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阅读书籍:诱人美图

星门第216章 时辰到(求订阅求月票)

[百味网络小说 wangluoxiaoshuo.cn]
    (养着,这章铺垫,别催别骂了,好惨一老鹰)

要工资网(https://yaogongzi.com),要工资网-解决工资拖欠,维护劳动者权益,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、案例解析拖欠工资免费咨询】

  李皓回来了。

  当这个年轻的男人,刚来天星城没几天的男人,忽然从传言中逃跑到回归,好像一瞬间点燃了什么。

  麻木不仁的民众,好像……有些雀跃起来。

  他们不知道自己在雀跃什么。

  他们不知道,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结果,杀贵族吗?

  不知道。

  对贵族,他们有愤怒,有痛恨,也有一些麻木,贵族就是天,强者也是天。

  其实,强者之间的战斗,他们不太感兴趣,大不了当成茶余饭后的一些八卦来听。

  可今日,不知道怎么地,就有些想开心。

  读书不多的他们,认字不多的他们,这一刻,就是有些开心,有些雀跃,有些欢喜,有些……兴奋的睡不着。

  哪怕在京都,在皇城根下。

  数千万民众,真正识字的其实也没多少,早些年学校开办的时候还行,20年前超能崛起后,大量学校被关停后,五年前,又是一大批学校被关停,而今,新生代受到教育的反而不多了。

  为何开心呢?

  ……

  贫民窟中。

  北风呼啸而来,有些空旷的大院子中,没什么摆设,窗户都有些漏风,寒风呼啸而入。

  院子中央,一堆篝火被点燃。

  几十个孩子,围成了一团。

  瘦弱矮小的雨明,一副老学究的姿态,点头晃脑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开心吧?今天出去买个红薯,卖红薯的嬷嬷都多给了一个红薯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情好……可就是多送了我一个!”

  “是啊是啊,刚刚隔壁刘麻子还给了我一个糖呢,以前才不会给呢!”

  “对,今天我给一个客人拉板车,以前最多给五毛钱,今天给了我一块钱呢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孩子们好像也很兴奋,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可今天好像很多人都很开心,甚至有点要过年的感觉。

  为什么呢?

  每天都这样就好了。

  雨明点头晃脑:“这叫觉醒!潜意识的觉醒!”

  小孩子说着很老成的话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:“我们知道我们的生活,过的不是太好,可为什么会这样?我们生活在皇城根下,我们这里的富人很多,我们这里到处都是机会,都是金钱,都是财富……可我们为什么还是过的不太好?过的很麻木,过的像个活死人?”

  有小孩子抢答道:“我知道!因为我们不是贵族!”

  “我知道,我们要成为天眷神师才行!”

  “天眷神师没贵族厉害!”

  有小孩子反驳,“我上次看到了,隔壁街的阿山,他成天眷神师了,可他现在给贵族开车牵马!我要是贵族,你就是天眷神师,你也要给我牵马!”

  “才不会,我要学魔剑,杀了你!”

  “你敢!”

  “我就敢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小孩子们的争辩,打断了雨明的话。

  雨明叹息一声,却也不生气,而是露出了一些笑容,身旁,雨琪烤熟了一个红薯递给了他:“下次不许去买了,烤熟的很贵的,我们自己可以烤,你干嘛花冤枉钱!”

  雨琪很生气!

  雨明连忙点头,却又小声道:“卖红薯的嬷嬷很可怜的,现在要入冬了,寒风凛冽,她一天卖不了多少个,她还有两个孙子要养呢,儿子前年出差,被超能大战牵扯到了,死在了外面,媳妇也跑了,靠卖红薯养一家呢。”

  雨琪一脸的不乐意,可听了这话,考虑一会,还是道:“那也不许天天买……三天……三天去买一次!”

  说罢,忽然补充道:“明天……明天李都督要是杀了……杀了那些人,你也可以去买!”

  雨明笑了起来,点点头。

  又小声道:“阿姐,你读过书,你知道为什么大家这么开心吗?”

