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29章 挖墙脚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对于李皓认识的妖植,两人其实都有些意外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妖植贪婪,这是很多人的共识,其实也不是妖植太贪,而是没办法,必须要这么做,你给它再多神能石,它都能给你吸收完了。

  很多妖植,无数年来,都只是吊着一口气,能活下来,那是妖植命长。

  这时候,看到一点能量,你都恨不得瞬间吸收掉。

  能吐出一滴生命之泉给你,那是你运气好。

  要不然,类似于槐将军,李皓之前塞了百万颗……连根毛都没给你,你能如何?

  而对于李皓要接收难民的事,两人稍显迟疑。

  这事,不太好办。。

  不单单只是吃饭的问题,涌入太多的难民,问题太多了,各种基建方面的缺失,吃喝拉撒住,包括人力物力的投入……不是李皓简单一句,都拉去做工就能解决的。

  这事,复杂程度难以想象。

  赵署长沉默了一会,许久才道:“你想接收一部分难民……心是好的,可你要明白一点,有时候人心是贪婪的,当他们吃饱了喝足了,他们就会想着,获得更多的东西,更大的好处。”

  “那时候,一旦你不满足他们……”

  李皓冷冷道:“我知道,但是这也是一个强者集权的时代!我是有心想做点什么,可若是人心贪婪,不满足于这一切……那就重拳出击!北三省什么情况,临江什么情况,他们心知肚明……若是还不知足,那就不让他们知足!”

  赵署长叹息:“你也明白,这么一来,明明是做好事,最后,恐怕还得背负骂名!”

  摇头叹息。

  这年头,好人不好当的。

  李皓无所谓道:“银月本就没什么好名声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话,差点噎死两位。

  这话说的?

  李皓笑呵呵道:“本来就是,在其他人眼中,我们就是北方的蛮子,野蛮之地,蛮荒之地!说实话,愿意往银月跑的,那都是无路可走了。当然,我知道这其中需要付出太多的东西,我只是张张嘴,也许二位能掉光了头发……可有时候,我也想着,咱银月做点什么比什么都不做强……我会尽全力满足二位的需求……”

  他知道很难很难,说的简单,我培育的粮食够你1亿人吃饭了!

  可是,光吃饭吗?

  开玩笑呢。

  赵署长陷入了沉思中,许久才道:“我们会考虑一下的,但是不能马上给你答复。”

  李皓也不再说什么。

  人家说考虑,已经够给你面子了。

  再说下去,那就是跋扈了。

  一直没吭声的周署长,摸了摸自己的小胡须,缓缓道:“李皓,做事要有恒心,我们更担心一点,你现在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,想一出是一出,并没有明确的目标。有时候……徘徊,才是最大的敌人!”

  他缓缓道:“你今天想着反抗,明日想着救人,后天觉得没希望又选择了放弃……那你要考虑,这样带来的后果。银月可以给你一些支持……但是没有信心,也没有这个想法,跟你一路莽到底。严格来说,你给不了我们任何信心!”

  他看着李皓,也不怕李皓发怒,只是轻声提醒:“银月,其实也缺一个有干劲的人物站出来,但是,我们要的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物,你的目标到底是什么?你为了这个目标,你会付出什么?你张嘴就是顺我心意……你的心意,能当饭吃吗?”

  “银月沉寂了200年,为了你的顺心,你也许会把银月拖入泥潭。”

  他看着李皓,摇头:“这样不行的!你要走什么路?你自己要明确下来!你要是一往无前,不死不回头,我们可以支持你一些……但是,你不能总是这样,今日我想杀人,所以我出手了,明日我不想杀人了,我要走了,去浪迹武林……”

  李皓怔神。

  周署长很平静地看着他:“自古以来,成大事者,必有恒心!你若是连身边人,都无法给予足够的信心,你让外人给你支持吗?什么支持?拿命陪你玩吗?还是八大家的身份,让你迷失了?还是觉得你真的无所不能?你在天星城一战,其实做的不错……可是……这一战之后,你又做了什么?”

  李皓沉声道:“我在站稳脚跟……一步一步来……”

  “不不不!”

  周署长摇头:“没有!你只是毫无章法,毫无头绪地去做一些事,一会银月,一会天星……这样是不行的!你要明白,你要做大事,那你就不是江湖武师了,你是真正的领袖……领袖,是这样的吗?”

