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26章 再入战天城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(有些卡文,200万有个坎,跨过去就好了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战天城,故地重游。

  此刻的李皓,倒是有些难得的宁静。

  城墙之上,三位团长落地。

  “十二团长!”

  波动一出,李皓就认出来了,七团长蒋世勋。

  三位团长,好像比以前多了一些人性化,认出了李皓,七团长语气中带着一些热情:“你回来了!”

  “嗯,七团长!”

  李皓也露出了笑容,银铠浮现,“大家还好吧!”

  “老样子,外面不再来人了。”

  三位团长,七团长话最多,八九两位团长话都很少,不过上次他走的时候,九团长倒是提醒他一次,可以和槐将军换一点生命之泉。

  后来李皓花费很小的代价,就换来了一滴。。

  “十二团长怎么进入了能量道了?”

  七团长有些疑惑:“能量一道,和战天军有些排斥,倒不是不好,只是……战天军很多战法,都是以气血为基,能量一道,无法使用,包括战甲一类,都会受到一些限制的。”

  “意外,没办法。”

  李皓看了看上空:“我飞行,会受到攻击吗?”

  “那不会,你是团长,不会受到攻击的。”

  那就好!

  七团长也没说什么,很快道:“十二团长是要回去找师长吗?师长在军营……”

  “不急,我先见王署长。”

  李皓讪讪,算了吧,那位打我的事,我到现在都记得呢。

  “那我先入城,几位团长要一起吗?”

  “不了,我们还有任务在身,不能擅离职守。”

  好吧,李皓也没多说,这些都是军人,能和你寒暄一阵就算不错了。

  他带着黑豹,入了城,不是飞跃,而是城门开启,自己进去的。

  城头上,“战天”两个大字依旧清晰,只是如今李皓也不会贸然去看,看也看不懂什么,浪费。

  等李皓带着黑豹走了,七团长回头看了一眼,精神波动道:“十二团长变化好像很大,你们感受到了吗?”

  两位团长没说话,但是都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是变化很大。

  其实时间不久,以前的李皓,有些阴沉、深沉,还有一些稚嫩的冲动杀意,可没多久,这次再见面,好像不一样了。

  也说不上哪里不一样,只是觉得,之前的那个十二团长,一下子成熟了许多。

  九团长精神波动道:“应该是出去见识了一番世面,有了一些进步,成为了能量一道武师,显然也遭遇过一些磨难……也挺好!”

  几位团长议论了一番,没再说话。

  城头,再次恢复了安静。

  ……

  这一次的李皓,倒是有闲心,边走边看了。

  战天城现在不算大,但是布局很好,规划的也很好,层次分明,商业区、工业区、军事区都很分明。

  以前没在意学校的数量,上次洪一堂说了之后,他才注意到了这些。

  这一次,他又多看了一阵。

  学校的确很多。

  又想到了那个巨大的图书馆,也许……这里人人都识字也不一定。

  一路走着,李皓走走停停,四处看看,走了很久,他才走到了城市中央,乌龟巨塔,一如既往,依旧伫立。

  黑豹在这,倒是微微有些战栗。

  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事,黑豹有些畏惧,一直贴着李皓的腿走,不敢乱动。

  “后备守卫军第九师十二团团长李皓,求见王署长!”

  城主府,大门洞开。

  “进来!”

  李皓迈步跨入,大门直通城主府大殿,中间几乎没有什么阻隔,甚至可以看到王署长身上的金色光辉,站在门外,也许都能看到他们办公。

  大厅中。

  王署长坐在椅子上,看着李皓,上下打量一番,微微点头:“好像不错。”

  “署长过誉了!”

  李皓笑了一声。

  王署长身穿黄金战甲,看不清样貌,也看不见样貌,可李皓能很自然地分辨出他和那位师长,那位师长高冷,骄傲,这位倒是热情许多。

  若是类比,这位类似于郝连川,那位师长大概也是金枪一般的人物。

  刚好,也差不多。

  这一位是警卫署署长,那位是师长,好像军中大将,都有些冷傲孤高的样子。

  王署长又看了看他的靴子,有些意外:“拿到了追风靴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看来有些收获。”

  王署长略显感慨:“追风靴……追风靴也算有些名头了,昔年是战王家族所用神兵,后来落到了人王手中,再后来,人王交给了你的先祖……再后来传给了刘家,转眼间,又落到了你手中……”

  李皓有些意外:“这追风靴,还和我先祖有些关联?”

