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32章 你手下有坏人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(昨晚吃了火锅,开通天窍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天星城。

  李皓大张旗鼓地从银月返回天星,无人不知。

  至于带回来了上千兵士,也无人在意什么。

  皇室这边,倒是多了几分期待,李皓连普通军士都带来了,这家伙是真打算在天星扎根了,这是好事,他在一天,九司就难受一天。

  所以此刻,皇宫内。

  一道声音传出:“天星侯即将回归,小九,你去北城迎接一番,以示皇室恩宠!”

  “是,父皇!”

  巨大的大殿中,一位年轻人躬身领命。

  从大殿走出,年轻人走了一会,跨过了几个宫苑,最后在一处小校场找到了一人,面露笑容:“贺师父,天星侯即将归来,父皇让我去接人,还要劳烦贺师父帮忙引荐一二。。”

  贺勇扭头看了一眼这位皇子,思索一番,点头,笑呵呵道:“好!”

  这几年,他在皇室混的还行,和这位渐渐掌权的九皇子关系不小。

  早些年,这位天赋不显,实力微弱,母系家族实力不够,在皇宫内无人问津。

  贺勇那是没事找点事,看个热闹,暗中教授这位武道,没想到对方武道天赋不弱,几年下来,实力渐渐强悍起来,随着超能强者也在不断晋级,实力越来越被看重。

  如今,这位九皇子倒是成了炙手可热的太子人选了。

  天星皇室这一代,目前还没确定太子之位,主要还是因为九司辖制。

  贺勇转头看向那些练武的皇亲贵胄,笑呵呵道:“那你们先练着,我去去就来,有空的话,拉魔剑来皇宫和大家亲热亲热……”

  说的话,倒是让不少习武之人有些小小的振奋。

  当然,南拳也就说说罢了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,南拳和九皇子凑到了一起。

  九皇子看起来温文尔雅,显得有些虚弱,实际上武道修为极高。

  此刻,也一如既往,平和又谦逊:“贺师父,我只听说过天星侯的事,却是不曾和他有过接触,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?”

  南拳笑呵呵道:“没什么需要注意的,你要是有心,送点宝贝给他,他比看了什么都要开心。”

  九皇子哑然失笑。

  南拳却是正色道:“不是笑话,咱们银月武师穷,就有点这方面的小毛病,看到宝贝,就挪不开眼!”

  九皇子微微一怔,若有所思,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。

  一边走着,一边想着,片刻后又道:“贺师父觉得,此次天星侯回归,是否会继续做点什么?还是满足于现状,在天星城安心站稳脚跟,便不再有所动作……”

  “不好说!”

  南拳摇头:“我虽然和他有过多次合作,可李皓年轻,想一出是一出,有时候只是单纯的为了兴趣,有时候只是因为一时激愤,你很难判断他到底想做什么。”

  九皇子不知他是不想说,还是真的如此,却也没再问什么。

  李皓……见见便知道了。

  皇室想拉拢李皓之心,人尽皆知,倒也不需要隐瞒什么。

  ……

  天星城外。

  天星海上。

  神舟在海面荡漾。

  李皓几人,站在船头,远远地看着天星城,繁花似锦。

  北方还是寒冬凛冽,天星城却是四季如春,和北方的纷乱相比,这里没有李皓捣乱,好像显得格外的平和。

  周副署长站立船头,朝远处看了一会,片刻后才道:“第二次超能复苏,未必会在银月,天星也许是关键。”

  李皓压不住好奇:“超能复苏,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?天地之间的能量释放?那这些能量,从哪来的?不可能凭空冒出来的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周副署长点点头:“原因很多,第一次复苏,是因为打破了一处遗迹,那一处遗迹,应该联通了一处巨矿,原本被封锁了,后来打破后,巨矿内所有能量外泄,导致天地能量开始复苏。”

  “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原本封锁这处巨矿的妖植彻底死亡了,所以导致能量外泄,造成了第一次复苏。”

  封锁的妖植?

  李皓心中微动:“妖植一直存在于巨矿之上,代表不缺能量,为何会死?”

  这样的妖植,应该比其他妖植更有实力,更强大才对。

  周副署长笑了笑:“提前出世,天地不容,虚空破碎,乱流绞杀,污浊之气侵袭……都是导致妖植死亡的原因,也许也正因为如此,其他妖植妖兽才明白,如今的天地不一样了,不能随意出世!”