  雨琪翻了一个白眼:“我哪知道!”

  说是这么说,下一刻又有些小小的窃喜道:“因为有人敢杀他们了!宣判他们!他们对平民压迫,他们要堵住封死我们前进的路,不给我们看到希望……现在,有人在打破这个阶层,打破他们的垄断……”

  说到这,又停了下来。

  看了一眼弟弟,叹气道:“其实……我知道没希望的,只是一个开始,可是……很值得开心,他没跑,不是吗?”

  雨明点头,下一刻又轻声道:“没跑……就要死了。”

  雨琪身体僵硬了一下。

  这一刻,不自觉地眼中忽然含着泪光,没跑就要死了。

  这话,忽然让她有些如鲠在喉,让她说不出的悲伤。

  好像看到了鲜血满地。

  好像看到了李皓的尸体,被高高挂起,好像看到了他的目光,充满了悲伤……

  雨琪使劲晃着脑袋,忽然使劲打了一下雨明的头!

  “不许胡说!”

  声音有些尖锐,吓得四周的孩子们都纷纷看来。

  雨琪打的雨明捂着脑袋不敢吭声,见其他人看来,雨琪凶悍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一起打!”

  没人吭声了。

  小孩子以为声音小,雨琪听不到,有人窃窃私语道:“雨琪姐凶巴巴的,好像贵族呢!”

  “胡说,贵族哪有跟我们一起住的……”

  “也是哦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雨琪不再说话,只是又摸了摸弟弟的脑袋,有些埋怨:“下次不许乌鸦嘴!”

  雨明急忙点头,被姐姐打了一巴掌,也怂了,不敢再说了。

  雨琪一边给弟弟揉着头,一边看向某个方向,他……明天不会死的,对吧?

  她不知道该问谁,只是心中在想着。

  ……

  巡夜人总部。

  李皓没在乎外人如何想,如今的他,没那么高贵,没那么伟大,这些时日所做一切,为心,为武,为意不平。

  拯救?

  暂时还不在李皓的考虑中,因为他知道,这太远,太难。

  他只是武夫。

  他开创不了什么新时代,他做不到太多的东西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举起这把剑,斩尽不平事,哪怕……春风吹又生,下一次,也许会更多更过分。

  没人知道李皓真正想做什么,因为李皓自己都说不出来。

  只是江湖血未冷!

  我是武师,我是江湖人,路见不平有人铲。

  他人做不到,铲不动,我来!

  此刻,他的对面是侯霄尘。

  玉总管坐在一旁,默默倾听,好像在见证什么,此刻,她很凝重,也感觉很神圣……那种武林盟主交接的感觉。

  而李皓和侯霄尘,并无这样的心思。

  李皓取出了刚刚小叶送来的公章,小叶很兴奋的样子,但是李皓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他取出公章,放在侯霄尘眼前。

  侯霄尘只是看着,他看向李皓,想知道……你想说什么。

  “明日,侯部不要出手!”

  侯霄尘脸色微变。

  李皓平静道:“当然,若是事有可为,那就出手!若是事不可为,我李皓……做不到,杀不尽,无能为力……多几个人送死,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武卫军还在城内,所以,但凡没希望,强敌太多,部长就蛰伏下来,等回到银月,迟早还有这天!”

  侯霄尘默默端起茶杯,喝着茶,不吭声。

  李皓直直看着他,“我欠部长一个人情,不想再欠,这些,我还不了,人情债难还。我做这一切,是因为我是江湖人,部长不是!当官就当好官,江湖人有江湖道,我师父说,江湖武师,你不听我的,我就杀了你!当官,应该不是这样的!”

  侯霄尘还是沉默。

  李皓拿起公章:“这是巡夜人的命令!”

  侯霄尘失笑,轻声道:“你这人,倒是有意思。”

  “其实没意思。”

  李皓也笑了:“只是,武卫军还有千人,都是我银月武师,实力太弱,事不可为,何必送死?有心的话,来日再战,江湖不灭,武师不死!”

