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46章 正式学员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(12点后月票双倍,大家记得12点后投一下,别浪费了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第一关文试,第二关武试。

  而第三关,黑铠说出来的话,却是让几人有些失神。

  “进去!”

  黑铠随手一挥,众人身前好像出现了一道门户:“进去后,四人一妖,走出来便是武科大学学员,可以随时离去,走不出来……那就全部留下吧!”

  李皓看着那透明的门户,微微皱眉:“这门户,通向何地?”

  “战场!”

  黑铠平静无比:“从战场中走出来,你们就是正式学员了,进去吧!”

  战场?

  所以第三关,是一处战场……哪来的战场?

  李皓不解。

  这地方,还能联系一处战场……真古怪。

  “这里面……危险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李皓看向侯霄尘几人,此刻,几人也是微微皱眉。

  侯霄尘沉声道:“敌人是谁?”

  “敌人就是敌人,只需要知道,是敌人就足够了!另外,如今施行战争条例……你要明白其中的意思,只有服从,明白吗?”

  黑铠好像在笑:“进去吧,要不然……你们就一直留在这吧!”

  到了这地步,几人彼此对视一眼,有些无奈。

  没办法!

  只能进去了。。

  四人一树,正准备进去,黑豹忽然叫唤了一声,黑铠淡淡道:“怕什么?无缘无故地,这些人难道还敢杀你?杀你,你反击无罪,他们杀了你……那他们便是有罪!”

  显然,黑豹怕了。

  李皓几人都走了,我可怎么办?

  要知道,钱万豪他们还在这呢。

  这下子,李皓倒是想到了什么:“神能石都给我……你不带神能石,也没什么宝物在身,除了一身血肉之外,他们杀了你也没什么好处……留下来小心被人拼死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黑豹想骂人!

  可又觉得李皓说的很对。

  神能石被它吞了,那么多神能石,若是对方真的铤而走险怎么办?

  说不定罚款就完事了。

  有些无奈,还是吐出了一些储物戒,它吞入腹中的神能石,也不可能全部都堵在肚子里,最后还是收入了储物戒,这样更方便一些。

  李皓接过储物戒,笑了一声。

  黑豹这家伙,真够贪婪的,这家伙还想私吞下去不成?

  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干嘛?

  每次修炼,又没忘了你。

  一旁,钱万豪几人都是一声不吭。

  他们几个都被淘汰了,但是没关系,这条狗也被淘汰了,而且李皓他们也未必能通过,真留下来……起码不会死。

  也许还是有机会,有办法,可以离开此地的。

  这处遗迹,不可能一直封闭。

  第二次复苏,就很可能会开启的。

  那时候……还会继续留下来吗?

  ……

  而李皓几人,也不再多想。

  四人一树,同时跨入了门户。

  门户瞬间消失。

  黑铠此刻也是一言不发,众人都开始等待起来,钱万豪他们也很好奇,李皓他们到底去了哪?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灰蒙蒙的天地中。

  李皓几人,瞬间浮现。

  这片天地,好像极其昏暗,此刻,他们好像出现在了一座城池之中。

  四周,人声鼎沸。

  他们几个,好像处于一个屏障之中。

  片刻后,几人眼前一亮,恢复了视线,此刻,他们好像处于一个破乱的军营中。

  “校长!”

  就在此刻,几人有些怔神中,忽然,一尊身穿铠甲的壮汉走了过来,看向洪一堂,沉声道:“校长,四面八方,皆是强敌,希望城守不住了……退吧!”

  “将军,你们先走吧……我们殿后!”

  又一位铠甲战士走了过来,看向天剑,沉声道:“将军也走吧……此地,我们来留守,摧毁传送通道,让他们无法进入我人族领地!”

  天剑和洪一堂都有些怔神。

  什么和什么?

  李皓也在想着什么,也有人看向李皓,沉声道:“你也走吧……作为这一代的绝世天骄……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!”

  此刻,又一尊彪形大汉,从门外走进,浑身浴血,龇牙笑着:“诸位前辈……你们年岁已大,气血衰败,留下来也只是送死……带着学员们离开吧!此战……我人族纵然溃败,也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!撤!”

  说罢,躬身,“几位前辈……带着学员们撤离吧!”

  这时候,洪一堂才微微凝眉,想开口说什么,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。

  这是……战场?

  幻境?

  还是什么?

  他一时间也分辨不清,感觉很真实。

  他想弄清楚,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  还是李皓不客气,直接道: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

  “你昏迷几日,不知也正常!”

