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37章 以理服人,以力服人(求订阅求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巡夜人总部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的到来,还是激起了一些涟漪。

  门口,守卫的巡夜人,看到李皓,瞬间肃然起敬,顿时大声喊道:“见过都督!”

  几位守卫,都是挺直了腰杆。

  门内,那些正在散乱游荡的巡夜人,也是纷纷退到道路两侧,随着李皓跨入,喊声瞬间响起。

  “见过都督!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,倒也没说什么,只是觉得现在的巡夜人,倒是有些精气神了,之前他第一次来,进门都没人管,身份都不查验的。

  虽说这一次也没有,好歹人家是认识自己的。

  喊声此起彼伏。。

  好像领导视察一般,李皓到来,整个大院都沸腾了一些。

  如今,随着黄龙死去,还死了几位副部长,巡夜人领导层没几个人了,也就姚四、侯霄尘加上李皓,还有几位不太管事的副部长。

  五方都督,侯霄尘直接被大家忽视了,除了李皓之外,其他四方都督,也就一位南方都督还活着。

  ……

  后院。

  道剑正在和几人闲谈,谈一些修炼的体悟,忽然朝远处看去,其他几人也是如此。

  大眼睛眨了眨眼:“看到了吗?多威风!”

  这才叫威风!

  一进门,不需要说什么,你就知道他来了,因为整个巡夜人体系,不管服气不服气,你得怕他!

  黄龙嚣张吧?

  现在骨头都能搓灰了!

  道剑笑了笑,起身。

  大眼睛见状有些兴奋:“去找他麻烦?”

  道剑失笑:“怎么会?只是去看看,一直不曾见过,既然来了,当然要去见识见识。”

  三人都很兴奋,纷纷跟上。

  也想知道,道剑遇到那位,那位又是什么姿态?

  无视?

  轻蔑?

  还是其他?

  道剑虽然不是神通,可也是蜕变中的顶级存在,还很年轻,最近神师榜据说可能要重新排名,道剑也许能进入前三。

  当然,那个混蛋,也许能成为第一。

  谁让他跨入了神通呢,而且还斩杀了多位神通,战绩太过彪悍。

  ……

  李皓一路走过,只是点头,并未回应。

  快到侯霄尘楼下的时候,看到了一位熟人,那人也是脸色微变,急忙堆笑:“都督!”

  李皓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:“胡青峰?”

  “是我是我!”

  胡青峰再也不复当初在银月的狂傲,一脸堆笑:“李都督今日怎么有空,来总部巡查了……需要小的做点什么吗?”

  好歹也是旭光,而且这家伙还跨入了旭光中期了,却是愈发的不要脸了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上次和黄龙一起挂了!”

  “哪能啊!”

  胡青峰堆笑道:“还多亏侯部照顾,也多亏李都督大人大量,不和小的一般计较,黄龙那是取死有道,小的能和他一起造反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话说的!

  李皓也是笑了起来,脸皮厚,就是不一样。

  两面三刀的家伙,倒是被他自己说的,好像成了正义使者一般。

  当然,他懒得计较。

  他和胡青峰也没什么冲突,这家伙当初嚣张,也没嚣张到他头上,倒是想弄死侯霄尘,结果人家侯霄尘自己都不在乎,李皓自然也不会越俎代庖。

  他也不愿多说,迈步就走。

  胡青峰见状,却是急忙跟上:“大人,小的有事要禀报。”

  “说。”

  “黄龙虽死,可黄龙的余孽还没彻底铲除!地方上,总部,都有他的人!我一直跟着黄龙,就是为了收集他的罪状,他和底下一些人,甚至干起了贩卖超能的买卖,简直不是人……我有证据!”

  胡青峰一脸的大义凛然:“而今,黄龙作为祸首,已经伏法!可不能只诛首恶,从者不究!整个中部,很多人都和他有勾结……”

  说罢,又道:“而今,侯部主管天星要务,姚部刚复出,对这边事情了解的不多,加上有些还是姚部的人,他老人家也有些下不去狠手……此事,唯有李都督可以去做!”

  “中部22个行省,城池上千座,巡夜人行省部长22人,城池部长上千人……我看武卫军中一些人,完全可以胜任……当然,还有一些猎魔军中人,只要清理掉黄龙的余孽,必然会腾出大量位置!”