  侯霄尘笑了。

  再看李皓,许久,“你觉得……什么时候才有希望?”

  “我真正斩杀了那些人的脑袋,悬挂在这城门之上,神通惧我,九司避让……部长便可来战!”

  “你这家伙……那时候,岂不是没我事了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

  侯霄尘笑了起来,看了他一眼,微微凝眉,好像在思索什么,许久,略显疑惑:“你……身上……有些不同的感觉,有些变化……为何?”

  “实力进步了?”

  他又问了一句,还是有些疑惑,李皓给他一种特殊的感觉,好像雷霆暴雨,好像狂风骇浪。

  不好言明的一种感觉。

  此刻的李皓,铠甲在身,也不褪去。

  闻言,笑了:“部长好眼力,没有一点进步,我岂会如此嚣张?武师,实力是根本!”

  侯霄尘若有所思。

  又看了李皓几眼,想了想道:“神能石不要吸收太多,吸收多了,不消化,也不是好事。”

  李皓身上,隐约有种神能外泄感。

  他感受到了。

  但是一时间没往更深处去想。

  无他,不可能的。

  到了李皓这个地步,岂会去破超能锁,他前途无量,可以说,当今世上,李皓可能是第一个,完完整整地跨入神通战力的武师。

  不需要过渡期,不需要恢复期,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神通武师。

  这样的武师,岂会自毁前程?

  而且,也没感受到强烈的五行之力,更不会让他去深想。

  他以为,李皓急于求成,吸收了太多的神能石导致的,导致神能淤积了。

  李皓笑了一声,点头:“会的,放心吧。部长,那就这么说好了,事不可为就放弃,我又不傻,真到了那时候,我会跑,跑了,他们也别想轻易抓住我,我还有追风靴呢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侯霄尘点点头,至于心中到底如何想,也就自己知道了。

  那我去后院看看,看看那些贵族的名单出来了没有。

  李皓起身,带着公章离去。

  他走了,玉总管又看了几眼,侯霄尘轻笑:“还看?”

  玉总管略显尴尬,很快恢复:“部长,李皓说……那……明天……”

  “我会衡量的。”

  侯霄尘轻声道:“他说他的,我做我的,武卫军这边,自然有安排,放心便是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侯霄尘思索一番又道:“我怕他太过急于求成,袁硕的蕴神融神一道,未必就彻底完善了,李皓居然有些神能外泄感,这不是太好的征兆,代表他神能淤积太多,消化不了。”

  玉总管陡然变色,小心翼翼道:“他……会不会崩断了超能锁?”

  侯霄尘想了想,摇头:“那不至于,也没必要。除非崩断六条,否则……对他增幅不大,反而会吞噬内劲,彻底失控!没感受到五行之力,倒是有些微弱的雷霆之力。”

  “那就好!”

  玉总管松了口气,那就好。

  正如李皓说的,他还可以跑,没必要在天星城赌上一切,若是真跑去晋级超能了,玉总管也要后悔死。

  “李皓有追风靴,还有李家神剑,情况不妙……应该有逃走的希望,对吧?”

  “有的。”

  侯霄尘再次点头,没有也要有,实际上,九司真要对付他,肯定也会计算这一点。

  追风靴,可以甩开蜕变,可是……甩不开神通的。

  当然,这个就不要去说了。

  侯霄尘也没多说:“那我休息一夜,你也别光顾着开心了,以前第二天有正事,你都会准备一顿好吃的,今晚怎么没有?”

  玉总管一怔。

  是啊!

  今晚忘了啊!

  李皓刚回来,大展神威,虽然杀一个旭光不算什么,部长也能轻易做到,可人家杀回来了,我有些小开心……

  好吧。

  她起身,“那我去做,部长,你等一会就行!”

  “去吧!”

  侯霄尘神在在地点头,等待着晚宴。

  玉总管有些想说点什么,最后又没说了,其实她想说……要不要给李皓也做一份?

