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39章 心知肚明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天要使人亡必先使其狂!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这句话,此刻也许正适合李皓。

  当姚四推波助澜,率领巡夜人加入,所有人都知道,这家伙彻底疯了。

  哪怕他是三系神通,甚至四系也不行!

  如此一来,甚至让一直投机的巡检司,都会选择反目,好一点还会继续中立,不好的话,这一次可能巡检司第一个翻脸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日,武卫军有了动作。

  武卫军开始全城搜捕。

  内务司大门口。

  刘隆率队而来,高声喝道:“天星都督府即将开府,谨遵都督之令,捉拿逃犯慕小容归案!慕小容罪过不深,可之前逃离巡夜人羁押,如今交出慕小容,还可酌情处置,都督府开府之后,所有逃犯……以叛军邪能处置,杀无赦!”

  内务司门口。。

  一群内务司强者走出,有人面色冷漠,有人脸色铁青。

  “你们要作死吗?”

  刘隆凛然不惧:“找死的是你们!内务司胆敢阻挠办案,一律以包庇罪处置!都督有令,此次若是无法缉拿慕小容归案,便荡平你内务司!”

  “混账!”

  有人大怒!

  疯了吧?

  九司还没去找李皓,李皓的人先找上门来了。

  一瞬间,门外,数百武卫军,纷纷气血爆发,黑铠呈现,杀气凛然。

  刘隆面色平静,看向那人:“你能代表内务司吗?还是代表皇室?慕小容罪不至死,让她出来投案,还有机会,天星武道学院院长已经到来,还是内务司觉得,今日天星都督府拿不下内务司?”

  正冲突中,一人从内务司走出。

  正是慕小容。

  此刻,慕小容略显憔悴,看向几人,叹息一声:“我跟你们走……只是……李都督此举……”

  哎!

  一声叹息,彻底疯了。

  今日她不跟着走,内务司可能会第一时间和李皓冲突,姚四、李皓、洪一堂、侯霄尘、光明剑这些人都在附近,此刻,无数人都在暗中观察。

  天星都督府还没正式开府,捉拿她归案,显然是为了开府准备的。

  此刻,九司还没有决定,内务司其实是皇室的代表,但是也有自己的独立性,皇室现在不吭声,也许想借内务司,挑起九司和李皓的大战。

  可是……慕小容知道,内务司也许真的无法匹敌天星都督府。

  所以她走出来了。

  后面,一个胖子,沉默不语。

  没有出来,只是站在远处看着。

  他的女儿,再次被缉拿了。

  李皓,要杀鸡儆猴!

  而皇室,并未出面,九司也没有,因为内务司是皇室的代表,可内务司又是九司之一,其实关系错综复杂。

  “拿下!”

  刘隆一声喝下,迅速有武卫军出动,枷锁瞬间枷住了慕小容,此举一出,瞬间引起了一阵气息动荡,内务司中,胖胖的司长,握紧了拳头,一言不发!

  他的女儿,当着他的面,被人缉拿了。

  而且……上了枷锁。

  慕小容上次离去,也是内务司的决定,毕竟撕破脸了,可谁知道,最后是容忍了李皓在天星城站稳脚跟。

  其他没跑的,倒是没事。

  跑了的,一直都被通缉。

  他原以为此事已经过去了,李皓不会再追究的,也不可能会为了这事再大动干戈,事实证明,他错了!

  “父亲!”

  身边,有年轻人咬牙切齿,那是慕小容的哥哥们,慕小容是内务司司长最小的女儿,也是最疼爱的女儿,可此刻……在内务司,在司长面前,被人缉拿了!

  “和他们拼了!”

  有人咬牙。

  内务司司长不说话,不吭声。

  也许,这就是别人希望看到的,甚至是李皓希望看到的,他隐约已经感受到了,一股股强悍的气息,正在四处动荡。

  李皓,到底要做什么?

  非要逼我们和你鱼死网破吗?

  他不吭声。

  皇室,也许也在等待,等待他反抗,今日便挑起九司和李皓的大战,可是……自己为皇室卖命多年,内务司是皇室的代表,皇室……越来越行事鬼祟了。

  这不是好现象!

  天星皇室,此刻应该站出来,是支持李皓也好,还是支持九司……都不该如此。

  坐看九司和李皓大战是好事,可是……别忘了,内务司是你们的门面,是九司当中,唯一还站在皇室立场的存在。

  我女儿被抓了,你们也不出面吗?

  胖胖的司长,一言不发,就这么默默地看着。

  抓吧!