  他不赞同李皓的一些做法,一些想法。

  他觉得这样的李皓,是成不了大事的。

  毫无头绪地去做,也许好心办了坏事。

  李皓皱眉。

  周署长淡笑道:“你不服气?”

  “有点。”

  周署长笑了:“那我问你,你让银月接收难民,你的确是好心,可你想过,银月人答应吗?我们付出了许多,又能获得什么?作为领袖,不单单要考虑做事,还要考虑收获……是的,收获,很现实!但是,我们并非你的下属,对我们而言,我们能收获什么?”

  “你哪怕给一些空头许诺,也比什么都不说来的好……也许你觉得,以后会有回报的,可是……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呢?”

  “你觉得说空话大话毫无意义……可是实际情况是,你不说,只会让人觉得,你什么都给不了,连画大饼都给不了我们!”

  李皓愣住了,“您的意思是?”

  “哪怕只是一些空口诺言……你说,这一次成功了,如何如何,升官也好,扬名也好,甚至是未来……无尽的未来,帮我们做些什么,也比你现在强!”

  周署长叹息:“武师啊,总是喜欢意气用事!什么都靠义气,那是江湖草莽,你何曾见过,江湖草莽可以夺取天下,管理天下的?”

  “哪怕古人王只会杀戮,但是,也会知人善用,给人希望,给人期待感……他会说,我会带领人族走向昌盛,不管你信不信,有人信了,那就够了!你呢?”

  他看向李皓,笑了,“你……能给我们带来什么?带来满目疮痍?还是……身死道消,什么都没有?李皓,现实一点,没人会为你的梦想去买单,除非……这是大家共同的梦想!”

  李皓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赵署长咳嗽一声:“老周,他还年轻……”

  周署长笑道:“不不不,我只是在提醒他,他需要鼓励,也需要一些切合实际的建议,不能一味的去捧他,那样,他会迷失的!”

  “天星城现在一定有很多人夸他,听习惯了甜言蜜语,是听不习惯忠言逆耳的……可是,这是银月的未来,不能随他心意去赌。”

  李皓沉默了一会:“那周署长觉得,我应该怎么做,才能让人觉得有希望……”

  周署长笑了:“简单……不能一味地想着躲避,想着潜伏,想着低调……你已经不能低调了!最好的办法,莫过于定下一个目标,让大家为了这个目标去奋斗,去努力!你今天打九司,明天打三大组织,后天对付皇室,然后还想对付临江,对付海盗……李皓,你把自己当神吗?”

  周署长有些无奈:“你不能这样!你这样,会让大家惶恐,会让大家觉得失望,没希望,会让大家觉得,天底下都是敌人,不行的!你不是为了报仇吗?那你就一心一意地去报仇,你说,你要剿灭红月……然后,大家都会选择坐山观虎斗,而不是现在这样,你成了不稳定的因素,大家都想剿灭你!”

  “你报仇,也能换个名义,比如……红月这边,目标是毁灭世界,你剿灭红月,是为了让世界和平……哪怕只是虚假的宣言,也比你现在强!”

  他真的很无奈,叹息一声:“你若是想对付九司,那就直接说出来,你说,我只对付九司,为了什么,因为什么,目标是什么,最终成功后,我们会获得什么……这样,就有人愿意为你卖命了!”

  李皓恍恍惚惚,这样吗?

  定下一个目标!

  明确的目标,告知所有人,我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,而努力……

  是这样吗?

  他想了想,也是啊!

  要不然,他现在想打这个,想打那个……结果谁也打不过,谁也打不了,最终……自己会被人围殴到死的!

  “巡检司虽然是个投机的组织……可是,投机怎么了?争霸也好,报仇也好,要的就是投机者……你为何要拒绝?为何还要和他们撕破脸?你觉得压了他们一头,就会让自己舒服一些?你为何不能低下头,去找他们,再谈谈,深入谈谈……投机者多了,最后,他们都会成为你的簇拥者!”

  “你非要将这投机者,变成了敌人,你才开心吗?”

  “咳咳咳!”

  赵署长再次咳嗽一声,周署长却是依旧不停:“署长,我并非想抹杀他的一切,否认他的一切,我只是痛心,天星一战,其实打出了战果,打出了极好的名声……可这家伙,不知道珍惜,浪费了大好机会!侯霄尘也不适合做这种事,侯霄尘考虑的没那么多,那么深……打完了九司,逼退了三大组织,这时候,九司明显不想再战了……这时候,损失最小的财政司,大概在看其他人笑话,投机他的巡检司,也在想着反正我没损失……李皓完全有希望拉拢他们,组成新的防线!”