  后来的那魁梧男子,沉声道:“天门城举兵来犯,东葵城互为犄角,高品强者数十,希望城守不住了……你们这些新学员,初次上战场,不知敌人强大,留下来也只是送死!都回去吧!”

  说完,笑了一声:“老人家们也回去吧!”

  说罢,锤击胸膛,高声喝道:“留守,才是最大的痛苦!吾等定将敌人歼灭于人族领地之外,还请诸位前辈,携天骄学子退去,为我人族,留下希望的种子!”

  李皓恍惚了一下,大体上明白了他们的意思。

  敌人来袭,强大无比,如今无法匹敌。

  侯霄尘他们都是老一辈强者,气血衰败,李皓则是天骄武者,未来希望,此刻,这些中生代,正在劝说他们离去。

  可是……咱们进来,就是为了通过考验的!

  当然要杀死敌人了!

  不管是幻境也好,还是真正的战场也好,当然要出战,否则……岂不是无法完成任务?

  只是不知道,需要杀多少敌人,才算完成任务。

  想通了这一点,李皓马上道:“那怎么行,此战我们必须要参与……”

  就在此刻,外面有人大吼:“敌军来袭,迎战!”

  轰!

  外界,天翻地覆,地动山摇。

  那几位中年将军,此刻都是面色一变,也顾不得说什么了,纷纷朝外冲去,领头的壮汉回头怒吼:“都回去……此战有死无生,只希望……未来,还能杀回来,再建希望之城!”

  话落,人已远去。

  人一下子跑完了,李皓几人对视一样,洪一堂迅速道:“走,出去看看,我们的任务大概就是击退来敌,只要将敌人击退了……我们大概就算过关了!”

  几人都是点头,这也符合他们的预测。

  很快,几人迅速朝外走去。

  直到此刻,李皓才注意到,小树居然也变的人模狗样的,像个人了,还套着铠甲,看样子这里只是幻境罢了,并非真正的战场。

  我说呢!

  古文明都覆灭了,到哪弄真正的战场去。

  知道是幻境,倒是更轻松了。

  四人一树,迅速朝外走去,此刻,城内几乎没人了,全部去了前线,前方城门方向,大战轰鸣,远处,一道道光芒闪烁,有强者破空而来,强悍无比,气势滔天。

  几人迅速破空而去,很快,登上了城墙。

  这时候,已经看到远处密密麻麻的军队朝这边杀来,城门外,自己这一方,也有军队摆阵迎战。

  “杀!”

  下方,有将领怒吼一声,率领大军,直冲而去!

  双方大军,在城池外一片血色之地,瞬间鏖战了起来,厮杀声震天动地,哪怕知道是幻境,此刻几人也微微变色。

  成千上万的武师,气血爆发,和对面开战了。

  对面人数更多,几乎是十倍之敌,好像是超能修士。

  “超能和武师之战?”

  李皓低声说了一句。

  “好像……另外一方并非人族?”

  “可能!”

  “好多敌人……”

  李皓看向天空,一道道光华闪烁,划破了黑暗,城墙上,一尊尊强者,破空而起,暴吼一声,迎战强敌,避开了军队,到了远处厮杀,轰鸣声震天动地!

  “战战战!”

  滔天吼声,震荡天地。

  洪一堂见状,连忙道:“快,上去阻拦敌人……说不定死人多了……我们任务会受到影响!”

  几人急忙点头。

  下一刻,纷纷破空而出!

  刚破空而出,轰!

  对面有强敌出现,强大无比,一瞬间,李皓就遭遇了一位强敌的袭杀,那是一位强大无比的超能修士,一拳打来,金色光华闪烁!

  李皓刚要拔剑……却是暗骂一声,我的星空剑呢?

  该死的!

  我的剑去哪了?

  刚刚他居然没发现自己的剑没了,难道是幻境无法带入?

  没办法了,李皓也是以手代剑,一掌杀出!

  轰!

  李皓只觉得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,在手掌上爆炸开,瞬间剧痛传来,他脸色一变,耳边,这时候好像响起了黑铠的声音:“这是幻境……但是被敌人杀死……你也真的会死!”

  李皓顿时大骂!

  那我的剑呢?

  该死,不会被这黑铠私吞了吧?

  可他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,他知道,真要死了,可能真的就死了。

  轰!

  对面那如同野人的存在,强悍的不可思议,一拳接连一拳,打的李皓不断倒退,强悍的肉身,如同金刚不坏的金身!

  李皓一掌劈中,却是没能劈碎对方,只是劈出了一道小小的伤口,对方迅速愈合。

  “该死!”

  李皓大骂一声!

  这是什么愈合能力?