  李皓了然。

  第一次复苏,据说和映红月他们有关,不知是无意导致的,还是有意的,故意如此。

  具体如何,如今除了这些当事人,也无人可知了。

  周副署长说第二次复苏,关键也许在于天星城……难道是说天星镇的大矿?

  要知道,天星镇的大矿,昔年可是满足八大城能源需要的巨矿,庞大无比,为整个银月提供了能源储备。

  李皓其实还有一点疑惑,为何能量会从古文明时期,一路衰弱下去??

  直到20年前,才复苏了一些。

  在这之前,整个银月大地,好像没有了任何能量存在。

  当然,如今不是追究这些问题的时候。

  此刻的李皓,已经看到了天星城城门。

  而船舱中,也稍微有些骚动,不少兵士也是第一次长途跋涉,来到传说中的京城,都有些好奇和期待。

  从银月出发,抵达天星,李皓一行人花费了4天时间。

  不算太赶。

  这4天,李皓他们也没闲着,大量的剑能涌出,提纯了许多神秘能,这些东西对于李皓而言,如今提升有限,可对于一群普通人而言,可想而知,提升效果多好。

  上千军士,几乎都顺利跨入了斩十境。

  从临近斩十,到进入斩十,提升还是很大的,可对李皓而言,真的只是九牛一毛,武师的斩十境不难,破百圆满之前,其实都很轻松。

  尤其是还有剑能辅助,压制下神秘能的暴动,若非担心大家实力提升太快,导致失控,几天下去,将他们强行提升到破百也不是难事。

  配合上战天铠,原本就是一支精锐军,战力会迅速攀升。

  而刘隆这些人,这几日没怎么修炼,主要负责传授十环封山阵。

  10人一组形成小的十环封山阵,百人就是更大规模的……

  等到千人都学会了,都能配合成功,聚力一人,想必会有不一样的效果,前提是被聚力的那一人,可以承受这一切。

  城门口。

  李皓看到了皇室的旗帜飘荡。

  天星王朝的皇室旗帜,如同星空璀璨,闪烁星光,这也是天星王朝的由来,天星旗。

  巨大的神舟落地。

  李皓微微扬眉,皇室来人了?

  他已经得到了南拳的通讯,九皇子来了,据说在皇室当中,九皇子如今是很有力的皇位争夺者,当然,天星王还活着,上一代天星王到底死没死李皓都不清楚。

  九司老司长都活着,那上一代老皇帝活着,好像也没什么。

  据说那位早就死了,谁知道呢?

  远处,一位身穿黄袍的青年,一脸温煦笑容,背负双手,在默默等待着,两侧,是一些黑甲军护道,人数不多,也就百来人。

  “下船!”

  李皓一声低喝,一队队猎魔军走下了船只。

  …………

  不远处。

  九皇子微微凝眉,瞬间消散,传音南拳:“这就是战天军?怪不得天星侯带了千位军士过来,原来都配备了战天甲……这么说来,天星侯在战天城,获得了团长权限,而且可以肆意扩充军队吗?”

  就算是普通人,配备了战天铠,一般破百和月冥也难伤了。

  皇室拥有黑甲军,自然知道其中的秘密。

  “他是团长,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吗?”

  李皓的银铠,又没隐瞒,懂行的人自然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,黑甲军当中有没有银铠……目前不清楚,但是大概率是有的,只是没有暴露出来罢了。

  九皇子却是摇头,传音道:“不一样的!贺师父大概也看出来了,黑甲军的确也是一支古军传承,可是……黑甲军就算出现了团长一级的存在,也不是说扩军就扩军的,相当麻烦!天星侯扩建千人,好像很轻松一样。”

 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千人大军,眼神微动。

  皇室的黑甲军,数量不少。

  可当年为了获得权限,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后来为了对付九司,更是付出了巨大无比的代价,也正因为如此,当年一时不察,被九司占据了先机,九司的那几位,也是老奸巨猾,在关键时刻给了皇室重重一击。

  “贺师父,你也是铜甲,战天军中,目前还能战斗的古强者多吗?”

