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23章 收获,举报(求订阅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超能和武道并存,是此刻李皓的状态。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一群武师商讨,其实也给了李皓一些启发。

  这些都是武道上的问题,如今他选择留在了天星城,自然不单单是为了武道,还有一些别的,比如炼心,武师修心,这是李皓最近的感悟。

  顺其本心,其势自强。

  心中盘算了一阵,李皓轻吐一口气,大体上盘算了一下接下来要做什么,接着看向黑豹。

  黑豹也看着李皓。

  “还看?”

  李皓翻着白眼:“前辈们都走了,你这家伙怎么这么独?”

  人没走,狗子连储物戒都不拿出来。

  生怕被人抢了!

  实际上,除了南拳一心想分赃之外,其他人都没这心思。

  黑豹汪汪直叫。

  好像在说,也是为你好,这两天李皓也没少烧钱,神能石不要钱似的往外烧,大家坐下论道,那么一会,李皓就烧了好几十万块神能石。

  武师太多,个个都是强者,吸收起来的速度,那简直可怕。

  李皓如今其实也不缺钱。

  之前那一次,他缴获很多。

 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,这一次都是强者,死了太多神通,李皓也想看看,这些人到底有没有什么好东西。

  狗子吐出了一些储物戒。

  这一次储物戒数量不多了,总共也才20多枚。

  可单单只是看储物戒,就感觉不一样,更有质感。

  李皓随意拿起一枚,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,探入神意查看一下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这是谁的?

  神能石真不多,也就10多块。

  是的,十几块而已。

  可每一块,给李皓的感觉,都比当初洪一堂拿出来的那几块更大,更强。

  若是洪一堂那一块能顶三千块,这一块能顶一万块。

  浓郁无比的能量,蕴含在其中,恍如水流涌动。

  虽然换算一下,也就十多万块罢了,可这种高层次的神能石,可不是想换就换的,你也换不到,这东西,百分百是从遗迹中弄到手的,而且还是顶级的那种。

  “高手就是不一样!”

  李皓心中感慨一声,神能石倒是不多,储物戒中东西也不多,除了这个,还有一个小瓶子,生命之泉几乎是标配了。

  数了一下,足足有10滴,也不知道到底谁带来的,死都没用上。

  他继续查看,看了一会,眼神微动。

  储物戒中,除了常规修炼用品之外,还有一样东西很显眼,他取出一看,好像是一块琥珀,里面有一滴血红色的东西流淌。

  那好像是一头凤凰,又好像是一只大鹏……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李皓有些疑惑,黑豹倒是鼻子抽动了一下,好像有些雀跃,头朝李皓拱了拱。

  李皓看了它一眼。

  “汪汪汪!”

  黑豹叫唤了一阵,有些着急,甚至直接在自己身上划出了一道小口子,有血液流出……

  李皓心中一动:“大妖精血?”

  “汪汪汪!”

  黑豹急忙点头!

  是的,这是一头大妖的血,不知道对方从哪获得的,或者交换来的。

  李皓看了一眼,眼神微动道:“天鹏山,凤凰山……”

  两座神山,都是飞行类妖族称霸。

  如今,陆地上好像没什么特别强大的大妖,水中好像也没有,倒是飞行类妖族,出现了两位顶级大妖,不知道是陆地和海洋的低调,还是如何。

  这血液,很可能是这两头大妖其中一位的。

  妖族的血液,也有强化肉身之效,这一点李皓倒是清楚,上次袁硕一口咬的黑豹屁股冒血,就是为了汲取一些血液,强化五脏。

  “你想吃?”

  “汪!”

  黑豹点头,作为大妖,妖族狩猎妖族,几乎是自古以来的天性,妖族的血液,蕴含力量的话,对黑豹而言,比剑能都要滋补许多。

  “给你!”

  李皓也没深究到底是谁的,丢给了黑豹,黑豹一口吞下。

  李皓心中判断了一下,这储物戒也没写名字,但是从里面一些基本物品来看,有可能是北海王的,不过若是他的,他也太穷了吧?

  宝物倒是有一些,可不匹配北海第一大盗的身份啊!

  “难道……换了宝物,换取了晋级神通的机会?”

