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47章 一本书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(开通天窍了,年纪大了,控制不住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对于眼前这位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人,几人都很忌惮。

  听他的意思,他的肉身应该早就没了,那代表和战天城的人差不多,留下来的只是精神力。

  李皓有些奇怪的是,这位据说是什么大圣级存在,这样的存在,肉身也会腐朽吗?

  古文明至今,到底多少年了?

  五万年?

  十万年?

  不是说,长生不朽,不死不灭了吗?

  敢这么说,结果几万年就腐朽了……这还算长生不死吗?

  又或者还有其他原因?

  还有,此刻到底有什么好处可以拿?

  第二关的时候,说是击败两位就有奖励,击败三位有特殊奖励……

  既然无法匹敌这位,几人的想法也很简单,先捞好处,捞够了好处,咱们就走人,不和这位有更多的接触。

  实在不行……罚款免了也行。

  这一次本来上亿的能源石,黑豹就收走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应该被这位收走了,可李皓他们也没办法,那东西,原本是各大势力丢在那边的。

  这些白痴,若是丢在储物戒中,也许还安全点,非要丢在操场,可能直接就被这位给吸收了。

  也许,也正因为这些能量,才复苏了这位。。

  否则,对方大概率不会复苏,要不然之前财政司的人进来,怎么没全军覆没?

  众人想着这些,将之前的不愉快全部压制了下去。

  而黑铠,也没多说什么。

  起身,看向几人,一如既往的平静:“跟我走吧!”

  一边走着,一边说道:“圆平武科大学不大,只有四座办公楼,分别是教学楼、办公楼、修炼楼、师生宿舍。这里,便是教学楼。”

  “每座楼,昔年都有100位圆平傀儡坐镇,负责日常事务……”

  李皓看向跟来的傀儡,这些傀儡,以前有400尊吗?

  “这些傀儡……什么实力?”

  “绝巅。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当然,实际上是不如真正的绝巅的,只是说防御力、攻击力达到了,但是傀儡就是傀儡,应变能力要差许多,遭遇真正的绝巅,是无法匹敌的。”

  众人了然,心中依旧震动。

  绝巅!

  很强大了,当世任何人,都没能达到这个层次,哪怕李皓,距离这个层次也差不少。

  起码七系神通,才有这个实力。

  对于超能而言,需要开发五脏神通,开发风雷神通,如此一来,才能勉强达到这个层次。

  对于武师而言,也一样,其实都差不多。

  而目前,人体就发现了这么多,至于头颅中的一条……没人敢去开发,所以,对于当世武师和超能而言,极限就是七系神通之力了。

  可是……在这,一具傀儡就如此强大,不可思议。

  李皓也不说什么,早就知道古人的强大……继续努力就是了。

  而黑铠,一直领着几人,朝下方走。

  一边走着,一边说道:“作为正式学员,如今武科大学早就沉寂,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们……作为第三关的一些补偿,我送你们去一个地方……能否有收获,看你们自己。”

  “若是有收获……也许便是大收获。”

  说完,忽然看向李皓:“也许对你而言……是很大的收获!”

  李皓有些意外,对我而言?

  什么收获?

  而黑铠,什么也不说。

  李皓寻思着,难道是宝物?神兵?还是其他玩意?

  一路走着,走了很久。

  一直到地下了,前方,呈现出一座小小的阁楼,地下建阁楼……李皓也是无语,但是此地好像另有乾坤。

  黑铠一直带着李皓他们往前走,阁楼外,也有傀儡。

  看到黑铠来了,都微微躬身,好像活人一般。

  显然,黑铠身份不低。

  阁楼大门,自然开启。

  一瞬间,无数书籍映入众人眼中,这是……图书馆?

  李皓随意一看,顿时吸气。

  “《破空剑诀》、《金身不坏》、《万法归一》、《归元圣典》、《风云神道》、《大吃八方》……”

  在这当中,李皓居然看到了好几本熟悉的秘笈。

  不是熟悉,而是听说过名字。

  《大吃八方神功》,据说,这是妖族史上,排名前三的妖族秘典。

  《破空剑诀》这是战天军中,顶级秘术,可惜李皓没钱去换。

  而这些,居然……居然都在这。

  他激动了!

  难道……难道要给自己这种秘籍?

  此刻,黑豹虽然不认识字,可此刻,也是盯着那本玉册看,看的眼睛都红了,它好像感受到了一些气息,有些激动。

  而洪一堂几人,也算是见多识广之辈,此刻也都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这圆平武科大学,到底是什么地方?