  “不太清楚,我就见过一位黄金,三位白银……但是据说军营中还有一位黄金。”

  他倒也没隐瞒什么,何况,也没必要。

  古城水太深,给你看到的也只是表面的。

  九皇子沉吟了起来,两位黄金战士吗?

  师长一级的存在?

  倒也不弱。

  可要说八大古城,就保存了这样的力量……真的不咋样,据说战天城昔年人口数千万,可战之军过百万,师长也只是万人之长。

  百来位师长级强者,就剩下两人的话……真不多。

  何况,到底是彻底死了,还是如何,目前也不好判断,能动,不代表还活着。

  古遗迹中,如今发现的活物,几乎都是妖植。

  妖植寿命长,加上可以诞生生命之泉,滋养自己,比一般的妖兽和人类,都要长命。

  这也是目前为止,为何各家提及的古强者,几乎都是妖植的原因。

  “哒哒哒!”

  一阵整齐的步伐,从远处传来,猛虎旗随风飘扬,李皓走来了。

  九皇子露出笑容,没再和南拳说什么,上前一步,大声道:“天星侯归来,父皇欣喜,特命小王迎天星侯凯旋……”

  “凯旋?”

  李皓哑然失笑,上前一步,看向眼前这略显瘦弱的青年:“我就是回去一趟,又回来了,怎么就凯旋了?不过还要多谢九皇子了!”

  说罢,想到了什么:“我要跪下谢恩吗?”

  九皇子轻笑:“不用,皇室退隐80年了,早就没了这些规矩,都是一些繁文缛节,超能崛起,时代不同了,天星侯乃是当世至强者,更无需如此!”

  说的很客气。

  至于李皓没规矩,他也没当回事,这个时代,强者张狂,跪拜礼?

  除非你皇室再次一统天下,镇压四方。

  否则,再计较这些,就是自讨无趣。

  九皇子又感慨道:“初见天星侯,果然闻名不如见面,比传闻中更加豪爽,也更加年轻……”

  “九皇子也很年轻!”

  李皓笑了起来:“我听说,九皇子也才20岁,和我一般大。”

  这是七公主说的,眼前这个瘦弱青年,年纪并不大。

  九皇子轻笑:“我们不一样,我毕竟生在皇室,自小就接受了常人无法接触的资源,生来就不缺什么,所以也愈加钦佩天星侯这种白手起家的英杰!”

  他很谦逊。

  李皓笑了笑没说话,九皇子见状也迅速笑道:“旅途奔波,天星侯也劳累了,大概盼着早点回去休息了。小王也不叨扰,免得天星侯过度劳累……”

  说罢,取出一枚储物戒指,笑道:“这是皇室一点心意,天星侯刚回归天星城,百废俱兴,我就不打扰了!日后,天星侯若是想找个人喝喝酒,聊聊天,可以让贺师父带信,随叫随到……只是不能出天星城。”

  “多谢!”

  李皓直接接过,笑呵呵道:“一定,下次找皇子喝酒!”

  “贺师父,你就留下陪天星侯聊聊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贺勇点点头。

  九皇子也不久留,笑容灿烂,迈步离去,后面,黑甲军迅速跟上。

  李皓看了一眼,微微扬眉。

  黑甲军!

  只有百来人,可看步伐,看气势,虽然被铠甲遮掩,可李皓可以感受的出来,这些黑甲军很强,没有一个弱于破百的,势也是弥漫在队伍之中。

  不知有多少斗千,甚至斗千之上的存在。

  比起身后的猎魔军,李皓这边就要差的远了。

  南拳笑呵呵的,也朝那边看了一眼,笑道:“还看,是不是想打一架?”

  “他很强?”

  “你没看出来?”

  李皓若有所思道:“看出来一些,是个强大的武师,至于饱和了多少条超能锁倒是没看出来多少,比南拳师叔如何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

  南拳摇头:“以前还知道一些,后来他入了几次遗迹,实力应该是有很大提升的,具体如何,我就不好判断了,他也许久没动武了。”

  说完看向李皓,传音道:“你怎么把行政总署的老家伙带来了?”

  “帮着干点琐事。”

  “你真行!”