  李皓止步,看向他,有些意外。

  “胡青峰,你想做什么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胡青峰瞬间凛然:“不敢!小人只是觉得,大人要除恶务尽,斩尽杀绝!免得被人反扑……”

  “你是担心你自己吧?”

  胡青峰干笑,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,他可是黄龙心腹,眨眼间背叛了黄龙,一旦不将那些人斩尽杀绝,他岂不是要被人报复?

  他见李皓好像不以为然,只好又道:“还有,大人也许不知,黄龙背后是有人支持的,并非九司,若是九司,当日他就已经晋级神通了,黄龙其实是皇室的人……”

  李皓微微一怔,侧头看向他。

  胡青峰顿时大喜,急忙道:“没错,黄龙就是皇室的人!其实很多人都知道,所以当日,黄龙发难,其实就是皇室的意思。还有,黄龙这几年,带着巡夜人到处制造祸端,让巡夜人名声扫地,让人觉得九司和巡夜人都是制造祸乱的关键……其实……也有皇室的意思!”

  李皓微微扬眉,“他是皇室的人?”

  “真的!”

  胡青峰急忙道:“不敢欺骗大人,我……我也算小有实力,黄龙当初还是很信任我的,我还曾为他去皇室跑过腿……”

  李皓想了想,先是意外,接着又不算意外了。

  皇室这边,不是好人。

  当初北三省总督被杀,李皓还以为侯霄尘他们杀的,后来知晓,并非如此,而是平原王亲自去杀的人。

  目的很简单,天下大乱,皇室复出。

  九司,其实还是背了一些黑锅的。

  而如今,黄龙执掌巡夜人,也是如此,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,黄龙算是立功了,难怪乱糟糟的,而九司没管,放任如此……恐怕也和皇室一个心思。

  乱就乱好了!

  黄龙出手,巡夜人背锅,只要压制住姚四,那和九司还有皇室,都没关系,天下大乱,也是巡夜人导致的。

  那道剑他们呢?

  李皓心中微动。

  这几人,算是大乱的导火索,也正因为道剑杀了阎罗的孙子,导致巡夜人和对方开战,以前倒也没觉得有什么,反而觉得中部巡夜人挺刚的!

  可真到了中部,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  三大组织没死几个人,倒是平民死了一批又一批,这哪是打三大组织,这是打掉太平的最后一根脊梁骨,明摆着就是要制造出乱世出来!

  道剑这些人,杀阎罗孙子,是不是也是计划中的一步呢?

  还有,当初说天道尺,具有测量天赋的作用,可以让普通人瞬间测试出来什么属性,这样一来,普通人引导成为超能,会极其的简单,对超能推广有巨大无比的帮助。

  可如今,据说天道尺一直在道剑手中拿着。

  并未真的推广出去!

  那这天道尺,有个毛用,只给巡夜人和中部平民带来了灾难。

  胡青峰不说,他倒是真没怎么意识到,黄龙是皇室的人,李皓还真以为这家伙蠢笨到了极致,是九司推出来压制姚四的呢。

  现在看来,倒是自己想少了,主要是黄龙死的太快,他也没太过在意。

  李皓边走边道:“那道剑几人也是皇室的?”

  胡青峰脸色微变,想说什么,偷看了李皓一眼,半晌才尴尬道:“这个……真不知道了。”

  他想说是……可是没证据,他敢乱说,这位可不是黄龙,转头要是真不是,他能被这位打出屎来,那是轻的,直接杀了自己也正常。

  他可是知道,李皓一直很狠毒的。

  当初在银月,自己属下两人,就是被他故意钓鱼杀的,李皓从那时候开始,就不是什么好人了,而且……那时候李皓刚进白月城。

  只是一个从银城进大城市的土包子,他就敢钓鱼钓三阳来杀。

  所以,此刻胡青峰也不敢胡说。

  李皓侧头看着他:“不知道?”

  “真不知道!”