  他女儿也不是什么大罪,只是之前逃了而已,李皓还能定她死刑吗?

  李皓不是以正义自诩吗?

  不是说执法森严吗?

  那他女儿,最多也只是被羁押。

  那些想看笑话的人,想等着自己出头的人……继续看着好了!

  你们在养虎为患……那继续养着好了!

  “带走!”

  门外,刘隆等待了一会,没有等来任何结果,一声令下,众人迅速撤离,带着慕小容,消失在原地。

  四周,一些围观者,都有些惊讶。

  内务司……居然没管!

  ……

  这一刻,四面八方,巡夜人也好,武卫军也好,都在出动。

  一位位贵族,再次被抓!

  一处王府门前。

  当朝定山王,身穿王袍,面色冷峻,他的王府门前,此刻汇聚了许多人。

  胡青峰一脸的胆怯,可是……最终还是咬牙,怒吼道:“定山王,你要包庇你王府中人吗?只是一位总管之子,你要抗法?”

  定山王只是沉默。

  他不想答应,这是扫他的颜面,可是……皇室之前有消息,让他配合。

  他想说,乱来!

  这么做,皇室威严何存?

  可宫廷中的那位,好像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,他朝皇宫方向看了一样,轻叹一声,皇兄,你到底在想什么?

  平原王死了,内务司你也不管,而今,王府门前,都被人打上门了。

  李皓在扫九司的颜面,也在扫皇室的颜面。

  非要天下大乱才好吗?

  他不太希望是这样的结果,王朝,毕竟是他们打下来的,是他们的天下,而那位皇兄,好像希望推翻重来,完全推翻,另起炉灶,当中兴之主还不够,他甚至希望成为开国之君!

  否则,无法解释这一切。

  那位皇兄,不单单在削弱九司,也在削弱皇室的一些力量,一些希望中兴皇室的力量,都在被削弱,因为他的皇兄……可能希望完全另起炉灶!

  真是……雄心壮志啊!

  他不知是嘲讽,还是失望,自嘲一笑,看了一眼身旁紧张无比的总管,许久,缓缓道:“把人带出去!”

  “王爷!”

  忠心耿耿的老总管,顿时一脸骇色,有些绝望。

  定山王看着他,许久,传音道:“皇室的意见!”

  老总管瞬间脸色惨白,被抛弃了吗?

  也是啊!

  平原王,不也是说死就死了吗?

  何况,只是一个奴仆的后代罢了。

  片刻后,一位青年被抓捕出来,青年看着自己的父亲,低着头,咬着牙,什么都没说。

  寄人篱下,就是如此。

  逃的时候,是王府让他逃的,他不想逃,也不敢逃。

  可王府说,没事!

  李皓还敢得罪皇室?

  而今……却是当着王爷的面,抓了自己,谁能说什么?

  默默跟着巡夜人离去,被上了枷锁,青年回头看了一眼老父,惨然一笑,这一去……自己大概是回不来了,毕竟,他和别人不一样,他知道自己是有罪的。

  李皓,未必会放过他了。

  十日后……能解决李皓吗?

  又要等吗?

  一次次的等待,上次也是说没事,结果300颗脑袋,如今还在北城挂着呢!

  他惨然一笑,不再说什么。

  他其实想吼一声,告诉李皓,这皇城之中,有几个贵族是无辜的?

  可是……他不敢。

  哪怕知道,自己要死了,他也不敢吼出这一声来。

  “李皓……”

  心中呢喃一声,李皓,你狠!

  你就算死了,大概也没人会忘记你,而今看来……偌大的天星城,倒是李皓,才有点意思。

  ……

  这一刻,四面八方,大量武卫军和巡夜人出动。

  一位位贵族,再次被缉拿!

  走街串巷,震动四方。

  天星都督府,还没正式开府呢。

  上一次,大家以为就那样结束了,而今看来……并没有。

  长街之上,有人低声说着:“内务司,王府,公府,侯府……上次跑掉的那些人,又被抓起来了,这一次……会被砍头吗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这位真的猛啊,才几天啊,上次杀了那么多人,以为都结束了呢……这是……要动真格的,干到底的节奏啊!”

  “这一次……不会……不会再爆发大战吧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低声说着,和上次比,有些期待,但是更多的还是忐忑不安。

  这样……真的好吗?

  他们其实希望李皓慢慢来的,真的,哪怕他们有些失望,上次逃走了一些人,可是……上次毕竟不是杀了一堆贵族吗?

