位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,从虚空中走出,李皓心中微微一惊。

  撕裂空间?

  不,好像……只是太快。

  但是,实力也强悍的惊人。

  这是谁?

  仔细看去,中年穿着一身军装,李皓……好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了。

  果然,威严中年看了他们一眼,许久,缓缓道:“他们死了?”

  李皓扬眉。

  此刻,侯霄尘也看了对方一眼,平静道:“应该死了吧。”

  “你们杀的,还是遗迹中存在杀的?”

  “你觉得呢?”

  中年不语,沉默了一会,朝遗迹看了一眼,又看了看李皓,平静无比:“你可以开天星都督府,但是……不要再杀戮了,有什么问题,到了二次复苏再去解决!”

  李皓皱眉:“你说了算?”

  “我说了算!”

  中年微微点头:“而今,我和那家伙,只是为了限制皇室那位,一直不曾管这些,但是……当你的威胁,超过了皇室那边,我会管的!”

  李皓气息渐渐上扬:“可我觉得……你未必管的了!”

  李皓冷笑一声:“军法司的开创者,在史书上也曾留下过一笔的存在,军神齐平江?”

  是的,军法司的开创者。

  军法司的老司长,在姚四口中,此人,还有行政司的那位,巡检司的那位,这三位才是所有第一代司长中最可怕的存在。

  一文一武,至于巡检司那位,则是有些老油条了,文武都可以,但是又都被压了一筹,可这三人,在80年前,带着其他6位老司长,直接镇压了皇室!

  由此可见,这三人到底多强。

  要知道,李皓如今也见过几位老司长,还杀了两位……其实……也就那样吧。

  皇室强悍,能被镇压,显然,主要还得靠这三位。

  军神齐平江,以武力闻名天下。

  早些年,甚至率军镇压过黑甲军,由此可见,实力之强悍。

  此刻,李皓怀疑,此人最少也是六系神通层次,有可能真的接触到了绝巅层面,也就是所谓七系,不过……具体如何,目前还不好判断。

  李皓双眼看他,有些能量光晕,但是又有些像能量回归武师的刺眼,可能先前转超能,又转回了武师,到底如何,除非交手,否则难以判断。

  对方来的很快。

  李皓几人一出现,对方就来了,显然也意识到了麻烦。

  钱万豪他们全部栽了!

  不止如此,带进去的妖植分身,没一个活着出来的,此刻,遗迹隔离,那些妖植还没感受到,可现在遗迹已经再次开启,气息溢散,很快,便会被妖植感知到,它们的分身没了。

  这一次栽跟头的强者,太多了。

  包括两大神山之主,还有一位王爷。

  这一次,比上次损失更惨重,老司长又少了一位,第二代司长足足少了三位。

  就在这一瞬间,虚空震荡。

  又有数人出现。

  有人看向遗迹方向,有人面露哀色,显然,这几人当中,有考功司、礼外司的老司长。

  而今,老司长只剩下了7位。

  眨眼间,巡检司的那位老人也来了,看了一眼后方的遗迹,也看了看李皓他们,沉默不语,一声不吭。

  他的儿子,也是一言不发,有些呆滞。

  李皓……出来了!

  他父亲说,当李皓出来的那一刻……你就带着巡检司加入天星都督府吧。

  这话,他记下了。

  可是连他都觉得,李皓不会出来的,就算……就算真的出来了,也是两败俱伤,可此刻,李皓一行人,都出来了,除了侯霄尘有些气息散乱,好像跨入了超能之外,其他人好像并无大碍。

  连那条狗,都出来了。

  可进去的人,没了。

  没了,肯定是死光了。

  否则,李皓他们岂会出来?