  胡青峰小心翼翼道:“属下也没证据,但是道剑几人,都不是太听话,有些散漫,对巡夜人的规矩,也是视若无物,这倒是真的。”

  李皓失笑。

  也不理会他。

  此刻,前面走来几人,李皓扫了一眼,微微点头,也没说话,直奔侯霄尘办公楼走去。

  远处,大眼睛传音道:“看到了吗?好嚣张!道剑,找他麻烦去!”

  道剑并不理会,只是看了一会李皓,微微皱眉,片刻后才传音道:“很强!”

  “我们当然知道!”

  大眼睛无语了。

  道剑又看了一眼大眼睛,微微皱眉,想了想才缓缓道:“不要去招惹他,这人……看作风,便能知晓,下手无情,狠辣是必然的!”

  李皓无视了自己,不过也不算彻底无视,好歹点了一下头,不管怎么说,嚣张是真的嚣张,骨子里就嚣张,没把他们放在眼中。

  他倒也不算太在意,可也感受到了,李皓对他们的轻蔑。

  真招惹了……人家可不是惜才的老辈,这家伙比他们还年轻,可不会给什么面子。

  大眼睛有些沮丧:“我也没想招惹他,可他……他太狂了,一直以来,就没见过这么狂的家伙,之前咱们也见过一些大人物,什么皇室的皇子也都见过,都没他这么嚣张。”

  一种失落感罢了。

  他们在外,谁不说一声妖孽天才?

  可是……到了李皓这,心情好了给你点个头,心情不好,直接当你不存在,更坏一些,那就直接让你滚蛋,谁受得了这个?

  再说了,之前李皓大战四方,他们好歹也拔剑相助了,结果人家还是这态度……大眼睛愈加不爽了!

  我们可是在帮你!

  当然,李皓没这么觉得,四人中,他对那个用枪的,还有一丝丝好感,其他几人,都当他们不存在。

  当日几人出手的时候,他看在眼中,持枪的家伙倒是第一个杀出来了,那两人迟疑了一阵,所以李皓只当他们是为了自救,毕竟那时候侯霄尘他们都发威了,姚四都出场了。

  身后,跟屁虫似的胡青峰,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,压低了声音:“大人,这几个家伙,一直不服大人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

  “是!”

  胡青峰不敢多说了,心中腹诽,这位到底怎么想的?

  可惜,他也不敢说太多。

  李皓没管他怎么想,眼看着要上楼了,这家伙还跟着,不耐烦道:“行了,你去忙你的……不知道忙什么的话,你给我打探一下消息……”

  “大人吩咐!”

  “上次跑掉的那些贵族,名单给我列一份出来,现在人在哪给我查出来,动静小一点,不要惊动其他人!”

  “是!”

  胡青峰大喜,这也算重要任务了。

  他之所以一直和李皓套近乎,不就是为了向李皓靠拢吗?

  至于侯霄尘……侯霄尘这人办事,太过泾渭分明,也就是他们感觉中的难以亲近,等价交换,你办事,他给你好处,你不办事,他也不管你……

  这样好是好,可对于胡青峰而言,太过遥远了。

  难受!

  李皓这样的人,也许会有些不同,双方作风都不一样。

  反正两人都算一伙的,他从侯霄尘那边跳到李皓这边,侯霄尘大概也不会在意,多好。

  ……

  楼上。

  李皓敲门而入。

  侯霄尘淡笑道:“没来得及去迎接都督,失礼了!”

  李皓顿时笑了:“侯部这话说的,故意寒酸我呢!咱天星都督府,侯部才是正手,我是副手,开玩笑呢!”

  侯霄尘看着他,李皓笑了:“侯部,你不会听到了大家喊我都督,心中不快吧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侯霄尘笑而不语。

  一旁,玉总管倒是没说什么,给李皓拉了个椅子,示意他坐下说。

  侯霄尘瞥了一眼玉总管,心中想着,小玉最近是不是脑袋不太好使了?

  没看我正在和李皓较劲吗?

  给人家拉把椅子过来,是什么意思呢?

  玉总管还真没多想,只是寻思着,都坐着,李皓站着不太好。

  李皓那也不客气,直接坐下,笑呵呵道:“侯部,我来这是有事要办……”

  “那当然,无事不登三宝殿嘛!”

  李皓无语了,说话夹枪带棒的干嘛?