  好像对方成了自己用剑能时候的样子,受伤也能瞬间痊愈,倒是自己,没了剑能,此刻受伤之下,那是真的血流如注,止都止不住!

  他想看看其他人如何,侧头一看……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不止自己,此刻,所有人,包括他自己在内,全部被敌人压制了,无法避退。

  这……故意不给我们通过吗?

  耳边,再次响起了黑铠的声音:“赢了……那就有希望加入圆平武科大学,这是真实的历史一战,那一战……人族赢了!当然,可以退出,退出,便代表考核失败了!”

  真实的历史战争?

  李皓心中微动,轰!

  刚有些走神,被对面那野人一拳打中,李皓骨骼都断裂了,顿时吐血倒飞,不远处,天剑被人一掌拍飞,也是吐血不止!

  侯霄尘,洪一堂,小树……

  哪怕强如小树,居然也是毫无抵挡之力,它的帝宫投影,好像没办法使用了,这一刻,也被一位绝世强者压制,打的节节败退!

  再看四面八方,都在鏖战!

  可是,全面处于下风,之前见到的那些中年,也都在血战四方,然而……都在被压制,有的甚至一个打三四个,完全靠着毅力在坚持着!

  这怎么赢?

  开玩笑吗?

  李皓暗骂一声!

  全方位被压制,这也能赢?

  敌人的数量,比自己这边多几倍,敌人的强大,几乎所有人都被压制……这能翻盘,你开玩笑呢!

  故意想整死我们吗?

  砰地一声巨响,侯霄尘吐血倒飞,胸口出现了一个血洞,不断咳嗽,有些难以置信,他强大的实力,这一刻却是再次遭受打击。

  对方全方位压制了他!

  打的毫无还击之力!

  李皓听到的声音,他们也听到了。

  都有些想骂娘!

  这能赢?

  开什么玩笑!

  耳边,再次传来了黑铠的声音:“忘了说了,若是我方军队,损失超过一半……你们全都任务失败,永远都会留在此地,相信我,你们……不可能打破此地的!所以想退出,趁早!”

  李皓几人脸色都变了。

  下方,对方军队是自己一方的10倍,损失一旦过半,他们退出都不行了。

  现在放弃?

  马上退出,承认任务失败……然后……永远被困在这处遗迹当中?

  这黑铠到底多强,谁也不好判断,可他们知道,一位轻易将他们这些强者留在幻境中无法走出的强者……真的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。

  此刻,小树也是被打的节节败退,声音却是在几人耳边传荡:“他说的是真的,此人太强了,他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,此人活着的时候……很有可能是一尊大圣级存在!”

  “大圣?”

  “圣人级强者,超过绝巅,绝巅之上,昔年称之为帝级……后来改称不朽,意味着长生不朽,再之上,才是圣人级强者!”

  李皓几人心中剧震。

  卧槽!

  这么强?

  小树现在绝巅都不算,对方却是超越了几个大境界,不是说,留守的强者很少吗?

  这小小的武科大学,居然有一尊顶级存在。

  这能逃掉?

  难怪小树见了这位,一直低调的吓人。

  这一下子,几人都头大了,这时候,小树因为说话传音,被对方压着狂揍,打的铠甲都破碎了,甚至发出了凄厉尖锐叫声。

  显然,小树也无法匹敌对方。

  而李皓几人,更是如此,一个个被打的灰头土脸。

  下方的军队厮杀,也是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强者死去……

  艹!

  这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对方要将他们全部留下。

  只能现在退出,然后……陪这黑铠,在这武科大学,一起养老。

  轰!

  四周,有轰鸣声响起。

  李皓余光看见一人,浑身冒出血光,瞬间凝聚出一把血刀,嗡地一声,血刀将敌人当场斩杀,那人却是也瞬间爆裂开!

  血刀诀!

  李皓认出来了!

  这些人,用了血刀诀。

  他刚想着,忽然耳边剧痛,对面强者,一拳打来,罡风刮过,李皓脸上全是血液,李皓怒吼一声,一掌拍出!

  该死的!

  在这,没有星空剑,没有追风靴,甚至连储物戒都不见了。

  此刻的他,只能完全靠着真正的实力去战斗,没有任何外物可以借助。

  神文爆发,也是依旧难挡对手!

  怎么办?

  下面的人死的很快,这么下去……他们永远就要留在这了。

  “退出!”

  李皓传音几人,咬牙,“退出……留得青山在……起码……起码可以在遗迹中强大……总有出去的一天!”