  战王家族……他倒是想起了之前的金册,“破”字诀,无所不破。

  “嗯。”

  王署长点点头,又看向李皓:“这些不重要,此次前来战天城,是有事吗?”

  李皓点头:“有几件小事,希望署长可以解惑。”

  “说。”

  “我对古文明有些好奇,尤其是社会体系上面的一些疑惑,让我难以理解。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道:“古文明时期,也有强者,至强者!是否等级森严?上层是否压迫平民,进行剥削?如何管理好超凡层次的人,和普通人之间的纠纷,联系,地位,级别划分……”

  王署长一怔,他以为李皓会问能量道的事。

  结果李皓问起了这个。

  他沉吟一会,开口道:“为何要了解这些?”

  “只是想了解一下。”

  李皓想了想道:“我很困惑!比如普通人冒犯了强者,我杀了他,算不算他活该?古文明的法,又是如何制定的?”

  “社会有分工,强者不是唯一!”

  王署长淡淡回了一句:“强者,只是武力层次上的无敌,不代表万能!李皓,你要明白,这个世界,不管大道小道,都是道!若是只是单纯的剩下了强者……那这个世界,唯有毁灭!都成了强者,无人劳作,无人生育,无人建设……那很快,这个文明就会毁灭!”

  王署长平静道:“你一开始,就讨论错了方向,不是强者和弱者如何区分,而是分工不同,如何去平衡……社会是按照分工、职能去划分的,不是强弱去划分的。”

  李皓好像听懂了,按照职能去划分。

  王署长又道:“至于强者如何管理,那更简单了,一视同仁,法还是法!当然,强者能成为强者,也付出了许多,多一些特权,那也会多一些义务和责任!比如征战,强者从军,服从军管。普通人也不能以法欺之,必要的尊敬那是应该存在的,也有必要的,不能仗着一法同行,仗着这些,去欺辱强者,那也是不被允许的……”

  王署长说了很多,但是他只是警卫署长,只是简单地将一些现实情况说出来了,具体的,却是没给李皓细说,因为他也不是太懂。

  因为分工不同,他只是警卫署长,又不是一城之主。

  倒是对李皓,他多了一些意外。

  李皓又道:“署长,那古文明能强盛的原因,你觉得是什么?”

  “原因?”

  王署长思索一番,出声道:“让我说,我说不好,原因很多,但是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文化教育、经济建设、军事、技术四个大方面的强盛。”

  “强者,属于军事一块,不管是不是军方的,都是军事实力的底蕴,所以你要是觉得单纯的强者多,那就错了,这只是四大板块中的一块。”

  李皓有些意外:“只是一块?”

  “对,但也是核心!”

  王署长继续道:“没有强大的军事实力,是不会强盛的,但是也不能失去控制,失去控制的军力强大,也是无用的。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!”

  “教育、经济、技术……”

  李皓记下了这些,又问道:“那古文明识字率很高吗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看城内学校很多……”

  “识字不是基础吗?”

  王署长疑惑:“不识字,如何修炼?如何做工?如何开发?如何思考?如何接收学习更多的技术和知识?识字率……新武初期开始,就已经普及到了所有人,后期,更是发展到了一个极致,难道还有人不识字?你要知道,新武强,强在教育!”

  “在新武初期,教育部就是重中之重,武道也好,技术也好,还是其他……每年投入的资源和资金,甚至超过军部!”

  “当年武科大学很多,后来更是扩建,到处都是,就是为了培养一批具备军事化素质,又具备强大的知识储备的全能型人才……”

  李皓了然!

  全民教育。

  他又道:“那粮食呢?那么多人,都跑去学武了,学武初期,消耗很大的,吃的比一般人多,如何满足大家的需求呢?”

  “农业部负责这些,后来改良稻种,蓄养大量可食用牲畜,荤腥吃多了,其实对粮食需求量会减弱,加上大量培育一些妖植,以采集天地精华为主……”

  李皓眼神闪烁:“署长的意思是……改良种子?”

  “这只是一个方面!”

  王署长解释道:“各种现代化机器投入使用,用超凡手段帮助大家育苗,以妖植为基地……种种手段下来,吃难道是问题?”