  我也没招惹你啊。

  还为都督的事烦恼?

  还真是……心眼不大呢。

  以前也没觉得啊,以前倒是觉得,侯霄尘做事还是挺大气的,最近心眼怎么变小了?

  李皓咳嗽一声:“是这样的,两件事,第一,武卫军我要收编了!”

  侯霄尘淡淡道:“随你,只要他们愿意就行!”

  “嗯,那就好。”

  李皓放心了,又道:“第二,侯部,天星都督府的都督,你先给我让一下……我要在九司大街,开辟都督府,我担任都督……”

  好家伙!

  刚刚还说,我是正的,你是副的,眨眼间,你让我退位了。

  你这小子,满嘴都是胡话!

  一旁,玉总管都听出不对来了,忍不住想笑,强行憋住了。

  侯霄尘也是郁闷了:“李皓,你说话办事,都是这么办的?”

  李皓笑道:“自家人,不说两家话,再说了,一个都督的位置罢了,不行的话,我用巡检司副司长和侯部来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去你的!

  你以为巡检司你家的?

  你问过巡检司的意见吗?

  是的,李皓是巡检司的副司长,他侯霄尘不是,他只是巡夜人的副部长,还真比巡检司的副司长低半级。

  至于天星府都督,那等级更低一些了。

  人家要一个都督的位置,拿副司长给你换……你别不识抬举!

  侯霄尘现在就是这种感受!

  憋屈!

  他瞥了一眼李皓:“姚部长答应了就行。”

  你去找姚四去!

  说完,看向李皓:“昨日没破开三系神通?”

  “嘿嘿……”

  李皓笑了:“没破,也破了,算破,又不算破……”

  这话……听的真想打人!

  侯霄尘默默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  玉总管都忍不住道:“那到底破没破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

  玉总管脸色也不好看了。

  李皓笑哈哈道:“以后你们就知道了,不急。我来和侯部就这两件事要说,侯部,那我现在去一趟姚部那边……对了,侯部几条超能锁饱和了?”

  “你猜!”

  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!

  李皓笑了:“侯部感悟了几种势?”

  “势不在多,多而杂,杂而不精!”

  懂了,就一种,枪意。

  裂神枪意,李皓曾经感受过的,的确强大,只是残留一些,好像要撕裂苍穹,那还未必是侯霄尘巅峰状态。

  只是……只有一种势吗?

  若是这样的话,凝练文字,难道只有一枚,然后将所有超能锁凝练入内,这样的话,也不是不行,就和老师说的那样,势多了有多了的做法,少了有少了的做法。

  只是,那时候未必能和自己一样,一字一神通了。

  当然,未必是坏事。

  等到最后,自己可能也得将所有文字,给糅合到一起,万道终究要归一,否则,李皓觉得,力量无法聚集,还是分散的话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当然,这些也只是现在想想,早得很。

  至于侯霄尘他们,李皓现在也没想让他们化为超能,和自己走一样的路,自己这条路还没底呢,哪敢让别人走,除了洪一堂跨入了超能,其他人都有自己的武道,还没到解封的地步呢。

  “那我先走了……”

  李皓那是来去如风,侯霄尘欲言又止……你大爷的!

  刚想说什么,李皓忽然转头看向玉总管:“玉总管,你超能锁还没饱和几条吧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回头我强化武卫军的时候,你可以来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玉总管点点头,看了一眼侯霄尘,侯霄尘一脸的无语,半晌才道:“去!”

  不去干嘛?

  可以蹭好处,为何不去?

  玉总管也露出了笑容,看向侯霄尘,点头,一副你让我去,我才去的姿态,这才让侯霄尘释然一些。

  而李皓,早就离开了。

  幼稚!

  侯霄尘居然吃醋了,李皓也是无语,银月的武师,老了老了,居然都喜欢泡妞了,年轻的时候,都在干嘛?

  侯霄尘年轻一些,也有50岁了吧?

  可惜,年轻一代,好像没什么知名的女武师。

  李皓心中想着,又想到,干嘛非要女武师?

  女超能不行吗?

  真是的!