  “军法司那边,你那个大师兄在,别说什么人家早就走了……你师父把他踢出门楣了吗?没有,那就是你的师兄……你也可以去找他,看看能否和军法司达成一致……至于以后,你要清理谁,清算谁,那都是以后的事。”

  “还有行政司,行政司目前还没把你当成大敌,他的敌人还是皇室,为何不能谈判解决一些问题?”

  “还有,东方那边,之前有人帮了你,比如东极侯,比如火明行省的俞樵……你如今又斩杀了定国公祖孙三代,徐家如今风雨飘摇……你就不管了?你完全可以派人去东方,和东极侯、俞樵他们协商,哪怕不合作,你也要谋夺战果,定国公是你杀的,你为何就不管了?”

  “还有超能之城,你们打死了人家的天眼修士,就不闻不问了?武夫才这么做,你们……你们哪怕只是意思意思,或者派人去超能之城威慑,或者去妥协,岂能不管?”

  “当日被杀的所有超能,都是如此,北海的星光海盗团,还有十多位大公,你们就算不愿意和他们合作,那也要联系其他各家海盗……让他们剿灭分赃,你们只是给予一些士气上的支持……星光海盗团也许就没了,而不是日后可能会报复你们!”

  他越说越是失望和无奈:“李皓,你是一个很好的武林盟主人选,可你……真的不适合当这个领袖,其实我一直都在观察,都在看,发现你和你师父一样!你师父当年也是如此,他觉得,我击败的人,无法再翻身了,无法再起来了,我在乎这些干嘛?”

  “然后呢?然后就是映红月,飞剑仙,阎罗,浮屠,昊天……这些人,纷纷崛起!你师父到如今,混的凄凉无比,你和你师父,越来越像了!”

  “你呢?你会比你师父更强吗?不会的……你也一样!你觉得北海王死了,星光海盗团算什么?你觉得定国公父子都死了,徐家算什么?你觉得浮屠山主重伤,成为了超能,没威胁了!你觉得超能之城,一座拥有数十万上百万的超能大城……完全不算什么,杀了你一位神通,就完事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一刻,李皓懵了一下。

  他回想了一下,也默默检讨了一下,许久,点点头,没说话。

  周署长说的不好听。

  但是……但是的确说到了重点,有些事,李皓是没心思去考虑,也没精力去考虑的,他甚至没想过一些事。

  武林盟主……

  李皓默默听着,就如老师吗?

  老师如今留下了很多敌人,他有时候也在吐槽,老师为何除恶务尽?

  今日……倒是有些明悟了!

  不是老师不斩尽杀绝,而是有时候不太在意,就如自己,总觉得徐家没威胁了,北海大盗没威胁了……去解决他们,还浪费时间,浪费精力。

  可是……若干年后,自己若是止步不前,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?

  和老师一样,天下皆是敌人!

  那时候,就如现在,人家会说,当年的魔剑,纵横天下,而今却是凄惨无比,混的连狗都不如了。

  这一刻,李皓忽然眼神放光:“周署长,跟我去天星城怎么样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安静。

  赵署长咳嗽了一声:“李皓啊……”

  “赵署长!”

  李皓一脸严肃:“在银月,有你就够了!周署长在这,太屈才了!天星,也许才适合周署长发挥,我不懂这些,但是没关系!”

  李皓好像完全没被打击,而是瞬间激动道:“有人告诉我,你可以不会,没关系的!只要你会用人,敢用人,那就没问题!”

  “没人是全能的,我不是!而且,我年轻,我见识少,我什么都不懂……这些都没关系!我可以学,而这个过程也许是漫长的,但是我只要会用人,那就不是问题!”

  他看向周署长,有些振奋:“皇室不是给了我一个天星总督吗?周署长去,我让署长当天星副总督,皇室没意见的,全权代表我!你当副总督,洪一堂师叔当院长,侯部长管理巡夜人……至于我,我负责击毙强敌!”

  李皓挥了挥手,加重了语气!

  “至于我有什么底气,有什么值得你们期待的……”

  他想了想,马上道:“第一,星空剑,八大家传人身份!第二,我晋级了,现在是战天军师长……”

  金铠闪烁!