  考虑了一下,最近部长好像不太对劲,算了。

  ……

  后院。

  大量的贵族,这时候都萎靡了。

  黄龙他们都躲起来了,几位副司长也跑了,周超被杀了……

  这对他们冲击还是很大的。

  尤其是,现在要投票了。

  选出100人!

  虽说大家都觉得,不会真的死,没看外面都在反对吗?

  可是……可是要是真死了呢?

  谁不怕死?

  “我不赞同这样投票!”

  有人尖锐叫道:“这样投票不公平!我觉得,要不记名投票,否则,肯定有人怕被报复,慕小姐,你说句话,公开投票,公平吗?”

  他们现在要投票了,实际上,这个名单,选定的范围很小,因为外面有准备,给了一个300人名单。

  100人,就在这300人中选择。

  慕小容这些人肯定不在这个行列,这是外面一些贵族商量之下,妥协之下给出的名单,慕小容这种司长嫡女,谁敢选上去?

  而现在,要选100人了,外面的人交给了里面的人自己决定。

  并且安慰他们,都一样的。

  就是一个名义,过场罢了。

  不会真的让李皓成功的。

  可是……上了名单的人,谁不怕?

  尤其是现在,有人提议直接当场选择,点一个名,同意入选的就举手……这不是明摆着得罪人吗?

  谁会这么干?

  当然是家世越大的越安全,家世弱的,肯定倒霉啊!

  慕小容微微皱眉,也觉得这样公开选择不好,会容易造成一些分裂,她点头道:“不记名挺好,其实就是一个过场罢了,大家也不用太担心。”

  之前提议的贵族,也松了口气。

  要不然,他这种小人物,很容易上名单,现在好了,不记名……人家都不一定知道自己叫什么,他知道贵族,说不定……大家巴不得那些权势更大的,全部入选呢!

  就是这样现实!

  公开的情况下,大家不敢选,背地里,恨不得这些权势地位更大的,都去死,也就慕小容他们不在名单上,要不然,这些大贵族,保证票最多。

  正说着,忽然有人身体僵硬了一下。

  下一刻,不断有人朝外看去,纷纷僵硬。

  李皓来了!

  李皓很平静,迈步走入,看向众人,“名单好了吗?”

  慕小容有些变色,起身道:“快了。”

  “速度快一点。”

  李皓探手一抓,抓住一人,“你拿到的300人名单,给我一份!我现场点名,同意入选被杀的……看票数多少上名单。”

  慕小容微微变色:“李都督,我们内部有了决定了……”

  李皓看着她:“我说了算,你再说一个字,你上名单!”

  慕小容皱眉,很快不再说什么。

  心中想着,过场,只是走过场,不要怕什么。

  可是,还是隐约有些不安。

  被李皓抓住的那人,不敢说话,急忙取出一份名单交给了李皓,李皓扫了一眼。

  这名单,很有意思。

  后面都有家族,势力,爵位,职位划分。

  写的一目了然!

  甚至家族,也分旭光、三阳这些实力家族,同样的,也分追随家族,比如九司刘家的附从,九司陈家的附庸……

  划分起来,倒是挺复杂的。

  上下扫了一遍,三百人。

  有强有弱,弱小的,只是军法司一位百夫长的后代,百夫长的儿子,也有钱去四海岛潇洒?

  李皓都有些古怪。

  百夫长……等级很低的。

  起码在如今这个时代,这都不算贵族,身上没个爵位,或者没有点真正的实权,算得上贵族吗?

  小小百夫长,他儿子居然能去挥金如土的四海岛。

  当仆从去的吧?

  上下看了一圈,李皓好像有些不太满意,都是一些边缘人物。

  但是他也没说什么,又道:“证据呢?”

  众人看向慕小容。

  慕小容见李皓看来,有些小小紧张:“在我这……不过要先选定了名单……”

  李皓看着她:“拿来!”