  最近,贵族都低调多了。

  其实,他们看到了改变,也觉得……差不多了。

  是的,就是如此容易满足。

  所以,他们想着,只要李皓在,就是一个震慑,其实挺好的。

  然而,李皓卷土重来了。

  他觉得上次还没做到成功,这一次,他要彻底站稳脚跟,完成上一次没能完成的目标。

  “天星武道学院……你们听到了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让家里孩子去?”

  “这……太……太危险了吧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低声说着,去天星武道学院学武吗?

  这也太可怕了!

  李皓一旦死了,这……要被清算的啊。

  众人还是不敢。

  是的,不敢。

  哪怕很期待,却也不敢做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也有人敢。

  一处大院中,有人喊着:“我要去天星武道学院报名!”

  “去个屁!去送死吗?你别看现在天星都督府张扬,可是……我告诉你,人家大贵族能屹立不倒两百年,你以为是天星都督府能压下去的?你敢去,那就打断你的腿!”

  “爹,不拼一次,一辈子和你一样吗?当个小商人,这里上供,那里上供,一年到头,见人就跪,见人就拜……”

  “你这孽子,我还不是为了你,起码现在咱们有的吃,有的穿,你……”

  “这不是我想要的!我只想堂堂正正地抬起头来,哪怕死,也要死的有尊严点!”

  “尊严能当饭吃?你这一去不要紧,一旦天星武道学院没了……咱家可能都没了!”

  青年沉默了。

  若是一人,他肯定坚持,可是……父亲说的对啊,李皓一旦真被剿灭了,那家里怎么办?

  这一刻,这样的犹豫,在城中各地出现。

  ……

  而这一刻,李皓却是不在乎这些。

  他在北城大院中等待着。

  周副署长看着他,许久才道:“你想要什么样的结果?”

  李皓笑了:“想要他们杀我!”

  周署长点头,看出来了。

  你这是恨不得大家不杀你,逼着他们杀你。

  否则,岂会这么干?

  李皓又笑道:“上次他们等到了最后一天,我这次若是没点动作,他们也许还得拖拉到那天,没必要!被动等待,不是我的想法。”

  当然,九司又怕杀不了他。

  他毕竟有追风靴在。

  遗迹中的存在也出不来,所以想杀他,能怎么办?

  遗迹啊!

  唯有引诱李皓进入遗迹,才能以最小的代价杀了李皓,这一点,李皓想来想去,也就只有如此了,恰好,又有个遗迹要开启!

  他都替九司着急,怎么能引诱自己进去?

  怎么能让自己放下戒备之心?

  他路都给对方想好了!

  可这个过程,李皓自己都有些头疼,九司这边,怎么能不动声色地,把自己给引诱进去呢?

  一旁,洪一堂喝着茶,吹了吹茶沫:“我只是让你多见识见识,没让你疯狂,你这是真不怕人死啊。”

  李皓失笑:“怎么会?”

  “还不会吗?”

  洪一堂叹息:“我都想连夜跑路了!”

  说罢又道:“你好端端的,把我女儿带来作甚?倒是多了个累赘,我这心啊……拔凉拔凉的!”

  叹息一声,无奈至极。

  小李啊,只是让你模仿古人,没让你现在超越,古人王都没你这么猛。

  人家好歹有了实力才干,有人罩着才干。

  你呢?

  现阶段,谁罩着你?

  谁能罩着你?

  罩不住了!

  李皓笑道:“不着急,九司不会马上对我动手,还是老样子,我知道他们的心思!现阶段,他们甚至不想在明面上对我如何……所以都在默认我放肆,我疯狂,他们大概已经想好了,怎么弄死我。”

  “你呢?”

  洪一堂看着他:“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好吧。

  洪一堂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李皓又道:“这几天,继续闭关!我要全力以赴,提升所有人,包括武卫军,猎魔军!正大光明地提升他们!”

  有用吗?

  其实也没什么大用。

  在别人看来,这时候你就是提升一万人,全部跨入了破百,又能如何?

  别说破百,就是斗千,那又如何?

  关键还在于顶级战力!

  他们巴不得李皓消耗大量资源,去提升这些弱者。

  如此一来,李皓本人和那些强者,反而没太多的资源了,资源有限,你李皓,难道还能凭空变出来?

  洪一堂微微皱眉,但是也没说什么。

  这样一来,其实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现阶段,各大势力,其实都是在集中提升强者,李皓倒好……他要提升弱者,和人家背道而驰,具体如何想的,也只有他自己明白了。

  “抓回来的那些人呢?”

