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25章 回归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李皓从巡夜人总部出来,也没急着离开,又和洪一堂、光明剑各自打了招呼,这才离去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……

  李皓喜欢夜间行走。

  无拘无束,自由自在。

  一辆小车,在大道上行驶,狗子负责开车,李皓没开车,而是在研究金册。

  看到的人,恐怕以为自己看花了眼。

  李皓没管这些,他仔细看书,两本金册,虽然是不同的秘术,但是从本质上来说,倒是差不多,一攻,一破。

  以气血勾勒文字,凝神意而成。。

  本源道路的一种体现,虚幻道路化为现实的一种攻击手段。

  “古武秘术,大多都是这种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又想到了血刀诀,也想到了五禽术,其实也借鉴了血刀诀。

  古武,气血、肉身都很强悍。

  “古武对肉身的开发,倒是开发到了一个极致。”

  肉身开发,他又想到了很多东西,“气血强大,应该也有限制,古武是三焦之门,那现在就是超能锁,紫府就是肉身唯一的超能锁吗?脊柱就是骨骼唯一的超能锁吗?”

  天剑告诉他,特殊系的超能很多,每一种超能,也许都对应了一道超能锁。

  那超能锁的数量,是远超目前发现的这些的。

  只是,还没被开发出来。

  “老师的五禽秘术,融神之法,最终将势融入超能锁中,势和超能锁,最终还是融为一体……也就类似于古武中的精气神合一……”

  精气神势,修炼来修炼去,最终还是这些,不可能超脱这些,若是超脱了,那修炼个什么劲?

  李皓心中不断想着,又想到了武道秘术。

  每一种秘术,强化的方向都有些区别。

  那是否代表,每一种秘术修炼到了极致,其实都能开发一种超能锁?

  比如五禽术,就开发强大了五脏锁。

  比如南拳北拳的拳法,其实就开发了紫府、脊柱、四肢锁链。

  霸刀那意思,他可能开发了贯通精神的脑域之锁。

  “超能锁,最终一定都是会消除掉的……打破人体枷锁,超能也好,武师也好,如今拥有超能锁,都只是为了锁住自身无法掌控的能力……”

  随着见识增长,随着见到的多了,看到的多了,交手的强者多了,而今李皓对武道,也不再是一无所知。

  “那势又是什么?一种极致的代表?”

 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,一个个想法,也在心中呈现了出来。

  “神通境……两种属性的融合,是神通,三种是不是神通?四种呢?”

  所以,哪怕打破了五脏所有的超能锁,还是神通境范畴,对吗?

  “神通囊括了不止一个境界……或者说,超能接下来,都会处于神通境,五脏强大的家伙们,很可能会在接下来,迅速打破第三,第四,第五道五脏锁。”

  又想到了映红月,那家伙是武师吗?

  是的话,他吸纳七家血脉,目的到底是什么呢?

  无数的疑惑,不断从心中升起,而且他没发现映红月动用什么强大的神兵,要知道,八大家的神兵,如今李皓两件,老师一件,战天城一件……还有四件不知所踪,映红月不可能一件没有的。

  可是对方之前根本没有使用过。

  将心中种种念头压下,他隐约有些明悟,第二次超能复苏,也许……会在大家打破五脏锁之后!

  就是一种感觉。

  也许,很多人都在等待这个时机,打破五脏锁,那代表进入了下一个阶段,不单单是神通,也是武师融神后的下一个阶段。

  “这也代表,大多数人,已经彻底释放了潜力……”

  心中有了这心思,李皓也没继续去想,而是闭目开始修炼,一股股暗系元素涌入体内,与此同时,还有光明元素。

  他杀人很多,神秘能不缺,太多太多。

  神能石也多的吓人,其中也有各系能量。

  风雷属性他已经解封,那光暗呢?

  以前他吸收的这些属性能量不多,主要是吸收了对他帮助并不是太大,哪怕暗系,也只是帮他遮掩了一些气息罢了,对李皓而言,聊胜于无。

  不像五行、风雷,都能强大他的实力。

  可进入超能后,李皓想法又变了。

  他想将身上所有的超能锁都给呈现出来。

  人体,到底有多少条超能锁?