  南拳也是无言,厉害啊。

  你这家伙,居然连行政总署的副署长都给拐走了,这姓周的,到底是不是强者,银月也是众说纷纭。

  有种强,叫大隐隐于市,大家知道你可能是强者,但是不知道你到底多强……这才让人忌惮。

  赵署长和周副署长执掌银月多年,要说不是强者,大家都不太信。

  可要说是……那到底多强呢?

  也没见他们出手过。

  周副署长朝南拳看了看,笑着点点头:“贺大师,久违了!”

  贺勇懒得搭理,也不说什么。

  李皓也不多说:“走吧,进城。我那里地方小,有些简陋,皇室说赏我一个侯府,据说就在九司大街上,地方很大,可惜……我不敢去,怕被九司打死!”

  南拳哈哈大笑。

  周副署长却是云淡风轻道:“赏了为何不要?九司那边才是天下核心之地,一直雄踞北城,也不是长久之计,给人一种草台班子的感觉……有时候,不要觉得位置、门面不重要。只有进入九司大街,才是天星王朝的核心要地。”

  这里,可不是什么长留之地。

  在这待久了,大家都只会觉得,你随时准备跑路。

  李皓若有所思,点点头,没接话。

  南拳看了一眼他,笑了笑,龇牙。

  这老头子,他看的不舒服,一副我无所不知的表情,很想给他一拳。

  “南拳师叔,我走这几日,天星城无大事吧?”

  “能有什么大事?你不搞事,天星城安静了80年都没啥事!”

  南拳也是笑呵呵的:“对了,也算有点小事,之前财政司不是让出了一个遗迹吗?一座武科大学,现在九司、皇室甚至其他一些家族,都在打这地方的心思。”

  “财政司虽然开发了一段时间,可没完全开发出来,好东西应该还是有一些的,你有兴趣去看看吗?”

  李皓想了想道:“听说过一次,据说是二级遗迹,遗迹还分等级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南拳点头:“只是简单的划分罢了,按照危险程度来划分的,也不是固定的危险程度,而是每次进入多少人,出来多少人,战损比来划分的!比如战天城……那就是特级遗迹了,进去了就没几个能活着出来的。”

  “一级遗迹的话,死亡率超过50%。”

  “二级的话,30%――50%之间,算是比较危险的,一般情况下,财政司开发,肯定有旭光层次进入其中过。”

  李皓了然,这划分……其实不代表什么。

  战天城若非李皓他们,不会死那么多人。

  这么说来,只是简单的危险程度划分,他还以为看收获,看宝物呢。

  一旁,周副署长轻声道:“遗迹,目前主要分三类,第一,古城。第二,武科大学。第三,古家族、门派驻地。这三种是最容易保存下来的,其他的,没有特殊力量保护,几乎不可能保存下来。”

  “每一座能保存下来的遗迹……”

  他顿了顿才道:“只有几种可能,第一,有宝物存在,能稳固遗迹。第二,有强者存在,可以封锁遗迹。第三,没宝物没强者,那就是以前的一些顶级强者居住地,有道蕴留存,这些遗迹的话,其中的道蕴,就是最大的宝物!”

  显然,这位对遗迹倒是门清。

  南拳再次扭头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:“老家伙,看样子你们官方没少挖,这么了解?”

  周署长看了他一眼,半晌才道:“多读书,这些并非官方说的,而是袁硕在多年前出版的一本书中说的,名为古文明探索纪要……当然,出版了不到千册后就被当成禁书封掉了,官方不鼓励人去探索遗迹,太过危险。”

  南拳一怔,接着低骂一声。

  内涵谁呢?

  不,直接说我不读书了!

  李皓也有些意外:“有吗?这本书我还真没看到过。”

  “嗯,封的早。”