  慕小容有些畏惧,还是再次重复:“要先选定名单,确定了100人,我会交给你的……”

  “一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二!”

  下一刻,一份厚厚的文档,从慕小容手中出现。

  李皓探手抓来,不顾慕小容愤怒的眼神,拿起来就看。

  “吴宇,父亲吴浩。行政司五方司下属东方司第九处副处长……”

  上面是身份介绍,李皓扫了一眼,身份一般般。

  下面是一些犯罪记录。

  “星元历1721年,吴宇曾奸杀一幼女,抛尸被人发现,吴宇打死了目击者,之后以窃取机密,勾结飞天之名,让人将报案的幼女父母抓捕归案,关押至刑法司大牢,三月后,夫妻二人死于狱中……”

  李皓看了一会,这吴宇,好像有这样的特殊癖好。

  案子都是这些,都和幼女有关。

  有人死了,有人活着,不吭声的一般没死,但凡报案的,找上门的,都死了,还不是一两个,而是全家受牵连。

  前面还有人报案,后面……没人再报案了。

  报案,要不去刑法司,要不去巡检司。

  两边都是一样的结果,你不报案,问题不大,一旦有记录……全家都没了。

  只是行政司五方司下属一司的一位副处长,大概就相当于巡检司这边的一位低级巡城使而已,李皓很早之前就是了,陈进这些人都是。

  这吴宇,身份说高不高。

  那还是他父亲的身份,他自己就是个无业游民。

  可是……在这,他好像可以一手遮天!

  好有趣!

  李皓看着,笑着,笑的不带什么温度。

  他看向众人,笑道:“吴宇是谁?”

  人群中,一位略显瘦弱,脸色有些发白的青年,大概也就30岁不到,有些紧张地举了举手,看起来很可怜。

  “李都督,是我……”

  李皓微微点头,笑道:“不错!”

  1721年开始有的记录,9年前,就开始这么干了,那时候大概也就20岁。

  吴宇不知道这不错,到底是夸赞,还是其他?

  夸赞,不太可能吧?

  李皓继续看下去,没再理会他们,一个个去看,这吴宇,其实不算罪恶最大的,和一些人比,只能说小巫见大巫罢了。

  这些人,官不大,地位也不算太高,可作恶起来,一个好像比一个更强。

  一位军法司的千夫长,曾带领麾下的千人军队,剿灭过一支据说是暗中支持三大组织的商会,杀了商会所有人,上上下下,大概有千人。

  而如今,手中的资料显示,没什么勾结三大组织的事,那商会之所以被灭了,是因为商会的会长,无意间获得了一件黄阶源神兵。

  但是,消息不知道怎么外泄了……之后就没以后了。

  而事后,这位千夫长并未独吞源神兵,而是拍卖了,将获得的钱财,上交了七成,自己只是留下了三成,所以并未受到责罚。

  而这,居然也记录的一清二楚。

  李皓都好奇了,这些人提供这些证据和材料……是他们疯了呢,还是觉得,李皓没机会去看,或者不会去看,又或者没机会外泄?

  “军法司的郑亮在哪?”

  人群中,一位中年男子,有些威严,也有些狼狈地举了举手。

  千夫长!

  实力的话,李皓看了一下,三阳初期,看来掌握的还不是一般的军队,而是精锐,否则,一位千夫长有三阳实力,那太难得了。

  这算是这一次300人名单中,级别算高的存在了。

  李皓笑道:“你也不错!”

  郑亮没说话,只是眼神眯了眯,他其实很想知道,这上面记录了什么?

  因为这份档案,就给了一个人,慕小容。

  其他人,都没资格查看。

  李皓迅速看完了资料,300人,资料不是太多,都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,具体的没写太清楚,一人一页,他神意强大,花了大概半小时就看完了。

  吐了口气,李皓笑道:“也不100人了,就300人吧,免得你们还要选择,还要吵闹,还要闹分歧,反正都是走个过场,明天说不定就没了李皓,对吧?”

  他笑了一声,又看向慕小容:“这些文件,怎么没加盖九司公章?”