  那黑铠,他们不可能匹敌的。

  只能陪着对方,一起在遗迹中养老了。

  正想着,耳边,传来了洪一堂的声音,带着一些无奈:“我们……一直出不去……你可知……后果如何?”

  李皓一怔。

  差点忘了!

  这一刻,他脸色变了一下。

  一旦他们都出不去……外界只会认为他们同归于尽了,或者被囚禁在了遗迹之中,无法再出去了。

  那时候,留守在外的人,恐怕……都会被剿灭。

  没了他,没了侯霄尘、洪一堂,包括天剑,那天剑山庄,城内的武卫军,刚投靠的巡夜人……都会很快分崩瓦解。

  九司看似损失惨重,可除了钱万豪之外,还有7位老司长级强者,如今也许都是四系神通级强者,甚至五系!

  周署长、姚四这些人,挡不住他们的。

  李皓脸色变幻。

  刚刚只顾着眼前了,倒是忘了可能会产生的后果,进来前他是很自信的,实际上也的确自信,结果证明,若是不出现变故,钱万豪他们一个别想逃!

  大胜!

  可现在……怎么办?

  轰!

  爆炸声再起,李皓对面那位强者,好像有些忌惮什么,陡然后退了一步,给了李皓一些喘息的时间,不止他,其他人对阵的对手,也是如此。

  都是有些忌惮地看向四面八方,看向那些一个个爆裂开的武者。

  血刀诀!

  与敌同归!

  威慑,恫吓,震慑……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!

  这一刻,洪一堂看向四周,好像知道,古武如何取胜的了。

  他露出一些苦笑。

  他这一刻,有些明白,这一关到底要做什么了。

  胜利了,才能成为学员,成为了学员……才能离开遗迹。

  此地,强者太多了。

  古武若是此等场面,根本不可能胜利的,除非……杀死大量强者,震慑四方,让对方看到自己一方的决心,吓退他们,让他们知道,再杀下去……你只会死的更多!

  可对方都比自己这方强,如何能杀死他们,瞬间杀死,震慑他们?

  他想……他明白了。

  这一刻,不止他。

  其实,天剑、侯霄尘,包括李皓好像都明白了。

  李皓脸色变了,陡然怒骂:“混账,艹!你这不是考核,考核不会如此……你这是逼我们去死!”

  对方是逼着他们动用血刀诀,瞬间爆发力量,若是有剑能在,李皓不在乎,可没有剑能在,动用血刀诀爆发,几乎是十死无生!

  精气神合一,瞬间爆发,甚至包括生命力,这是逼他们死!

  黑铠无声。

  若是退出,遗迹外必有大麻烦,若是不退出……待会死伤一半,他们就没机会退出了。

  若是想赢……必须有人用血刀诀!

  只有用了血刀诀,杀了强敌,震慑四方,才能保下一两人,让他们成为学员,顺利退出遗迹。

  这算什么考核?

  李皓愤怒无比!

  这是考核吗?

  这就是逼着他们死人!

  该死,对方不是缺乏生命能复苏?

  要知道,当日战天城那边也是,死了很多人之后,才复苏了一批人。

  一定如此!

  肯定有规矩限制对方不能直接杀了他们,一旦触发规矩,触发规则,对方就能杀死他们,坑死他们,汲取生命力,甚至他们的储物戒,李皓的储物戒中,宝物很多的。

  神能石一堆!

  一定如此,他看穿了!

  “退出……”

  李皓再次传信几人,怒道:“出去和这家伙拼了!艹!他故意算计我们!”

  这一刻,李皓愤怒无比。

  而洪一堂几人,却是对视一眼,心中叹息。

  拼了?

  和一尊大圣拼命?

  这不是笑话吗?

  哪怕对方复苏十分之一,甚至百分之一……当前阶段,他们能对付的了对方?

  也正如李皓所想,他们也猜测,对方有规矩束缚。

  赢了,成为学员,大概率能真的离开此地。

  洪一堂看了一眼侯霄尘,传音道:“你应该看懂了……我倒是无所谓,剑门那边……你照料一二,其他的……随缘吧!”

  侯霄尘脸色难看,却是无力回话,对面的强者,已经彻底压制了他。

  洪一堂苦笑一声。

  这算什么?

  当年的武科大学,就是如此考核学员的吗?

  还是说……这一次,只是特例,因为对方希望他们死去。

  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下一刻,一抹血气,涌上心头。

  一股滔天剑意,浮现在天地之间,一枚剑文,浮现在空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声厉喝,血气滔天,精气神合一,血刀诀而已,会的人很多,袁硕这家伙会,和他关系不错的,其实都会。

  只是……往日里,谁会用呢?