  这些秘籍,有些他们在一些古籍中听说过,都是古文明时期,至强者修炼的功法,虽说古文明时期,武科大学兼容并包,强者也不会刻意敝帚自珍,不传武学。

  可是,他们的武学,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学习的,所以一般都会珍藏在某些圣地,只有达到一定阶段的强者,才有资格去修炼。

  而今……这里居然到处都是!

  每一本秘笈,哪怕时隔无数岁月,也依旧溢散着大道光辉,他们感觉,只要在这修炼,不去看书……也许很快也能有巨大的收获。

  而黑铠,却是见怪不怪一般,看向几人:“这些战法,都是昔日顶级强者留下来的,圆平武科大学来历非同寻常,所以收纳了当世几乎所有强者的武学!”

  众人吸气!

  李皓也是震撼:“这圆平武科大学,到底什么来头,居然……居然可以收拢所有武学?”

  “不止这些,这里只是一部分,你李家的剑尊……也有剑法遗留在此。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当然,并非什么具体剑招,只是一些感悟……也许对你有帮助……但是你是新人,不能一次性满足你所有愿望。”

  “此次,你可以挑选一本秘籍,除了侯霄尘之外,那棵树、洪一堂,也可以各自挑选一本,至于天剑,可以挑选一本差一些的。”

  侯霄尘无言以对。

  他没有。

  好吧,第二轮考核,他的确只是及格线。

  李皓心中刚产生一个念头,黑铠便道:“不要想着外传,这不是一般武学,都有一些限制的,其中涉及到了大道,你外传,想说都说不出去!”

  这么夸张?

  李皓有些不信,但是还是没回话。

  奖励不错。

  先祖的剑术感悟吗?

  那可是帝尊强者,绝世霸主,对自己而言……绝对是至宝了。

  然而,对方看了他一眼道:“当然,我不建议你去选那剑术感悟,其实……每个人的剑,都不一样!你的先祖,也不擅长授徒,并不是太适合你。”

  李皓一愣,什么意思?

  不给我了?

  “作为第三关的补偿……我推荐你去学习另外一本战法……”

  李皓皱眉,但是很快笑道:“敢问……是什么战法?”

  “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他领着李皓走了几步,想到了什么,看向洪一堂:“你若是想来,也可以跟来,那本战法,也许对你也有一些帮助。”

  洪一堂有些疑惑,但是思考了一下,也跟了过去。

  黑铠声音在后方流传:“天剑,能动用的书,你可以拿,不能动的,你拿不了。侯霄尘,你可以看一些免费的,不需要钱的书籍……也算有些收获,是对你们学员的福利。黑豹,你不要盯着那妖族神功了,你实力强大的话,自然会学会,实力不够……学了也白学!将那棵树放出来吧,也许有些妖族修炼功法,对它有些帮助。”

  后面的侯霄尘,有些无奈。

  真悲哀!

  这黑铠,好像要给李皓和洪一堂开小灶!

  真羡慕嫉妒恨啊!

  ……

  黑铠一直带着两人往上走,阁楼好像通天彻地,都不知道走了多久,进入了一个小小的幽闭空间。

  此地,只有一本书。

  是的,只有一本。

  “圆平记事。”

  李皓看了一眼书籍,愣了一下,这……什么玩意?

  故事书?

  黑铠看了一眼书籍,好像在回忆什么,许久才道:“这本书,是校长当年亲自书写的,书写之后,请了人王斧正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震动!

  人王……亲自斧正!

  这圆平武科大学,什么来头?

  黑铠忽然笑了:“当然,这本书,其实……其实也只是校长借用临摹了一位强者的手段罢了,如今校长不在了,倒是可以肆无忌惮地去说。”

  李皓有些好奇地看着他,“前辈的意思是……这本书……抄袭的?”

  “咳咳……不能这么说!”

  黑铠笑了起来:“不算抄袭,只是……一些手段,类似于一位上古强者,那位强者……很强大!只是很可惜……最终陨落了。”

  “陨落了?”

  强大,还会陨落吗?

  李皓有些不以为然。

  黑铠却是有些感怀:“不要觉得,陨落了就是弱者!恰恰相反……那位哪怕死去无数岁月,依旧造就了后来的新武,人王能够强大,前期多亏那位留下的一些手段。战天城是血帝尊的旁支传承,而血帝尊……和那位关系极其复杂,严格来说,战天城的战天二字……便代表了那位陨落的至强者,他从开天辟地以来,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!”