  慕小容微微变色:“这……不用了吧?”

  李皓什么意思?

  “那算了,也没事。”

  李皓失笑,“我去找一下黄龙,让黄龙盖个章,算是巡夜人答应处决他们了!就这样,你们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一起去那边,要处决的走前面,不被处决的走后面……”

  有人警惕无比:“李都督,你不是说,会放过其他人吗?”

  明天搞不好有大战,谁想去啊。

  至于名单上的……倒霉呗!

  能不能顾得上,不好说,反正肯定有人要倒霉,被余波牵扯到。

  其他人不想去。

  李皓失笑:“没事的,我会让武卫军羁押你们,你们的人在,我的人也在,就算真有人他对付我……我不会牵扯到你们的,我这人,说出的话,一口吐沫一颗钉!”

  听到是武卫军羁押,众人倒是松了口气,这……好像也可以。

  而李皓,的确没有牵扯他们的意思。

  无他……这么被余波弄死了,那太对不起他们了!

  ……

  没再理会这些人。

  李皓直奔黄龙所在的办公楼。

  此刻,灯火辉煌。

  当李皓走到办公楼下,执勤的几位巡夜人,纷纷变色,有人声音都尖锐了许多:“见过李都督!”

  楼上,窗户被打开。

  黄龙脸色难看,俯瞰下方的李皓,李皓笑了一声,将一份厚厚的文件取出:“盖个章,巡夜人答应处决这些人,罪证确凿!”

  黄龙幽冷道:“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

  他居然要自己盖章?

  李皓龇牙笑着:“你盖不盖?姓黄的,你盖章,明天是我自己的事,你不盖章,现在就是你我的事!”

  黄龙眼神冷厉。

  这是威胁!

  赤裸裸的威胁,李皓,过分的简直让人发指!

  他在巡夜人总部,一次又一次地辱骂,羞辱自己。

  此次事后,哪怕李皓死了,他恐怕也会被人暗中嘲讽。

  可是……他还是答应了,语气冷漠:“拿来!”

  文件飞出!

  下一刻,黄龙取出了自己的印章,瞬间盖上,一股淡淡的神能波动溢散,这是特殊印章,无法仿造,代表了权威。

  文件飞入李皓手中,一股淡淡的波动溢散,被李皓轻易捏碎,抬头看了一眼黄龙,失笑:“幼稚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黄龙脸色变幻。

  李皓头也不回,迈步走人:“明天,巡夜人高层都跟我一起参与,这是巡夜人的大事,树立巡夜人权威,黄龙,你也要去,给我看好了,我怎么斩他们的!”

  “不用你说!”

  黄龙冷笑一声:“我自然会去的!”

  当然要去!

  不去,怎么看你死?

  李皓这狂徒,若是不死,他黄龙还有资格立足巡夜人吗?

  李皓也不回复,迈步走人。

  前面,三人挡在路上。

  佩刀的长刀男,看向李皓,眼神略显复杂:“李都督,杀一些人,不能改变什么……”

  李皓冷冷看着他:“不杀,更不能改变什么!你这么想,他这么想,所以,这个世界永远都是这么黑暗!你们仨人,永远也不懂什么是武师!”

  “因为……你们本就不是!武师修心,超能修力!武师也好,超能也好,未必是力量的区别,也是心的区别,超能无心,也别想攀至高峰!”

  一番呵斥,李皓喝道:“走开!”