  李皓判断了一下,大体上有了想法,也许就是如此。

  若是这样的话,那这一次那些新晋神通,也许都很穷困,因为他们晋级神通,肯定要付出一些代价的。

  想到这,李皓顿时肉疼无比。

  可惜了!

  否则,堂堂北海第一盗,怎么会这么穷困。

  他继续查看,越看越是震撼。

  卧槽!

  这些家伙好有钱。

  北海王的储物戒没啥宝贝,此刻他查看的,大概率是平原王的储物戒,这位皇室九王之一,储物戒中的宝物亮瞎了李皓的眼睛!

  神能石就不说了,大块的神能石李皓都懒得去清点,太多了,可能和皇室挖掘了天星城遗迹有关,这里本就是巨矿,维持八城运转的大矿脉。

  关键在于,平原王的储物戒中,还有大量的书籍,李皓随意翻开一本,居然都是武道秘术。

  这位当年组建了武卫军的存在,对武道也是钻研很深。

  看起来还是个读书人,李皓粗略扫了一眼,恐怕不下百本秘术,而能被对方收藏的,都不简单,李皓甚至看到了一些在银月武林享有名气的秘术。

  “铁布衣……”

  “草上飞……”

  他眼神微动,草上飞是吴兴鸿,而对方是吴超的爷爷,据说当年被飞天给灭了,夺取了对方的秘术,可如今,这秘术居然在平原王的储物戒中。

  “难道……平原王雇佣的飞天,或者干脆就是幕后金主之一?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又想到了柳絮剑,那柳絮剑之死,和平原王有关吗?

  这家伙好像在夺取银月的一些秘术。

  李皓一一扫过,秘术很多,他还看到了戳脚功,这是戳脚门的秘术,代表人物是那位白夫人,对方嫁给了白家,而白家以前是银月城主。

  这么说,这是白夫人自己贡献出来的?

  白家,和皇室果然还是有牵扯的,连本门秘术居然都给贡献了。

  而自己那位师姐,她丈夫胡定方,又和白家有些牵扯……

  李皓微微凝眉,也没去想什么。

  平原王储物戒中,不单单有秘术,还有一些黑色铠甲,和黑铠很像,但是感觉又有些不同,李皓瞬间想到了皇室的黑甲军!

  显然,这应该是黑甲军的铠甲,不算多,只有300副左右。

  而此刻,李皓手中还有一千副破空军铠甲。

  ……

  一个个储物戒翻看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皓深吸一口气,他没看其他宝物,此刻,手中出现了一本金色的册子。

  这是这么多宝物中,最吸引他的一件。

  这东西,来自胡啸的储物戒。

  下一刻,他手中又浮现出一本金册,和手中的几乎一样。

  这是来自徐府老国公那里的。

  两本金册!

  几乎一样。

  但是,稍微有些不同,此刻,都带着一些古老的韵味,上面书写着一些大字。

  《本源战法――攻》

  下方,还有一行小字,新武陈家著。

  陈家,新武陈家。

  李皓心中微动,他倒是知道一位陈姓强者,书写基础剑法的陈院长,擅长溪流剑法。

  那这个本源战法,又是哪个陈家的?

  是一家的吗?

  这就是之前那些老司长动用的战法吗?

  心中一个个念头浮现,他看向第二个金册――《本源战法――破》。

  下方也是有一行小字,新武蒋家著。

  显然,这些本源战法,并非一家人留下的,而是不同的家族,留下的战法。

  可一个在老国公那边,一个在胡啸身上,其他几位司长可能也有。

  李皓略显疑惑,难道他们探索的还是一个遗迹不成?

  要不然,东方的定国公府怎么会有?

  带着这些疑惑,他翻开了一页金册,下一刻,好像置身其中,眼前一花,一尊彪悍无比的存在,强大的简直有些不可思议!

  “蒋家破字诀,无所不破,无所不能!本王封号战王,人族战争之王!”

  一声古老的话语,映射李皓的脑海。

  战王!

  古老的强者,下一刻,脑海一片轰鸣,天崩地裂,一个“破”字呈现,以血勾勒,以道破之,一切的一切,化为齑粉。

  李皓眼前一花,再次回到了现实中。

  战王,蒋家,破字诀!

  金册居然是古老的武道传承。

  他有些震动,和这位展露出来的一比,之前几位老司长展现出来的,简直就是……垃圾!