  见他直接提及帝尊名号,李皓忍不住道:“你……小树前辈说,一些强者的尊号,都无法提及……”

  黑铠笑了:“这是圆平武科大学,问题不大,当然,在外界,在别的地方……最好不要提及!圆平武科大学,有些特殊,虽然没留下什么好东西,也没什么至高无上的存在留下……可此地有特殊道蕴流转,外界是感知不到的。”

  这些话,蕴含了太多东西!

  此刻,两人都看向那本书。

  看起来很平凡。

  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  可黑铠说,会对他们有帮助,而且……据说还借鉴了一些至强者留下来的手段,战天城的帝尊,李皓应该在“战天”二字中见过,那位背负长弓,手持血刀的强者,就是血帝尊吗?

  这黑铠又说“战天”二字,其实代表了陨落的那位。

  弄的李皓也有些糊涂了。

  当然,这不关键。

  重要的是,这本书,可能真的很厉害。

  “你们二人自己决定,是选择这本书,还是选择其他一本……这一次,我为你们开了特殊奖励……下次就没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  李皓想了想,还是有了决定:“就这本!”

  “我也是!”

  洪一堂点头。

  觉得黑铠没必要欺骗他们,毕竟其他珍贵无比的秘术都能随意挑选,有必要特意欺骗他们吗?

  再说了,这本书居然单独一层楼,一看就知道不简单。

  黑铠好像再次笑了:“那好,二位……慢慢看吧!”

  话落,黑铠消失了。

  等他消失了,李皓忽然道:“他最后……那话有些意味深长,什么意思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洪一堂也是摇头,苦笑一声:“哎,在这……咱们就是蝼蚁,别想太多了,顺其自然吧!人家真要杀咱们,毫无抵抗之力。”

  “看以后!”

  李皓倒是不沮丧,笑道:“以后慢慢来!咱们才修炼多久?”

  洪一堂失笑,也不说什么。

  此刻,两人都坐了下来,李皓看向桌子上的书籍,这本书,以前好像也有人坐在这看。

  《圆平记事》,感觉有点像日记或者一些记录文献。

  不知道有啥特殊的。

  李皓翻开了书籍,微微一怔。

  “小时候,家里很穷,很希望能吃一些好的,可那时候没钱,直到哥哥成为了武者,赚了钱……我便有了零花钱,可以买自己想买的,那时候很幸福……”

  李皓翻看了一下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  这好像是一本故事书!

  不,是回忆录。

  记载了一个女人,从小时候,到长大的一些过程,一些琐事。

  书中,提及了一些东西,比如她有个哥哥,很宠爱她,经常给她买吃的。

  比如说,她有一个宠物,是一只猫,很可爱,但是喜欢睡懒觉,还特别能吃,每次都吃的特别多,吃的她都没得吃了。

  比如说,她有很多疼爱她的长辈,但是她知道,因为她哥哥是个天才,大家都爱屋及乌地喜欢她,她其实都知道,但是她不在意。

  还比如说,她有段时间,离开了自己的哥哥,跟着李老师跑了,她哭了好久,那段时间,她很想家,后来,她在那个地方,杀了很多人,但是她没告诉哥哥。

  然后……没了。

  就这些。

  一本书,通篇都是这些琐事,李皓上下翻看,左右翻看,前后翻看……

  懵了!

  他真懵了!

  他看向洪一堂,洪一堂摸着下巴,半晌才道:“咱们……好像……又被耍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懵的厉害:“至于吗?”

  黑铠是不是太闲了?

  我他么现在就想打死他!

  你搞的神神秘秘的,我们还真以为你知道错了,给我们一点好处呢,合着……你给我们看一本回忆录?

  这是啥?

  也没什么大道阐述,也没任何武道信息,提及杀人,也只是一笔带过,连功法都没出现过,大多都是在诉说,而且小作文写的还很无趣。

  比如吃顿饭,都能写半天,然后到了某一次大战的时候,就两个字,赢了!

  “……”

  什么鬼!

  你哪怕在大战过程中,稍微描述一下过程,描述一下招式,也许对我们也有点帮助,结果……就这?

  李皓差点气吐血!

  洪一堂若有所思道:“这位……也没必要一再刺激咱们吧?图什么啊?”

  他也拿起书册看了一会,思考道:“也许有夹层!”

  李皓点头,急忙查看了起来,可是……依旧一无所获。

  “烧了可以出现秘籍?”

  李皓看着他,洪一堂微微皱眉:“能烧吗?”

  “能吧,他又没说不可以?”