  我还缺个秘书……不过又想到了光明剑……算了,这位大妈最近好像到处在找自己,自己到处跑,人家都快找不到我了,真可怕。

  人家的秘书,都是甜美小娇女,我的秘书……可能是一位长着胡子的大妈,想想都心塞。

  等看到小叶那笑容甜美的样子,李皓愈加郁闷了。

  姚四都赶了个风潮,一大把年纪了,还找了个二十多的小秘书。

  “都督,昨日破三系神通,您身体还能撑住吧?”

  小叶好像在套话!

  李皓有些警惕,不动声色道:“还行,四系都没问题!”

  “我就知道!”

  小叶很开心,果然,李都督就是非常人,四系都没问题。

  部长猜错了!

  里面,姚四端着大茶缸,一言不发,面露冷笑,我这秘书,有些痴呆,李皓也有些痴傻,大概率觉得小叶是在打探情报,可人家只是单纯的崇拜。

  呵呵!

  女人,呵呵!

  男人,年轻的男人……呵呵!

  笑容在李皓进门的刹那,瞬间消失。

  小叶很热情,急忙去泡茶,还小声问了一句:“都督,您喝什么茶?”

  “随意!”

  小叶明白了,急忙从最底层,取出了一罐茶叶,姚四吸了口气,这秘书要不得了,那是我珍藏的好茶,我自己都很少喝!

  看到小叶一撒一大片,他有些扛不住了,轻咳一声:“小叶,你先出去,我和李都督有话要说!”

  “哦哦,好!”

  小叶不敢多说,看了一眼还没泡开的茶叶,只好匆匆出门,有些遗憾,李都督还没来得及喝上我泡的茶叶呢。

  ……

  等小叶走了,姚四抱起了自己的大茶缸,如同乡间老人,喝了一大口,啧啧舌,继续喝,一副听李皓说的姿态。

  李皓微微皱眉。

  想了想,还是决定以理服人。

  “姚部,之前您出手相助……李皓很是感激,觉得姚部还没忘记初心,回归了初我!我有心一统民间力量,整合有志之士,推翻九司和皇室的霸道统治,他们以泯灭民智为代价,想要成为人王……这是绝不能容忍的!”

  李皓挥舞着胳膊,咬牙道:“所以,哪怕明知不敌,我也要螳臂当车,让他们知道,这样是行不通的!”

  “吧嗒!”

  “呸!”

  姚四吃了一口茶叶,吐了出去,见李皓看来,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。

  “我又想着,这事,谁领头,谁倒霉!否则,姚部是最好的选择……要不这样,我率领武卫军、猎魔团,加入巡夜人,姚部举起大旗,我为姚部摇旗呐喊!没别的,就一个目标……干倒九司,干倒皇室,干掉三大组织,推翻封建传统,重建秩序……”

  “呸!”

  姚四再次吐了一口茶叶,李皓眼冒火光。

  我可是以理服人,来劝您老人家。

  您老人家……别不识好歹,不知我铁拳厉害!

  姚四见他眼冒火光,笑了,龇牙,露出了大黄牙:“说的好听,我问你,你有什么资格,什么资本这么说?跟着你,送死去?”

  他冷笑一声:“别给我戴高帽,也别把你自己说的太无敌,李皓,你是不弱,就说现在,你双系神通稳固,很强,可你要知道,九司皇室都是底蕴深厚,不说这一次他们会不会进入三系……就算不进入,你也未必能匹敌他们!”

  “也不说他们背后站着谁,你有什么资本,来说推翻他们?”

  “跟着你送死就很好?”

  “你死了没事,你要把巡夜人拖入泥潭?”

  他冷冷看着李皓:“我姚四,也许正如你所言,贪生怕死了!可我起码知道一点,我若是不带上巡夜人,只是我一人,那起码九司他们还需要办事的人,不会赶尽杀绝!”

  “你李皓回头拍拍屁股跑回银月去了,他们怎么办?”

  姚四看着他:“你不要把自己的目标说的太高大上,说的自己好像是圣人……你不是,我也不是,可我起码不会牵连人!”

  “你李皓一路走来,牵连了多少人了?别的不说,洪一堂,从顶级武师,成为了神通超能,这对武师而言,就是噩梦……”

  李皓冷哼一声:“进入超能就是噩梦了?那姚部的承受能力真够小的,这样的武师,不当也罢!”