  这一刻,又一人破空而来,是很久没看到的财政司司长刘云清,胖胖的刘云清,看向遗迹,又看了看李皓几人,眼底深处,露出一些疑惑和忌惮。

  他去过遗迹,去过遗迹的教学楼。

  那里面,有强大无比的傀儡。

  一开始,他不知道。

  直到他的堂弟,误闯了一地,瞬间引起了多位傀儡出现,一出现,一尊傀儡就轻易击杀了神通境的堂弟,就一招……他知道,这处遗迹是绝境!

  那傀儡……大概率是绝巅层次。

  而且,傀儡很多。

  起码上百具!

  他无法想象,这小小的武科大学,到底多可怕,这只是傀儡,还没刺激到深层次的东西出现,便如此可怕了,所以他想,一旦这些人动手,都要死!

  因为他知道,这次家伙将神能石洒落其中,那是最容易刺激遗迹强者复苏的东西。

  可是……事实证明,他错了。

  是有人死,死的却不是李皓他们,而是钱万豪他们。

  是遗迹中存在杀的?

  李皓他们提前一天出来,很可能引动了遗迹中的一些变化,要不然,那些妖植分身,如何会被杀死?

  都是五系乃至于六系神通的力量!

  那么多,又不是一两个。

  全被李皓杀了……他其实不信。

  可如今,事实在这。

  李皓出来了。

  而军法司的这位老怪物,也出来了。

  八十年前就镇压过无数强者的家伙,一直都很低调,和行政司的那位互为犄角,拉起了九司,打下了皇室。

  要知道,三大组织崛起,他没出现。

  七大神山称霸,他也没出现。

  超能之城建立,他还是没出现。

  可今天,他出来了。

  警告李皓!

  也只是警告。

  显然,连这位都感受到了威胁。

  四周无声无息。

  众人都只是看着李皓和齐平江,这一刻,他们无法相信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  而齐平江,依旧冷肃:“你要试试吗?”

  李皓笑了:“试试……又如何?”

  轰!

  滔天之势,瞬间迸发。

  一股强悍至极的剑势,瞬间浮现,一剑斩出!

  速度奇快无比!

  轰!

  与此同时,齐平江一拳打出,空间好像都破碎了,也是快如闪电!

  轰隆一声巨响!

  余波震荡,地下,矮山瞬间崩塌,伫立西郊多年的小山,消失了。

  露出了一道光晕之门,遗迹之门。

  李皓倒退了几步,嘴角微微溢血,笑了一声:“不过如此嘛!六系左右的神通之力,也许还能爆发……可空间不足以支撑了,二次复苏不开始,古武中的绝巅就无法出现……这样的你,狂什么?”

  此话一出,四方震动!

  六系神通之力!

  齐平江的强大,骇人听闻。

  然而……更骇人的是李皓,一剑之下,虽然败退,可是……并无明显的巨大差距,怎么会这样?

  齐平江好像早有预料,李皓能镇压钱万豪他们,没有五系怎么可能?

  他也不恼怒,只是看着李皓:“你有资格猖狂,也有资格嚣张……所以,我说了,天星都督府可以开府,刑法司新老两位司长全灭,刑法司的职责,你可以接过去……但是……不代表你可以继续制造杀戮!”

  李皓冷笑:“说的好像我是魔,你是圣一般!你放眼望去,这天下,到底是你军法司名声好一点,还是我天星都督府名声好一点!齐平江,军神……你配吗?”

  齐平江依旧平静:“我配又如何,不配又如何?没有80年前九司镇压皇室,没有80年来,九司还在镇压皇室,你觉得,你们可以走到今日?”

  李皓嗤笑:“那是银月人自己打出来的江山……皇室也好,九司也好,管不到银月!”

  齐平江也不争辩。

  银月人彪悍,皇室当年也难解决。

  他也不想和李皓说太多,再次重复道:“不管你是借助了遗迹中存在也好,还是身怀顶级妖植分身……在这个时期,他们出不来,无法帮你!一旦放出了皇室那老鬼……你可知道,你会面临什么?”