  他都觉得奇怪,这是问题吗?

  他又微微沉重道:“难道外界不是如此?我看你们也有超凡修士,风雨雷电,掌控自如,在这个情况下,基础下,难道会为这些问题而烦恼吗?随便安排一些能量武师,呼风唤雨,解决吃饭问题,不是极其简单的吗?你们又不是原始社会!”

  李皓摇头:“超能高高在上,难道让他们去种田?”

  “呵呵!”

  王署长大体上了解了,笑了一声:“看来,外面比我想象的还要差一些,不过也正常,掌握了力量,却是没有匹配的心境,这样的力量,迟早会失控!”

  “种田怎么了?种田也是一种道,种田也能封神,也能成圣,也能成为当世圣人……你们不懂,因为你们太弱,越弱,越是在乎这些所谓的颜面,所谓的贵贱……”

  “大道无垠,什么才是真正的道?哪怕在新武,也并非说,至强者的道就是对的,大道没有对错之分,只有合适和不合适,只有探索和未来,道不重要,重要的是行!”

  “行动的行,践行的行。”

  李皓再次有所领悟,王署长看了他一眼,“我原以为,这些都是常识,现在看来并不是,也就是说,这些是你独自去思考的?”

  “不,有人指点我。”

  李皓笑了笑:“我正在学习,也在感悟。”

  “这是好事!”

  王署长很是赞同:“实践出真知!你想知道什么,了解什么,亲自参与进去,哪怕你不懂,也没关系,多看,多听,多学!当然,人的精力有限,也要学会用人,知人善用!你不可能无所不知,不可能无所不能。”

  李皓不断点头。

  果然,还是王署长好说话,说话也会说透彻。

  “署长,我知道古文明崛起,和外敌也有很大关系,在外敌强大的情况下,做到了团结一致,那若是没有外地,只有内患呢?”

  王署长无言:“没有外敌还不好?没有外敌,那就肃清内部,趁机迅速发展经济、商业、文化、技术各方面的改革,何况……谁说你们没有外敌?”

  李皓一怔。

  王署长却是开口道:“新武没了,你觉得事情很简单吗?我纵然不知全貌,也知道事情不会简单的……这是你们难得的和平期,发展期,可惜,你们好像不懂的去珍惜!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,没有开口。

  过了一会才道:“署长,中部……也就是可能是以前的天星岛,一部分古妖植或者古妖兽沉眠,它们好像渴望进入银月,是因为什么?”

  “关你屁事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愣住了,什么意思?

  这位一直很好说话,忽然骂人干嘛?

  “不懂吗?”

  王署长笑道:“就是不关你事,你才哪到哪,轮得到你来管这些吗?操心这个,还不如操心一下,如何变强,如何完成自己的目标,反正一时半会的,它们也出不来,来不了,来了也会有人应对,你操心这些有意义吗?”

  李皓失笑。

  王署长继续道:“当然,你若是迅速强大了起来,那就关你事了,那时候你来找我,我会告诉你。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现在的你,不需要管。”

  “明白!”

  李皓点头。

  一番交流,倒是有些收获,但是他还有目标没完成:“署长,槐将军还活着吧?”

  “嗯,沉眠了。”

  “可以复苏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需要大量能量或者生命精华才行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需要多少修炼能源石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署长看了他一眼:“听你的意思,你现在好像有些收获,想完成槐将军的复苏?”

  “有这想法。”

  “很难!”

  王署长直接道:“难度极大,当然,槐将军彻底复苏,是不可能的了,只能先激发它的灵性,让它恢复一些,之后,它可以自行复苏。按照你们的标准,你们那种垃圾神能石,没有千万级别,就不要开口了,没意义。”

  千万级别!

  别说,李皓还真有。

  当然,他有700万颗神能石,可他还有许多源神兵,小树都能用,槐将军自然也可以。

  是复苏小树,还是给槐将军,这是个很大的问题。

  而且,李皓也要考虑性价比的。

  他不是白送!

  现阶段,他也需要这些资源,白送,他也送不起。

  想到这,他忽然道:“署长,你知道帝宫吗?就是外形像猫那样的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王署长忽然惊起:“帝宫?你见过?不可能……此地无帝宫,银月之地……不对……好像有,只是……只是好像只有一处废弃的帝宫!”

  他有些疑惑:“你见过废弃的帝宫?”