  这些锁链,最终能否全部解开?

  一股股元素能,不断涌入体内,光明也好,黑暗也好,都迅速消失在体内,无影无踪,溢散出来的一些能量,也被开车的狗子吸收掉了,一点不留,也一点不外泄。

  实力方面,对李皓而言,却是没有任何提升。

  光暗元素能就这么消失了,到底被哪条超能锁吸收了,李皓都不清楚。

  而此刻,他的内腑中,五条超能锁形成的一个环圈,也在五脏中盘旋,五种势都陷入了沉寂中,好像等待着重生的机会。

  ……

  小车在大道上疾驰。

  中部的路,还算畅通,狗子开车,也是开的飞起,速度很快。

  一切拦路的东西都不存在,若是遇到了大山或者湖泊,那破车,也是直接飞起,宛如飞行器一般,直接凌空而过,遇山开山,遇水过水。

  两天时间,狗子横跨了数个行省,一直开到了北海附近。

  不得不说,这速度,都快赶上强者全力赶路了。

  黑豹也是累的够呛,一直到了海岸线,这才停下了车,回头看李皓,这家伙两天两夜都没动弹,一直在吸收超能,可气息感觉没任何变化,并未强大丝毫。

  太浪费了!

  “汪!”

  黑豹叫唤了一声,到地方了,至于跨海……它可不干,北海辽阔,驾驭一辆普通小车,飞跃北海,黑豹觉得自己也会累倒毙的。

  这时候,李皓睁开了双眼。

  眼中,仿佛有光暗轮转。

  他好像有些迷茫,有些陷入沉思之中,看了一眼黑豹,黑豹被他看的有些不太自在,又叫唤了一声。

  李皓没说话,而是默默体验着,感悟着。

  体内,此刻隐约呈现出两条小龙一样的锁链,一亮一暗。

  至于位置,李皓却是无法确定,这锁链好像是在游走的,而非固定的。

  “光暗超能锁吗?”

  超能锁果然呈现了出来,但是好像还不稳定。

  “吸收了这么多能量,才勉强呈现了出来,这些特殊系的超能锁,寻常人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呈现出来……”

  “汪汪!”

  “我知道了!”

  李皓恢复了清醒,看向黑豹,有些无语:“不就开了两天车吗?叫唤什么!”

  这两天,也没人打扰他。

  他出天星城,未必是秘密,但是没人找他,这倒是有些意外,但也算情理之中,毕竟此刻的李皓,也是当世知名的顶级强者。

  杀胡啸,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。

  从车中走下,北海咆哮,寒风萧瑟。

  北方……正式入冬了。

  甚至有细微的雪花飘落,此刻已经是11月中旬,北方彻底冷了下来。

  而海中,还有船只游荡。

  不远处,就有一艘渔船停靠,上面下来了一群衣衫褴褛的男女老少,距离李皓不算太远,隐约间还有孩童的哭泣声。

  “都别停下,这边太冷了,上了岸,往南走……现在算是进入中部了,中部机会多一点,到了中部,也算有条活路……”

  有人呼喝。

  那是一位超能,不过很弱,只有星光师实力,年纪看起来不算太大。

  远远地,也看到了李皓,但是没有过来打招呼的意思。

  一是不认识,二是寒冬之下,对方一个人一条狗,在这海边吹冷风,看风景,哪怕感受不到气息,也知道不是一般人,不是贵族出来散心,就是强者过来看风景的。

  年轻的星光师,勉强撑起了一道能量护罩,将寒风摒弃,护住了人群中的几位稚童,呼喝道:“走,不要停下!北三省已经彻底糜烂,留下去没活路的!中部虽然也乱……起码……起码暖和点,不至于冻死在路边!”

  “陆神师,这一路上多亏你了,否则我们连北海都过不来……”

  “不要叫我神师!”

  “陆神师,你跟我们一起走吗?”