  两人一愣,金铠?

  师长?

  李皓也是现学现卖,忽悠嘛,我加强团和师长也没差别,对吧?

  “第三,我可以联合银月武林,起码现在很多人,很多武师都觉得,我李皓可交,而官方不可交!”

  “第四,我有一些晋级下一步的头绪了,我实力不会止步不前!”

  “第五,我认识妖植,还是很好说话的妖植,甚至可以为我征战!”

  “第六,战天城也许很快可以复苏,而我已经打入了内部,和他们关系很好,他们愿意全力支持我,沉眠的一些顶级强者,很快都会复苏……”

  “第七,如今可能是最强者的映红月,目前是不敢对付我的,他七脉没有融合成功……”

  他一点点说出来,增加自己的分量。

  最后看向周署长说道:“所以,也许周署长觉得我很嫩,很多东西不懂,可我不是圣人,我不是天生就会的,我只是普通人,一点点走出来的,从我走出银城到现在,也没多久,这些,够吗?”

  “不够的话,我会继续增加我的底气,我相信,我可以!”

  赵署长此刻有些愣神。

  周署长看了他一会,忽然笑了:“你……有点意思了!”

  李皓龇牙:“周署长,跟我走呗!”

  周署长失笑:“我只是给你点出一些问题……”

  “我给你好处,100滴生命之泉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署长愣了一下。

  赵署长咳嗽一声:“李皓……”

  “200滴!”

  李皓挥舞着拳头,咬牙道:“不止这些,等我手头上富裕了,我再给你更多的好处!你要做的也简单,去天星,帮我完善这些,摆平这一切!谈判也好,拉拢也好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”

  周署长看了看赵署长。

  赵署长都有些想翻白眼的冲动,淡淡道:“老周啊,你我合作了40年……”

  “可是,他给了200滴生命之泉……”

  周署长看着他,人家给的太多了!

  赵署长都想吐血!

  什么鬼?

  李皓直接当着我的面挖人,合适吗?

  “李皓啊,你哪来的这么多……”

  “我有!”

  李皓斩钉截铁道:“我当然有,我找的妖植,给我提供生命之泉,两万块给我一滴,我之前缴获超过700万块,我换了300滴……我大头都给周署长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万块?

  一滴?

  赵署长陷入了沉思,缓缓道:“那个妖植……在哪呢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不是……”赵署长轻咳一声:“我的意思是,那个妖植会不会影响到银月,是在猫头山那边吗?”

  李皓瞬间警惕,干嘛?

  撬墙角?

  “署长别想了,那是一尊守卫妖植,只有我可以接触的,任何人去,都会被杀的!对方已经恢复到了绝巅之力,可以撕裂虚空,强大无比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署长叹息,可惜了啊!

  而此刻,李皓再次看向周署长:“周署长,你能看出问题,提出问题,那就可以解决问题!所谓良禽择木而栖,我想赵署长也不会介意的,不会阻拦你的前程的……在银月,二次复苏之前,不会有大事,也不会有大用的!难道浪费署长一身的才华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署长摸了摸小胡子,又看了看赵署长。

  赵署长都气笑了,看向李皓:“李皓,你是在嘲讽我吗?”

  “不是!”

  李皓认真道:“我觉得,我需要一位参谋,需要一位军师一般的人物,洪师叔是良师益友,光明剑纯粹的只有武力,侯部长也许善谋,可侯部长如今也被许多事牵扯了精力,而且……侯部长应该更擅长武力,我觉得还是不要牵扯他的精力了。”

  赵署长想说话了,周署长却是打断了他,看向李皓,笑了笑道:“你想让我去天星?那我若是让你向映红月低头呢?他是顶级强者,也是你的仇人,我让你向他负荆请罪呢?你愿意听吗?”

  “可以!”

  李皓平静的很:“没问题,他愿意接受就行!我甚至可以给他跪下,求他不要对付我,前提是他乐意,这有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署长一怔,看向李皓:“若是他需要星空剑呢?”

  “这个不行,这是我的底牌,低头可以,不能将底牌都给丢了……那就麻烦了。”

  周署长笑了:“那他要是让你交出银月武师呢?”