  侮辱了战法!

  “老师说,这是古老圣地镇星城的战法,上次徐庆告诉我,徐家挖掘到了镇星城……那九司什么情况?难道夺取了徐家的东西?还是说,九司和徐家一起探索的?”

  李皓有些疑惑,此刻的他,大体上倒是明白了,这些战法,应该来自镇星城。

  可是……九司为何会有?

  “武科大学!”

 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心中微动。

  是的,战天城中说,当年的武科大学,机会将所有武学囊括,昔年的一些顶级强者,一旦有秘术创造出来,都会迅速推广开,而不是敝帚自珍。

  如此一来,在哪发现秘术,都很正常了,但是……天星岛上,也许有一所强大的武科大学存在。

  “两本顶级秘术……”

  李皓有些火热,下一刻,又微微皱眉,我能学吗?

  这好像是武师一道,不,是本源一道战法,和自己可能不是太匹配,几位老司长使用出来,强大是强大,可要说那种无敌感,却是没有。

  “回头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  李皓看着两本金册,有些兴奋,这也许不止两本,也许还有更多。

  “汪汪!”

  此刻,黑豹叫唤了一声,好像在问李皓,收获大不大?

  李皓笑了起来:“收获很大很大……神能石超过了500万块,源神兵不多,只有10多柄,最低都是玄阶,还有几柄地阶……生命之泉也不算多,也就50多滴而已,还有杂七杂八的太多了……开心不?”

  “汪汪汪!”

  黑豹一脸疑惑,好像在说,怎么这么少?

  李皓无奈:“别看我,其他的新晋神通几乎都是穷鬼,就胡啸、老国公富裕一些。”

  就算是穷鬼,那也是神通穷鬼。

  还是很有钱的!

  不过,严格来说,黄龙这孙子的储物戒中,神能石都比他们多,黄龙一个人起码贡献了80万块左右的神能石,这孙子太能捞钱了!

  而李皓盘算了一下,加上之前身上还剩下接近200万块神能石,他神能石都达到700万以上了。

  源神兵之前带走了20柄,身上不少反多,又有40多柄了,而且等级都不低。

  至于生命精华,李皓送了一些给那些老前辈,他自己身上倒是没留下什么,但是这次又收获了50多滴,一下子又富裕了。

  这些不说,还有两本金册,数百本秘术。

  除了这些之外,还有古铠甲许多,除了平原王之外,老国公储物戒中,也有1000副破空甲,一下子李皓都有2000副破空铠甲了。

  他还是战天军,可手中的铠甲,反而破空甲最多。

  “神能石太多太多了……”

  李皓挠头,这么多,没啥用啊!

  他就是天天烧剑能,也烧不完。

  而且小剑现在胃口有些刁钻,好像都不太愿意吸收这些神能石了,高等级的还行,低等级的都不乐意吸收了。

  “小树……槐将军!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,他想到了战天城中的槐将军,也想到了小树。

  上次从战天城中离开,王署长告诉自己,城池缺乏生命能源,除非槐将军复苏,可对方无法复苏,需要的能量太多太多。

  小树应该是不如槐将军强大的,小树都缺乏巨大的能量复苏,何况槐将军。

  那时候,李皓被吞了几十块神能石都要哭,舍不得再置放神能石。

  可现在……他可是手握700万块神能石!

  李皓摸了摸下巴:“我若是现在回战天城……能复苏战天城吗?”

  700万,算是土豪了吧?

  当然,若是现在去找小树……小树需要的量应该更少一些,槐将军不好说,小树也许真能彻底恢复。

  一个个念头浮现,接着,手中又浮现出三个红色圆球,李皓却是有些走神。

  这是血神子!

  三大长老的,都很厉害,没达到神通层次,可应该都有旭光蜕变到巅峰的实力,这东西不是李皓弄到的,是天剑丢给李皓的。

  三大长老,天剑杀了一个,后面两个虽然是李皓杀的,李皓当时也没在意血影,血影好像一直在天剑体内,那位也是凶悍,压根没感受到他被三个血影入侵了。

  后来都成了血神子。

  原本,李皓就想弄一枚,后来转换成了神通,倒是没这心思了,可此刻拿到了这东西……要不要回去一趟?