  “呵!”

  姚四笑了:“好大的口气!还是你觉得,你杀了胡啸,就比我更强?胡啸被你击杀,有意外,也有我缠着对方的原因,你不会真以为,你能轻松虐杀胡啸吧?”

  李皓看着他,半晌才道:“所以姚部一直不答应的原因,第一是我太弱,第二是觉得我无法匹敌九司和皇室,第三也有因为我跨入了超能,觉得我潜力耗尽的原因?”

  姚四不语。

  有这些原因影响。

  他不能让巡夜人跟着李皓走入深渊。

  李皓必输!

  是的,他不是意气用事,也不是因为李皓要夺权什么的,这些都无所谓,真正的关键在于,李皓不能给大家带来希望,没有希望,那就只有绝望。

  他要为巡夜人负责。

  小叶这些人,盲目地崇拜李皓,这是绝对不行的,迟早要出大事。

  不单单自己,侯霄尘这些人,也不是太上心,就是因为知道,李皓这么做,无异于自取灭亡,所以银月也是不鼓励,不反对,只是顺其自然。

  李皓笑了,他知道。

  所以,此次来,他做好了准备。

  不单单如此,之前银月也不看好自己,周副署长之前说的话,就是明证。

  “姚部,那我若是能击败你,能不能代表什么?”

  姚四笑了:“击败我又如何?比我强的,你以为没有了?我的实力不弱,我自己知道,我若是不解封,大概也就比不稳定的神通强一些,解封一些,大概能比得上稳定的神通了,再解封一些……顶级的两系神通未必是我对手,我若是崩断超能锁,三系我也不惧!”

  “可是……又怎样呢?”

  他自嘲一笑:“二次复苏一来,出来的是什么人物,你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!”

  李皓平静道:“撕裂虚空,穿梭千里,是为绝巅!绝巅之上,也许还有强者……那又如何?”

  “又如何?”

  姚四笑了:“你既然知道,你如此自信,是因为战天城吗?李皓,你不会真以为,战天城能给你支持吧?战天城自身都难保!”

  “不,我从来不会去想着依靠别人,从一开始到现在,我依靠过的,只有我师父一次……后来,我都在自救,自保,自强!”

  他看向姚四:“包括上一次,哪怕诸位不来,我也不惧!九司虽强,又如何?我当日爆发,能杀胡啸,若是没有其他人,我杀了胡啸就会逃离,再回来,再杀,成为一个暗中存在的杀手,到底谁忌惮谁,那还不一定!”

  李皓看着姚四:“当日诸位来援,只能说,给了我一次正面作战的机会,而非没有了诸位,我李皓就任人宰割!”

  姚四冷冷看着他:“那我们出手还错了?”

  “并非如此!”

  李皓看着他:“那只能说明,姚部的血还未冷!你出手,不是为了我李皓,是为了这天下!”

  “笑话!”

  姚四冷哼一声,眼神不善:“出去!”

  他不太愿意和李皓谈了,太过嚣张。

  今日的李皓,他不喜欢。

  狂妄自大!

  因为上一次的胜利,李皓有些狂妄了,他甚至忘了,上一次也不是全胜,若非皇室牵制,上一次他们银月要死很多人。

  李皓看看他:“我知姚部心中所想,觉得我李皓已经狂妄无知……”

  “你知道便好!”

  姚四皱眉:“年轻人可以自信,但是不可以自大,你见识过多广的天地,就敢如此嚣张?”

  “我见识的天地,应该比姚部广阔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姚四有些愠怒,放下了茶缸,看着李皓,眼神带着一些冷厉,李皓如此,他真的不舒服了。

  李皓平静异常:“我曾见过先祖一剑破苍穹!我曾见过人王杀天帝!我曾见过帝尊欲战天!我曾见过许多许多,我见过的,应该比姚部要多,要强!”

  “我见过星空破灭,我见过宇宙破碎,我见过太多……强者太强,人王嗜杀,不臣服便通通杀死……姚部,你说,我见过的天地,广阔吗?”

  姚四脸色微变,看向李皓。

  许久,缓缓道:“倒是没想到,只是……既然你见过,你还如此张狂?李皓,你在想什么?”