  “那他就是没心思接纳我的求和,你自己就是银月武师,他知道武师的情况,我不会这么做的,真做了,他反而不会相信我是求和。”

  周署长沉默一会,考虑了一下,再次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!你是想当天星王吗?”

  李皓依旧平静:“我无所谓,可以当,可以不当!没人当,我当了又何妨?我就是再无能,我觉得……我做的也比现在的天星王强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好大的口气!

  周署长却是笑了起来,看着李皓,看了半天,最终开口笑道:“可以啊……老夫闲着也是闲着,去天星看看,见见老朋友也不是不行。200滴生命之泉,是当真吗?”

  “一言九鼎!”

  “那就没问题了!”

  赵署长好像连肺都要咳出来了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“老周啊……你年纪这么大了,旅途奔波……”

  “没事的,有生命之泉养着呢!”

  “不是……现在银月事情多,李皓还要说接纳难民……”

  “这都是小事!”

  赵署长憋不住了:“老周啊,你我合作了40年啊,你就几句话就走了?你怎么想的?天星非善地……”

  “他给的多!”

  他指了指李皓:“200滴,你给我200滴,我就留下!”

  去你大爷的!

  我哪有那么多。

  赵署长心累的不行,看了一眼李皓,再看看周署长,半晌,冷笑一声:“走吧,都走吧!李皓,不要觉得自己捡了便宜,漂亮话谁都会说,关键得看执行力!老周这人,我太了解了,善谋不擅断!嘴巴可以说死人,真干事,十事九不成。”

  “老赵,这些年你就这么看我的?”

  “有问题吗?”

  “没问题……那咱俩之间,也没啥可说的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署长也不说什么,迅速将一些文件全部丢到了赵署长桌子上:“交接完毕,我干的活,你都看在眼里,可以自己接手了!和你共事40年,我也有些腻了,换个环境也许会更好。”

  “老周,我不是这意思……”

  “老赵啊,李皓说的对,最近银月无大事,二次复苏后,我会回来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署长真想吐槽了,这不是商量好的,真的。

  这不是演双簧!

  之前老周没说过这茬的。

  艹!

  什么情况?

  你说跑就要跑,你考虑过我吗?

  他又看了看李皓,总觉得李皓干的不是人事,想了想还是劝诫道:“在天星投入太多的精力其实不划算,银月才是基本盘……”

  李皓龇牙笑着:“我知道啊,但是歼敌于外嘛,署长不知道这句话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周署长,那我过两天来找你……我先走了!”

  说罢,瞬间消失。

  赵署长有些无语了,等他跑了,看向周署长:“你什么情况?”

  周署长继续摸着胡子,轻笑道:“没什么情况,就是太闲了,出去看看,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?”

  赵署长微微皱眉:“银月什么情况,你知道,哪有那么闲!二次复苏之后,也许会出现天变!”

  “你在不就行了?”

  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怎么考虑的?”

  周署长笑了起来:“真没怎么考虑,只是……我想着我骂了他一顿,他也许会负气离开,也许会多一些思考,也许会放弃,也许会崛起……可我没想到,他居然说让我跟他走,我一寻思……也不错啊!所以就答应了,再说了,生命之泉200滴,也不错啊,可以帮我蕴养一下身体。”

  赵署长心累了。

  友谊的小船,说翻就翻了。

  “随便你!”

  “你不随便我,也没用啊。”

  “我……滚滚滚!”

  赵署长有些烦躁,老东西真要走,40年不分离,就这样抛弃了我?

  可恨啊!

  “那我回去收拾收拾……回头咱俩喝一杯,当送行了。”

  “送你祖宗,滚吧!”

  周署长笑呵呵的,直接走了出去。

  等他走了,赵署长叹息一声,有些无奈,摇头:“真是老了老了……非要赶个时髦,八大家的血脉就吃香点?”

  ……

  而此刻,李皓走出了行政总署。

  先是开心,接着又有些肉疼。

  200滴……值得吗?

  周署长真的可以带来这么大的收益吗?

  赵署长也说了,对方善谋,倒是提出了许多问题,关键是,得解决啊!

  无法解决,提了也白提的。

  “有些冲动了!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接着一咬牙,算了,就当花钱买个安心!

  周署长这人,应该是一位强悍的武师,哪怕没啥用,当个强大的护卫用也行,起码之前到现在,李皓都没看穿他,应该不弱。

  “200滴,200万神能石……有什么啊!”