  小树也好,战天城也罢,还是银城的八卦图……

  都在银月!

  而现在,他手握巨富,也许……该回去一趟了。

  “杨山还没回来……但是应该也快了。”

  杨山只是蜕变期,李皓在他走的那天就要杀人,到现在也不过才四天时间,这家伙四天都未必能赶到北海……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消息,北海王都没了,之前的协议自然作废了。

  “也许该去战天城一趟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想着,或者可以和王署长聊聊天,军中那位师长就算了,好像对自己看不顺眼,王署长倒是很好说话。

  自己现在也有钱了,回去后,也许可以向他请教一些东西。

  当然,自己成了超能,不知道战天城给不给自己进去了。

  何况,现在留在这边,还是有些危险的,最好能再提升一些,哪怕自己不行,也该弄点宝物,看看能否给其他人提升一下。

  一个个念头,不断浮现出来。

  正想着,门被敲响。

  “都督!”

  木林声音响起,李皓有些意外,说了没事不要找自己的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有人想见你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一个小女孩,说都督来的那天,给了她200星币,是都督的熟人……”

  李皓一怔,想起来了。

  不由有些走神,什么情况?

  上次给的钱是假的?

  不至于啊。

  或者小女孩认出了自己,觉得自己是个大人物了,所以想来攀个亲戚?

  可是……我就坐了你一会自行车而已,也攀不上什么关系吧?

  门外,木林还在等着。

  一般情况下,他也不会找李皓,不过人家说了是熟人,李皓还给了人家200星币……

  木林都快想歪了!

  什么情况下,会给人家200星币呢?

  还是个小女孩……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。

  李皓居然是这样的人?

  我的天!

  现在人家找上门来……难道……

  有些事,不能深想。

  毕竟,无缘无故地,好端端地给人家200星币干嘛?

  李皓还是个老抠,他对修炼资源不抠,对一些普通人用的钱财,反而抠到了极致,据说他一直很缺钱,能给人家200星币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  “都督!”

  木林提醒了一句,李皓挥手,大门敞开,有些疑惑:“她说要见我做什么了吗?”

  “没有,只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见都督……”

  木林状若无意道:“都督给了她200星币,她没骗人?”

  “是有这么回事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。

  木林了然,心中叹息,不是人啊!

  人家看起来才十五六啊。

  李皓倒是没多想,花200星币怎么了?

  那次好不容易大方了一次。

  只是意外,对方居然还找上门了,他想了想,倒也没让木林赶人,而是起身站了起来:“去看看,难道上次给了假钱?”

  木林一言不发,默默跟着。

  心中早就想了无数种可能,以及……不会是……不会吧?

  都督要有孩子了?

  不过,好像也不错的样子。

  只是,得确定是都督的才行。

  嗯!

  李皓太年轻,这事得重视啊。

  “二木哥,想什么呢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我问你话呢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李皓无语了,木林怎么了?

  “我说,今天城内有没有什么动静,九司那边如何?”

  “没没……就是巡夜人发威了,九司都保持沉默,现在都没动静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李皓点点头,也没再问,难道是金枪走了,所以木林有些失神?

  他朝外走去,北城这边,以前守军驻扎的地方,被他们征用了,现在就是临时天星都督府。

  实际上,李皓更应该建立天星总督府。

  不过总督府,严格来说,还要受皇室管辖,他也没当回事,还是都督府好,只受巡夜人管辖,而巡夜人又是自己的地盘,官是小了,却是可以避开皇室。

  此刻,那处院子外,一个女孩正在焦急地等待着,有武卫军请她进去,她也不进去,就在门外等着。

  而武卫军中的一些武师,也是一个个八卦眼神爆发。

  一个女的,找李皓。

  年纪很小,说是李皓当时给了她200星币……这消息,现在都快在武卫军中传开了,远远地,甚至隐约看到了玉总管的身影,不知道是不是侯霄尘派来看八卦的。

  李皓此刻还没想到这些,想到了,大概会打死几个震慑一下!

  辱我名声!