  “嗯!”

  李皓点头:“而且那边还有一棵妖植,只是……老妖植死了,后来根部又诞生了一株妖植,署长,你说这样的妖植,是坏是好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

  王署长有些意外,又不算太意外,“能生长在帝宫附近的妖植,肯定不会太坏,可是,时光荏苒,人心都会变,何况妖植之心。”

  “它一直都在守护帝宫,从未离去,也不给人进入帝宫,我倒是觉得,它一直在尽忠职守……”

  “算是吧。”

  王署长想了想道:“帝宫已经被放弃,那妖植应该不算太强,越是强大,越是难以复苏!能现在复苏……实力一般。”

  李皓意外,什么意思?

  “署长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天地之间,能量浓郁度很低,这样的情况下,复苏的强者也不会太强大,比如我这种……”

  李皓咳嗽了一声,这算什么?

  你是在自我贬低吗?

  王署长倒是不在意,笑道:“怎么?很正常!你要明白,我只是警卫署署长,比我强的多了,为何我在这,而其他人不在?就说你们后备守卫军,复苏的也只是你们师长,你们守卫军的军长呢?”

  “槐将军也强大无比,到现在也没复苏,甚至没有复苏的迹象,因为它比我强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,好吧。

  “那……那我若是能为槐将军提供千万颗神能石,会有什么结果?”

  “千万颗……槐将军应该可以复苏一些,恢复一些简单的灵智,也有可能可以完成自主功法运转,汲取周边能量,战天城应该可以稍微复苏一些。”

  “就这样吗?”

  “不然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郁闷了,只有这样?

  那太……太浪费了吧!

  他犹豫了一下道:“那我若是为那棵小树,提供千万颗神能石,它……它可以彻底复苏吗?”

  “看实力,若是实力一般,应该差不多,若是实力强大……那肯定不行!不过你都说了,它只是在老树根部发芽而成,继承了一些老树的道统,撑死了跨入绝巅不久……”

  说到这,顿了顿道:“不算太强,但是复苏的话,现阶段,对你们而言,也算是无敌的存在了。”

  李皓一怔,“绝巅?”

  “本源道的一种称呼,当然,这是人族的称呼,妖族到了这个阶段,一般称之为真神境。”

  他看了看李皓:“打你这样的,问题不大。”

  李皓扬眉:“我现在是神通境了,比以前强大了许多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!”

  王署长失笑:“是强大了许多,但是……还不够!这么说吧,当你有一天,可以隔着千里,撕裂虚空,瞬间跨越,你就达到这个层次了!不管是你们的势、神意、神能也好,随便什么,只要做到这一步,你就算达到这个层次了。”

  李皓吸气!

  “跨越千里……撕裂虚空?”

  “对!”

  李皓咽了咽口水:“这……署长当年也是这个层次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皓牙疼,这么强?

  王署长好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看你现在这情况,单纯从力量上来说,只要再破坏一些你们所谓的超能锁,再破个三五道的,也许也能做到了。”

  李皓牙齿更痛了!

  “还要破三五道?我已经破了六道超能锁了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王署长再次开口:“超能修力,你力量不足,肉身不强,再破几道!真到了那个层次,也许修炼方式不同,但是路是一样的……结果是一样的!现如今的空间,我感受过,强度也就那样。你撕裂之后,能冥冥中感受到很远的距离,那是一种感知,跨越虚空,瞬间抵达……你就算是强者了!哪怕在新武时期,你也算是强者了,算是真正跨入了强者行列……”

  李皓彻底无声!

  合着,我才算起步吗?

  一想到眼前这位,以前也是绝世强者行列的,李皓不得不感慨,又道:“那……几位团长,以前全盛时期,和我实力比的话……如何?”

  “稍强一筹吧,差距不大。”

  王署长解释道:“现在的他们,早就死了,没有肉身,没有气血,我们那个时代,战天军就是气血肉身为主,他们当时也只是一般,现在更差了,巅峰期比你稍强一些,不会强太多……你不用灰心,你才修炼几天,何况,银月之地的能量,十有八九都被古老的存在吸收了……”

  李皓心思泛动。

  王署长好像想到了什么:“你想去复苏那棵树?可以是可以……带上战天军的令牌去,另外,那棵树未必知道太多东西,你要警告它,不要这个时候乱跑!天地还没彻底复苏,本源一道已经寂灭,这时候乱跑,很容易大道无所依,彻底崩塌……要不然,早就有复苏的强者跑出去了。”

  “还有一点,你是不是感悟了它的本源道?”