  李皓心中自我安慰了一下,挺好的,有钱难买我开心,我很开心!

  再说,哪怕只是嘴炮工夫,能提出问题,总比问题都看不出来要强,当官40年就是不一样,看看,自己身边可没人提及这些问题。

  想通了这些,李皓安心多了。

  就这样!

  ……

  接下来,李皓还是没回巡夜人,而是直接出了白月城,他要先回银城,吞噬血神子,看看能不能再看看那一剑。

  尽管如今剑意沉寂,那也没什么。

  再拖下去,他担心自己实力更强了,旭光巅峰蜕变期的血神子都没用了,到哪弄更强的去。

  ……

  银城。

  李皓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。

  回到了银城,他直奔矿山那边,躲进了地下遗迹,接着,将三颗强悍的血神子一口全给吞了,他怕少了没用。

  三颗入腹,也许才能再次看到八卦图。

  三颗血神子入腹,血液流淌,奔腾不息。

  下一刻,李皓的眼睛出现了一些变化,李皓抬头,一瞬间,一个巨大的八卦图,呈现在了眼前。

  和以前比,这一次他看到了更多的东西。

  星空!

  是的,他好像看到了星空。

  上一次,他看到了八卦图,看到了八卦图中央好像有人,但是这一次,并未看到这些,他只看到了星空,无尽的星空。

  而星空深处,好像有一道门户伫立。

  隐约间,门户附近,好像存在着什么。

  李皓有些恍惚,恍惚之下,他还是记得目的的,下一刻,沿着自己头顶的血红色丝线,朝深处蔓延而去。

  片刻后,眼前一花。

  一道虚幻的人影浮现。

  这一次,和上一次又有些不同,他看的更清楚了,那好像是一位老人,头发有些乱糟糟的,手持一柄长剑。

  陡然,一道剑光耀射天地!

  “无生剑!”

  一股陨灭之剑意,好像要毁灭一切,一剑出,一切化为虚无!

  感觉,比上次更强大。

  上次断我之剑,剑出,强敌灭,自己好像也陨落一般。

  这一次,又有些不同了,这一次,好像不是自己和敌人死了,而是整个世界,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虚无,不复存在。

  “万物寂灭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浮现出这样的念头,喃喃一声,万物皆寂!

  好可怕的一剑!

  那老人一剑出,所有的东西都没,只有混沌,只有黑暗。

  这就是绝顶剑客吗?

  下一刻,李皓迅速退出,一股淡淡的剑意好像顺延而来,下一刻,李皓手臂粉碎,但是李皓将星空剑悬浮在空,果然,一抹剑意钻入了星空剑中。

  星空剑颤动了一下。

  而李皓,迅速吞噬几滴生命之泉,手臂再次生长出来,很快再次粉碎,再次生长……

  李皓不断服用生命之泉。

  之前他就知道,这样的建议很可怕……今日才知道,更可怕!

  自己好歹也是神通强者,却是毫无作用。

  这只是观剑,还不是这个时空的剑,也许只是无数年前,留下的一点烙印罢了。

  一直服用了七八滴生命之泉,直到星空剑将所有剑气吞噬掉,李皓手臂才不再粉碎。

  李皓睁开眼,眼中好像有毁灭气息溢散。

  五脏之中,五种势好像有些蠢蠢欲动。

  剑意总纲,这一刻好像也有些变化。

  五脏之桥,此刻……隐约间倒是有些呈现剑形,开始扭曲一般。

  李皓抬头看天,此刻什么都没了。

  “星空,门户,八卦图,封印……”

  李皓喃喃一声,银城到底有什么?

  这一次看到了这些,下一次想再看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。

  不过这一次回来的目标,几乎都达成了。

  李皓从碎石中爬了起来,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石门,依旧安静,他也不多看,这地方,据说后面是传承之地,他现在只有追风靴和星空剑,不匹配这地方。

  这可能是洪家的锤的传承地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。

  红月总部。

  映红月也朝北方看去,气血震荡,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什么,微微凝眉。

  “李皓……”

  喃喃一声,那家伙又回银城了吗?

  果然,剑尊的传承,就是不一般啊,百战不死,神通齐出都杀不了他,可惜了,可惜自己……

  他闭上了眼睛,唯有七脉融合才行了。

  李皓成长的太快了,快到了无法想象。

  八大家,李家为尊,好像并非虚言。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