  ……

  雨琪看到李皓的时候,很兴奋,很激动。

  隔着老远,急忙跑来,一脸欢喜,又有些忐忑:“那个……李……李大人,你还记得我吗?上次陪你一起去九司大街的那个……我还说了,大人下次有需要,可以随时来东城找我的,我叫雨琪……”

  李皓点点头,当然记得,记性还没这么差。

  而木林,眼神愈加复杂。

  下次需要还找你……真是……不可思议。

  “雨琪是吧,记得!”

  李皓笑哈哈道:“不会上次给的是假钱吧?不至于吧?那些天星币也不是我的,我杀人弄来的,若是假的,我再补给你……”

  “不是不是!”

  雨琪急忙摇头,这位怎么会这么想呢?

  “大人,我找你是有事的……”

  “别叫大人了,叫大哥吧!”

  李皓随意说了一句,见四周不少人看来,有些疑惑,看什么看?

  不能有个认识的人了?

  等感受到一些八卦的眼神,他隐约好像想到了什么,扭头看了一眼木林,见木林眼神中带着一些不可思议,一些李皓不是人的意思……

  李皓明悟了!

  李皓也不动声色,笑哈哈道:“走,进去聊,上次你骑车送我去巡夜人总部,我还没来得及感谢几句呢,小小年纪,独立挣钱养家,不容易!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一怔。

  骑车,送人?

  就这?

  就这!

  木林也是一怔,不是我想的那样吗?

  李皓拍了拍木林:“二木哥,别愣着了,去忙你们的去!”

  “哦哦哦,好!”

  木林急忙点头。

  李皓则是带着雨琪往里走。

  刚进门,后面,木林忽然感觉身上有些刺痛,下一刻,忽然惨叫一声,吓得一众武卫军以为敌人来袭。

  木林急忙摆摆手,此刻,头发笔直,一道道雷霆在头发上炸裂开,将他头发炸的笔挺笔挺的。

  木林被电的浑身酥麻,苦笑一声,谁干的,还用问吗?

  真厉害!

  刚刚拍拍自己的那瞬间,大概就有超能潜伏体内了,等人走了才炸裂开,差点把自己炸焦了。

  “是人家小姑娘说的有歧义……你炸我做什么?”

  他哪能不知道,这是李皓看出来了,报复自己呢。

  心眼真小啊!

  ……

  大厅中。

  李皓笑了笑,看向雨琪,随意道:“坐吧,有什么事要找我?”

  “大人……”

  李皓见她不改口,也不再说什么。

  “我……我有事要举报!”

  举报?

  李皓有些意外,想了想道:“你骑车送人,有人拖欠你劳务费了?”

  除了这,还有啥?

  雨琪有些郁闷,怎么可能嘛。

  再说了,骑车送人,也就你会坐,谁还会这么傻……这么大方!

  雨琪小心翼翼地四处看了看,见她贼兮兮的样子,李皓不由失笑。

  干嘛呢?

  “这是我的地盘,没别人,就是九司也管不到这里!举报谁,直接说,我刚好要杀人立威,当然,小人物就让都督府其他人去处理了……”

  雨琪急忙道:“是大人物!”

  “大人物?”

  雨琪这时候也不卖关子,来都来了,自然是希望获得李皓的帮助,

  她急忙道:“大人,我要举报很多人,有皇室的王爷,九司的大人物,还有天星超能学院的院长,还有……还有巡检司的大人物!”

  她一咬牙:“我要举报他们,滥杀无辜,强取豪夺!”

  李皓微微皱眉。

  看了一眼雨琪,只是个普通人,还是个孩子,看样子穿着不咋样,上次还拉客赚钱,这样的普通人,要举报王爷、院长,九司的大人物?

  他凝眉看着她,雨琪再次一咬牙关:“有……有好处!只要大人愿意为我做主,我就……我就告诉大人一个遗迹的位置!”

  李皓心中一动:“遗迹?你知道遗迹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雨琪也豁出去了,咬着牙,低着头不敢看李皓,“我知道一个遗迹的位置,而且这个遗迹……和一般的遗迹不一样,很多遗迹都是武道、军队或者宗派所在地,这座遗迹……好像……好像是古文明专门做研发的大学,不是武科大学,可能是研究所,或者研究学院一类的。”

  “只要大人愿意为我做主,我就告诉大人在哪,该怎么进去……”

  她是真豁出去了,抬头看向李皓:“我……我不敢告诉别人,但是我相信大人是好人,整个王朝,也许只有大人愿意为我做主,为云家做主!”