  “先查查看,没问题再看,有问题的……开府那天全杀了!”

  这话一出,又是一阵沉默。

  你还真敢啊!

  李皓笑道:“给他们10天时间,起码有5天可以准备,这一次,只希望多来一点人,最好把三大组织的强者都给弄来……”

  周署长都不说话了。

  李皓这是要吃大鱼啊。

  就是底气如何……真不好说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巡检司。

  巡检司长走到了后院,看着还在看书的父亲,语气有些异样:“他这是逼着大家去杀他,你说,他到底有何依靠?就算背后有战天城,现阶段,也不能出来,还是他觉得,有追风靴在,他不怕?觉得大家拦不住他?”

  老头子思索了一阵,摇头:“我其实也没看明白,他带来了姓周的,我以为他要循序渐进了,结果……出乎我预料,这一出,闹的我也没想通。”

  是的,没想通。

  巡检司长又道:“是不是他觉得,自己可以破三系,甚至破四系,无敌天下了?”

  “有这个可能!”

  从目前李皓的举动来看,的确有这个可能,昨日三系突破,好像没成功,但是李皓没受伤,所以老人沉默一会又道:“昨日他突破失败,也许不是失败,只是故意愈合,他应该能突破三系,也许他觉得,当时杀老胡,只用了两系之力,他突破三系,还能稳固……谁能匹敌他?”

  “他这么想没错,难道洪一堂和姚四他们也这么觉得吗?”

  巡检司长还是皱眉:“姚四应该很清楚,九司实力,不止如此的!”

  若是只有李皓这么觉得,那就算了。

  姚四,也跟着一起疯狂?

  老人沉默不语。

  这一次,的确出人预料。

  李皓如果不抓人,如果不是正大光明地收编巡夜人,其实他就算做点什么,大家也睁只眼闭只眼算了,就当没看见,给你嚣张去。

  可明显不是如此!

  李皓如此大张旗鼓,好像告诉天下人……我不怕他们来杀我,我有底气!

  我有底牌!

  是的,他就差说,我底牌写在脸上了,你们敢动我试试?

  越是如此,越是让人疑惑。

  巡检司司长忽然道:“会不会是故布迷阵,用这种强硬的姿态,告诉大家,我有底牌,你们别想动我……恰恰相反,他很担心九司对他下手?”

  这也是一种可能。

  老人微微点头,但是还是不敢肯定。

  他看向儿子,巡检司长也看着他,头疼道:“别看我,现在刑法司那家伙不断给我传讯,让我去协商,他问我,九司还能不能站一起了,如果不能……巡检司就要排除在外,我现在很纠结!”

  上次他和自己父亲出手,格杀了飞天一位神通强者。

  上一次,算是站在李皓那边。

  可他想着,李皓还会在巡检司编制之下,如此一来的话,其实不亏。

  可哪想到,人家转眼就要独立了。

  这意思,太明显了。

  不单单要独立,还要骑在他们头上。

  “老头,你说我该怎么选择?这一次若是不管,一味地中立,只会让自己陷入绝境,你说临时抱佛脚,那这一次,谁又是佛脚?”

  老头子思索一会,缓缓道:“他们做好了准备吗?李皓若是三系神通,追风靴在手,没有四系出手,拦不住他!想杀他……他若是能勉强爆发四系神通呢?那就要顶级神通,真正的顶级神通,才能杀他了!”

  巡检司长扬眉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若是没有五系顶级出手,你不看好?”

  “对!”

  老头子点头:“若是没有这样实力的强者出手,想杀李皓……没那么容易!一再给李皓添油,只会损失越来越大,若是大家还没昏了头,这一次没有五系神通出手……不要参与进去!”

  他又道:“而且,就算有五系神通出手,也要小心被他跑了……按照我的想法,除非把李皓引入遗迹之中!”

  遗迹!

  这是大家的共同想法,否则,一方面可能会出变故,有人来援。

  一方面又要担心李皓能跑掉,追风靴不是假的。

  除非李皓傻了,进入遗迹之中差不多。

  可李皓会进去吗?

  我们都能想到的问题,李皓想不到?

  开玩笑呢!

  就算李皓想不到,他身边的强者,也会劝阻的。

  正说着,巡检司司长怀中传讯玉震荡了一下。

  他取出看了一眼,脸色微变。

  看了一眼父亲,老头子看着他:“说吧,又怎么了?”