  说罢,李皓手上冒出了火焰……事实证明,他想多了,火焰刚沾上书籍,瞬间熄灭了。

  李皓眼神一动:“懂了!这本书……本身是宝物!”

  这下子,他明白了。

  这本书,本来就是神兵。

  原来是送我们神兵!

  说罢,李皓有些后悔了:“该死,还是被他骗了,一本书只是一件神兵,他让咱俩选……说不定是想故意让我们翻脸,这本书等级也许很高,让咱俩翻脸抢夺!”

  正说着,一声叹息传来,带着一些无奈:“书……的确算是神兵!可书是不能带走的……仔细看看吧!定下心来,我相信,会对你们有些帮助的!”

  黑铠的声音。

  李皓心中微动,问题不在于书本身的等级吗?

  那是因为什么?

  他仔细去看,看了半天,前后翻看,又采用了藏头法,隔一法,倒叙法……

  将文字打乱,看头一个字,看最后一个字,隔着一个字去看……

  看来看去,还是没有任何收获。

  李皓头都大了。

  这的确不是耍咱们?

  而洪一堂,仔细看了一会,忽然道:“静下心来看看吧,不要再想别的了。”

  静下心吗?

  李皓的心,其实静不下来。

  可听到洪一堂这么说,也许有什么含义,他还是安静了下来,不再去抱怨,反正都是意外收获,有没有,也无所谓了。

  继续看书,李皓好像回到了当初在古院的时候,和老师一起研究一些古籍的时候。

  不说这本书故事如何,也不说字体如何,起码是古文字,写的简单直白,倒是适合拿来当教材。

  也没什么深奥的话术,很适合新手学古文字的时候使用。

  沉下心来,李皓就安静了许多。

  再看下去,也没之前那么不耐烦了。

  看了一阵,李皓眼前有些发花,看久了?

  也不至于吧。

  揉了揉眼睛,再次看去,渐渐地,李皓有些异样起来,他盯着一个字看,渐渐地,这个字好像活了,可以动。

  什么鬼?

  再定下心去看,又不动了。

  李皓有些意外,继续看,沉浸在一个字中,看了好久……忽然眼中的景象变化了。

  那个字,好像化为了一个人。

  此刻,一个人正在练武,气血一点点溢出,一点点分离,抽丝剥茧,李皓好像看到了气血被分成了无数份,下一刻,化为一条长龙!

  长龙咆哮!

  李皓吓了一跳,急忙倒退一步,瞬间从这种状态中跌落出去。

  他有些震动!

  这……什么情况?

  他再次朝书页看去,渐渐地,再次沉浸其中,这一次,他发现了不同和奥秘之处了。

  每一个字,都代表了一种武学。

  不,可能是同一种武学。

  他看出来了!

  这是……组合?

  是的,这位化为人形的文字,好像在不断组合,气血进行分割,一份同样的气血,被分割成了无数份,然后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组合排列,最后发出了不同的形态。

  李皓怔神!

  这一刻,有些失魂落魄。

  这……武学的本质吗?

  古武战法的本质?

  原来是这样的吗?

  将同样的气血,或者说内劲,超能,进行分割,然后重新排列,进行不同方式的组合排布,然后……再次化为一种战法。

  这算什么?

  微观世界的一种改造吗?

  他看的有些失神,这一刻,忽然明白,黑铠为何给他看这个了,自己的神通文字吗?

  文字……可以组合吗?

  可以再次分割吗?

  一个“水”字,可以分成无数个“水”字吗?

  有了“水”,可以重组“冰”字吗?

  “雪”字呢?

  “霜”字呢?

  凡是和水有关的,是否都可以诞生神通文字呢?

  李皓好像打开了新世界,这一刻,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,这本书……太不可思议了,好像为他打开了新世界,打开了微观世界。

  阐述战法的本质!

  这不是武道,而是古武战法的一种直观阐述,让所有人能看懂,战法到底如何诞生的,如何出现不同的战法的……

  天!

  李皓只是看一眼,就有些不敢置信,一个字,能千变万化,能化为不同的字,一份战法,可以化为不同的战法……

  千变万化!

  这……这不是洪师叔的一些想法吗?

  对啊,文字也是一笔一划组成的,所有的文字,不都是这些吗?

  所以……微观世界下,神通文字,也可以千变万化吗?

  李皓沉浸其中,已经有些不可自拔。

  他知道,这一次……真的遇到机缘了!

  天大的机缘!