  “很强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齐平江回头看了一眼,淡淡道:“不强,他能困住我和行政司的那家伙吗?李皓,你手持神兵,的确强大,可你忘了,当日阻你的那些神兵?只是不愿动用罢了,你已经拿到了你想要的,不是吗?”

  李皓挑眉不语。

  若是可能,他想直接弄死这些人。

  可这位,居然有六系之力,而且……可能未尽全力,只是对方好像一直在忌惮皇室那位,皇室那位再强,也不会强过七系吧?

  为何……如此忌惮呢?

  心中想着这些,李皓看向四周。

  这一次,除了行政司那位老司长,其他人几乎都来了。

  九司18位司长,李皓杀了足足5位,两老三新。

  而此刻,此地,聚集了超过10位司长。

  也就两三位没来了。

  又过了一会,四周,又有强者浮现,有几人,甚至身穿铠甲,全身笼罩在黑铠之中,那是黑甲军的人,皇室也来人了。

  又过了一会,一人飘飘而至,却是那九龙阁的七公主。

  此刻,七公主笑容灿烂,看向李皓,轻声道:“恭喜李都督,定山王叔……有些魔怔了,平原王叔叛变,勾结外敌,定山王叔不分是非,不知……能否迎回王叔遗骸,也好葬入皇陵……”

  李皓看着她,笑了:“你们现在爆发,帮我杀了这家伙,我就将尸体交还你们,如何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七公主被噎了一下,勉强一笑:“都督说笑了……”

  “为何说笑?”

  李皓看着她:“都到了这时候了,你我双方联手,别的不敢说,此地,除了这齐平江,其他人我全部给你们留下,你们皇室难道连两位六系都无法解决吗?那还争霸天下?还要卷土重来?你在逗我吗?”

  七公主没想到此刻的李皓,咄咄逼人,一时间居然有些语塞,气势瞬间被压制!

  李皓看了一会,忽然冷笑一声:“蛇鼠一窝,无能至极,坐视良机逝去,不足为谋!”

  话落,理也不理这些人,跨空而去。

  齐平江也没阻拦,其他人,有人愤怒,有人悲哀,却也没人阻拦。

  洪一堂几人,都无声无息地跟着。

  这一刻,李皓横空而行,笑声爽朗:“后日开府大典,还请诸位共襄盛举,一起参与!请柬我就不发了!”

  此时此刻,李皓简直嚣张至极!

  横空而行,声音更是响彻四方。

  天星城震动,他们知道……李都督回来了。

  这位强大的存在,好像又做了什么大事?

  而就在这一刻,李皓也不客气,声传四方:“商务司钱万豪,刑法司胡明法,考功司张震,礼外司余庆,定山王江潮,勾结超能之城、三大邪能组织,勾结天鹏山妖族,勾结浮屠山浮屠逆贼……伏击天星都督府执法者,今日,皆已伏法伏诛!望诸位引以为戒,考功、礼外、商务三司,要以此为戒,大义灭亲,不要父子皆墨,天星都督府,随时欢迎三司将司中叛逆送来天星都督府,不要私刑,执法之权,唯有天星都督府才具备!”

  声音传荡,这一刻,这座城,安静的诡异。

  没能消化掉这些消息。

  谁死了?

  好像是大人物……嗯,好像是。

  也许听错了吧?

  死了四位司长,还有一位是史书上记载的商务司老司长,上次才死了胡啸,这才几天,又死了一个历史留名的存在?

  至于天鹏山主,浮屠山主……那就不说了,反正大家也不熟。

  定山王……皇室九王之一。

  上次也死了一位平原王,这次又死了一个?

  整座城,都在消化这些消息。

  ……

  巡夜人总部。

  姚四脸色变幻,有些震撼,真成功了?

  全部杀了?

  李皓……下手是真黑啊!

  一旁,小叶也是不断吸气,喃喃道:“我就知道,李都督果然无所不能,太可怕了……九司和皇室,居然敢招惹都督,这不是送死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姚四不说话。

  废话,在李皓进去之前,我知道他是四系神通,我都觉得他悬了,就是在赌命。

  你这丫头片子,你知道什么,你就敢这么说?