  “我护送你们一程就回去……诸位乡亲也知道,对面还有许多人想渡海求条活路,我不跟着,北海危险,大概是过不来的。”

  “神师说的对,真的多亏神师了……”

  人群的对话,传入了李皓耳中。

  隐约间,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  北三省动荡,民不聊生,北三省的人开始逃荒了,北方太寒冷了,此刻又缺了吃食,这些百姓开始南下,寻一条活路。

  可北海辽阔,渡海哪有那么容易。

  这年轻的星光师,倒是担起了船夫的职责,护送着一船船的难民,正在朝中部运送。

  李皓默默听着。

  北三省动荡,他走之前就发生了,几个月下来,看样子也到了一个巅峰。

  就在此刻,一声怒喝响起:“陆川,你又干这种事?我说了,也警告过你,不要再送人过来了,这边也不是什么善地,过来这边,找不到活计,迟早也是一个死,还不如留在北三省,你不懂吗?”

  李皓朝那边看去,看到了一位身穿巡检司制服的巡检,正在呵斥那年轻人。

  陆川也是大声道:“王哥,我也不想这样,可北三省太冷了,留下去真没活路了。到了中部……怎么着,哪怕被抓到矿山去挖矿,惨是惨,也有希望活下来。”

  此话一出,李皓微微一怔。

  他知道的。

  显然,这陆川并非什么都不懂,他知道,到了这边也没什么好下场,可他更知道,留在北三省,这些人都死定了,毫无希望。

  远处那位巡检,也沉默了一下,很快喝道:“愚蠢,我说了,你该将人护送到北方去,更北方的银月!到了那边,也许还有一线生机……”

  “王哥,我倒是想,可我一个星光师,还隔着好几个行省,银月边上的临江更是封锁了防线,根本不给人过去,动辄就直接杀人,在这,王哥帮衬一二……好歹给我偷渡过来,那边……比三省叛军还狠!我也是没办法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人的交谈声,落入了李皓耳中。

  这位巡检,看起来也不是坏人,而是希望陆川将人护送到北方的银月,可银月和北三省还隔着好几个行省呢,得跨过临江才算是彻底进入了银月。

  临江,将银月南下的路封死了,也不给其他人进入。

  至于走海上,北海海盗很多,哪怕北海王死了,星光海盗团还在,还有其他七大海盗团,一艘小渔船,怎么可能能进入月海范围内。

  李皓原本想直接跨过北海,前往银月。

  此刻,却是心中微动,一个瞬移,消失在原地。

  那位巡检司的巡检正在和陆川交流,忽然面色僵硬了一下,眼前出现了一个年轻人,陆川也是身体微微僵硬,扭头看了一眼。

  等看到是刚刚远处的那位欣赏风景的家伙,微微吐了口气,扭头拱手道:“见过大人!”

  “你认识我?”

  “不认识!”

  陆川只是低着头:“大人速度这么快,显然是强者,打扰大人观海了,我们马上就走。”

  附近,几十位平民,都衣衫褴褛,朝这边看来,有些惧怕。

  李皓穿的不算豪奢,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穿的起的。

  一旁的那位巡检,倒是多看了李皓几眼,好像有些眼熟,可又没能认出来,只是觉得来人实力强大,气度非凡。

  李皓看了一眼,巡检司的这位,倒不是超能,而是武师,斩十境的武师。

  弱者,他还是可以看出来的。

  “北三省彻底乱了吗?”

  陆川低着头,点点头:“乱了!自从寇将军死后,北三省一直动荡,原本还好,自从入冬之后,北方严寒,今年收成也不好,大量百姓被裹挟着加入了叛军,或者落草为寇……一下子就让北三省糜烂了!”

  陆川吐了口气:“现在刚入冬不久,接下来会更冷,没办法,我只能送一些人渡海,进入中部,求条活路。原本哪怕寒冬,不行的话,在海里也能弄点吃食……今年也不行了,北海盗寇们打的厉害,都在争地盘……我们也不敢再下海捕鱼了。”

  “你是超能,虽然只是星光师,可再饿,也饿不着你吧?”