  什么神能石,什么神兵,什么宝物,什么和什么,都不如这本书……

  ……

  黑暗中。

  黑铠默默伫立。

  仰头看向天空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

  《圆平记事》,这是圆平武科大学的绝学,真正意义上的绝学,模仿了昔年战天帝的一些手段,校长用自己的手段,再次阐述了一遍。

  人王曾亲自斧正过,虽说觉得故事不精彩,可也给予了高度评价。

  原本,这些人是没资格去学的。

  可他看出来了,李皓和洪一堂的一些手段,和当年的镇星城绝学比较,有了很大的改革,但是两人好像都没有前路,没有方向。

  而这本书……组合式的气血战法,也许……对他们有一些启发。

  承前启后,既往开来。

  若非第三关的考验,这两人率先动用了血刀诀,他也不会带他们来这,只能说,误打误撞,这两人有了这样的机缘。

  “初武也好,中武也罢,新武也是……所有武道战法,本质都是如此,战法千万,只看哪种最适合你……大道无数,终究还是会归一的……”

  黑铠喃喃自语,看向天空。

  我……还能回去吗?

  当年天变,星门封闭,李老师他们率先离去,自己殿后,原本想安顿好了学府,便迅速离去,哪知天翻地覆,能量瞬间被抽空,本源大道瞬间断绝了和外界一切联系。

  自己不得不沉眠在此,错过了离开的时间。

  而今……还能离开吗?

  星门之外,必然出现了变故。

  强敌来袭?

  谁能暗杀长生老师?

  何况,当日校长同时离去,八大主城城主,八大军团主帅,率军千万,同日离去,怎会遭遇伏击?

  “可恨我……天赋不足,只能走本源一道,未能纳本源入内天地……失去本源大道加持……竟落得沉眠下场……”

  黑铠有些无助,有些悲哀。

  若非这一次涌入一些能源,也许自己便会在沉眠中彻底死去。

  下一刻,又想到了什么,眼中冒出红光:“瞬间抽离能源,大道截断……银月之地,必有叛逆!内外夹击,定是为了狙杀校长和长生老师他们……何人如此大胆……该死!”

  银月之地,瞬间失去了一些能源,必然有人从中作梗,内外夹击那些出征的强者。

  黑铠思绪万千。

  又看向里面的李皓和洪一堂,有些悲哀。

  末武降临,天翻地覆,新时代降临,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,而新的时代……这些人,就是顶级存在了吗?

  多悲哀的一件事啊!

  正因为能看透一些人的想法,他更觉得悲哀和无奈,以及无助。

  星门……还能再次开启吗?

  也许……此生,便只能留在此地,默默等待死亡了,此人便是李家传人,手持星空剑,他能打开星门吗?

  李皓……你能做到吗?

  我不知道。

  心中想着,甚至有些想落泪,可是……肉身早已干涸,彻底粉碎,哪还有泪水可流。

  属于我们的时代,在这片大地上,已经逝去。

  而我……却不想成为上古时代的那群人啊。

  昔年九帝沉眠,祸乱天下,最终死的死,降的降……我呢?

  万千念头,涌入心头,莫名觉得,也许不复苏,更好一些。

  ……

  密室内。

  李皓已经沉浸其中,无法自拔。

  洪一堂也是如此,一枚“剑”字,千变万化,瞬间转变,各种神能,召之即来挥之即去。

  这一刻,两人都知道,真的遇到了大机缘了。

  感悟着每一个字的变化,一本书,好像烙印了一个时代。

  这比当日从战天城中,获得的一些书籍,还要珍贵无数倍。

  没有具体的秘术,只有对武道战法的本质阐述。

  简直不可思议!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皓一挥手,一枚文字浮现,“水”字浮现,一瞬间,化为“冰”字,冰霜之力,瞬间冰封四方。

  下一刻,化为“雪”字,雪花飘落,可是很快溃散,李皓闷哼一声,喃喃自语:“掌控不足,感悟不够,原来……我还差的远!”

 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,耳边,响起了黑铠的声音:“四天了,你们好像想在五天后离去,不要耽误了时间,该出来了!”

  李皓瞬间清醒,头脑还有些胀痛,有些不敢置信:“几天了?”

  “四天了!”

  洪一堂也红着眼,看向李皓,有些茫然:“四天了?”

  怎么会!

  就一瞬间啊。

  “你们精神力孱弱,深陷其中,四天也只是转瞬便逝罢了!”