  姚四走出了办公楼,朝外看去,此刻,整个巡夜人总部也安静的吓人。

  不远处,道剑几人也都默默无声。

  那位……真的无敌了。

  这一刻,甚至猖狂到了,直接公开了那些人的死讯,甚至……给人栽赃……也不算栽赃,李皓说的是事实,可成王败寇,如今李皓说什么都是对的了。

  “真可怕!”

  一直不服不忿的大眼睛,此刻也是后怕,有些震撼。

  这一次,被杀了这么多人吗?

  道剑也默默看向西方,此刻,看到了一道道光华浮空而过,那是李皓几人,他抬头看着,也有些复杂。

  杀神通如杀鸡吗?

  这位……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吗?

  据说神师榜很快就要出来了……这神师榜,还有任何意义吗?

  李皓不是第一,谁敢说自己比李皓强大?

  不单单强大,更关键的在于,此人如今已经大势在手,麾下强者如云,银月武师纷纷来援,甚至已经有霸主公开支持李皓。

  是的,就在这几日,东方动荡,据说东方几位霸主,打着天星都督府的名义,正在围剿逼宫徐家。

  原本也许只是借势……

  可当李皓镇压了四方,你借势……大概要把自己借出去了,要不然,你以为李皓的势,是那么好借的?

  ……

  这一刻,消息席卷天下。

  超能之城。

  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殿之中,一尊尊恐怖的存在,伫立四方。

  上方,一位风华绝代的女人,端坐大殿上方。

  许久,轻声道:“好一个李皓!”

  她环顾四周,轻声道:“超能之城建立,无拘无束,本意是打造一处超能的世外桃源,乃至于和昔年古文明时期的镇星城一样,成为超凡的圣地!可如今……那位好像不乐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,九司和皇室都选择了退让,这李皓,先后斩杀我城中四位神通……”

  下方,有人阴冷道:“皇室江家和九司……都是废物!三大组织也是不堪重用,如此多强者出手,居然失败了……”

  女人淡淡道:“好了!在这之前,你觉得会失败吗?甚至带上了妖植分身,你觉得……李皓他们能赢吗?马后炮,没有任何意义!李皓和军法司的那位,达成了一些默契,没再继续发难,便是明证。那接下来……最大的麻烦,就在于超能之城和三大组织了……”

  三大组织,行踪不定。

  可超能之城,却是伫立中部,屹立不倒。

  这一刻,这位女城主已经意识到了危机四伏,叹息道:“李皓若是再想树立权威,他应该不会再次镇压九司强者了,三大组织七大神山……都是行踪不定,唯独我们,作拥百万超能!中部近半超能,加入了我超能之城……天星都督府,要给超能树立一个规矩……诸位觉得……谁最合适呢?”

  还用说吗?

  当然是超能之城!

  下方,有老人沉声道:“李皓也不傻,得罪完了九司,得罪完了三大组织……”

  “你想说,他不敢得罪我们了?”

  女人笑了:“你觉得……现实吗?”

  不敢?

  开玩笑!

  李皓他不会不敢吗?

  老人沉声道:“纵然敢,他来了,那也会让他知晓,超能之城,为何可以伫立此地,屹立不倒,九司避退,皇室礼让!”

  他冷哼一声:“古世家,可不是他能理解的……”

  女人笑了:“不要在他面前提及这些,贻笑大方罢了,古老的世家,有银月李家更古老吗?”

  此话一出,老人语塞。

  理是这个理,可李家……如今哪还算得上世家?

  可当李皓出现,镇压四方,众人便意识到……有时候,不需要人多,就一人就足够了,而今提及银月李家,只会说,不愧是古老的世家大族!

  “那城主……何意?”