  三人默默让步。

  等李皓离去,三人沉默了下来。

  武师修心,超能修力。

  而李皓又说,超能和武师的区别,未必是力量的区别,而是心的区别。

  他们其实想劝说一句,不是恶意,真的是心怀善意,想着李皓做的这一切……有些由衷的钦佩,可也知道,那是不归路。

  知道无法劝说,只是一次尝试。

  然而……李皓拒绝了这些善意,还教训了他们一顿。

  三人明明都比李皓大一些,可此刻,只觉得羞愧难当。

  持枪男子看着李皓离去的背影,许久,轻声道:“枪走直,宁在直中取,莫在曲中求……”

  “老枪,你……”

  持枪男子没说话,只是看着李皓,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枪法一道,所谓修枪者,十有九直,耿直之辈居多,无一身正气,枪法难成。

  老枪好像在思考什么,转身离去。

  大眼睛和佩刀男子急忙跟上,此刻,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,大眼睛咬着牙,低声道:“不行的,老枪,这是送死!神通无敌,现阶段,神通是不可匹敌的存在……他疯了,你不要这样,神通若是一位,也许还有希望……若是两位,必死无疑,若是三位……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只要三位神通一来,侯霄尘出手也是无关紧要,必死无疑。

  而李皓这边,南拳、侯霄尘、杨山、玉罗刹、金枪、秦莲、黑豹,这些人,全部都在大家的计算之内,南拳、侯霄尘战力最强,可也无法匹敌神通。

  一位神通,也许就能解决这两位。

  李皓黑豹杨山次之,一位神通也足够了。

  剩下的人,再多,也不敌一位神通境。

  所以,三位神通浮现,李皓一群人必死。

  而以各大机构,各司的手段,明日杀李皓,绝对不会大意,都到了这个地步,谁还大意,就真傻了。

  也许会更多!

  大眼睛有些紧张局促,传音道:“各家都要杀他,除了巡检司态度不明,八司都想杀了他,甚至皇室也想,还有外面的三大组织,七大神山除了天剑山之外……包括超能之城也会参与进来!大家还会考虑到银月武师来援,比如北拳、霸刀、袁硕这些距离近的,银月本土太远,可近距离的人也许可以赶到……还有天剑……”

  大眼睛迅速给持枪男子分析着:“考虑到这些因素,所以明日对付李皓,也许……不止三位神通,五位,六位,甚至更多都有可能!”

  她紧张无比:“老枪,不要送死,不要跟着他一起疯,好不好?”

  持枪男子之前有些沸腾的心,此刻渐渐死寂了下去。

  许久,一声长叹,不再说话。

  大眼睛松了口气。

  明日,她都不敢想象,为了对付银月这群人,各家会做什么样的准备,有没有资深的老司长,亲自出手格杀李皓。

  若是有,这些人,境界九成九都巩固了,毕竟九司富裕,可不是假的。

  论起底蕴,三大组织都未必比得上九司。

  毕竟,九司成立了80年,而遗迹,存在几万年了。

  以前没有超能罢了,不代表没有遗迹,很多人混淆了这一切,超能复苏,遗迹……也随之复苏了。

  ……

  这一夜,没人可以睡着。

  整个天星城,好像是不眠之夜。

  天星海对面,黄羽喘息一声,气喘吁吁,赶到了。

  总算赶到了!

  哪怕他,狂奔数万里,也是有些吃不消,整个人都有些消瘦了。

  “我来了!”

  黄羽看向天星海,笑了一声,这么大的事,银月岂能不参与。

  我到了!

  ……

  距离黄羽不到百里的地方。

  袁硕带着碧光剑,看向天星海,看向对面你不夜城,脸上再无笑容,只有杀意。

  “我这徒弟……惹事能力,天下第一!”

  “可是……老子喜欢!”

  袁硕豪情大发,哈哈大笑:“明日,他不走,我便帮他诛杀一切敌!”

  豪情壮志!

  然而,碧光剑却是凝重无比:“不要说大话了,神通一到……你这半吊子融神,如何匹敌?”

  袁硕咬着牙:“没事,老子有准备!不要小看老子,老子遇强则强!”

  下一刻,哈哈大笑:“碧光,我徒弟……如何?”

  碧光剑沉默一会,缓缓开口:“英雄豪杰!”

  江湖人,也佩服这样的江湖豪客,在她眼中,李皓不是什么巡夜人,而是江湖豪侠,这样的豪侠,当得上英雄豪杰!