  云家?

  李皓想到了一人,云瑶。

  当然,只是一闪而逝。

  他看向雨琪,微微凝眉道:“仔细说说看,什么情况?”

  “我……我是云家第三代的云雨琪,我爷爷是天星古院院长云浩然,五年前,我爷爷被人杀死在家中,一起死的还有我奶奶、大伯、大伯母、三叔、三婶还有我父母,还有小姑……”

  她低着头,咬着牙:“原本那些人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人的,不过我爷爷用特殊方法将我……将我隐藏了!我全家都被他们杀了,他们不但杀了我爷爷,还逼问我爷爷那处遗迹所在,我爷爷不告诉他们,和他们厮杀之下,最终惨死!”

  “他们杀了我爷爷不够,还杀了许多人,杀了一些古院的老师,还有许多学员也都被杀了,只是对外宣称,都是被三大组织的人杀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有谁参与了,当日我爷爷和他们交手的时候,喊了一些人的名字……”

  李皓沉着脸,半晌才道:“云家……云浩然,天星古院……”

  他好像隐约听说过这个名字,思索了一下,忽然道:“之前洪师叔提过一次,我倒是没太在意,我想起来了,前几年,云浩然……浩然研究所……”

  他想到了什么:“是不是有个浩然研究所?在一些古院都招收学员……但是后来没多久就倒闭了,我记得几年前,我在银城古院听人提过,说京城有个浩然研究所,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研究圣地,但是成立没多久就倒闭了……”

  他记起来了!

  雨琪急忙点头:“有的,那就是我爷爷成立的,原本是想招揽天下有识之士,一起推广一些东西,可后来……我爷爷死了,这研究所也就废弃了,已经有五年时间了。”

  李皓忽然觉得,命运很奇妙。

  他进入古院的时候,这个研究所已经倒闭了,但是古院中还有不少人在议论,消息显然有些迟缓,感觉也没多久,结果,人家五年前,全家都被杀了。

  不对,还有个孙女活着。

  但是此刻的李皓,对这些不太了解,他有些疑惑,这些大人物,一起去杀一个古院院长?

  为什么?

  之前,洪一堂好像也提过一嘴,说这位好像致力于推广一些东西,后来死了,也就戛然而止了。

  见李皓好像有些茫然,雨琪知道,他也许不是太了解,一咬牙,急忙道:“你也许不知道我爷爷的事迹,但是你一定用过我爷爷研发的产品。”

  “你现在用的电灯,电力体系,便是我爷爷15年前推广的。还有现在的一些汽车,火车……都是研究所的产品,还有传讯玉体系,通讯体系……几乎都是我爷爷推广的!”

  “我爷爷说过,先完善王朝交通、通讯,如此一来,便能迅速将王朝统合,让讯息得以迅速流传开,让大众更轻易地接受一些新的讯息,也能让人口进行流动……让商贸繁荣起来,让小地方的人迅速进入大城市,完成人口的置换……”

  她也说的不是太清楚,只是含糊说了一阵:“后来,五年前,我爷爷要联合天下古院,完善教育体系的改革……可是,没多久他就被杀了……那些人不愿意让我爷爷继续下去了!”

  “而且,很多技术,都被他们窃取封存了,他们不愿意让这些技术彻底推广开!”

  此刻的李皓,有些震动。

  忍不住道:“你是说……如今的电力体系,交通体系,都是你爷爷推广的?”

  “对!”

  李皓有些吸气,别说,他真不知道云浩然是干嘛的,不怪他孤陋寡闻。

  实在是,几乎没人提及这个名字。

  他能知道,就算不错了。

  可等雨琪一说,李皓才有些不现实的感觉,原来……我居然早就和对方有接触,有了电,可以说是整个王朝的一个大迈步。

  有了电,很多东西都出现了变化。

  而有了车,让人们出行简单了,李皓记得,有段时间,各地都在迅速修路,好像想要贯穿整个王朝体系,没想到,也和云浩然有关。

  恍惚了一下,他皱了皱眉。

  瞬间明悟,为何皇室和九司要杀他了!