  老人看向上方的女人,年纪不大的女人,能成为超能之城的城主,获得了各大世家的支持和默认,自然也是有几把刷子的。

  女人看向远处,许久,缓缓道:“等等看吧,李皓不是要制定超能规矩吗?看看他的规矩,到底如何,是否会影响超能之城,若是影响不大……那就随他便是!”

  此话一出,有人变色:“城主的意思是……让李皓的法,在超能之城施行?这不行,这岂不是成了李皓的附庸……”

  女人轻笑:“那难道为了一点小事,和他厮杀到底?他肆无忌惮在哪?肆无忌惮在,九司,皇室,三大组织……终究不是一个组织,不是一方!都有自己的小算盘,总是想着,坐山观虎斗,如今,超能之城损失不算太大,李皓肆无忌惮,真要杀来了,纵然击退了他,我们要损失多少?那时候……看热闹的就是他们了。”

  众人有些默然。

  有时候,其实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可是,就算知道,大家也没办法。

  这一次,各家倒是联手了一次。

  可是结果呢?

  全军覆没!

  再联手?

  还有机会吗?

  也许……大家都在等吧,这一次没能拿下李皓,那要等什么时候?

  等二次复苏吧!

  不到第二次超能复苏,这些人还敢继续冒险吗?

  也许映红月都不敢了!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红月总部。

  映红月靠在椅子上,看着天空,不知道过了多久,轻声道:“橙月死了,红影傀儡也没了,洪家的锤也丢了……真厉害啊!”

  甚至有希望锤死军法司乃至于行政司的那位,配合那么多强者,结果……还是死了!

  真可笑啊!

  映红月失笑,摇头,叹息一声。

  身旁,此刻唯有青月和紫月了。

  七月当空,而今,人越来越少了,紫月眼睛有些发红,纵然黑寡妇名声很臭,银月武林提及,都是一副不屑姿态,可那是她的母亲……

  庇护了她很多年,在红月内部,她地位崇高,也因为如此。

  可今日,她母亲死了。

  眼前的父亲……也只是个冷血之人罢了,看似柔情,可紫月很清楚地知道,这位只是名义上的父亲,到底有多冷血。

  最近,红月少了很多人。

  都去哪了?

  紫月知道去哪了。

  都死了!

  化为了红影之力,随着母亲一起进入了遗迹,结果,都没出来。

  那么多强者,甚至有多位长老会成员,全部都死了。

  一直顺风顺水的红月组织,强者无数,如今……强大的超能,都快死完了,只剩下古神卫那边,还有一些顶级的武道强者了。

  “首领!”

  青月这一刻也不再争风吃醋了,只有一些莫名的悲哀,明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,结果……橙月、黄月、绿月、蓝月全部死了。

  长老团的人,也死的差不多了,三大长老死后,长老团其实也没多少人了。

  强悍无比的红月,怎么一下子就衰落了?

  她没看明白。

  距离李皓崛起,不到半年时光而已。

  纵横天下20年的红月,怎么会这样了?

  当年的七月,如今更是只有她和首领两人了。

  映红月看向她,笑了笑:“担心了?”

  “不是,只是……”

  映红月轻轻抬手:“没事的,放心吧!”

  他看着天空,淡淡道:“只是一些挫折罢了,还没到让人绝望沮丧的时候,当年我败于袁硕之手,被他镇压跪伏在地,屈辱求存,最后……我还是成功了!而今,也只是旧事重演罢了,何况……李皓还拿不下我。”

  紫月在一旁沉默一会,忽然道:“父亲为何不亲自出手?七家血脉归一,真的那么重要吗?以父亲多年的积累底蕴,哪怕没有七家血脉归一……而今也是当世绝顶强者,为何非要执着于八大家的血脉之力?”