  李皓看着他,年轻的陆川笑了:“大人,超能也是人,何况我只是星光。超能也是人生的,我有亲人,有朋友,有邻居……超能又不是神仙,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乡亲父老们饿死冻死在家中吧?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:“也是,对了,我刚刚听你说,北上银月的道路,被封死了?”

  “哎!”

  陆川叹了口气:“北方19省都苦,银月位置不好,冬天更冷……可银月好歹还有秩序,银月武师名气大,强者多,加上银月还算平稳,去了,起码有机会找条活路!可是,临江几省,一直封锁银月,不让银月人外出,也不让外人进入……”

  “这几年,都如此。”

  他摇头叹息:“否则,去银月好歹都在北方,现在只能来中部求条生路了。”

  说完,他抬头看了一眼李皓,小声道:“大人……是银月人吧?”

  李皓笑了:“如何看出来的?”

  北方人,都差不多的。

  陆川也笑了:“提起银月,大人感觉心情好像都好了……”

  李皓失笑,有吗?

  说实话,以前吧,真没觉得银月好,可如今听人说,北方19省,其他地方都乱,唯独银月还有秩序,这样的苦寒之地,他们倒是觉得,去了银月还有活路。

  这算是一种极大的认可了!

  人在他乡,听外人这么说银月,李皓的确有些小小的开心。

  李皓看了看附近的那些民众,又看了看一直没说话的巡检,缓缓道:“中部也是吃人的地方,来了中部,也未必有好下场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,可这个年代,哪里不是如此?”

  陆川苦笑:“都一样的!可中部,好歹繁华一些,哪怕要饭,也没那么冷。”

  一旁,那位巡检微微扬眉,也沉声道:“中部最近其实好一些了,天星城那边发现了变故,死了一大批贵族,也死了一大批强者,不少人被吓到了,中部的巡夜人最近都开始活跃了起来,三大组织也消停了许多,其实比之前好一些了……只是……一下子涌入太多难民,恐怕也难以接手。”

  说罢,看了李皓一眼道:“大人是从中央地区赶来的吗?”

  “怎么说?”

  王巡检低头道:“就是有些好奇,天星城那边,不知道会不会迎来更大的动荡?”

  “那不好说。”

  李皓摇头,的确不好说。

  王巡检闻言也没再说什么,有些叹息,每一次动荡,牵扯最大的不是那些贵族,而是平民,超能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,起码,他们不愁吃喝。

  陆川闻言,也不说什么,只是看了看李皓,又看了看四周等待的那些平民,小声道:“大人……那我就不打扰大人观海了,我……我送他们一程,等越过了海岸线,我才能回来……”

  他觉得,没必要和李皓聊太多,当然,语气依旧客气,这些人招惹不起。

  他还有事要办。

  将这些人送出海岸线,他还得回去继续摆渡。

  李皓点点头,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:“你这样的超能多吗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陆川有些疑惑,下一刻意识到了什么,点头道:“还是有一些的,这一片区域,不止我一人,还有几位朋友也在负责运输,都是苦人家出身,咱们实力也不强,没办法给予大家更多的帮助……帮着撑撑船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“考虑过未来吗?”

  “未来?”

  陆川笑了,也不说话。

  什么未来?

  哪有什么未来。

  走一步看一步呗!

  “大人,那我……先走了?”

  “去吧!”

  李皓点点头,陆川也不多说什么,撑起了微弱的能量罩,护送着几十人朝海岸走去。

  没有给予对方什么帮助。

  帮个把人,没用的。

  此刻的李皓,思考的是临江这些行省,他们封锁了北上之路,断绝了银月和外界的联系,赵署长他们坐镇银月,也没管他们。

  如今,北三省动荡,民众流离失所,有心北上,也没法抵达。

  何况,银月穷困,也救不了太多人。

  大量的难民涌入,也会给银月带来灭顶之灾。

  这些难民,缺的是吃的,喝的,穿的,住的……

  都缺!

  见身边的王巡检还在,李皓思索一番,开口道:“你觉得当务之急,大家需要的是什么?”

  “啊?”