  剑能出现之前,袁硕知道,他也不会去用,那不是送死吗?

  “李皓!”

  洪一堂气息大增,喝道:“你要活着出去,记住了!你不出去……所有的一切,都废掉了!照顾我女儿……其他的……无所谓了!你能赢……九司也好,皇室也好,都只是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!”

  “小心……古文明!”

  一声厉喝,一剑洞穿天地,对面一位强者,瞬间被他击穿头颅。

  洪一堂转瞬间朝另外一位强者杀去,血气长剑,纵横天地。

  此刻的他,强悍的不可思议。

  李皓脸色铁青!

  咬着牙,忽然,气血上涌,厉吼一声,一手抓穿对面那人心脏,冷冷看着天空,冷哼一声:“我是侠客,又不是王者!侯部回去便行……银月多年不败,多我不多,少我不少,大不了……带人退回银月!天剑前辈还有天剑山庄要照顾……我无牵无挂……会在意这些?小看我李皓吗?”

  一掌抓穿了对方的心脏,李皓气血迸发,精气神合一,神文轰隆一声飞出,直接炸裂开,天剑对面的强者,被李皓瞬间炸死当场!

  “小树前辈……是我带出来的,二位若是有心……出去后,护送它回猫头山,可以继续和小树前辈交易生命之泉……”

  “唯有我老师……告诉他……早点回家待着,别再乱跑了!”

  李皓血气瞬间爆发到了巅峰,转瞬间杀向侯霄尘前方,侯霄尘脸色难看,他气血刚刚凝聚,哪知李皓比他还快,瞬间爆发到了一个巅峰,眨眼间就完成了血刀诀的凝聚!

  “二位不要再战了,也没必要凝聚血刀诀……多死一人,只是白痴行为罢了!”

  李皓面色冷漠,这一刻,他恨!

  恨那黑铠!

  他知道,他被算计了,可是……无可奈何,他没有强大的实力。

  “若是有机会……替我杀了映红月!”

  除此之外,李皓也没什么太大的遗憾。

  这世道,就这么黑暗,你能如何?

  我想做点什么,也只是凭借本心罢了,既然做不到……我也不会遗憾什么。

  侯霄尘坠落在地,咬着牙,陡然厉吼一声,一枪杀出,杀的四面八方,无数来袭强者纷纷爆裂开!

  “杀!”

  他不知道该去怨恨谁,他只知道……这一次进入此地,他很失败!

  他甚至在凝聚血刀诀的那一刻,稍微犹豫了一下,病榻鬼……果然,也只是鬼!

  天剑也重伤落地,看着天空,有些怔神。

  正常情况下……他们都该保住李皓的,可之前那一刻,洪一堂爆发了血刀诀,他也稍显迟疑,考虑了一下,洪一堂一人,能否击溃对手。

  可事实证明……不可能。

  别说一人,此刻哪怕李皓爆发了,两人都是瞬间强悍一大截,也是无法匹敌诸多强敌,越来越多的强者,朝两人杀去!

  而两人的气息,却是愈加衰落起来。

  血刀诀,也有一个衰落期的。

  尤其是小树的敌人,强悍无比,而小树并不会什么血刀诀,此刻,被压制的厉害,洪一堂杀了过去……却是依旧难以匹敌对方!

  直到李皓也加入其中,以三敌一,这才压制住了对手。

  天剑有些失神,看着越来越多的人,朝他们那边涌去,有些失魂落魄……

  银月武师……

  他看了一眼侯霄尘,忽然道:“天剑山庄……只是论道之地,我从未想过成为霸主!我是剑客……剑客……不该如此……我有些后悔……比他迟了一步……侯霄尘,出去后,帮我解散天剑山庄,告诉大家……自谋生路!”

  他笑了一声。

  我是天剑啊!

  世间第一剑客!

  什么时候,需要别人来救我了?

  侯霄尘脸色难看,一言不发。

  下一刻,天剑厉喝一声,如同血剑,化身为剑,瞬间洞穿了外围数位强者,一具具尸体坠落了下来!

  空中,李皓笑声爽朗:“我还正发愁……有点难办……前辈就来了!刚好,这次应该够了,侯部,没必要纠结什么了,刚刚那些人说的话,你听到了吗?留下来……才是更艰难的选择!别冲动,冲动,这一次就白费了精力!”

  侯霄尘站在地下,只是机械地挥舞着长枪,一枪扫过,无数敌军粉碎。

  轰!

  一声巨响,洪一堂剑文爆开,瞬间将小树的那位对手,直接轰杀当场,而洪一堂,也是惨然一笑,看向李皓:“被你坑惨了……你那么自信,我想着……咱们能赢的!”