  黑铠浮现在两人面前,随手一挥,书本关闭。

  两人有些不舍。

  黑铠平静道:“我这,没有什么宝物可以给你们的,此物,便是你们二人这次最终的奖励!出去吧,此地要继续封闭,我需要安静一段时间,下次若是想来……等我平复了,你们再来吧!”

  李皓有些恍惚,看了一眼黑铠:“你……也要复苏吗?”

  “复苏?”

  黑铠喃喃自语,笑了一声:“什么复苏不复苏的,纵然复苏,又能如何呢?我再想想吧,你们该汇合了!”

  话落,两人天旋地转,消失在密室之中。

  黑铠并未出去,而是盘坐下来,拿起了书籍,仔细看着,有些怀念。

  ……

  校园广场上。

  四人一狗一树都在。

  看到李皓和洪一堂出现,侯霄尘有些羡慕:“拿到好处了?”

  羡慕啊!

  当然,这几天,他也观摩了不少不要钱的秘术,收获还不错。

  李皓吐了口气,刚想说什么,忽然又感觉有些说不出来,顿时有些骇然,看了一眼洪一堂,洪一堂也是震动,点头:“没法说!”

  天剑淡淡道:“早就试验过了,正常,此地传承的一些秘术,太过高端,好像被强者设置了一些特殊手段,无法传承,除非获得许可!不需要说你们收获了什么,四天了,是不是该出去了?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,罚款……没交呢!

  那黑铠忘了这事吗?

  不管了,这次进来,虽然最后看这本书,收获巨大无比,让李皓对罚款都无所谓了,可是……能不罚款最好,好歹有些收获。

  要不然,交了罚款,可就没啥收获了,现在很多人都需要生命之泉呢,这一次几乎耗空了。

  “黑铠前辈,我们可以随时出去吗?”

  “有令牌在,自然可以!”

  黑铠声音淡漠传来:“罚款还是要交的,这是校长定下的规矩,只是……可以给你延迟一段时间,不要觉得我忘了。附近有个天星大矿,你也许可以去看看……当然,那边好像有一些妖植,可能都还活着……不过你以圆平武科大学学员身份,战天军师长身份去取……不给,便是叛逆,诛杀便是!”

  李皓讪讪,你记得啊。

  至于诛杀……别闹了,我才什么实力?

  对方最少也是个绝巅。

  我拿头诛杀吗?

  这么说来,天星小镇,的确就在这边,当初圆平武科大学建立在这,可能就是为了这个大矿。

  “那矿脉……很大?”

  “若是之前那些垃圾能源石算是小矿……那就是大海与溪流的对比,真正的巨矿,养活了一个世界,昔年强者无数,岂是这些垃圾可比?”

  李皓吸气,明白了!

  我就说嘛,这么多强者,指望一个矿,供应能源,显然,这矿小不了!

  果然,这还是真正的巨矿啊!

  就是不知道,如今还剩下多少了?

  “那我们……随时可以走了?”

  没有声音。

  显然,是不屑于回答,不想回答。

  没有任何交代,也没有任何道别之语,这尊黑铠,好像有些与众不同,李皓不知道他和王署长谁强,也许……王署长也不如他?

  不过这黑铠,行事作风,有些古怪,好像比王署长更沉默。

  天剑沉声道:“走吧!”

  至于黑铠,大家也不知道他心思如何,此地不宜久留,这位虽然给了好处,可之前随意击杀浮屠山主的举动,还被大家记在心中。

  这些古文明强者,对他们好像也不是太在意,也许……太弱了。

  也是,大象岂会在意蝼蚁。

  就在几人准备离去的时候,李皓耳边,忽然传来了黑铠的声音:“他们好像都对你抱有很大希望……甚至战天城也许也对你抱有一线希望……但是我要提醒你,纵然集齐了八件神兵,也不要贸然去开星门,便是如此,出去吧!”

  话落,李皓几人,只觉得天地再次旋转。

  他们,被送出去了!

  一直到几人全部消失,黑铠浮现,身后,一道道傀儡也浮现了出来。

  黑铠看向身后的傀儡,看着他们,无声凝视。

  许久,忽然一尊傀儡开口:“老师何必如此,吾等不悔,起码……还活着!纵然附身傀儡,化为傀儡之躯,也还活着,不是吗?”

  黑铠默然。

  许久,轻声道:“抱歉……我没能和他们一样,完成守护之责……”

  无声。

  这一刻,那些傀儡,也不说什么,纷纷锤击胸膛。

  “人族……永盛!”

  黑铠沉默不语,新武……到底还在不在了?

  吾等,何时可以归乡?

  我想家了!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