  王巡检不知这贵人想问什么,想知道什么。

  此刻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  李皓笑了:“我是想问,你觉得,这个阶段,你们最渴望的是什么?”

  “吃饱穿暖,不要再打仗了,超能也好,武师也好,最好都受到一些限制……不要再随意开战了!”

  他也没隐瞒:“超能武师一旦开战,往往会吓的大量百姓抛荒,不敢再开垦土地,甚至不敢离开城市,只能等死,超能和武师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不乱杀,就是好事了,可他们不知道,他们有时候一旦开战,良田被毁,百姓不敢出门,这么下去……迟早会迎来更大的灾难!”

  王巡检知道眼前这人是贵人,此刻倒是多说了几句,未必有用,但是,起码让一些上层人士,听到他们的呼喊声。

  “明白了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,看向北海,“看来大家渴望的还是和平……”

  废话!

  王巡检心中吐槽,谁不渴望?

  我们又没什么争霸之心,谁当头都一样,给个活路就行。

  李皓不再说话,看向远处,下一刻,和黑豹一起踏空而行,他不再停留,他要回银月了。

  这一次看到的这些,倒是在心中再次留下了一些感触。

  明知中部也是吃人之地,大家还是不断涌入,无他,好歹还有一线生机,留在北三省,也许只有彻底死亡了。

  而银月,四方被封锁,到现在还没被打破。

  洪一堂当初说的,民不聊生,粮食危机,如今都出现了,虽然只是局部地区,但是,这是一个征兆,一个趋势。

  上次去东方,沿途所过,也是大量乱军出现,大量匪盗横行。

  乱世来了!

  而这一切,其实都在一些人掌控之中,并非是天灾,而是人祸。

  ……

  李皓踏空而去。

  留下的王巡检有些惊叹,下一刻,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微微凝眉,是那位?

  不至于吧。

  不是说,还在天星城吗?

  一人,一狗,银月人,年轻人……魔剑?

  天星总督?

  他有些疑惑,不是太确定,想了想,摇头,也没再去深想,魔剑李皓虽然杀了一些人,让中部最近安静了一些,可治标不治本,等到魔剑被人镇压了,只会更恶劣,迎来更大的反扑。

  ……

  “黑豹,超能也不是人人都是坏人,你看到了吗?”

  海面上,李皓自言自语:“那陆川,星光师而已,只是超能的最底层,可就算如此,他也不愁吃喝,去哪,都能找个不错的工作。可是,他冒着危险,冒着被海盗击杀的风险,冒着被中部强者驱赶追杀的危险,只是送一些人,从一个火炉,跳入另一个不算太热的火炉中……这也许就是超能存在的意义,他是超能,所以能庇护人安全过海。”

  黑豹没懂他的意思,你想说什么?

  “黑豹,这一切都在说明,力量属性,不是决定一切的基础,武师也好,超能也好,都要论心!”

  黑豹一直沉默,依旧听不懂。

  那又如何呢?

  “银月也许该打破封锁,也许能救一些人,现阶段,才入冬,北方的冬天很冷的,这么下去,也许会有无数人死亡……而且物资什么的都很难进入银月……赵署长他们有自己的想法,我却是觉得,不能继续被封锁下去了!”

  “当然,需要钱财,需要人力物力……需要粮食,需要衣服……”

  李皓一直自己在说,黑豹保持沉默。

  而李皓,又开口道:“修炼资源,一直是我看重的,我杀贵族,杀强者,都只是搜索这些,可他们家中的粮食,衣衫,世俗产业,我从不在意……可没有这些东西,你说,人能吃饱吗?能活下去吗?”

  “我好像也渐渐脱离世俗了。”

  李皓感慨一声:“你也是,你忘了你当初是流浪狗的时候,为了一顿吃的,讨好我,讨好路人的时候了,什么时候,你我都只在乎修炼资源了?”

  黑豹沉默了下来。

  李皓又道:“我这次去战天城……想问问看,当年他们一座城,五千万人,如何能温饱的,你说……战天城会告诉我吗?”

  黑豹有些意外,问这个?

  不怕被战天城中的强者嘲笑?