  李皓也是无奈:“我赢了啊……谁知道,冒出个狗屁黑铠……我能怎么办?”

  轰!

  洪一堂直接炸裂开了!

  李皓眼中闪过一些悲伤,很快化为笑容,我也没想到的,抱歉了,洪师叔。

  抓住了一些血肉,仿佛想到了第一次见面,这位地覆剑便告诉自己……剑,不是这么用的……

  “杀!”

  一声厉吼,神文全部爆裂开来,四面八方,无数强敌纷纷破碎,李皓气息也达到了一个巅峰,一股滔天剑势涌现,化身为剑,横扫四方!

  轰隆隆!

  一尊尊强者,纷纷殒灭!

  下一刻,李皓冲向敌人大军之中,轰隆一声炸裂开来,一瞬间,四面八方,死伤无数。

  天剑也是有样学样,怒吼一声,大剑横空,一剑落下,成千上万的敌人,瞬间都化为飞灰。

  天剑也是身体龟裂,带着一些不爽,有些高傲,回头看向侯霄尘,笑了:“这才是……武林!”

  轰!

  炸裂开来,彻底消散于世间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鸣笛声传来,敌人如潮水一般,迅速后退,无数敌人,彻底吓破了胆一般,空中还有强者存在,此刻,却是再也不敢上前,纷纷后撤!

  地下,侯霄尘什么也不说,追杀,一路追杀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。

  他知道,这是幻境,杀再多,其实也没用。

  可是,他只想杀人。

  都死了!

  他没想通,自己为何比李皓慢了一步?

  李皓才是这一代人的希望,不是吗?

  为何……留下了我?

  因为我弱,还是因为……我终究是个官场中人,而非他们眼中的侠客?

  他们……看不上我,是吗?

  裂神枪意,横扫四方,无数敌军,被他撕裂在眼前,杀,唯有杀戮!

  后方,小树也呆呆地看着,扎根地下,摇曳着枝条……

  李皓死了?

  它有些浑浑噩噩的,那我怎么办?

  和这侯霄尘,一起回归银月吗?

  继续去守卫帝宫?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侯霄尘和小树耳边响起了黑铠声音:“敌军已退,我方损失没有过半,此战胜了!恭喜二位,成为圆平武科大学正式学员!”

  一人一树,眼前一花,瞬间浮现在一处教室,黑铠也在,他看向一人一树,声音带着笑意:“二位……恭喜了!”

  侯霄尘默默看着他,片刻后,缓缓道:“李皓的剑,追风靴,还有储物戒呢?”

  黑铠有些意外:“他死了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,东西呢?”

  黑铠没说什么,考虑了一下,一枚储物戒浮现,还有一柄剑和一双靴子,也都呈现了出来。

  侯霄尘直接接过,看向一旁的黑豹:“我可以带走它吗?”

  “那不行……”

  “那好,我和小树要离开这里……”

  他看向小树:“前辈,进入储物戒吧,我们离开此地!”

  小树有些震动:“我们……就……就这样走了吗?”

  李皓他们都死在这了!

  侯霄尘声音格外的平静:“不然呢?”

  小树有些沉默,片刻后,化为一株小树苗,消失在储物戒中,再也没用了动静。

  侯霄尘看向黑铠,“那劳烦前辈,送我出去!”

  黑铠缓缓道:“不多停留一阵?你要知道,成为正式学员,会有很多好处等着你,并非欺骗你,在这,不需要太久,最多一月,你可以正式跨入绝巅……也就是你们所谓的七神通境!”

  侯霄尘露出了一些笑容:“不用了,我想……我应该知道该如何强大下去,多谢前辈好意,送我离开吧!难道……前辈要食言?”

  “那当然不会!”

  黑铠看着他,过了一会开口道:“你……是想找我报仇?”

  “不,前辈误会了,并无此意!生死乃是武林常见之事,何况……我和他们……其实并非一类人,我是官,他们是匪!”

  黑铠若有所思:“明白了……当然,也希望你能明白,哪怕你成为所谓的七神通,也不会是我对手,昔年死在我手中的绝巅真神,很多很多!”

  “那是自然!”

  侯霄尘依旧平静,什么话也不多说。

  等待了一阵,却是迟迟不见黑铠行动,微微皱眉:“前辈……何意?”

  黑铠沉默一会,忽然摇头:“没有什么意思,只是在判断一些东西……算了,太复杂,昔年有人说,人心不要去考验,这一次,倒是我自作主张了,人心……也很难去考验的!”