  “我在想……万事皆有头,没人愿意当这个头,我来当!你姚四不愿意,那我就站出来,有何不可?”

  姚四冷冷道:“你觉得,你见识多,就能无视危险,无视威胁,无视一切?”

  “不,我见识多,我实力也强,当今世上,除了那些出不来的,谁能匹敌我李皓?”

  “猖狂!”

  姚四怒了:“你可知九司之行政司老司长到底多强?你可知天星王到底多强?你可知映红月到底多强?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敢说你无敌?”

  当今天下,谁敢说自己无敌?

  映红月都不敢!

  你李皓,喝多了吧,你敢你说你无敌?

  李皓笑了。

  一挥手,一面镜子浮现,笼罩四周,瞬间将对方笼罩,姚四心中一惊,却是没有动弹,只是冷冷看着李皓:“你想如何?在这武力逼迫我给你让位?你想太多了!李皓,老夫今日拼着断裂超能锁,也让你知道,什么才是真正的顶级武师!”

  “部长既然不服……那李皓……便以力服人,没有什么,比武力更有说服力,你们这群武师,总是如此小觑天下英雄!”

  李皓冷笑一声。

  下一刻,在姚四意外之中,左手风雷,右手瞬间浮现出水火神文。

  四系神通,瞬间融合归一。

  剑意浮现!

  无生剑意!

  星空剑出,一剑斩下,四系能量爆发,轰!

  姚四挥拳,一脸震撼!

  轰!

  巨响声爆发,砰地一声巨响,姚四倒飞而出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下一刻,摸了摸喉咙,上面一道血痕裂开,血液不断流出。

  水火风雷,在他体内炸裂开,五脏瞬间遭受重创。

  “噗!”

  鲜血喷涌而出,他看着李皓,此刻,撞碎了房间墙壁,撞的旭光蜕变都能挡住的镜面碎片,剧烈颤动。

  他都没在意,他只是震撼地看着李皓。

  许久,吐血不止,艰难道:“四系……神通!”

  “为何……为何……我没感知到任何……水火波动……”

  他又咳嗽了一声,血液夹杂着内腑碎片吐出。

  李皓随手挥出一些剑能,涌入姚四体内。

  他看着姚四:“为什么非要有波动?”

  “你……还能用剑意……”

  姚四看着他,还是有些癫狂:“为何?”

  “为何?”

  李皓笑了:“神秘能从超能锁中诞生,超能锁也是本身力量,我用自己的力量,发挥出剑意,有何不可?谁说,超能就一定弱?谁说,超能之力就是外来物?谁说,我李皓不能纳超能入体,化为己用?新武可开新武之道,我李皓,为何不能再进一步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姚四沉默了,艰难地爬起,咳嗽了几声,看向李皓。

  这一刻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他刚刚并未解封,可也有神通之力,却是被李皓一剑差点杀死……不,若非李皓手下留情,他就被杀死了!

  他知道,哪怕自己彻底解封了,甚至断裂了超能锁,也未必能匹敌李皓。

  四系神通之力!

  他苦笑一声。

  李皓说,当今世上,谁能匹敌他?

  他说,很多人,甚至自己解封,也能镇压李皓!

  可李皓,给了他当头一棒。

  武力,也并非唯一。

  他更震撼的是……李皓,走出了不一样的路。

  他……纳超能入体了!

  这……也许是当今世上,唯一可以做到的人,他不敢置信,不能相信。

  “这……你老师……指点你的?”

  “不,老师不知道,当然,老师为我提供了很多思路,还有战天城,还有很多人,都给我提供了许多思路,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,做了一些尝试,事实证明……我尝试的很成功!”

  李皓看着他:“姚部,我李皓废了吗?我练武至今,不过三年!真要说成为武师,也才四个月时间,我李皓……有资格和映红月这些人并立吗?”

  姚四沉默不语。

  有吗?

  当然有!

  什么都不说,单纯只是这一手纳超能入体,收敛入体,毫无波动……他简直惊为天人。

  可怕的家伙!

  无敌的天才!

  老古董不出,当今天下,能匹敌四系神通的,有几人?

  行政司那位?

  还是军法司那位?