  李皓却是不在意,而是思索了起来,是啊,五千万人,哪怕都是强者,强者也要吃喝的,他们怎么能做到,一座城供应数千万吃喝拉撒的呢?

  吃的哪来的呢?

  战天城,一定有办法的。

  但是,自己之前从未考虑过,也没在乎过。

  这一次,也许该问问。

  还有,妖植的存在……妖植的存在,真的只是打仗,只是杀人?

  妖植,生命力,催生,催化植物生长……

  种种念头,在脑海中浮现。

  从北到南,从南到北,再次回来,李皓又多了一些新的感触,不忘初心……说的简单,太难了!

  现阶段,打不倒九司,灭不了三大组织,那也不能什么都不做。

  洪一堂希望从天星城学一点经验,李皓倒是觉得,也许该去请教一下那些古人。

  ……

  接下来,李皓没有再和任何人起冲突。

  风雷属性爆发,宛如雷霆飓风,瞬间掠过一处处城池。

  北方寒冬,已经看不到什么绿色了。

  沿途,甚至有冻死骨。

  他一路北上,终于,一天后,他抵达了银月边界。

  银月,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,一如既往的穷困。

  可跨入银月的瞬间……好像并没有那么冷,银月三十二城,此刻的李皓,落在了一座边境之城,城内,大街上人不多,却也都裹着厚厚的衣服,喧嚣声也隐约传出。

  银月人,以前觉得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,可如今再看,却是比其他地方的人,少了几分麻木不仁。

  日子,还是有些小小的盼头的。

  “咱银月武师,还是厉害,听说了吗?魔剑,而今在天星城中,已经是威慑四方……”

  街头小巷,都有议论李皓的声音传来。

  李皓的事,也没过去几天,银月人还在八卦着这些,李皓笑了笑,看了一眼这座安静的小城,想到刚刚跨空而来,看到的一座临江城池,宛如鬼城,一时间,又有了不少新感悟。

  ……

  李皓再次踏空离去。

  自从银月开始清剿三大组织成员,银月城池之间,再次恢复了联系,路上,如今已经有行人了,也有商队,不再是以前那样,不敢外出了。

  以前,出城都怕。

  现在,好像也没那么怕了。

  而路上,李皓还听到了猎魔团的名字,最近,猎魔团好像也在活跃,清理一些捣乱的超能和武师,在银月,也小有名气了。

  李皓的脸上,终于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  而他,并未去白月城,转道,朝战天城那边飞去,他要先去横断峡谷,也许会有一些收获。

  至于其他人,回头再见。

  ……

  战天城。

  一如既往的死寂,安静。

  城门边,那些银铠,黑铠,都很安静,巡查继续,一如既往,只有黑铠的脚步声在城中传荡。

  好像一切都没变化。

  直到隐约间,一股波动传来,城主府中,王署长陡然朝那边看去,眼前浮现出一副画面,一人一狗,跨入了界壁之中。

  “回来了……”

  王署长呢喃一声,下一刻,忽然道:“好像……嗯?成为能量武者了?”

  耳边,传来了大乌龟的感慨声:“是啊,有些遗憾……问问发生了什么,为何会如此?”

  “嗯。”

  王署长应了一声,倒也没多说什么,能量武师……也无所谓了,有些人看不起,有些人觉得没前途,那都正常,可王署长他们,却是没太在意这些。

  只是道路不同罢了,何况,这李皓也未必能走到那一步,太过在意,也没什么用。

  武道的路,自己去走。

  这一刻,王署长的反应倒是很平淡。

  军营之中。

  一位黄金战士,忽然睁眼,冒出了淡淡的光芒,看向城外方向,一挥手,面前浮现出一道画面,一人一狗出现在了城门附近。

  “能量道……”

  “是变强了,可有什么用呢?”

  “不过……也不算纯粹的能量道,四不像……是来寻求解决办法的吗?”

  黄金战士喃喃一声,很快陷入了沉寂。

  懒得管!

  随便他走什么道,自己清楚利弊就好。

  至于解决办法,不好解决,除非彻底转修古武,那还有点希望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