  “嗯。”

  王署长有些不满,沉声道:“不要去感悟!当然,可以知道,可以接触,但是不要深入感悟,不是好事,很容易迷失自己,成为下一个妖植……”

  他警告了几句,最后才道:“还有,若是那小树有什么不轨之心,你要学会防范,时过境迁,镇妖使、镇海使都没了,谁知道现在的妖族什么情况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,没细问下去了。

  想到了什么,急忙道:“对了,署长,你会化龙之法吗?”

  “化龙之法?”

  “就是一头蛇,现在快成蛟龙了,可是不知道该如何化龙,它想晋级,更进一步。”

  “蛇?”

  王署长思考了一下,好像在回忆什么,许久才道:“化龙之法我不会,但是……它什么实力?”

  “比我弱一些。”

  “那化龙个屁!”

  王署长无语了:“它自己的错觉吧?就这实力,化龙做什么?龙更好看点?蛇龙非一族,非要画蛇添足做什么?想晋级很简单,纯化血脉就行了,剔除杂质,净化血脉,要说到了更高层次,龙族的确要更强大一些,那时候可以考虑化龙,但是也不简单……现阶段完全没必要,惹人笑话!”

  李皓也是讪讪,是这样吗?

  “那如何纯化血脉……”

  “你的星空剑是摆设吗?”

  王署长彻底无语了:“你不是一直在用吗?里面的剑能就能纯化血脉,很简单的事,若非如此,这条狗,为何血脉愈发纯净?”

  他指了指黑豹:“这条狗若非跟着你,它哪来的机缘,哪怕它先祖的确不一般,地位崇高……可它这无数代的一些杂血后裔……早就不算什么了!”

  黑豹摇了摇尾巴,是的,剑能可以提纯血脉的,它有感觉,当然,它忘了说,也说不出来。

  李皓一愣,是这样吗?

  王署长很嫌弃:“下次这种白痴问题就不要问了,浪费你我时间!至于那条蛇……你自己看着办,我懒得多管闲事。”

  行吧!

  也够了。

  李皓觉得收获不小,想走,想了想还是犹豫了一下:“我若是给槐将军提供千万颗神能石,能否给我一些好处,让我觉得不虚此行……”

  “哪来的好处?”

  王署长失笑:“别想了!除非你提供一亿颗,它复苏了灵性,那时候,战天城也能复苏许多,你想躺在生命精华中洗澡都不是什么问题,现阶段,你只能复苏一点皮毛,作用不算太大。你想去救那棵小树,随你便是。”

  好吧!

  李皓有些失望,其实他还是想给战天城提供一些帮助的,获得一些回馈,可现在看来,好像不行。

  王署长都这么说了,他也不坚持了。

  正要告辞,又想到了一件事:“署长,我之前获得了两本金册,是本源绝学,一个破字诀,一个攻之诀,我可以学吗?”

  “随便!”

  王署长开口道:“上次不建议你学,是你见识太少,这一次看来,你见识增长了许多,学不学都随你。破字诀,你倒是可以请教一下你们的七团长,他和蒋家有些关系,算是旁系……出了五代的那种……也算沾亲带故了,他会一些。”

  李皓意外,还有这层关系?

  “不过这些都是本源道绝学,不要沉浸其中,领悟其中的本质才是关键,而非其他!昔年,也只是几位强者,拿来糊弄后代的绝学罢了……战天军这边,要说真正给力的绝学,还是你们军中的破空剑法!你修剑,可以换取去感悟一番。”

  “我现在不是武师了……”

  “愚蠢!”

  王署长好像有些不满意,又或者比以前多了一些重视,也愿意说更多的东西了:“你所谓的不是武师,就是势被封锁,能量混杂,对吧?这和你是不是武师没关系,和你用不用剑也没关系……你记住一点,你的先祖,昔年融了一切,管他什么能量,什么气血,什么精神……最终都在我剑中!除了命之外,甚至包括命在内,都是一种能量,能量无所谓这些……能用就行!”

  李皓微微有些恍惚。

  “可是,超能之力是外来之力,内劲才是本身诞生的。”

  “那就想办法融入体内!”