  又或者天星王?

  或者映红月?

  无论如何,今日的李皓,不敢说天下无敌,现世之人,能匹敌他的,也不会太多了。

  他有资格狂妄!

  有实力,有天赋的人,也不叫狂妄,而是自信。

  姚四深吸一口气,许久,缓缓道:“只有你一人可以如此,还是说……此道,可以通行?”

  “应该可以都用,但是道路刚看到前方,我不建议马上跟风去学……我自己都不知未来如何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但是起码……我走出去了!”

  是的,你走出去了。

  姚四露出一些苦涩。

  身为最顶级的武师,他看出了太多的东西,也备受打击。

  单纯的武力,不足以让他彻底服气,可是……开辟新道的李皓呢?

  这算是新道吗?

  他不知道,只有大家都能走的道路,那才是道路,否则,就是特例。

  这一刻,他心很乱。

  李皓再次道:“姚部,只要敢,就会实现!我想……统领巡夜人,还请姚部支持!”

  姚四沉默一会,忽然叹息:“你答应我……没有十足把握,不会带着大家送死……”

  “无法答应!十足把握,那是神话,一切在于奋斗,在于拼搏,增加成功机率,而非一开始就在谋划,想着十足把握……那都是纸上谈兵!”

  姚四怔神。

  李皓沉声道:“姚部不要说这些不切实际的话,何况,大家知道跟着我李皓走,危险十足,我又不会强迫大家,自愿便可!为自己奋斗,为所有人奋斗,为了子孙后代,为了家人,为了亲人,为了朋友……难道只是为了我吗?若是如此,若是这样……巡夜人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!”

  “还是姚部觉得,天星王这个名头,很值钱?在我眼中,一文不值!只是,若是无人能当,无人当好,我李皓……也愿当仁不让!舍我其谁!”

  舍我其谁!

  姚四微微一震,好大的口气!

  可这一刻,想法又截然不同了。

  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你……想要我怎么做?”

  “巡夜人加入天星都督府!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我要再开一司!没有什么特别的名称,就是天星都督府,当这个实际意义上的第十司!姚部依旧是巡夜人部长,只是……主次转变,巡夜人成为天星都督府下属机构!”

  姚四苦涩无比。

  他看向李皓,忽然道:“你不怕……我外泄?”

  “不怕!”

  李皓傲然:“今日你看到的李皓,明日还是如此吗?前几天的李皓,还是今日的李皓吗?四个月的前的李皓,和现在的李皓比,又如何?总有人喜欢用老眼光看待我……等他们看清了我,他们已经死了!”

  “我的目标,是如今这些人吗?不,我要清扫那些一切不听话的!什么古妖植,古妖兽,甚至古强者!有人告诉我,如今留下的强者,要不是逃兵,要不就是有任务,若是还记得初心,就不会和我李皓作对,若是和我作对……通通都要扫入垃圾堆!”

  他抬头看天:“今人未必不如古,他们可以做到,我们也可以!寄希望古文明复苏,能带来什么?为何不想着去超越,哪怕很难……就一定不愿去做吗?一切都是新的开始……为何九司和皇室,只想着走古人之路,成为那名不副实的人王?”

  姚四不语。

  许久,长长吐气:“心很大,志向也大……可是……”

  “没有可是!”

  李皓摇头:“当你说出可是,但是,可能……这些话语的时候,你就犹豫了,迟疑了!武师,不该如此!武师修心,心之所向,道之所在!”

  姚四愈加苦涩,又被这孙子上了一课!

  我才是顶级武师!

  长长吐了口气,点头:“好!我可以答应你……巡检司那边……”

  “谈,谈不拢就不管,巡检司敢来找茬,我就杀了他们,震慑九司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彻底无言了。

  这一刻,姚四什么都不说了,苦笑一声:“再给我一点剑能,我内腑伤势还没好,你下手太重了。”

  “以理服人不行,那就以力服人!先礼后兵,总比空谈要强。”

  李皓输出了一些剑能,又丢出了几滴生命之泉,姚四也是照单全收。

  此刻,什么话都不想说了。

  蛰伏多年,被一个年轻人连续打脸两次……下次什么话都不说了,否则还得被打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