  三十六英雄谱若是重排,他李皓,前三稳坐!

  “哈哈哈!”

  袁硕大笑!

  这是对他最大的赞誉,我徒弟,英雄谱上有名传,我徒弟,七剑钦之,这天下,这银月武师,谁敢说我徒弟上不得英雄谱?

  “一门双雄!五禽第一!”

  袁硕大笑,踏海而行,我来了!

  碧光剑什么也没说,我还是那么弱,可我……也来了。

  袁硕让她不要来,可吴红杉却是想着……也许,这是此生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见那李皓,见那魔剑,银月第八剑客,我都不曾见过。

  我不来看看,如何安心?

  所以,她也来了。

  剑客,银月剑客,就算赴死,也该比别人更有场面!

  踏水而行,豪侠群至。

  这一刻,海面上,不止他们,另外各方,都有强者或腾空,或踏海而行,朝天星而去!

  天下武师出银月!

  我银月武师,要变天,送一程,战一程!

  ……

  这一刻,天星城内,骚动不安。

  这一刻,北门之外,鸦雀无声。

  而天色,也渐渐亮堂起来。

  好像很多人没有睡觉,都在等待着。

  天亮了。

  早起的人们,不复往日喧嚣,一个个无声无息地走动着,忙碌着,时不时朝北方看去。

  而这一刻,一幅幅巨大的屏幕,忽然在城内各地升起。

  有人看了一眼……那是映射而出的北门。

  ……

  九龙阁中。

  女经理朝北方看去,也朝九龙阁中巨大的屏幕看去,这一刻,好多九司人员,皇亲贵胄,都在这里看着,大厅中,有些骚动不安。

  “一定要杀了他,要杀的快,杀的惨烈才行!”

  有人咬着牙,低声嘶吼。

  李皓,你该死!

  显然,家族中也许有人上了名单,李皓……取走了300人名单。

  女经理默默看向那些人。

  杀了李皓,值得你们这么开心吗?

  那些上了名单的,不都该死吗?

  那些人,哪个敢说一声无辜?

  自嘲一笑,不再去想,只是……心血有些澎湃,心中默念,杀了他们!

  李皓,杀了他们!

  让天星人知道,谁犯罪,都一样!

  ……

  这一日,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了巡夜人总部,聚焦在了北城。

  而李皓,身穿铠甲,手持长剑。

  这一刻,也开始动身了。

  上千武卫军,押送着2000多位贵族,剩下的那1000多人,李皓没带着,只是一些岛上和斗罗场的服务人员罢了,带他们无用。

  三千多人的队伍,没有坐车,就这么走出了巡夜人总部。

  走上了九司大街。

  “天星都督府执法,闲人避退!”

  一声暴喝,木林手持大盾,率军前行,暴喝声响彻四方!

  数千人,踏上了大道,朝北城走去。

  贵族们,纷纷遮面,狼狈不堪,恨不得吃了李皓。

  李皓……居然带着他们游街示众!

  该死!

  ……

  “该死!”

  “该杀!”

  “混账!”

  这一刻,怒喝声从不同地方响起,李皓疯了,他带着数千贵族在游街示众,混账东西,若非安排好了,他们想现在就宰了这混蛋!

  ……

  长街上,长长的队伍,迅速朝北城进发。

  李皓倒是很悠闲,笑了一声,骑在了黑豹身上,这一日,天星城都见到了这位骑着大狗的李都督,魔剑李皓,来自北方的蛮子。

  

百味网络小说(https://wangluoxiaoshuo.cn),读百味小说,品百味人生,最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抢先看、天蚕土豆新作斗破苍穹5万相之王、老鹰吃小鸡星门等热门小说尽在百味网络小说】

有什么看法请聊聊呗(邮箱选填)

如果你填写了电子邮箱那么有人回复评论的话会收到邮件提醒哦

网站上的广告是本站收入唯一来源,为了网站的持续运行,麻烦您关闭广告屏蔽插件,或将我们的网站添加到白名单,谢谢!