  王署长有些不耐烦了:“能量也是欺软怕硬的,你非要融合它,不听话就打,血肉能量融合,最终不还是你的?能量本身无好坏,看你怎么用,这些,你自己看着办,我又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,构造都可能不太一样了,自己多看书,多学习,多领悟,迟早可以解决的!”

  李皓只觉得瞬间被打开了新天地!

  一瞬间,忽然觉得有了许多头绪。

  王署长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:“不要什么都去问,你要先学,先尝试,不懂了再去问!从一开始就去问,你听了也白听!唯有切身感受过,你才能提出关键性的问题,而不是一些常识性的问题。”

  “嗯嗯,明白,多谢署长!”

  “去吧!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去军营啊!”

  王署长无语了:“你回来了,不和你们师长报告一声?无组织,无纪律,这样的战天军,是会受到处罚的!”

  你们师长,都催促了几次了。

 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何一直赶人?

  李皓头疼,我怕那位,他会打我的。

  就算是现在……我能打的过他吗?

  不太好说。

  战天城比以前复苏了一些,也许对方更强大了,以前的话,大概也就武师解封的战力,是不如神通的,现在可不一定了。

  和王署长聊天,还是有很大收获的,而且也没什么惧怕。

  可那位师长……真冷傲啊!

  想归想,李皓只好不情不愿地离去,朝军营那边走去。

  等他走了,王署长忽然笑了。

  “这次回来,变化很大,他居然问我这些问题……守护,你觉得他现在如何?”

  “看看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王署长点点头,也没多说什么,城主府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。

  ……

  军营中。

  李皓一板一眼,大声喊道:“报告!”

  “进来!”

  “诺!”

  李皓踩着地面,啪嗒啪嗒地进门。

  那位师长,一如既往,好像永远都在忙碌,又在看文件了,也不知道覆灭了无数年的战天城,有啥公务要处理的。

  “作为军人,你回来,应该第一时间回军营报道,而非乱跑,懂了吗?”

  “明白!”

  李皓也不反驳。

  “实力进步了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你好像激发了一些战天甲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你要知道,不要乱收人,战天军不是垃圾桶,明白吗?”

  “明白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黄金师长看了他一眼,这家伙,倒是学乖了。

  此刻,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一些: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和上司说话,需要上司重复吗?”

  “不需要!”

  李皓大喊一声,急忙道:“师长,我需要更多的战天甲,当然,我可以换,我有2000副破空甲,有300副黑甲,我想换一些战天甲!”

  他急忙取出了那些铠甲,师长看了一眼,“破空甲……镇星城的守军,是军部派过去的,破空军的甲胄。这黑甲……天星军的甲胄,看来你去了天星镇了。”

  说罢,顿了顿道:“换可以,只是系统设置不同,稍微更改一下,就是战天甲了!不过,你是团长,只能激发1000具铠甲……”

  李皓沮丧。

  “不过可以给你一个临时特权,当加强团处理就行!”

  他也没说太多,只是小事罢了,又道: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  “有!”

  李皓急忙道:“师长,我现在的银铠,对我超能有些限制,我已经不再是武师了!”

  这倒也是。

  思索了一番,师长沉吟一会:“战天甲到了黄金层次,倒是不分能量还是气血了,是个人专属铠甲,不过你级别不够。”

  李皓有些郁闷。

  “不过你是八大家传人……这样吧,可以暂时借你一副黄金战甲,但是有要求……”

  “师长请说!”

  “天星军的铠甲居然能被激活……代表天星军的体系还存在……你调查清楚,为何当年切断了对八大主城的能源供应?”

  师长声音冰冷道:“若非天星镇断了能源供应,八城不会那么快寂灭,10万守军消失的无影无踪,一点音信都没有,这些事,也许彻底寂灭了,也许……还能查出来!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:“诺!”

  “行了,去军需处领取吧!”

  李皓急忙走人,一点不带犹豫的,和这位说话太让人紧张了。

  看他跑的飞快,师长也是无奈,摇摇头。

  原本还想多说几句的,结果这家伙跑的比谁都快。

  我又不会打你!

  比起上次,这次他看李皓顺眼许多。

  思考一番,抽出了李皓的单子,上面写了很多评语,考虑一下,又加了一句:“成长性中等,继续观察,以观后效。”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