  下一刻,侯霄尘眼前一花,这一刻,好像才进入了真实世界,他微微一怔,有些愣神。

  而四周,李皓揉了揉脑袋,也是黑着脸一言不发。

  洪一堂也是仰头看着天。

  天剑好像有些难得的尴尬,不去看侯霄尘……刚刚他说,这才是武林……说的很潇洒,此刻,却是尴尬的很,啥也不说了。

  四周,钱万豪几人都在,黑豹也在,一个个都好奇地看着他们。

  啥情况?

  成功了吗?

  而黑铠,也好像陷入了沉思中,许久,缓缓开口道:“这一战……是真实的一战……当日,也是如此胜利的!让你们进入此幻境,我其实只是想看看……你们能不能走出来……或者一人,或者全部……”

  一人,代表有人牺牲了。

  全部,代表失败了,选择了退出,至于全员完好地活着,还能通关,这是不可能的,也不存在的。

  他缓缓道:“这一战,发生在新武初期,当年很多人参与或者见证了这一战……当年,你们的身份,其实是真实的,那一战,死了很多人,死了很多老一辈武师,甚至人王……也参与了这一战,只是,作为了不起眼的参与者。洪一堂的身份是校长……也是昔年的魔武老校长,他的战死,对人族而言,是一次巨大无比的损失,他培养了无数强者,无数天骄,在气血下滑的那一日,选择了爆发血刀诀,与敌同归……这是当年所有老一辈武者的选择。”

  他有些感慨,轻声道:“让你们参与这一战,其实……只是想看看,你们面临这种情况,该如何选择?是退出,保全性命,还是考虑到外界影响,选择保存一两人……没有默契,没有赴死的决心,没有不怕牺牲的精神,没有彼此的信任……你们是不可能击败强敌的!”

  “唯有彼此信任,选择留下一两人,其他人选择爆发,才有希望成功击退强敌。”

  “在我看来,这才是真正的武者!”

  李皓揉着脑袋,冷笑一声:“多此一举!有些东西,在我看来,根本不需要去验证考核,你自己都说了,人心最不值得去考验……有必要如此吗?考验了之后,活下来的侯部长多尴尬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侯霄尘一言不发,就当没听见了,这一刻,他不是尴尬……他是……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“我们也是,豪情壮语说完了,你现在让我们如何办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天剑也很尴尬,一言不发,刚刚我啥也没说。

  黑铠感慨一声:“是啊……只是……只是看到你们这些人族,勾心斗角,互相厮杀,为了能源石,为了宝物……为了活命……觉得你们很丑恶……我想,也许再也没有新武时代的团结了,我想,面临死亡,也许你们也会如此,看似团结,到时候为了活命,也会苟且,也会分裂……事实证明,是我多此一举了!”

  这一次的考验,算是成功了,可也失败了。

  对方成功了。

  但是,留下的侯霄尘,会和这几人出现隔阂吗?

  或者说,他们几人,会和侯霄尘出现隔阂吗?

  他不知道。

  他只知道,这些人,出乎了自己的预料,他没想杀他们,也没意义,只是想试试看……这并非真正的第三关考核。

  此刻,一直沉默的洪一堂,也揉了揉脑袋,笑了笑:“算通过了吗?是全部通过吗?若是算……我们便不再追究了,至于侯霄尘这边,放心好了,我们觉得,他活着比我们活着也许做的更好,起码这家伙能忍,你看,刚刚忍的不是很好吗?放心吧,我们不会嫌弃他的!”

  他笑了起来:“还是你觉得,我们该保住李皓?其实……李皓这家伙活着,没我们帮衬,一天到晚惹是生非,也许很快也会被人打死,他选择是对的,不要因为他年轻,我们就非要去选择他,选择留下来的人,当然是能稳住的,这家伙显然稳不住!”

  李皓也是讪笑:“这话说的,我一般很少主动惹事的!”

  天剑都笑了!

  这位不苟言笑的剑客,这一刻笑的开心,不惹事?

  才一个月不到,都惹出多少次麻烦了?

  你说这话,真的不脸红?

  而侯霄尘,也看向几人,有些叹息:“我要说……我出去后,其实没想给你们报仇,你们会不会后悔说这话?”

  李皓龇牙笑道:“侯部就算不想报仇,玉总管知道了,也会一直鼓励侯部强大起来报仇的,我相信玉总管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侯霄尘哭笑不得!

  接着,摇头:“下次不要这样了……我……我一直坚信,我很强大,没有哪一刻,让我觉得……我如此弱小,伤自尊!”