  巡检司司长深吸一口气:“他们的意思是……矿脉!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老头子有些疑惑,巡检司司长深吸一口气:“人为在二级遗迹中制造出一条矿脉,巨矿!储矿量惊人……李皓背靠战天城,他当知道,战天城的强者想复苏,能源少不了……而且需要的是天量的能源!”

  一般的不行,得天量的才行。

  沉默一会,老人问道:“他们准备怎么做?”

  “九司,一家出500万,另外……三大组织,浮屠山、昊天山……包括超能之城,都要出血!凑够一亿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接近20家大势力,凑够一亿神能石!

  一亿,这个数字,作为九司的强者,很清楚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,一旦夺取到手,李皓有希望复苏战天城那棵树,前提是对方还活着。

  若是死了,李皓也许不需要。

  若是活着,李皓一定需要。

  也只有如此巨大的量,才能让李皓铤而走险。

  因为一旦成功,李皓就有了最大的靠山,那是真正的顶级妖植复苏。

  “疯了!”

  老头凝眉:“若是真被李皓夺走了,复苏了战天城的妖植……他们可知道,二次复苏之后,会面临什么?”

  巡检司司长吐气:“他们知道,所以……不可能给李皓成功!”

  “代价小了,不可能引诱李皓进入其中……唯有如此,才能让李皓铤而走险,不怕死地去冒险一次……因为他知道,这一亿神能石,意味着什么?哪怕知道可能有陷阱,他都会冒险……”

  李皓的性格,众人也渐渐摸清楚了。

  老头又道:“如何让他相信?”

  “先开启一次,他的人……或者认识的人,或者熟人,亲眼所见……自然就会相信了!”

  老头子还是觉得太过冒险了!

  第一,未必可以引出李皓。

  第二,一旦真被李皓夺取了,他跑回了银月,真的复苏了那位强大的妖植,二次复苏之后,那就多了一位绝世强敌了。

  “谁出手?”

  “各家……妖植!”

  老头子脸色微变,巡检司长看着他:“我们现在被监控了,他们防着我们,行政司也发来了警告,要不就默默等着,要不……就不要多管闲事,或者一起出手,看你和我,如何选择?”

  “一亿……真是大手笔!”

  老头子冷笑一声:“这么大的手笔,也不怕栽了跟头!”

  当然,对一家而言,不算太多,500万,二系晋级三系的资源罢了。

  少晋级一位三系,联手拿出这么大的代价,去杀李皓……值得吗?

  值得!

  李皓这人,不死的话,他们太难受了。

  可这,也就差明告诉李皓了,这里有危险,很危险,二级遗迹中出现了巨矿,你信不信?

  尤其是这个关头!

  李皓真进去了,代表他有信心。

  真是让人头疼的选择。

  “神能石可以出!”

  老头子思索一番开口道:“不出,我们就麻烦了,人没出,钱也不出,那就逼着其他人对付我们了!钱可以出……但是……人未必要出。”

  他微微皱眉道:“太过冒险了,求稳更重要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巡检司司长有些皱眉:“无论谁赢了,对我们而言……可能都有一些麻烦。”

  “我知道!”

  老头子点点头:“可是麻烦……比死了强!不行的话,就锦上添花,谁赢了,再低头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巡检司司长看着父亲,有些不解:“我巡检司不弱,为何非要如此?”

  一再蛰伏,只会让他们偏离原本的路线。

  “因为你不是当霸主的料,我也不是。”

  老头子轻声道:“你若是有点出息,我也不至于如此!可是……你看看你,这些年做的如何?巡夜人一直挂靠在巡检司,你和姚四关系如何?你自己不行,那我能如何?你总是觉得,是我不帮你……错了,是你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特质,我觉得……陈家到了你这一代,我若是死了,你撑不起这个天下!”

  争霸争霸……以前也想过。

  第二代若是有出息,他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不管,只想着求稳。

  可他的儿子……守成有余,开拓不足。

  一方面,有点热心肠,一方面又有点优柔寡断,黑也黑不起来,白也白不起来,两头不讨好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那就躺平好了。

  巡检司司长有些恼怒:“我觉得我执掌巡检司三十年,比你做的要强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呵呵!”

  老头子嘲讽一笑:“结果就是巡夜人脱离了,结果就是每次遇到难题,你不想着解决,光想着等待结果,再做决定!”

  “李皓在东方一战,你非要等出个结果才做判断。一步慢,步步慢!你是支持徐家也好,还是支持银月也好,一直模棱两可……你说我为何要如此做,我只是顺着你罢了!”