  李皓失笑,老师都没提过,看来不是忘了就是气不过,懒得提及了。

  被他这么一说,李皓也点点头。

  遗迹能保存下来,自然都是有原因的。

  要不要去武科大学探索,他也在考虑,若是在银月,那肯定去,可在这……小心被人算计了。

  财政司让出来这个,可未必安了好心。

  而且,李皓一次都没去过类似的遗迹,他实际上去的也少,就战天城和帝宫两处,都发现了不少东西。

  武科大学……这个经常出现的名词。

  关键是,按照战天城军需处张亮的说法,武科大学若是功能还齐备,也许可以拿一些垃圾东西去换宝物……前提是对方还有宝物存在。

  一般的武科大学,好像都具备这样的功能。

  这个倒也不着急,反正不是第一次被人探索了,真有什么好东西,也早就被人取走了,若是没取走,就代表有危险,一般人拿不到。

  ……

  一行人从城外,走到了北城天星都督府临时驻地,一路上倒也引起了一些人注意。

  现如今的驻地,只是一些破旧的大宅子临时搭建到了一起,的确没什么威严可说。

  这里,以前都算是贫民区。

  和城内的高楼大厦比,很破落。

  和城市中心的九司大街比,也没九司大街那么威严,那么恢宏,小家子气十足,难怪周署长说,在这待下去,不是长久之计。

  而且一直在北城待着,北城这边,生意都不好做了,很多贫民不得不走的更远,去别的地方讨口饭吃。

  李皓一边走着,一边想着,倒也有了些决定。

  也许……还是要去九司大街!

  起码信息更全面,办事更方便,现在去巡夜人总部,还得跨越半个城市才行。

  ……

  巡夜人。

  大眼睛小跑着进门,急忙叽叽喳喳道:“李皓回来了,据说皇室那边,让现在风头正盛的九皇子去迎接了,不过好像没聊几句,九皇子就走了!”

  说完,看向道剑:“道剑,你去不去北城?”

  道剑轻笑:“我去做什么?”

  “切磋啊!”

  “他是神通,我只是蜕变……自取其辱吗?”

  道剑失笑:“你怂恿我去找他切磋,不是让我被动挨打吗?”

  “不是,你以前不是可以越阶挑战的吗?而且你有天道尺在……”

  道剑却是没兴趣,摇头:“没必要,据说他脾气不太好,切磋之下,若是打出了真火,倒是让人看了笑话,你们几个,也稍微安静一些,没必要和他起冲突。”

  “没有!”

  大眼睛否认,又道:“不是我们,主要是巡夜人这边,很多人都在等着呢,据说李皓要收编咱们!他是厉害,可要说直接收编咱们……你乐意?不止我,很多人都不乐意!”

  对李皓,要说恶意很大,也不至于。

  可李皓太嚣张了!

  这几日,都有消息流传,李皓要收编巡夜人,自立门户,不是继承姚四家业,而是将姚四家底都给夺了,直接吃下去!

  要知道,巡夜人在中部,都有数万超能呢。

  虽然地方上的,有些不太听话,可光是天星城,巡夜人超能就超过了3000人,还是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了。

  总部这边,算上他们,光是旭光就有好几十。

  这样一股势力,姚四都没死,李皓这么干,太不给面子了!

  道剑没说什么,摆摆手:“等等看吧!”

  现阶段,只是传闻,急什么。

  就算巡夜人答应了,也要巡检司那边答应才行,李皓想直接一口气吃掉巡夜人……这不是简单的武力强大就行的。

  他觉得李皓想的有些简单了,不要觉得上次姚四帮了他,就代表愿意将巡夜人拱手让人。

  黄龙在巡夜人折腾了五年,可到头来,起码大半的巡夜人,还是支持姚四的。

  ……

  巡检司。

  巡检司司长正在看书,听到耳边有人议论,抬头看了一眼下面几人,淡淡道:“回来就回来了,难道还要开个欢迎大会不成?”

  “司长,据说李皓想吞并巡夜人,甚至皇室有风声传出来,李皓想独立建设第十司……”

  巡检司司长轻笑一声:“那么容易的吗?哪怕他再掀起一场战斗,想达到这个目标……也几乎不可能。九司的成立,不单单是武力,说了你们也不懂。”

  说完,摇头道:“希望不大,至于想吞并巡夜人,完成跨越,也要看巡夜人那边,现在巡夜人这边,因为姚四之前出手过,大家对李皓还有三分善意……一旦姚四反击,巡夜人会迅速和他割裂,李皓那时候就知道,这决定多么错误了!”

  辛辛苦苦建立的巡夜人,姚四好不容易振作了起来,让你将巡夜人拱手相让,你能答应?

  巡检司司长觉得,李皓这是在玩火。

  好不容易拉拢了一些人,何必这么急切。

  年轻人啊,就是沉不住气!