  几人瞬间都笑了起来。

  而钱万豪几人,都是微微皱眉,他们不知道刚刚的情况,大体上听懂了一些。

  这几人……算通过了吗?

  黑铠此刻也开口了:“你们几人,都算通过了!表现的很好,其实在我的想法中……你们几乎不会成功的,不会赢下这一场战争的,哪怕……你们全员退出,我也会给你们一次机会,参与真正的第三关考核……没想到,你们出乎我预料了!”

  几人都笑了笑没说话。

  李皓心中早就狂骂了一万遍,等着吧,老子强大了,先把你这黑鬼打成猪头!

  你祈祷你肉身早就没了,若是有肉身留下来……老子炸你一万遍!

  “不要在强者面前,去想一些有的没的。”

  这一刻,黑铠平静道:“作为强者,你太弱小,连绝巅都不是,一切所想,在我面前,都难以遮掩丝毫,我肉身早就没了,你的想法,大概难以实现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呆滞!

  李皓呆滞了一下,不止他,所有人都面色僵硬了一下。

  黑铠却是笑了:“难道你们不知?差距如此大,你们的想法,在我面前,如同灯光一般显眼……一个念头诞生,我便知道你们想些什么,你们说的不错,这位侯部长,的确想着回去苦修后杀我……不过,想的简单,实际上很难实现的。”

  侯霄尘屏住呼吸,清空脑海,什么都不去想。

  而李皓几人,也是如此,一个个都凝神静气,有些不敢置信,对方能看穿人的心思,这太可怕了!

  “原本只是戏耍一下你们……这一次,我认真了,你们……正式被收为圆平武科大学的正式学员了,新生学员,恭喜几位!”

  话落,五枚令牌,悬浮在四人面前,至于小树……现在还在自闭中,被关在了储物戒中没出来。

  几人也没说什么,接过了令牌。

  洪一堂忽然道:“按照前辈的意思,若是我们没有通过这一关,而是通过了真正的第三关……难道前辈要食言,不让我们离开?”

  “当然不会。”

  黑铠淡淡道:“只是……那时候,有些东西,你们是无法接触的,权限也不会太高,只是一个过客罢了!”

  这话的意思,几人心中微动。

  现在……我们权限高了?

  李皓陡然一指钱万豪几人:“那他们这些人,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们处置?”

  “作为过客……你们没有这个资格!作为正式学员……随意即可!”

  此话一出,钱万豪几人脸色大变!

  钱万豪急忙暴吼:“不可以如此,前辈,我在外界有极其高的身份,可以帮前辈顺利复苏,为前辈提供亿万神能石……”

  轰!

  李皓瞬间一剑杀出!

  对方没了宝物,没了神兵,本就实力虚弱,此刻,黑铠压根不在意他们,只是默默看着。

  若是几人只是正常通过第三关,他还真不会交给几人处置。

  可这时候,他决定,赋予几人真正的学员身份。

  如此一来……几个外来者,几个入侵者,被学员击杀……这算什么?

  有什么大不了的!

  什么身份,什么复苏……早就是活死人了,还指望这个?

  这一刻,不止李皓,侯霄尘几人都出手了,一个个好像疯魔一般,极其的狠毒,一个个咬牙切齿,好像将这些人当成了黑铠,疯狂轰杀!

  轰隆隆!

  一连串的爆发之下,别说四系神通,就是五系,也会被他们活活打死。

  眨眼间,钱万豪惨叫一声,被李皓一剑洞穿了咽喉!

  下一刻,被洪一堂打成了筛子!

  其他三位司长,包括不甘心的胡明法,也是被几位疯狂的家伙,彻底绞杀当场,超能之城剩下的那人还想逃走,却是被黑豹一口咬的裂开!

  黑豹吐出了尸体,看了一眼黑铠,眼神有些异样。

  黑铠却是淡然无比:“作为学员,蓄养坐骑,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需要学员身份……只是,不得伤害其他学员,否则,一律处决!”

  黑豹松了口气,刚刚这狗子,就是在试探呢,看样子,效果还不错。

  不过黑铠的确可怕,居然看出了它所想。

  教室中,彻底安静了。

  李皓几人发泄了一阵,也爽了。

  这时候看黑铠,也没之前那么厌恶了,虽然这家伙刚刚的考核,很讨人厌!

  他们都不喜欢这样的考核!

  黑铠依旧平静:“你们几个,心思收敛一些,劫后余生,此刻就一门心思想着从我这里捞取好处,掏空圆平武科大学,这不是个好想法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四人一狗,瞬间收敛了一切想法,我们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?

  这一刻,黑铠好像在笑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