  映红月笑了笑:“你不懂。”

  紫月不语。

  你也只会这么说了。

  我是不懂。

  可我起码知道,若是不纠结于七家血脉合一,单纯的修炼,自己这便宜父亲,也绝对是当世无敌的存在,而不会和现在一样,反而受限于李家血脉,无法和李皓一战。

  映红月本就天赋强大,当年败给了袁硕,那是因为他比袁硕年轻许多,后来超能崛起,占据先机,更是节节攀升,红影之力,更是早期就帮他解决了很多桎梏他人的限制。

  那个时期,映红月绝对是当世最强者之一,就算有对手,也不会是李皓这些人。

  可如今呢?

  也许对父亲而言,死去的人,都无关紧要吧。

  映红月不再说话,只是一直看着天空。

  橙月死了,出乎预料,但是……一切都有可能,真死了,也不算完全无法接受。

  他只是在思考一些东西。

  摆了摆手,示意两人退下。

  紫月一言不发,转身离去,有些悲哀,母亲,你看到了吗?

  你纵然死去……也不过换来他的一声叹息罢了,也许还未必是为你而叹息,当年追随他的银月武师,而今还有几人?

  放眼望去,只有青月了。

  难怪银月武师都说,追随映红月而去的女人,都是花痴白痴,迟早会后悔,不知母亲可曾后悔?

  映红月等人走了,忽然开口:“这些年,你一直不说,如何能彻底将八脉合一,而今李皓崛起了,你看到了,听到了,你不就是担心我太过强大,超过你的限制吗?现在呢?还这么想吗?”

  大厅中,无声无息,出现了一道红色影子。

  仿佛身穿红色披风,仿佛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一般,有些虚幻。

  听闻此言,笑了笑:“你误会了,我并无限制你的意思……只是,而今空间不稳,你真合一了,也许会瞬间突破到另外一个层次,那时候,空间不稳,你会被绞碎的!”

  映红月平静道:“绞碎的,也只是你们这些古老的存在吧?你们依附本源道,而今没了本源道可以依附,对我们而言,这个时代的人,也会被绞碎吗?”

  “会的!”

  红色披风轻声道:“不要不相信……空间不稳固,不是针对个别人,而是所有人!你要知道空间破碎的可怕,一次次地破碎,哪怕你再强大,也会被彻底绞碎!”

  “唯有二次复苏,才有希望稳固空间,那时候,便是你合一的机会了。”

  映红月轻笑:“是吗?我还有这样的机会吗?你觉得,李皓会来找我吗?”

  “他纵然来了,也逃不过这个准则,再强,也会被限制!何况……你会惧怕他吗?”

  “为何不会?”

  映红月淡淡道:“他的进步,超乎想象,这样的人……让我想到了我看到的古籍中,记载的古人王!二次复苏还要多久?这个时间,也许足够他来消灭我了!”

  “放心吧,真到了那时候,你来找我便是……大不了,避开一段时间。”

  映红月冷笑一声,也不再说什么。

  红色披风见他不语,又道:“银月那边,还要提前做些准备,银月八城还有许多强者坐镇……”

  “我不关心这些,我只想知道,那圆平武科大学……是否存在顶级强者?否则……那么多人,岂会轻易死光?”

  红色披风沉默一会,“不清楚……当年那边应该全部撤离了才对,就算有人,也不会有多少,圆平武科大学……名气是大,可真正的强者不多,学府本身就没多少顶级存在,最后时刻,都跟着出征了……这些武科大学,强者不会轻易留守的……”

  “这么说,你也无法判断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那这所大学,究竟什么来历?”

  “很恐怖的存在……和你口中的古人王有关,只是……我确信,当年学校的校长离开了,她不走,银月之地,也不会出现动荡……”

  这话,也是蕴含了大量讯息。

  映红月心中明悟,许久,低骂一声: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
  说的是财政司那边,当然,也在骂这红色披风。

  既然知道圆平武科大学,来历很大,为何不早说?

  非要事后说,这地方来历很大。

  若是换个地方,也许不是这样的结果了。

  红色披风也不说什么,他知道,映红月可能是指桑骂槐……可这事,也的确出乎意料,谁能知道,那边还有强者坐镇呢?