  之前才和洪一堂提过这些,而洪一堂说了,大家希望民众愚昧,而不是开智。

  可是,随着通讯、交通发达起来,消息流传快了,人口流动快了,那时候,哪怕偏远地带的民众,也会迅速开智。

  再开始进行教育改革,一旦成功……那还谈什么泯灭民智?

  云浩然不死,谁死?

  李皓皱眉,这事不好解决。

  他才和九司大战过一场,现在勉强保持和平罢了,现在连皇室也被牵扯进去了,这一旦发难,相当于逼迫他们联手对付自己!

  找死!

  现在皇室和九司彼此牵制,才给了李皓机会,可一旦李皓有这心思,给云浩然犯案报仇……那真是找死了。

  又想到之前洪一堂说,他想进入天星古院,是古院,而不是超能学院。

  而洪一堂,好像也希望从古院这边,得到一些启发,洪一堂应该是知道云浩然这人的。

  李皓沉默一会:“你有证据吗?”

  “有!”

  雨琪看着李皓:“我有……是很清晰的录像!也许你不知道是什么,就是将你的一举一动,完全录制下来的那种东西,其实也有推广,只是后来被消除掉了……”

  李皓心中微动:“监控那种?”

  “对!”

  她有些疑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银月有监控设备……我当然知道。”

  雨琪有些意外:“银月有吗?可自从五年前我爷爷死了,这些东西,这些技术,都被禁止传播了,哪怕之前有的,也会被销毁的,这是王朝的命令!”

  “王朝管不到银月!”

  李皓笑了,有些意外,银月流传的,居然还是禁术?

  当然,银月也很少就是了,只有巡检司有一些,其他地方几乎没见过,合着是被销毁了。

  “录像呢?”

  “大人答应帮我做主了?”

  李皓头疼:“这事……很难办,我倒是想一口气把人都给杀了,你也知道,行不通的,我还没那个实力……但是你的举报,我接下了!”

  雨琪有些失望:“大人……也做不到吗?”

  “九司和皇室联手啊!”

  李皓这时候也不把她当无知者了,叹息道:“我一个人,哪怕加上银月,也对付不了他们的,当然,一切皆有可能,这样吧,看样子你不是太放心我,东西你先自己存着吧,我查查资料,了解一下详情。”

  这可不是小事。

  李皓怀疑,自己一旦涉足,很可能会引起九司和皇室的一起联手反扑,包括洪一堂入天星古院的话,也是个大问题。

  但是,九司和皇室现在未必会在意,因为现在缺很多东西,洪一堂也不是云浩然。

  比如一些关键性技术的研发,人才的缺乏……洪一堂就算再开一个古院也做不到这一步的。

  而雨琪说的那个遗迹,也许才是其中的关键。

  雨琪有些消沉,但是也知道,的确很难,她勉强道:“大人,没关系的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不甘心,也知道很难很难……只是大人这边,才有一丝丝希望,否则我云家之仇,没人可以报了。”

  李皓安抚了一句:“放心吧,若是真如你所说,这事我肯定会衡量的,但是需要时间!”

  说罢,又道:“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你……先在这留下吧,你今天来了这,也许很多人会关注,深查下去,也许会查到你的身份……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雨琪想回去,可想了想,又觉得李皓说的对,回去,也许会牵扯到弟弟,牵扯到其他人。

  而且,如今除了李皓,她真的找不到任何人,可以帮助自己了。

  想了想,雨琪又道:“大人,若是你想知道遗迹的位置,我可以告诉大人,可是……现在未必能进入,遗迹应该是有钥匙的,但是现在进不去,钥匙丢了,不知道是不是被九司或者皇室夺走了……他们不知道位置在哪,就我知道。”

  她还是说清楚了一些,免得李皓觉得自己骗他,那就麻烦了。

  李皓倒是无所谓:“没事,这些不着急!”

  他的确不是太在意,他更在意武道上的提升。

  当然,若是能获得一些古文明中的研究成果更好,对接下来洪一堂的一些举动也许有很大帮助。

  接下来,李皓喊来了玉剑门的谢岚,给这小女孩安排了一下,其他的也没多说,只是说帮着收拾收拾卫生……

  好吧,武卫军看他的目光,再次充满了禽兽般的眼神,李皓觉得,这些人都欠收拾了!

  是不是忘记了,自己第一次去武卫军,就把他们收拾了一顿?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