  “既然你无法在关键时刻做出决定……那就一直如此下去,不求大富大贵,起码……倒地就拜的彻底,也不会真的死!”

  老人说着,好像有些疲惫,摆摆手:“就这样吧!出钱,不出人!至于李皓那边,他若是真能赢……真要走出来了,转头你就带着巡检司加入他的天星都督府,第一时间加入,这样的话,他就算不满,也不会对你如何……当不了霸主,那就求个富贵!”

  巡检司司长沉默了。

  他知道,父亲是觉得自己撑不起这片天,可是……他看向父亲:“我不行,可如今超能崛起,长生不再是笑话,你呢?你比我强,比我看的透彻,你自己没想过吗?”

  “我?”

  老头子失笑:“我有自知之明,论文,我不如行政司那位,论武,我不如军法司那位。论狠,我不如映红月,论谋,我不如银月那老东西……和我同时代的一些人,比我强的有,我不拔尖,第二代也不出色……拿头和人争吗?”

  巡检司长皱眉:“你这么不自信?”

  “不是不自信!”

  老头子笑了:“是知道其中多难,我畏难,要是不畏难,早些年,我就亲自出山了。原本想着,你要是出息一些,我就是不要这张脸,也给你争一个机会……可是……你也扶不起来,我能奈何?”

  他说着又道:“如今的九位第二代司长,除了行政司和军法司的还好,剩下的都扶不起来!一代不如一代,上一代不如,下一代还不如……你让我怎么办?”

  巡检司司长不吭声了。

  此刻,有些羞恼,也有些愤怒。

  我扶不起来?

  有那么糟糕吗?

  他觉得自己做的还是不错的,这些年,巡检司发展的也还行,至于姚四……姚四软硬不吃,我能怎么办?

  可又想到,姚四居然臣服了李皓……一下子就有些沮丧了。

  一大把年纪了,此刻却是被嘲讽的一无是处。

  “那李皓若是死了呢?”

  “死了……那就继续混着!军法司和行政司,二选一!”

  老头子淡淡道:“不要想着投靠皇室,不行的,皇室那位……他野心倒是不小,不满足中兴王朝,而是希望推倒重来,完全按照他的心思来……这也很危险!”

  说罢,不耐烦道:“就这样吧,其他的你自己决定!”

  还有什么我能决定的?

  巡检司司长暗骂一声,转身就走。

  他走出了后院,看向前面的府衙,此刻,府衙中有些乱糟糟的,李皓的名字不断出现,显然,巡检司这边也慌了神。

  陈家,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安全感,稳定感。

  我也不行!

  为何会如此?

  巡检司执掌天下巡检80年,陈家一直也没犯下什么大错,一直都在平稳度过,平稳,也是一种错吗?

  ……

  这一刻,各大组织,神山,超能之城,都收到了一些情报。

  映红月看着面前的几人,缓缓道:“九司是在冒险,成功了就罢,失败了……一旦真被李皓夺取了这些神能石,复苏了战天城中妖植……麻烦还在后面。”

  当然,真成功了,麻烦就不是后面的事了,代表李皓超乎了想象。

  九司也不是没考虑过这一点。

  真要是这样都被李皓翻盘了……那能怎么办?

  身旁,橙月沉声道:“首领要亲自出手吗?”

  “我?”

  映红月闭目,片刻后叹息一声:“我去杀李皓……只会更麻烦!一旦我失败了,那就是他夺了八脉之力,成全了他。七脉,还没彻底融合成功。可惜……可惜!”

  橙月又道:“那……首领觉得,李皓能赢?还是觉得李皓不会进去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

  映红月笑了笑:“不好判断他的想法,李皓从银月走出之后,便是鱼跃龙门,天高任鸟飞,已经难以揣度他的心思。九司若是失败了……那天下真要彻底大乱了!我们……麻烦也彻底到来了。”

  橙月一咬牙:“那就让长老团,古神卫,全部出动!各家都知道李皓的威胁……这一次必然会出全力,再带上几枚本源符咒,带上能源炸弹……做好赴死准备,甚至带上大量灭城弹……只要付出代价,他李皓,还能不死?”

  映红月沉默不语。

  谁知道呢?

  李皓一次次地险死还生,可是却越来越强,八大家,不该灭吗?

  李皓出现之后,自己顺风顺水的局面,也被彻底打破了。

  这是因为……李皓克制自己吗?

  也许……该想想办法了,不能再这么下去了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