  再说了……现在情况不明,也许只是一位绝巅?

  又没办法深入探查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

  红色披风消失了。

  映红月默默看着,许久,轻笑一声,也好!

  一直限制我,如今眼睁睁看着李皓崛起了……我看你如何应对?

  ……

  这一日,大江南北,四面八方,都收到了消息。

  震动天下!

  白月城。

  赵署长笑了!

  看向黄羽,看向孔洁,许久,开口道:“倒是出乎我预料了,看来……银月之乱不远了!做好准备,邀请各位老前辈出山,银月……也要准备开门纳客了!”

  孔洁瞥了他一眼,半晌才道:“别和我说,那些老鬼很难缠,有几位……知道李皓的消息后,早就跑了!你也知道,这些老辈银月武师,早就按耐不住了,我能管得着他们?你把侯霄尘弄走了,我和他们又不是太熟悉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署长默默看着他,许久,缓缓道:“那你告诉我……你到底有何用?”

  孔洁没好气道:“我有个屁用!早知道天星城机会那么多,我他么早就过去了,你看现在弄的,神通都成渣渣了,老子还在这纠结要不要成超能,成神通……你再看看洪一堂,跟着到处跑……他么的,都快成当世顶级强者了,就你一直拦着,老子不想干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署长看着他:“你想跑?”

  “干嘛?”

  孔洁没好气道:“侯霄尘走了,老周走了,就不许我走?”

  “不许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赵署长也是头大如斗,半晌才道:“别走,我用宝贝给你饱和其他超能锁,全部饱和,你发现多少饱和多少,你也不弱,现在他们走了也好,省下的资源,我全给你!”

  你可别走了!

  你要是也跑了……那难道什么破事,都要我干吗?

  打架这种事,当然是武夫更合适。

  孔洁摸了摸下巴,半晌才道:“可李皓那边有剑能……”

  “他和你熟吗?他给你用吗?”

  “为什么不给?”

  孔洁不爽道:“我也加入天星都督府好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署长咳嗽一声,哄了一下:“别这样,老朋友不多了,在这,起码你熟悉……这样,我再给你一些生命之泉。”

  “多少?”

  “10滴。”

  “去你的,你当我不知道,老周走的时候,李皓花了200滴挖他!”

  “你值这个价吗?你问李皓,10滴他都不想挖你,要不然,怎么都没找你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话太伤自尊了!

  孔洁起身,看着他,咬牙:“你别后悔!”

  “别,小孔,我开个玩笑,20滴……真的没多少……有的话,我全给你了!”

  孔洁哼了一声,回头看了一眼:“下午给我全部送来,就这样,老子现在又不是没地方可去!”

  说罢,转身就走。

  赵署长等他走了,拍了一下桌子,有些恼火:“一个个的……天星城是什么好地方吗?真当那地方是善地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旁,黄羽思索一番,轻声道:“老赵,我那份……也该加倍了,最近我要苦修一下。”

  “不是,我说老黄……”

  黄羽起身,头也不回:“下午我那份也送来,要不然……我也不是没地方可去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等人都走了,赵署长破口大骂。

  实在是忍不住了!

  怎么了?

  银月穷一点怎么了?

  人家李皓在天星城混的风生水起,那也和你们没关系,怎么着,还拿李皓压我?

  呸!

  屁都不给,我看你们走不走?

  走了还给我省一点!

  银月啥情况你们不清楚?

  这边一堆饕餮,有点宝贝,早就吞噬光了,能轮得到咱们吗?

  “一群混账东西!”

  狠狠骂了一阵,他这才舒服了一些,半晌,哼了一声:“加倍是吧……也行,回头让你们好看!”

  说归说,还是抑郁无比。

  怎么着,一个个的都会跳槽了?

  李皓那家伙……哎,真会给我找麻烦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