  现在,九司都在等着看笑话呢,而皇室,反正也无所谓,成功了,打一下九司的脸,失败了也不损失什么,自然乐得给李皓造势。

  ……

  随着李皓回归,各方都在议论纷纷。

  而天星都督府破旧的大院中。

  李皓带着周署长他们刚进屋不久,猎魔团中,云瑶脸色微变,她好像看到了谁。

  朝角落处看去,一个小小的人影,好像做贼一般,在探头张望。

  云瑶此刻穿着铠甲,倒是没露出真容。

  朝那边看了一眼,脸色微变之下,看向一旁的刘隆,轻声道:“队长,我去办点事,待会回来。”

  “现在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刘隆微微皱眉,低声道:“别乱跑,小心一点!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云瑶也不多说,朝远处走去,刘隆看了一眼,微微凝眉,没说什么。

  银城的几位武师,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
  只是,他有时候也很无能为力。

  如今李皓虽强,可他也不想给李皓找太多麻烦,有些事没那么容易办的。

  ……

  雨琪正在观望,李皓收留了她,转头就走人了,一走就是一个星期。

  她最近很着急。

  弟弟还在外面呢。

  一直在这留着也不是回事,再不出去,弟弟饿死了怎么办?

  虽然临走的时候,把这些年存的家底都留给雨明了,可雨明喜欢乱花钱,遇到谁困难了,自己困难的要死,还要帮衬一把。

  自己得出去了!

  李皓现在回来了,她也不清楚李皓什么时候给云家翻案,与其继续等待,不如先回去。

  她看着李皓带人进了大厅,想着等会李皓出来了,自己就上去找他。

  正想着,感受到身边多了一人,侧头一看,是一位黑甲战士,她眼神有些警惕,对这些黑甲,她还是有些忌惮的,因为皇室的黑甲军也穿着类似的铠甲。

  虽说,这一支军队好像和皇室没什么关系,据说是战天军的铠甲。

  黑甲站着不动,只是看着她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雨琪都想跑了,忽然,耳边传来了沙哑的声音:“你叫什么?”

  雨琪一脸警惕。

  “你今年16岁了,你还有个弟弟,15岁,比你小一岁,对吗?”

  雨琪脸色微变,转头就要跑。

  弟弟的事,也就贫民窟几个孩子知道,是不是弟弟出事了?

  “小琪,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

  下一刻,面具消失,露出了云瑶的脸。

  雨琪扭头一看,脸色一变,有些疑惑,有些不确定,却是没吭声,只是小心翼翼地看着。

  “是我!”

  雨琪还是看着不吭声。

  她认出来了这张脸……虽然有些变化,可和以前还是差不多。

  可是……她死了!

  自己亲眼看到的!

  骗子……肯定是骗子。

  据说,如今的一些超能,也能幻化面貌,一定是骗子,她警惕无比,看着远处的大厅:“你要做什么?这是天星都督府,李都督就在里面!”

  “哎!”

  一声叹息,又有些感慨和痛惜:“你和雨明,不是……不是死了吗?”

  雨琪脸色再变,“什么雨明?”

  “我是小姑,你忘了?”

  想到了什么,云瑶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道:“你腰上有个疤痕,是你小时候我带你,不小心被烫伤了……”

  雨琪有些狐疑,有些不确定,也有些不敢置信。

  看了云瑶许久,摇头:“不……你不是……小姑死了……”

  说罢,迅速朝大厅那边跑。

  云瑶微微一怔,迟疑了一下,选择了止步,只是心中也是疑惑,还有一些不敢相信,她们还活着?

  ……

  大厅内。

  李皓正在和周副署长他们聊着天,忽然一人风风火火冲了进来,李皓微微皱眉,很快舒展了眉头。

  这是等不及了?

  可云家的事,一时半会不好办。

  小丫头就是急躁。

  当然,报仇雪恨,不急不行,他有时候也想冲去红月总部,干掉了映红月,可实力不允许,那就得等着。

  “大人,你手下有坏人!”

  雨琪的话,让李皓一愣,坏人?

  谁?

  下一刻,门口,云瑶出现,没有说话。

  而李皓,微微怔神,看了一眼雨琪,再看看云瑶,愣了一下。

  云瑶……

  不至于吧?

  云浩然……云瑶……难道还真有关系不成?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